未分類

來不及擦拭。身體就已重重墜落在水泥地上。看起來就像是斷翅的蝴蝶。脆弱而美好。

那一瞬間,全身骨頭一起碎裂的聲音像是要衝破了耳膜。

在這劇烈的聲響后,整個世界重歸靜寂。

溫熱的血液慢慢流淌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蜿蜒開來。

凌冽的寒風呼入肺中像是刀割,她張開嘴有些費力地呼吸,一抽動都是劇烈的疼意。

但是她好像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痛楚,她只是費力抬起眼皮,將手伸向那虛渺的前方,像是要抓住什麼似的。一下。一下。一下。一下。

再一下。

「我相信你就好了啊。」

那些畫面和聲音變得越來越虛幻,越來越模糊。

然後,視界中便黯淡了最後一絲光線,一片黑暗。

*****

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相信未來。 【北笙何以涼歌】(如若2,暫定書名)

——[01]我願意付出所有來換一個時光機

灰暗色調的房間里,一個穿著條紋囚服的女孩端坐在椅子上,些許碎發落在白皙的脖頸上,「自首還要這麼大費周章嗎?」話語中帶著絲嘲諷。

「畢竟這件案子時隔多年,很多的證據什麼的早就消失了,所以我們想請人對你進行催眠,看你能不能想起一些新的細節。」眼前的警官手拿著筆認真地解釋道,「也就是如果你不接受催眠,這場案子就會一直膠著著,就算是……」

「催眠的醫師呢?」女孩淡淡地打斷了他。

「就在外面。」

……

…………

女孩苦澀地笑了笑,「作為一個醫師,你應該有權對等會說的話保密的吧?」

穿著白色大褂,戴著金絲邊眼睛的斯文男子點了點頭,「除非是和這件案件有關的事情。其他的,我可以保證完全保密。」

「那也好。」女孩像是釋懷了的說道,「終於找到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把這些說出來了。」

微微闔上眼睛,男子輕柔的話語將女孩緩緩地帶入他所設置的場景,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清晰的畫面——

金色的陽光懶洋洋地灑在蔥鬱的灌木叢中,穿過枝葉的縫隙在地上投射出斑駁的黑影,有些許塵埃飄揚在空中,一幢紅色的宿舍樓立在一邊。

「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

「那年盛夏的學校,真的很漂亮。」

「那,你能告訴我下雷雨的那一天發生了什麼嗎?」腦海里的畫面突然由一個白色的閃電劈裂開來,漫幕的雨霧特別真實地迎面撲來。

潮濕的雨水打在臉上,緩緩地滑落,一種潮濕而又腥臭的氣味在身邊形成一股氣團將自己完全包圍起來,胸悶悶的,模糊的意識中那些青春的片段開始閃閃發亮。

——並不是一段以自己為中心的故事。

——卻和自己有著這樣那樣千絲萬縷的關係。

*****

好後悔好傷心想重來行不行,再一次我就不會走向這樣的結局。

好後悔好傷心誰把我放回去,我願意付出所有來換一個時光機。

*****

——[02]走投無路的時候,連純真都會拋棄你


女孩淡紅色的指甲片深深嵌入了掌心,她咬著下唇看著眼前【404】的門牌有些猶豫,右手中握著的手機像是要灼傷了皮膚。

還未暗下去的屏幕上黑色的字體深深刺痛了女孩的眼睛——

「無論你是偷還是去搶,你欠老子的錢總之最晚在下周周日下午五點半之前送到老地方,不然後果自負。」

「我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求你幫幫我。」她低低的喃著,翕動著嘴唇,唇瓣觸到口罩上的摩擦感像是在陣陣發麻。

像是下定了決心,指關節輕輕叩擊著門框,緊張的呼吸在口罩內形成一股熱氣捂在臉上,那些措辭在門打開的一瞬間迅速地在腦海里組織了起來。

「啪嗒——」什麼東西在那一刻掉落在地上,像是腦海中哪根神經斷掉的聲音,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那一刻開始自己以前的純真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不過她已經來不及顧忌這些了。

因為她已經看到命運的輪盤已經迅速地向她滾過來,鋒利的尖角像是就頂著背脊上,冰涼冰涼的。現在的她除了繼續走下去真的是別無選擇了。

「你好,我是思北的姐姐,請問思北在嗎?」

開門的路涼笙愣了愣,白皙的臉龐上一雙灰色瞳仁中閃過一絲詫異,她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思北去老師辦公室了,你要不進來先等等?」

