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天之後,章葉背負著厚背刀,行出了家族大門,與朱怒浪、盤石兩人匯合之後,三人徑往青桑城外走去。

來到青桑城近三個月,章葉還沒有好好逛過一次。現在他雖然走出了家族,但任務在身,無暇它顧,只能是匆匆而過了。

青桑城之外,是一片平原。這片平原方圓有上千里,正是適合施展身法的好地方。朱怒浪、盤石與章葉三人出了城門,也不多說,各自施展身法,全力的趕路。

這一趕路,登時就看出了三人的身法高下。

三人之中,速度最快的無疑是朱怒浪。朱怒浪施展的,乃是一套中級身法,雖然只是修鍊到小成,但速度卻也非同小可,每跨出一步,就是好幾丈,遠遠的跑在前面。

盤石施展的也是一套中級身法,不過他在身法之上,並沒有什麼天賦,這套中級身法,他連小成都沒有修鍊到,故此速度自然也就快不到哪裡去。

章葉施展的驚鴻步是低級功法,不過他早已修鍊到了大成境。全力施展之下,章葉的速度竟然比盤石還要快上一些。

朱怒浪一路領先,看著遠遠跟在後面的章葉,他心裡不禁的暗暗吃驚。這章葉才十三歲,修為高,刀法好也就罷了,連身法都修鍊到了大成境。他隱隱感覺到,如果再給章葉一些時間,章葉將會成為自己進入內門的最大對手之一。

最大的競爭對手?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朱怒浪搖搖頭,把這個念頭趕出了腦子中。章葉雖然成長快,但他修為已達武道三重巔峰,只要再給他一年多的時間,怒浪拳也將大成。到時候,就是對上章玉京他也不懼,何懼區區一個章葉?

平原之上天地開闊,天蒼蒼,野茫茫,在上面賓士實是快事一件。三人疾速奔行之下,在黃昏時分終於進出了平原,來到了一座高山之上。

朱怒浪指著遠方一條深綠色的龐大山脈,說道:「這條山脈,就是傳說中的蠻獸山脈了。聽說蠻獸山脈裡面,高等凶獸遍地,蠻獸橫行,在山脈的深處,甚至還有著更為強大的靈獸,即使是真道高手進入到裡面,也是十死無生。」

盤石與章葉都聽說過蠻獸山脈的可怕,但少年畢竟是少年,兩人看往蠻獸山脈的目光,不但沒有一絲懼怕,反而有著一種深深的嚮往。

「蠻獸山脈,我遲早會到裡面去看一個究竟的。」章葉心底默默的說道。

目光游移,章葉忽然看到了一條巨大的河流。這條巨大的河流雖然遠在百里之外,但章葉依稀間,還能夠聽到水流咆哮這之聲。章葉看了一下,感覺到這條河流有些熟悉,當下指著那條河流說道:「朱兄,這條河,叫什麼名字?」

朱怒浪看了一眼,笑道:「這條河就是大名鼎鼎的界河了。界河最狹窄之處,也有十數里,而寬廣之處,則寬達上百里。傳說界河橫亘數百萬里,支脈眾多,它把蠻獸山脈外圍森林與尋常的森林分割開來,使裡面的凶獸和蠻獸無法出來禍害人類……」

章葉微微一愣,說道:「這不太對啊。我記得在三河鎮百里之外,就有一條界河。那條界河只有一百多丈寬……」

朱怒浪呵呵笑道:「這一點也不奇怪。界河橫亘數百萬里,支流無數。章老弟你見到的那一條界河,應該就是界河的一條小支流了。」

章葉恍然點頭。

朱怒浪被章葉引起了談興,接著又說道:「我看過一些古籍。據裡面記載,這條界河並不是天然存在的。古籍裡面提到,在百萬年之前,蠻荒大陸之上,曾經發生過一場慘烈之極的大戰,交戰的雙方都是不可思議的大能,這一戰,星空為之破碎,大地為之龜裂,大海為之乾涸。就在這一戰之後,這條神秘的界河就開始出現了……」

