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許這個聲音對其它人來說,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能的男聲,但是,

但是,對於林思語來說,對於那個連在夢中都在思念這個聲音的林思語來說,卻已經足夠讓她在不住的顫中,在滿臉不敢置信而又欣喜若狂中,重新站了起來。

ps:感帽還沒好痛,難受啊,明天繼續努力,看能否在發!

小鬱2006-5-13 泛着天空蔚蘭色的太陽鏡,架在一張有如刀削般完美的面孔上;倜儻飄逸的白色襯衫,筆直合身的黑色時裝褲,裹在一副修長有型的身材上;把這個皮膚呈古銅色,似乎蘊含着某種光暈的男生,襯托的有如從漫畫裏走出來的虛幻人物,渾身上下充滿了一股說不出的神祕氣息。

咋一看去,眼前這個男生是那麼地不顯山不露水,甚至有些不起眼的感覺,但是,只要在仔細多看眼之後,便會發現男生的每一個言語,每一個動作都自有一股天成的逼人氣魄,讓人陣陣心驚。

“小子,你想找死是不!!”

陳亮一陣大腦衝血,狠狠地瞪着這個古銅色皮膚的男生,

他可沒有去注意到這個男生身上的那股神祕氣息、逼人氣魄。他只知道,這是一個找死的男生,居然敢說罵得好,媽的,實在太不知道死活了。

他或許會因爲林思語是個女生,不好意思和她去多作計較。但眼前這個男生嗎,竟敢如此不知死活的胡亂插話,簡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裏,他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對這個男生的。

古銅色皮膚的男生,透過自己眼前,只能單面透視的鏡片,掃了一眼狠狠瞪着他的陳亮之後,沒有搭理陳亮,只是自顧自地鼔足勇氣,舉步爲艱地走向那個,在聽到他聲音之後,根本不用看到他人,就知道他是誰,併爲他的突然到來,激動到身體無意識顫抖,呼吸困難。掩嘴呆立的女生走去。

“我。。。。。回來了!”

男生輕啓薄脣,聲音中有中種無法抑制的激動,眼中亦充滿了柔情。深深注視着那張第一個闖入自己心靈,並在那裏留下不滅印跡的甜美面容。

眼前。那長長的睫毛,會說話的大眼晴,以及笑起來定會像新月般彎彎細長的眉毛,皆是那麼熟悉、動人。

他已算不清,更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曾在他夢中出現過多少回,又曾在他心頭縈繞過千百遍。

只知道。眼前的這張甜美的面容,就是他夢境中那個最美好的天使,是他最想擁入懷中的女孩。

女孩靜靜望着男孩,原本就有些溼潤大眼晴裏,隨着男生顫然而落的話語,不由溢出了晶瀅的淚光,說什麼也沒想到,最想見到的人,就這麼突然飛入了自己的視線中。

他是來找自己的?!

他是親自、單獨地來見自己的?!

女孩的心臟激動萬分的亂跳着,每一個強有烈的起伏跳躍之後。都有一股想要痛哭的衝動在其中醞釀、爆發。並最終在無數道滿是震驚的目光中,發瘋似地推開了眼前的課桌,不顧一切地撲到了古銅色男生的懷中。一把緊緊抱住他,然後,在他懷中,,失控的大聲痛哭起來。

男生的心臟猛然一顫,被女生突然地擁抱,弄得有點手足無措。

然而,當他聽到女生的哭泣聲之後,一下子便皺緊了自己的眉頭。只感到一陣揪心似的疼痛,猛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滿臉心痛的把右手放在女生披散在肩膀四周的秀髮上,並本能地輕輕向下撫去。一直撫到了女生的後背上。

小時候,女生也曾無數次在委屈到極點地時候,這樣撲進男生懷的懷裏,倔強地硬是把所有的心事,所有的委屈,化作什麼也不肯說的淚水後,就那麼地緊緊摟着男生的身體,聽着男生強有力地心跳聲,享受着男生懷中的溫曖,漸漸平息下來。

而男生也就這麼無聲的撫摸着女生的後背,緊緊摟着女生似水的身子,給女生送上自己獨有地溫柔和關懷。

今天,兩人又再一次回到了兒時的那種最動人、溫馨的意境中。

那種相知相惜,似要和對方的身體合二爲一的合協,美好,再次浮上了二人心頭。讓兩人陷入了一種心醉神迷的意境。

有多久,兩人沒有這樣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了。

是從男生不願和女生一起打球的,惹女生氣的那會,還是從女生沒有順從男生的意思,固執地和男生分班之後呢。

太久了!

