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行!」蘇老突然間斷然的拒絕就是嚇了娜斯佳一跳,還沒問為什麼,蘇老就是接著自顧自的回答了起來:「剛才她可是傷害了您的人啊!這樣的危險人物,怎麼可以繼續放在您的身邊?竟然敢對您動手,就算是不處死她,也不能就這麼放過她!」

蘇老說完,依舊仇視的目光就落在了里吾的身上。當然,里吾也是不甘示弱,直接就是瞪了回去。

「蘇老,」娜斯佳眼中有無奈的意思,叫了一句之後看蘇老並沒有反應,這才是加重了語氣,一副我就是這樣定了的堅定語氣提高音量又開口道:「你不是說叫我自己決定么?我現在,就是決定要雇傭她!」

「小姐……」聽出了娜斯佳的倔強,蘇老就算是再看里吾不順眼也無可奈何,最終也終於是在娜斯佳面前敗下陣來,眯了眯眼睛警告似的看了一眼裡吾,然後就是默默的退到了娜斯佳的身後。

沒有了阻擋的人,娜斯佳這才是又把目光落在里吾的身上,這回就連面上都綻放出了一個頗為甜美的笑容,「怎麼樣?我選擇雇傭你,你開心么?」

「我不接受。」

平淡的語氣彷彿是一個定時爆裂的炸彈,在眾人的這個範圍之內炸裂開來,引起的轟鳴聲直接就是震碎了所有人內心升起的小泡泡,碎片迸濺的到處都是,似乎踩上去一步都是鮮血淋淋的痕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里吾的身上,那眼神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個外星生物,完全搞不懂她大腦的構造。

「喂!她在想什麼呢?她不接受?她……」順價炸毛的十三一下子就是從阿五的身後跳了出來,伸手指著里吾情緒激昂的叫嚷起來。還有比這更憋屈的了么?被人拒絕就算了!把自己比下去那人居然還不接受!這不是在明明已經跌倒了的自己身上又重重的踩了一腳么!真是讓人窩火的想上前去和她打一架啊!可是,就算是在這個時候,十三才說了兩句話,眼角的餘光卻是就掃到了那個黑衣錦花的裙擺,瞬間心中的氣焰就是萎縮了下去,話說到一半也沒有再說下去,只能是自己去生悶氣去了。

「怎麼就不接受了?這個任務多好啊!那麼多錢的賞金呢!」就連明日旭都有些不理解,有些懷疑的說了一句。

「哼哼!敢不接受……」波娃倒是直接冷笑了兩聲,活動活動手上的筋骨,看著里吾的眼神都冰冷起來,一副殺氣外露的模樣。

而當中最震驚的恐怕就當屬娜斯佳了,她懷疑似的以為自己聽錯了,瞪大了眼睛就是看著里吾,不確定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接受當你的保鏢。」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我不接受當你的保鏢。」里吾一本正經的重複了一句,神情傲然,一副我就是不會屈從的模樣,「我現在可是註冊傭兵!怎麼可以去給你當保鏢?我可是要接任務的人!」

「等一下……」娜斯佳狐疑的看著里吾,本來是覺得她是在拒絕自己,可是聽到最後卻是發覺有些不對勁兒,伸出手就是阻止她繼續說些去,一邊還是暗自思索了一陣,然後才終於是把思路給順了過去,「你的意思是說你剛剛拒絕我是在拒絕當保鏢這件事情。」


「對啊!我傭兵,不是保鏢!」里吾立馬就是回了一句。

娜斯佳總算是明白過來,放心的一笑,「行,傭兵就是傭兵!那我這個任務,你接么?」

所有人的目光從娜斯佳的身上又轉回到里吾的身上,真就是擔心她再說出什麼無法預料的話來。不過,這次里吾卻是沒有遲疑,身後的火焰翅膀慢慢抖動之間,眸光也是熠熠閃耀,火光照射之下笑容一如猛烈的陽光。她點了點頭,語氣堅定,「這個任務,我們火舞傭兵團接了!」

兩個人雖是在這泰羅酒店的背面,在她們下方就是泰羅酒店的內院,但剛才打鬥起來那麼大的動靜顯然就是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在這亂世之時,各方的打鬥自然是不少,是以這點的建築破壞反倒是沒有人過多的在意,下方的人群都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這兩個人的身上。

在驚嘆這火凰實力的確是相當厲害之際,有人也是努力的在認清正和這超新星對峙的人,可是好半天都是不知道那人是誰,想來應該是神緝令上沒有的人物吧!不過,有人不認識,有人卻是熟悉得很。藏在普通的民眾之間,本來分散著的幾個人就是毫無預兆的聚集到了一起,好似在籌謀什麼事情,落在娜斯佳身上的目光都是帶著深意,只不過過了一會兒,一幫人又是分了開去。他們的步伐匆忙,看樣子就好似是急著要去向什麼人報告一般。

泰羅酒店的最頂層,向來都是貴賓才能居住的所在,一般都鮮少有人上來打擾,而此時,正在這頂層的一間房間之內侍者們進進出出,來回幾趟的功夫就是將這剛剛還凌亂不堪的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甚至,就連那破碎的玻璃都是瞬間被整修完好。要不說,就這服務速度和質量,真不愧是號稱汨羅城城內第一的酒店了。

