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呵呵,這是我們的風雲幻陣。」燕長老很滿足的笑道。

「來!」獸王不屑的朝著天空招了下手,便是聽到十道優美的高吟,十頭美麗的稀有魔獸,開始踏風而來,在空中嬉鬧追逐,一陣陣和諧安逸的感覺,瞬間浮上了眾人心頭。

這十頭魔獸,乃是馭獸齋飼養起來的珍貴魔獸,論實力可能倒數,但論珍稀和觀賞度,可謂是天下頂尖。每一頭魔獸都想是魔獸界的貴族美女般,在空中盡情是釋放著屬於魔獸的美。

或雄壯威武,或溫柔高雅,美不勝收。

有幸目睹這一風雲幻陣和十頭魔獸的人,盡皆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感嘆之聲,不絕於耳,甚至有人落淚而哭。

這一切,都是因為偉大的聖跡之日,偉大的大天使將要降臨才能擁有的待遇。

在眾人心中,大天使就是神!

張賢也是召喚出了自己的星辰迎王陣,落天大陣,七彩紫雲陣。

三大陣齊出,原本深藍的天空,忽的便是被一陣七彩的光芒籠罩而出,彷彿一個碩大無比的彩虹籠罩在上空。星辰直接浮現在七彩彩虹上,彩雲開始在藍天出現,一道道象徵著神的光芒,開始落下。

「大天使,來了。」眾人眯起雙眼,崇拜而又敬畏的期待的這一刻,終於是來了。

此時,星辰崖頂端忽的裂開了一條空間裂縫,一股強大的威壓和神聖的光芒,頓時從裂縫內傾瀉而出,一陣歡聲笑語開始回蕩在整片天際。

小天使的幻影,開始在裂縫周圍飛舞,傳播著神的奧義和不可侵犯的莊嚴。

緊接著,裂縫內,一個閃爍著金芒的天使幻影,漸漸的出現了。

眾人強忍著心中的澎湃,崇拜的望著,凝視著……

那道天使幻影漸漸的變成實體,背後的四個金色羽翼完美無瑕,天使的面孔更是只應天有!

四翼仙階天使,緊緊的抱著雙肩,安詳的猶如一個孩童,忽的,睜開那雙金眸,人間同時劃過一道清澈的鐘聲,眾人心中不由得隨之安靜下來。

四大仙族首領恭敬而又畏懼的看著上空緩緩睜眼的天使,忽的四人心頭都是一愣。

「那是……」悲喜佛愣愣的張嘴,指著天使旁忽然顯現而出的一個身影。

「你是哪個仙教?」那名天使,輕蔑的看了眼這個黑袍青年,打算將這個不懂禮儀的凡人當場擊殺。

「仙教?告訴你,我是魔族!」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陰辰看著目瞪口呆的天使,霜之哀傷同時舉起,一聲龍吟,開始響徹天地! 陰辰的突然出現,使得所有關注聖跡之日的強者們瞬間愕然,無論是仙族還是邪族,又或者是魂族和九魔宗,此時此刻,都是瞪大眼睛,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來了。

「是他!天魔宗宗主陰辰!」悲喜佛面色大變。

「為什麼,為什麼這小子還活著!」張賢扭頭朝著燕長老大吼,他可是清楚的記得,昨日燕長老對自己等人的保證。

「我們太小瞧他了。」獸王蒼老的聲音伴著一股怒氣,道。

燕長老只是獃獃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陰辰,到現在都沒反應過來。

聖跡之日使得大天使周圍任何聲響,都會在整個人間界傳揚,陰辰的那句話,瞬間回蕩在整片天空上,任何人都能清楚的聽到,無論什麼種族,無論正邪,這句話在他們耳中,如雷貫耳。

