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瞳孔。」

秦二刀淡淡的說著,不帶一絲自豪的神色。卻是令李青欽佩不已。在如此昏暗的環境下,秦二刀竟然能夠憑藉zi眼瞳反射的畫面,發現身旁的雇傭兵。有這等警覺且明銳的觀察力,竹小蓮在他身旁定也不會遇到危險了。

忽然之間,畫面里的秦二刀忽然臉色一變,驚疑道:「李青兄弟,你們所在的西面可是一片沼澤地?」

眉頭一皺,李青順著西側看去,便見在樹影的交錯間,卻是一片暗灰色的土地,並不是什麼沼澤。

「只是一片土地。」李青搖了搖頭道。

而這時,他身旁的雇傭兵搓了搓下巴,目光一時凌厲間,突然臉色一變道:「確實是一片沼澤地!玉石山脈的沼澤地莫非這裡是!」

一聽這話,李青的餘光也是望見畫面里的秦二刀,臉色格外的凝重。而還沒等他開口說些什麼,李青身旁的雇傭兵便是一手奪過了他的通元石,將畫面強行關閉。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李青皺緊了眉頭,他顯然是注意到這歷練破豐的雇傭兵此時格外的緊張。

他的目光即刻回到了另外一名留在此地的雇傭兵身上,二人對看一點,紛紛點了點頭。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必須即刻離開。」那雇傭兵緊張的說著,神色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快告訴我。」

擺了擺手,那雇傭兵一手豎在嘴前,示意李青不要說話,然後一手將他拉到一旁的樹下,小聲道:「玉石山脈唯一的沼澤就在這裡。」

「那裡是沼澤?我怎麼沒看出來?」李青一臉疑惑的問著。

「這裡的沼澤跟其他山脈的沼澤截然不同,看似是平常的土地,實際上卻是無比深淵的沼澤地,恐怕再大的靈獸也能被這沼澤所吞噬。」雇傭兵森然的說著,額間的汗珠隱約可見。

望著雇傭兵慌張兮兮的摸樣,李青一時間也是摸不著頭腦,試探道:「那我們不踏入這片沼澤地不就好了?用得著離開嗎?況且,我們還要在此地dengdai馬大哥大門不是嗎?」

搖了搖頭,雇傭兵瞟了一眼陰暗的沼澤地,臉色一沉道:「玉石山脈的沼澤地我們傭兵團的人都知道,這裡的主人是四級靈獸,沼澤幽靈!」

一聽這話,李青的眼瞳頓然放大起來,驚呼道:「你說的是靈魂類靈獸?」

深咽了一口唾沫,李青對這種靈魂類的靈獸鮮有了解,但之前也在府中的萬獸錄上見過。這種靈魂類的靈獸,虛實而生,乃是萬物之靈演變而成的。這沼澤吞噬了那麼多靈獸。那能chuxian這又靈獸怨靈集結而成的沼澤幽靈,也就不奇怪了。

「我記得一旦有靈類靈獸出沒,一定是成群結隊的。那也就是說」李青不敢再想下去,一個四級的靈魂類靈獸,可是要比同階的靈獸,強上一些的。而且由於是虛體狀態,要對付他們,十分困難。

「是的。」點了點頭,雇傭兵臉色一沉,道:「 薛小苒的古代搭夥之旅 ,但只要過了零點,兩個時辰內,便是這些靈獸出動的高峰期。」

說罷,他掐指一算,臉色格外凝重,正色道:「我們還有半個時辰時間,必須早些離開,逃出這些靈獸的活動範圍。」

二人相視點了點頭,便招呼來另一名雇傭兵將凌夕抬起。

李青急忙將小白彪塞入懷中,在它柔順的絨毛上輕輕撫摸了一番。目光旋即落到了慕雪琪的身上。

就見她嬌紅著臉龐,略微帶著一點低吟之聲,在寂靜的山林中顯得格外的銷-魂。加上幾路的顛簸下來,讓得她的衣裳有些不整,撇開的裙擺之中,兩條纖長的白腿如雪如玉,想必任何男人看到這一幕都會聯想到床。