身上穿著那一身誘惑的黑色裝束,娜斯佳此時坐在一邊的椅子之上,完全沒有了初見之時的那一派優雅貴氣,反倒是渾身都透露著一股洒脫的英氣,讓人看著就很是帥氣的樣子。只不過,站在她旁邊的蘇老,卻全然沒有這樣的感受。

蘇老已然恢復成了一幅老派的老管家模樣,一邊手臂上搭著一件嶄新的粉色復古長裙,一邊是彎著腰雖眼睛沒有看向娜斯佳,卻明顯就是對著她說道:「小姐,請您就換上這件衣服吧! 宦謀 **份傳統了!」

娜斯佳根本就是沒有將蘇老的話聽進心裡,不耐煩的連看那裙子一眼都沒有,右腿一抬就是壓在了左腿之上,「蘇老,我現在有什麼身份?還顧什麼傳統?我的國家都快沒有了,難道我還在這裡講究什麼穿著么?還不如是穿成這樣,我好是能輕鬆的活動戰鬥!」

「小姐!」或許是娜斯佳說話的語氣有些自暴自棄的意味,蘇老一個沉臉就是加重了語氣,看向對面的一群人,擔心著他們有沒有聽出什麼端倪來。

「娜斯佳公主,我們想知道,這次任務的規則以及具體入微的內容,這樣我們才好能夠出色的完成這項任務。」彌亞一直都是值得依靠的人,向來將什麼事情都放在心上,倒是成了必勝戰團里無法缺少的靠譜人物。

「具體的內容我不都是已經說過了么?」還沒等娜斯佳說話,蘇老就是搶先一步說了起來,還下意識的就是向他們使眼色,這個任務可不是公主說的,算,的……公主?公主!蘇老瞪大了眼睛,看向彌亞,音調就是瞬間提高,身子擋在娜斯佳的身前,神情充滿戒備,「你怎麼知道她是公主殿下的?你是不是敵國派來的姦細?」

蘇老的話,只能是留下彌亞幾個人黑線直下。拜託,就你自己剛剛嘴漏了那麼多次,他們又不是像里吾那樣真傻(……),怎麼可能會沒有察覺?小姐?根本就是出逃的公主好么?不過,彌亞也沒打算和他解釋那麼清楚,只單單一句「你告訴我的」,然後就是閉上了嘴。

我告訴你的?蘇老聽到這句反倒是迷糊了起來,他有告訴過他么?他什麼時候告訴他的?他自己怎麼不知道?

「就像是蘇老所發布的那樣,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和蘇老,也就是我們兩個的安全,護送我們平安回到擁嵐國。到時候,賞金就會付給你們了。至於規則嘛,我也就沒什麼要求了,能安全回到擁嵐國,就比什麼都強了。」娜斯佳卻是很輕鬆的樣子,一點也沒有因為這被人知道身份而惱怒或者羞赧,落落大方之際也真的是讓人能夠真心尊敬,真不愧是皇家長大的人啊!性格倒是真好……

彌亞連帶夜裡璟這幾個人就是點了點頭,而旁邊的里吾卻是似乎在想什麼而沒有反應。就在所有人以為也就這麼跳過她的時候,里吾卻又是開了口:「那個,剛才那老頭,不是讓我們……」

「哎!梵菲爾德會長,這樣你就帶著這鬼舞傭兵團的人離開吧!我們這邊選擇了火舞傭兵團,你就這樣向世界發布吧!」眼看著里吾就是要說出什麼東西的樣子,蘇老搶先一步就是打斷了她,這好不容易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不是,你們真的不好好考慮一下,做事情做選擇不能這麼草率啊!居然放棄我們鬼舞傭兵團選擇那個什麼火舞?雖然說這個任務我們也不想接吧,但如果你們要是這樣選擇的話,我們也是可以勉為其難的接受的。」十三一直就是心中窩著火,在聽到蘇老這明顯的逐客令之後,情緒更加的糟糕起來,說著話好像都能聞到火藥味,一不小心就是爆炸個炸得粉碎。

旁邊阿五和阿三倒是沉默的很,進屋到現在也沒見說著幾句話,此時聽到十三的一番激烈不滿的問話,也是沒有做什麼表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當然,我會這麼向世界宣布的。」梵菲爾德適當的插了進來,當然是引得了十三的一個白眼,不過人家依舊是淡然如輕輕徐風,聽到他的聲音,心上的褶皺都是被撫平了開來。停頓了一下,梵菲爾德看了一眼旁邊的十三三個人,略微可惜的說道:「鬼舞傭兵團不敵火舞傭兵團,由才剛剛註冊成功的火舞傭兵團接受了這般的任務,發布到世界上去,還真的不知道會引起怎麼樣的話題呢?沒準,就又是一場風波的誕生呢!」

十三握緊了拳頭,若不是還礙於他是這傭兵公會的會長,他恐怕早就是一拳頭下去了。而旁邊一直淡定的阿三和阿五也是忍不住就是看了一眼梵菲爾德,這人說話,還真是怎麼難聽就怎麼說啊!

