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快停下來,自己人!」眼看著大半個沙漠都被吞噬一空,連靈魂都在被吸向沙漠中心方向,那人明顯慌神了,驚慌中喊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幽蘭牧面無變化,繼續催動竅魂訣,若是他會禁忌之術的事情暴露出去,不但師門無他容身之處,就是整個趙國都會將他列上必殺的名單。

「混蛋,別以為就只有你會竅魂訣!」那人見幽蘭牧不肯收手,竟然使出了和幽蘭牧同樣的秘法。

半空中,一個巨大的漩渦憑空成形,隨後筆直的蓋向幽蘭牧施放出來的漩渦,「咚!」一聲巨響,兩個漩渦相互對撞,交鋒處散出一大片耀眼的火花。


感覺到對方手中漩渦傳來的吸力感,幽蘭牧徹底懵了,對方使用的竟也是竅魂訣!

「哼」識海中破軍突然冷哼一聲,隨後幽蘭牧看到他的雙手上突然冒出大片黑光,順著他的掌心湧入漩渦內,漩渦像吃了補藥一樣徒然擴增上百倍,好似汪洋大海中的超強漩渦,聲勢驚人。

極度膨脹后的漩渦毫不費力的就將那人的漩渦給吞了進去。

「啊!等等,我也是黎前輩……」形如海洋旋渦的風暴中傳出那人驚懼萬分的喊叫聲。

幽蘭牧眉頭一皺,手中略停了一下,而破軍則根本不理會對方的話,直接驅動漩渦絞碎了那人的靈魂,瘋漲的漩渦如爆炸般向外擴張,瞬間將整片沙漠吞噬一空。

只聽「咔嚓」一聲,隱藏在沙漠某處的陣眼被震成碎片,四周景象開始扭曲模糊,最終漸漸恢復成原來山嶺的模樣。

點點白光順著漩渦不停旋轉,最終融進漩渦內,成為幽蘭牧神識的一部分。

當幽蘭牧漸漸散去膨脹至上百米大小的漩渦時,愕然發現山體一側竟然被漩渦給磨平了,幽蘭牧愣愣看著自己的雙手,有些不敢相信這竟然是他做出來的。

識海內,破軍環抱雙臂於胸前,嘴角翹起一個十分危險的弧度,不知在想著什麼。

「叮~叮~」

遠處,數枚黝黑的令牌掉落半空,砸在岩石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 「快走,有人來了。」識海中破軍突然喊道。

幽蘭牧回過神,立即將散落四周的黑梅令牌收集起來,整整五枚,剛好讓他湊夠十枚令牌,看來越是往後令牌就越是集中到小部分人手裡。幽蘭牧不知道這個殺陣奪去了多少人的性命,至少他活了下來。

握著冰涼的黑梅令牌,幽蘭牧有些好奇這是由什麼材質鍛造而成,被破軍加持后的超強漩渦不僅破解了殺陣,而且還直接將那個人的肉身剿滅,只有這五枚堅硬的令牌被完整的保留下來。

「還不快走。」破軍喊道。

在破軍的催促下,幽蘭牧抹去四周痕迹,奔向一條偏僻的小路。

幽蘭牧踩著咯腳的碎石,在山路里走了三天,才走出那片連綿的山嶺,進入試練島的中心地帶,也就是獸巢的所在之地。

趴在一塊岩石後面,觀察著獸巢的情況,越是觀察就越是讓幽蘭牧心驚。儘管早已有心裡準備,但真的看到數百隻靈獸成群結隊的活動,幽蘭牧還是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更讓他吃驚的是遠處那座如蟻穴般的獸巢建築。

前方平坦的盆地上立著一座龐大的錐形土丘,上面密布大大小小的獸洞,粗看之下少說也有四百之數,時有各種兇悍靈獸進出,或廝鬥,或覓食,更兼有無數靈獸在土丘附近游弋,別說是進入獸巢,就是想靠近獸巢都是十分困難。

幽蘭牧注意到獸巢對面的山脈內有幾道白色身影閃過,那幾人在相遇后戒備的打量了下對方,隨後各自離開,看來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也被獸群給攔在了獸巢外面。大家都在戒備對方的同時觀察獸巢,尋找著進入獸巢的辦法。

