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邊思索著一邊試探著往前走,因為沈飛發現,除了大花轎被家丁們嚴格護衛著,那四頂青衣小轎子卻顯得防範松疏得很,甚至還比不上那些嫁妝看得緊。這個倒是正常了,嫁妝可能會被哄搶,新娘會被調戲,可只是當做財物的妾,那就沒啥值錢的了。要知道家道衰落了,年輕的妾賣到『妓』院去換錢來維持家庭生活的事情可沒少發生。而家裡有錢的時候,花大價錢從『妓』院買到當紅花魁回來當妾的事又不是沒有。所以妾跟『妓』|女幾乎能夠劃上等於號,了不得一個就是私用,一個就是共用的區別而已。

所以,在發現那四頂青衣轎子只有兩個轎夫,那些閑漢們互相打個眼『色』,嘻嘻哈哈的一擁而上,直接把四頂青衣轎子給圍了起來,然後啥胡言『亂』語都朝轎子內扔了過去,甚至一些傢伙膽子大得準備去掀開轎簾張望一下這四名女婢的容貌,他們這些傢伙都是懂行的,一見沒有新郎打頭,那就是納妾,弄得再花俏都是納妾,你們的主子都是沒人權的妾,更不要說你們這些婢女啦,所以看看調戲一下又如何?說不得那狀元郎見到她們敗壞了門風。會直接把這些婢女賣到『妓』院去,那時花點小錢就能一親芳澤啦。

沈飛可不知道這些閑漢打著什麼樣的惡劣主意,反而好奇心『性』發作,也想看看這些侍女的容貌呢,所以笑眯眯的在邊上湊著熱鬧。

青衣轎子內女子的尖叫聲,送親隊伍的不做理會,自然就是讓那些閑漢們興奮異常,一些惡劣的傢伙已經把手從轎簾伸了進去『亂』|『摸』,不過隨著一陣女子尖叫聲響起,同時也傳來他們的慘叫聲。各個舉著或被折斷或被划傷的手臂慘叫著。這個時候閑漢們才想起,這個所謂的妾據說是修鍊過的,那麼這些侍女們同樣也有些能耐。[

真正的凡人閑漢一明白到這點,立刻臉『色』大變的退縮了,可那些自認為有些本事的混混們,則各個大喜過望的叫著:「老子就是喜歡小辣椒!姑娘,看你能不能折斷我的手啊?」的圍攏上來,居然囂張到直接把四挺青衣轎子給攔下,並且直接掀開了轎簾。而圍觀的人。一邊嘆息著什麼:「作孽啊!這不是『逼』得狀元郎家把這四個侍女給賣掉嘛?」一邊興奮的圍攏上來看熱鬧。

沈飛的注意力卻不在這邊,因為他發現,整個送親隊伍,除了那些吹吹打打的傢伙興高采烈的樣子。其他那些護衛、家丁、轎夫、擔夫、丟喜錢喜糖的,甚至那些跟在大花轎邊上的侍女們,全都是愁眉苦臉的,根本就沒有送親的歡喜模樣。雖然一開始認為是因為他們家小姐變成妾的緣故。可緊接著就不這麼認為了,因為他們的神『色』中蘊含|著憋屈和惱怒,甚至還有一絲死意的呈現。而更讓沈飛驚訝的是,這些送親的娘家人,居然各個有著一身不俗的功夫,最差的一個都具備九等武士的能耐!最高的居然跟隨在大花轎邊上的那幾個侍女,全都是人階高段的實力!

察覺到這點后,沈飛可就萬分好奇了,非常想要看看大花轎內的新娘是啥實力的,沈飛這種被當成了本能的探測實力功能,有個最大的缺陷,那就是沒有親眼目睹到目標的話,根本法進行探測,比如現在大花轎就在眼前,可沈飛就是法分辨那新娘的實力。要是以前探測儀的話,直接就顯示出來了。

不過沈飛也不遲疑,立刻把目光望向那已經被掀開轎簾的青衣轎子上,一看,沈飛不由得倒吸口氣:「靠咧!你們演戲也演得太牛『逼』了吧?堂堂地階高段的實力,居然被一群混混調戲?不會是想借著這樣的機會不用加入狀元郎家裡吧?」不怪沈飛如此表現,因為那四個坐在青衣轎子內做嬌弱力狀,拚命叫喊哭泣躲避的美女,居然全都是地階高段的強人,要是沈飛小時候,這樣的實力就是神了!這轎子外圍了一圈的人就是多上一萬倍,也還不夠她們一陣狠殺啊!

明明知道對方實力強悍,可現在卻一副想要遭到強|暴一樣的弱質女流的模樣,沈飛真的覺得有些頭疼,這感覺實在是太怪異了。而且更加詭異的是,沈飛還發現到混混當中居然還有幾個人階存在,不過他們都只是在大聲鼓動眾人,並沒有真正下手揩油,並且還能注意到他們和轎內女子的眼神對視。一看到這些,沈飛嘆口氣,果然,人家不樂意嫁給狀元郎,但又不知道什麼原因法抗拒,所以搞出這種自污名聲的事情來了。

不過就在沈飛為那些毫不知情被當槍使,還得意叫囂伸手『亂』|『摸』,甚至都準備把這四個小嬌|娘都給搶走的混混們,節哀順變的時候,突然咦的一聲,仔細盯著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個美嬌|娘,不是因為對方的美麗,而是因為這面容自己有些熟悉啊,好像是在哪兒看過的樣子。

沈飛念頭一冒,詭異的心核就自動搜索沈飛的記憶,然後刷的一下子做出了提示,讓沈飛嘴巴張得大大的,忍不住伸出手指著那個美嬌|娘:「啊!」的大叫起來。

那個美嬌|娘雖然在轎子里淚如雨下的死命掙扎著,一邊讓那些混混的臟手撕破自己一點衣裳,一邊又小心的不讓那些臟手真的碰觸到自己的嬌|軀,同時還凄慘的哭泣哀求著,可心底卻一片平靜,眼神也非常小心的注意著周邊的情況,看到和聽到那些圍觀之人的嘆息聲,心頭滿是得意。這樣一來,那個狀元郎肯定不會再迎娶小姐的吧?名聲都壞了呢,總不可能那狀元郎好『色』到不顧名聲吧?