掌心慢慢舒展開來,上面還殘留著四個深淺不一的半月形痕迹,「不用了,你能幫我把這袋東西交給思北嗎?馬上就要她生日了這是我的一份心意。」

鮮紅色的格子衫在袋子裡面發著燙,「讓她一定要穿上啊,不能辜負了我的心意對吧?」適時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努力地維持著自己臉部的那些表情。

路涼笙接過袋子,友好地笑了笑,「好的謝謝你呢。」

女孩和路涼笙道別後,走到一個沒有人的轉角有些無力地蹲了下來,她捂著嘴壓抑的哭了起來,狼狽得像個孩子。

左手淡紅色的紅色指甲片點綴著手指的白皙,其中無名指的指甲片卻已不知所蹤,圓潤的指甲閃爍著異樣的光芒,而那些沒在陰影部分的指甲片發著紅色的熒光。


妖嬈而美麗,此刻卻帶著一種莫名的悲哀。

*****

mama,可不可以請告訴我為什麼人會變的不一樣?

那些聽說過的美麗日子是真的存在過嗎?

……

*****


陪你到世界終結。 (1)

周一。早上的升旗儀式有些令人昏昏欲睡,小廣場中是主任冗長的演講。

徐天陽偷偷用手戳了一下身旁的穆初白,小聲說,「等會是魔頭叉叉的課,按照主任這麼講下去這節課就沒了。」

穆初白皺了皺臉,「可是全身站著好酸……」

徐天陽想了想,問了句,「你是不是那個來了?」

穆初白:「哪個啊?」

徐天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音量驟然變大了很多,「就是大姨媽啊!」

穆初白正想回答的時候,沈嵐從後面走了過來,穆初白默默轉頭緊緊閉上了嘴。

果然不出她所料,沈嵐徑直走到徐天陽旁邊,「站到草地里去。」

虛夢無歸處 :「啊?」

沈嵐:「你不是喜歡自言自語嗎?去草地里繼續講?」

徐天陽明白過來, 娛樂圈餐飲指南 。她想了想,問了句很蠢的問題,「那就我一個人講嗎?」

沈嵐眯了眯眼,「哦?」

徐天陽的意思其實是: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多奇怪啊!所以就不要過去了呀!

沈嵐繼續說,「你是想我陪你講話是吧?」

「……啊?」

沈嵐聽見廣播播放起來退場音樂,便丟下一句話,「那你是想和我講話是吧?很好,徐天陽你現在先在操場上好好反思一下你剛剛的行為,然後反思夠了以後回來,放學留在我辦公室和我好好講講話。」

而後徐天陽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塑膠跑道上,看著慢慢空無一人的操場,這是什麼情況……她看著漸行漸遠的隊伍莫名的很想咆哮一句——

這是鬧哪樣!!!反思你毛線!!這個卧槽的世界!!!

(2)

宋彥和林鶴間的關係從這一周開始莫名變得很僵硬,一向就很敏感的穆初白很快發現了這一點,她感覺有種莫名的怨氣在自己的那塊角落裡流動。

接下來自習課上的小插曲很好的證明了她的猜測。

「你幹嘛啊?」宋彥停下了手中轉筆的動作,臉色不佳地看著林鶴間,「林鶴間你現在在幹什麼?這兩天你怪裡怪氣的有病啊?」

林鶴間的嘴唇緊抿,「沒你有病。」她徑直站起了身子,動作很大地推開椅子走到教室前面和老師說了什麼便出去了。

宋彥煩躁地將手中的草稿紙揉成團,低低罵了句,「莫名其妙。」筆亂七八糟地在紙上亂畫了幾下,發現自己完全沒心思便直接趴在桌上,像是在補覺一樣。

穆初白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前後兩個人的舉動,皺了皺鼻子,「真是……」硝煙味十足啊。可是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感覺今天鶴間很難過呢。


總有一種剛剛鶴間像是要哭出來的感覺。

穆初白想了想決定還是回宿舍的時候問一問鶴間好了。

至於這個宋彥,就一定是一切的罪魁禍首了。

穆初白有些孩子氣地向宋彥翻了個白眼,以表示自己的不爽,只是……人家是趴著的啊……完全。看不見啊……真是。

*****

一定是我不夠好。所以你才要跑到天涯海角躲在別人的懷裡。 (1)

「鶴間……」話說到一半梗在喉中說不出口,穆初白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林鶴間了,大顆大顆的眼淚掉落在桌板上,眼前是林鶴間壓抑到極點的抽噎聲。

