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青狼見他攻來,便低吼一聲,雙足用力蹬地,便轉身撲向他。

!! 「倒是靈巧。」

吳昊冷哼一聲,掌上忽然紅芒泛起,一招「金烏滿天」,轟向青狼頭頂。

青狼那個低吼一聲,躲過吳昊攻擊,接著便爪子橫掃,抓向吳昊手臂。

吳昊靈巧躲過,忽然雙腳一錯,順勢抓住青狼尾巴,用力一帶,那青狼便側身面對他了。

「死吧,畜生!」

吳昊大喝一聲,一拳便打向青狼腰身。

拳到肉崩!

只聽青狼嗷嗚一聲慘叫,便軟在地上,四肢蹬了幾下,一命嗚呼。

「吳昊,你太厲害了,你現在是一階後期,殺死一隻三階青狼,跟玩一樣。」吳峰拍了吳昊一個馬屁。

吳昊淡然一笑,這時吳天那邊也結束了戰鬥,不過兩人都是看著青狼發獃。

「怎麼了?」

吳峰問。

吳天道:「我們不會剝皮,咱們先將青狼屍體放好,留下一人去看守,其餘人先去採藥,回頭再一起取了。」又轉頭看向吳昊道:「吳昊,這裡需要一個靠譜的人來守著,如果有外人來了,也好給我們通風報信,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吳昊沒什麼異議,又道:「如果我將青狼皮幫你們剝了,到時候給我兩成收入,可行?」

「就剝個皮,你還想要兩成收入,你怎麼不去搶?」

吳通不爽的說。

吳昊攤手道:「那就算了。」

吳天道:「好,你剝皮吧,我們去採藥。」

吳通冷哼一聲,跟吳天三人走遠了。

吳昊留下來,將三頭青狼拖入隱蔽的地方,快速剝了皮,將皮毛藏好。

「這吳天讓自己留下,幾個人顯然是去找那青狼王了,還說什麼采普通草藥,其實是為了那朱王草吧?否則以那少女身份,也不肯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吳昊本來就沒打算留下來干守著,若是這樣嗎,他除了一張青狼皮意外,怕是什麼都得不到。

因此他藏好皮毛后,便想追上幾個人,倒不是想奪取那朱王草,他只是聽說那朱王草可助人錘鍊筋骨,以更好突破煉體三重,這也是為何那面紗少女屈尊來下面的家族採取的原因。

想來這少女,此時已摸到煉體第三重門檻了。

他剛走了幾步,便忽生警覺,剛要轉身藏入亂石中,便聽一陰沉的聲音響起:「警惕性倒是不錯,不過今日你必定要留在這裡了。」

「欺負一個煉體一重的武徒,還真是有些過意不去,不過那位大人給的報酬實在動人,也只能委屈你先到黃泉探路了。」

另一個聲音從另一側傳來。

吳昊眉頭一挑,鎮定自若道:「你們是吳騰派來的吧?但我不是吳昊,你們認錯人了。」

一個黑衣人道:「吳騰……你不是吳昊?」

「我們沒問你是誰,你就說不是吳昊,你……該死,追!」

另一個人說話了一半,才知道吳昊是故意讓他們分散注意力。

吳昊見兩人身上靈力波動,都是煉體二重的武者,而且看其年齡也不小了,定然戰鬥經驗豐富,或者說是專門從事殺人放火行業的慣犯,他在兩人手上,別想活命,於是毫不猶豫趁機掉頭就跑。

現在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

不過隨即,他直覺背後陰風乍起,暗道不好,便就地一滾。

噗,砰!

一閃著黃芒的手掌側著他肩膀,帶著血跡,轟在巨石上,那巨石應聲而碎。

「想跑?」一黑衣人不屑。

吳昊暗自叫苦,煉體三重,定然學了身法,論速度,快了他可不止一籌。尤其那個矮者,也不知學了什麼高明身法,竟是來去如風,怕是整個吳家也沒有這等功法。

更何況對方還有一個功力明顯不如二重後期的武者!