恍如隔世的太久。

不過,總算過去了。

因爲,一切並沒有真的離兩人而去!

當女生懂得任性、無知地後果之後;

當男生償到不思進取,不去爭取的苦果之後,

繞了一大圈的兩人終於又回到了原點!

回到了那份一個眼神,就能懂得一切的美好之中。

現在,兩人只想就這樣靜靜的摟着對方,緊緊擁着對方的身體,聽着對方的心跳聲,聞着對方的氣息,直到永遠的永遠,直整個世界的盡頭!

。。。。。

“操,小子,你他媽的怎麼不說話!”

被眼中只有對方一人的男生和女生,徹底晾在一邊的陳亮,滿臉怒火地走到二人身邊,向男生大罵道。

他的眼中滿是嫉妒的怒火。

一個他當衆示愛、邀約的女孩,居然在把他痛罵了一頓之後,公然投入了另一個男生的懷抱,不啻於是當着衆人面,狠狠給了他一耳光,薄光了他的臉面。

讓一向囂張慣了的他,根本無法接受,所以,他走上前,想找那個男生的麻煩。

“收回你剛剛的話,並道歉,不然你會後悔的!”

本是把頭放在女生耳邊,和女生耳鬢廝磨男生,突然擡起頭來,冷冷地喝道。

這個高中生實在太可惡了,不但行徑讓人生惡,就連嘴巴都這麼臭,竟然敢罵自己的家人,這是他絕不能願諒的。

“操,老子就是不收,你能拿我怎樣!”

陳亮微微一愣後,人上到下的掃視了一番對方那最多隻到自己鼻尖左右的身高,以及明顯比自己瘦弱的身材之後。滿臉不屑地再次罵道。

“住嘴,看來我得替你的家人,好好管教管教你這沒教養的孩子!”

“就你還管教我?操。別他媽的不要臉了,說吧。是要單挑還是羣架,老子誰你選擇,單挑就直接過來,要找人的話,那邊有電話,直管去喊人,老子就在這裏等着你,看你小子能喴幾個鳥人過來!”

陳亮眼中閃爍着一陣掙獰。把兩隻拳頭捏得霹靂啪啦作響。他根本就相信這個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打扮的像個知識份子的傢伙,能喴來幾個人!

男生面上泛起了幾絲苦笑,單挑,打電話喴人,雖然不論是哪項,自己都可以輕易的擺平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是,如果自己真這做了,估計。明天報紙人,所有頭版頭條,都要登滿自己的照片了。

想到這。男生陷入了無奈的沉默中。

這份沉默在他人看來,是一陣膽切的行爲。

只有男生和他懷中的女生,才知道男生的這種沉默,實是不知道應該如何以最輕,又最有效的方式,才能治一擡這個連毛都沒長齊的狂妄男生的無奈之舉。

“美女,把他踹了把,和他這麼孬種的男人在一起,你不覺得丟臉嗎?看我多好。人又高又帥不說,還是未來的校籃球隊絕對主力。和你這種美女,最相配了。”

陳亮旁若無人地伸手拉向男生懷中的女生。似乎想把女生拉離男生的懷抱。

“啪!”

男生隨手甩了一把掌,狠狠打在陳亮的手上!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雖然還是沒有成年的孩子,但其所作所爲實在太過份了!

狂妄,出言不遜,罵人不說,還對女生動手動腳!

這樣的人,不好好教訓一番,都對不自己的良心。

摸了摸自己鼻子上的太陽鏡,再看了看穿着一身籃球服的陳亮,男生心中已然打定了主意,思襯好,該如何教訓一番這個沒家教的高中生了!

