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此時的這必殺之劍豈會簡單,穿透了看似堅硬的翅膀直接穿透了數個窟窿。天凡和紫日卻是安然無恙,但是慢慢地翅膀變得柔軟,舒展開了。

而紫日瞬間就雙眼血紅,此時的大鵬只能稱之為血鵬了,珍貴的聖獸血液到處都是,翅膀全是小小的窟窿,而大鵬已經暈死過去了。


但是敵人卻沒有停下來,剩下兩個人又殺了過來,紫日一揮手把大鵬收了起來,大鵬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失血到這種地步,一定得修養許久了。

天凡和紫日無奈只能回到了地上。三人看目的達到,也是到了地面上。此時輕雨門和金剛門的長老是輕微的小傷。

而狂風門的長老剛才攻擊似乎用處了所有的能量,此時站在那裡明顯是強弩之末。一瞬間的時間,那一雙拳頭和一把拂塵再次攻上來了。

天凡剛準備躲避,但是似乎心中一動,突然止住了自己的動作。硬生生的挨了一拳。身上又是一陣波動,輕鎧再次破碎,而且繼續吐血。

但是就在飛出去的一瞬間,胸口一個閃爍。一隻巨大的獅子突然出現,一口直接咬住了猝不及防的金剛門長老的腦袋,還沒等對方反應,一個甩頭直接一顆大好頭顱飛了出去。

並且滾到了正在恢復的狂風門長老的腳下。看著剛才還並肩作戰的人的腦袋,實實在在的嚇了那長老一下。

天凡吐著血,單手撐著自己不倒下,看著對方的驚愕,再看看那威風凜凜的獅子,左右的日月圖案栩栩如生,並且一身藍金色的長毛,雄獅特有的鬃毛。正是晉級成功的小獅子。在最危險的時候,他還是及時的醒來了。

醒來的第一次配合就收到了奇兵的效果。天梵谷興的一笑,直接暈了過去。

但是不得不說場上的局勢一擊逆轉了,一個受傷的紫日和一個正是最好狀態的小獅子。

對方正是出於下風了。

… 小獅子一出來就完成了重要的一擊,並且直接血祭了自己的成長,頓時咆哮一聲。這一聲咆哮實實在在的打在了剩下的兩大長老的心頭。

兩人一時間還是沒有辦法從金剛門長老身死的震撼中醒過來,一聲咆哮幾乎是在傷口上撒鹽一般。兩人渾渾噩噩。

小獅子轉過頭擔憂的看了一眼天凡,然後對著紫日露出了一個只有人類才有的表情。那就是你懂得該怎麼辦。紫日頓時凌厲的看向了那兩人。

直接選擇和斬龍人劍合一,並且還有本命靈體的加成。直接向著最虛弱的狂風門的長老飆射了過去。

一時間劍光,神光,靈光。似乎都已經蘊含在了這一劍中,天地似乎都剩下這一劍。一劍刺破蒼穹一般的過去了。

小獅子都頗有些驚訝的看著,因為他沒有想過紫日這種狀態會做出什麼成績,但是如今似乎還真可以斬殺一名幻帝強者,一名幻皇巔峰越級強殺幻帝強者,這是何等的壯志。

劍光不斷地接近,終於兩人在神劍臨身的時候感受到了可怕的殺機,兩名長老頓時回過神來。如此一來,兩名長老驚嚇莫名。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退!」

輕雨門的長老立馬成為了天地間最普通的水一般,飄飛了出去。但是,狂風門的長老就不行了,此時的他還在虛弱的階段如何逃跑,只能用自己的腳力逃跑。

奈何這種速度絕對是快不過那一縷劍光的。輕微的「唰」的一聲,紫日已經解除了人劍合一站在了不遠處。而狂風門的長老還跑了幾步正在疑惑對方為什麼沒有殺死他。

突然眼前一黑,他下意識的低頭看,才看到自己的胸口心臟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洞。然後他眼睛大張著倒下了。

而一邊不遠處的紫日右手拿著斬龍,左手則抓著一個還在跳動的心臟。然後閉上眼睛,捏了下去。一團血霧的飄散似乎也預示著一個幻帝強者一生的飄散。

而此時的輕雨門長老雖然在逃跑,但是自然感受到了這令人驚恐的一幕,不由得腳下的速度更快了。

紫日昨晚一切直接就端坐下來調息,而小獅子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泄露,準備自己去追擊對方。但是這時候他的後方傳來了一聲輕微的拉動弓弦的聲音。

