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讓他們的私事,本就不該你們來批評。而且,申愛羅現在人在國外比賽,你們可不可以不要用這些事去煩她,要是她因此失誤了算誰的,你們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一句話澆熄了所有的憤怒,不得不說,k國人民的愛國與凝集力還是很優秀的。

可是,事情真的這麼結束了嗎?

沒有,大家只是把心裡的怒火壓在心底。申愛羅現在在比賽,為國爭光。一切可能會擾亂她心神的事情大家都護避開。

可是,這只是把心裡的憤怒、受傷、欺騙等等負面感情壓抑在心底罷了。

但是這真的好嗎?大禹治水都知道堵不如疏,只有疏通了管道水排了出去,才能打到真正的治水。堵是堵不住的,只會讓以後爆發的更加猛烈。


廣大民眾的壓抑大夥是看在眼裡的,可是,這次,誰都不敢站出來幫倆人說話。只能悄悄的發信息安慰崔勝玄。

不知道多少人在心裡暗暗興奮與幸災樂禍。誰叫這倆人談戀愛還這麼高調,對於廣大人民來說,這種人生贏家的存在就是為了諷刺自己人生的失敗的。現在痛打落水狗,那些心裡陰暗的人們開始暗戳戳的蓄力,準備子啊申愛羅回國后就給予他們致命的一擊。

申愛羅是國民英雄,身後還站著國家和申氏財團。大家的怒火都不敢朝她傾泄。可是崔勝玄就沒有那麼好命了,作為一個愛豆,就一定會有黑子,最近崔勝玄和申愛羅高調戀愛,沒有人敢在他正得意的時候去黑他,可是,現在他被抓住了把柄,呵呵~~~那就別怪我們辣手摧花了~~~~

可是這些都是崔勝玄沒有時間也沒有心神去思考的。因為,他要面對愛羅娘家那一票豺狼餓虎般的娘家人。

虔誠的跪在地上,崔勝玄不敢抬頭看對面那一排的虎背熊腰的男人們。 「請你們原諒,我和愛羅也是情不自禁的。」崔勝玄趴伏在地上,態度極其恭敬。可是聲音卻說不出的堅定。其實。崔勝玄在心底卻不後悔那麼做。

「你個畜生!愛羅才17歲,你怎麼就不多為她想想,要是愛羅懷孕了可怎麼辦?難道要她犧牲自己的事業來給你生孩子嗎?」申政民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怒氣,太陽穴上的青筋不停的突突的往外跳,像是要爆炸了似的。

「不會的,我們有做避孕措施。我也不會讓愛羅犧牲他的事業的,至於孩子,我會等到艾拉退役后才考慮。」崔勝玄繼續趴伏在地上,繼續小心翼翼的解釋的說道。

可是,崔小草啊!你這樣說更讓你老丈人生氣,你造不?

「不會!你嘴上說著不會,可是你心裡也這麼想的嗎?」申政民再也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小魔鬼,衝上去一把拽起崔勝玄的衣領。伴隨著「呀!」的一聲怒吼,一拳打在了崔勝玄的臉上。

崔勝玄此刻完全懵了,應聲而倒。

崔勝玄一個趔趄跌坐在了地上。臉上麻痛卻是連摸都不敢摸的跪直了身子低著頭高聲說道「叔叔,我錯了。請把愛羅嫁給我吧!我會對她負責的。」

「你叫誰叔叔呢!」申政民氣的又踹了崔勝玄一腳。我這曝脾氣啊!一輩子都沒發作過,今天全讓你給惹出來了,抱歉哦!

現在崔勝玄也是腦子裡一團糟,雖然不後悔自己做過的事情,可是在心底卻不知道這群黑心的傢伙會怎麼收拾自己,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他們就把自己打的跟條狗似的。雖然臉上沒有一絲傷痕,可是身上卻青青紫紫的見不了人了。現在已經什麼都解釋不清楚了,唯有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

不過,崔勝玄也是抱著小心思的,自己求婚過兩次,分別和愛羅一次和這幾個男人一次。可是都沒有結果,這次,自己一定要攻下這幾座最難熬的大山。

想著,崔勝玄的視線不可控制的看向面前站著的幾個人,估量著他們低到無下限的人品,自己真的可以征服他們嗎?