雖然,這種教訓的方法,有點那個,但是思來考去,還是隻有這種方法,才能對陳亮這種自以爲個子高點,會打點球的高中生,進行一番最有效的教育和打擊。

只有在他最擅長的地方,徹底擊敗他,纔會給他最大的打擊,讓他永遠記住今天的一節,以後再不也敢=也不會犯同樣地錯誤。

而且,更重要的是,還能。。。。。。

男生拉住女生的手,擡起女生的頭,邊擦着她梨花帶雨的臉蛋上,那一顆顆晶瀅的眼淚,邊柔聲問道:

“還得我以前和你說的一句話嗎?”

女生根本就沒把陳亮那眼瞅着就要憤出火來的雙眼放在心上,只是忘情的看着那男生,以及在心中不停構畫着男生那雙隱藏在不透明墨鏡下的雙眼,不自覺地問道

“什麼話?”

男生深吸了一口氣,想平復一下心中的激動,可還是有些不能自制的顫聲道:

“我曾經說過。。。。。。。。總有一天,我會爲了你飛翔。。。。。。,現在我已經能夠做到了,而且也曾爲你飛翔過很多次,但是,卻一直都沒有機會,在你的面前,當着的你面,爲你真正的飛翔一次,此刻,。。。。。。雖然有點倉促,雖然有點不慎重,但我真的很想試一下,當着你的面,爲你飛翔的感覺。。。。。希望你能知道,當年的那個小男孩,答應你的任何事情,都有努力的去做到,所以。。。。。。。,思語。。。。。。請看我爲你飛翔吧!”

。。。。。

原本,根本就不知道男生要和自己說些什麼的女生,聽清男生那微微顫抖的話後,雙眼中猛然迸射出一道驚喜若狂的目光!

那一刻,原本開始漸止的淚水,再次開始狂涌起來。

兒時最熟悉的面容,與此刻眼前人的面容,不停再腦海裏迴盪,交織着!

原來

他真的有在,爲我飛翔!

小鬱正式復出,老書恢復更新,雖然老書裏有太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但爲了大家,小鬱還是一定會寫完的,小鬱會在發新書的同時,代着寫,一定完成它!

新書也已經出來了,書名《我相信我能飛》,書號是72583吧,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的新書,這樣,小鬱也纔有寫完老書的機遇,所以,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的新書,小鬱在這裏向大家鞠躬,致謝!

2006-8-12 “你會打球嗎?”

穿着白襯衫的男生,扶了一下鼻樑上的太陽鏡,走到陳亮的面前,擡頭看着陳亮,向其問道。

聞言後的陳亮,足足愣了三四秒鐘,實在弄不明白對方,爲什麼會這個劍拔弩張的緊要關頭,問出這麼一個這個弱智的問題1

他滿臉鄙夷掃視了對方一眼後,指了指自己身上所穿的十二中校隊籃球服,說出了一句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話:

“沒看見我身上穿得是什麼嗎?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問得出口的,實在有夠白癡!。。 劫情總裁,請息怒 給我聽好了,我要還算是不會打球的話,那麼,今天這個合工大體育館內,將沒有一個人,算得上是會打球的人!”

。。。。。

一語出,衆人怒,數十道充滿憤怒的眼晴齊齊瞪向了陳亮。然而,陳亮卻面不改色的挺直了身體,彷彿正在享受衆人的仇視。

對他來說,這些只懂得用憤怒目光瞪視他的人,都是屬於比不上的他弱者!

只有弱者,纔會用這種憤怒而又代表着無可奈何的目光瞪視別人!

“操,小子你不要太猖狂,有本事等我腳上的傷好了以後,咱們來單挑,誰他媽的輸了,以後再也不準打球!”

一着因爲腳上的傷痛,而隱忍不發的李宏偉,再也無法剋制了,猛然扶着牆壁,單腳強行支起身體後,向一臉泰然自若的陳亮破口大罵道。

“操,你他媽的有種再說一句,別以爲你身上有傷,老子就不敢拿你怎樣!你再罵一句試試。看我不抽死你個狗日的!”

