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她還想到了另外一點,看這個女人,根本沒有毀容或者是受傷的樣子。

「她怎麼沒有事?」李美鈺的聲音突兀拔高,如果跟邢灝天那個之後根本不會有事,她又何必逃跑,肯定會將邢灝天牢牢抓在手中的,拖也要拖對方滾一次。

「啪!」魏紫關閉了通訊器,面部寒霜,周圍的空氣都跟著下降了幾十度,因為是夏天,她這樣突然冷下來的氣流,居然讓她周身布滿了霧氣,可想而知她剛剛有多生氣。

不過,她懶得和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吵架,這是邢灝天的事情,果然,對方解除了火毒之後,就有很多女人前仆後繼了,這樣很好,相信很快,邢灝天就會忘記她,找別的女人去了吧!

魏紫冷笑一聲,撇了一眼邢灝天,直接走上了樓,砰的關上了門。

邢灝天心中咚的一下,只覺得七上八下的,魏紫不會因為這件事生氣了吧?

本來就不得其門而入,現在到好,更是把人給得罪了,邢灝天在心中哀嚎。

所以,他對李美鈺,自然是算不上什麼好臉色了!

「李小姐,你請注意語氣,說話尊重點!」邢灝天說道。

「尊重?你讓我對一個橫刀奪愛的女人尊重?本來你應該是我的!」李美鈺說道。

「呵!」邢灝天冷笑道:「李小姐,我和你的關係,只是昨天第一次見面,請你為自己留幾分臉面!」

「你侮辱我!!!」李美鈺尖叫道,因為她是財政大臣的女兒,從小就嬌生慣養,男人都對她趨之若鶩,少有反駁她的,邢灝天居然說她不要臉,這讓她實在惱羞成怒。

「這可是李小姐自己說的,說實話,我昨天十分不好,戰車被你開走了,我差點死在野外,李小姐,如果不是剛剛那位小姐,恐怕你今天來到我府上,就是來給我拜祭的了!」邢灝天威脅著說道,危害一個S級強者,更是一個將軍的性命,如何邢灝天真的追究的話,李美鈺可擔不起這個責任,就算是李平升都保不住她!

李美鈺怒瞪邢灝天,幾次的接觸,她真的對邢灝天無比失望和鄙視,這個男人,一點都沒有風度,簡直是人渣。

她還想在說什麼,李平升立刻拉住了對方,自己的這個女兒實在是蠢得無可救藥了!

「小邢啊,你別怪美鈺,她還小,不懂事,女孩子嘛,也難免嬌氣一些,這樣,既然你有客人,我和美鈺就走了,不打擾了!」李平升說道。

「慢走!不送!」邢灝天說道。

李平升拉著李美鈺離開,心中卻暗恨自己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兒,本來他還打算在今年的財政上卡一下邢灝天,撈一些好處,卻沒想到反倒有把柄落在了對方的手中,這一下,想不給對方放行都不行了。

兩個人離開邢灝天的家,坐在車上,李美鈺仍舊覺得十分不甘心,

「爸爸,就這麼算了?」李美鈺心裡怒火中燒,不敢放棄。

李平升看著李美鈺,真是恨鐵不成鋼,可是他卻不敢動手打李美鈺,李美鈺的母親可是個厲害的角色,在政界的地位也不低,有世家的靠山,簡直把李美鈺寵到了天上去了!

而且,他捫心自問,他也不捨得這個寶貝女兒,除了私生活有點放蕩,李美鈺還是很乖很好的!

「哎,沒事,美鈺,邢灝天這邊我們再想辦法,最重要的是問問他最新的體檢報告,如果真的安全了,憑我女兒的本事,一個毛頭小子,還不手到擒來!」李平升說道。

在這些政界的人眼中,邢灝天只是一個草根出生,沒有家族的勢力,沒有龐大的人脈,這樣的人,只是別人的棋子而已。

如果讓魏紫知道李平升的想法,一定會笑掉大牙,邢灝天,只是不屑跟這些人玩弄權勢而已,如果邢灝天要叛變,就是傾盡華天國之力,也攔不住對方的!