深咽了一口唾沫,李青的餘光落到那雇傭兵的身上,就見他喉嚨一陣滾動,嘴角旋即也是咧出一抹怪異的笑容。

就在他一手即將碰觸到慕雪琪嬌嫩的肌膚之時,李青便是一手攔住,另一手從她軟弱無骨的腰身繞過,將她牢牢的環抱在zi的懷中。

由於用力過度,讓得慕雪琪柔軟的嬌身緊緊的與zi的身體貼合一處,胸前兩團柔軟的玉峰在肢體的擠壓下形成了極具誘惑力的溝壑,讓得李青差點沒噴出鼻血。

目光快速的移動而開,盡量不與慕雪琪胸前搶眼的視覺衝擊相對。而這目光的流轉間,李青忽然察覺到那幽暗的沼澤地帶,忽然有著隱約的光點忽明忽暗,隱約跳動,仿似幾道透明的紗衣在凌空舞動。

「沼澤幽靈!」身旁的雇傭兵驚呼而出,身子不再遲疑,即刻提步逃竄起來。

李青也是絲毫不敢耽擱,緊緊的將慕雪琪擁入懷中,疾奔而逃。 山林之中樹木搖動,在漆黑的夜色里顯得格外的詭異。

李青與兩名傭兵疾步飛奔,腳不點地,速度格外的驚人。但由於體內的傷痛還未減除,單憑肉體的支持,讓得李青格外的乏力。小白彪不到一尺的肉球在衣袍之內上下顛簸,不覺重量。但右手緊緊摟住的慕雪琪,卻給李青增添了一些負擔。

由於慕雪琪高挑的身形,讓得李青畢竟卯足全力,將她嬌柔的身軀高高抬起,壓在肩頭,如此一來無疑減慢了腳步的動作。

忽的一聲,兩排的樹枝開始劇烈的晃動,彷彿一陣強風從身後襲來一般。

李青一怔,腳步不停,目光不由自主的向後撇看而去。借著微弱的月光,隱約能夠望見幾道忽隱忽現的氣體正朝zi追趕而來。

深咽一口唾沫,李青一腳踏在一塊青石之上,略微發力間,讓得身子高躍而出,向前跨度數丈之遠。

可李青的速度快,那身後追趕的詭異氣體則更快,不到半刻的功夫,就與李青僅有一個身位之隔。

「不行了!」暗驚一聲,李青變了個方向,順勢拐入身旁的密林之中。

忽然之間,一股氣體chuxian在他的面前,由虛化實,飄忽若神。瞬息之間,這濃濃的氣霧,忽然有了五官,有了上肢。一雙森然發綠的瞳孔射出一兩道詭異的光忙,下-體虛無凌空飄動,上肢卻是有著兩隻仿若禿鷹一般的利爪,其中一隻一爪正牢牢的緊握一柄幽然的鐮刀。


「沼澤幽靈!」瞳孔一睜,李青急忙掉頭就跑,可身後那群相同摸樣的沼澤幽靈也在這一刻追趕了上來。平立在李青面前,閃爍著淡淡的陰光,震懾出一股極為強勁的靈體獸元。

臉色一白,面對數量眾多的沼澤幽靈,李青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這沼澤幽靈可是四級靈獸,堪比九重築元境巔峰實力。若是身體狀態極佳的時候,到可以和一隻沼澤幽靈拖延幾分。可是,眼下這可是一群之多!

「老頭!快出來幫我啊!」李青低聲呼道。視線警覺的觀察著這些沼澤幽靈的動作。可這話音傳盪心頭,卻是沒有得到半點的回應,也不知這西老此時此刻究竟在做什麼。

呼吸變得有些急促,李青下一刻便是有了死一般的絕望。兩腳一彎,將慕雪琪與小白彪平放在地,目光中有些期盼的望著慕雪琪,若是此時的她能夠恢復的話,那倒也是也助zi對抗這些沼澤幽靈。

不過想來也是奇怪,這些沼澤幽靈應該還有半個時辰的功夫才會chuxian,怎麼這麼快就chuxian了?

