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什麼你?看你細皮嫩肉的,想必滋味不錯,我想著,要不要拖到哪個草叢中,先把事情辦完,再來闖你們藍寨族。」許楓盯著藍寨艷,嘴角帶著幾分玩味,目光從她凹凸有致,誘惑無比的嬌軀上掃過,眼神絲毫不掩飾他的熾熱。

「混蛋!」藍寨艷再次掙扎,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看穿死的,羞惱至極,面色漲紅,更是給他添了幾分嬌艷之美。

許楓原本還想調戲一番,卻被紫嫣瞪眼盯著許楓,手也狠狠的掐著許楓:「你不調戲女人會死啊。」

「……」



在紫嫣怒火注視中,許楓終於把目光看向了周揚,見周揚把擋在山寨口的族人都被轟開,許楓對著他大聲喊道:「別進去!」

許楓要說不擔心是假的,九寨族雖然不是大勢力,但是不容小視。對方布下天羅地網,怕真的兇險萬分。許楓沒有信心去硬抗!

周揚落在許楓身邊,見許楓束縛著藍寨艷,張了張嘴,終究還是開口說道:「放了她吧!」

許楓自然不會忤逆周揚的意思,他也沒想真用藍寨艷做人質。只不過,對於周揚這樣的舉動,投去了一個曖昧的眼神。這兩人之間,絕對有著奸.情!

紫嫣見許楓還對這些八卦感興趣,哭笑不得,對著許楓喝道:「要怎麼破了這山寨。藍寨族是九寨中最強的。藍寨族長達到九元境,十分恐怖,就算你施展領域,都不見得能勝對方。」

而就在紫嫣說話的時候,一個爽朗的笑聲傳來,在虛空之上,藍寨族長和一眾族老激射而來,落在許楓一眾人的不遠處;「還以為你們不敢來!倒是沒有想到你們真會來送死!」

藍寨族長的氣勢爆涌而出,鎮壓許楓三人而去。周揚感覺到鎮壓而來的氣勢,面色大變。他才達到大能而已,根本無法擋住九元境的氣勢。兩者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差別。

許楓站前一步,擋在兩人的面前,冷眼看著藍寨族長說道:「這樣的氣勢也好意思拿出來嚇人!」

說話之間,那無窮的氣勢都落在許楓身上。可是讓所有人駭然的是,這氣勢落在許楓身上,居然沒有對許楓造成一絲一毫的影響,許楓就這樣冷眼看著對方。

藍寨族長面色冷凝,直直的盯著許楓,面前的一幕確實讓他覺得很詭異,這小子居然在他的氣勢下安然自若,對方是秘法的緣故,還是實力真強到這種地步?

藍寨族長相信,這絕對是秘法的緣故。畢竟,就算是和他同等級的玄者,也不可能面對如此氣勢而如此淡然。

藍寨艷看自己父親一出來就和對方交手上,嘆了一口氣默默的站到一旁。

「你們今日在劫難逃。」藍寨族長盯著許楓三人說道,「欺辱我九寨族,就讓你們的血洗刷乾淨這些恥辱。」

許楓大笑道:「能不能殺我,還是兩說!」

藍寨族長拍了拍手掌,頓時四面八方湧現出無數的族人,這些族人把許楓包圍在一起。於此同時,這些族老也各自激射到一方,把許楓三人包圍在中心位置。

「法器出!凝法陣!」

在族老的喝聲之中,在最前排的族人,居然每人手持一件法器。而其他的族人,也數人或者數十人手持寶器,各自暴涌力量,把這些寶器法器連起來,把整片區域封印。

「法陣成,勾天地之力。」

族老再次大喝,天地這時候居然和他們契合了一般,隱隱有著道痕在這法陣之中閃動。

紫嫣和周揚看著這一幕面色變了變,看著許楓說道:「小心一些!這藍寨族怕是舉族之力,把所有法器和寶器聚集在一起。集合所有寶物力量,溝通天地之力,達到掌控道痕的地步。這是大陣,十分恐怖。就算是傳奇,不小心都要吃大虧。想不到,他們能掌控這樣的陣法。」

紫嫣不能不害怕,原本以為對方就算布下陷阱,但是也是在大能承受的範圍內。可是,這道痕的出現,完全不是大能能承受的,只有步入傳奇,才有一戰之力。

紫嫣不由提醒許楓說道:「怕是要動用你那傀儡了。要不然,我們根本無法抵擋。」

紫嫣有些頭疼,就算動用傀儡,也是大麻煩。對方法陣的力量不用說,還有一眾虎視眈眈的強者。比如藍寨族長,就極難對付。

周揚也不由看了一眼藍寨艷,難怪對方說布下了天羅地網。這法陣一出,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是天羅地網。

