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情境,看的黑田英松和岸俊男目瞪口呆,他們如同洋鬼子看戲,傻了一般。

這麼多的銀針扎進了社長的頭上,藤田社長的表情,竟然一點都不痛苦,這怎麼可能?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難道中國人的中醫是真的?

歐陽志遠笑道:「藤田社長,十五分鐘后,我給你起針。」

藤田一夫道:「好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看到黑田英松剛才不相信自己的醫術,他笑道:「黑田隊長,你不相信我們中國的中醫嗎?」

黑田英松一看歐陽志遠問自己,他冷聲道:「你們中國人用那些草根、草葉,還有讓人噁心的蟲子,能給人治病?這不是騙人的東西嗎?」

歐陽志遠笑道:「你們倭國,不是有很多人學習了我們中國的中醫嗎?他們倭國,給很多人治病,你難道不相信他們嗎?」

黑田英松道:「那些騙人的東西,我從來不相信。」

歐陽志遠笑著看了一眼黑田英松,猛然一伸手,閃電一般的抓向黑田英松的手腕。

黑田英松一見歐陽志遠用極快的速度刷向自己的手腕,他冷哼一聲,身形如同電芒一般,連忙後退躲閃。

但他瞬間感覺,歐陽志遠的手,竟然不是一隻手在抓向他的手腕,好像幾十隻手在同時抓向他。 末世之狂龍戰紀

這一下,嚇得黑田英松亡魂皆冒,冷汗唰的一下流了出來。自己可是黑田家族精英中的精英,竟然躲不過對方的閃電一抓。

手腕一緊,黑田英松感到,自己的手腕被歐陽志遠一把死死的抓住,竟然掙脫不開。

黑田英松不由得惱羞成怒,一聲怒吼,一掌劈向歐陽志遠的面門。

歐陽志遠瞬間扣住了黑田的脈門,微微一用力,黑田英松一聲悶哼,頓時覺得全身癱軟,使不出一絲的力氣,劈出去的手掌,無力的垂了下來。

藤田一夫看到歐陽志遠信手一抓,瞬間就能抓住了黑田英松的手腕,讓自己的保鏢隊長剎那間就失去了反抗之力,這讓藤田一夫大吃一驚。

自己聽說過,歐陽志遠的武功高絕,打敗自己國家很多的絕頂高手,今天總算見到了。

岸俊男看到歐陽志遠一招就抓住了自己的隊長黑田英松,讓隊長失去了反抗之力,這讓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田隊長可是社長所有保鏢中武功最厲害的高手。

岸俊男徹底地失去了上前營救的勇氣。自己上去更不行。

歐陽志遠一招擒住了黑田英松,他並沒有說話,而是把食指中指放在了黑田英松的脈門上。

歐陽志遠看著黑田英松道:「你兩個月前受過傷,斷了兩根肋骨,雖然治療好了,但並沒有痊癒,平常還隱隱作痛。」

「什麼?你……你怎麼會知道?」黑田英松吃驚的看著歐陽志遠,臉上露出極度震驚的表情。

是的,自己兩個月前,在黑田家族的比武中,自己和黑田家族的奇才黑田俊彥比武中,被黑田俊彥打斷了兩根肋骨。

黑田俊彥也被自己砸斷了手臂。

但這個是黑田家族的秘密,是在黑田家族內部舉行的大比武,外人根本不會知道,歐陽志遠怎麼會知道的?難道他真的能通過所謂的診脈,能診斷出來自己受傷的?

歐陽志遠笑道:「我當然是給你診脈診斷出來的,而且我能徹底地給你治好你的傷勢,你不光肋骨有傷,你最近有點咳嗽,痰中帶著血絲,對嗎?」

歐陽志遠看著黑田英松道。

黑田英松看著歐陽志遠,失聲道:「你……這也能診斷出來?」

歐陽志遠笑道:「你的肺部受到了震動,已經有了內傷,再不治療的話,就怕加重。」

黑田英松道:「用你們那些草根、草葉和蟲子?」

歐陽志遠笑道:「當然了,這些草根草葉和蟲子,都是治療你傷勢的良藥,如果你不治療,內傷會加重的,時間長了,會有生命危險。」

黑田英松道:「我看到那些草葉草根和蟲子,感到很噁心。」

歐陽志遠道:「我這裡有配好的藥丸,一次一粒,一天三次,連吃一個星期,你的內傷和肋骨的傷勢就會痊癒。」

歐陽志遠說完,拿出一瓶自己配置好的治傷藥丸,遞給黑田英松。

歐陽志遠之所以給黑田英松治療內傷,是看在藤田一夫來湖西投資的面子上,否則,歐陽志遠不會管閑事的。

藤田一夫一看歐陽志遠在幫助自己保鏢隊長治病,他連忙道:「黑田英松,還不快快謝謝歐陽市長。」

黑田英松接過藥丸,連忙道:「謝謝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道:「不要謝,你打開藥瓶看看。」

