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留下那黑白葫蘆定在半空! 一把狠狠抓住他的衣領,「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小紅它不止是我的玄獸,它還是我的朋友!你殘害無辜,根本不配做人!」

軒轅子凌始終淡淡的看著他,任由他發泄,也沒有出手阻攔,隨即淡淡的笑了一聲。

「別讓我看到你這張虛偽的笑臉!看到我就來氣!」

玉寒夕衝動的一把拔出長劍,架在軒轅子凌脖子上,不過很快他便皺了皺眉,「這……為什麼?毫無反應……」

軒轅子凌的身體好奇怪,他用這麼大的力氣居然傷不到他半分。

「很奇怪嗎?因為,這是我修鍊的一種秘法,就是從皇甫家族得來的,我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偷偷的學會的。」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軒轅子凌說著,又拍了拍玉寒夕的肩膀。

「寒夕,我知道你討厭我,其實我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但是這又如何呢?

為了達到目的,我可以不擇手段,只有坐上了最高的位置,別人才可以看得見我的存在。

寒夕,我要讓這個大陸的人,都臣服於我!」

他說著,眼中閃過一抹堅定與瘋狂。

玉寒夕震驚的看著他,越發覺得他好陌生,他比之前變得更加有自信,或者說,是更喪心病狂了——

玉寒夕收起了劍,冷冷的看著軒轅子凌,「朋友一場,我勸你還是趁早收手,洗心革面吧,這個大陸,根本不是你能夠掌控得了的。

你回去做你的太子不好么?或者留在這裡乖乖的,你連玄胤都打不過,更不要提這個大陸上更厲害的角色了。

還有陌玉和青陽,又或者神靈大人,有他們這種變態在,你這種想法遲早都是做夢!」

聽到他的話,軒轅子凌狠狠皺了皺眉,好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狠狠推了玉寒夕一把,「你給我閉嘴!!誰說我做不到,誰說我是在做夢?!

你才做不到而已!

只要我想要的,就沒有做不到的!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做得到,到時候,你看著吧,你也會臣服在我的腳底下的……」

說罷,軒轅子凌搖了搖頭,轉身便要離開。

「慢著!你要走可以先,把帝玄御兩人給我放了!」玉寒夕上前攔著他。

越少爺的傻白甜丫頭 軒轅子凌氣息恢復了平靜,彷彿剛才生氣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樣,他笑了笑,「這我管不了,人不是我抓的,我不過是聽陌玉的安排罷了。我勸你也不要多管,趁早走吧。」

「少給我廢話,反正我不管,你就要放了他們,不然我就殺了你這個分身又如何?!」玉寒夕吼道。

軒轅子凌望著他,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精。

「寒夕,不然你我二人,聯手如何?你現在就去通知帝玄胤,讓他過來,我們一起殺了陌玉。

放心,這一次我保證陌玉是真身在這裡。」

玉寒夕冷哼一聲,「我不跟你說這些廢話,也不會跟你合作,你是什麼人,我早就看透了,你也休想借玄胤的手幫你除掉陌玉,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麼?」

「呵呵,這次你倒是挺聰明的。」軒轅子凌笑了笑。

「但是,我想帝玄胤這一次,應該很樂意與我合作的。 在所有人愣着的時候,於止水忽然從擂臺跳了下來,接着掐住我的喉嚨,然後頂起我的下巴,手中一個紅色的東西丟進我的口中。

吞入口中後,我頓時感覺頭暈目眩,接着渾身發癢起來。

我在地上痛苦的打滾喊道:“於掌門,你給我吃了什麼!”

於止水把我給扶起來,然後一個道教指決點着我的眉心,被於止水這麼一點,我感覺整個人都怒了起來,前所未有的一種強烈氣息從我的身體爆發。

“玄冥子道長的道行都在你的身上,別廢了!”於止水說道。

我頓時一愣,剛剛玄冥子魂飛魄散後,變成紅色的一點飄散,於止水給我吞的豈不是玄冥子元神,也就是說我有玄冥子畢生以來的道法!

百年道行幸運的被我擁有,可是我未能完全的操控它,現在身體熱躁難耐,很想打架發泄。

我搖搖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於止水一直站在我的身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那葫蘆。

“把書拿來!”黃太爺忽然擂臺上飛下來,伸手想要掐住我的脖子。

好在於止水擋在我的面前,一張符抵擋黃太爺的攻擊,隨即兩人便在一旁開打起來。

擂臺上,最爲安靜的常天龍,他站直身體,眼睛卻看着定在半空的葫蘆,白無常已經坐不穩,從臺上飛下來,接着站在我的面前,威脅道:“書,交給我!”

