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用查了,話才說完不到十來息。就隱隱有陣陣氣息飄搖,從空氣中傳播震蕩而來。寒天雄等人先是皺眉,進而漸漸變臉,厲嘯幾乎撕裂所有三生道修士的耳膜,可謂震耳欲聾:「敵襲!」

無數人聞聲有感,抬頭向天之時,赫然幾條身影紛紛從空中化虹到來,猶如流星墜落向下。划落出美麗的軌跡……帶來的,卻是殺戮與死亡!

來者是王勤烈西風等人。劍氣拳魄兜頭蓋臉轟下。

頃刻間,覆蓋了一片三生道修士,其瘋狂抵擋之後,轟隆一聲劇烈震爆,竟而形成一個巨大深坑。至於人,卻是沒了。只餘下一灘灘肉餅。

僅僅一個照面,三生道就折了幾名神照修士。寒天雄等人看得睚眥欲裂,嘶聲厲嘯:「你們是找死!」

敵人都殺上門了,寒天雄再不願分兵,也不可能窩囊挨揍。有他親自主持。一聲令下,立刻就有幾名破虛強者,以及多名神照後期紛紛閃電般殺向烈西風等人。

有人率領和群龍無首,到底大不同。縱是烈西風等人修為實力更強橫,可三生道戰力配備合理,用防禦出色的頂在第一線,其餘人則在外圍,一些神照後期則一擊就走,玩襲擾戰的打法。

就彷彿將人給困在一個大網裡,愈動彈,就愈收得緊。愣是遊刃有餘地將烈西風幾人給纏住了!

同時,寒天雄還不忘了提醒眾人:「盯著結界,他們一定是要準備突圍了!」說完,隱隱感到不安,偏偏又想不起疏漏了什麼。

必須承認,寒天雄此人能力出眾,判斷極對。可是,其顯然極大低估了烈西風等人的規模。

當周曄率領的大批本土修士猶如戰兵,殺氣騰騰地衝擊到來,若干道氣息漸漸接近,乃至爆發的一刻,寒天雄等人終於色變:「這是……」

踏足沖入漆黑的天空,俯瞰數十裡外,他們見到的是鋪天蓋地蜂擁而至的無數本土修士。

靈游境!神照境!甚至破虛境!

轉眼分成幾股,像是呼嘯而來的海嘯,衝擊進入三生道的防禦圈內……

「光州!光州逆賊!」

寒天雄等轉運城的強者與高層們一見到這個規模,就想到了,暴怒到差點大喊出來:這是早有預謀的!

他們大多數人懊悔,自責、憤怒、不約而同地痛苦地**了一聲:「……我去他娘的!」

所有經歷了白天的三生道修士無不發出嗓音帶著一絲顫抖的喊叫:「殺!」聽起來,底氣不太充足。

只因,這沓麻的簡直就是白天的一幕幕在重演!

所不同的是,他們三生道面對的襲擊者人數比白天多了幾十倍,連僅有的人數優勢也似乎正在喪失……

寒天雄心亂如麻,太陽穴突突猛跳,情緒積攢到了某個將要爆發的臨界點。接下來的一瞬間,驟然想起一事,頓時如墜冰窟!

他怎麼能被光州逆賊的襲擊給吸引注意力!

真不該,太不該了!

真正的大敵,明明在結界裡面呀!

不,現在出來了。幾道危險之極的氣息,已然無聲無息之間出了結界,猶如離弦之箭直取寒天雄。

邱烈的六合天域刀!

莫春雷的五指天碑拳!


葉伽羅的伽羅苦海掌!

石破天驚的連續三人三招,接連轟中注意力被轉移,來不及防備的寒天雄!

誰也吃不消的三招,當三大強者全力以赴,威能足以驚天動地。而寒天雄在一瞬息之間,渾身上下噴濺著鮮血,臉上的血色如潮水退卻,竟是撐下來了。

令寒天雄絕望的是,還有第四人,第四招!