不過就在這思量中,她非常敏感的察覺到一縷與眾不同的目光,自然把視線轉移到沈飛身上,赫然見到沈飛並沒有那種狂熱和看熱鬧的神情,反而『露』出一副思索的樣子,不由得心中一驚,這人不會是看出什麼破綻吧?不由得慌忙給安置在混混中的自己人打眼『色』,接到眼『色』的假混混敢準備擋住沈飛視線的時候。卻赫然見到沈飛指著這邊大叫起來,不由得身子一震就要上前給沈飛一個教訓。

而這時,沈飛卻驚喜過望的跑過來,至於那些攔路的混混,直接就一撥拉,噼里啪啦的一下子全都給撥開到數米外了,搞得這些慘叫連連的混混都沒反應過來是咋回事,而那些圍著其他轎子的混混以及那些圍觀者則愕然兼且欣喜的看著沈飛,都以為這個突然大發神威的青年準備搶人了!全都唾『液』增加的瞪大眼睛準備看好戲。

假混混也跟著真混混的被沈飛撥拉開了。所以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人阻擋,那美嬌|娘暗自嘆口氣,散掉了剛才下意識運起的氣勁,準備當個柔弱女子的被劫走。然後等沒人的時候再把這混蛋給幹掉!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沈飛來到轎子前,仔細的打量一下這個假裝驚恐模樣縮在角落的女子,咧嘴一笑:「小紅姐!沒想到這麼多年不見。小紅姐居然變得這麼漂亮了,要不是仔細辨認的話,我都認不出來了!你怎麼從老家來到這兒了?君瑤姐姐呢?不會是那大紅花轎裡面的新娘就是君瑤姐吧?」說到後面。沈飛的聲音變得陰森起來,怒火也開始醞釀,靠咧,戰神社是不是和自己相衝啊?居然連『逼』自己兩個姐姐嫁人?這是找死啊!

聽到這個陌生青年直呼自己的小名,小紅還沒啥反應,但聽到這傢伙居然直呼自家小姐的閨名,那可是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因為一個千金小姐的閨名,除了自家長輩夫君閨蜜和孩子外,也就是媒婆能知道,除了這幾個特殊人物外,要想閨名被世人所知,一個是天下聞名的花魁,一個就是天下聞名的大才!

不過花魁的姓名大多是假的,而且從良后都會改名,這個可以不算,而大才,比如大秦歷史上出現的女將軍,或者女詩人這些,那就是天下聞名的那種。雖然是女的就期待自己的閨名能入這些先輩那樣的以大才聞名天下,但可惜絕大部分的女子,閨名除了長輩、夫君、閨蜜、孩子這幾個特殊人群中呈現外,也就是掛掉的時候牌位上才會呈現給人知道。而且這還得是正妻才有的資格,妾侍掛了就有個姓氏而已。所以,一般來說,千金小姐的名字是不可能讓外人知道的!

也因此,小紅才如此震驚,因為眼前這個陌生男子居然知道自家小姐的閨名!這還得了啊!這可是自己這些陪嫁侍女被人調戲還要大的醜聞啊!而且這醜聞可是直接就牽連到小姐身上的啊!而不是像現在陪嫁被混混調戲,可以直接把醜聞丟給當新郎官的狀元郎的情況啊!

看到小紅沒反應的樣子,沈飛自然知道自己變大了,人家認不出來,不由得咧嘴指著自己說道:「小紅姐還沒認出我來啊?我是沈飛啊,當初你還抱過我呢。」

小紅被羞惱得忍不住了,直接叫罵道:「你『亂』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抱過你!」這種事可不能遲疑,因為髒水可潑不到狀元郎身上啊。不過這話喊出來后,突然一愣,仔細的盯著沈飛打量一下,然後才驚叫道:「沈飛?你是沈飛?!」

「嘿嘿,小紅姐終於認出我來啦。」沈飛笑嘻嘻的說道,然後朝邊上的三座青衣轎子內的嬌|媚女子打量一下,立刻辨認出來的打著招呼:「小蘭姐好,小琴姐好,小素姐好啊!」

現場一片寂靜,大家都有些傻愣的看著這詭異的一幕,那個準備搶人的傢伙居然對那些妾侍喊姐?他們是親戚?這跑到送親路上來認親?太搞怪了吧?(未完待續……)[

ps:記得的,還欠8章,哎,啥時能還賬呢?