「這可如何是好?」

不過隨即他眉頭一展,與另一個生生硬拼了一記,噴出一口鮮血,他也顧不得了,借著全力,飛身遠縱。

「前面便是亂石林,還好我有地圖。」

吳昊早已將昨日買的地圖爛記於胸,很快按照記憶竄入亂石林。

只見亂石叢生,至最多處,竟是遮天蔽日,好不壯觀。

「希望快點追上吳天等人,那就安全了。」


吳昊卻無意欣賞壯觀的亂石林,雖然有些不滿那少女和吳天騙了自己,但他只能事急從權。

他吳昊快速穿梭在亂石中,像是回歸大海的魚兒般,雖然幾次險些被那二人困住,但勝在對地形頗為熟悉,堪堪躲過去,氣得二人直跳腳。

兩人過處,必會傳來巨石轟隆隆倒塌聲。

如此看來,吳昊買地圖花的一兩銀子,真是值了!

「小畜生,若是站住,就留你個全屍。」一人氣急敗壞道。

吳昊不屑,腳步不停,快速向谷內竄去。

又奔行了一刻鐘,仍不見吳天等人的身影,吳昊此時靈力也消耗差不多了,早已是氣喘吁吁。

這時,不遠處忽然傳來瀑布轟隆隆墜落的聲音。

「找的就是你。」

吳昊奔行至其跟前,毫不猶豫的一躍而下。

兩人大叫一聲,也跟著追了下去。

懸崖下,瀑布水浪翻滾,一眼看去,任誰都會心生懼意。

吳昊自然不會傻到直接跳下去,而是從地圖上得知,這處瀑布中,有一處天然形成的水洞,剛好能容納一人藏身。

他方才跳躍時,便找准了位置,然後輕輕一搭旁邊巨石,便順勢進入洞中。

水洞不是很大,瀑布濺入的水也無處可排出,便形成一個及膝深的譚。

吳昊走到裡面,找到其中一塊可容他盤坐的石頭,此時他已靈力耗盡,必須要打坐恢復靈力。

保不齊那兩人發現什麼端倪,若是發現這處水洞,那他必死無疑。

迅速的凝神靜氣,剛打坐入定,便直覺丹田雖然空空如也,但卻灼熱的厲害。

「這是要突破二重的徵兆。」

吳昊心頭狂喜,想不到陰錯陽差下,竟是要突破了,隨即也恍然,就在前幾日,便已摸到了二重的門檻,此時突破,倒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卻也於情理之中。

「煉體二重,便是靈力在丹田內由雲海化成實質的水海,也便是由氣化液,最為凝實,看來要小心才行。」

武道後天煉體九重,除卻煉體一重,靈力在丹田內,俱是液化狀,因此可見煉體二重的重要性,甚至直接影響武者能否進入先天。

吳昊自然不敢大意,而是小心引導靈力,在丹田內緩緩凝實,也是後天一至三重武徒階段,最為尋常的煉體方式。

他引導靈力進入丹田內,便用精神力將其壓縮,以此方法,若是有天分武者,幾十上百次,便可以將靈力液化,不過吳昊凝聚數百次之後,便泄氣的癱坐在石頭上,苦惱道:「若是如此下去,怕是至少要十幾日時間,才能百鍊成鋼進入第二重,我若是等十幾日,怕是餓都餓死了,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么?」


吳昊又試了幾次,仍舊無果。

隨即,他睜開雙目,取出胸前小塔,喃喃道:「現在正是關鍵時候,有了小塔幫助,不知能否更好液化?」

!! 想到便做,再次將全身靈力耗盡,再次出現在小塔身內,運氣靈力流向丹田內。

不過隨著小塔內的靈力流動越來越快,甚至已不受控制的洶湧起來,吳昊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不會要入了魔吧?」

他苦不堪言,若是入了魔,怕是這身功力就廢了,甚至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是問題。

若是常人,怕是早已方寸大亂,不過吳昊卻是冷靜下來,暗道:「父親說,所謂入魔,其實不過是武者控制不住靈力,被靈力沖壞了經脈,唯一破解之法,便是控制靈力至丹田,畢竟丹田號稱容川納海,最為堅韌,我便按照父親的說法試一試。」

說著,竟是反其道而行之,動用那《三陽訣》,強行控制靈力,士氣湧入丹田。

隨著吳昊運起《三陽訣》,他周易逐漸變紅,直至透明如紅色火焰靈石一般,全身經脈盡顯,靈力更是如水蛇一般,在吳昊的控制下,向丹田翻湧而去,而那丹田內,紅色靈力翻湧,似是一片火海。