許楓面色也變了變,看著虛空隱隱呈現的道痕,知道這大陣的恐怖。

「小子!束手就擒,交出你所掌握的神通,說不定我高興會擾你一命。」藍寨族長盯著許楓淡淡的說道。

許楓哈哈大笑,盯著對方說道:「就憑藉你這破陣就想奈何的了我不成?」


「伶牙俐齒!」藍寨族長哼了一聲說道,「希望等等你還有這樣的骨氣。」

「變陣!」藍寨族長哼了一聲,對著自己的族人喝道,大陣瞬間變動起來,其中孕育的道痕增加的更多,一道道道痕席帶著無窮威勢,宛如天地之威,駭然無比。

許楓感覺到莫大的壓迫力,但是面色卻不變,依舊大笑道:「這破陣妄想奈何我,簡直是做夢。你們不是疑惑我破了藍寨族之後躲到哪裡去了嗎?本尊就告訴你們,我消失的這些天,到底去做了什麼?」

許楓的話,讓藍寨族長皺了皺眉頭,看向許楓眼中帶著疑惑。他確實疑惑,對方這些天去做什麼了。畢竟,兵貴神速。浪費這麼多天的時間,完全是給他們準備時間。

…… 藍寨族長不過有著片刻的疑惑,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對著許楓冷笑道:「管你們這幾天躲到哪裡去了,這都不重要。你們就是有翻天之能,都走不出今日的必死之局。」

說完,藍寨族長手指點動,對著眾人喊道:「法陣出,絞動風雲,天地唯尊!」

在藍寨族長的喝聲中,法陣和眾人的力量匯聚在一起,凝聚出恐怖的力量,到這道痕,直轟許楓而去,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都被轟塌的粉碎,天地之怒在這時候暴怒出來,根本不是凡人能抵擋的。

「許楓!快動用你的青山老祖傀儡。」紫嫣有些著急了,這道痕根本不是他們能抵擋的,除去許楓動用那擁有道痕之力的青山老祖屍身,根本無法匹敵。

許楓卻沒有聽紫嫣的話,身影閃動,空間匯聚到他手掌中,天地元氣全部爆涌而出,一掌直直的向著對方的法陣攻擊衝擊而去。

「轟……」

許楓蘊含九疊乾坤訣力量和對方撞擊在一起,爆發驚天巨響,蒼穹都被轟的震動,雲霄被絞碎。

可是,儘管許楓施展九疊乾坤訣,可是卻依舊不能和對方擁有道痕的力量比擬,力量震的許楓倒飛出去,在地面劃出一條深深的痕迹,許楓嘴角溢出了几絲血液。

「就這些力量,也敢來藍寨族找事!」對方冷笑,陰沉的看著許楓,鄙夷至極。原本還以為對方有幾分本事,卻沒有想到,這法陣一擊,就能震的對方口溢血液。

許楓目光有些變化,這法陣卻是很奇特,力量遍布空間。即使是自己的無聲無息的心劍力量都絲毫衝擊不出。

「你不是要告訴我們這幾天時間你做了什麼嗎?讓我看看你有什麼底牌!」藍寨族長盯著許楓一眾人說道,「要是沒有,下一次就要你們的命。」

許楓冷眼看著對方說道:「會讓你們如願的!」

看了一眼身邊的紫嫣和周揚,對著兩人說道:「你們退後!」

紫嫣看著許楓抹著嘴角的血液,也不知道這一擊對許楓造成了多大的傷害。見許楓欺身向前,想要拉住許楓,可是許楓的身影已經激射而出。

「找死!」

藍寨族長冷笑,對著眾人打了一個眼神,眾人的力量再次凝聚,勾勒出天地之威,直擊許楓而去。

「未到傳奇,敢入法陣,簡直是找死!」

許楓哈哈大笑道:「那也未必,說不定,我就能破了你的法陣。」

許楓說話的時候,施展逍遙遊激射到一處,避開對方這一道攻擊。九疊乾坤訣再次施展而出,對著虛空一掌轟了過去。

空間瞬間扭曲了起來,對方化作的大陣,出現了幾道裂縫。

看著這幾道裂縫出現,藍寨族長冷笑道:「你以為你還能破開這大陣不成?能破開幾道裂縫,已經十分不錯了。」

在對方說話的時候,這爆裂開來的裂縫瞬間合攏起來,帶著道痕之力的力量席捲許楓而來,許楓狼狽的閃身避開。

對於這樣的力量,許楓還無法抵擋,即使施展領域都不成,領域承受不了天道之威。

「你能避開多久?」藍寨族長冷笑,對著族人喊道,「收攏法陣,我讓他無路可躲。」

在藍寨族長的話音落下,這些族人各自手持寶器,法器,猛的合攏起來,把許楓束縛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內。

而就在他們準備再次爆發力量把三人絞碎的時候,許楓卻哈哈大笑了起來:「本尊卻是沒有能力破開大陣的力量。可是,從內不能破開大陣,那要是從外呢?」

這一句話,讓眾人色變,藍寨族長靈魂力量也猛然的掃了出去,心想難道這三人請了幫手不成?