談未然和他的霸世劍。

一道內斂而平凡的光線掠過,寒天雄身體嗶啵炸裂,一分為二。隕落!(未完待續。。) 寒天雄死了!

感知到邱烈等人氣息陸續爆發時,無數三生道修士紛紛一呆,扭頭回望,才見到寒天雄被擊殺的一幕。

無數人大驚失色,忽然有一絲莫名的心慌意亂。

秦大尊還沒回來。

坐鎮內城的簡昭,也在之前被關門打狗圍攻到死。

即意味,轉運城當前僅剩最後一位破虛後期強者!

上頭暫時抽調秦大尊等強者時,誰也不覺得會有問題。還有寒天雄等三大破虛後期坐鎮嘛,另外又有九階防禦器具,遇到敵襲,照樣撐到援兵到來嗎,怕個球!

現在呢?

襲擊者破了結界,洗劫了內城,又殺了寒天雄。他們三生道怎麼辦!


許多人不知所措,只覺毫無頭緒,對於阻止突圍,忽然感到信心不足了。

而這時邱烈等人顯然有默契,完成一擊后,毫不猶豫地脫離戰鬥,猶如離弦之箭狂飆衝刺。短短一剎就衝出了十餘里,眼看就要衝出外城,連邱烈也不由喜上眉梢。可就在這時,一聲呼喊堪比晴天霹靂:

「放!」

噗噗噗之聲不絕於耳,數十上百支弩箭發出尖銳的呼嘯聲射向邱烈。

邱烈真氣震爆,一刀劈出,竟未能悉數破開這一擊,心念疾閃:「七階重弩?還是八階?」

「再放!」

一波弩箭還沒躲閃過去,轉眼就有第二波破空到來,邱烈驚出冷汗:「還來!?這鬼地方哪來的那麼多重弩!」

邱烈一時間還真沒想到,轉運城這地方,最需要的是防禦力,有重弩什麼的一點也不奇怪。不然的話,你以為以前三生道怎麼一次次打退本方域界的修士大舉攻擊的!

寒天雄知道他們的難纏。或者說,鐵了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攔截住他們。

可以說,將能用的重弩之類,統統都給用上了。

這些重弩有不同的屬性,箭支也不同,有的宛如火龍。有的鋒利無比,還有的勢大力沉,各有不同屬性與特點。當一併鋪天蓋地的射擊,就見空氣劃出各種絢爛景象軌跡。

這一幕美麗,卻極度危險!