小說網 ps:哎呀,上章忘了描述沈飛是抹掉易容物才和小紅相認的,不知道怎麼修改才好,大家腦補吧。

「沈飛?啊!是沈飛少爺?!真的是沈飛少爺啊!小姐!小姐!是沈飛少爺啊!沈飛少爺終於出現啦!」小紅終於清醒過來,也終於分辨出沈飛的身份,立刻歡喜的跳下來沖著那大花轎大喊大叫道。

這些送親的人絕大部分都是張家的人,甚至都是那張君瑤的私人部眾,資歷最差的也跟了好幾年,哪兒會不知道被自家主子整天嘮叨著的小人兒是誰啊,所以一聽小紅的叫喊,都不用誰命令,抬著轎子的轎夫們、隨轎侍女們、擔夫們全都自動停下腳步扭頭張望,只有那聘請那些鼓手嗩吶還在滴滴答答的吹打個不停,一下子就脫離了隊伍顯得有些傻,所以當他們發現這點時也停了下來,扭頭張望著。

圍觀的人,各個興奮異常的盯著看那幾個妾圍著那個帥氣青年又蹦又跳,從聽到的話語中可以猜出,這帥氣青年可是那個小姐一直惦記著的人啊!一想到這樣的緋聞,各個面紅耳赤起來,恨不得把耳朵伸到那邊去仔細聆聽,看能不能聆聽出一些曖昧的情報出來。

「小飛?!」花轎的轎簾直接被掀開,一名新娘裝扮的女子,直接掀開頭簾,『露』出一副絕美的面容,讓圍觀的人一陣驚呼,然後就嘖嘖嘖做聲的感慨這位小姐的美麗以及嘲笑狀元郎要帶綠帽子了,因為任誰都看出這名小姐對那個帥氣男子的感情啊。[

「啊!君瑤姐!你怎麼來到這兒了?而且還嫁人了啊?」沈飛可是萬分好奇,因為他此刻才發現,這位十數年不見的張君瑤,居然已經達到天階九段的實力!不說張君瑤姐姐如此實力幹嘛要被迫得當妾,只要想想那戰神社都是修士就可以知道,神階都能被『逼』|迫,更不要說天階了。沈飛奇怪的是。這位張君瑤姐姐如何來到這距離老家萬里之遙的城市呢?

同樣,沈飛也有些驚艷的看著張君瑤,容貌沒有變,還是十數年前的那種容貌,這倒是很正常,功力達到地階都可以擁有不老容顏了,不過卻和以前有著巨大的區別,因為此刻的張君瑤居然沒有以前隱約帶給自己的那種剛硬感,反而時刻的散發著嬌柔的味道,也就是說特別有女人味。

正打量時。沈飛突然愕然了一下,因為他才想起十多年前張君瑤姐姐都是待嫁的二八年華時期,這十數年過去了,張君瑤姐姐要是結婚的話,孩子都好大了,怎麼現在被『逼』著來當妾?難道那戰神社喪心病狂到把張姐姐的夫君幹掉了,再『逼』她改嫁過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整個戰勝社就不能允許他們如此輕易的死去了!

張君瑤一臉激動的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子,好一會兒。這帥氣男子的身影才和記憶中的那個可愛小屁孩的身影重合在一起,立刻激動的撲過來一把抱住沈飛,並且大哭起來:「小飛啊,你跑哪兒去了啊?不知道姐姐多麼想你啊!這麼多年你沒受苦吧?」

沈飛咧著嘴。有些不知所措的撓著後腦勺,他還真沒想到這位張君瑤姐姐居然和自己這麼親熱,感情會這麼深呢,一想到自己只是偶爾想起這位張姐姐。沈飛就不由得有些尷尬,一隻手遲疑了一下才在張君瑤的肩膀上拍打了一下。嗯,感覺很柔然。比起以前張姐姐抱著自己就跟被石頭抱著可謂是差別巨大啊。

當然,沈飛更大的尷尬是他嗅到張君瑤身上的清淡香味,身上感觸到柔軟嬌|軀后的自然反應。這反應非常的迅速,張君瑤自然第一時間就感觸到了,不過她只是臉蛋紅了一下,卻並沒有鬆開,反而更把沈飛抱得緊緊的。

張君瑤也覺得奇怪,這個小時候還抱在懷裡玩鬧的小傢伙,不知道怎麼的就印入了自己的心房,倒是關乎愛情,畢竟一個幾歲的小屁孩,哪兒關乎到什麼愛情,但就是這樣深深的烙印在心房,每當想到他就有一種極為親近的感覺,就算想到自己的父親都還沒有這種親近感。而且這種親近感,並沒有因為沈飛的消失十數年而變得稀薄,反而更加的濃郁,現在一見到已經長大的沈飛,那就自然湧起要把沈飛拴在自己身邊的感覺。雖然知道這中想法是不行的,但又忍不住想要這麼做,還真是為難呢。

而這種心情讓張君瑤糾結起來,所以在那些侍女上前安慰后,她就趁機放開沈飛,然後好好打量著。

嬌|軀一離開身軀,沈飛就馬上吸冷氣壓住蠢動的東西,好一會兒才平息下來,這尷尬的感覺更是讓他滿臉通紅。

「嗯,不錯不錯,小飛真的長大了啊。」張君瑤一副長姐如母模樣的打量著沈飛,一邊打量一邊滿意的點著頭,說道沈飛長大了的時候,眼睛下意識的朝沈飛胯下瞄了一眼,不但沒有之前的羞紅,反而開始思索起來:「嗯,小飛的火氣還真夠旺的,看來要給小飛找些女子來瀉火才行,不過一般的女子才不行呢。」想著就忍不住把目光掃向自己的四名貼身侍女身上,嗯,就她們吧,知根知底,一定能把小飛侍候好的。

沈飛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自然就轉移話題:「君瑤姐,張伯伯和張大哥他們還好吧?」