邢灝天真的那麼沒有用嗎?如果真是這樣,他又怎麼在六年後,成為華天國的元帥呢? 送走了李平升之後,邢灝天想要上去跟魏紫道歉,但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他走到書房,調取自己的許可權,將那篇太極拳的呼吸發調出來,又開始給魏紫計劃屬於她個人的訓練計劃,只要魏紫能堅持住,那麼她的體質,就會大大增加,而如果對方真的非常認真的執行,到達標準,肉體極限,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樣的計劃,除了有標準的運動量的設計之外,還要有很多靈草玄果的輔助,邢灝天幾乎是調動了他所有的能量了!

而另一邊,魏紫回到邢灝天的卧室之後,繼續打開通訊器查看起來。

「你到底去哪了?你爸爸剛才過來了,你沒事吧!」周曉婭語氣中帶著疑惑,顯然不了解事情發生了什麼,魏紫父親來的時候沒有接到魏紫,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我要當球長 哎呀我都急死了!!你倒是回話啊!」

之後的幾條通訊,都是周曉婭詢問魏紫的,可惜魏紫沒有說話,周曉婭雖然著急,卻也沒有辦法,最終只能每隔一個小時發一個通訊,到後來,也開始隔幾個小時發一次,這也不能怪周曉婭,畢竟魏紫才失蹤一天的時間,對方也不確定她真的遇到了什麼危機。

叮咚!又一條信息傳入了進來,正好是周曉婭。

魏紫帶著微笑,點開了周曉婭的頭像,和對方視訊。

「魏紫,你怎麼才接通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昨天你居然把我自己扔在醫院了!」周曉婭抓狂的說道,雖然是抱怨魏紫不夠意思,但是也有擔心魏紫的成分中在,只是她不想直接那麼說而已。

「我本來是想回家取錢去的,結果,讓我聽到我爸爸和何小禾,居然想要害我!」魏紫沒打算隱瞞周曉婭,畢竟這是事實,而且,她也需要一個朋友,來抱怨一下,讓周曉婭當一個垃圾桶,吐一下她憋了十年的苦水!

「什麼?他們怎麼會這麼做?」聽完魏紫的描述,周曉婭震驚得無以復加,隨後拍拍胸脯,說道:「還好你走了,不然你被他們抓到,就完了!那你這兩天在哪?要來我這裡嗎?我看你好像在別人家裡?」

「恩,在一個朋友家,很安全,你不用擔心!」魏紫說道。

「哪個朋友?我認識嗎?」周曉婭說道。

「恩,是軍人,不過身份有點特殊,我不方便透露,反正很安全就對了!」魏紫說道。

「軍人的話到是可信,不過都聽說軍人很悶騷的喲,不是貪圖你的美色吧!」周曉婭嘻嘻的笑了起來。

魏紫在心裡給周曉婭點了一個贊,周曉婭還真的猜對了!


「好啦,不和你說了,改天聯繫你!」魏紫不敢和周曉婭繼續說了,怕越說越漏,匆匆告別,就掛斷了通訊!

隨後,她開始聽其他人的通訊。

「魏紫,你人呢?去哪了?爸聽說你嚇到了,來接你回家!」這是個時間段,正是魏東明在周曉婭那裡沒有找到魏紫之後,發的通訊。

因為通訊打不通,他只能一條條的發語音,找魏紫,直到半個小時之後,魏東明才開始勃然大怒。

「魏紫,你好膽!居然敢打你阿姨,你是不是皮癢了,真是有娘生沒娘養的孽障!你給我滾出來,否則就永遠別進這個家門,快回來給你阿姨道歉!」

當然,魏紫怎麼可能回來道歉呢!


也許是覺得上一條語音太過嚴厲,害怕魏紫不敢出來了,隨後魏東明的語音,開始好說好商量的意思,聽得魏紫一直冷笑不已,眼中閃過怒火,她的確沒有娘養,她的母親,已經死了,何小禾又怎麼可能養她呢!