「仙族?哼,我是魔族。」

這一刻,萬年衰落的魔族揚眉吐氣。

這一刻,仙族開始真正認識到了魔族。

這一刻,天魔宗的風頭,遠遠的蓋過聖跡大天使。

天上,大天使雖然驚愕,但更多的是不屑:「就你?呵呵,一個高階五段也敢在此獻醜。魔族已經死了,沒想到還漏了你這條魚!也罷,我今日就替天行道,除去你這頭妖魔!」

「替天行道?天道不存,何來行道。」陰辰雙眼漸漸眯起,他此刻的位置,正是七絕劍陣所在的陣眼,一股浩瀚的星辰之力,忽然如潮水般湧入了他的身軀。

「大天使之杖!」低吟一聲,大天使手持綠級神兵,金瞳冷盯著陰辰,像是看著一個死人般,忽的,瞳孔便是突然放大:「你、你幹了什麼!!!」

只見天空上,想起了七聲詭異的尖銳聲響,像是宣告萬年魔族的憋屈,更是昭示大天使之將亡。

七柄神兵帶著浩瀚的星辰之力,呼嘯而起,引天上北斗七星,大發神威,咻咻咻七聲過後,七道流星便是劃破天際,待得立於陰辰身旁圍繞之時,眾人才得以看清。

飄渺帝雲,魔之耀血,騰蛇寒劍,巫術鬼杖,泰坦之刃,龍鱗戰槍,龍爪烈陽——七絕劍陣,七柄黃級頂級神兵齊聚,星辰浩瀚,絕世凶力齊聚陰辰之身,束縛之力齊在大天使之軀,可攻可防,媲美仙階!

七柄繞在陰辰身邊的神兵同時一震,一聲巨大的劍鳴造成的聲波擴散開來,形成的無法阻擋的仙階力量,周遭的強者,魔獸,觀看的人,仙族的子弟等,在這道聲波過後,非死即傷,頓時空中血霧連連,哀嚎遍野。

而天空,也從美麗的七彩,變成了詭異的黑暗,七顆星辰閃著藍光不停的輸送著星辰之力。

「七絕劍陣,竟然是七絕劍陣!」九魔宗蝙蝠老妖驚愕的看著天空的七顆星辰,道。

「失傳的劍陣,如今竟然還有人學的,這小子未來不可估量。」另一個老者激動道。

「這小子,今天看來是要大開殺戒。」萬古魔主魔嘯天,劃過一道隱秘的驚訝。

碩大的東方巨龍龍頭點了點,道:「我已經看到了,魔族興旺的曙光。」


說時遲那時快,七絕劍陣七柄神兵齊聚身邊,只是在瞬息間的事,加上整片天空的變化,誰都難以料到,皆是在愕然之時,聽得大天使慘叫一聲,背後的四隻羽翼忽的被某股看不見的力量束縛起來,羽毛帶著血跡從空中飄落而下。

「七絕劍陣!你想殺我!你知道我是誰的人嗎!」大天使不顧形象呼喊著,他知道七絕劍陣的恐怖,這股星辰力量,足以將自己絕殺!

他還想掙扎,想拿出背後的靠山來鎮壓這個猖狂的魔族分子。

但是他註定失敗,因為回答他的,是一雙深沉的冷峻黑眸,和一柄帶著星辰力量的紫色神兵。

「霜之哀傷!」一眼便是認出這柄紫色神兵的身份,驚恐開始爬上大天使:「不,救我!他想殺我!想殺我啊!」

「我不管你背後是誰,終有一天,我會踏上天界——征天!」怒吼一聲,七柄神兵同時釋放出星辰之力,那股浩瀚的力量瞬間將陰辰的身軀撐了起來,死海內三魔瘋狂的吸收星辰之力,魔嘯連連。

「殺!」目光冷冽如冰,霜之哀傷一聲清澈的劍鳴,便是直接一劍朝著大天使刺出。

大天使雖然只有仙階一段的實力,但其手中的大天使之杖可是綠級神兵,當下也是爆發出一陣磅礴的金芒,將霜之哀傷的劍氣抵消掉。

「救我啊!!!」死亡的威脅之下,大天使只求能活命,狼狽的轉身便要逃,卻是刷的一聲,面前出現了一道殘影。

「去死吧!」低吼一聲,陰辰的眼睛已經變得通紅,他等這一刻,等很久了。


仙族,來自天界的仙族,我一定要報仇雪恨,一定!

霜之哀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貫穿了大天使的頭顱,紅色的血液噴涌而出,盡皆被星辰之力消耗的乾淨。

伸手將大天使之杖搶來綁在背後,陰辰長嘯一聲,一劍指天:「誰敢殺我!」

霸氣側漏,威猛絕倫,魔焰騰騰,黑眸如電,竟是震懾的當場所有人無人敢言,盡皆變色。

大天使,象徵著天族無上權威的大天使,被陰辰一劍斬殺。

只一劍。

「上啊,都給我上,今天一定要將這個魔族餘孽殺,殺殺殺!」張賢面色鐵青,他知道自己罪不可恕,甚至難逃一死,這一切,都是這個叫做陰辰的年輕人帶來的,他今天必須得死!