張君瑤臉『色』一暗的嘆口氣,張嘴悠悠的說道:「他們早在十年前的動『盪』中去世了。」

「啊?張伯伯和張大哥都去世了?這是怎麼回事?」沈飛驚訝萬分的問道。

只是張君瑤還沒來得及張嘴說話,突然一道怒吼遠遠的傳來:「賤人!居然敢在送親路上跟個野男人勾三搭四?你想辱我門風嗎?!」

圍觀的眾人立刻幸災樂禍的嗡嗡議論道:「哇哇!狀元郎來了!嘿嘿,這可是抓『奸』的大戲啊!一定得好好欣賞一下!」

「屁個抓『奸』,沒見那張小姐的僕人如何稱呼的嗎?要是『奸』夫的話哪兒會受那些僕人的歡迎啊?而且你沒聽到那狀元郎的口氣嗎?一般人遇到這樣的事情,二話不說就退婚了,他那語氣還想把那張小姐娶回去呢,真是夠好『色』的!」

「嘿嘿,狀元郎自然就是好『色』,不然也不會娶了十個妾侍啊!也不知道狀元郎怎麼這麼牛『逼』,這麼多美女居然都頂得住。」

「嘿嘿,不說不說,趕緊看好戲吧!」

沈飛聽到了叫罵聲,立刻咬牙切齒的想要衝上去,可是卻被張君瑤攔住,沒法之時只好抬眼看去,一個一身雪白袍服,模樣帥氣英挺,全身上下散發著凜然高貴氣息的男子,就這麼凌空的懸浮在花轎上空,就這麼冷冷的看著沈飛和張君瑤。[


張君瑤渾身一抖,臉『色』變得蒼白,只是她下意識的把沈飛遮擋在身後,有些驚恐但又倔犟的望著天空中的那名狀元郎的說道:「不要誤會了,這是我的弟弟。」

「哼哼,弟弟,情弟弟吧,不過所謂,讓著小子跪下磕三個頭,我就繞了他這一遭。」狀元郎很是傲然的說道,那神情就像是天下都掌控在手中一樣。

沈飛早就怒火在囤積醞釀著,現在那個狀元郎的這句話,立刻引爆了沈飛的怒火,只見他怒吼一聲:「跪個屁!」然後轟的一下,地面直接炸裂開來,張君瑤等人全都被一陣柔風得退離到接到兩邊,而那倒霉的大花轎就在沈飛這一聲怒吼中直接炸裂成粉末,街上圍觀的人何時見過如此爆烈的場面,全都嚇得哇哇『亂』叫的朝道路兩旁的建築躲去。

沈飛呼的一下子衝到天上,一拳狠狠的擊在那位狀元郎的臉蛋上,這位狀元郎還保持著傲然的神態,就這麼被打得牙齒血『液』四濺的飛出十數米的摔倒在地上。

沈飛自然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放過對方,凌空一蹬,然後就老鷹撲食一樣的撲倒那還沒反應過來的狀元郎身上,直接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把狀元郎打得血肉橫飛,雪白的袍服不但破爛不堪,而且還沾滿了血『液』。

等沈飛把這原來瀟洒限的狀元郎,跟拖死狗一樣的拖到張君瑤面前的時候,包括張君瑤在內的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張君瑤更是傻愣愣的指指沈飛再指指已經成了豬頭的狀元郎,滿臉震驚的說道:「小飛你居然把他打成這樣?」

「對啊,這傢伙有啥了不得的?不就是個金丹高段級別的傢伙嘛,把他給扁成豬頭實在是太簡單了,君瑤姐,你要不要來出出氣啊?放心,有我在,他蹦不起來的。」沈飛大咧咧的把那狀元郎丟到張君瑤面前的說道。

「呃,不用,不用,小飛,你還是快點逃吧,這傢伙只是一個神秘組織看門人一樣的貨『色』,他後面還有好多強悍的修士,如果不是這樣,你姐姐我也不會被『逼』嫁過來當妾侍的!」張君瑤先是搖手,接著就急切的說道。


「切,不就是個戰神社嘛,沒關係的君瑤姐,我可就是來找戰神社的麻煩的,不用擔心我啦。」沈飛不以為意的擺擺手說道。

「呵呵,不就是個戰神社嘛,小夥子,口氣很大的哦,不知道你有什麼依仗膽敢說出如此大口氣的話語呢?」突然一個有些戲謔的聲音就這麼從高空傳了下來。

在眾人都驚恐的抬頭張望時,沈飛奈的搖搖頭嘆道:「哎,怎麼又是這樣的出場模式啊?」(未完待續……)

小說網 「小飛,你說什麼?」張君瑤一邊驚懼的望著天空的人影,一邊小聲朝沈飛問道。

「哎,沒什麼啦,我就是奇怪為嘛戰神社的垃圾出場都是一個模式的,全都是站在空中居高臨下的說著廢話呢?之前那個用飛劍的傢伙是如此,那個狀元郎是如此,現在這個傢伙也是如此,難道戰神社就沒有其他的出場模式嗎?人家看得都出現審美疲勞了。喂,問你話呢,幹嘛臉蛋紅彤彤的樣子啊?你又不是小姑娘。」沈飛仰著頭衝天空上樣子跟之前那個劍仙差不多貨『色』的傢伙嚷道。

天空那腳踏飛劍仙人一樣模樣的中年人立刻陰森的笑了起來:「桀桀,小子,禍從口出的老話相信你是沒有聽說過的了,所以我也懶得管你是什麼來歷,既然你敢得罪我戰神社,那麼你就去死吧!」說著他直接臨空漂浮著,腳下那把飛劍就這麼閃電般的刺向沈飛。


