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躍自認為自己已經見過許多美景,在見到眼前的場景時,也不免有些心曠神怡!

只見落地的地方是一塊堪比足球場大小的空地,空地中央是一個水池,水池上面是一座假山,池中水霧繚繞,和這山中的霧氣纏繞在一起,給人一種朦朧的感覺。

抬眼望去,觸眼所及皆是雲海茫茫,遠處幾座小山峰露出峰角,頗有一覽眾山小的氣勢!

在空地的末端,是一條長長的階梯,階梯起碼有三米多寬,纏繞而上,數起來好幾百階那麼多,在頂上,是一些仿古的豪華建築。

在山上,種滿了合歡花樹,如今正是花開時節,風一吹,那花絮隨風飄落,如同花雨一般,飛揚在這片山上,更添美意!

這場景,就像古劍奇譚里的天墉城一樣!


「哇哦!」這回,就連陳小仙也是驚訝得張了張嘴!

想不到在這山上意有這等美景!

只不過那小道士剛才被陳小仙奚落了一頓,如今不敢再賣弄自家的東西,只是低頭在前面引路,領著幾人往山上而去。

走過空地,踏過那幾百階的階梯,眾人終於站在了大堂前!

雄偉的建築,雕樑畫棟,綿延開去,如同一個小鎮!

這建築,只怕沒個幾百年的延伸,是建不成這樣的!

難怪清虛谷能例為十大門派,這架勢,可比那白蓮谷氣派多了。

一路經過,有許多穿著道士服的人在走廊間穿梭,看到他們也不停留,甚至也不多看一眼,只顧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一幅不為外事所動的模樣!

在一條長的迴廊上,經過一些廂房的時候,林躍看到了許多穿著其它衣服的人。

這些人和自己差不多,應該是山下來的,和山上的道士完全不同。

他們形色各異,年齡也有老有小,看到林躍等人走來,都低頭竊竊私語著!

「這人是誰?跟我們一起來看拜師大典的嗎?」

「應該是吧!你看他帶著那麼多行禮,還帶著家眷,來旅遊么?切!」

「看他那模樣,應該也是個武者吧?咦?怎麼看不出他的實力,看起來又像個普通人?倒是他後面的那一男一女,居然還都是後天高手……」

「……」

聲音紛紛傳進耳里,林躍的耳朵動了動!

他進來的時候用龍域的秘法隱藏了自己的實力,所以這些人只看到柳朝生和胡小青的實力,看不到自己的。

聽這些人的口氣,一幅看熱鬧的神情,應該是來看明天拜師大典的。

想不到師父影響力這麼大,這一路過來,迴廊兩旁的房間幾十間,最起碼有一百多人,後面還有許多人沒見過,怕是還有兩三百人!

想不到一場拜師大典竟然就集結了這麼多武者,這在現今這個世界,也算是前所未有的盛事了吧?

每過一個地方,都能聽到議論聲。

有對他好奇的,有對他不屑一顧的,有對陳小仙等女美貌驚艷的,也有猜他是哪個門派的。

「這人該不會就是莫醫仙收的那個徒弟吧?」

突然,一個聲音從他的左側邊傳來,他連忙轉頭看去。

就看到一個胖呼呼的人抱著一柄劍倚在門邊上,正上下打量著他。

在胖子的旁邊,站著幾個同樣抱劍的年輕人,他們聽了胖子的話以後不屑的看了林躍一眼,道:「他是莫醫仙的徒弟?別開玩笑了吧,哪點像啊?一點實力都沒有的樣子啊!而且看他那瘦弱的模樣,連我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說著,那人還舉起了手,露了露肌肉!

林躍冷笑了一聲,沒有理會!

對這種沒腦子的傢伙,他是看不上眼的!

倒是那個胖子讓他多看了一眼,一路經過,只有這個胖子猜過自己是莫聲谷的徒弟,倒是有點意思。

「讓開,讓開,別擋道!」

正想著,前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呼喝聲。

抬眼一看,只見一群人從前面迎面走了過來。

這群人十幾個人左右,青一色穿著白色的太極裝,手上持著劍,為著的是一個看起來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一臉的囂張跋扈樣,頭高高的仰著,鼻孔朝天!