小獅子回頭一看,天凡虛弱的靠在一塊石頭上,手裡握著小石弓,弓弦還在自己顫動著。天凡似乎了最後的力氣,他怎麼醒來的沒有人知道。但是他射出的一箭正是昏迷間領悟到的「奪魄」。

一支箭射出的時候直接分散成了靈氣,然後一路追蹤到了有著天凡的真氣的人,這人就是已經跑出很遠的輕雨門長老,他正想著如何彙報今天的事情。

突然臉色難看的看著自己的心臟,發現出現了一直真氣箭矢,然後突然爆炸,他的半邊身子都被炸沒了。

這就是奪魄,直接追蹤已經鎖定的人,用這個人身上剩餘的真氣形成箭矢造成傷害,殺害敵人於無形之間這就是奪魄,與追魂一起使用威力會更加的厲害。

小獅子一感應果然那最後人的氣息消失了,看著兩個人都在自我修復著自己的傷勢,但是周圍明顯開開始聚集人了。

無奈小獅子只能在不大力抖動他們的情況下,把兩人放在了自己的背上,直接四腳一踏,竟然直接在空中行走,直接去尋找比較安全的地方去了。

同一時間,三大勢力輕雨門,狂風門,金剛門的命牌室不分先後的出現了長老命牌破碎的聲音。而看守命牌的年輕弟子,都是一時間非常詫異。

因為按理來說呢,這項工作就是油水最大的工作,沒有多大的事情,自己還可以撈油水。但是這次幻帝的長老命牌竟然破碎,他們趕緊去給自己的門主稟報去了。

而三大門主在得知這件事情以後都不約而同地叫來了少門主,因為這三個長老都是負責保護少門主的長老。而三個門主那暴怒的眼神似乎就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了。

據說這一天,輕雨門的雨菲兒少門主由於害得門派損失一個幻帝中階的長老喪生被罰面壁一年,不得踏出後山一步。

金剛門的金剛剛則是無奈的因為同樣的原因被發配到了後山,並且不到幻帝不準在出現在門派內。

而最凄慘的是狂風門的少門主張揚,直接被門主革去了少門主的身份,要想再次成為少門主,老規矩一步步自己跑到這個位置去吧。

而狂風門可謂弟子人才濟濟,張揚的實力在其中也是不能說穩壓一頭,一時間狂風門再次興起了練功狂潮。

雖然三大勢力都做出了懲罰,但是只是因為他們自己行動所懲罰,並沒有說少門主的行為是不對的。

於是三大門主很有默契的都下達了絕殺令,而絕殺令要殺的人正是天凡以及協助天凡殺死長老的人。

這種絕殺令一段下達就是不死不休,三大勢力這種絕殺令總共才發布過沒幾次,同樣獎勵也是豐厚無比,前面幾次絕殺令都沒有停留超過一個月的。都會收到所要殺死人的人頭。

這就是所有上城人對絕殺令談虎色變的原因。這就是名副其實的閻王令。閻王叫你三更死絕不留你到五更。

而現在的天凡和紫日正在一個僻靜的被魔獸清洗的門派舊址修復自己的傷勢,內傷不是說好就好的。

那種可怕到驚人的震蕩傷勢不是說好就可以好的,而且也不是說隨便吃一些要就可以的。現在紫日和天凡同時選擇了一種方式,爭取儘快回復,在魔獸之災的面前缺的就是時間呀。

不一會兩個人就是不斷的開始吐血。他們都是靠震蕩內臟,將淤血吐出來,然後在次修復震蕩帶來的傷勢。

循環往複,這種方法是最快的方法,但是其中的滋味也只有當事人才清楚。是非常的痛苦的,自己把自己震傷可想而知。

他們兩人的臉色就是一會面如金紙,一會蒼白的嚇人,一會又是不斷的潮紅。小獅子一刻不停的守護著二人,等到兩人吐了足足有二十來次血以後,兩人才慢慢的穩定下來。

而他們身前的黑色淤血倒是惡臭無比,其中蘊含著令人心悸的邪-惡一般。小獅子甩了甩腦袋,等待主人也是自己的哥哥的醒來。

… 在這種速度的療傷之下,兩人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基本上恢復了,其餘的小傷和輕微的傷勢,只能慢慢休養了。