知道天空上的這個貨『色』了不得就是元嬰級別的,就跟毀掉飛雨商盟的那個劍仙一樣,對於這樣的對手,沈飛真的一點壓力都沒有呢,所以直接的伸出手一把捏住那把飛劍,然後不等對方反應過來,雙手用力的一折,咔嚓一下子,飛劍斷了。和猜想的一樣,這還在空中懸浮著的中年人,立刻一口鮮血噴出來的栽倒在地。

沈飛一邊把兩截飛劍丟下,一邊搖著頭感嘆道:「本命法寶就是這方面不好啊,一旦受損對主人的損傷可是極大的,再大的實力受到這樣的損傷都奈何呢。」不過嘴裡雖然感嘆著,但還是衝上前去,拳打腳踢的一下子就把那跩得很的中年人打成豬頭,然後拖著把他丟到狀元郎身邊,讓兩個豬頭成了難兄難弟。[

這才清醒過來的眾人,全都嘩然的看著沈飛。沒想到傳說中的仙人居然就被這怎麼看都是凡人的傢伙,三拳兩腳的打撲街了!這是那些仙人在弄虛作假呢,還是這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厲害,已經厲害到返璞歸真的地步?在場的人第一時間就認為沈飛已經厲害到返璞歸真的地步,因為那腳踏飛劍的仙人他們或者不了解,但那個狀元郎,這些人卻是非常清楚的,因為這個狀元郎可是文武雙全的狀元郎,不但文試上打遍全省,就是武試也是打遍全省的獨佔頭魁。不然在這軍閥割據天下的時代,一個行省老大為何把自家嫡女嫁給狀元郎啊?真的看中對方的文學修為嗎?屁!是看中了對方的武力!

所以這樣一個狀元郎毫反抗的被打成豬頭,圍觀的人才清楚沈飛是多麼的大能,雖然看不出來,但只要有對比就可以對實力一目了然了。

「切,還以為多厲害,不也一樣被我打成豬頭了?」沈飛不屑的嘀咕著,然後蹲下,揪起狀元郎的頭髮。先賞了兩個耳光,然後狠聲問道:「狀元郎,給我說說你們戰神社的堂口在何處?不會是在你家吧?說了就饒你一命!」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為何我想自爆都沒有可能?!」那個眼睛都腫得只有一條縫隙的狀元郎張開全是血『液』的嘴巴。艱難的問道,他現在真的特想自爆,原本瀟洒不凡的自己,居然被人當著這麼多凡人的面打成了豬頭。臉已經丟盡了,更可怕的是,自己落到了對方手裡。結果是一定會『逼』|迫自己說出戰神社的事情,為了不受到戰神社的恐怖懲罰,他是很樂意自爆的。特別是見到在自己家名為護衛,其為監視的元嬰老祖級別的前輩,居然被打得和自己一樣慘,他就更是恨不得立刻自爆!只是可惜,論自己怎麼努力,身上的一絲力氣都沒法調動,更不要說自爆了。

沈飛歪歪頭,手掌一伸的檢查對方的情況,因為沈飛不記得自己有給狀元郎下禁制啊!這一檢查讓沈飛自己都有些發愣了,因為他居然發現這個狀元郎全身氣息都被禁錮住了,而這禁錮不是啥功法秘法之類的,完全就是一種氣息壓在身上讓你法動一下,而那股氣息有些熟悉,一開始沈飛還沒搞清楚,但很快就醒悟過來,這是幽冥世界的氣息,靠咧,這氣息怎麼跟過來的?怎麼自己拳打腳踢就把對方給禁制住了?

又好奇的去檢查那位元嬰的情況,不用說,同樣禁錮住了,看到對方堂堂一個元嬰變得跟凡人一樣,想要自爆通過元嬰逃脫都不可能,並且用一副憋屈神態的看著自己,沈飛不由得一笑,被幽冥世界的氣息壓制住了,恐怕連這個世界的頂峰大乘期真人都法掙脫吧?不過沈飛就覺得奇怪,為啥之前沒有發現這個狀況呢?自己又不是沒有打過其他人,怎麼就這兩個傢伙被禁錮起來了?是不是因為自己特別的憤怒的緣故?

沈飛很快把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丟到一邊,然後再次給了狀元郎兩個耳光,一副兇狠模樣的說道:「快說!不然讓你生不如死!」

「殺了我吧。」狀元郎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說道。

「哼,小瞧我不是?讓你享受一下。」沈飛冷笑一聲,直接把手掌按在狀元郎的眉心,然後意念一動,狀元郎就立刻凄厲的慘叫起來,那慘叫聲像是受到了不知道多麼痛苦的事情,根本就讓任何人都聞之膽寒,所以那些圍觀的人,立刻捂著耳朵跌跌撞撞的跑到。當然,也有一些白|痴,不知道是感覺到狀元郎的慘叫聲太可憐了還是覺得沈飛不會傷害普通人,居然膽大的跑出來勸阻道:「這位少俠,就繞過狀元郎這一遭吧,怎麼也叫得實在是太凄慘太可憐了,讓人心酸不已,還是放了他吧,怎麼都是我們的狀元郎啊。」

沈飛和張君瑤等人傻愣愣的看著這些跳出來勸阻的傢伙,他們有窮有富,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唯一相同之處就是各個擺出一副悲天憐人的模樣。

沈飛的怒火立刻衝天而起,馬上爆烈的衝上來對著這些傢伙拳打腳踢起來,一邊打一邊叫罵道:「我|『操』!不知道我最恨就是你們這幫假仁假義,不知道自知之明的垃圾貨『色』嗎?連人家是什麼貨『色』都不清楚就敢跑出來阻止小爺我的事情?不把你們打得一個月不能下床!老子跟你們姓!」