就在幽蘭牧凝目注視的時候,忽然獸巢上方寬達四米的大洞內傳來一聲悠長的咆哮聲,獸巢附近的靈獸如約般紛紛駐足抬頭,驚恐的望向那裡,也不知是哪頭靈獸當先跑動起來,整個獸巢外圍頓時亂成了一片,幽蘭牧微眯雙眼,三級靈獸!如此沉穩有力的咆哮聲,夾著著清晰的靈力波動,必是三級靈獸無疑。

幽蘭牧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他緩緩向後倒退,原路返回,在離獸巢一公里的位置,找了一處隱秘的洞穴。離考核結束時間還有六天左右時間,幽蘭牧需要先將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然後再進入獸巢。

三級靈獸,相當於之前大力臂猿和雙角犀牛那個等級,無論是誰都需要謹慎對待。

山洞內,幽蘭牧盤膝而坐,吞入一枚火氣丸,腹部隨即湧起大量靈氣,幽蘭牧毫不遲疑的運轉起火絨訣和戰伐決,但他將更多的靈氣調配給火絨訣,以修補他體內的傷勢。雖然用火氣丸療傷顯得有些奢侈,但他已經等不到經脈緩慢癒合。

隨著火絨訣被運轉,幽蘭牧的臉頰開始變得通紅起來,皮膚表面也瀰漫出一層蒙蒙的紅光,好似整個人都被清蒸了一樣。淡淡蒸汽冒出頭頂,點點細汗爬滿額頭,紅潤的雙唇也因炙熱而發乾。

一段時間后,火氣丸的靈氣后力不足漸漸消散開來,幽蘭牧體表的紅光也跟著一起漸漸變淡,然而還未等火紅的皮膚降下溫度,幽蘭牧毫不遲疑的再次吞服一枚火氣丸,暗淡些許的紅光徒然再次熒光大放。

短短兩天內,幽蘭牧將十四枚火氣丸全部吞食一空,並又接連服用了一百枚化氣丹,才將體內的經脈修復如初。

站在洞口,幽蘭牧雙拳緊握,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隱藏在皮膚下面的力量,大量靈丹輔助讓他的火絨訣向前邁出了一大步,距離火絨訣焚炎淬體第四重已不遠,只需再服用四百枚左右的化氣丹就可晉級。

然而,幽蘭牧已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修鍊,他需要立刻動身前往獸巢,距離考核結束的最後期限只剩下四天左右的時間。幽蘭牧當即收斂氣息,向獸巢前進。

沿著山路潛行,來到獸巢的外圍,幽蘭牧看到了許多戰鬥的痕迹,相比於之前的寧靜,隨著時間的臨近,湧向獸巢的弟子越來越多,也有一些人忍耐不住開始衝擊獸巢,從地上發黑的血跡來看,顯然這個過程不是那麼愉快。

攀爬至一處山頂,幽蘭牧趴在一處凹坑內,向外望去,視線範圍之內,可以看到上百頭靈獸游弋在獸巢下面,原本平整的地面被轟出了大大小小的土坑,一些靈獸和人類的屍體四處散落,被那些飢餓的靈獸裹入腹內。

幽蘭牧環視了下四周,並沒有發現其他的白衣弟子,莫非所有人都已經進入了獸巢之內?

忽然,「咚!咚!咚!」數聲悶響憑空在寧靜的平地上響起,一頭獠牙野豬不知怎麼了突然猛力拱地,通紅的雙眼像是見到仇敵一樣,鋒利的獠牙每插入一次地表都會揚起大片泥土。

純白心臟

幽蘭牧面色一變,是人的喊叫聲!

野豬頭部猛力向上一抬,獠牙從土層中翹起,摳出成塊的泥土,而那慘嚎聲變得更加清晰起來,幽蘭牧雙眼一睜,只見野豬獠牙上面竟穿著一個白衣弟子,斑斑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順著ru白的獠牙滴落在地上。

「轟!」被野豬挑起的土層像是木牌一樣沿著直線整齊的向下坍塌,瞬間十幾個身著白衣的弟子灰頭土臉的從坑洞內沖了出來,一時間野獸咆哮,人聲怒喝。

幽蘭牧沒想到這些人竟然在地表之下打通了一個地道,雖然想法很好,但很明顯他們的地道挖的太淺了,被附近一隻野獸察覺,導致整個行動失敗。

由於這十幾人的突然出現,附近靈獸一下子涌了過來,雙方即刻陷入不平等的廝殺中,遠處的獸巢中還有一些靈獸聽到喊殺聲,徑直衝了出來加入到這場血宴之中。

很顯然這十幾人的下場必定很慘,但他們的行為也並不是毫無意義,在獸群注意力被這十幾人吸引過去的時候,反方向的山林中突然衝出十幾個人,他們發足狂奔,毫不戀戰,筆直的沖向獸巢表面的洞穴。

