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安隅原以為徐紹寒會同她大動干戈,實則,是她想錯了。

男人站在原地滿身怒火膨脹許久之後,哐當一聲,摔門離去。

那聲響,可謂是震天響。

半晌,她轉身,俯身整理桌面文件,嘀咕了句;「神經病。」

徐紹寒今晚的舉動,於安隅而言,就如那發了神經病的病人似的,抽了那麼一陣風,轉而自己飄走了。

徐先生不知自己此時到底是何感情,婚前,他無疑是將安隅一切事宜都調查的清清楚楚,妄以為自己已足夠了解她,可實則,並非,這個女子,身上有太多秘密。

他查到的只是表面。

比如、她前幾日去江邊見了誰?

在比如,她與唐思和是何關係?

在比如,在趙家這十五年,她是如何在趙家的打壓下過來的。

他了解的,只是現在的安隅。

而最重要的,是過往,一個人性格的冷淡與熱情都是拜過往所賜。

而徐先生,全然不了解徐太太過往的一切。

聽聞她與人同居的流言蜚語,他像大多數男人那樣怒火衝天難以忍受,滿心要找她詢問清楚,可對面而立時,她那雙靜默平靜的眸子將他那些妄以為沖刷的乾乾淨淨。

滿身怒火在百轉千回之後只剩隱忍。

更甚的是,他害怕與安隅關係更僵硬。

近幾日的回暖讓他越來越害怕二人關係走向破裂。

所以最後,除了妥協隱忍,別無他法。

臨近十點,葉城上來,手中拿著文件,他干過無數次如此事情,但還是頭一次,覺得文件在手是如此沉重。

他敲門,男人陰沉冷怒的聲響透過厚重的木門傳來;「進。」

葉城邁著沉重的步伐過去,將手中文件放在徐紹寒辦公桌上,轉而目光落在站在窗前抽煙滿身陰冷的男人身上。

此時,他依舊是白日那一身工裝,但不同的是,身上那股子商人的儒雅氣息已消失不見,剩下的只是冷厲與寒涼。

「說,」一個字,慷鏘有力,言簡意賅,帶著怒火。

「太太是在綠苑有套房子,唐先生也有,但二人樓層不同,應當不是同居關係。」

「應當?」這男人最為擅長言語分析,葉城的這個應當,讓他話語更是冷了數分。

幽靈戰紀 ,不是應當。

葉城聞言,周身一顫,本不願說之事,迫於男人無形壓力下,不得不說;「太太在1601唐先生在1701,物業那方說,年前1701的戶主申請動工將房屋打通改成複式樓。」

砰、窗邊椅子飛出數米遠。

男人滿身怒火轉身,雙眼泛著猩紅,話語冷厲帶著殺伐之氣;「通了沒有?」

「沒、、、、、、沒有,」葉城微頷首應道,戰戰兢兢。

徐紹寒滿腔怒火再度噴涌而發,若方才稍有隱忍,那麼此時,無疑是全部暴露出來。 慕白趁著曲悠然熟睡的時候,溜進了房間,恰好聽到曲悠然說夢話……他一驚,以為被抓包了,結果曲悠然只是翻了個身。

原來是在說夢話,連說夢話,都在罵他,臭狐狸。

慕白不惱,安靜的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她,這種事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幹了。

他心裡默默的希望曲悠然永遠都不會知道,這樣他就可以趁著夜色肆無憚忌的看她,雖然也僅僅只是這麼看著。

這世上怕是沒有夫妻像是他們這般了吧。

苦笑著搖搖頭,伸手輕輕的戳了戳曲悠然的臉蛋,然後又略微調皮的,捏了捏她的小巧玲瓏的鼻子。

這張臉,是怎麼看,也看不夠。

待慕白從曲悠然屋裡走出來時,已經是凌晨4點,離天亮不到1個小時,慕白已全然沒了困意。

索性回書房,把公司的剩餘事物全部處理乾淨,每每這個時候,他就忍不住抱怨佐墨怎麼還不回來。

他現在不僅要處理自己負責的項目,還要連帶慕影的項目,所謂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策劃部已經把望月島項目方案提交給慕白了,慕白一連看了幾個方案,沒有一個讓他滿意的,不是過於老套,就是太過去獨樹一幟,要不就是太不現實。

