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他也明白他不可以,她不是她可以碰的。

不要說世家恩怨,也不是什麼師尊的管束,最讓他難以接受的事,是他弄不明白自己的心。

南歌紫川說,如果你不能喜歡上她,就離她遠點兒。

他問了自己,但,他不能確定,自己對南歌傾月的感覺,到底是不是愛?

要不要為了她,有信心排除恩怨,放下傲氣,他自己都是不能確定的。

南歌傾月,他給了她機會,讓她遠離他的世界。

他對她冷漠,然後,看著她,眼睛里懸懸欲滴的淚花,對自己的心裡自動生出的心疼,去做自我懲罰。

他受不了了,他想去接近她,但理智將他綁架到修鍊上面。

他比之前還要,瘋了似的修鍊,到遇上她的時候,還是會心裡亂糟糟的,不知道該聽從,理智的選擇,還是從了心動的感覺。

從她的眼前一次次過去,之後,把自己搞到疲累不堪,不再去思考。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南歌傾月也確實,被他打擊了,但是,他又對她膽怯遠離他,很不滿。

更加禁不住,要出現在她面前。不管是什麼時候,他都可以知道,哪裡可以看見她。

不去看她,卻用餘光,將模糊的她划進眼裡。

心裡罵著自己,不要再這樣下去,心卻在理智鬆懈的瞬間,支配了,他整個人。

雖然,他的理智認定了,自己做到了,遠離南歌傾月。

終於,他的理智,如願了,南歌傾月親口拒絕了,對他說,「不用了,我自己來」的時候,他還是憤怒了。

可是,這不是他一直想要的效果嗎?

於是,自作自受,他真的做到了,不在出現在她面前。

事情已經在理智的控制措施下,歸於平靜。

至少,北曲昱辰認為是這樣。

今天,再次被錢樂天約到,聯萌社。

他明知道,在那裡,很有可能遇見南歌傾月。

但,到了午後,略有倦意的時候,他想著,就隨意走走,還是走遠了,去了那裡。

他看到南歌傾月的時候,就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想自己失態,在已經遠離他的南歌傾月面前,他極力掩飾自己。

他和一個不知名的女生,隨口說著話,但是,南歌傾月還是一頭撞過來。

撒旦總裁:七年替寵 ,要找他?

她想和他說什麼?

他一瞬間就沒了理智,無論她說什麼,他都想聽聽。

他很生氣,她還是那麼呆,跟別人在一起,誰都可以欺負她。

斗個嘴,被人問得啞口無言,他就忍不住,開口了。

她有資格,是的,他給了她這樣的資格。

可以去找他,這個權利,他給過了,自己都收不回去了。

許是,壓抑的太狠了吧。

他再次靠近她時,會想要去親吻她。

但,他就是想這樣做。

而南歌傾月,很乖,她就是他那個,讓他的心動了,打開了的姑娘啊。

他在這一刻,很開心。

不只是,親她,而是因為,他弄明白了,他自己的心。

北曲昱辰對著,眼睛都不眨,望著他的南歌傾月說了一句話。

「不許讓別人親你。懂嗎?」

南歌傾月想都沒想,點點頭,「嗯。」

北曲昱辰得意的笑了。

南歌傾月對他的話,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

這一點,讓他很安心。

可也是他的話,讓她信了,那麼一句氣話,才會讓她傷心的。

但終於,她還是把他看的比較重要。

這是讓他得意的。

兩個人都把自己的心結打開了。

於是,雲開霧散,北曲昱辰決定了,他要好好彌補,最近對他自己的虧欠。


是呀,好些天,他都是自虐的節奏啊喂。

飯沒好好吃,睡沒好好睡,特別是,明明可以天天看到南歌傾月,和她呆在一起,卻每天和任英俊混在一塊。

太虧待自己了。

不行,補回來!

北曲昱辰送南歌傾月回到青竹齋,在門口,他對望著他的南歌傾月說。

「小月,你每天從你師尊那裡回來,無論什麼時候,要和我見一面。」

南歌傾月眨眨眼,他要求見她,當然是高興的。可以每天?

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呀。

穿越五零搶夫記 ,她一天做不到,他會不會生氣呀?