原本混亂的場面變得更加血腥,形式變化之快,容不得人多想,幽蘭牧當機立斷,果斷的從山頂上躍下,沖向離他最近的一處洞穴。

幾隻奔向之前那幾人的靈獸,在看到從山上滑下來的幽蘭牧后立即調轉獸頭,向幽蘭牧衝來。


幽蘭牧不敢耽擱,在毫無遮掩的平地上停留的越久,危險性就越大,一腳蹬在衝過來的靈獸頭部,半張獸臉都塌陷了下去,幽蘭牧用力一跳,高高躍起,直接翻過了前方的三頭靈獸。

於空中,幽蘭牧取出黃金弓,張弓搭箭,接連射出數箭,將他道路前方的幾頭靈獸射殺。剛一落地,幽蘭牧來不及起身,揮動黃金弓用力砸向左側,「砰」一聲悶響,一頭衝過來的扁嘴鱷魚被抽飛了出去。

幽蘭牧的舉動就像點燃油鍋里的一團烈火,大量靈獸從四面八方湧來,野獸的嘶嚎聲糟亂不堪,讓幽蘭牧心底生出一絲煩躁之感。幽蘭牧注意到遠處的洞穴內也開始湧出大量靈獸,只有一小部分洞穴還在保持著寧靜。

幽蘭牧深提一口氣,十七輪靈力波動驟然湧出,一拳轟在堅硬的地面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咚!」地表四散碎裂,在十七輪靈力波動的衝擊下,脆弱的部分直接化為粉末,堅硬的部分也被震成了成片的土塊。

布滿裂紋的土地轟然下沉,一些衝到進前的靈獸突然腳下一空,身體失去平衡摔倒在五米寬的土坑內。而幽蘭牧借著這一擊之力再次高高躍起,直接跳出數十頭靈獸的合圍。

幽蘭牧的舉動讓獸巢前的戰鬥直接沸騰而起,巨響之下不知多少慘烈的戰鬥同時爆發,有向前拚命衝殺的,也有掙扎著想要逃跑的,群獸之下每個人都在頂著巨大的壓力。

漸漸的一些單打獨鬥的弟子放下戒心,臨時團抱在一起,合力抵擋著靈獸的圍攻。

幽蘭牧也因為靈獸壓力越來越大,不得不選擇臨時加入附近的一個小團體,七個人合力沖向前方的一個洞穴。

幽蘭牧和一個紫發少女負責向前開道,將後方和左右兩側的防禦交給了其他五人,十六輪靈力波動之下,靈獸幾乎是一拳一個,拳到之處必是血濺腦裂,血腥之極。

相比於幽蘭牧的狂野,那名紫發少女的方式則要溫和許多,她以一柄細長秀劍為器,刺穿靈獸的要害,只會在靈獸表面留下一個豆粒大的血痕,顯盡女子的輕柔。

當七人衝到距離獸洞只有五十米時,忽然後方一人慘叫一聲,被一隻野狼咬中腿部,直接拖進了密集的獸群之中。

幽蘭牧臉色一變,就要抽身回去救那人,忽然一道紅光飛過他的面頰,沖入那片躁動的獸群,「轟!」一聲巨響,劇烈的爆炸直接吞噬掉附近三米內的所有生命。

幽蘭牧反身撲倒在地,炙熱氣流卷席而過,震的幽蘭牧胸口一悶。

火爆符…幽蘭牧心中一沉,當他起身回望時,那片區域就只剩下一個焦黑的土坑。

「走。」紫發少女看了幽蘭牧一眼,當先向前殺去,輕柔的刺殺動作依舊充滿了美感,但幽蘭牧的心底確是一片冰寒。

… 被火爆符驚退的獸群再次圍了上來,幽蘭牧一咬牙,起身和紫發少女再次衝殺在一起,也許是紫發少女的冷漠,讓幽蘭牧下意識的向左移開了少許。

紫發少女自然也看了幽蘭牧的小動作,卻絲毫不在意,長袖揮動間必有一隻靈獸死在秀劍之下。

眨眼間,六人合力衝進了一處洞穴,入洞時紫發少女毫不猶豫的再次向後面投擲出一張火爆符,「轟」一聲巨響,洞口瞬間坍塌,碎落的岩石頃刻間將洞口覆蓋,狂亂的氣流衝進洞內,將眾人衝倒在地。