陳亮邊罵邊轉身作勢向李宏偉衝去,他想動手打人了!

與他一起來的那名同伴,連忙伸手拉向了陳亮。不希望陳亮弄出事來。

陳亮或許會因爲過度的狂妄,而沒有看清眼前的局勢!但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已經看到幾名和李宏偉要好的合大工校隊球員們。在那擦拳磨掌,躍躍欲試的動作了。

也許單對單,那些已上大學的老生們,還真不一定能打得過天天在外邊喜歡打架生事的陳亮,但是,這麼多人打陳亮一個,陳亮還不鐵定要當場掛掉。

是以,他以最快的速度衝向陳亮。想制止住陳亮這種頭腦發勢的瘋狂自殺行爲。不過卻沒想到,就在他伸手即將拉住陳亮的前一刻,已然有人拉拄了一心想衝過去打人的陳亮,把他牢牢地固定在原地。

“靠,你拉着我幹嗎,快給我放手!”

無法衝向李宏偉的陳亮,回過頭,看了一眼緊緊拉着自己身後球服的白襯衫男生,又驚又怒的向其吼道。並隨之舉了拳頭,眼揪着對方再不放手。就要先打對方出出氣了,反正對方也是他一直不爽,想要痛扁的人!

“我要和你單挑籃球。一對一!”

白襯衫男子的聲音不激不昂,卻有着一投無比的堅定。

陳亮再次足足愣上了好幾秒鐘,隨後,他從頭到腳的仔細打量了對方几眼。只見對方上身穿着不知什麼品牌的雜牌襯衫,下身穿得也是沒有什麼名氣的時裝褲,就連腳上踏着的都是一雙連商標都沒有的訂做皮鞋。雖然個子還湊合,有個一米八左右,但是,怎麼看怎麼不像是會打球的人。居然想和他這個未來合工大主力球員,一對一單挑。着實出乎了陳亮的思考範疇。

“哈哈,我們沒聽錯吧。你要和我單挑籃球?靠,你腦子不會有毛病吧?你知道我是誰嗎?”

陳亮狂笑起來,如果是那些合工大的球員找他單挑籃球,估計還有點看頭。

而眼前這個看上去明明就是一個沒錢還喜歡裝酷的窮學生,竟然也想和他單挑。在他來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他絕不懷疑,自己只要一隻手就能徹底擺平對方了。

就在這時,白襯衫男子,卻說出了一句差佔把他氣得當場吐血的話。

“啊。。。。。。。你是。。。。。。。你是。。。。”白襯衫男子面上一驚,似乎真的認出了陳亮是誰,哪知,說了一半,卻突然面無表情的說出瞭如下話語:

“我。。。。。我還真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嗎,我卻可以肯定,你的籃球水平,肯定不怎樣!”

白襯衫男子的語氣和動作都很真誠、坦蕩,但聽在陳亮的耳中,卻不亞於最嚴重的侮辱。

他的話音還沒有完全落地,陳亮已經被氣得滿臉通紅,只差沒動手揮拳相向了。

“呵呵!”

李宏偉是第一個笑出聲的。

雖然他也不認爲這個白襯衫男生會有多厲害的籃球技術,但是對方的那張嘴,卻還真是厲害,已經到了殺人不見血的地步

一句不帶髒字話的效果,卻勝過了陳亮千千萬萬個髒字。

“操,小子,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了!我倒要看看你的球技是不是也像你嘴皮子上的功夫這麼厲害。”陳亮破口大罵了一句。隨後,跑到場邊,從地板上拾起一枚籃球,又跑了回來,一邊不死心地瞄着男生身後,那個甜美清麗的女生,一邊毫不顧及的猙獰道:

“小子,你就等着在你的女朋友面前徹底丟人吧!。。。。我會在球場上好好修理你的!”說到這,他探過頭,向男生身後那個女生,擠眉弄眼的大聲道:“美女,等着看和你男朋友之間差距吧。你馬上就會明白,真正值得你動心的男人,是什麼樣的!”