本來張君瑤等人都被沈飛的暴虐給嚇了一跳,要知道那裡面可是男女老幼都有啊。這都下得了手?不過等聽到沈飛的話語后,再看看這些人全都只是受了皮肉之傷而已,也就按下想要制止的念頭,默默地觀看著。

等到沈飛把這些傢伙都給打趴下后,沈飛才拍拍手掌的回來,一邊吐著口水一邊不屑的說道:「最討厭這樣的垃圾了,之前那些強勢人物欺負人的時候不見冒出來,等看到老子欺負這些強勢人物的時候就敢跳出來,不是沒有自知之明,就是想要向那些強勢之人賣好。反正就是看不起老子,真以為老子不敢殺人啊?惹得我火起,滅掉整個省城的人也不過是翻掌之間的事罷了!」說到後面,龐大得讓人膽寒的殺氣立刻透體而出,直接就把還有膽子圍觀的普通人全都嚇昏在地,而有些修為的人,也全都雙腳發抖的顫抖一旁。

沈飛也發現自己嚇著人了,嚇著其他人倒所謂,可萬萬不要嚇到張君瑤姐姐啊。所以慌忙把氣勢一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張君瑤傻笑起來。」好了好了,小飛不用動怒。」張君瑤自然就是挽嘴一笑,上前幫沈飛整理一下衣服柔聲笑道。

「嗯。」沈飛傻笑一下。正要說什麼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了過來:「小飛,你幹什麼?這是誰啊?」扭頭一看,是個普通的女子。不由得眨巴下眼睛,不過很快醒悟過來的叫道:「雨涵姐!」

「嗯。你這是怎麼回事啊?」林雨涵不知道怎麼的,很是自動的抹掉易容物。展『露』出自己的面容,本來笑眯眯看著她的張君瑤,在見到這副絕『色』顏容后,雖然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但瞳孔卻是收縮了一下。

兩女的實力差不多,林雨涵自然察覺到張君瑤的變化,很是淡然的挽了一下秀髮,的靠前沈飛跟前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還有這位小姐是……」

情感遲鈍的沈飛自然法察覺到兩女之間那微妙的變化,很是自然的介紹道:「雨涵姐,這是我小時候認的姐姐,是我老家那邊的,叫做張君瑤。君瑤姐,這是我小時候認的姐姐,叫做林雨涵。還有啊,雨涵姐,我可是抓到了知道戰神社堂口的人哦……咦?」本來沈飛還興沖沖的準備賣弄自己的功勞,可立刻就發現兩個姐姐在知道對方的名字后,各自笑眯眯的互相打招呼,然後就熱絡的交談起來,根本就把自己給甩到一邊了。

沈飛不知道,兩女臉上帶著笑,心裡卻暗自施展手段的,互相尋根問底的打探著對方和沈飛的關係。[

不過沈飛到沒有鬱悶,兩個親近的姐姐親近起來,自己也覺得很高興啊,就怕她們互相有意見,拿自己這個做弟弟的反而痛苦呢,所以自認為她們在套交情的沈飛,當然是繼續去審問那個狀元郎和那名劍仙了。

狀元郎已經奄奄一息,沈飛也就暫時放過,把手掌貼到那劍仙眉心,同樣一陣凄慘到讓人發寒的叫聲響起,就是林雨涵和張君瑤也忍不住雞皮疙瘩冒起來,看到沈飛臉上平靜的表情,兩人都心頭咯噔一下,互相對視一下,忍不住出聲詢問道:「小飛到底經歷了什麼?」沒想到兩人居然同時詢問,兩人不由得面面相窺的對視著,顯然她們都不是陪著沈飛經歷過變化的人啊。這感覺一湧上來,不由得有些失落了。(未完待續……)

ps:不吭聲,……嗚嗚,不吭聲不行啊,求票票。

小說網 沈飛很是淡然的看著劍仙法動的慘叫著,對這種滲人的叫聲,沈飛很是不以為然,在幽冥世界吞噬那些陰魔靈魂的時候,沒少聆聽那些凄慘比的叫聲呢。至於沈飛使用了什麼技能來拷問?拜託,陰魔最擅長的是啥?吞噬靈魂,那麼玩弄靈魂也就是本能了,在這方面恐怕比傳說中的惡魔還要拿手,同樣也是本能的一種。

要是附身的話,那自然不可能具備這樣的能力,而在幽冥世界,這樣的能力也沒啥用處,因為大家都是陰魔,抓到對方只會吞噬掉靈魂來提升自己實力,哪兒有興趣去玩弄對方的靈魂癢。姓鈙hjn還不如殺多幾個陰魔。所以以陰魔身軀來到這個世界的沈飛,雖然是第一次使用這樣的陰魔本能,但卻熟練比沒一會兒就把這個堂堂元嬰級別的劍仙玩得欲|仙|欲死。

一會兒就通過靈魂獲得了這個劍仙的絕大部分隱秘情報,沈飛的臉色陰沉了下來,然後在把手放在狀元郎眉心,之前給那票不知死活的傢伙打斷了,都沒弄到情報,現在重新來一遍。

又是一陣慘叫,然後眾人就見到沈飛咬牙切齒的把兩名俘虜的腦袋給捏碎,再然後極度氣憤的沖著屍體猛踩,沒一會兒就踩成了肉醬,而且還不解氣的嚷道:「給我拉幾條狗來!我要把他們喂狗了!」