北曲昱辰見她不說話,以為她不願意,每天見面。

他怎麼也不會告訴她,他想見她,每天見一面,都是底線了。

「我是要檢查你修鍊的進度。隨便督促你一下,免得你偷懶。」

「噢。好噠!我一定快點兒回來。」

北曲昱辰每個決定都是為了她好的。聽他的沒錯啦。

南歌傾月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

這個態度,北曲昱辰很滿意,「修鍊要努力。」

「嗯。」使勁兒點頭,「我會的。」


揮別了南歌傾月,北曲昱辰差不多算是,神清氣爽,神采飛揚的進了青松齋。

「任英俊!」

他這一聲呼喚,簡直是催命的召喚一般,驚得任英俊,從床榻上跳起來,恨不得立馬找個洞,鑽進去躲一躲。

躲哪裡啊?……哎呦喂,要命啊,這位世子爺,折騰他,還沒完沒了啦……

任英俊轉著圈兒,圍著床榻,團團轉,也沒找到可鑽的地方。

北曲昱辰已經進了門,「哎?英俊,你這是怎麼啦?」

床榻之上,任英俊橫卧著,咬著牙關,臉上全是汗,嘴裡還叨叨著,「我好冷……我想吃冰……」全是胡話。

北曲昱辰走近了,仔細一瞧,「英俊?你這是病了?」

「我……我沒事……」

任英俊說著沒事,嘴裡牙齒,咯嗒咯噠的亂響。

「沒事?什麼沒事?」北曲昱辰一看,「這看著就不是沒事啊?」

北曲昱辰說著把手指,搭在任英俊的手腕上。

「別動。我給你號下脈。先看看,不行就得去,找醫道仙師。」

任英俊聽了這話,頓時哀嚎一聲,一時之間竟然忘了,北曲昱辰會醫術的。

他哪能讓他號脈,那不全露餡啦,他一時緊張抽回自己的手,而後玩兒命得,手腳亂揮,把自己弄得,渾身抽搐。

任英俊的病症,和什麼病都不符合呀,他雖然只摸了一下脈,但他的脈博有力,跟病人的脈搏跳動,也挨不上呀?

北曲昱辰倒是也看出來了,這哪是生病了,這是讓他給練怕了嘛。

「好啦,我有一個秘方,保你,藥到病除!」

「我……我不吃藥……」

任英俊嚇得夠嗆,開什麼玩笑,他又沒病,吃什麼葯!

誰知道北曲昱辰給他吃什麼?

北曲昱辰哪會放過他,「英俊,不可諱疾忌醫嘛。來,把這好葯吃了。」

任英俊哀嚎得更加歡啦,「我……我不用吃藥啦……也許明天就好啦……這是什麼葯啊!」

北曲昱辰把藥瓶遞到他嘴邊,任英俊四處躲。

「……我不要吃啊喂!」亂吃藥,會出人命的!

任英俊嚇得從床榻上,跳下來,一邊作揖,一邊求饒。

「昱辰,小師叔,我錯啦!你放過我吧……」

北曲昱辰冷笑,不收拾你,我這些天的不痛快找誰出氣啊?

今天,北曲昱辰才搞明白,南歌傾月就是聽了,任英俊這傢伙,信口開河的胡說八道,才氣哭了的。也就是說,任英俊害的他,折磨了自己這麼久。

饒了他?那還得了?

此等損友,不好好收拾收拾,天理何在?

仔細想想,那天是他自己說的話,氣哭了南歌傾月的。但是人嘛,總是要找個替罪羊,來承擔罪過。

好吧,其實他就是找茬兒出氣罷了。

重生之奮鬥在八零年代 這麼說,你沒有病啦?」

北曲昱辰決定讓他,心甘情願的,被敲一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麼說,你沒有病啦?」北曲昱辰決定讓他,心甘情願的,被敲一筆。


任英俊苦笑,笑得跟哭似的,「昱辰……小師叔……你在折騰下去,我的命……都要沒了。」

北曲昱辰笑了笑,「其實呢,我本來是要來告訴你,今天不去練習拆招了。」

任英俊一臉不置信,「昱辰,你說真的?」

北曲昱辰見他質疑自己,眉一挑,任英俊馬上樂開了。

「……我就說嘛,你不能把兄弟往死路上逼。」

北曲昱辰拍拍他的肩膀,「當然了,不過你最近呢,確實辛苦了。」

任英俊都要感動了。大哥啊你終於又恢復了,神智清醒了,這段日子,簡直太特么苦了!

只要一提,想起來全是淚呀。

北曲昱辰接著說,「我呢打算專門為你,辦一場聚會,請你做最重要的賓客,好好酬謝你。」

任英俊嘴角一抽,剛有的笑容,立刻變乾嚎,「啊?」

他又要請客?拿他的名義請客?

這是明擺著,要他全權負責嘛。

每一次,只要北曲昱辰請了誰,總是要那個人,包下打點所有的花銷,包下所有的活兒。

任英俊總是逃避,大部分都是錢樂天去打點好,他光人報到就好。

看來,北曲昱辰是不會那麼容易放過他了。

任英俊心疼肉痛的想讓他妥協一下。

「你看,我最近什麼也沒有做,錢樂天,有功勞又有苦勞,不如請他做主賓好了。」


「沒死?」

Previous article

「綾羅……綾羅……你什麼時候才能叫我聲皇姐,小時候你還經常叫的……」木綾羅突然嗔了一句。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