「十三,我們走了!」阿三竟然也只是看了那麼一眼,收回目光之後其餘的什麼也沒幹,轉身就是打算離開這裡。

「三哥!」十三不甘的叫了一聲,就這樣走了?目光落在里吾身上,正好是與她看過來的目光相對,瞬間尷尬了一下,然後那口怒氣就是升騰而上。這口氣,這讓他怎麼咽下去啊?一直都是享受著鬼舞傭兵團頂尖的地位和眾人崇拜的目光,只要一想這輸給了一個才初出茅廬的小傭兵團之後眾人嘲諷的笑容,十三還真的是全身都不舒服。

「走吧!」阿五跟在阿三的身後,穩重的拍了拍十三的肩膀,說話之間都是厚重有力。

「五哥……」知道這是一個無法逆轉的結果,十三無力的叫了一聲,然後就也是拖動了腳步。


「梵菲爾德會長,你不走么?」蘇老看向還是站在原地的梵菲爾德,這之後的事情和他們的走向,最好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看著這個深藏不露的危險男子,蘇老也只能是依舊下了無聲的逐客令。

然而,沒想到的卻是,梵菲爾德站在那裡,一身翠綠的衣裳在燈光的照耀下透出幾分柔和,凈化了人的眼睛,他笑容溫潤如水,永遠都是大家公子,謙謙兒郎的樣子。他的聲音似是清泉劃過石子,升調跳躍之間都是繾綣的訴說,「作為傭兵工會的會長,對於這難得一現的s級任務,自然都是比誰都要上心的。如果這次任務完成的不好,我自然也是難辭其咎。所以,我打算這次的s級任務,我會和被選中的傭兵團一起參與完成,以保證這次的s級任務能夠順利的達成雇傭者的要求。」

「我們……」蘇老才剛剛想要說話,可是一聲巨響卻是打斷了他,令所有人都是變了顏色。

那一聲,是從門口傳來的!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本來里吾和娜斯佳打鬥正狠的時候,就已經是臨近半夜的時候,折騰過一陣之後,時間儼然已經是走到了凌晨時分。這個本應該是所有人都熟睡著的時間,此時在這個市中心的泰羅酒店之前,卻是熱鬧得彷彿是狂歡盛典一般,比之白天還要聲勢浩大。不過,這熱鬧卻真心不是什麼好事兒,只見是他們每一個人臉上都是驚恐的神色,往前奔跑之時就好似身後有人在追趕著他們,爭分奪秒的從死神那裡搶奪回自己的生命。因為跑得急促,所有人即使是周圍已經是讓不開地方了,仍是拚命的往前擠著奔跑著,停頓一下,都是多一分危險。

「怎麼回事兒啊?」周圍被驚醒的人們不明情況的走出家門,望向泰羅酒店的時候一下子就是愣怔在了那裡,瞪大的眼睛裡面迎著雄雄的火光以及滾滾的濃煙,驚駭的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是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就是說了這麼一句:「這是,出了什麼事情啊?」

本來就是這座城市之中最高的建築的泰羅酒店,一直都是人們視線之中不曾消失的標誌,華麗的建築就似是這座城市一樣有著令人嘆服的精緻與宏偉。然而,就在此時,就在這個凌晨時刻,泰羅酒店的頂層卻是完全的面目全非。本來雕刻的尖頂全然已經不見,就像是被一炮轟平了一般,斷垣殘壁間盡顯凄凌,好似那繁華只是久遠之前的泡沫,讓人無端就是心生一股悲涼。而那雄雄的火苗還在那已經殘破了的樓頂幾處燃燒著,襯得那泰羅酒店遠遠看過去就像是一個巨型火把一般。灰突突的煙瀰漫在這個市中心的上方,刺激的氣味向每一個人昭示著它現在正在經歷的事情。

「泰羅酒店是發生什麼事了?」從周圍不遠處的客棧或是飯館走出來的人都是一臉的疑惑不解,他們大多都是傭兵,對於這種一看就是會引起大轟動的事情,向來都是比較關注的。一把拉過從他們身邊匆匆就要跑開的人,自然是想要問一個明白。

可是,被抓住手臂的人卻是一個勁兒的掙扎,好像是受到了什麼大刺激一般,神情都是異常慌張的。而那抓住他手臂的人這才發現,這從泰羅酒店逃出來的人臉上居然是有明晃晃的血跡,尚未乾涸的血跡慢慢順著臉已經流淌到了脖頸,在這夜間旁邊昏暗路燈的照耀下,竟透出了幾分陰森恐怖,沒來由的就讓人心底生寒。單從這人的現狀和反應看來,這泰羅酒店,就絕不僅僅是發生了簡單的火災!那麼……這些人沒來由的就是激動了起來,看來,這城裡今夜註定是不平靜了啊。

「你放開我!趕緊放開我!」被抓住的人拚命掙扎著,就差上前去咬一口了。

「泰羅酒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你倒是說啊!」眼看著這逃出來的人情況不對,抓著他手臂的路人傭兵心情就是更激憤起來,手上用了用力,拽著他就是來回的搖晃了幾下。

大腦前後來回擺動,在停下來之後,那人也終於是平靜了幾分,但眸中的驚恐仍是不掩分毫,「泰羅酒店裡,有人在進行血洗屠殺啊!」

時間,退回到一小時之前。

「轟隆」一聲巨響,讓在內室之中還在談話的里吾幾個人就是一怔,隨即相互看了兩眼,在一個眨眼的瞬間,所有人就都是奔向了門口。

十三一身紅衣,身體輕盈的攀爬在走廊之內一邊的牆壁之上,就像是一隻飛檐走壁的猴子,有著無法被觸碰到的靈活和速度。而站在門口背對著里吾他們的阿三一副完全沒有事情的模樣,單看背影還真的是看不出什麼端倪來,只因為他前方是正面對著他站著的阿五。阿五身材魁梧,往那一站,就是將阿三完全的擋在了身前,就算身後有什麼攻擊,也是可以如同盾牌一般的幫他阻擋下來。