兩人看著自己面前發著惡臭的氣體,一同皺了皺眉。然後天凡的眼裡就只有喜悅了。因為在他的面前站著一個威風凜凜的小獅子。似乎有著睥睨天下的態勢。

這隻獅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傢伙了。現在的他脫去了幼稚,只有無盡的作為百獸之主的威嚴。


天凡看向小獅子,小獅子也是默默的看著他,雙方都沒有說話,但是眼裡都是含著熱淚。天凡最先跑了過去。

抱住了小獅子粗大的脖頸,想想以前小獅子撒嬌,天凡還可以把他抱在懷裡,現在小獅子抱他還差不多。小獅子在天凡的懷抱中絲毫沒有覺得不好,心中只有暖流流過。

輕聲開口說道:「哥哥,小弟我回來了。」

天凡全身顫抖的說道:「好好,我知道了。」說完抱得越發的緊了。

小獅子不在的這將近半年裡面自己獨自面對了太多的事情,雖然使他成長了,但是也讓他知道了以前小獅子在的時候給他分擔了多少壓力。

紫日在一旁看著這一對,想了想自己的夥伴受了重傷的大鵬。心中不僅有些難受,摸了摸胸口金色閃電的標記。

體內的大鵬在一次顫抖,感覺到了主人的關懷。他很是感動。

小獅子和天凡想了想還有人在旁邊,就分開了,然後說了說話,其實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小獅子就算在他體內,對他發生的事情也是心知肚明的。

之後,紫日被天凡叫了起來。然後開始商量以後該怎麼辦。

天凡先開口說道:「小獅子醒來,對我來說是一大助力,但是我卻不會依賴他的,所以我告訴你,不要把他的戰鬥力算進去。」

紫日冷笑一聲:「我何嘗算過小鵬的戰鬥力。只有在生死間力量才會增強,這個我自然知道!」天凡聽到了紫日嘴裡的不服氣,但是沒有說什麼。

笑了笑繼續道:「現在想必外面漫天都是我們的懸賞令,這懸賞令只要在天空之城的範圍呢,那就註定了會引起渲染大波。所以我下一步計劃很明確就是離開這裡,再去拉別的盟友,為大劫做準備。」

紫日點了點頭,他自己的心裡沒有什麼想法,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下一步就是回到家族修鍊,還有就是幫助金艷艷恢復記憶或者從新愛上自己。

所以沒有回答天凡的這句暗示性的問話。天凡知道紫日的心病在哪裡,就準備出去以後分道揚鑣吧。但是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忘記了。但是,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這廢棄的地方兩個人都是想著自己的事情陷入了沉思之中。突然,天凡一拍腦袋,他突然想起來了忘記什麼了。

「哎呀!我去,我們把王羽忘在那裡了,估摸著半天過去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這麼樣了!」話語中焦急到了極點。紫日也是如夢初醒,一場大戰盡然忘了最重要的人。

