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Auto Draft

“不好說。”白羽一句話就打亂了他的計劃。

不好說?那就是可能有毒!不行,絕對不能吃!不然它臨死前還會再坑自己一次!

已經能夠確定,這貨沒有半點用處!可現在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這可怎麼辦?

嘆了口氣,王子清揮揮手,讓傻_羊駝憑空消失,直接扔回召喚空間。

白羽說道:”事實上,我認為變異成功了,但不知為什麼它外形沒產生變化,以後慢慢實驗吧。。。還有,因為上學期的空襲事件,我們少上了一個月的課,所以這學期將提前一個月開學,三天後就要回去。”

“這麼急?我怎麼沒接到通知?”王子清問道。

“我這是內部消息,你明天就接到通知了。你自己回去已經來不及,跟我一起走吧。”

的確,只剩三天了,雖然不想搭乘白家的飛機,但這次不搭也得搭,否則肯定遲到!

王子清點頭,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轉問道:”對了,狼人組織那邊有眉目了嗎?”

“這件事已經報告給我父親,他會派人去調查的。”

“其實我是關心半仙兒,那少女殺手跟在他身邊,肯定很危險。所以,儘快找到狼人組織,摸清少女殺手的底細,免得半仙兒不明不白的掛掉。”

白羽一邊操作高科技儀器,一邊說道:”狼人最近不會有大動作,何況他去了泰國,應該不會遇到危險。”

王子清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架:”希望他在泰國手術順利。。。”

……………………

傍晚,將女孩送回家后,女孩戀戀不捨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之後,王子清又返回了半仙兒家,放出羊駝,準備好好研究一下,這傢伙的肉究竟能不能吃。

白光一閃,羊駝出現!

它歡快的在屋裡跑了一圈,發現整個房子空蕩蕩,只有王子清一人,於是它趕忙跑到王子清身邊蹭啊蹭,表示友好。

但王子清被它坑了好多次,根本不吃這一套!而是操起桌上的菜刀,摸著下巴,圍著它繞了幾圈,考慮從哪下手比較好。。。

??第三更晚些發布。??

… x|||||一頓飯在心驚膽戰中吃完,王子清的汗水已經打濕衣服,周圍的人都投來奇怪的目光。王子清給出的解釋是:”年輕人,火力盛,容易熱。”

吃過飯後,蘇淺憶主動提出。要帶姐夫參觀一下蘇家大宅。王子清本就是雇來的,張明美自然不會吃醋,很爽快就答應了下來。

於是,蘇淺憶用充滿威脅的目光看著王子清,王子清雖然不情願,但也只能跟了出去。

一前一後,走進了一個別墅。剛一進屋,蘇淺憶就雙手抓住王子清的衣領:”你來這裡幹什麼?”

臉貼的極近。王子清向後躲了躲,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這是個誤會。”

“你怎麼跟張明美在一起?”

“還記得前兩天打電話的時候,我告訴你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嗎?是半仙兒幫我聯繫的。說有人要租男朋友回家過年。”王子清哭喪著臉:”要知道是你們蘇家!打死我也不來!”

蘇淺憶依然抓著王子清的衣領,表示非常憤怒:”王!子!清!”

“這不能怪我!”王子清趕忙說道:”誰知道那是你二姑家的孩子,她要是姓蘇,我早就反應過來了!”

“現在怎麼辦?你說吧!”蘇淺憶放開他的衣領,轉過身,不看他。

拍了拍胸口,讓褶皺的西裝恢復平整,王子清咬咬牙:”實在不行,就只能娶你二姐了!”

蘇淺憶回過身,又抓住了王子清的衣領:”我和你說正事,你竟然還開玩笑?如果被我爺爺知道你是租來的,就死定了!他最恨別人騙他!”


看著西服,王子清都快心疼哭了:”妹子,這是借來的,你輕點,還得還呢。”

蘇淺憶放手,王子清再次整理西服,一邊整理一邊說道:”我知道蘇家老爺子的脾氣,所以,剛才我也不是開玩笑的,實在不行,我就真的只能娶你二姐了!”

“我管你去死!”說完,蘇淺憶摔門走了出去!但很快,她又返了回來,因為她想起一件事,這是她自己的別墅,為什麼自己要走?所以她又回來了,將王子清推了出去。

王子清趕忙說道:”妹子,妹。。。”

『嘭!』門狠狠關上,差點沒撞到他的鼻子!站在門口,他小聲嘀咕:”最近好像踩狗屎了,運氣一直這麼差,不行,得給半仙兒打個電話,讓他給我來一卦。。。”

……………………

蘇家老爺子,脾氣是出了名的古怪!