這下,就連盤石也動容了,說道:「你是說,這條界河是硬生生打出來的?」

朱怒浪臉上也露出一種不敢置信的神色,說道:「據古籍中記載,不是打出來的,就是有人以不可思議的神通,硬生生創造出來的。」

三人一時無語。

硬生生創造出一條橫亘數百萬里的河流,這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良久,章葉忽然發出了一聲長嘯。

清越的嘯聲傳出了很遠很遠,引得方圓數十里的野獸紛紛怒吼。在這些大吼聲之中,章葉似乎聽到了幾聲很是熟悉的「格格」巨吼,但側耳仔細聽,卻又什麼都聽不到了。

「這『格格』的吼聲,有點像那頭喜歡吃人的猛瑪象的叫聲。不過,這裡離三河鎮數千里,那頭猛瑪象絕不可能來到這裡的。」章葉搖了搖頭,轉身走開,準備安營去了。

(謝謝兄弟們的支持!!!咳,我又來求推薦票了。。。。。) 在山頂過了一宿,第二天,三人翻下了這座大山,繼續趕路。如此,走了三天之後,三人終於來到了一個位於群山之中的小村。

這座名叫「荒山集」的小村,看上去也有著數百戶的人家,但進入到小村之中時,三人卻發現,這座小村廢墟處處,空無一人。

最讓人吃驚的是,在廢墟之中,竟然有著一個個巨大的腳印。朱怒浪看了一眼,說道:「這腳印,正是那頭鐵甲長角牛踩出來的!這頭鐵甲長角牛不知何故,竟然跑到這個小村來了,怪不得這個小村的人都跑光了!」

章葉在蠻獸森林外圍生活過一段時間,對凶獸的一些特性頗為熟悉。他仔細看了一下腳印,說道:「這腳印還很新鮮,大約是二天前踩出來的。二天的時間,這頭鐵甲長角牛應該沒有走出多遠,我們順著腳印,可以追上它。」

三人順著這隻鐵甲長角牛的腳印,連續追趕了二天,到了第三天時,三人終於聽到了一聲「吽」的奇怪吼聲。

朱怒浪與這頭牛打過交道,聽到了吼聲,他大喜道:「哈!就是它了!它的吼聲,我一聽就聽出來了!」

三人加快速度,飛一般的掠過一個小山包,章葉抬頭望去,只見前方一里之外,一頭身高二丈多,體長三四丈的巨大怪獸,正站立在一個山洞之前,仰天大吼著。

這頭怪獸兩隻眼睛比拳頭還要大,全身黑漆漆的,就像是披著一層厚厚的鐵甲。最吸引章葉目光的,還是它的兩隻長角。這頭怪獸的兩隻長角透著一種金屬的光澤,粗如大腿,直直的彎向外邊,雖然遠遠的望去,章葉也能夠感覺到角尖的鋒利。

章葉的目光敏銳,看了一眼這頭牛,忽然發覺到一些異樣,指著這頭牛的屁股,說道:「看,這頭牛的屁股之上,怎麼有一道傷口?」

朱怒浪與盤石二人定睛看去,發現這頭牛的屁股之後,果然有一道三尺來長的傷口。不過從傷口來看,這頭牛傷口得並不重。

「這頭牛,可能是碰上了別的高手了。別想那麼多了,走,按計劃,殺了它!」朱怒浪一揮手,三人箭一般掠出去,瞬間就來到了鐵甲長角牛的附近。

「上!」

隨著朱怒浪的一個眼色,三道影子驟然閃出,直撲這頭鐵甲長角牛。

「吽!」

鐵甲長角牛的感覺極為靈敏,三人剛剛出現,立即就被它覺察到了,它的雙眼變得通紅,頭一低,大吼了一聲后,不但沒有逃跑,反而主動的迎了上來!