黑田英松打開了藥瓶,一股好聞的葯香,從瓶子里傳了出來。藥瓶里又二十多顆碧綠的清香藥丸,讓人聞著非常的舒服。

歐陽志遠道:「我們中國的中醫, 勁爆先生 ,等你治療好了你的內傷,就知道了。」

黑田英松倒出了一顆藥丸,遲疑了一下,然後又把放進了口中。一股股清涼的葯香,立刻充滿著整個口腔,沁人心扉,極其的舒服。

黑田英松連忙把藥丸咽下,不一會,整個身體就感到清涼無比,那兩根肋骨的隱痛,竟然慢慢的減輕,這個黑田英松的臉上,露出了驚奇的神情。

歐陽志遠笑道:「感覺怎樣?」

黑田英松連忙道:「感覺肋骨的疼痛減輕了許多。」

歐陽志遠笑道:「等你的傷勢好了,你就會感覺到中國中藥的神奇了。」

歐陽志遠轉過來道:「藤田社長,時間到了,我給你起針。」

藤田一夫道:「好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快速的給藤田一夫起出了銀針。藤田一夫感到自己神采奕奕,全身說不出的輕鬆。

十點后,兩人和藤田一夫告辭。

越野車行駛在夜晚的街道上。車子剛拐過一個路口,一輛自行車猛然沖了過來。 第二百六十四章襲擊

第二百六十四章襲擊

歐陽志遠和藤田一夫告別後,車子行駛湖西市的街道上。《書.com純文字首發》在剛拐過一道街口的時候,一輛自行車猛地從衚衕里沖了出來。

這輛自行車衝出來,太突然了,而且是直接沖向歐陽志遠的越野車。

寒萬重一看不好,連忙猛打方向。

越野車在衝進了綠化帶。


但那輛自行車,咣當一聲,摔倒在地,車上的一位中年婦女,趴在了地上,不停地呻吟。

寒萬重把車開出了綠化帶后停下,歐陽志遠連忙走下車,跑向那位倒在地上的中年婦女。

「你沒有事吧?」

歐陽志遠連忙拉起來那位中年婦女。

本來趴在地上的中年婦女,猛然轉過臉來,一張極其恐怖、讓人毛骨悚然的臉,出現在歐陽志遠。

這張煞白的臉竟然沒有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張血淋淋的恐怖嘴巴。

這張詭異的白臉,嚇了歐陽志遠一跳。

「噗!」這張血淋淋的嘴,猛然張開,露出了毒蛇一般開叉的舌頭,一股粉紅的煙霧,從那張嘴裡**出來,瞬間就射到歐陽志遠的面門。

「毒瘴!」

歐陽志遠猛地一仰臉,鼻子聞到了一股腥甜。不好,有毒!

身形倒射如飛,**出去,手裡多出一顆藥丸,快速的放進嘴裡,吞下肚。

「嘎嘎嘎!」

那人一聲狂笑,聲音尖利,身形如同跗骨之蛆般的追了過來,寒芒一閃,拿人手裡多出了一把藍汪汪的毒刀,一刀劈向歐陽志遠的面門。

好快的身法!好歹毒的心腸。刀鋒上竟然抹了劇毒。

歐陽志遠一聲冷哼,讓過對方的毒刀,一掌劈向對方的手腕。

「嘭!啊!」一聲悶響和慘叫,那人的手腕被歐陽志遠一刀披個正著。那人感到手腕劇痛,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毒刀,毒刀嗖的一聲,飛出老遠。

歐陽志遠猛地伸出手,去抓他臉上的恐怖面具,他想看看這人是誰?為什麼偷襲自己。

歐陽之眼剛伸出手,猛然,那人一甩手,兩隻慘碧的毒蛇,發出嘶嘶的叫聲,露出讓人心悸的毒牙, 重生:最强軍少,用力寵!