而何小禾的通訊,因為也怕魏紫不出現,反倒假惺惺的做戲,但是魏紫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對方肯定在魏東明的面前沒有說自己什麼好話,甚至不一定怎麼哭訴呢,否則魏東明怎麼可能說出那麼惡劣的話來?

「魏紫,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恨我,但是我畢竟是你阿姨,你現在居然這麼對我,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回來吧,阿姨不會和你計較的,都已經晚上了,在外面危險!」

回去才危險吧!魏紫眼中閃過寒霜,周圍的氣溫都跟著下降了起來。

隨後,就是魏晴和魏萱的指責和咒罵了。

魏晴和她媽媽一樣,是個兩面三刀的角色,就喜歡裝柔弱,長得也不錯,但是她卻是心最黑手最恨的角色,剪壞魏紫的裙子,扔掉她的作業本,要不然,就是假裝摔倒,冤枉魏紫,讓魏東明看到,這樣的事情,從十歲開始就沒少做。

相反,魏晴卻是一個直來直往的性格,不像魏東明也不像何小禾,對魏紫,簡直就是動手就打,張口就罵。

特別是,魏晴在一年前已經成為了玄者,就讀帝都第一學院玄術系,曾經有一次給魏紫打成重傷,所以魏紫在放假的時候,是絕對不敢回家的,她怕魏晴會再對她動手!

而魏晴的咒罵,卻讓魏紫聽得津津有味。

「魏紫,你個SAO貨,你居然敢剪我媽媽的頭髮,你等著你回來的,我肯定讓你生不如死!」

「爛貨,賤人,你回來我肯定打掉你的牙,有本事你一輩子也別出現在我面前。」

「你算個什麼?你媽媽就不是好東西,破壞別人家庭幸福,你才是私生女,你什麼也不是,居然敢動手打我媽媽,你等著,等我找到你,我讓十八個男人輪了你!」

「哈哈哈哈!」魏紫笑得十分開懷,魏晴氣急敗壞的聲音從語音中流淌出來,讓魏紫似乎都能看到,她被氣得七竅生煙的樣子。

打掉的牙齒,減掉的頭髮,可不是醫療儀器能夠瞬間治癒的,這讓魏紫實在是太高興了。

想到這,魏紫還是覺得不解恨,對著視頻拍了一張照片,擺出漂亮無辜的姿勢,照了一個照片,然後給魏晴發了過去。

「我現在過得很好,昨天在馬路上遇到了一個有錢的男人,給我買了SDFAF家的新款連衣裙,據說要七萬多塊,哎,這樣好的男人上哪找去?我決定待到我過生日再回家,不用擔心我哦?」魏紫開心的對著通訊說道。 魏晴雖然是玄者,但是對方的天賦不是很好,卻因為玄者的身份,抬高了很多身價,自認為帝都是她的天下,所有美男都應該對她俯首稱臣。

說起來,她也不過有個還沒有徹底掌權的父親,加上父親對她們母女也十分吝嗇,七萬塊的連衣裙,是想也不可能給她們購買的。

但是魏晴混入那些太子黨的圈子,怎麼可能不羨慕那些太子黨中的公主們的穿著呢?

所以,魏晴有個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喜歡傍高富帥。

可惜,她腦子有問題,又沒有心機,還沒有魏萱一半成功。

想到對方看到圖片之後,怒火中燒,甚至一定會跳腳氣瘋,魏紫幾乎要哈哈大笑了!

似乎覺得這樣還不過癮,魏紫將昨天照的自己的圖片,全部傳到了自己的相冊當中,打開許可權,讓人瀏覽,那些衣服價值不菲,全部是新款,相信對服裝非常有研究的魏晴,恐怕要吐血了吧!

不過,魏紫可不給魏晴機會反擊,她毫不猶豫的將魏晴拖到了屏蔽中,連同魏東明、何小禾和魏萱一起屏蔽。

搞定了這一切之後,魏紫繼續填補自己所知道的未來的走向。

「咚咚咚!」房門聲敲響,邢灝天低沉磁性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魏紫,該吃飯了!」

魏紫在通訊器上一瞄,發現不知不覺,時間居然已經到達了5點了,還真是快!