這節是難得的體育課,教室里除了林鶴間和穆初白空無一人。

遲疑了一會兒,伸手環過林鶴間,穆初白的聲音很溫柔,「吶,鶴間不要哭了。」抽泣聲漸漸小了,那個動作持續了很久,久到穆初白的手快僵了。

周圍細小的聲音也都沉寂了下來。

甚至穆初白都以為林鶴間是這樣睡著了,只是正當她想鬆開手看看情況的時候,感覺到t恤前漸漸地又有了濡濕的感覺,溫熱地搭在衣服上。

穆初白沒有說話,她的視線莫名地移到身旁宋彥的座位上,凌亂的草稿紙揉捏亂糟糟地丟落在桌子上,一點都不整潔。

真不像是他的風格。

垂眼看了看趴在自己衣襟前的林鶴間,心裡已有了答案。

是因為宋彥吧……

「吶小白……」林鶴間的聲音有些顫,「你有沒有喜歡一個人很久很久的經歷……」

有一瞬間腦海第一個閃過的面孔是程司然,穆初白一怔,「啊……呃。」

「喜歡到最後連對方喜不喜歡自己都不重要了。堅持了很久了啊我……可是每當我堅持的時候我自己再清楚不過了啊……他,他這樣的人是永遠不會喜歡我的啊……」

「喜歡的人永遠不會喜歡自己,早就知道了啊……」說到後面林鶴間又哽咽了起來,「可是真的很難過,我放棄不了。一點也放棄不了。真的好……」

後面說不下去了,零星,隻字片段的話語破碎不堪。

「如果放棄不了,那就千萬不要放棄。」

「如果你現在放棄了,以後的以後你一定會後悔的。」

「因為……他是你那麼那麼喜歡的人吶……」

「鶴間不要哭了哦……」

回復穆初白的是破碎的抽泣聲,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2)

「神經病。」宋彥一想到林鶴間這幾天古里古怪的行為就覺得煩躁,揉了揉已去醫務室擦上雲南白藥的右手,「下手真重。」

是了,今天早上不知道怎麼回事,林鶴間突然莫名其妙直接拿東西砸上了自己,其中厚本的語文書的尖角劃過手臂,拉出了一條長長的傷口,紛亂的書本敲出了些淤青。

這才有了後面的爭執,只是,宋彥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哪裡惹毛了林鶴間了。

呼了口氣,走近教室門口,正準備進去的時候, 女神的妖孽徒弟 ,他怔了一會兒,「該哭的不應該是我嗎?」

從宋彥的角度來說,這可能沒錯,從頭到尾被打被罵的都是他,於情於理,他都是那個最應該與好兄弟手拉手,面對面流淚,訴說痛苦的經歷。

可是現在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情況了?

「鶴間不要哭了哦……」穆初白這一句話更加讓宋彥確認了那個聲音來自於林鶴間,只是這讓他更加莫名了。

最後宋彥還是沒有進教室,轉身從門口離開了。

「算了先避開。」宋彥這麼想。

*****

歸途不歸人。 哦呵呵,親們好啊~薇薇第一次在介里發文文,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還請指教哦,還有就是一個問題,

薇薇是八年級了哦,地理生物會考任務挺重的,發文的時間可能要晚一些,不過不管任務多重,薇薇會安排好時間的哦,不會影響滴~看在薇薇在關鍵時刻依然想文文的份上,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哦,如果喜歡我就和同學推薦下哦~謝謝大家了。薇薇徵求一下意見昂~94大家喜歡過程凄美一點還是甜蜜溫馨一點呢?這一本裡面是寫幾對兒情侶呢?還是分開寫?我會每隔一卷就加一個大拷問,如果大家看的過程中有什麼奇怪的不懂的就提出來哦,提問的多的問題呢,我會放在大拷問裡面集中起來官方回答,然後要建一個群啦~以後群號后公布滴,大家如果稀飯這本傾城,或稀飯薇薇,再或者有神馬不滿意、想提意見滴,就加進來噢~(害羞~)



「不行!」蘇老突然間斷然的拒絕就是嚇了娜斯佳一跳,還沒問為什麼,蘇老就是接著自顧自的回答了起來:「剛才她可是傷害了您的人啊!這樣的危險人物,怎麼可以繼續放在您的身邊?竟然敢對您動手,就算是不處死她,也不能就這麼放過她!」

Previous article

她的雅緻,她的淡然,統統抹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