「大明寺的僧人,給我殺了他!」悲喜佛下令。

「馭獸齋的子弟,殺!」獸王大吼。

「風雲宗的族人,給我殺!」燕長老噴出一口血霧,怒吼。

一瞬間,成百上千個高階強者展翅而起,嗡的一聲聲勢浩大,那扇動翅膀帶來的氣流,竟也是將一些雲朵給吹散了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七聲大笑,陰辰長發飛舞,雙眸通紅,豪氣衝天,絲毫不懼。


一直的隱忍,今天,終於是可以發泄了,今天,終於是可以證道了!

「欺我魔族者,殺!」長嘯一聲,陰辰獨自一人,帶著七柄頂級神兵衝殺而去,仙階的實力使得他一個瞬息便是出現在高階強者們中間。

緊接著,雙手結印,一股星辰之力頓時從七柄神兵上蕩漾而出,波狀能量瞬間將周圍上千個高階強者重傷。

空中,下起了血雨。

七絕劍陣加上仙階實力加上大天使之杖加上霜之哀傷。就算有上千個高階巔峰強者,也決然不是陰辰的對手。

真正的大屠殺,開始了。

不斷的慘叫和哀嚎,不斷的有殘肢斷臂從空中落下,不斷的有強者爆成血霧,不斷的有絕望的求饒。

但,這一刻,已經不重要了。

這場大屠殺,被屠殺的人,是沒有資格發言的,有資格發言的,只想用手中的劍,來詮釋霜之哀傷。

「大召喚術!」已經成了個血人的陰辰低吼一聲,召喚出了三魔,吸收了星辰之力的三魔更加瘋狂的朝著高階強者們殺去。

每一個被三魔盯上的強者,都會由衷的感到一種恐懼,這種泛著綠色火焰的黑色骷髏,彷彿來自地獄的使者一般,出手狠毒,更令他們顫抖的,是三魔吸食強者精髓的怪叫。

「吃吧,成長吧!」冷笑著,陰辰凝聚著體內的星辰之力,七絕劍陣有時效,他必須在還具備仙階力量的時候將真正的威脅解決掉。

他不能跑,跑到哪裡都會被人追殺,只能面對,不能逃避。

三魔原本就是吸收精髓才能飛速成長,如今成百上千個高階強者的精髓,任隨它們吸食。為了保險起見,適才陰辰釋放出的星辰波已經將這些強者的實力削弱了許多。

可以說,四大仙族的高階強者們,如今成了三魔的食物,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價值。

人間界不可一世的高階強者,在如今的陰辰面前,也就這般。

目光透過一名高階強者恐懼的臉龐,落在了星辰崖四個仙階強者身上。

這才是現在陰辰在人間界,最大的威脅。

望著高階強者紛紛隕落,張賢面色更加鐵青,忽然感應到一股冷冽的殺氣,便是抬頭望去,同那雙黑眸對視在一起。

「陰辰,我今日必殺你!」張賢額頭的那個包彷彿要氣爆了般,整個人騰空而起,手持一柄掛著酒葫蘆桃木拐杖,嗖的一聲出現在陰辰面前。

「仙階強者……照殺!」陰辰冷冷的看著張賢。

其他三人也是抬頭看著。

神級貼身保鏢 哼,竟然讓他搶先了。」燕長老咬牙道。

「阿彌陀佛,張賢施主,除魔建功抵消罪業吧。」悲喜佛已經沒有了得道高僧的模樣,反倒是嗔怒。

「吼!」獸王直接張嘴發出一聲咆哮,整個身軀化成一道青芒,便是上了天空,出現在陰辰後面。

「很好,馭獸齋,落天教。」陰辰絲毫不懼,天魔左手指著下方的兩人:「大明寺和風雲宗的渣滓,來啊!」

看著陰辰不要命的挑釁,燕長老和悲喜佛對視一眼,也都是上天而去。

「你真不怕死?」獸王猙獰道。

「怕。但為了天下正道,我死而無憾!」陰辰冷笑著,彷彿一頭惡魔,令人膽寒。 「你以為憑你現在的實力,能跟我們打?可笑!」張賢眼中燃燒著仇恨的光,千算萬算,竟然算不到一個陰辰敢獨自前來,誰又能想到。