等慕白全部看完,已經是差不多5點了,他打了個哈欠,支著頭,小憩。

———

曲悠然破天荒的早醒了,若是換成以前的她,很有可能要睡到日上三竿。

昨晚太累了,沒有洗漱,睡一覺起來渾身都黏黏的,她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準備去浴室洗澡。

家裡的傭人已經開始收拾家,做飯,打掃院落。

曲悠然走了很久也沒看到慕白的身影,莫不是這回已經去餐桌吃飯了吧。

沒多想,徑直進了浴室, 醫世神凰 ,一進門發現慕白並不在。

「慕白呢?」

「回少奶奶,慕白少爺昨晚到現在一直在書房,還沒出來。」

曲悠然皺起眉頭,「沒出來,怎麼不去叫他吃飯。」

傭人們不敢啃聲,曲悠然嘆氣,許是被慕白凶慣了,不敢去叫,怕被罵。

「我去看看。」曲悠然起身向書房走去。


輕輕的敲了幾聲門,無應答,於是從管家那裡拿了鑰匙,輕手輕腳的打開門。

書房的窗戶開著,門一開,對面的風吹來,桌上的文件散了一地,慕白爬在書桌上沉睡著,隱隱的能聽到低沉的打鼾聲。

曲悠然對跟在身後的管家和傭人做了個噓的手勢,擺手讓他們先下去。

然後彎下腰,撿起地上的文件,目光不由自主的掃了幾眼,原來是在忙這些,心裡越發的心疼,慕白最近真的太忙了。

輕輕的把文件放回桌前,轉身去餐廳,把早餐端到了桌前。

然後拿了件外套,披在了慕白身上。

曲悠然俯下身,歪著頭,偷偷的看慕白,心說一個男人的臉,怎麼能長得這麼好看,她盯得入神,似是忘卻了時間一般,忽然身子一抖,被拉住了雙手……

她的手順著他的肩膀,環住了他的脖子。

臉瞬間紅了,「那個…..慕白,你什麼時候醒的。」

「在你偷看我的時候。」 男人的佔有慾總是來的莫名其妙,就好比,安隅並不知曉自己到底哪兒招惹了徐紹寒。

臨睡前,見了一天當事人的安隅只覺口乾舌燥,下去端了杯水。

轉彎上樓之際,險些撞上站在拐角處滿面陰沉壓著渾身怒火的男人。

她抬眸,甚是奇怪,睨了人一眼,欲要繞道而行,卻被男人攔住去路。

安隅不否認,她與徐紹寒的關係才緩和些許,但遠沒有到可以讓對方胡攪蠻纏的地步。

抬眸,儘是不悅,那目光好似在問,你想幹嘛?