他是老紅軍,抗戰打仗的時候當過司令,但當時他脾氣就很古怪!據說有一次,部隊里做紅燒肉,給他送飯的勤務兵實在太饞,就偷吃了一塊,結果這貨一數,發現肉的數目不對!當即掏出手槍,一槍乾死了勤務兵!見鳥布。

咳咳。。。當然,這是謠傳,也不知是真是假。

雖然不確定這件事的真假,不過王子清可以確定,要是這謠傳被蘇擎蒼聽到,他肯定會一槍崩了自己!所以說,這謠傳啊,多半是不能相信。

不過,即便如此,蘇老爺子也是出了名的怪脾氣!由於參加過抗戰,他生平最恨背叛和欺騙!如果發現自己是租來的,他是不會對外孫女怎麼樣,但對自己這個外人,可就難說了。

所以,蘇淺憶剛才態度雖然很差,實際上卻是在關心自己。想到這裡,王子清露出微笑。

“笑什麼呢?”張明美從遠處走了過來。

“覺得你五妹這個人很有趣。”

“她?出了名的冰山美女,一年不見,她倒是轉了性子,比以前活潑了。”

王子清心說屁,她會轉性子才怪了!之所以對自己熱情,是因為早就認識!要說到對蘇淺憶的了解,恐怕這世上除了蘇淺憶的父母,就是數王子清了!

心中微微嘆氣,王子清問道:”今晚我住哪裡?”

“我家的別墅,你睡沙發。”一邊走,張明美一邊說道:”我姥爺叫蘇擎蒼,膝下四個女兒,一個兒子。而我們姐妹之中,除了五妹之外,全是外姓。也不知這一代是怎麼了,生的全是女兒。”

王子清欲哭無淚,心說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姥爺就是蘇擎蒼?要是早知道要來的是蘇家,就算打死我,我也絕對不來!!

……………………

晚上吃飯的時候,王子清又經歷了一次蘇淺憶的笑裡藏刀!一口一個姐夫,叫的那叫一個甜!只不過暗地裡,她恨的是牙根直痒痒!

王子清也不好過,又吃了個滿頭大汗,還得繼續用中午的借口:”年輕人,火力盛,容易熱。”

結果蘇老頭頑皮的來了一句:”試試加多寶。”

眾人鬨笑。

又一次在心驚膽戰中吃完飯,張明美帶王子清向別墅走去,一邊走,一邊問道:”待遇不錯吧?吃的是山珍海味,住的是別墅,雖然是沙發,但也是別墅啊。”

王子清有氣無力的點頭,可他現在吃什麼都感覺沒味道,因為飯桌上,嚇都快被嚇死了,哪還有心思品嘗山珍海味?

晚。。。王子清在沙發上翻來覆去去的睡不著,拿出手機,給蘇淺憶發了個簡訊:”我在沙發上很不舒服,你那邊有大床提供嗎?”

不一會兒,蘇淺憶的信息就發了回來:”沒有。”

“那我怎麼辦啊?淺憶,作為兄弟,你必須幫我想想辦法!”

“我睡了!關機了!”

一個簡訊,王子清成功的激怒了蘇家妹子,蘇家妹子直接表示不管他了!愛咋咋地!

“唉。”王子清嘆了口氣,最近真是倒了血霉,召喚出奇葩羊駝,又遭到殺手追殺,還有個小娜覬覦自己的手鐲,最後又被張明美坑到了蘇家!要不是王子清心理承受能力強,估計這會兒早就精神崩潰了。

這才第1天,後面還有14天,天天對著蘇淺憶,這日子可怎麼熬啊。。。

次日,蘇家又有人前來做客,王子清只遠遠看了一眼,便立刻藏到了張明美身後!張明美問道:”你怎麼了?”

“那個人認識我,我絕不能過去!否則我們的事情就敗露了!你爺爺可最討厭欺騙的!”

“那你還不快回去?”張明美顯然也有些害怕。


王子清趕忙轉身溜了回去,因為今天來蘇家做客的人,竟然是周宛傑!也就是王子清他們班最厲害的學生,擁有眼鏡王蛇的那一位!他怎麼也來蘇家了?

對此,王子清表示有些疑惑,不過也只是稍微有點疑惑罷了,畢竟那不關自己的事,所以不太感興趣。至於蘇老爺子那面,張明美自會應付,說自己生病了,或者怎麼樣了,都可以,只要不見到周宛傑就行。。。

一想到人家周宛傑的變異眼鏡王蛇,再想想自己的奇葩羊駝,王子清眼睛再一次濕潤了!

不多時,張明美回來了,面帶笑容:”原來,那個叫周宛傑的人,是來向五妹提親的。”

“提親?”王子清皺起了眉毛。

“咦?他對五妹提親,你好像有很大意見?”張明美髮現了王子清的異樣。

他趕忙掩飾:”沒有,只是覺得好奇,蘇老爺子答應了么?”