疑惑之際,一隻沼澤幽靈揮舞著鐮刀便是閃現而來,由於沒有肉身的束縛,讓得這些沼澤幽靈的速度快得驚人。

腳步一腿李青有些狼狽的蹲了下來,恰好也是避過了這鋒利的鐮刀一襲。咬牙間,右手抽出身後的朱雀劍,便是橫掃而去,劈向了那沼澤幽靈。誰料,這沼澤幽靈乃是魂體之身,即便不偏不倚,任由朱雀劍砍到zi,也不過只是在讓身軀的暫時性的分塊。不但半秒的時間,又再一次的融合一處。

眼瞳一睜,李青提勁再勢挺劍朝那沼澤幽靈刺去,而那沼澤幽靈則像是有些戲虐的狀態,愣是一動也不動,任憑朱雀劍在虛體之中橫劈直刺,也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摸樣。隱約間還有些嘲笑的話音傳出。

李青一怒,巨劍揮出間,左手化拳而上,試圖感受一番這所謂魂體的特質。但這拳頭才剛剛打出,猛覺得魂體若有若無,zi的拳力使實了不對,使虛了更不對。就好像打在一個空氣上面。

而奇怪的是,李青這一拳出去,那沼澤幽靈的身形卻是略微晃動了分,似是這一拳,卻是傷到了它。

一聲怪叫呼出,讓得李青不禁暗暗吃驚,當下收起朱雀劍展開一套連環拳朝它打去。拳化張,呼呼連劈了三掌,掌力激蕩,身周樹木落葉紛紛下墜,如雨飄灑。再劈四掌而下之時,那沼澤幽靈似是再也經受不住剛猛的掌力,虛體一閃,旋即鐮刀麾下。

身形一側,右手強行逼出一道元氣,側面很削而過, 他的傾心 ,旋即一腳懸空,一個后空之踢,正中那沼澤幽靈臉頰,瞬間將它擊飛。

這一幕落到那群沼澤幽靈眼中,虛體皆是一顫,似是不可思議一般。在它們的眼中,已是無人能夠觸碰的了他們。而這李青卻可以!

腳掌落地,李青捂住胸口,強行壓制體內的傷痛。眼中也是有些疑惑起來。為何zi的肉體放到能夠打中這魂體存在的沼澤幽靈。

「莫非是之前死過一次的緣故?」李青暗暗猜忌之時,東首面忽來兩隻沼澤幽靈。兩道揮舞間,劃出兩道凌厲的風刃而來。

雖然此時的李青慶幸zi可以絲毫不懼魂體,但沼澤幽靈畢竟是四級靈獸,實力遠勝於zi。若是強行交手,根本不是它們的對手。

來不及過多的思量,那鐮刀已如旋風一般襲來,左腳向後一邁,一掌順勢而出,洶湧的掌力一觸即發,對上那突來的鐮刀。

但不料,這沼澤幽靈的獸元似乎要比同階的四級靈獸還要強勁許多,兩掌發力間,雖然夾住了一柄鐮刀的刀刃,可還是被這鐮刀帶出的氣刃所傷,上身衣袍瞬間破碎。身子向後倒飛而去。

一行鮮血順著嘴角滑出,李青無暇顧及,身子如豹子一般俯伏在地,忽然之間兩腳奔騰,急沖而去。在鐮刀的揮舞間左右閃避,最後抓住一個空隙,右腳后勾踢去,正中一隻沼澤靈獸的身軀。可這一腳揮出打中,那沼澤幽靈便是瞬間化成了一縷青煙,消散不見。

「殘影嗎?!」錯愕之餘,另一隻沼澤靈獸,刀起刀落,在李青無意閃躲間,在他的手臂之上留下了深深的血口。

滾燙的鮮血湧出,李青痛吼一聲,強行忍住疼痛,催動一團火屬性元氣,朝它打去。那沼澤靈獸還沒來得及閃躲,便也是被這火球擊中,下一刻竟也化作清氣飄散而去。

「怎麼回事?」李青一臉的滿然,雙叉,身子向後倒飛了數米。視線不著痕迹的在這群沼澤幽靈中一掃而過,忽然也是大吃一驚!除了最初交手的那沼澤幽靈外,其餘的可以說都是殘影。而且實力也不過五重築元境中期。

「莫非是這沼澤幽靈的獸決?」心下思索著,李青的目光開始變得犀利起來。最終鎖定在一隻沼澤幽靈身上,下一秒暴射而出,兩掌齊推而出,突然招式一變,左掌右掌,相互變化方向,連力道的轉化也是各不相同。