晚餐自然也是十分豐富的,邢灝天起碼找到了一個討好魏紫的方法,於是十分認真,菜飯都是換著樣的讓軍區的食堂製作,全部都是最高規格的!

魏紫吃得也十分開心,不過惦記著中午吃得太撐鬧的笑話,她倒是沒有太過暴食。

「魏紫,之前說的訓練計劃,我已經給你擬定好了,我傳給你看一下!」邢灝天說道。


「哦,好!」魏紫打開通訊器,和邢灝天的對接,收到了對方的傳送文件,當然,於此同時,邢灝天也拿到了魏紫的通訊號碼!

將魏紫的號碼小心的存了起來,邢灝天開始瀏覽起魏紫的生活動態,最新的,自然就是魏紫穿著他給她買的衣服,照出來的各種美照,魏紫十分上相,簡直是三百六十五度無死角,好看得不得了。

當然,邢灝天也從中看到了,一個符合她這個年齡段應有的特點,原來魏紫還是很喜歡他買的衣服的,只是嘴上沒表現出來而已!

邢灝天自覺又發現了一個通關密碼,開心的將魏紫的照片存在了自己絕密的一個檔案中!

而此時,魏紫也在查看邢灝天給她傳的一些治療,其中一個太極拳的呼吸法,讓她都吃驚了起來。

「這套拳法,居然還有呼吸法?」魏紫說道。


「恩,沒錯,這是軍隊的機密,不過因為太極拳是持之以恆的招數,所以對於軍隊來說,不是很理想!」邢灝天說道。

對於華天國的軍隊來說,徵召入伍的最佳年紀是18-20歲,而且三年就會退伍,除非爬上去了,所以三年時間,太極拳這樣見效慢的東西,自然不是軍隊所喜好的。

不過對於普通人,顯然太極拳就非常有效果了!

魏紫表示理解,訓練需要明天開始,今天晚上,魏紫會再休息一天。

邢灝天連忙把研究院送來的用黃金大荒羊製作的被子給了魏紫,這一床被子柔軟得讓人恨不得在上面打滾,讓魏紫愛不釋手,自然禮貌的對邢灝天道了謝。

第二天,魏紫按時起床,運用呼吸法再打太極拳,最開始還很不得要領,但是等到呼吸順暢了之後,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跟著調動了起來,有一股氣流在身體內遊走,排除大量的汗水,每一個細胞都隨著運動,更加健康飽滿起來。

打了三遍之後,魏紫只感覺渾身都布滿了汗水,卻神清氣爽,有一種渾身使不完的勁,甚至,覺得精神都跟著好了!

「這個吐納法加上拳法,不但可以鍛煉身體,甚至在關鍵的時候,可以快速的恢復力氣,鍛煉完之後再打一遍!」邢灝天說道,他穿著一套黑色的背心,迷彩的褲子,精壯的肌肉露在外面,不是很誇張,卻讓人覺得那裡面充滿了力量,他也打了一遍非常剛猛的軍拳,現在渾身散發著熱量,他在身邊,魏紫都覺得周圍的氣流都跟著蒸騰了!

「恩!」魏紫點頭,同意邢灝天的說法。

兩人都上樓洗了澡,又吃了嚴格規定的早飯,魏紫這才開始在邢灝天的指導下,進行鍛煉。

魏紫作為十年的傭兵,毅力十分驚人,也不怕苦和累,有前世的記憶,身體只是最開始跟不上動作,很快就磨合適應了,這到讓一邊的邢灝天暗暗吃驚,覺得魏紫比自己手下最優秀的兵,都毫不遜色。

想要到達肉體極限,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鍛煉只是煉體,但是過度的鍛煉還會傷害到身體的機能,除了煉,還需要養!