“你給我一個理由!”我說道。

“不是你的東西,你擁有何用?” 愛在永恆 白無常說完,手中幻化出哭喪棒,對着我敲來。

得到玄冥子的百年道行,我雙手護在腦門前,白無常這哭喪棒打下來,只是被我打退幾步而已。

玄冥子所學的道術,如今我都會,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在記憶中想到玄冥子的其中一種道術,我立馬咬破手指。

然後聚精會神的在半空中畫出一道血符出來,凌空畫符是玄冥子一種高級的高級畫符道術,這種道術很少人能做到。

幾秒過後,一道沾有血液的破煞符停在半空之中,我怒喝一聲,掌心用力對着半空中這道符拍過去,這破煞符直轟白無常.

白無常用哭喪棒擋住我這拍去的符,結果被轟飛了幾米,我看着自己的雙手,相不到自己擁有了如此厲害的道法!

白無常從遠處站起來,罵道:“王八小子,道術怎麼忽然大增!”

我以最快的速度衝到白無常那邊,結果白無常已經閃開,我這一拳打下去,地面出現一個裂縫,而拳頭也只有一點擦傷而已。

“別吵!”常天龍忽然喊道。

我們紛紛看向擂臺,只見擂臺上的常天龍臉色凝重,竟然把自己的妖氣給迸發出來,似乎準備戰鬥。

白無常和黃太爺也停止動作,紛紛看着擂臺上的常天龍,常天龍的眼睛直盯那黑白葫蘆,好像對手就是那黑白葫蘆似得。

在這僵局的時刻,忽然一個人跑上擂臺,正是左隸,左隸走上去把那黑白葫蘆給拿在手中,然後笑道:“怎麼,都愣着幹嘛?”

“給我!”左隸後面的常天龍冷冷的說道。

左隸轉身看着常天龍,笑道:“呦,這不是常家仙主嗎?鄙人玉蓮教的左護法,左隸,幸會幸會!”

“給我!”常天龍只說出兩個字。

“常太爺若是喜歡這葫蘆的話,那你把張孽的《五行妖術》搶過來給我吧!”左隸笑道。

常天龍看了我一眼,然後忽然飛到我的身邊,看着我說道:“拿出來!”

“不給!”我回答道。

“嗯?”常天龍忽然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給提起來,接着另一隻手把我褲兜裏的《五行妖術》給拿出來,隨後便把我給丟下。

被常天龍放下的我,我立馬爆發出鬼紋之氣,一拳朝着常天龍的後背打過去,常天龍轉身包住我的拳頭,我的陰氣與常天龍的屍氣混雜在一起。

一股強大的氣流撞開,把周圍的妖怪都紛紛震退幾步。

此時,擂臺上的左隸忽然把葫蘆蓋給揭開,然後放在鼻前聞了聞,皺眉道:“怎麼有妖氣?”

被打開的葫蘆,裏面有一團黑色的妖氣飄出來,接着這妖怪在周圍轉了幾圈,然後往妖棧外面飛去。

“這妖怪不簡單!”常天龍把《五行妖術》丟給我,然後化作妖氣,去追殺那逃跑的妖。

“你完了!”黃太爺飛上擂臺,抓住左隸往地上扔去。

黃太爺這一扔可不是輕的,左隸被扔在地上,後腦勺被砸出一個洞,倒在地上輕微的顫抖着。

老穩走過去把左隸給扶起來,然後退到一旁去。

黃太爺看着我,怒道:“張孽,你擾亂妖棧,我要你命!”

接着黃太爺化作一大黃鼠狼,從擂臺上衝了下來,我沒來得及閃躲,胸口的衣服被黃太爺抓爛,脫下衣服卻發現胸口有三道血口子。

我雙手成劍訣,然後咬破手指準備凌空畫符,在黃太爺要攻擊我的那一刻,柳三新橫劍幫我擋住黃太爺的攻擊。

“柳三新,你幹嘛!”黃太爺怒道。

“黃太爺,何必趕盡殺絕?”柳三新艱難的說道。

“滾開!”黃太爺化作人形,掐住柳三新的脖子,然後往旁邊的屋內甩去,柳三新被甩進屋內後,黃太爺衝進那屋裏。

那木屋轟然倒塌下來,幾秒過後,柳三新的青劍從屋內飛出來,插在我的身邊。

接着柳三新從屋內又被打飛出來,撞在擂臺上,把整個擂臺給撞開。

黃太爺從屋內跑出來,化作了大身體,卻發現黃太爺竟然長了三條尾巴,這尼瑪的不對啊,多尾巴的只有狐狸才能修煉而成,這黃太爺怎麼會有三條尾巴。

“這什麼邪術!”我喊道。

“跑啊!”於止水跑過來,擋在我的面前,一道黃色的屏障擋住黃太爺的撞擊。

“黃太爺吞噬了三尾狐狸,自己修練成了三尾黃鼠狼,這種修煉妖術的方法只有玉蓮教有!”於止水喊道:“你帶着白雪和方宇走,我在後面撐着!”