鐵甲長角牛這一動,登時地裂山崩,大地晃動。章葉感覺到平時厚實無比的地面,此時竟然如同波浪一般,差點連身形都站不穩。

朱怒浪喝道:「小心了!注意它的鼻子和角!」

話猶未落,但聽到「噗」的一聲大響,這個鐵甲長角牛的鼻子里,突然就噴出了一陣的水霧,這陣水霧瞬間就籠罩了方圓數十丈的空間,章葉眼前迷濛一片,什麼都看不到了。

「好傢夥!想不到還有這種手段!」章葉身形一閃,閃到一邊去。而走在他前面的朱怒浪,則是雙掌一錯,施展出怒浪掌,只聽到波濤之聲驟然響起,兩道狂風驟然發出,將前面的水霧全都吹散。

「隆隆隆隆隆——」鐵甲長角牛野蠻之極的從水霧之中衝撞過來,那聲勢就像是千百架戰車一同駛過地面,頭頂上的長角散發著一種森森的光芒,即使在水霧之中,也是異常的惹人注目。

幾乎在鐵甲長角牛出現的同時,朱怒浪身子一動,驟然間飄到了這頭牛的背上,兩隻手掌「呼呼呼」的拍出了數掌,每一掌都打到了這頭牛的背上。朱怒浪以「怒浪掌」出名,他這套「怒浪掌」施展出來,威力極大,桌子大小的石頭,也可以輕輕拍碎。但這麼厲害的掌力,打在這頭鐵甲長角牛的身上,卻連它的皮都打不破!

雖然打不破鐵甲長角牛的皮,但朱怒浪這幾掌還是有用的。巨大的掌力,打得這頭巨牛腳下一個趄趔,衝擊的速度登時慢了下來。趁此機會,盤石大喝一聲,腳下一點,身子突然飛起,竟然飛到了這頭鐵甲長角牛的一條前腿之上,一拳打出!

「轟!」

盤石雙拳堅硬如鐵,這一拳又是全力而發,力道威猛到了極點。這一拳轟到鐵甲長角牛的腿上,饒是這頭牛皮膚再堅韌,被這麼威猛的一拳轟到,速度也是大受影響,前沖的勢頭再次慢了不少。