「申叔,別打了,要是愛羅看到了又要心疼了,咱們都是文明人,坐下來好好談談吧!」一旁手抱胸看笑話的的崔始越笑盈盈的說道。可是他的舉動卻讓人心寒。說完就裝模作樣的上去一副拉架的架勢,卻是架著崔勝玄站起來,微不可查的借著各種渾水摸魚的機會又是掐又是錘。期間崔勝玄又被申政民一拳拳的打到了肚子上。

知銀聖一直在一旁安靜的活動著手腳。因為他知道,只有這倆前輩都收拾完了這傢伙,才會輪到自己,索性也不急,反正有的是時間。

門外面,big棒的幾個正從門縫裡偷偷的往裡看。看到大哥這幅慘狀,都一臉的牙疼。有點不忍直視的轉過了頭。話說見女票的娘家人都是這麼兇殘的嗎?

這都是什麼仇什麼怨啊!


全志龍看著那三個一身陰寒之氣的男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幸虧當年不是自己追求的愛羅。要不然,現在這種處境就是自己去面對了。

突然間,全志龍之前對愛羅的那點子想法全部都煙消雲散了,再一次在心底慶幸自己沒有愛上那個傢伙。

不過,款爺,你確定?

知銀聖默不作聲的走了過來,「刷!」的一聲拉開大門,高傲的丹鳳眼瞟了幾個偷窺的傢伙一眼就轉進廚房,不一會抱著一箱子燒酒走了出來,看著幾人笑了笑道「最近申叔叔的周期亂掉了,所以才會有點心情不好,加上他年紀大了,四肢協調能力也就變弱了,其實,他這只是在表達他的友愛。」說完就走了進去,腳後跟一踢,門就被關上了。

其實知銀聖卻在心裡暗自的鼓掌叫好,雖然表情很真摯,話里話外卻無不在傳達著一個意思——不好意思呢,年紀大了腿腳不方便,沒法控制力道,我們真心不是在欺負崔勝玄,你們大明星應該不會跟我們計較的吧。相信在這番話之後,這幾個傢伙都不會讓這件事情曝光給愛羅知道的。

幾人就算再傻,再怎麼不在狀態,也都聽出來了他的話外之音。閉嘴!保密!

「噗~~~~哥一定會死的很慘!」誠兒不忍直視的不住眼睛扭開臉臉。太兇殘了有木有。

泰陽看著勝膩拿著手機津津有味的看著戲。不由的好奇的說道「勝膩,你在幹嗎?」

「這種歷史性的東西,怎麼能夠不拍下來呢。以後他們結婚我作為賀禮送過去,愛羅一定會很感動的。」

對哦!說不定還可以把禮錢都省下來,剩下的幾人被勝膩點醒,不由得紛紛掏出手機開始拍攝。經典不錯過!

在被打了一頓之後,崔勝玄被丟在了凳子上。崔始越看著他冷冷的說道「申叔脾氣急了點,你別介意。」

看著桌子上擺放的酒杯,崔勝玄哪裡不知道幾人的心思,趕緊刷著幾位前輩的好感度,好讓自己等下可以好少受點罪,不得不說崔勝玄還是很賊精的,他一臉歉疚的端起酒瓶倒在杯子里恭敬的遞了上去道:「多謝幾位前輩對我的教導,前輩們也都是為了我好。」

崔勝玄一口飲盡杯里的燒酒,如坐針氈的看著幾個長輩端起酒杯,可是半晌卻都不喝下去。

知銀聖看了崔勝玄一眼,陰陽怪氣的說道「急什麼!你的酒杯在這裡。」說著遞上一個喝米酒的拳頭般大小的不鏽鋼盆子。

噗~~~崔勝玄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知銀聖,我沒有得罪過你吧!你這是想要我酒精中毒嗎?

崔始越知道外面還有一群看笑話的傢伙,心裡卻也知道他們是知情人,對於這種知情不報的傢伙也不能放過。於是帶上他標誌性的無害的笑容走過去猛的拉開門,對著幾個差點跌進來的孩子說道「你們是勝玄的兄弟,也一起進來喝杯酒吧。」

納尼?還有我們的事?我們不是負責看笑話就好了嗎?

幾個端著手機的男孩同時被嚇呆了。長大了嘴半晌回不過神來。

「我我們和他不熟」志龍獃滯著臉喃喃的說道。一副想要撇開關係卻心虛的模樣。

剩下的弟弟們一致的扭開臉頭,哥,下次借口找個合適的好不?