“我有玄冥子百年道行,我可以幫你!”我喊道。

“別傻了,黃太爺這是要拼命了,他爆發出三尾黃鼠狼的妖力已經控制不了自己!”於止水喊道。

我趕緊跑到一旁,拉着白雪的手說道:“跟我跑!”

接着我對着旁邊的方宇說道:“哥們,麻煩揹我這位朋友!”

當我們三人跑到那鐵鎖橋時,於止水竟然被打飛過來,身體傷痕累累的,滿是淤血。

對面的黃太爺比以往還要狂暴,已經開始活吞周圍的妖怪,接着衝着我們跑來! 「你去吧,你還是先問問帝玄胤吧,不然錯過了這次好機會,下次就難了。」軒轅子凌幽幽的說道。

又補充道,「而且這一次,陌玉得到了青陽的傳承,據說實力又迅速增長,你確定要錯過這次好機會,讓他長大起來,以後無人能敵嗎?帝玄胤不是最想要除掉他么,現在還等什麼?」

「我不會再多聽你說半個字,我也不會幫你轉告,你現在就趕緊把人放了。」玉寒夕現在已經一個字都不再相信他,也不想聽他說話。

這時候,突然有人在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沉的嗓音道,「你先退下。」

又看向軒轅子凌,「本尊跟你合作。」

玉寒夕一愣,「胤你來了,太好了。」然後又皺了皺眉,「你說什麼?你要跟他合作,這個人你還敢相信他?」

帝玄胤淡淡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點到什麼時候也不會變。」

玉寒夕又皺了皺眉,帝玄胤給了他一個眼神,不再多說話,看向軒轅子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都有利於所圖,合作一下又有何不可能。」

軒轅子凌也看著男子,笑了笑,「是啊,帝玄胤,還算你眼界高,為了表達我的誠意,待會兒我會將陌玉接下來的計劃告訴你。」

「嗯。」帝玄胤淡淡的應了一聲,雖然軒轅子凌心機城府極深,與他合作也不過是與虎謀皮,但是他也的確是一個好幫手。

「陌玉如今正在修鍊一門功法,就是青陽那個活了上萬年的老妖物傳授給他的。

陌玉與青陽的關係匪淺,他們出自青陽的皇甫血脈一族,所以青陽願意栽培他們,日後成為他的左右護法。

不過近期來,陌玉一直在尋找一樣寶貝,有了這個寶貝,才可以助他功力大漲,而這件寶貝,目前就在玉家。」

「寶貝是什麼。」帝玄胤道。

軒轅子凌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據說那東西本來就是他們皇甫家族的,只不過後來誤落入了玉家手中,所以陌玉現在想要把那東西給拿回去。」

「那你剛才說他們接下來的計劃,又是什麼?」帝玄胤道。

「青陽接下來的計劃就是先想要休復身體,因為他上萬年前的身體被毀,所以他現在只能借用姬流音的身體,但是他想要迅速的恢復實力,只能去夜族。」

聞言,帝玄胤狠狠地皺了皺眉,依依現在孤身一人在夜族,如果被青陽看到,恐怕有麻煩了。

「那麼他去夜族想要做什麼?」帝玄胤又問。

「聽說他想要找他曾經一個認識的人,叫做夜南柯,就是為了找治療他身上的傷葯,而且……」說到這裡,軒轅子凌頓了頓,繼續道「而且他現在已經知道了夜冰依的人就在夜族,而且還打算讓夜冰依出手為他煉製涅槃丹,來讓他恢復實力。」

帝玄胤瀲灧的紫眸中立即閃過一抹殺意,倘若敢動他的女人,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不過很快便冷靜下來,青陽現在有求於依依,應該暫時不會對依依怎樣。 但是,他目前要快點提升自己的實力。

「呵,不錯,我們兩個合作,一定可以打敗他。」

軒轅子凌詫異的看了帝玄胤一眼,本來還以為提到夜冰依,這個男人會亂了方寸,可誰知道,他竟然這樣淡定,到底是他沒有那麼愛夜冰依,還是說這個男人,冷靜的可怕呢。

彼時在外面,有幾位長老正在說著什麼。

其中一人說道,「沒想到帝玄胤這麼快便主動送上了門來,打算跟妖王大戰,到時候他們打起來,咱們在背後面搞個偷襲,然後再把他們煉獄一舉殲滅,就會立了大功,呵呵呵,到那個時候,玉家主就會對我們刮目相看。」