盤石擊出了這一拳,他的身子被鐵甲長角牛的巨大衝力撞得倒飛而出,半空中噴出一大口鮮血,叫道:「快!幹掉它!」

此時朱怒浪全力拍出了數掌之後,暫時無法回氣。而盤石卻又被鐵甲長角牛震得飛出去,暫時無力再戰。能夠出殺牛的,就只有章葉了。

朱怒浪和盤石都把目光投到了章葉身上。

章葉早已做好了準備,無需盤石出聲,他的身子就竄了出去,真氣摧動之下,手裡的厚背刀噝噝有聲,一道長達七寸的刀氣,從厚背刀的刀尖之上吐出。

「殺!」

章葉刀演「逆流斬」,一刀斬出。

這是章葉全心全神斬出的一刀。

一道亮麗的刀光驟然閃起,一閃即逝,雖然只是短短的一閃,但那種無視一切,撕裂長空的威勢,卻是深深的刻在朱怒浪和盤石兩人的心裡。

「當!」

章葉出刀之後,立即收刀後退,退到了十丈之外。

朱怒浪和盤石兩人站住身子看去,只見這頭威風八面的鐵甲長角牛,突然頓住了身子,一雙血紅的眼死死的盯著前方。


「難道,章葉剛才的一刀沒有破開它的皮膚?」朱怒浪和盤石二人心裡登時緊張起來。對付這種凶獸,一定要一擊斃命,如果一擊無法斬殺,那它們發起瘋來,只會是更加的難纏。

在兩人緊張的目光之中,這頭鐵甲長角牛的頸下,突然冒出了一線鮮血。這線鮮血越流越大,越流越多,最終像是一條小河一般嘩嘩的流下。

「呯!」鐵甲長角牛的龐大身軀,終於在三人的目光注視之中倒了下去。

朱怒浪和盤石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走上前去,只見這頭鐵甲長角牛的頸上,被章葉斬出一個深達二尺的傷口。這道傷口不但斬開了鐵甲長角牛堅韌的皮甲,而且切斷了幾根骨頭,幾乎將鐵甲長角牛半個頸都切斷了。這麼大的一道傷口,難怪這頭鐵甲長角牛連掙扎都沒有,就無奈的死了。


看著這道傷口,朱怒浪與盤石兩人眼中都露出了一絲駭然之色。這鐵甲長角牛的皮甲何等堅韌,普通的刀劍連它的皮都無法割開一點。但章葉剛才只是一刀,就在這頭牛的頸上斬出這麼一個致使傷口,這種可怕的攻擊力,當真是讓人吃驚。

朱怒浪站起身,看著章葉,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贊道:「章老弟好厲害的刀!」

章葉這一記逆流斬,朱怒浪早在數天前出手試探章葉時,就見識過了。但饒是見識過一次,朱怒浪對這一記逆流斬的威力,仍然感覺到吃驚不小。

盤石也點點頭,說道:「一擊斃命,章老弟的刀好生霸道!」

章葉微微一笑,說道:「你們的掌和拳更厲害!如果不是你們,我這一刀根本就找不到機會出手。」

三人對視一眼,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謝謝蒙蒙獸兄弟的打賞,謝謝兄弟們的推薦票!) 山林之中,隨時都有可能出現別的猛獸,斬殺了這頭鐵甲長角牛之後,朱怒浪迅速動手處理。他先是把鐵甲長角牛的兩隻長角敲下來。鐵甲長角牛身上最值錢的,就是這兩隻角。敲下了牛角,他又抽出一柄鋒利的短刀,手腳麻利的剝皮抽筋。鐵甲長角牛的皮和筋,合起來可以買出一萬多兩的黃金。

盤石沒有上去幫忙,而是拿出一個皮囊,走到鐵甲長角牛的頸部傷口,先裝滿了血,隨後將這些血液往身上倒下去。

章葉微感奇怪,說道:「盤兄,你這是何意?」

盤石呵呵一笑,解釋說道:「凡是凶獸,都是吸天地精華而長大的。凶獸的血液中,都含有一些天地精華之氣,用它們的血液來泡身體,可以讓身體變得更加的強悍。如果修鍊了煉體功法,還可以運轉功法吸收血液之中的精華,提升自身修為。章老弟,這可是一個機會,要不你也試試?」

章葉好奇之下,取過一些鮮血,試著塗到手臂上去。血液剛剛塗上去,只感覺到一陣的溫熱,章葉運轉龍象功,果然感覺到精華之氣綿綿不斷的滲入身體,這絲精華之氣雖然弱小,但勝在精純,無需煉化就可以歸納入丹田之中。

章葉笑道:「凶獸的血液果然是好東西!只可惜裡面的精華之氣太少了。」

盤石點頭,說道:「低級凶獸的血液,就是這樣子了。如果是中級凶獸的血液,裡面的精華之氣將會強得多。如果能夠天天使用中級凶獸的鮮血來泡身子,不但身體會變得像凶獸一般強悍,而且修為也會有所提升。只可惜,以我們的實力,是萬萬不敢打中級凶獸的主意的……」

「哦?中級凶獸的鮮血這麼有用?」章葉不禁的來了興趣,說道:「聽你這麼說,那高級凶獸的鮮血,豈不是更有用了?」

盤石說道:「當然了。如果有大量的中級凶獸鮮血,可以讓人把中級的煉體功法修鍊到大成。如果有大量高級凶獸鮮血,則可以把高級煉體功法修鍊到大成。高級煉體功法大成,那已經是相當於武道九重的實力了。不過中級凶獸我們都無法對付了,高級凶獸,那是想都不敢想啊。」