「可是怎麼我感覺你們跟那小子關係挺好的啊,畢竟都是一個組合的啊,進來吧,別拘束。」說著不理會幾個轉身走了回去。

心虛的幾隻你推我攘的往前走去。

大家坐穩后,崔始越挑眉一臉笑容的給幾人倒了一杯酒,笑眯眯地招呼著。這讓幾個剛剛目睹到他下黑手的成員們一致受寵若驚,外加心驚肉跳。

看了眼一旁一直用殺人視線瞪著崔勝玄的申政民,崔始越笑眯眯的說道「你們都知道勝玄和愛羅的事情了吧!「

「恩」

「知道一點,」

「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件事和我沒關係!」

四個人四個回答,面面相覷的看著對方傻掉的臉,在瞅瞅一直被知銀聖拉著『大碗』喝酒的勝玄哥,幾個小夥子現在想死的心都有。

這麼說就是知道嘍!崔始越再次挑了挑眉,端起酒杯向幾人示意,幾個趕緊恭敬的跟著端起來,碰了碰,扭頭一口喝了下去。

且不說big棒的幾個人怎樣的和崔始越試探來試探去,就說這邊,發泄過後的申政民看著崔勝玄那張調色盤似的臉,心裡的怒氣卻是稍稍的少了一些。看著一個勁的灌著自己喝酒的知銀聖,卻只能面露苦楚的沉默著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我的小侄女就這麼被人給拐走了~~~嚶嚶~~~想想就覺得好傷心。

一旁的弟弟們心驚膽戰的喝著酒,可是,崔勝玄卻沒有精力去囑咐些什麼,勉強的咽下滿滿的一碗酒。壓抑住涌到了喉頭的酒意,打了個響嗝。砰的一聲把碗放下,大聲的吼道「我要娶愛羅!」

酒壯慫人膽說的就是這種人。平日里在申叔叔和倆小舅子面前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的崔勝玄現在敢跟幾人叫板了。

全志龍一個激靈,一臉驚恐的瞪圓了眼睛的看著崔始越一手捏扁了酒杯。麻麻~~~~這個世界好恐怖哦~~~我以後再也不敢找女票了~~~~~~

崔勝玄之前還在各種方式的獻殷勤,現在卻喝的暈乎乎的就開始叫板了起來。

「我跟愛羅求婚,可是她不答應!」幾人剛剛提起的心再次放了下來。

「可是我不會放棄的!等到她回來,我就要再求一次婚!」剛剛落地的心被崔勝玄的一番話再次高懸了起來。

這小子!活得不耐煩了你!幾人咬牙切齒的看著崔勝玄。


一旁打醬油的big棒此時真的很想趁著他們都沒有注意到自己悄悄跑掉。

不過,還有一個更加大膽的傢伙,或者說是更加惜命的,正一點一點的往外挪著屁股。那就是勝膩。

即使打算著隔岸觀火的崔始越也被崔勝玄給惹毛了,感覺到自己的手心一陣陣的瘙癢。哼!這個樣子是在逼迫我動手啊!

餘光瞟到那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崔始越眼睛一眯,這幾個不就是不在場證據么。真好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於是對著知銀聖使了個眼色。笑盈盈的轉身看著幾人說道「走吧,哥哥請你們幫個忙,再去找些吃的來。」


「好的!」聽到可以離開,幾人以異口同聲的答應到。像是怕他後悔似的,轉身撒腿就跑。崔始越悠閑的跟了上去,身後則是一陣的悶哼! 「額~~~~~」崔勝玄悶哼著從睡夢中醒來過來,可是自己的腦袋卻像是被一把斧子從中間劈開了似的疼痛難忍。

「哥,你還好嗎?」一個聲音遙遠的傳來,看著面前晃蕩的人影,崔勝玄用力閉上眼睛,等待著腦子裡的一陣突如其來的眩暈過去。

那種天旋地轉外加噁心口乾的感覺告訴他,自己喝高了,怎麼努力都想不起昨夜發生了什麼的崔勝玄知道自己喝斷了片。


再次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端著水杯的大誠,崔勝玄一臉虛弱的說道「誠兒,昨晚發生了什麼?我身上怎麼這麼酸痛。我怎麼都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不記得好啊!那種噩夢般的回憶不要也罷。在心裡偷偷想著,看著哥哥一臉的青青紫紫,大誠說著官方答案「昨晚你喝高了,自己在大街上發酒瘋,弄得一身的傷回來。」

是的,就是你發了酒瘋。

「額!」發酒瘋?不可能吧?不過想著自己的酒品本就不怎麼好。捂著眼睛的崔勝玄腦子裡面一團漿糊,可是止不住的眩暈卻讓他無法思考。只能相信大誠的話,卻沒看見大誠眼裡一閃而過的同情。

剛剛喝了點水,就聽到勝膩在外面叫嚷著「豆芽湯好了,讓勝玄哥快出來喝了吧!」

聽著弟弟的關愛,崔勝玄不由得心裡一陣的溫暖,這些弟弟對自己可真好啊!(被賣了還幫忙數錢的傢伙!)