「小飛小飛,不要動怒!」張君瑤慌忙抓|住沈飛的手臂說道,而林雨涵也很急切的說道:「小飛!心平氣和!」也同樣抓|住了沈飛的另一個手臂。[

「他|媽|的!真是氣死我啦!沒想到這戰神社居然如此的齷蹉!他們居然……呸,我都不想說出來髒了我的嘴!」沈飛憤憤不平的嚷道。

「沒事沒事,不需要和他們動氣,戰神社就是個大壞蛋,不需要和他們動氣的。」張君瑤一副哄小孩子模樣的說道。

而林雨涵則點點頭的說:「沒錯,不需要為這樣的垃圾動氣,我們不是早就知道戰神社是垃圾聚集地嗎?我們找機會把他們全滅了就行了。」

這兩女一見沈飛那憤怒的樣子。自然就隱約猜到他擁有探測人心的能耐,雖然吃驚沈飛為何擁有如此神鬼莫測的手段,但也沒有在意這個,反而因為沈飛的反應,確定了她們對戰神社的猜測。剛才她們兩人在邊上套近乎的時候,就互相把自己了解的戰神社的事情交流了一下,現在一對照沈飛的氣憤模樣,自然明白,這戰神社就是個淫窩,既然明白到這點。那麼也就不用太過去探究了。」真他|媽|的噁心,兩位姐姐,你們是不知道啊,這戰神社可是靠著自己的強大修為,到處逼|迫那些修為世家貢獻女兒的,而且為了不引起世人反感,居然搞出個迎娶妻妾的模式來獲得那些女子。所以想要從失蹤和買賣人口上面去尋找根本就找不到一絲的蛛絲馬跡!他們全都是名正言順的獲得那些容顏貌美具備修為的女子。「沈飛憤憤不平的說道,他剛才得到的情報實在是讓他太倒胃口了。

「這麼說娶妾共用的事情是真的了?」林雨涵眼中散發出寒光的問道,一想起自己被逼婚。要是當初自己所謂一點,真的嫁人,然後才發現自己成了個妓|女,那火氣就蹭蹭的冒了起來。同樣遭遇的張君瑤也同樣雙眼冒出寒光,她可是被送親送到半路了啊。不過她的怒火沒有林雨涵那麼大,畢竟當初她被逼婚也就隱約猜測到一些事情,只是當初人家勢大。直接以全體手下的性命作wexe,逼得她沒法子才準備借著名聲不好的事退婚,可沒料到。遇到了失散十多年的沈飛,再接著沈飛直接就把那個未來夫君給幹掉了,一下子就心情舒暢起來,想要憤怒也憤怒不到什麼地方去。

「是真的,而且還不單單如此,之所以說戰神社噁心死我了,那就是因為只要被戰神社的人娶了的妻妾,那麼這妻妾家,只要有修為的女子就逃脫不了他們的淫手!而且辦法還真他|媽|的簡單,只要以妻妾的名義邀請妻妾家的女眷來訪就行了!可以說只要娶到一個家族的女兒,那麼這家族的女眷,只要有修為的,那就全逃不掉!」沈飛咬牙切齒的說道。

張君瑤、林雨涵以及其他圍著傾聽的眾人,全都臉色劇變,這倒是啊!自家女兒和女婿派人傳話邀請自家的女眷去拜訪,特別是這女婿還是名人大人物的時候,靠咧,那真是誰都不會細想的就上門了,而一上門,好啦,自然就羊入虎口。

沈飛這些人在唧唧咋咋的大聲嚷嚷,卻沒有料到邊上那些躲在酒樓啊店鋪裡面偷偷看熱鬧的人沒少臉色劇變,特別是一些衣服華麗的男子,要不是臉色鐵青就是一副慶幸模樣,而一些懂行的人各個都用詭異的神色瞄著這些人,因為這些人就是和那狀元郎有親戚關係的傢伙,平時一個個都借著狀元郎的名頭大肆招搖,更沒少說自家女眷和狀元郎的正妻關係多麼好,時不時就會被邀請上門拜訪。以前這些是榮耀,可給外面那幫傢伙這樣一嚷嚷,靠咧!直接變成恥辱了!

「小飛,這戰神社你有能耐滅掉嗎?」林雨涵咬牙切齒的問道。

沈飛摸著下巴的思量了一下后,奈的搖搖頭:「沒有把握,因為現在才知道,戰神社其實就是一個私|密妓院的樣子,那些來這妓院的客人就是戰神社的成員,其中最高級的有五名大乘期真人,元嬰老祖三十五名,金丹二百五十人,金丹以下都是外圍,如此巨大的力量,就算我牛逼,可也滅不了的,雖然我可能沒事,但姐姐你們可就要倒霉了。」

「什麼?!居然,居然如此厲害?!」林雨涵和張君瑤立刻目瞪口呆,雖然之前就知道戰神社非常牛逼,逼得這周邊幾個行省的勢力都得給他們面子,卻沒有料到居然是牛逼到這樣的程度!五個大乘期真人,三十五名元嬰老祖,二百五十名金丹?這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啊?!就是一般的修真名門都沒有如此強大吧?