經過一個小時的規定訓練之後,魏紫又打了一套太極拳,隨後,在邢灝天準備好的葯浴中浸泡。

這葯浴中,添加了一些低級玄果靈草,隨著魏紫的身體越來越強韌,也會逐漸提高玄果靈植的等級。

這樣的消耗,只為了鍛煉身體,在一些人眼中,絕對是有錢沒地方花的典範。

但是無論是重生之後的魏紫,還是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的邢灝天,都不覺得這份消耗是浪費,相反,他們覺得這是一條康庄大道,他們會通向其他人沒有到達的地方。

藥液快速被魏紫的皮膚吸收,這些葯浴當中還有一些化解肌肉的東西,讓魏紫雖然鍛煉,但是不至於變成一個金剛芭比,這個不需要魏紫提醒,邢灝天也會這麼做的!

而且,魏紫的皮膚那麼好,邢灝天也有意無意的,將一些類似冰肌果的玄果添加到葯浴當中,讓魏紫的皮膚更加清透,潔白無瑕!

反正魏紫皮膚好了之後,是他的福利,這樣的投資邢灝天可是相當的樂意呢! 自從鍛煉了之後,邢灝天和魏紫的接觸就不是那麼困難了,但是兩人的關係也不過是從敵人變成了熟悉一點的陌生人,實際上的進展,幾乎為0!

這讓邢灝天心中也很著急,魏紫就好像是一個冰山,別說捂熱了,現在連接近都很費力,真是望山累死馬的典範!

「轟!」魏紫一拳撞擊在攻擊測試儀器上,上面的提示,在經過一定測試之後,化為了78的數字。

其實攻擊測試儀,如果不加持玄力的話,是1點攻擊等於1公斤的拳力。

普通女人的拳力在20左右上下,而男人則會強上很多,大概在50以上,傭兵的標準,則為一百!

一個星期的時間,魏紫幾乎以每天接近10公斤力量的速度往上漲。

而力量還是其次,最重要的卻是速度!

有邢灝天的那些葯浴和食譜做支撐,魏紫的身體靈活度大大增加,一個星期的時間,速度居然已經追上了重生之前她的身體速度了!

但是,對於肉體極限來說,還是太過遙遠了,別說肉體極限,如果將肉體也分為等級的話,魏紫現在連G級的肉體強度都沒有到達極限!

「今天就到這裡吧!」邢灝天說道。

魏紫點點頭,前去泡葯浴,邢灝天自然要去記錄今天魏紫的鍛煉情況,方便每天進行調整。


「叮咚!」門鈴的響聲出現,邢灝天抬起通訊器,居然發現是穿著雪白護士服裝的趙倩。

邢灝天對於趙倩印象算不上好,可是作為禮貌,他還是打開了通訊,詢問道:「趙醫生,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邢將軍,因為你火毒消除,上次的體檢報告也非常好,所以就不需要薛院長親自前來了,他讓我來給你做個例行檢查。」趙倩說道。

「那稍等!」邢灝天沒有多懷疑,就走出地下室,順便給趙倩開了門,讓她進來。

例行檢查自然是在邢灝天的書房,趙倩拿出邢灝天的檢查工具,開始測試起來。

「邢將軍,你可以把外衣脫掉嗎?最近我們醫院新來了一台體溫測試器,可以測試血液流動和熱度,非常適合你,我們來試試吧!」趙倩說道。

對面趙倩,邢灝天只是一個病人而已,所以他也沒有猶豫,就脫掉了上衣。

趙倩臉色發紅,醉醺醺的樣子,眼神迷醉的看著邢灝天寬闊的肩膀和胸膛,隨後有些臉紅心跳的說道:「褲子也脫掉吧!」

「不需要吧!」邢灝天皺眉,有些不樂意的說道,他看向趙倩的神色,聯想到上次她和魏紫說的話,總覺得對方心裡有鬼的樣子。




高貴神秘,卻仿若冰霜,這就是奇女子畢芙卿。

Previous article

說話時,紫犀大妖身上猛地湧出滾滾妖氣,整個人在眨眼間化作一頭足有十丈高的巨犀,紫褐色的厚皮妖氣瀰漫,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小山一般,在它面前,陳汐就像一隻螻蟻,身高還沒有它的膝蓋高。尤為令人吃驚的是,在他粗壯的脖頸上,赫然頂著兩顆巨大的頭顱。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