被誠兒扶著走出卧室,崔勝玄渾身無力的跌坐在餐桌上,看著冒著熱氣的豆芽湯,崔勝玄笑著感激到「勝膩啊!你們對我可真好!」說著一臉的滿足的笑容。

「哥~~~~」看著大哥青紫著臉還感激自己,誠兒差點哭了出來。哥啊~~~我們對不住你,沒有保護好你是我們的錯!半路逃跑留你一人受罪,我們該死啊!!!!!

還沒等大誠在心裡內疚完,就見勝膩笑嘻嘻的說道「哥知道就好,趕緊喝吧,這是專門給你做的醒酒湯哦!!!」說完就一臉的求表揚。

「勝膩,謝謝你。」崔勝玄真摯的說道,低下頭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著酸甜可口,提神醒腦的醒酒湯。崔勝玄覺得心裡暖洋洋的。

勝膩見忽悠過了大哥后,拉著一臉驚愕的大誠悄悄來到了廚房,低聲勸到「你就是告訴哥全部的實情也不能讓他少受一點痛,還不如就讓他以為自己是跌倒了呢!難道勝玄哥敢去找那幾個魔鬼算賬?還是你要去幫他打抱不平?」

誠兒一臉獃滯的看著侃侃而談的弟弟,心裡莫名的湧起一個念頭:他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就在崔勝玄喝湯的時候,志龍和泰陽睡眼朦朧的走了出來,坐在一旁兩眼無神的望著這個喝的吸溜吸溜作響的男人,很明顯還沒有睡醒過來。

「啊~~~」突然間,志龍尖叫著跳了起來,嚇得崔勝玄手裡的湯勺啪的一聲掉在了桌子上。

崔勝玄皺著眉抬頭望向失態的抱著臉尖叫的弟弟,怎麼回事?沒吃藥嗎?

勝膩一把拉住志龍在他耳邊悄悄說道「哥,淡定!淡定!勝玄哥把昨晚的事全忘記了。」

忘記了?忘的好啊!志龍這才放下心來,一臉端莊優雅的的坐了下來,慈愛的看著崔勝玄說到「哥,多吃點,一會還要去公司呢!」

泰陽卻一臉內疚的看著崔勝玄,想著昨晚自己幾個躲在門外聽著勝玄哥一聲慘過一聲的哀嚎!哥,對不起,在關鍵的時候拋棄了你!不過,你以後就叫愛羅來補償你好了。

把最後一口湯喝完,「啪!」的一聲擺在桌子上,崔勝玄一抹嘴巴,這才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了。

看著正在吃飯的弟弟們,崔勝玄露出一抹燦爛的微笑「你們先吃吧,我去洗漱。」

看著勝玄哥朝氣蓬勃的背影,弟弟們一致的低下了頭。果不其然,半晌過後,洗手間里傳出一陣驚天的哀嚎。

「啊,鬼啊~~~~~~~~」

「來來來,趕緊吃,一會趕時間。」泰陽招呼道。

「誠兒嗎,把你手邊的麵包遞給我。」志龍對著大城說道。

幾個人開始了忙碌的早餐時間。

保姆車裡氣壓很低,big棒的幾人都極力遠離那個坐在後排那個帶著口罩、墨鏡和鴨舌帽卻擋不住一身寒冰的男人。

大誠如坐針氈小心翼翼的坐在勝玄邊上,一臉的苦逼,為什麼!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誰來拯救我這個可憐的人啊!