不過,此時這三個人明顯就已經不再是重點了。就是在他們的前方,正是一堆拿著無數火槍炮彈的黑衣人,只是在這個門口之前,就能看出他們人數絕對不在少數。每一個人手上的槍械也完全都是嶄新的,攻擊力十足。他們身上穿著的全黑衣服,胸口卻是有一個綠色的標誌,乍看之下就像是僅僅一片翠綠的葉片,而仔細去看時,就能看出那其實是三片綠葉疊搭在一起,特殊的樣式倒是讓人過目不忘。

其他人都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里吾他們都是初出茅廬,認識的東西本來就在少數,在這種明顯來者不善的情況下,他們還真的是很難去注意和猜測那微小的細節。然而,隨後趕到,站在他們旁邊的娜斯佳和蘇老卻是全然已經變了神色。

娜斯佳甚至是緊張的吞了一口唾沫,看向旁邊的蘇老,下意識的就是往他那邊挪了挪腳步,眉間都是擔憂的神色。

「蘇老,是,是合葉國的人啊!他們怎麼這麼快就追到這裡來了?」

不用娜斯佳提醒,蘇老當然知道站在他們面前的這些人是什麼人,目光緊緊的落在那翠綠的標誌之上,蘇老的眉間比之娜斯佳還增添了一分陰霾。這次護送公主出逃,他們雖然手下帶的不多,卻個個都是國家的精良。他們認準在這個兩國爭鬥最嚴重的時候,那一國的人根本就不會過多的關注一個公主,這才是打算在這個時候,護送公主到達一個安全的場所。不過究其根本的原因,也是擁嵐國確實是不敵合葉國,兩國這般的相較下去,難免沒有國滅的那一天。所以,國王這才是答應了送公主出國,並由他這個自小就陪在公主身邊的人照顧著。

然而,蘇老千算萬算沒有想到,他們才走到這鳳凰腹地所謂門口的汨羅城,居然就是撞見了合葉國派來的人,還真的是有夠倒霉的。不過,此時讓蘇老心情更是沉重的卻已經不是公主行蹤被發現的這件事情了,而是,他們又是怎麼能到達這個頂層的。

就如同剛才說的,雖然蘇老這次挑選的人並不多,但每一個都可以稱作是獨當一面的強者。在公主入住這裡的時候,蘇老就已經吩咐下去,讓他們分成幾隊對這個酒店進行全方位的把手,一旦發現可疑人物,就要斬草除根。他,本來是完全放心的,可是……

這幫黑衣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們,如果要是能到達這裡的話,那麼把守這裡的各個護衛們,就代表是已經……蘇老眉頭緊鎖,這下可是難辦了啊!沒想到本來以為不會關注公主的合葉國國主不僅僅是一直查測著公主的所在,甚至就連追捕的時候,都派了這般厲害的人物……

「火舞傭兵團!現在就是你們出手的時候了!」蘇老沉了沉心思,一把抓住娜斯佳的手就是往後一退,直到離他們足夠遠的時候,才是提聲對著里吾喊了一句。

里吾先是一愣,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但很快就是轉過了彎來,然後她的那一雙漆黑雙瞳霎時間就是光芒熠熠,就像是揉碎了的星光散落在了她的眼睛之中。里吾轉過頭來,看向身後的娜斯佳,面上綻放出來一個頗為明朗的笑容,「我們火舞傭兵團一定會加油,然後好好守護你安全的!你就放心好了!」

然後,對面的一群黑衣人的目光從十三他們身上就是落在了里吾身上,冰冷的似乎完全沒有溫度一般,心慌慌的一眾人,就連里吾都感受到了,默默就是往後退了一步。而在這群黑衣人之中,其中領頭的那個人抬起手就是一個招呼,明顯要對付里吾了。

果然就是如同猜想的那般,那黑衣人的動作才剛剛落下,旁邊一眾沉默著的黑衣人就是抬起了手中的槍支,黝黑的洞口齊刷刷的就是指向了里吾,又是齊刷刷的扳動扳機,伴隨著砰砰的聲響,子彈們就是呼嘯著正向里吾襲擊而去!

純白的衣裳,最接近天使的顏色,穿在彌亞的身上卻自有一股韻味。不是聖潔,亦絕不是粗鄙,他就是穿出了一股無法言說的魅力。像是罌粟花,有著讓人上癮的沉醉。此時他站在里吾的面前,寬闊的肩膀有著最堅實的依靠,他白衣翩翩,如玉公子,擋在里吾面前的時候卻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他的手上氤氳著光暈,柔和而光明,而在他的前方,牽引著他手上光芒,一面巨大的白光盾牌就是立在了他們的面前,阻擋著來自對面的一切傷害。

對面的黑衣人看到那場景也是盡數駭然了那麼一下,那麼面癱的一幫人也是因為眼前從未見過的場面而瞬間失神。只見那乳白色的光暈不清晰的阻擋在彌亞他們的面前,將他們嚴嚴實實的擋在了後面,那些黝黑的子彈飛馳而去的時候,沒想到卻是就被那仿若薄霧一般的光盾給攔了下來,像是鑲嵌在了柔軟的麵包里,懸空在那裡的子彈反倒是成了裝飾作料,反差的令人無法相信。