徐紹寒低睨著她,視線冷冷淡淡夾著陰火,見安隅目光不善,男人心中怒火半天壓不下去,許是心煩氣躁之餘,無東西可降火,伸手接過她手中水杯,自顧自喝了大口。

手心突然空蕩,徐太太眉頭緊了緊。

望了望自己空蕩蕩的手心,在望了眼被徐紹寒送至唇邊的杯子,心裡只道是活見鬼了。

外人都道他沉穩冷靜,在她看來,這人跟神經病並無相差。

男人握著杯子的手稍有些青筋直暴,安隅低眸之際,恰好收入眼帘。

停頓兩秒,心中若有所思。

許是夜黑風高,不想同他生事。

抬手撥開擋在跟前的男人,轉身往卧室而去。

空曠的莊園里,此時,除去守夜傭人與巡邏警衛之外再無他人,而徐紹寒那隱著怒火的聲響在此時顯得尤為醒耳。

「你就不問問我今日為何怒火中燒?」

安隅前行步伐一頓,纖瘦的背脊在廊燈的陰影下更顯單薄。

聽聞徐紹寒此言,總覺這人是個鬧脾氣鬧的正盛的毛頭小子。

她步履雖停,但身影未轉,跨出去的步子依舊落在原處,更甚是絲毫要轉身的意思都沒有。

良久,淡薄冷酷聲響起:「與我何干?」

言罷,欲要抬步離開。

她素來冷心無情,也正因此,才造就了她的業界翹楚。

顯然,她低估了一個正吃著無名醋且還火冒三丈難以隱忍的男人。

徐紹寒跨大步而來,砰~的一聲,將安隅抵在牆角。

他努力剋制隱忍的怒火被自家愛人一句淡薄無情的話語給激發的徹底。

男人一臉慍色望著她,低沉開口,話語帶著寒意,「你路過看見淋雨的拾荒者都知曉關心,為何到了我這個丈夫身上便冷漠無情了?」

安隅正消化著,尚未想出個所以然來,男人擒住她臂彎得大掌更緊了一分,話語陰沉,咬牙切齒:「莫不是在你眼裡,我連一個陌生的乞丐都不如?」

這無名火,來的太過莫名其妙。

讓安隅這個素來不喜與旁人吵架的人狠狠擰了擰眉頭。


望著他半晌,低沉開口。

「晨間出門我未曾惹你,夜間歸來是你挑事在先,徐先生,你若看我不爽大可直說,陰測測涼颼颼冷嘲熱諷的是想幹嘛?」

踮起脚尖吻上你 ,疼的安隅眉眼直蹙,以至於話語間都帶著些許顫慄,她伸手欲要撥開男人的爪子。

卻適得其反。

「我看你不爽?」男人似是聽了極大的笑話,將這五個字細細琢磨了番,隨即冷笑開口,「我若看你不爽還需惦著臉討好你?」

從婚後離家歸來,徐先生可謂是一天好日子沒過過,不是獨守空房便是受盡冷臉,如今稍有好轉,便來了這麼一樁讓他心塞之事。

與安隅而言,徐紹寒此時無疑是在挑起事端,用他這無名怒火來拉開戰場。

夜深時分,安隅只覺這人神經病犯了一回又一回。

「我看你是瘋了,放開我,」她開始拳打腳踢,儼然覺得眼前這人同神經病並無半分區別。

一邊拳打腳踢且還一邊放狠話,「你想離婚我奉陪。」

「徐紹寒……,」一聲驚恐急切聲在空曠的走廊里響起,驚醒了樓下守夜傭人。

若說此前,徐紹寒心中稍有怒火,定然還是有幾分隱忍的。

可此時,當安隅那句你想離婚我奉陪的話語出來后,徐紹寒那刻意壓下去的半分怒火如同火山爆發似得噴涌而出。

安隅雙手被他狠狠按在頭頂,整個人萬分驚恐盯著徐紹寒,怒沉的眸間泛著火花。


惡狠狠瞪著他。

「有問題可以解決,倘若在讓我聽見你把離婚掛在嘴邊,」他頓了頓,按著她手腕得手,鬆了半分,微調整氣息,似是在平息怒火,開口道,「後果自負。」

徐紹寒有意宣洩怒火,便註定不會讓她好過。

壓著她手腕的手似是恨不得能折斷了它。

安隅被其圈外牆角避閃不及,無處可躲。她這如此剛烈的性子自然不會讓徐紹寒好過。

只是,還不待其發作,冷聲開口道,「性子這麼烈,這些年在趙家定是沒少吃虧。」

這是一句簡單的陳述句。

斷定了安隅的前半生。

「你簡直是個下三濫不要臉的無恥之徒,」砰、不知是安隅力道太大還是徐紹寒佔了便宜心情好,讓了她半分。

「國家法律規定不能親自己老婆嗎?安律師?」

「徐紹寒……,」安隅怒火上腦,失了理智,眼底那抹猩紅如此濃烈。

抬手,狠狠擦了擦唇瓣。

「我親我自己老婆也叫不要臉?」男人沛然冷笑。

許是見安隅不好過,徐先生隱了一晚上的怒火有所好轉。

以至於,夜半三更,他竟頗有閑情雅緻的雙手抱胸弔兒郎當的靠在牆邊同自家愛人耍嘴皮子。


但是此時的這必殺之劍豈會簡單,穿透了看似堅硬的翅膀直接穿透了數個窟窿。天凡和紫日卻是安然無恙,但是慢慢地翅膀變得柔軟,舒展開了。

Previous article

Auto Draft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