可是,他澎湃的靈魂力量,並沒有發現有幫手能幫許楓。這讓他冷笑:「你嚇唬誰!」


許楓大笑:「你不是想知道我這幾天消失做了什麼嗎?那我就告訴你!」

說完的時候,許楓手印一道道結起來,靈魂力量也橫掃而出:「煉鬼神術,小鬼無痕,奪舍重生,殺戮天地。」

許楓的喝聲,讓藍寨族人疑惑不解。但是,在他們疑惑的同時,猛然有著兩個族人慘叫了起來。

眾人心中一跳,目光看向慘叫的兩人。只見這兩人原本紅潤的臉毫無血色,眼神也有些獃滯。在所有人疑惑中,他們突然揚起手中的刀劍,向著身邊的同伴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啊……」

他們那裡想到,自己的同伴會對對自己出手,所以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對方斬殺,血腥味刺激每一個族人。

藍寨族人也面色一變,心中駭然,剛想做什麼,又有幾聲慘叫,幾個族人也揚起刀劍,猛然向著同伴劈砍而去。

短短片刻間的時間,就有著十多個族人神情大變,揚起刀劍,就向著自己的同伴攻擊。他們毫不留情,血腥無比。

而最讓藍寨族長驚駭的是,每次這些人殺了族人之後,都會把其靈魂給吞噬。生咬了下去!

這種陰狠惡毒的畫面,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煉鬼術!」藍寨族長想起許楓的喝聲,終於反應過來,面無血色,「你把九寨族滅殺所有的大能強者,都練成的噬魂惡鬼?」

藍寨族長也算見多識廣的人物,對於煉鬼術有所耳聞。從面前的一幕看,顯然是傳說中極其惡毒的惡鬼噬魂。

「混蛋!」藍寨族長終於明白為什麼對方說從外破解他們的法陣了。難怪對方這數天不見人影了,原來是用那些大能的靈魂煉製惡鬼。

「大家用陽剛之力護住全身。」藍寨族長出聲喊道。

許楓冷笑道:「你當真這樣有用嗎?堂堂大能靈魂煉製的惡鬼,豈是你們這微弱的陽剛之力能擋得住的?」

「萬鬼奪舍,殺!」

在許楓的喝聲下,那十多個玄者,舉起手中的刀劍,向著那組成法陣的族人就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這些人被一打擾,法陣也出現了破綻。根本就無法對付許楓。那些族人不得不爆發力量對付這十多個被奪舍的族人。

可是,這十多人根本不畏生死,刀劍砍在他們身上,絲毫不會給他們一絲的疼痛,他們就如同一具機器一樣,只會攻擊。

而有些強者力量暴動而出,把這個族人絞的粉碎之後,大能煉製的惡鬼,向著其他的玄者激射而去,再次奪舍攻擊。

「混蛋!」

藍寨族長看著陷入了自相殘殺的族人,面色難看的要命。原本以為組成法陣能輕易滅殺對方,卻沒有想到被對方的煉鬼術從外面破了。

看著自相殘殺的族人,藍寨族長終於明白,為什麼煉鬼術士被稱為上古最邪惡的職業之一。

「混蛋!」

看著一個個族人被殺,藍寨族長怒瞪著許楓,心生殺意:「你當真以為,這煉鬼術就能奈何的了我們不成?破了大陣,依舊要你死。」

藍寨族長盯著許楓,激射到許楓面前,力量爆涌而出,直轟許楓而來:「就算是我,也足以滅殺你。」

許楓哼了一聲,冷笑道:「十個你,都不夠格!」

說話的時候,許楓九疊乾坤訣施展而出,向著對方一掌迎了上去。不過,許楓終究比不上九元境的力量,被震的連退,腳下踩動,宛如爆炸一般,一個個大坑出現。

「就這點力量,沒有法陣,一樣收拾你。」藍寨族長絲毫沒有留情,再次一掌向著許楓拍了下來,毫無花俏,完全是藉助著力量。

藍寨族長雖然不知道其他幾族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對方滅殺的,但是從自己交手來看。對方的力量,最多媲美八元境,自己足夠鎮壓滅殺他了。

許楓看著對方一擊轟過來的巨掌,身影閃動,避開了對方這一擊。藍寨族長一掌轟擊在虛空上,那一片虛空完全塌陷。

藍寨族長沒有管這塌陷的空間,力量再次橫掃而出,大有不把許楓滅殺誓不罷休的地步。同時,他對著幾個族老喊道:「出手!把周揚和那女人給殺了。這小子留給我來對付。」

見對方如此,許楓心中一跳。終於停下了閃躲的步伐,一咬牙盯著對方說道:「你們當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們不成?」