「憑現在的實力,收拾你們四個老雜種,足夠了!」陰辰雙眼漸漸眯起,眼眶中的黑眸無限放大,整個眼眶都被一股濃墨覆蓋,看起來極為詭異。

「阿彌陀佛,施主我看你額頭煞氣沖頂,此刻心智被功名所化,老衲勸你——」悲喜佛還沒說完,被陰辰一聲低喝打斷。

「老禿驢,名修佛道實為妖道,迷惑人心,竟有面目在這裡跟我說教,我草泥馬的!」陰辰怒而上前,右手腕迅疾一抖,一朵紫色的劍花瞬間形成,嗡的一聲朝著悲喜佛等四人而去。

劍花和一朵紫曼陀羅般,卻是四人高,三人寬,傷害範圍覆蓋極大,乃是吸收了星辰之力而成的霜之哀傷形成,威力自然不能小窺。

張賢等四名人間界頂尖強者,此刻面色一變,紛紛祭出自己門派的功法抵抗劍花鋒利而又猛烈的撞擊。

「阿彌陀佛!」悲喜佛輕念了一聲佛號,隨之一個金色的字元從悲喜佛額頭上飄了出來,一股佛家特有的寶相莊嚴之氣瞬間籠罩而下。

「砰!」只見那小小的金色字元同紫曼陀羅轟砸在一起,一股能量波迅速蕩漾而開。

這股仙階力量的對撞,頓時使得周圍來不及躲避的高階強者爆體而亡。

「除魔杖的佛珠!」張賢和燕長老對視一眼,面色驚訝。

除魔杖乃是天下頂級神兵之一,其佛珠更是蘊含了佛家真言力量,而如今悲喜佛手中雖然只持有一顆,但威力已然勝過紫色曼陀羅。

「殺!」聲音凌冽無比,陰辰彷彿一個萬世殺神般,渾身魔氣蕩漾,殺氣騰騰,欺近四人中間。

「上!」張賢冷喝一聲,將手中的桃木拐杖揮舞而起,只可惜,這柄黃級神兵遠不如如今的霜之哀傷,只聽得清脆一聲響,桃木拐杖直接被陰辰劈飛而出,腹部忽的傳來一股巨力,便是被陰辰直接一腳踢了出去。

「小子,你不要太猖狂了!」燕長老大怒,急忙跟上,雙手結印,只見黃色鬥氣排山倒海般的湧出了燕長老的身軀,氣勢隨之增強不少。

「讓你嘗嘗風雲宗的戰神之風!」燕長老面色緊繃大喝一聲,那股黃色的鬥氣嗡的紛揚而起,化成了能致人死命的銳利戰斧,朝著陰辰迅疾而去。

眉頭皺起,陰辰能感受到戰神之風的強大,尋思著不能硬拼,踩著幽冥步法便是左閃右閃,眨眼間,整個空中都是陰辰留下的殘影以及那死死追逐的無數戰斧。

「死吧,小雜種,給我死去!」燕長老豈會放過這個機會,不斷的以精神力操控著戰神之風,追逐狼狽逃竄的陰辰。

「噗!」陰辰速度稍微慢了一些,背部頓時多了十道傷口,疼的他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樣下去遲早得被追死。」陰辰回頭一望,鋪天蓋地的戰斧泛著黃色光芒,沒有絲毫減緩的跡象,便是牙一咬,忽的轉頭朝著離得最近的張賢而去。

張賢正在觀賞戰神之風的曼妙和陰辰的狼狽,兀自高興之時,根本料不到陰辰竟然拼著生命危險朝著自己遁來。

只不過當他意識到時,陰辰那雙黑眸,已經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殺!」只有這一個字,卻是陰辰此刻最想做的事情。

背後鋪天蓋地的戰神之風已經迅疾而來,陰辰一手扯住張賢,而燕長老也是面色大驚,根本來不及調轉戰神之風的方向,不由得愕然張口,目瞪口呆!

「不——」張賢瞳孔忽然變大,他知道風雲宗的戰神之風威力之強,現在的陰辰都被割出十道口子,更別說他仙階一段的實力了。

「砰——噗噗噗!」戰神之風彷彿一股來自血腥沙漠的風暴般,瞬間將兩人淹沒進去,戰斧入肉的聲音幾乎就沒停過。

悲喜佛和獸王兩人心中愕然,沒想到陰辰竟然抱著魚死網破心態,寧願自損八百,也要傷敵一千。

「這個瘋子,瘋子!」悲喜佛開始胡亂罵道。

「我……」燕長老知道,他很清楚戰神之風的力量,此乃風雲宗強大的技法之一,如今卻是一分不少的落在張賢身上。



黃袍道人還以為他已是強弩之末,哪知道他暗藏殺機,哂笑一下:「道爺今天就跟你比比拳法,讓你死得心服口服。」

Previous article

「大事可成,有在這裡的這些長輩,還有咱們這麼多天才聯手去尋找星空通道,能發現的希望也不小,現在就等著看那小子樂子吧。」搞定了這件事,厲兀雲等才紛紛開懷不已,全都目露精光的盯著依舊在被眾強者包圍中的江守,越看越開心。 「九轉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