然後,就在對面黑衣人愣神之際,彌亞眸光一沉,反手就是這麼一揮!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鑲嵌在那薄霧般的光盾之上的數百發子彈,經由彌亞的這麼反手一揮,就似是將一塊幕布翻掀過去,抖落上面的灰塵,係數返還到了對面的人身上。那場景,如同是慢鏡頭,一幀一幀都是令人悸動心驚。

「靠!」才剛剛是吐出了這一句的十三眼睜睜的就是看著剛剛明明躲過去的子彈有飛了回來,面色一黑,卻也只能迅速的跳躍身子來跳開這些根本不長眼睛的子彈,一邊閃躲,一邊在心裡已經將彌亞罵了千遍萬遍了。

阿五眼看著彌亞的動作,也是同時抓著阿三的肩膀就是一轉身,再一次甘願做了阿三的人型盾牌。令人吃驚的是,那子彈打在了阿五的後背之上,卻好似接觸到了一塊無法刺穿的鐵板,不,是比鐵板還要堅硬的存在,叮噹幾聲響就是先後落在了地上,絲毫傷害不了他半分。

然而,就在他們後面的黑衣人們就沒有這般本事了。明明已經脫膛而出的子彈又朝著自己飛回來,所有人都還顧不得驚訝,就已經是向旁邊飛撲過去,勉強的閃開了這回擊。一個罩面之下,火舞傭兵團只出彌亞一人,彌亞只出一招,完勝!

而就在彌亞剛剛撤去這光暈的時候,剛剛還攀爬在牆上的十三猛然一躍就是落在了彌亞的面前,無限逼近的距離讓彌亞就是往後彎了彎腰,低頭看著這個一臉氣哄哄的少年,眼睛一轉就開口道:「你有什麼事情么?」

我有什麼事?


「我事情大了去了!」十三怒吼一聲,伸出手,手指就是點著彌亞的胸口,「你剛才是不是故意的?」

「我故意的?什麼故意的?」被十三莫名其妙的動作和提問弄得一愣,就連一向睿智頭腦反應最快的彌亞都沒有理解過來。

「你還裝起來來了?」彌亞的不解顯然更是觸碰到了十三的逆鱗,整個人就像是被踩了尾巴全身炸了毛的小貓一般,就差沒有跳起來了,十三身高較矮,抬起頭怒視著彌亞,一雙眼睛瞪得圓滾滾的,以彌亞那個角度看過來,還真的是……

「還真可愛啊!」彌亞居然不合時宜的就是來了這麼一句,不過轉瞬看到十三憋紅的臉頰,彌亞也是尷尬了起來,輕咳了一聲,就又加了一句:「貓族都挺可愛的……」

「你才可愛!你全家都可愛!」這回十三終於是被彌亞激得心中的火焰都雄雄的燃燒了起來,面上都是自認為很是憤怒的表情,後背略微一弓,腳下前後一錯,腳尖用力這麼一點地面,就像是一根輕盈的羽毛,十三整個人就是往後退了差不多幾米的距離。好似是因為動作太過猛然,落地的時候身子往前一彎,右手單手就是撐在了地面之上。

十三兇狠的目光落在彌亞的身上,眼瞳似乎在那一瞬間變成了細細的一條。那撐在地面之上的右手抓著地面微微彎曲,令人驚訝的是,他那本來平整的指甲此時卻是異常的尖長,像是貓爪子一般,摳著地面而過的時候,就連那最堅硬的晶石板上都留下了清晰的一連串撓痕。他的大腿用力,眼看著就是要向彌亞攻擊過去。

對面的彌亞卻是一臉的沉著,只是低下眼眸看了一眼他,然後就無視般的移開了目光,看向了他的身後。這一個動作更是準確的落在了十三的眼裡,已經是開始無語的冷笑了,這人,還真的不把自己看在眼裡是吧?

也就是在十三那尖細的瞳孔恍惚是冒出了綠光,腿上一蹬舉著一雙一抓就似乎能將人皮肉撕下來的尖爪朝著彌亞就是極速襲擊而去的時候,本來是沒有看著十三的彌亞卻好像是注意到了他的動作,手上撤去的乳白光暈再次氤氳。眸光一沉,動作迅速的讓人在不注意的時候根本看不清,左手抬起抓著光暈凝成的箭弓,右手在光團里似乎是抓住了什麼,往後一拉就是在手指之間形成了光箭。彌亞的眼睛微眯,瞄準目標之後,右手一松那破空之箭就是向著前方賓士而去。

而已經眼看著那雙利爪就要朝著彌亞面門一抓而下的時候,十三卻彷彿突然驚醒了一般,在半空之中的身體硬是轉了一個彎,來不及收勢的手劃了一個圈,殘留的綠光貼著彌亞的臉頰而過,再看過去的時候,十三整個人已經是懸挂在了旁邊的牆壁之上。

「你這個人還真是!」十三一擊不成,說話之間更是火氣十足,不過此時看向彌亞的眼神卻已經不再是之前的憤怒,反倒是增加了幾分無奈的感覺,想要說的話都被堵了回去,別提有多鬱悶了。轉過頭看向自己的三哥和五哥,喊出來的聲音又是提高了幾分,帶著羞惱的口氣,「呀!你們怎麼不幫我啊?眼睜睜就看著我要被偷襲?」