「咳咳~」漆黑的洞穴內煙塵瀰漫,眾人被嗆得接連咳嗽。

忽然,前方陰暗的通道內亮起一團明亮的白光,紫衣少女舉著通體發亮的天明石走了過來,空靈的清音迴響在洞內,「獸巢深處的靈獸只會比外面多,不會比外面少,而且還有三級靈獸坐鎮,所以接下來大家聯手探索洞穴如何?」

眾人對視一眼,一顆天明石的價值最少在六千顆一品靈石左右,之前紫發少女還祭出了兩張火爆符,顯然她身家富裕,不是出自名門旺族就是一方大佬的千金,而且戰力不低,既然有機會結交高枝,眾人自然不會錯過。

紫發少女目光所及之處眾人紛紛頷首應諾,少女微笑回應,沒有一點架子,端是氣質若蘭,很有修養,然而當她的目光落在幽蘭牧身上時,幽蘭牧卻起身拍了拍土,直接從她旁邊走了過去,對她的邀請視若無睹。

紫發少女笑容一僵,看著幽蘭牧離去的背影,美眸中流光隱動,知道幽蘭牧為何會這樣,沉思片刻,清聲道「那人被野狼拖進了獸群,我那麼做也是幫他擺脫痛苦,難道為了救一個人而要將所有人都搭進去嗎?」

幽蘭牧腳步不停,慢慢消失在漆黑的洞穴深處。

紫發少女峨眉微蹙,清秀的臉頰漸漸冷了下來。

走在陰濕的洞穴內,每一步都會聽到清晰的腳步聲,寧靜的通道充滿了危險的氣味,幽蘭牧將神識全都散了出去,在視野受到限制的黑暗環境,神識探路成了他唯一能夠辨識方向的方法。

走了約有一個時辰,前方突然出現一條垂直的通道,站在左右兩個岔口上幽蘭牧有些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了,之前的岔路口至少還能通過地勢來判斷通道是向下還是向上,但這兩個岔口完全就是平行的。雖然他用神識探查過,但兩個岔道都是深不見底,沒有一點頭緒。

「破軍,接下來該往哪裡走?」幽蘭牧問道。

「你自己想辦法。」破軍的口風依舊十分緊,不到萬不得已絕不透露給幽蘭牧一點消息。

「時間不多了,你也不想我錯失這次晉陞內門弟子的機會吧,你只要告訴我往哪裡走就行,路上的野獸襲擊我自己解決。」和破軍交流久了,幽蘭牧也琢磨出一些應對的法子。

破軍沉思了下,點頭應諾,幽蘭牧實力提升的越快,離他回到深淵界時間也就越近。一股龐大的神識瞬間掃過整個獸巢,無論是趴伏在洞穴中的野獸,還是洞穴深處探索傳送陣的弟子,皆是渾身一震,好像有人將他們從裡到外看了個通透。

這道神識一掃而過,並沒有給其他人造成太多影響,只是一些想象力豐富的弟子以為是某位金丹師叔親自來探查,開始加速向洞穴深處探索,期望能夠表現出他們的英姿,博得這位「師叔」的注意。

「左邊。」破軍緩緩睜開雙眼肯定的說道。

幽蘭牧當即邁開步伐,毫不猶豫的進入左側岔口,剛沒走幾步幽蘭牧就看到了三隻雜毛野狗,黑黃的皮毛雜亂不堪,咧開的狗嘴下正滴著垂涎的口水。這三隻雜毛野狗原本是要進入另一個岔口,看到幽蘭牧后當即轉過身,吠叫著撲了過來。

三級靈獸他都收拾了,這幾隻野狗自然不被他放在眼裡,看到野狗縱身撲來,幽蘭牧上前大跨步,身子一矮,右勾拳猛然向上一擊,十六輪靈力波動驟然轟在當頭野狗的下巴上,響起一聲清脆的骨裂聲。

幽蘭牧右拳去勢不停,頂著野狗的下巴將野狗的頭部直接撞在洞壁上方,「咚!」一聲巨響,整個通道都跟著一起震了一下,當幽蘭牧收回右拳時,那隻野狗腦漿碎裂的掉落在幽蘭牧面前。