異界崛起之旅 :「弟弟,拜託了,現在去戰鬥的地方看一下,記住千萬小心,我害怕他們搜查的人還在。王羽師弟,要不機靈點也一定會被抓起來的。」說完嘆息了一聲。

因為王羽是為了找自己翻山越嶺的,到頭來遇到了這麼多事情。小獅子二話不說,示意兩人都上自己的背上。

一路上,天凡對小獅子不用翅膀就可以在空中這一手,讚不絕口。心中自豪的不得了。

不一會時間就到了自己戰鬥的地方,如今已經是晚上了,所以人都散去了,而且現場的情況看來,三大勢力的人已經來過了。但是天凡並沒有失去信心。

直接拿出來一枚小小的符紙,這個是幻靈斯特最厲害的地方,他們同學之間的聯繫方法,一般每個學員都會有,一來方便查找,二來遇到危險可以求救自己的同學。比較可靠。


天凡直接燃燒了這個符紙,立馬符紙燃盡之後煙霧上顯示了一個小紅點的位置。天凡直接朝著小紅點的位置跑了過去。

竟然就是在大戰的地方邊上的一個民宅的位置,人已經在戰鬥的時候跑了,如今空無一物。天凡進入不一會就發現了一個地道。直接釋放了一點氣息進去。

之後一瞬間一道雷光出現了,雷光散去赫然就是王羽。

王羽一看直接單膝跪下,說道:「兩位學長好,你們沒事太好了,你們要是出事了,王羽真的就是萬死不辭了。」王羽字字真心。天凡直接把他扶了起來。

說道:「身為天才之戰的冠軍,不能隨便跪下知道嗎?你不用內疚了,我們知道你也是被騙了,江湖就是如此,歷練了自然會明白,這次就算買教訓了吧!我們不是沒事嗎!對了我還想問,你怎麼逃掉檢查的?」

王羽笑了一下說道:「當時你們戰鬥到最後的時候,那兩個制住我的人很擔心他們的人,所以一個失神的時候我就反擊了,一個個擊破了。

之後,戰鬥結束找不到你們,知道學長只有兩種可能不是戰勝離開就是······所以我就躲起來了。

之後果然來人看了,我一看是先前的三人的勢力,於是就龜息躲了過去。然後就知道兩位學長應該沒什麼事情了,所以就在這了等待了。」

天凡滿意的點了點頭,王羽這心性是比較難得的。之後就是天凡說明了後面要幹什麼?問王羽的意見,王羽自然是跟隨。事情就變得非常簡單了。

天凡和紫日王羽,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小獅子也暫時回去了。看著每個城市的通緝令。天凡三人無語,來聯合竟然最大的三個勢力反目成仇,自己也是很無語。

沒有辦法,只能留下一封書信給三大勢力:三人沒有隱瞞說出了自己原本的想法,希望配合許諾魔獸之災結束后自己眾人當面謝罪。賠償也可以都行。

只希望在大是大非的面前可以考慮天下蒼生。然後,剩下的事情天凡白拜託了紫日,讓他請美人谷的紅粉幻聖幫幫忙。紫日無奈的默認了這份差事。

於是我們的這件事情的主事者天凡,直接當了甩手掌柜了,帶著王羽準備出發了。出發前紫日問了他們去哪裡。

天凡慢悠悠的說道:「快到我的生日了,馬上十九了,南仙之海那裡似乎有個門派要靠岸了,我剛好還跟他們有些帳沒有算清楚,而且這個盟友很強大,一定得拿下的。」

紫日立馬明白了,這是要去南海極冰呀。紫日擔心至極,但是天凡卻是自行滿滿,自己的戒指里那幻帝巔峰的丹奴在危難的時候可是都沒拿出來,為的就是給跟自己有過節的公子哥一個驚喜的。