「三寸碧。」


歐陽志遠一眼就認出這種劇毒的綠色毒蛇,叫三寸碧,是一種劇毒的毒蛇,他的毒素,極其的厲害,見血封侯。要是被咬上一口,根本來不及搶救。

這時候,寒萬重沖了過來。

又是一道人影,沖向寒萬重。歐陽志遠一看那人影,竟然有點熟悉。

歐陽志遠手指一彈,兩根銀針無聲無息的射出來,射進了兩條毒蛇的口腔。

這種毒蛇全身堅硬如鐵,如果毒蛇不張開嘴,歐陽志遠只有躲閃的份,但這兩條毒蛇張開嘴,咬向歐陽志遠,歐陽志遠瞬間抓住了破綻,把兩根銀針射進了兩條蛇的嘴裡。

兩條毒蛇立刻發出凄厲的嘶鳴,掉在了地上,不停地扭曲,眼見活不成了。

歐陽志遠知道對方善於用毒,他怕寒萬重吃虧,立刻沖向另一道黑影,攔在了他的面前,冷哼一聲道:「你們是誰?」

這人帶著一張山鬼之類的面具,兩眼在月光下,發出怨毒猙獰的寒芒,他不說話,猛地一揚手,五六隻發出慘碧綠光的毒蟲,發出嘶嘶的猙獰聲,撲向歐陽志遠和寒萬重。

這人同樣會用毒蟲,歐陽志遠猛然想起來一個人,那人的眼神和這個人一樣。


歐陽志遠冷哼一聲,又是幾根銀針射出來。

「噗噗噗!」

強勁的銀針,穿透了毒蟲的身體,幾隻毒蟲發出未讓人心悸的慘叫,落在地上。

那人一看,自己的毒蟲被歐陽志遠幹掉,立刻大喝一聲,刀光一閃,又是一把藍汪汪的毒刀一閃,刀鋒發出尖利的破空之聲,劈向歐陽志遠的面門。

歐陽志遠最恨的就是放毒的一男小人,而且在刀鋒上塗抹毒藥,這人的心腸極其的惡毒。

歐陽志遠一聲冷哼,身形如同一道煙霧,閃在了一邊,一掌劈在了多方的手腕上。

「咔嚓!」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斷裂聲傳來,對方的手腕立刻被劈斷。

「啊!」這傢伙一聲慘叫。這聲慘叫,歐陽志遠聽得耳熟。

歐陽志遠冷笑道:「苗四!」

那人一聽歐陽志遠叫出自己的面子,他不由的冷哼一聲,眼裡露出震驚的眼神。

這人就是越獄了的苗四。

苗四在香港刺殺歐陽志遠,被歐陽志遠抓住后,被押解回大陸后,但在拘留所里,竟然被人救出來。

當苗四看到來救自己的人的時候,他激動地差點暈過去。

來救他的,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戀人苗琳,老寨主的小女兒。

苗琳救出苗四后,兩人並沒有回苗疆,而是留在了湖西市,準備向歐陽志遠報仇。

兩人跟蹤了歐陽志遠很長時間了,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今天,兩人看到歐陽志遠到了湖西大酒店,就在半路上埋伏好,準備襲擊歐陽志遠。

但歐陽志遠的身手極高,苗琳化裝成中年婦女,在歐陽志遠不防備的情況下,放毒襲擊,但行動竟然失敗,沒有成功。這讓苗琳很是震驚歐陽志遠的身手,竟然如此厲害。

現在,苗琳聽到了苗四的慘叫聲,苗琳立刻沖了過來,站在苗四的身旁,嚴神戒備。

「嘿嘿,歐陽志遠,你竟然能認出來我,……。」苗四的額頭流著冷汗,兩眼死死地盯著歐陽志遠,眼睛里露出濃烈的怨毒。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苗四道:「苗四,你竟然敢越獄,而且還不逃走,在這裡襲擊我,真是膽大包天,說,夜裡騷擾的電話,是你們打的嗎?」

苗四一愣,冷聲道:「我們根本不會給你打什麼電話,歐陽志遠,在香港,你抓住了我,我今天要找你報仇雪恨。」

歐陽志遠一聽那個匿名電話,不是苗四打的,他冷笑道:「找我報仇?你有這個本事嗎?在香港你就被我打敗了,現在又被我打斷了手臂?我勸你還是乖乖地自首去吧。」

苗琳看了一眼歐陽志遠,猛然灑出一團慘碧的毒霧,罩向歐陽志遠和寒萬重,拉起苗四,沖向遠處的衚衕,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歐陽志遠一看對方放出了毒霧,猛地拉著寒萬重,閃到了一變。

「噼里啪啦!」那些毒霧一接觸地面,整個地面竟然爆裂開來,綠化帶的樹木冬青,頃刻間,枯萎了一片,變成了乾柴。

好厲害的毒霧。

歐陽志遠再想追苗四,根本追不上了。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寒萬重道:「萬重,以後看到這兩人,不要和他們對抗,這兩人釋放的毒物,你抗拒不了。

寒萬重道:「苗疆的劇毒和毒物,真厲害呀,讓人防不勝防。」

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現場后,離開了現場。

還有一個星期,就要過春節了,市政府的工作更加忙碌起來。

歐陽志遠剛上班,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宋藝林就敲門進來了。

「歐陽市長,宋書記請您過去一趟。」宋藝林輕聲道。

歐陽志遠一聽宋光明讓自己去,他回答道:「我這就過去。」

十幾分鐘后,歐陽志遠來到了宋光明的辦公室。歐陽志遠剛走進去,宋光明笑道:「快坐,志遠,這一段時間的工作不錯嘛,我聽說專門建設機場的燕京北海集團的董事長羅榮碑和專門投資的燕京永恆集團董事長姚文盛來湖西市了?還有倭國的三島株式會社也在湖西市投資建廠?」

歐陽志遠笑道:「是的,宋書記,北海集團的羅榮碑,準備參加機場的建設,永恆集團的姚文盛,有意向要投資湖西市機場,但私人投資機場,這件事,在山南省,還是首例,具體的事項,我還要讓相關部門看看政策允許嗎?倭國的三島株式會社,已經確定在工業園建廠。」


見姓峰能不能?

Previous article

【人家也覺得,好像有點鴨……】自求多福叭,該做的它全都做了,至於其它的,它已經無能為力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