冷不丁地被鎖定,再大面積覆蓋而來,也就是邱烈,換了神照境,幾乎是必死絕境。

即便如此。面對數以百計的七階和八階重弩,倘若只有邱烈一人,也基本只有退避三舍的份。但好就好在,他現在不是孤身一人,莫春雷葉伽羅一擊之後立刻遁走跟上。

見到一波波弩箭如渲染著各種燦爛光華,如雨水般覆蓋,兩人迅速厲嘯趕上,形成對邱烈的支援。

「再放!」

噗噗噗!一陣陣沉悶聲響。遠的在十餘裡外,近的僅僅不到五里。偏偏。這五里地就成了最遙不可及的距離。

發號施令的修士吹出一個口哨,做了個手勢:「攻擊!」

六七名修為在破虛初期和神照後期的修士現身,隨號令向著數裡外轟出刀魄劍魄。儘管是遠程攻擊,儘管威能減弱,但沒人敢忽略。

所有人都清楚,如果與弩箭形成配合。殺傷力一定倍增。

三大強者聯手轟出刀魄拳魄,傾灑出片片光華,震動著這一方天地。所有射向他們的弩箭,縱是威勢驚人,發出撕裂空氣的呼嘯聲。卻難以靠近三人。

相反,三人正冒著箭雨,盯著多名修士的遠程攻擊,一步步猶如冒著火炮一般前進。

雖然在弩箭與修士的雙重攻擊下,三人前進速度不快,仍令三生道強者看得臉皮一陣抽搐,咬牙怎麼也想不通,這些強者是哪兒冒出來的,心想要是寒天雄和簡昭沒死就好了……

再追溯一下,要是秦大尊等人沒被調走就好了。

平時有一名渡厄強者,六七名破虛後期強者坐鎮。可這個關鍵時刻,寒天雄死了,簡昭死了,就餘下一位了……

此人搖頭,摒棄雜念,目光冰冷,一聲銳利嘯聲衝上雲端,彷彿是一個訊號。

砰砰砰!數道光點自三十裡外激射而來,一邊飛射到來,一邊膨脹變大,轉眼就從小小的光電變成了那拖著尾巴的彗星,所到之處令得空氣都燃燒爆裂起來,令人絕不懷疑這其中威能。

「……八階大型弩炮!」

邱烈和莫春雷見多識廣,一眼辨認出來,立即大驚失色。說時遲那時快,一馬當先的邱烈頓就被之中一擊打中,當場悶哼倒滑二十餘丈,將金身霞光都打得搖曳起來。

這玩意威能只在重弩之上,儘管有不便移動和布置等重大缺點,是絕對的攻城與防禦利器。

八階弩箭,還需覆蓋式攻擊,才有足夠威懾力。

八階弩炮,哪怕被一炮轟中,大概也等同與破虛強者一擊了,絕對教人不好受。

想不到,在短時間內,三生道連如此重型利器都布置了。

經歷了白天,寒天雄一死,除了士氣低落,並沒給三生道帶來騷亂。是以,當邱烈三人被重弩攔下衝刺腳步的時候,三生道強者們已是在大聲呼喊著,組織調動人員和器具過來,準備將人給圍堵上。

這時候倘若從天空俯瞰,可以清晰看見人員大批重弩正從別的方位快速轉移過來。更令人心驚膽戰的,是一座猶如碉堡一樣巨大的九階超級弩炮,亦正在向這邊挪動。

一旦當人員和器具調動到位,突圍必定難於登天。

葉伽羅與莫春雷在若干弩箭覆蓋中對視一眼,眼裡分明在說:「必須在此之前突圍!」

這時,籠罩內城的防禦結界消失了,宋墨許道寧等人從內城殺出。談未然追向葉伽羅等人,追逐之中看清眾人處境,心中一動,一晃身忽然不見了。

雲篆穿空術!

穿梭來到三生道重弩所在地,嘭!宛如撞到一面無形牆壁,談未然暗道一聲。從穿梭狀態被動脫離,掉落於一排排重弩之前,操作重弩的修士們看見他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大驚者有之,愕然者有之,木然者亦有之!

「不是第一次了!以後一定要加倍防備雲篆穿空術被克!」這個時候談未然居然想著不相干的事。

霸世劍!

一線光明在黑暗中蕩漾而開。在夜色之中顯得極是美麗,也極其危險。

劍氣縱橫,形成一道足足三十餘丈的劍氣。將整整一排重弩悉數覆蓋,噼里啪啦被掀飛,猶如破掉的布袋一樣,破的破飛的飛。

「沖!」

談未然還有這一手?!來得太是時候了。莫春雷三人狂喜,趁著這時突擊向前。

這一下來得太突然,打了三生道修士一個措手不及——別看談未然穿梭空間撞了一頭包,可這不是針對他。而是使用重弩時的戰術配備。

當談未然第二道劍氣橫空,一道光暈所到之處,連人帶重弩,正面數十丈的花草樹石等若不是斷裂成兩段,便是身不由己地飛舞起來,場面如颶風過境。

這次三生道修士們終於做出反應:「該死的小畜生!」

一聲厲喝猶如雷鳴,一道身影裹挾著無窮無盡的狂風暴雨,將談未然包裹在其中。談未然閃電出手。扭身踏足:「殺!」

轟隆!地動山搖!