話落,其中一人立即不屑的哼了一聲,「為什麼要讓他對我們刮目相看?他算老幾,我們真心看在同一個姓氏的份上,來投靠他們,誰知道他們根本瞧不上我們,到頭來還不如跟龍家主一樣,直接在這裡直接自己建造屬於自己的勢力!」

聞言,那位長老也默默的點了點頭,「太長老,那不知道您有何高見?」

太長老哼了一聲,接著說道,「我們要是能把帝玄胤給殺了,到時候,我可以搶奪了煉獄的勢力,煉獄的勢力那麼強大,我們到時候,還需要依附他們小小的玉家么?

呵,到時候,看誰還敢不將我們放在眼裡。」

他似乎已經想象到未來的美好,眼中綻放出一抹欣喜色彩。

綜子女養成計劃 「太長老說的是,沒錯,到時候,我們誰的臉色也不用看。」

他們之前也是堂堂的大世家,然而來到這裡,卻被人四處排擠,任誰心裡也不好受。

太長老抬頭,看向一處高台,那裡有一個英俊的男人,正是妖王陌玉,他眯起眼睛,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陌玉眯起眼睛,站在帝玄御與百里清清兩個身旁,看著那小夫妻倆,不知道面對面說著什麼。

他彎唇一笑,這兩個人,他根本不放在眼裡,他抓他們,也只是為了要引出帝玄胤。

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他往日惜帝玄胤是個人才,可惜人才不能為他所用,那他就只能去死了。

這時,有人在他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陌玉眼睛一亮,朝著下面望去,「呵,人抓到了?」

他又挑了挑眉,不禁懷疑。

此人是軒轅子凌派來的人,說帝玄胤已經被擒。

他又眯了眯眼睛,軒轅子凌那樣的實力,雖然比以前強了那麼點,但是根本不夠帝玄胤看的。

「據說軒轅公子拿玉寒夕的命來要挾帝玄胤,所以才成功的拿下了他。」來人又道。

帝玄御與百里清清聽到兩人的交談,立即大叫了起來,「你們把胤給我放了,讓我去見我的弟弟!」

百里清清也憤怒的大喊。

他們兩人並不知道帝玄胤的計劃,聽到軒轅子凌拿玉寒夕來要挾帝玄胤,立即惱火的大喊大叫。

陌玉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隨後又眯起眼睛,閃過一絲懷疑。

他向來是小心謹慎之人,他很好奇,軒轅子凌此人與帝玄胤有什麼深仇大恨,軒轅子凌為什麼老是跟帝玄胤作對,與他過不去。 “快跑,再不跑我們都會死在這裏!” 空姐的神醫保鏢 於止水喊道。

“走!”方宇冷冷的說了一聲,揹着夏強往鐵索橋跑去,我看了一眼於止水,於止水已經把道袍給脫下,光着上半身的於止水左臂竟然有一條青龍紋身。

這有點讓我質疑了,於止水是青龍紋身,上次天命幻化成我師父的模樣右臂有白虎紋身,按照這樣的想法來說的話。

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

青龍白虎紋身已經出現,玄武紋身我只能想到一個人,那就是魯三廿,那豈不是說於止水和魯三廿認識我師父?

“張孽,照顧好白雪,要是我沒有回茅山,就讓茅山的人選出新的掌門!”於止水說道。

“於掌門,你認識我師父對吧!”我問道。

忽然,那邊的黃太爺撞了過來,於止水身上爆發出青色的氣息,竟然比我的鬼紋之氣強幾百倍,不虧是掌門,道術如此的強大,這青龍紋身之氣,與黃太爺那妖氣碰撞在一起,黃太爺竟然被打飛。

“是啊!”於止水把黃太爺打退後,喊道:“快走!”

“水叔!”白雪看着於止水有點捨不得。

“小雪,別猶豫了,跑啊!”於止水喊道。

我抓住白雪的手,往鐵索橋那邊跑去,妖棧大門已經打開,胡三年正站在門口喊道:“快點!”

眼見就要到達那門口時,卻發現身後的黃太爺已經把於止水給逼回,於止水直接飛到我們面前,撞到一塊石頭上。

“噗!”於止水口中吐出一灘淤血,顯得有點難堪。

“水叔!”白雪蹲下來,扶起於止水喊道。

四周的人,開始起鬨。

Previous article

早已知道即將面對大伯的死,可是看到以後,戰盼夏還是哭的無法控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