巨大的響聲震懾住了後面兩隻作勢欲撲的野狗,幽蘭牧抬起來冷看了它們一眼,野狗身體一僵,立即發出驚懼的嘶叫聲轉身就跑。

幽蘭牧笑了笑,看來並不是所有的靈獸都有拚死血戰的勇氣,他剛向前邁出一步,忽然「咔嚓」一聲,頭頂上掉下一些碎石屑,幽蘭牧凝眉抬頭一看,通道上方忽然落下大量的岩石塊,幽蘭牧心頭一驚立即抽身飛退。

「轟!」通道驟然坍塌,大量岩石傾斜而下,堵住了前進的路口。

幽蘭牧緊咬牙根,看著被封住的路口,問道「破軍,現在該怎麼辦?」幽蘭牧沒想到這些岩壁竟然如此的不結實,一拳之下竟然會發生連鎖性的坍塌。


「還能怎麼辦,走右邊那條岔口,給你小子指一條出路都能讓你活生生走成死路,你可真行。」原本通道意外坍塌就讓幽蘭牧很惱火了,破軍還不忘在打擊他一下。

幽蘭牧無奈只得轉身向右岔口走去,在心中多有留神,看來在洞穴內打鬥要控制好力度,不然只會將他徹底堵死在洞穴內。

走出這條岔口,幽蘭牧進入了一個溶洞,如客廳大小的溶洞內正游弋著六隻身披黑甲的靈獸,幽蘭牧立即加速,趁著這些靈獸沒有反應過來,一拳轟在離他最近的一頭靈獸身上。

拳到之處,甲碎肉裂,幽蘭牧一拳直接打算了這隻靈獸的脊柱,靈獸痛苦的絲毫一聲垂倒在地,雖然它還沒有死,但顯然不可能再站起來了。

其餘五頭靈獸見到幽蘭牧,紛紛邁著沉重的步伐沖了過來,厚重的鐵蹄踏在地上,在狹小的空間內咚咚作響,好似一座移動的肉山。

幽蘭牧自逞力量再大也不會和五座肉山硬拼,他踩在身前橫倒的靈獸身上,高高躍起,在臨近洞頂時,狠狠在岩層上一踏,如利箭般筆直的射向溶洞另一側的出口。

看到人類從頭頂飛過,五頭黑甲靈獸嚎叫著紛紛停下腳步,在擁擠的空間內笨重的轉過身子,重新沖向人類。

此時,幽蘭牧早已落到了出口,看到黑甲靈獸衝來,他一拳轟在通道洞頂,「轟」一聲大響,隨著岩石的鬆動坍塌,這條通道也被徹底封堵起來,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從石堆後面傳來的靈獸憤怒的咆哮聲。

繼續向山腹內深入,幽蘭牧在破軍的指引下,走過十幾個岔口,闖過數個靈獸的聚集地,突進近千米的距離,最後來到一處狹窄的溶洞內。

這座溶洞最大隻有一個卧室大小,洞頂上垂落的石ru都快要貼到地面上了,有些石ru表面還在向下流淌著涓涓細流,最終沿著地面上的石縫流向地底的更深處。地面上遍布大大小小的水坑,並伴有拳頭大小的石筍,想來這個溶洞成形時間並不是很長。

「破軍,這是死胡同,你怎麼把我引導了這個地方。」幽蘭牧掃了眼四周,發現厚實的岩壁上別說是能容人鑽入的裂縫,就是筷子粗的縫隙都沒有。

破軍陰邪的笑了一聲,道「路是人闖出來的,不是走出來的。」

「闖?怎麼闖?」幽蘭牧眉頭微皺。

「打破這段岩層,到下一個溶洞。」破軍氣魄十足的說道。

幽蘭牧半信半疑的走到溶洞中間,微蹲左膝,左拳卷席著十六輪靈力波動驟然轟出,「咚」一聲大響,整個溶洞跟著一起劇烈晃動,「嗡嗡」迴音久響不絕。

「就這點力氣怎麼能打破兩米后的岩層,直接用十七輪靈力波動全力轟過去。」破軍鼻口出氣,雙臂環抱看著幽蘭牧的表演,只是不知為何他的嘴角翹起一個玩味的弧度,臉上也不再是平時的剛毅表情,而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期待。