天凡帶著邪邪的笑容,踏著晨光和王羽並肩飛走。而紫日也是收起自己的那些想法,想著美人谷飛去了。

… 紫日回到了美人谷之後,就跟紅粉幻聖提出了要帶著金艷艷去恢復記憶。當然,幻聖不會答應的。

沒辦法情況下,紫日竟然搬出了大義的名分,說大批的人等著紅粉幻聖解救,而且要聯合整個天空之城的勢力。

這樣一來,金艷艷跟著自己的師傅明顯是有危險的。而跟著自己,紫日將要回家族去,當然最安全了。

幻聖平衡了心中的想法,自己的徒弟就是迷著這小子有什麼辦法,而且他的說的話確實不錯,於是心裡是同意了,但是嘴上並不饒人。

「小子,我答應你可以,但是你得讓我揍舒服了,想得到我徒弟的芳心,可是要做好準備的呀!」

紫日絲毫沒有猶豫就答應了,這個速度讓紅粉幻聖也驚訝了一下,紫日的表情,直接把她的思緒帶回到了那年美人谷的時候。

自己那時候也是一個小女孩,那個男孩當時也是這種堅定的表情,但是自己當時卻沒有自己的徒弟如此勇敢。

現在的那男子估計已經塵歸塵,土歸土了。愣神之後那頓打肯定不可能免除的。隨後房間裡面出現了沉悶的擊打東西的聲音。就像一個人在用力的打著沙包。

而金艷艷則是擔心的站在門外,焦急至極。但是不管怎麼樣,金艷艷肯定是可以離開美人谷了,而且是與紫日一起。 隱婚溺愛:韓少的千億狂妻

另一面,此時的天凡和王羽在匆匆的趕著路,一個快十九歲的少年和一個二十三歲的少年。

王羽是凌空飛行,天凡則是在自己的小木槍上,其實按天凡現在的修為,在華夏也是可以凌空飛行了,但是他還是喜歡在武器上負手而立瀟洒自如的感覺。

兩個人就趕著路,說著話,不一會就進入了南域的地界,這裡面有許多的回憶,比如王聰聰,比如馮氏家族。


但是這次天凡回來已經不想追究其他的瑣事。只是為了南仙之海的南海極冰這個門派,他相信到了決戰的時刻,自己的夥伴一定可以碰頭的。

天凡長嘯一聲加快了速度,王羽莫名其妙的看著天凡,但是也是急速跟上,一道閃電憑空在空中飛翔。而閃電的前面則是一道流光。

實在是怪異至極,而且閃電和光線交替上升,但是他們的目的地卻是非常明確,就是南仙之海的港口。

隨著兩人切換為步行進入這座港口城市,那種奇異的現象也消失了。來到了城牆之下,上面的名字卻是極為的簡單就是叫做「海港城」通俗易懂。

但是,只要知道天誅大陸地理的人,都知道這座城市另一個名字。「千年不凍港!」千年不凍港的由來也是非常久的事情了。

南仙之海一到冬季就會直接變成一片堅硬的冰塊,以前也有強大的武者不信邪,來到南仙之海想要破開冰塊,不管什麼屬性的武者結果都是無功而返。

直到有一名幻尊巔峰的強者來到這裡全力一擊也沒有完全的破開冰塊,自此以後就沒有人在來了。

但是這座港口卻是怪異至極,因為這裡的港口終年不會凍住,就算在冬季,港口範圍五十海里都是完全的活水狀態。

所以這裡的漁民沒有閑下來的時間,終年可以打魚,只不過冬季比較冷淡而已。所以這裡得名千年不凍港。

天凡和王羽此時已經交上進城費進入了這座有名的城市,一進入這座城市撲面而來的就是海的味道,而且還有海鮮的味道。

天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乎非常喜歡這個味道,但是一旁的王羽卻是皺了皺眉頭。隨後的事情就非常簡單了,那就是隨便找個人問一下以往冬季的時候,南海極冰在這裡的住所就行了。

天凡和王羽兩人在街上若無其事的行走。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已經被人鎖定了,而這個人就是以前和天凡有過過節的段純陽了。

這個色鬼一般的傢伙,現在的實力已經飆升到了高級幻帝的水準,也不知道禍害了多少的女孩子。

天凡和他的兄弟帶著冰雲兒而且又讓自己在天龍學院被打的事情,他始終是記得的。之後他一直在追蹤天凡的蹤跡,這次他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於是,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在城內安插了眾多的南海極冰的弟子,來監視天凡一行人,天凡不知道這個門派是不經常出世但是在大陸上的情報線卻是無所不在的。

所以即使他的門派在海上不定,但是只要大陸上的要事還是逃不過他的耳朵。什麼事情南海極冰認為值得去爭取,一定會派出人去,而且一旦出去了,一定不會空手而回所以門派在外也是名聲頗大。

段純陽在一個小房子裡面,此時有一個黑衣人在他的身前彙報天凡一天的行蹤,但是一直不敢抬頭。

此時的段少爺在他的前面坐在一個巨大的沙發上,身體半躺著,只披著一個袍子,袍子裡面有著許多若隱若現的玉手出現。

這也是底下的人不敢抬頭的原因,一旦抬頭,他的眼睛就別想要了。

段純陽揮了揮手讓他下去,這高手一閃就不見了,而段純陽「刷」的一聲展開了自己的扇子,上面的九美圖,只剩下三個女人還在上面,其餘的畫面都是空白的。



溫諒站在一邊,面帶微笑,自矜卻又極有禮貌的看著兩女很少露出的小兒女神態,直到左敬伸出手來,道:「歡迎溫總來靈陽!」

Previous article

安隅原以為徐紹寒會同她大動干戈,實則,是她想錯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