他身後的那些明顯是他的狗腿,一看到有人擋在他們面前,便毫不客氣的推開,態度張狂,好像這裡就是他們的地盤一樣。

可偏偏被他們推開的人卻敢怒不敢言,似乎對他們有些忌諱的樣子。

「快看哪,靈劍派的羅君行來了,真囂張啊!」

「能不囂張嘛,他們可是十大門派之一,再說,他可是掌門的獨子,誰還敢惹他啊!」

「嘿嘿,聽說他幾年前想拜莫醫仙為師,結果被莫醫仙拒絕了,可真夠沒面子的!」

「噓——,你不想活啦?」

議論聲傳進林躍的耳里,林躍心裡一動,暗想這傢伙居然以前找師父拜過師,可真有意思。


可為什麼師父沒收他呢?那肯定是這傢伙實力太弱,要不然就是人品有問題。

兩撥人面對面的走著,很快就撞到了一起。

「讓開,讓開,別擋道!」

那狗腿子中的一個馬上就來推林躍,要把林躍推開!

可是林躍卻站著一動未動,他沒推動。

那狗腿子沒推動林躍,頓時朝林躍看去,眼中閃過了怒意。

林躍卻是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手一翻,抓住他一甩,便把他甩了出去。

「砰!」

狗腿子摔到了長廊外的水池裡,撲騰著冒出了水面!

「嗤——」

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想不到這新來的竟然敢惹羅君行,這傢伙不想活了吧?

不過羅君行卻並未理會林躍,也沒有看那摔入池中的狗腿子一眼,現在的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只見他抓住給林躍帶路的其中一個小道士,有些狂躁的問道:「不是說今天莫聲谷收的那個徒弟會來嗎?在哪裡?」

那小道士被他揪著嚇了一大跳,竟說不出話來。

「放開他!」

林躍在旁邊冷聲喝了一句。

這小道士一路把他從東海帶到這裡,也是辛苦了,如今被人這樣欺負,他當然要出馬。

「你是什麼東西?」一聽到有人敢幫這樣對自己說話,羅君行終於把頭轉向了林躍,正視了起來。

剛才林躍把他的狗腿子摔到池裡,他都沒有在意,想不到如今這傢伙竟然還敢對自己這樣說話。

林躍也不理會他,直接動手朝他的手抓了過去。

這一抓看似稀鬆平常,其實林躍已經用了五成真氣。

因為他看出了,這個羅君行雖然囂張了一點,可是實力卻不弱,有著後天後期的實力,自己如果不使點手段的話,還很難從他手中把小道士給奪過來。

看熱鬧的人似乎都清楚羅君行的實力,見林躍這一抓軟弱無力,紛紛都替他捏了一把汗:這麼弱的實力還敢強出頭,這回只怕要被羅君行給打死了!


同為十大門派之一,這羅君行就算在這裡打死個把人,清虛谷的谷主也會看在他老爹的份上不計較,這回林躍可真是要自認倒老霉了!


本來羅君行也沒把林躍的這一抓放在心上,可是等林躍的手指離自己只有五公分時,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灼熱的力量從林躍的手中傳來,那力量十分龐大,讓他一時倒不敢硬接。

眼看林躍的手指就要抓到自己的手,這一抓少不得要被抓傷,他連忙放開了手中的小道士,後退了一步,避開了林躍的手。

林躍一抓不成改為伸手一抄,把小道士抄在了手中拉了過來,擋在了自己身後。

小道士被他解救,心中不勉有些感動:真不虧自己一路把他們帶到這裡來啊!

「你是什麼人?」站定之後,羅君行陰沉著臉看向林躍,喝了一句。

敢在他的手上搶人的,在這個世界上還沒幾個人,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敢跟自己作對?

林躍冷笑一聲,張了張嘴剛想作個自我介紹,突然遠處傳來了一個笑聲:「好徒兒,你來啦?」

抬眼一看,正是莫聲谷從遠處走了過來,在他的旁邊,還跟著一個穿著道服,仙風道骨的老頭。

「師父!」林躍笑了一聲,當即也不再理會羅君行,大步的朝著莫聲谷走了過去。

而他的這一聲「師父」,也讓他的身份表露無疑!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他就是莫醫仙的徒弟!」

「天哪,就是他,莫醫仙新收的徒弟就是他!」

「這麼年輕……」

議論之語又傳到了林躍的耳里,而更有意思的議論還在後面。

「呵呵,這回可好玩了,這傢伙剛才跟羅君行對上了!羅君行可是專門來找他的呢!」

「快看,快看,羅君行的臉都變綠了!」

「……」

羅君行的臉究竟有沒有綠林躍自然是沒看到的,他現在的眼裡,可只有他的師父莫聲谷一個人!