如果幽蘭牧看到破軍這幅樣子絕對會停下來冷靜思考,但他著急找到通往傳送陣的出路,並沒有質疑破軍話,也沒有進入識海內看一眼,而是全身心投入的運轉起戰伐決,洶湧的十七輪靈力波動蓬勃而發,順著他的左拳一舉轟擊在被流水侵蝕過的岩層上。

「轟!」一聲巨響,表層的岩石如落葉般四處飛散,幽蘭牧的左拳徑直沒入岩層之中,密如蜘蛛網般的細紋迅速向四處蔓延開來。

「咔嚓」一聲,整個地面轟然破碎,幽蘭牧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向下墜落,甚至洞頂上方的一些石ru都被震落下來。

下方果然還有一個更大的溶洞,幽蘭牧心中一明,他離傳送陣又近了一步。

「轟!!」 嬌妻在上,惡少別急 ,但在無處借力之下,他還是不可避免的被碎石壓在了下面,好在墜落的高度不是很高,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少傷害,只不過滿身的灰塵是避免不了了。

當幽蘭牧費力的從碎石中爬出來時,愕然發現四周黝黑的環境內突然亮起無數對金黃-色的眸光,幽蘭牧神識一掃,臉色大變,他竟然掉進了靈獸的巢穴裡面!

煙靄紛紛 ,幽蘭牧心裡一沉,暗叫一聲「糟了。」

四周靈獸被突然坍塌的洞頂給嚇了一跳,待看到巢穴內突然出現一個人類后一個個怒目而視,一時間溶洞內死一般的寂靜,些許從上層溶洞持續滑落的碎石掉在地上,給這層死寂披上了一層難言的沉悶。

「愣什麼,還不快衝出去!」識海內破軍大吼道。

幽蘭牧小心的扭動頭部,神識掃過去發現洞口在自己身後五十米遠的位置,幽蘭牧緩慢的轉過身,剛向前邁出一步,寂靜的溶洞內突然嘈亂起來,各種憤怒的咆哮聲此起彼伏,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幼弱的嚎叫聲,可能是一些幼獸的呼喚。

數不清的黑影從四面八方衝來,嘶嚎的警報聲更是喚回了巢穴外的靈獸,一隻、兩隻、三十隻,幽蘭牧探查到溶洞內唯一的出口已被如潮水般的靈獸給淹沒了。

幽蘭牧一呆,不禁罵道「破軍,你這帶什麼的破路,都掉進獸窩了!」

來不及埋怨第二句,一個黑影當頭撲來,幽蘭牧毫不猶豫的運轉靈力,揮掌如刀,一掌砍在它的脖頸處將其劈飛了出去。漆黑的溶洞內,幽蘭牧根本看不清這是什麼靈獸,只能用神識探查到它的大體輪廓,似豹、似虎,動作十分敏捷。

好在這些靈獸大多都是二級靈獸,幽蘭牧雖然壓力很大,但在閃躲騰挪間還是勉強抵擋住了第一波的圍攻。幽蘭牧側身躲過一隻撲過來的黑影,在它即將跳過時,幽蘭牧一把抓住它的尾巴,隨後猛力向前一踏,就要將靈獸向前砸去。

忽然幽蘭牧腳下發出一個「嗶噶」奇怪聲響,像是什麼被硬生生擠爆一樣,幽蘭牧腳下一滑差點摔倒,但他還是強力穩住身形將手中靈獸猛力甩向前方,「砰」一聲悶響,幾頭即將衝過來的靈獸被撞了回去,發出一陣哀嚎。

幽蘭牧來不及看那隻靈獸的下場,左方又撲來一隻靈獸,幽蘭牧即刻翻身躲避,誰知又是「嗶噶」一聲,腳下不知踩到什麼,幽蘭牧腳底一滑,身體頓時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地,左手拍在地上一陣粘稠濕漉漉的感覺。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手上的溫熱東西是什麼,周圍徒然響起一大片靈獸的低呼聲,其聲弱如青柳,悲嚎中帶著恐懼和無助,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密度卻很高,顯然數目不少,幽蘭牧面色一變,兩個字從他腦海中閃過,幼獸!


初傲霜一瞬的怔愣緩了過來之後便和那人握了手,「謝謝!」

Previous article

青狼見他攻來,便低吼一聲,雙足用力蹬地,便轉身撲向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