剛剛十三站著的位置,也就是在他的身後,此時三個黑衣人橫躺在那裡,身上的致命部位依舊是插著一支還未消散的光暈羽箭。原來剛剛彌亞確實也是沒有注意十三,或者,就是沒有在意他的攻擊,眼看著那幫人趁著十三後背大開衝上來的時候,這才是動了手。而就憑是在鬼舞裡面的一員,雖然是排名最後的一個,但對於身後逼近的危險十三當然是瞬間就感知到了,也是怪自己太粗心大意忘了現在的場合,居然讓整個後背暴露在別人眼中,不被攻擊才怪呢!於是也就是在看清楚彌亞攻擊的方向的時候,十三這才也是半空中硬生生扭轉方向,收回了攻擊。不過,讓十三很不能理解的是,三哥和五哥明明就是在他身後不遠的位置,要是出手完全可以就是不關那個彌亞什麼事了,他們居然就這麼給要殺了他們弟弟的人讓路!

站在一側的阿三和阿五看這火氣已經轉到了自己的身上,阿五是個沉穩老實的個性,剛想要開口說話,旁邊阿三卻是就那麼淡淡往前一站,擋在了阿五的前面,也直接就是阻擋了他要開口說的話,眼睛一瞟落在十三的身上,惹得後者就是感覺后脊的一片毛都刷拉拉的倒立起來,就連那外露的火氣都禁不住呲呲的往裡收了收,瞬間氣焰就呆拉了下去,從牆壁之上一躍而下落在地面上,與他們的視線平齊。阿三略微挑了挑眉,這才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十三,不是三哥說你。」阿三說話的間頭,旁邊阿五已經是走出了門外,在所有人的注意中就是毫不在意的將門一關,阻斷了裡面與外面的世界。不過,那阿三好像渾不在意,看著十三就是繼續說下去,「你三哥我和你五哥,這也是為了你好,讓你長長記性,別什麼時候都毛毛躁躁的。看人也是要有眼光,這次若不是彌亞兄弟,你早就是從這鬼舞傭兵團除名了,更別說是再往上上升排名了!你現在,知道了么?」

十三緊抿著嘴唇,垂在身體兩側的手也是握了握拳頭,就像是一隻被澆了一個透心涼的冷水浴。沉默了很久,才是悶聲說了一句:「我知道了。」

阿三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這才是轉到了彌亞的身上,雙手拱了拱,一副很是斯文的客氣模樣,面上也帶著和煦的笑容,「謝謝彌亞兄弟,救了我這小弟,算是記得你一個恩情,日後有需要的地方,我阿三定當全力相助。」

完全沒有料到他會說出這般嚴重的話,彌亞當即就是愣了愣神,答應也不是,拒絕也不是,只能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這邊因為十三的插曲才剛是結束,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就集中回了這突然出現在這裡的黑衣人門的身上。夜裡璟拖著一身紫袍,信步走到趴在這房間之中過道之上的那三個黑衣人旁邊,嫌棄似的用腳這麼一踢,就是將人翻了個個。

黑衣,綠葉,他們每一個人的臉頰旁邊都帶著一個叉號的烙印,身上都沒有多餘的飾物或者其他的什麼,像是一個恐怖組織,有著嚴謹的規矩。夜裡璟看到這裡,臉色有些不好,他任命神使時間夠久,認識知道的事物自然也就是相對比較多,此時眼前的這群黑衣人,他即使是沒打過交道,但終究是聽說過他們。在這裡遇到他們,還當真不是什麼好事啊!

「他們是什麼人啊?」里吾湊上前來,低頭看了他們一眼,又看了那被阿五關上的房門一眼,向著夜裡璟就是疑惑的問了一句。

「交疊的三枚綠葉刺繡,代表革除一切的叉號烙印。傳說中他們是出自鳳凰腹地,出現就代表著地獄的籠罩,會將出現的一切人都格殺勿論。現在的這棟泰羅酒店,想來應該就是被他們的人給全全包圍了吧!現在的這些人就是探路的而已。」夜裡璟說到這裡,目光落在了一直站在人群之後的蘇老身上,與他的目光的正好相對,「他們,是合葉國的死殺連。」

然後就在蘇老漸冷的目光中,夜裡璟偏了偏頭看向蘇老身後的娜斯佳,面上綻放出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我說的對么?擁嵐國唯一的公主殿下,黑羽公主?」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整片陰域大陸被一條束河一分為二,東魔里,西妖界,這兩個分別以鳳凰一族和龍之一族為代表的區域。這個世界,大陸交錯向上,每一層大陸都有一條相互連接的通道。而在這陰域,掌握著這重要通道的地方正是鳳凰腹地與龍之深谷。在外界看來,提到東魔里鳳凰腹地,無一不是帶著幾分敬畏,這個號稱不死不滅長生鳥的種族,傳說中那與天地同生的傳奇獸族,有著讓人信服的力量與能力。

然而,就是這般在陰域之內有著幾乎無上崇高地位的鳳凰腹地,經過了這千萬年的摩擦沉澱,在這個時候,一場圍繞著向上通道歸屬權的戰爭正在焦灼打響。要說這件事情,時間還要退回到千萬年之前了。那個時候,是鳳凰腹地還是渾然一體的時候,鳳凰一族世代居住在這裡,除了那往來通過向上通道去到上層大陸的人,生活還是相當和睦友愛的。可是,這也只是覆蓋著嶙峋雜石的表象而已。