在《三陽訣》作用下,吳昊渾身也變得滾燙,水洞內水滴落在身上,更是眨眼變成一縷青煙。

漸漸地,灼燒般的痛楚遍布吳昊全身,他大吼一聲,忽然翻身跳入池中,霎時間,池中水汽升騰,眨眼間,偌大的水池,竟是全部被吳昊的身體加熱得滾燙。

吳昊遂躍出水洞,跳入瀑布下的神池,片刻后,自那池底也升起汩汩白泡,顯然是池底水蒸發所致。

一個時辰后,吳昊的身體漸漸冷卻,盤膝坐在池底的他緩緩睜開雙目,隨即眼神中露出冷酷的神色。

「小畜生,我就知道你在這裡,這次看你哪裡跑!」

聽其聲音,卻是那矮小武者。

吳昊一躍而起,排浪而出,一拳便打向迎面而來的人影。

「找死!」

那矮者大喝一聲,一掌便拍向吳昊,竟是掌帶黑芒,且纏繞大半個手臂。

吳昊手臂亦是紅芒閃爍,《遮陽手》第二式「群烏瞰海」,拳影翻飛,與矮者者硬拼了一記。

砰!

兩人硬拼后,各自一顫,其身下水浪,更是翻湧起來,可見氣勢之猛。

矮者眼神狠厲,道:「小畜生,想不到你竟然突破了,那更留你不得。」


哪知吳昊卻是當先飛身而起,也不與他廢話,一拳轟向矮者胸口,看其整條手臂紅芒閃耀,顯然是用了全力。

若是拖到那高者過來,很是麻煩。

吳昊痛下殺手。

拳風席捲,水浪翻飛,瞬間將矮者淹沒。

矮者神情一凜,這小子練的什麼功法,竟然有如此氣勢。一咬牙,只能和吳昊硬拼了,畢竟此時在水中,他身法優勢發揮不出來。

不過他早入三重中期,自然不怕吳昊這個剛突破煉體二重的小武徒,方才不過是有些驚訝而已。

轟!

兩人碰撞出水浪翻天,將二人身影淹沒。


咔嚓!

卻是清脆的斷骨聲傳來,隨即一聲慘嚎。

隨即,一個人影踉蹌跌坐在水中,竟是那挨著,正捂著一條手臂,驚恐的看著吳昊。

他本以為不過是一個剛突破煉體二重的小武徒,但港燦與對方對了一招,才知道此子那澎湃的靈力,絲毫不弱於任何煉體三重中期的武者。

這少年,是個妖怪!

矮者驚恐的想。

念頭乍起,他轉身便逃,暗怪自己大意,若不是貪圖一人殺死吳昊會獲得全部酬勞,他也不會借口和那高者走散,單獨來追殺吳昊了。

但是現在,不但追殺不成,反而釀成大禍!

吳昊爆喝一聲,哪裡能讓他逃掉,再次運氣十成功力,一拳轟出。

砰!

矮者毫無懸念被吳昊轟殺,他一個煉體二重中期的武者,面對吳昊煉體二重初期,自始至終,都沒有佔到任何上風,且被吳昊毫無懸念的轟殺,到死也未明白,這少年為何如此妖孽?

吳昊臉不紅氣不喘,搜出矮者身上儲物袋,便將其縛在一塊大石上,沉入水底。

看了看天色,估計吳天幾人,此時怕是到了青狼王所在,而且,方才追上自己那高者,想來也打探好了吳天等人的目的地,而且吳天幾人中有人和那高者裡應外合,吳昊也不會意外。

最起開,吳昊還沒對那朱王草有什麼覬覦,不過現在,他眯起眼睛,反正之前也沒說採摘朱王草是這次的任務,那誰得到,也是憑本事了。

不過若是與幾人硬拼,想獲得那朱王草簡直是痴人說夢,若是修鍊上乘的功法便會事半功倍了。

但現在他剛剛突破二重,此地又是山脈深處,別說能否安全返回郡城,即便能,怕是要需要半日之久。

而且練成身法,怕是也會耗些時日。

這可如何是好?

找吳天等人的路上,吳昊一邊趕路,一邊將那矮者身上的儲物袋打開,隨著一股芳香撲鼻,吳昊便拍著胸口處,道:「小塔,這下你又有吃的啦。」

這香味兒,自然是煉體丹發出,煉體三重以上武者必備丹藥。



「快停下來,自己人!」眼看著大半個沙漠都被吞噬一空,連靈魂都在被吸向沙漠中心方向,那人明顯慌神了,驚慌中喊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Previous article

黃袍道人還以為他已是強弩之末,哪知道他暗藏殺機,哂笑一下:「道爺今天就跟你比比拳法,讓你死得心服口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