「連鬼神術!帝境傀儡!出!」

在許楓的喝聲下,一直沒有動用的青山老祖,終於動用了。只不過,許楓動用青山老族,面色蒼白了幾分。

藍寨族長看著一具屍身擋在他面前,嘴角帶著冷笑,心想一具屍體還妄想改變你敗亡的道路不成。他一掌向著青山老祖狠狠的轟了過去,大有一具把對方轟碎的意思。

可是,當他這一掌接觸到青山老族的手掌時候,他面露驚恐,眼中帶著不敢置信。力量撞擊在一起,他在眾人不可思議中,吐血倒飛出去,身體也裂開了一道道裂縫。

這一掌之下,藍寨族長居然就重創,砸在地上生死不明。

「父親!」藍寨艷看著這一幕,心中大駭,身影閃動,落在她父親面前,一把把她父親抱起來,擦拭著她父親嘴角湧出的股股血液。

許楓一掌擊退對方后,目光也看向其他幾個玄者,手指點動,靈魂力量灌輸到青山老祖身體中,他爆發道痕,向著其中一個大能一掌轟了過去。

這一掌轟下,這一個大能也重創,身體爆裂開來,死於非命,靈魂被許楓伸手抓住,打入到青山老祖的屍身中。

眾人看著青山老祖連出兩掌,一個九元境,一個三元境就再無戰鬥力。一個個駭然,各自身影閃動,向著遠處激射,根本不敢和青山老祖交手。許楓這時候,也趕緊把青山老祖收回星陣圖之中。 周揚和紫嫣逼退藍寨族幾個族老,一左一右立於許楓身邊,看著面色蒼白的許楓,有著擔心的問道:「你怎麼樣?」

許楓搖了搖頭,暗自運轉道玄經調息,一道道靈氣也從星陣圖之中暴動而出,湧入許楓的靈魂之中,恢復許楓的靈魂力量。

這一番大戰,許楓動用的都是大招。九疊乾坤訣消耗的靈魂力量還少一些,可是惡鬼噬魂以及動用青山老祖所消耗的靈魂力量,就宛如抽水一般,瘋狂的抽取,短短時間,許楓就被抽取了大半。

也幸好自己的靈魂力量比起別人強悍太多,要不然早就被抽幹了。著也是許楓不願意動用青山老祖的原因之一,因為動用太久,怕又要用妖靈藥材來恢復了。許楓雖然有數十上百顆妖靈藥草。可是也不能這樣浪費。他還想留著煉製丹藥呢,那樣效果才能完全展現出現。

「我此時達到六元境,應該有實力煉製一些高等丹藥吧。或許,能動用妖靈藥草了。」許楓嘀咕了一聲。

見許楓的面色漸漸的恢復紅潤,紫嫣和周揚這才鬆了一口氣,目光看向藍寨族其他族人。

這些族人見目光掃向他們,心中駭然,根本不敢和他們對視,各自退後幾步,眼中滿是駭然驚恐。

他們無法相信,他們族長,堂堂九元境的超級強者,卻被對方一掌給轟的重傷。這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見他們不再來圍攻自己,紫嫣等人自然不會把其放在心上。三人把目光看向被藍寨艷抱著的藍寨族長身上。

藍寨艷面色蒼白,梨花帶雨,嬌艷的臉上多了幾分我見猶憐的美感。見許楓看向她,她咬著嘴唇,在她的父親身上摸索了一番,把許楓等人尋找的九巧玲瓏尺取出來,拋給許楓:「放過我藍寨族,放過我父親,這東西你拿去。」

「笑話!你們落敗,這東西本來就應該歸我們。我為什麼要放過你父親?難道等他養好傷勢,再來殺我不成?」許楓盯著藍寨艷說道,「看在周揚和你熟悉的份上,我不動你,但是你父親得死。本尊不願意被一個九元境,甚至要步入傳奇的人惦記。」

藍寨艷聽到許楓的話,絕美的臉蛋更是蒼白了幾分。

「你要如何才能放過我父親?」藍寨艷盯著許楓,言語中不乏恨意。

許楓玩味的看著藍寨艷:「你覺得有什麼能讓我們在乎呢?或者說,你有什麼能拿來和我們交換的。」

藍寨艷看著許楓,突然站起身來,嬌軀修長絕美,配合那一番梨花帶雨的模樣,十分讓人憐愛。

在許楓和周揚疑惑中,藍寨艷說道:「把我送給你,你能不能放過我父親。」




這一擊對撞是墨墨敗了,但是她好歹也是半步破虛的強者,雖然敗了切並未被林飛這一招傷到。

Previous article

「放開我,我不要走,我要去找少靈玩兒,我就是要去找她玩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