撲!的一聲悶響,一隻沼澤幽靈已然化作青煙,跟著右掌一換,打在另一隻身體之上,便也是將它擊破。

一來一回,又兩隻沼澤幽靈化為了烏有,李青收力退回之際,忽然也是察覺到那最初交手的沼澤幽靈,獸元似乎更加強勁了些。

「看來這沼澤幽靈只有一個,而這些,不過只是它用獸元幻化而成的分身罷了!」

想到此處,李青嘴角旋即勾勒出一道弧線,兩腿在下一刻再試發力。而這一次,他的目標則鎖定在最初交手的沼澤幽靈身上。

那沼澤幽靈似乎察覺到李青看破了它的招數,綠光眼瞳一睜,周身忽然帶起一股氣流,將那周遭的分身皆數收回了體中。而伴隨著一道又一道殘影的進入,它的獸元猛然飛升,轉眼之間,也是達到了四級靈獸的巔峰狀態,距元師境初期的實力,僅有一步之遙。

一聲凄厲的吼叫發出,讓得周遭的樹叢瘋狂搖動。震耳欲聾間也是懾人心魄。

沼澤幽靈身形再一次的晃動,而這一次,卻是迅若閃電一般。手中鐮刀一揮,竟是震出一道極強的能量波動,蕩漾出層層光影。

李青凝目遠眺,心知這沼澤幽靈的獸元要比之前強上數倍,心下不敢掉以輕心,一個有些狼狽的滾翻,躲入草叢之中。

忽的一道強勁獸元如利刃一般襲來,瞬間將遮擋李青身軀的高草懶腰削斷,分毫不差。

雙目一陣,李青猛咽唾沫,身子猶如狡猾的山鼠,在密集的樹叢之中來回穿梭。試圖用zi迅捷的身法,加上樹叢的掩護,來消磨這沼澤幽靈的意志。

但,想法與現世總是有致命的差距。就見那沼澤幽靈,被李青這東竄西跳,弄得有些惱怒起來。嘶吼一聲,手中的鐮刀竟是放大的幾倍,由上至下,仿若一柄巨斧一般,朝著面前的樹叢劈砍而去。

鐮刀如月,在猶如的山林間,反射著耀眼的光芒,一道略微絕大的氣刃忽然震出,竟是將面前遮掩的樹木,盡數劈斷。

周身樹木忽然被這強勁的氣刃斬斷,讓得李青一陣激靈,身子高高躍起,在空中連數幾個靈巧的翻騰,落到另一邊去。

沼澤幽靈怒意大升,獸元又提幾分,直追而上。 密度極盛的深林之中,李青的身形有些狼狽的前後翻滾,伴隨身後緊緊追趕的沼澤幽靈,顯得有些無力。

下身虛浮,沼澤幽靈的行動速度極快,足以媲美全盛期的冥火狼。手中鐮刀不斷揮舞著,呼嘯間帶起陣陣強風。

它手中的鐮刀乃是獸元化成,因而忽隱忽現,可大可小,可伸長可縮,實乃把握它的套路。

一路飛奔而去,兩腳逐漸變得有些麻木起來。一咬牙,李青忽然轉過身去,雙手在胸前架起一道結印,大喝道:「九結印第一重,獨佔印!」

陡然之間,一道火牆順地而起,顯現李青身前。讓得那qishi洶洶的沼澤幽靈忽然止步不前,幽綠的眼瞳時大時小,低低的哼著沙啞的喘息。

雙目一凝,李青兩掌齊推而出,獨佔印便是即刻朝那沼澤幽靈涌去。

雖然李青不過是六重築元境初期的實力,但畢竟這九結印的元訣過於怪異,並且隨著李青修為的突破,日益的強盛起來。這一面火牆要比先前五重築元境的時候大上一倍有餘。

虛影一晃,沼澤幽靈顯見這獨佔印的破壞力覺得不低,但畢竟它擁有堪比九重築元巔峰的獸元,傲氣一過,便欲強行抵擋這一擊。

砰!