女生又羞又怒的白了陳亮一眼,旋即滿臉驚慌地偷偷觀察着那個白襯衫男生。想看看對方對陳亮的稱呼作何反應,會不會出言反對。畢竟,她和他之間,雖然已恢復了以前的那種感覺,也知道對方即將爲她飛翔了。

但是,實際上。她和對方,還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關係。

是以,她非常渴望知道。對方對於女朋友這個稱呼的反應如何。

當她看清對方只是淡淡一笑,渾然沒有對此感到絲毫不妥之後。立即就心花怒放起來。覺得有如身在夢中。只想靜靜站在那裏,等着當年那個向他許下諾言的男生,去實現他的諾言,去爲她飛翔!

。。。。。

從衛生間裏艱難地走出,合工大主教練衛思敏同志,面色發白的擡頭看了一眼掛在辦公室牆頭上的掛鐘後,知道再不過去進行考覈監督,就有點太晚了。

於是乎。他轉身走回衛生間內,隨手抽取出一條像長龍似的衛生紙,並把它捲成一團,揣在懷中後,方覺些許安心的推開門,離開辦公室,向合工大籃球館走去。

只是一邊走着,還一邊憤怒至極的怒罵着昨天晚上,那家飯店的老闆,也不知準備的是什麼不新鮮的菜料。居然害得他今早三點多鐘就爬了起來,衝向衛生間,並一直拉到了現在!

幾乎一個時左右。就要去拉上一次,已經離拉到脫水的狀態不遠了。

按說,以他目前這種狀態,根本就應該待在家裏,遵照醫囑休息兩天,哪都別去,可是,這兩天正是離不開他的時候,有十幾個他好不容看上的重點苗子。必需要經過他親自考覈,才能擇優錄取。給予對方特招進入合工大的資格,並享受合工大的特招生待遇。

。。。。。、

頂着頭頂上火辣辣的太陽。衛思敏兩腿發軟,舉步爲艱,足足耗費了十幾分鍾,才走到了平日不過五分鐘路程的合工大體育館門前。

甫一進門,就看到衆多的人影,圍在一個最外圍的籃架下,不知在看着什麼。

這是在做什麼?

是有人和校隊的單挑嗎?

衛思敏在心中做着猜測。

往年也經常有沒入隊的隊員,和老隊員單挑的事情,而且,這種一對一對舉動,也是他所默許的!

沒有什麼能比一對一的單挑,最能看出一個球員的實力水平到底如何了。

這種,強者勝,弱者汰的有效方法,正是衛思敏在經過前幾年,那次慘痛的教訓之後,所總結出的最寶貴,也最有實際用處的經驗。

故而,他對球員之間的這種單挑行爲,是頗感行趣的。

邊想邊走間,衛思敏已悄悄打開通往體育館二樓的鐵門,繼而,走上二樓,站在面臨球場的過道上,以最佳的角度,最清晰的視角,居高臨下的俯視着被團團圍住的那個球場。

球場上,一個高挑壯實的男生,一下子就映入了衛思敏眼中。

原來是他啊。

衛思敏自言自語的點點頭。

球場上這個高個男生,名叫陳亮!乃是合肥高中籃球界,最有潛力的幾個後起之秀,也是他最爲看重的一個新生。沒想到剛來這裏,就和人彪上了,要進行單挑!這孩子的脾氣,還真夠衝的。不過,倒也省了他的心了,就此好好近距離觀察一番吧,看看他的力到底怎樣。只希望和他單挑的那個人,實力不要太差,能把他的潛能和爆發力完全調動出來。

絕品小神醫 想到這,衛思敏把目光投向了慢慢從場邊走出,並最終站定在陳亮面前,想來是即將成爲陳亮對手的男生。

哪知,這一看,差點沒把衛思敏樂出聲來!

只見,陳亮對面的那個男生,居然穿着襯衫、時裝褲,以及閃閃發亮的黑皮鞋,站到了球場上!

寧遙給蘭科的感覺很……詭異,看起來是性格頑皮的少女,但身上帶着無數摸不透的謎團。

Previous article

我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特別不爽的說:既然你們這麼有精神,中午飯就別吃了,再給我站兩個小時!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