「這,他們都是一個宗門的?」林雨涵對修士界比較熟悉,所以她忍不住問道,如果是一個宗門的,那麼肯定是邪魔宗門掛了個假名出來囂張,只要查到真名,說不得可以讓修士界的名門正派進行討|伐啊。

「不是一個宗門的,都說戰神社就像是一個只招待特定客人的妓院了,那些客人就是成員。說不得裡面邪魔外道這四派宗門的人都聚集了呢。」沈飛搖搖頭說道。

「不大可能吧?大乘期真人不是應該最厲害的仙人嗎?他們還需要如此手段的來獲得凡界的女子?」張君瑤有些疑惑的問道,不是懷疑沈飛的情報,而是確實不理解啊,大乘期是什麼樣的存在啊,只要使個眼色,不要說凡間女子了,就是修士界的女子也會蜂擁的自枕席,哪兒需要如此行|事啊,真是只要樂意,啥樣的女人沒有啊?

「這戰神社不但凡界有堂口,修士界也有堂口,他們的目標不單單凡界女子,還包括修士界的女修士,越是修為高超的女修士,就越是只願意成為道呂,而不願意成為妓|女,可對於這些傢伙來說,越是修為高的就越有吸引力,但又不願意被一個女修給困死,更不願意強行的弄得人人喊打,所以才搞出這麼一個以娶妻妾為由,弄出個共|妻共妾,讓他們修鍊和享受的地方來。」沈飛嘆道。

「那些女修被騙了后不會反抗嗎?」林雨涵有些皺眉了,以她自己來說,要是自己被騙了,就是死也要把事情宣布出去啊。

「據說那五個大乘期的成員掌握了一種秘法,只要被騙進去了就法脫身,估計這方法需要女方的配合,比如柔情蜜|意,或者認命的等等情緒的狀況下才能成功,不然何必用娶妻妾的方式來騙人啊,而且這方法非常的牛逼,據說被騙的修為最高的女修居然是大乘期真人!」沈飛語出驚人的說道。

林雨涵和張君瑤立刻腦子裡嗡的一下震撼了,就剩下一個「大件事!大件事!」的念頭,居然有大乘期的女修被騙得成了共|妻任由五個大乘期真人享受了?哇哇,這件事要傳出去,那修真界還不立馬超級大地震啊!恐怕所有宗門都會第一時間立刻把嫁出去的女弟子召集回來查探。

她們兩女都是在世上廝混多年的人,知道這種情況是那些宗門老大法忍受的,要說強擄那些女修去當鼎爐,那也就是邪魔的做派,直接派人砍殺就是。可現在這種行為卻是打著娶妻的名頭欺騙啊!自家宗門把門內弟子嫁出去,那是希望自家弟子能夠過得好好的,沒想到居然被騙去當共|妻!這打臉可是打得啪啪作響,不把這戰神社的傢伙幹掉,那些宗門可不會安心!特別是這戰神社還有一個更絕的招數,通過妻子的名義邀請娘家女眷上門,靠咧,那些宗門老大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戴綠帽子,那心情可想而知會是多麼的火爆啊![

「小飛!你有沒有門路把戰神社的事情通報到修士界?」張君瑤急切的說道,因為她認為只要把戰神社的行為傳遍修士界,那戰神社就算擁有五個大乘期真人,那也只有滅亡一途了,而只有戰神社滅亡了,那小飛和自己這些人才能真正安全下來啊。(未完待續……)

ps:呼呼,坐火車,等安頓好了,再來還債吧。 沈飛眨巴下眼睛好奇的問道:「君瑤姐,哪兒需要什麼門路啊?這不是有可以抵達各宗門的飛艇嗎?」

聽到這話,張君瑤奈的苦笑,而林雨涵則嘆息道:「小飛啊,這些飛艇是只能抵達各凡界宗門的,而不是能夠直通修士界宗門的,要想抵達修士界宗門,那就只有凡界的幾個特殊宗門才有這個能耐。」

「那我們去找他們啊。」沈飛不以為意的說道。

「他們不接受外人請求的。」林雨涵沒有說那幾個特殊宗門的名字,只是用這句話就打消了沈飛的念頭。

沈飛開始苦惱了,他自然知道修士界其實就是凡界內,但那種阻隔的陣法,可不是靠蠻力就能破開的,而是得懂得陣法才行,因為不懂陣法的你,直接就繞了過去,根本就沒法用蠻力破開。就如沈飛,他敢說自己的力氣天下第一,但修士界和凡界的禁制都摸不到,想要打破禁制就是開玩笑了。[

「小飛,不是說凡界有堂口嗎?我們對付不了修士界的堂口,那麼把凡界的堂口滅掉應該沒問題吧?」林雨涵出聲問道。

「凡界有九個堂口,按照方位來劃分為:東、南、西、北、中、東南、西南、東北、西北這九個堂口,這附近幾個行省的北堂口也就是那個狀元郎的家,而他家裡包括他在內也就三個成員,其他的都是僕役,現在他們三個都被我|幹掉了,這堂口也就廢了,而其他堂口則在其他行省,我們趕去,估計黃花菜都涼了。」沈飛奈的搖頭說道。

「布局還真是深遠啊。九大堂口就把整個天下都給籠罩了,擁有如此大的勢力,做什麼不好,居然搞用娶妻妾的理由來共|妻?真不知道這些修士是怎麼想的!」張君瑤極度不理解的搖搖頭,要是自己擁有這樣的勢力。早就一統天下了,誰白|痴到搞這種事情啊!

「也許他們的心態和我們不同,估計就只有這種哄騙的方式讓他們感覺到刺激,比征戰天下還刺激。」林雨涵搖搖頭說道。



子彈想了又想,所有人都不作聲,靜靜地望着他,子彈看看自己的手,忽然他腦中靈光一閃:“對呀,爲什麼我不這樣?”他對劉老師道:“老師,我要同阿琳單獨談談。”

Previous article

「啊——這是什麼鬥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