二人泡了一會,過去幫忙抽筋剝皮。三人正忙著,忽聽到遠處有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朱兄真有你的。這頭鐵甲長角牛,我和陸玉芝都追了五天了,沒想到一下子就被你給宰了。」

隨著聲音,一個黑衣青年從數十丈外的山林中走了出來。這個黑衣青年身高膀寬,五官粗獷,背後斜插著一柄單刀,而他的整個人,也如刀一般,透散出一股森森的氣息。

見到這個黑衣青年,朱怒浪放下了心來,笑著說道:「華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陸玉芝也來了嗎?」

華兄!

聽到這個稱呼,再感覺到這個黑衣青年身上的氣息,章葉一下子就明白了此人的身份。這個人,定是章家外門七大高手中的華百刀了!

至於黑衣青年提及的陸玉芝,應該就是外門實力排行榜上,排在第五位的陸玉芝了!

華百刀微微點頭,說道:「我最近聽說,這裡出了一頭厲害的凶獸,四處禍害人,就跟過來看看。半路上遇到了陸玉芝,就和她一起來。五天之前,我們成功找上了這頭畜牲,可惜我們實力不足,雖然斬了它一刀,但仍然被它跑掉了。這次我又跟著來,本來只打算斬它幾刀出出氣,沒想到它竟然被你們宰了。至於陸玉芝,她在一天前,看上了一頭雪尾玉狐,現在正在想辦法收服。」

華百刀邊說邊行,來到十多丈外時,他的目光投到了盤石的身上,訝然說道:「我也是不久前才進階到武道三重巔峰,想不到短短几個月不見,盤老弟你也進階到了武道三重巔峰。看來,明年的家族大比武,我們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了。」

盤石擺擺手,說道:「我這是僥倖進階,無法與你們相比的。」

華百刀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把目光移到章葉身上,說道:「嗯?你也是使刀的?這麼小的年紀,能夠修鍊到武道三重中期,你很不錯。」

章葉點點頭,說道:「本人正是使刀的。還請多多指教。」

華百刀點點頭,沒有再出聲。在他看來,章葉能夠在小小年紀修鍊到武道三重中期,雖然也頗為了不起,但還沒有資格與他平等對話。

和三人打了招呼,華百刀把目光移到那頭鐵甲長角牛的身上去。看到這頭鐵甲長角牛頸部的傷口時,華百刀忽然微微一震,一直冰冷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隨後快步上前,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傷口。

「好霸道的刀法!竟然無視這頭牛的防禦,一擊斃命!」華百刀細細的打量著傷口,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說道:「這一刀,足足砍入了二尺多深,真是好手段!是誰斬的?」

說話間,他並沒有看章葉,反倒是把目光投向了朱怒浪和盤石。在他看來,能夠斬出如此霸道一刀的,只有武道三重巔峰的人才能辦得到。在場的三個人中,章葉這個只有武道三重中期的人,早已被他排除在外。

迎著華百刀詢問的目光,朱怒浪哈哈一笑,說道:「華兄,這一刀可不是我們斬了。這一刀,乃是章老弟的傑作。章老弟雖然只有武道三重中期的修為,但他的刀法卻是凌厲無雙,早在二個月之前,就與盤石打成了平手。現在只怕我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了呢。」

朱怒浪這番話,讓章葉眉頭微微一皺。這一番話,看似是誇獎自己,實則是不安好心。這華百刀本身就是一個好戰之徒,朱怒浪這般誇獎自己,華百刀不立即向自己挑戰才怪。

果然,只見華百刀眼睛一亮,他盯著章葉,說道:「這頭鐵甲長角牛是你斬殺的?好,好,好!這次我倒是看走眼了!」

也不等章葉出聲,他一隻手指著章葉,不容置疑的說道:「拔出你的刀來,我們好好的戰一場!」

對於華百刀這種命令式的語氣,章葉有著一種本能的反感。不過他也不說什麼,不聲不響的把厚背刀抽出,與華百刀對峙著。


章葉本質上,也是一個好戰的人。對於華百刀的挑戰,他沒有絲毫的怯懦。

你要戰,我便戰!