據說是因為當時族內出現了一股反勢力,帶頭人是一個千年都難得一見的強悍白鳳,他們想要將向上通道佔為己有,以此來獲得暴利並謀求更高的位置。然而,這股勢力雖然實力強悍,但終究是因為人數薄弱,根基不穩,在經歷了這一場以白鳳集團失敗告終的暴亂之後,那號稱冥王的白鳳首領深受重傷帶領著餘下的部隊佔據鳳凰腹地一方,自建王國名為合葉,自封為王。而餘下的族民雖是奪得了勝利,但也是傷亡慘重,元氣大傷,短時間內根本就沒辦法將這叛徒合葉國一舉殲滅,再者他們堅信合葉國只是一群烏合之眾,待到他們恢復過來定能輕鬆將他們除去,故而也就是那麼的放任了他們的建國。

然而,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預料,就在那之後的短短百年之間,這個當初只是由一群敗犬之類組建的王國發展程度卻堪稱是個奇迹。他們廣納國民,甚至根本不管那人是否是窮凶極惡之輩,只要是能對王國的發展做出貢獻,合葉國可以說是完全的來者不拒。一時之間,合葉國儼然已經發展成了一個綜合性的大國,曾經國民人數只有全族的五分之一還少,如今卻隱隱有追趕上其餘族民的趨勢,而其實力,更是遠遠的超出了當年。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剩下的鳳凰族民們才感覺到了危機,在迫於眼前的不利形勢之下,剩餘族民們這才是建立起了與合葉國相對立的擁嵐國。由此,鳳凰腹地正式一分為相對立的兩個王國,也揭開了兩個國家千百年來的爭鬥序幕。

當然,在這漫長的拉鋸戰之中,兩個國家皆是有輸有贏。合葉國憑藉著其包容性吸納各方人才,綜合實力強大,而擁嵐國則是擁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擁有向上通道這一命脈,多少戰團通過這裡向上方挑戰,經濟來源穩固而聲明在外,再者,這純粹由上古鳳凰一族組建發展的王國,不管怎麼說,還是依舊強悍。兩相對峙,竟是誰也不讓誰。不過,令人驚奇的卻是,外界對這兩個國家間的爭鬥卻是完全沒有了解,甚至,在外界眼中,即使鳳凰腹地分為了兩個國家,卻依舊是團結和睦,強悍如往昔。

這其中,倒也就是看出了鳳凰族人的天性了。他們當然知道,鳳凰一族霸佔了這個東魔里霸主的位置已經夠久了,也就是因為那傳說中的強悍,在世人的眼中,它無縫可入,才是保持了這樣的平衡。而一旦這個平衡被打破,也就是當這個種族出現裂縫的時候,那也就是這個種族傳奇結束的時候了。內鬥是內鬥,就算易主,終究也只是種族內部的重新排位而已,說出去,依舊是鳳凰一族稱霸的時代。可是,若是趁著兩方交惡戰鬥,到時候種族之外的人坐收漁翁之利,那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那是種族的沒落與恥辱!那是永遠無法抹去的醜惡歷史。

而在這一點上,合葉國與擁嵐國都是有著高度的認知感,即使是爭鬥的再厲害,也絕不會放在明面里,塗叫旁人看了笑話,撿了便宜。

不過,這個平衡,在最近的時日里,卻隱隱有要被打破的趨勢。而這之間的緣由,卻全是出於合葉國新君的誕生這一機緣。新官上任還是三把火,甚至還是一個國家新國王的繼位。據說這位新君倒也確實是一個厲害的人物,傳聞也是稱讚他是不世出的英雄天才,大有將他與初代冥王相比較的意思。也就是這位新君,在近段時間以來,本來都是兩國之間暗地裡的動作,卻漸漸的明目張胆起來,就比如那時常出動卻並不隱藏身份的合葉死殺隊,多次潛入擁嵐國國內甚至是皇宮之內,一時之間搞得兩國之間的人人心惶惶,生怕這鳳凰腹地的天就是要變了。

風雨欲來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合葉國正式向擁嵐國提出了挑戰!這場在暗地中較量了千百年的疾風暗雨終於是曝光在大眾的目光之下,電閃雷鳴,太過於突然的變故就是讓人心神一震,根本就沒有搞清楚這事情怎麼就演變成了這樣。兩國之間不是一向友好團結么?怎麼突然就是對立宣戰了呢?一時之間聽聞到消息的各方勢力都是按兵不動,都打算觀望觀望在進行定奪。畢竟,這可是關乎這陰域之內最頂尖勢力的事情了。搞不好,就是這東魔里勢力的一次大洗牌,其重要性絕對可以載入史冊。

合葉國也不愧是為蒸蒸日上的新星大國,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在毫無根基就建國而起的情況下,居然也可以是和那完全是有著千萬年文化和勢力的老牌鳳凰一族相抗衡,不說別的,就是在這一方面,那建國國王白鳳冥王就是一個可以令人佩服的人物。而就在當下,如果真的是論綜合國力的話,本來佔據眾多優勢的擁嵐國,與這合葉國相比較起來,其實就已經開始處於下風向了。