談未然悶哼心想,好厲害的拳法或刀法!這風雨儼然成了鋼刀。猶如瞬間的千刀萬剮,將他的血肉颳走。痛!

然則,他的對手承受著蹉跎手與五成肉身力量帶來的恐怖巨力,像斷了線的風箏飛出。整個五臟六腑都震顫了幾下,難受到想把心肝脾肺嘔吐出來,又怎都嘔不來的難受更在談未然之上。

轟飛一人。緊接著便又有兩人一左一右夾擊而來,幾乎連一絲喘息之機都不打算給談未然。

可惜,這兩人尋錯對手了。

殊途劍一閃,唰啦!左邊之人內甲被斬,額頭到下巴出現一道細微血線。旋即。談未然如旋風從此人身旁突圍,擦肩而過,此人從頭到胯部分一成兩爿。

霸世劍無堅不摧,用來開路再合適不過。


衝刺!不顧一切地衝刺!

談未然目光鎖定前方,渾然不理其餘攔截者。足尖一點,猶如一道融入黑暗的閃電,殊途劍凝聚並醞釀著九劫雷音,終於跨過二三百丈,紫色風暴在劍尖爆發。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紫色席捲正面十里地,饒是這次三生道修士有準備了,仍然不是對手。面對恐怖的八成雷電劍魄,修為差一點的全都噴著鮮血,和第三排重弩一併飛了出去。

至此,有層次分佈在六七里內的三批重弩全部暫時失效。

沒了重弩覆蓋式的壓制,又怎能阻擋得了邱烈等三人,勢如破竹地衝上來,同時眼神一凝,頭皮發麻大喊:「小心!」

不知是不是震怒於談未然破局,二十多裡外的五六具八階弩炮同時指向談未然,釋放出怒吼!

「愚蠢!連自己的布置都忘了,足見這幫三生道的人亂了方寸。」

三生道在這一片布置的防穿空防禦屬於結界型,而不是加固型。談未然踏足輕盈一轉,使出雲篆穿空術輕易躲過足以轟到他重傷,甚至死掉的弩炮。

其實當弩炮轟出,主事者就知不該鎖定談未然了,轟誰都可以,唯獨不該是談未然。

望著最強的邱烈三人先突破重弩封鎖,現在又突破弩炮壓制,突圍出二十餘里。這人登時面無血色,慘白不已:「完了!」

「……完了!」

轉運城最後一名破虛後期強者看著這一幕,痛苦不堪地垂下頭,彷彿對殘酷的現實認輸。

可恨,可惜!

他們才一個白天的時間,僅來得及布置重弩和弩炮等,別的防禦和手段還沒布置成功。如果可以再多半天,不,哪怕再多兩個時辰,這幫人都不大可能突破他們的臨時防線!

但現在,這個如果毫無意義了。(未完待續。。) 本想讓小談收下那批被追殺的玄武宗殘部的部分人,跟秦大尊等人交手一下。可老黯思來想去總覺不對。玄武宗的人有相鄰的域界可以去,有開天道別的域界可去,完全沒理由跟談未然去一個遙遠的未知域界!大家說,對不對。

******

「殺!」

「殺光三生道的狗賊!」

另一邊的戰場上殺聲震天,不計其數的「光州逆賊」像潮水一樣,趁著黑暗席捲而來。

黑暗之中,無數人廝殺,怒吼。

金身霞光,防禦裝備的光芒,乃至精魄的碰撞,在夜幕底下形成燦爛,倘若無視掉喊聲與搏殺聲,遠遠地看甚至還有幾分浪漫情調呢。

不過,在濃濃浪漫夜色之中,是鮮血與斷肢漫天飛舞。


黃衫男子知道眼前出現的只是沙皇的化身,沙皇不會真正出現在他面前,這種兇殘的生物比誰都膽小,在意識到對方危險的時候,他們才不會傻乎乎地送上門來。

Previous article

她便忽然怎麼也忍不住的,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