王子清看似隨意,實際心中卻非常焦急,究竟為什麼會這麼焦急,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沒有,五妹自己不同意,誰都拿她沒辦法。她可是六個姐妹中唯一姓蘇的後代,老爺子很寵著她的。”

聽到張明美說,蘇淺憶沒答應提親,王子清心中懸著的石頭總算放了下來。

不過很快,他便疑惑了起來。有人向那恐怖女人求婚,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那麼緊張呢。。。

??六更完畢。。??


… ??”我不信。”李萱萱表示,王子清說的太過誇張??”再說,我也不會罵人。”

“竟然不相信我。這可就難辦了。”

還好,她並沒讓王子清為難,而是轉移話題??”對了,關於狼人的事。你應該很清楚吧?可以給我說說嗎?”

“你怎麼知道我很清楚?”王子清反問。

“因為每次捉到狼人的時候你都有在場,雖然被白羽搶了風頭,但我還是注意到了你。”李萱萱微笑一下??”所以,你應該很了解這種生物,能告訴我如何防範嗎?”

既然如此虛心請教,王子清自然也不會隱瞞,回答道??”其實嚴格說起來,這應該算是機密。不過既然你問了,那就給你說說。。。它們並非真正的狼人,而是基因變異后的產物。擁有變形,和變身狼人的能力。喜歡變成你親近之人的樣子。潛伏在你身邊,趁你放鬆的時候突然發難。”

“那,該怎樣對付它們呢?”

“截止到目前,並未發現太多狼人,所以只要不是太倒霉,你碰到狼人的幾率不大。。。平時多注意親近之人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立刻保持警惕,問一些只有你們兩人才知道的秘密。另外,就算真遇上狼人也不用怕,你的白熊可以輕鬆對付它們。。。”

……………………

回到s市,已經是5月6號。首先給李叔打了個電話,詢問現在能不能回到工地幹活。

其實以王子清的能力,可以做的工作有很多,為什麼偏要回到工地?

因為有一隻無形大手在背後操縱,他不想無辜的人受到牽連,所以才甘願做打雜小工,一來不用連累別人,二來可以隱藏實力。

接到王子清的電話,李叔很是高興,信誓旦旦的說,工地大門永遠向他敞開!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說的好像他是工地老總一樣!

又聊了幾句,掛斷電話后,王子清準備給半仙兒打一個,看他死了沒有。

可號碼還沒撥完,手機就響了起來,有人給他打來了電話!是張明美!

她找自己幹什麼呢?帶著疑惑,王子清按下接通鍵。

“你總算回來了。”這就是張明美的問候語。

王子清略帶驚訝:”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因為我知道變異人學校放假了。”

“你連這個都知道?學校保密工作實在太差了了。”王子清小聲嘀咕一句:”怪不得狼人可以混進去。”

張明美沒聽到他的嘀咕,繼續說道:”蘇家雇傭了很多變異人保鏢,你也知道,如果父母都是變異人,後代一定也是變異人。所以,保鏢家的孩子就有在變異人學校上學的,所以我才知道你回來了。”

“消息真夠靈通的。。。找我有事?”

“嗯,我想出海遊玩,欣賞海上風光,雇傭你保護我的安全,價格么。。。還和上次一樣,每天一千好不好?”張明美開出了誘人的價碼。

然而,王子清實在不願跟蘇家扯上牽連,上次他已經受夠了了,這次難道還不長記性?於是當場拒絕:”不去,我要上班。”

“去哪上班?”

“回工地打雜。”王子清如實回答。

張明美有些不悅:”你一身的本事,為什麼非要去打雜呢?”

“蘇家資產幾百億,你又何必去做教師?”王子清反問了一句:”再說,今天是五月六號,沒記錯的話,學校早就開學了吧?旅遊為什麼要選在這個時候??”

“因為在等你。”張明美有些委屈的說道。

王子清大驚:”等我?”

張明美肯定的回道:”對,等你。我們原定五月一號出海遊玩,可忽然接到變異人學校放假的消息,所以一直在等你回來,我已經請好假了。”

但王子清仍然十分堅定的拒絕:”謝謝你的器重,但蘇家保鏢眾多,足以保護你的安全,既然如此,又為何非要把我帶上?”

不論張明美說什麼,他就是不去!

……………………


無奈之下,張明美只好嘆息著掛斷電話,向身邊蘇淺憶投去求助的目光。

蘇淺憶拿過手機,重新給王子清打了回去。

“喂,大姐,我不是說了不去,你就別再打了。”

“誰是你大姐?”

聽到這個聲音,王子清瞬間寒毛乍起,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你怎麼和她在一起?”



安隅原以為徐紹寒會同她大動干戈,實則,是她想錯了。

Previous article

初傲霜一瞬的怔愣緩了過來之後便和那人握了手,「謝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