「好徒兒,這麼快就來啦?」莫聲谷的臉上儘是寵溺,伸手拍了拍林躍的肩膀,疼愛之情溢於言表。

「今天早上接到通知我就來了,想不到師父竟然這麼快,比我還先來!」林躍道。

「呵呵,為師有些朋友來了,自然是要先來招呼的,來,過來見過清靈子道長!」莫聲谷把他拉到那老道士面前,笑著道了一句。

「道長好!」林躍乖巧的叫了一聲。

這清靈子應該就是這清虛谷的谷主了,看他七老八十的樣子,居然也才先天初期的境界,看來遠遠不如莫聲谷。

「不敢當,不敢當!」見他行禮,清靈子連連擺手,把他扶住。

「莫醫仙的拜師之禮能在我清虛谷舉辦,實在是我清虛谷的榮幸!」清靈子上下看了看林躍,感嘆道:「想不到莫醫仙的高徒年紀竟然如此年輕,真是樣貌清奇,一枝獨秀。」

林躍隱藏了實力,他一眼也看不出來,所以不敢誇別的,也只能從林躍的相貌下手。

林躍自然知道自己長得是帥呆了,所以對他的讚美並不謙虛,只是笑笑。

他不謙虛,莫聲谷就更加不是謙虛的人了,當即撫須笑道:「吾徒必然是一枝獨秀,我麻衣門一師一徒,若不是萬里挑一,是做不了我麻衣門的門人的。」

清靈子一聽,嘴角不自在的扯了扯:這口氣,還真是一點都不謙虛啊!

「來,好徒兒,跟為師來,為師給你介紹幾個老朋友!」莫聲谷才不管他心裡怎麼想,拉著林躍便喜滋滋的朝里走去。

那模樣,就像兩父子似的,別提多親熱了。

清靈子做為一谷之主,如今最大的任務就是招呼莫聲谷,所以莫聲谷上哪他都跟著,如今莫聲谷一轉身,他自然也跟著轉身了。

陳小仙和唐晴幾人在後面跟上。


到了這裡,柳朝生也不用搬行禮了,自有道士幫他們搬著,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便跟著莫聲谷朝里走去。

一路經過,受人注目,林躍心裡喜不自禁,首次覺得自己做為莫聲谷的徒弟真是牛叉透了!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的背後,有一道怨恨的目光正盯著他,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那傢伙就是莫老頭的徒弟,剛才真是錯過了。」

羅君行旁邊的一個狗腿子咬著牙道了句。

做為一名狗腿子,他的覺悟明顯很高,眼看主人的臉色不好看,當即表現得比羅君行還憤怒,那表情直想把林躍咬一口似的。

「早知道是這傢伙,我們剛才就該把他圍起來揍死!」

另一個狗腿的眼力勁也不差,附和著說了一句。

說著,還小心的朝羅君行看了一眼。

只不過羅君行光顧著恨恨的看林躍消失的地方,哪裡顧得了他們。

「唉,這莫老頭也真是的,剛才竟然看也沒看我們少主一眼,我們少主以前可還心心念念想著要拜他為師的……」

「閉嘴!」

其中一個狗腿人比豬笨,本來想拍個馬屁,結果提起了羅君行的傷心事,羅君行當即一個冷眼掃過來,其它的狗腿子連忙叫他閉嘴!

「哼!」羅君行冷哼了一聲,咬牙道:「有什麼好囂張的,明天的拜師大會有得他好看的。」

說完,又橫了那狗腿子一眼,才轉身離去。




吃過早飯,老蒼頭一句話不說,撂下碗筷就就到一旁的火盆旁坐下,拿起沒雕完的竹筒琢磨起來。霍氏帶著碧桃和徐寡婦一起收拾碗筷杯盞。

Previous article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她對那個領域的人和事一無所知。只是從紫夜君口中了解一二。那裡幾乎就是一片莽荒,時間是以紀元來算,現在正處於第四紀元的莽獸時期。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