(萬字了。謝謝你們的推薦票,繼續求票!!) 「叮!」華百刀的刀出鞘。他的刀長而薄,刀身有著一個奇妙的彎度,刀口微微泛藍,一看就知是鋒利到了極點。

華百刀輕撫著手中的利刀,淡淡的說道:「自從修鍊刀法以來,本人在同輩之中,從未遇到過百招之敵,故我改名為華百刀。章葉,希望你能多接下我幾刀。你先出手罷。」

章葉眉毛一挑,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言畢,他手裡的厚背刀,毫無徵兆的化成了一道亮麗的光芒,瞬間斬向華百刀。


盛名之下無虛士,這華百刀以刀聞名,本身的修鍊為也達到了武道三重巔峰,遠遠的超過了章葉。面對這麼一個對手,如果還隱藏實力,那是純屬找死。

所以,章葉一出手,就是他最為拿手的「逆流斬」。他要一出手,就將華百刀壓在下風,將戰鬥的節奏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看到這道亮麗的刀光,朱怒浪與盤石心裡都是暗叫一聲:「又是這一刀!」

兩人都是瞪大了眼,看華百刀如何應付章葉的這一記霸道刀招。

「嗯?」華百刀沒想到章葉竟然能夠使出如此霸道的刀招,心裡來不及驚異,他的手一翻,長刀「丁丁丁」的點出了三記。

華百刀這三記點得極快,快得肉眼根本無法捕捉。三下點在章葉的厚背刀之上,每點一下,就消去了三分力道,三下點完,章葉的這一記逆流斬,就被他破去了。

「好!」章葉、朱怒浪和盤石,三人都是同時喝了一聲。華百刀這人雖然為人極為傲氣,但他的刀法,還是很不錯的。

「噝!」

華百刀破去了章葉的刀招,剛想展開反擊,章葉的第二刀卻又到了!

依然是逆流斬,依然是那麼快,那麼霸道!

逆流斬早已被章葉修鍊到大成之境,出刀之際渾然天成,毫無破綻。對於這種又快又霸道的刀招,華百刀根本無法閃避。因為如果一閃避,那麼章葉的下一刀,來勢將會更加的快,更加的難接。

但他又不能硬擋。他的實力是比章葉高,可他的刀卻是又輕又薄的長刀,而章葉的刀,則是善於劈砍的厚背刀。如果硬生生的接下章葉的刀招,他的刀就有可能受損。

一個武道三重巔峰的用刀高手,在一個武道三重中期的後期面前,如果連自己的刀都保不住,那面子就丟大了!

無奈之下,華百刀只好重施故技,再次點出了三下,化解了章葉的刀招。這一次華百刀特意加大了真力,但章葉剛才破出的一刀,也相應的提聚了真力,華百刀三下點出,雖然震得章葉手臂發麻,但章葉的龍象功已快練到了第三層,身體遠比普通人強悍,真氣微微一轉之下,手臂立即恢復,主動權依然掌握在章葉的手中。



【人家也覺得,好像有點鴨……】自求多福叭,該做的它全都做了,至於其它的,它已經無能為力了。

Previous article

他體表的衣服早已被褪下,原本被血煞污染的肌膚也在慢慢的回歸著本來細膩的光澤,在無數個毛孔之中,不時有一絲絲散發著妖異光芒的污血被逼出來,更有一大片的烏黑色略帶腥臭味的液體流淌出來。這是趙青體內被血煞污染同化的毒血和原本身體之中的雜質,在莫葉上人和七峰首座共同努力之下,都被逼了出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