來到yg的門口,原本big棒的粉絲都紛紛舉起四個人的海報。是的,四個人,裡面最帥、最高的那個崔勝玄已經被扣掉。

如果不是因為大家一致決定后了在申愛羅比賽期間不公開反對崔勝玄的話,說不定大家都會朝他丟臭雞蛋。

一個粉絲在大夥從面前過去的時候,還是忍不住一臉嫌棄的丟出兩個字「人渣!」

崔勝玄身子一僵,后又恢復正常的繼續走了進去。

「哥,沒事的。」一起走在最後面的志龍也聽到了,瞪了她一眼,皺皺眉小聲的安慰道。卻對大哥現在的處境感到很無奈。

崔勝玄點了點頭,只是表情有些落寞,坦白說他是真的特別在乎那些粉絲的看法。可是,他也知道,不可能每個人都喜歡自己的。還有兩天,崔勝玄在心裡說道。還有兩天,愛羅就要回來了,在這兩天里,不管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與傷害,崔勝玄都決定壓抑在心底,不表任何態度。

進了公司,大夥也發現了公司異常的壓抑的氣氛,大家都躲在角落裡對幾人指指點點,在大夥看過去后,就步伐匆匆的走掉。志龍皺著眉看著這群平日里一直巴結討好大夥的員工,心裡有些厭倦,牆倒眾人推,哪裡都不例外。想了想,扭頭對著隊友們說道「咱們先去趟哥的辦公室吧!」

雖然沒有明說,可是大夥都知道這是要去社長辦公室商談勝玄哥的事情,也都安靜的點點頭。崔勝玄眼眶一陣濕潤。無聲的看著這些兄弟。心裡卻記下了這份情。

申愛羅也是知道這個消息的。

畢竟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麼的光明磊落。還是有一些懷著壞心思的人悄悄地把這件事發給了申愛羅。

申愛羅看著網上種種惡毒的言語攻擊,被氣的一陣頭暈眼花,勉強扶著牆之後才站穩,在憤怒的同時卻在心裡為崔勝玄感到心疼,這段感情一直是他付出的更多一些,他也更累。可是他卻不公平的總是受到攻擊。

於是一向蛋定的申愛羅怒了。申愛羅生氣的時候不會發火,只會寒著張臉不說話,陰沉沉的臉能把人給凍成三級殘疾。

現在那些一直參賽的隊友們都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卻只能准尋這第六感,盡量的躲著她。雖說在他身邊大夏天的不吹空調都很涼爽。可是,看著那個陰著臉想要殺人的愛羅,大家卻怎麼都沒有勇氣湊到她面前。

怒火壓抑在心裡卻無處發泄,終究不是長久的辦法。最後,悲慘的就是和她一起比賽的選手了,她們看著申愛羅的那副不要命的拚命三郎的模樣,心裡不由得都咯噔一聲,申愛羅你還讓我們活不活,話說你這幅態度是要在賽場上把我們給秒殺掉嗎?求放過啊~~~倫家只想安靜的拿個第二名啊!

於是在之後的幾天的比賽中,毫無懸念的,申愛羅再次超長發揮,不僅照舊拿回了一大把的金牌,還再次破了自己之前的世界紀錄。把其他國家的選手全都給虐成了渣渣。

大家都期盼著申愛羅回國,因為這樣就可以跟崔勝玄好好算賬,崔勝玄也期盼著愛羅回國,因為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個浪漫的驚喜給申愛羅。

而申愛羅也在期盼著回國,好磨刀霍霍的向著那群敢污衊自家男人的渣渣們。讓他們也知道一下,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載譽而歸的申愛羅此次像個驕傲的冰雪皇后,一下飛機就寒著一張臉,前方的工作人員擠開人群,她跟著教練與隊員直視前方不理任何人,堅定的往前走去,挺直了脊樑,下巴也抬得高高的,像個驕傲的戰士。

氣場一開,嚇退四方小鬼,寶劍一處,誰與爭鋒。

申愛羅一身寒氣震懾住了機場等候的粉絲和記者。直到她穿過人群走出機場。大家才慢慢從那種寒氣之中回過神來。面面相覷,不由的在心底猶豫著,這申愛羅怎麼了?

臉色再沒有之前那種淺淺的笑意。也沒有那種一直跟隨她的謙遜優雅。有的只是身居高位的霸氣。

申愛羅就算不覺醒血脈,就憑她天生的教養與富裕的家室。富養居,移養體。渾身那種優雅的氣質與生俱來似的。




兩個人被黑色西裝帶到了一扇偌大的象牙白大門前。

Previous article

這一擊對撞是墨墨敗了,但是她好歹也是半步破虛的強者,雖然敗了切並未被林飛這一招傷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