不僅是說那擁嵐國里眾多的長老級鳳凰生硬保守,這千萬年來堆積交聯下來的勢力網也是足夠複雜,可以說,在現今的擁嵐國里可以分成三個勢力,一是在頂層的長老級老鳳凰,二是上古鳳凰祖先遺留下來的貴族一脈,這最後之三,才是現今的國王王室。本來應該集中王權發號施令的中心王室,卻只能是在夾縫中發出微弱的聲音,已經導致是這個國家權利中心機構的腐朽,這對於一個國家的發展,基本上就已經是致命的了。更別說那群自認為高貴的長老以及貴族,其實並不將那蟄伏的虎狼對手合葉國當回事,安穩的日子過慣了,居然也就沒了什麼進取的心思,甚至那貴族的整日揮霍短短的幾年光景,就是將國家的財富大大削減,至此卻都還沒有自覺。這個國家,早就已經在安逸中慢慢開始腐朽了。

於是,也就是在合葉國正式向擁嵐國宣戰的時候,擁嵐國國內的長老以及貴族們有些發矇,發矇之後,不是醒悟,居然是憤怒!他們是憤怒了,那等小小叛逆者建成的反派之國,居然也敢和他們叫囂,是活的不耐煩了么?也就是在這不知從什麼地方生出的強大自信心的驅使之下,甚至在都還沒有了解到對方的真正實力之下,長老和貴族就是向王室,也就是國王施壓,一定要一舉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跳腳鼠輩!最好,就是將他們一舉殲滅!這樣才能彰顯他們泱泱大國的風範。

一直是高枕無憂的長老和貴族自然是不知道這長久以來兩國之間的情況,不過身為這個國家的國王,卻是再清楚不過。現在,別說是一舉殲滅那合葉國了,就連是能否戰勝合葉國都說不一定,甚至,他們戰敗的可能性儼然是佔了很高的比例。可是,無奈迫於這幫老勢力的壓迫,擁嵐國終於也只能是出兵迎戰了。

而這場突然發生的還算小規模的戰爭的結果,雖不至於是慘敗的程度,卻也是逼得擁嵐國節節敗退,差點就是要讓人奪了領地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些長老和貴族們才是意識到了什麼不對頭,才開始意識到,這個合葉國,儼然已經不再是他們過去認知中的合葉國了。

那白鳳新君自封封號為越冥君王,表意就是要超越冥王,帶領合葉國迎接一個輝煌的時代。而這越冥君王的確也是有兩下子,在這一次小規模的戰爭勝利之後,之後幾次的試探性戰鬥也大多是以合葉國的勝利而告終。這,已經是向外界宣揚了他們的實力。也就是在這之後,各方的勢力已經是表明會支持合葉國,選擇了自己的陣營,而至於擁嵐國,已經是成了人們眼中的必敗者。一時之間,合葉國氣焰極盛,擁嵐國已經處於風雨之中搖搖欲墜,隨時好像都會被掀翻一般。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擁嵐國唯一的公主殿下,最受國王疼愛的幺兒——黑羽公主,偷偷的被送出了國。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並應該是靜謐的深夜,夜空之上的陽光粒子星星點點的綻放著微弱的銀光,像是散落的寶石鑲嵌在黑色的錦緞之上,閃爍之間都是華麗的夢幻感。可,在汨羅城裡,這個夜晚卻註定不平靜。

在市中心的泰羅酒店,算的上是這個城市最奢華的酒店,而就在那頂層裝飾精美的走廊之中,此時卻是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多個黑衣人,周圍是詭異的極度寂靜。那些躺在那華貴的地毯之上的黑衣人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周圍是根本就沒有一點血跡。不過,若是走近了看,也就是看出了這其中的端倪。那每一個黑衣人面上都是極度痛苦的表情,身體就像是麵糰一般,身上多處有凹陷下去的洞,想來死之前都接受了一番極痛苦的掙扎。而在這黑衣人之中,站了一個人。

他甚至都沒有看一眼那被他全滅的黑衣人們一眼,面上卻也沒有不屑的表情,彷彿自己乾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件值得他驕傲的事情。那種平靜,是出於日常的習慣。男人沒打算多做停留,轉身就是走向了旁邊緊閉的房門,不過,在下一秒卻是皺了皺眉,側頭似是在聽些什麼,走到附近的窗邊看了一眼之後就是走回到了那房門之前,然後扳動把手就是走進了房間之內。

「咔噠」一聲打開的房門也是驚動了屋內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阿五的身上,似乎都在等著他說些什麼。

「這些人,似乎只不過是探路的而已,實力一般,而且沒打算多做停留。真正的主幹部隊,應該還在後面。」阿五沉穩的聲音傳來,簡明扼要的說了這麼一番話。

「那咱們就趕緊離開這裡……」明日旭仍舊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幾個黑衣人一眼,這幫人出現的莫名其妙,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把性命交代在了這裡啊!

不過,沒等明日旭說完,阿五卻是緊接著就說了一句:「這棟樓應該也已經被包圍了,所謂的主幹部隊,應該已經殺到了下一層。」


沐清藍重重點頭,自從上次決定對付沐傾狂后,她就多花了很多心思,如今又發生沐清天這件事,她更是決定,不管如何一定要讓沐傾狂死,這樣才能為哥哥報仇。

Previous article

來不及擦拭。身體就已重重墜落在水泥地上。看起來就像是斷翅的蝴蝶。脆弱而美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