獸元化作的鐮刀瞬間變大,與這威力強勢的獨佔印撞擊一處,迸發出耀眼的火光。道道的能量撞擊,讓得周遭的樹木也是齊根拔起,四下飛出。

森然的綠瞳光芒閃動,那柄鐮刀便是又大了幾分。但顯然,他此時卻是被這獨佔印的威力所震撼到了。

眼見獨佔印起了功效,李青心頭也是暗暗吃驚起來。他怎麼也想不到通達六重築元境初期之後,這獨佔印的威力竟會比先前強上那麼多。看來這九結印的元訣當真是玄奧無比。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李青剛欲提起,使出那冰屬性的獨佔印之時。卻是發現經脈依然開始有些抽搐。顯然,這是先前被飛龍哥怪異的元訣所傷。

大喝一氣,李青兩掌微一發力,突感氣海處一陣刺痛,旋即整個身子也是有種抽空一般的窒息。

無力的癱倒下去,李青一手強行支撐著身子,兩眼無神的望著那下一刻將要突破獨佔印的沼澤幽靈。

怎麼辦?!臉上肌肉抽動,李青之感zi的身子全然使不出半點力氣。看來方才使用這獨佔印已經大大的超出了身體的負荷。

砰!

鐮刀在幽暗的深林中帶出一道碩大的光影,瞬間將火牆劈成了兩半,虛體閃動間,如飛一般的速度,沖向李青。顯然,它已經怒了。

沼澤幽靈轉瞬即逝,李青只能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抽出身後的朱雀劍,大肆揮舞而去。但如此粗糙的劍術怎能對飄忽若神的沼澤幽靈有半點威脅。鐮刀削鐵如泥而來,愣是將那朱雀劍斬飛。

鐮刀在頭頂一掄,沼澤幽靈旋即劈斬而下。

「完了,這次死定了!」李青絕望的閉上的眸子,dengdai著死亡的降臨。

突然!那鐮刀尖銳的氣刃已至李青腦門不到一寸之時,一曲悠揚連綿的玉笛之聲,飄忽而來。而那沼澤幽靈虛無縹緲的身子也如同被人向後重重的拉扯一般,倒飛而去,凌空旋轉起來。

眼睛睜開,李青聽出了熟悉的曲子,目光飛速的穿過片片散亂的樹叢,在一個略微有些光亮的角落,望見了臉色憔悴的慕雪琪。此時的她,柳眉輕蹙,隱約有些晶瑩的汗水徐徐滑落。借著幽冥的月光,美麗的眼瞳之中,透著淡淡的xuruo。

嘴角一咧,李青急忙拾起朱雀劍架在身後,飛速的繞過了被慕雪琪神音術所束縛住的沼澤幽靈,腳步飛箭而馳,快速的與她匯合。

「你,你醒啦。」喘著粗氣,李青關切道。眼珠不時朝遠處的沼澤幽靈撇去,心下有些駭然。方才若是稍遲半刻,那麼zi定當又要去鬼門關里走一圈了。

聽到李青的問聲,慕雪琪並沒有答他,美眸再次認真的凝視了起來,旋即胸部一沉,終於是無力的放下了手中的玉笛。

「快快扶我離開。這怪物速度極快,我們不能再有耽擱。」較弱的聲音猶如蚊吟。李青輕點著頭,一手攬過她的玉手架在zi的肩頭,尷尬之餘,一隻大手,又是緊緊的摟住她的柳腰。

「我讓你扶,沒讓你摟!」勉強的提高了幾分聲音,慕雪琪沒好氣的嗔了李青一眼。但也許是因為情勢過於緊急,也許是因為李青這段時間貼心的照顧。她最終還是沒有再說什麼,任由那隻粗拙的大手緊緊的握住zi的腰身。

而此時的李青卻是大呼爽快。平日里冷若冰霜的女王,竟是被zi如此肆無忌憚的摟著,當下心頭便起了邪念,手掌不由自主的那香臀之上,狠狠的掐了下。

「你!」慕雪琪怒嗔而來,臉頰不禁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下一刻胸腔一痛,顯是內傷未除,便也無奈不能出手jiaoxun一下這無恥的小子。

李青嘿嘿一笑,餘光忽然望見那沼澤幽靈已經解開了束縛,正掙扎著身子朝他們衝來。

心頭一顫,那隻腰間的大手又是摟緊了幾分,腳下一陣發力,便是狂奔了起來。

說來也是奇怪,先前慕雪琪昏迷之時,李青能夠明顯的感到一些重量。可此時清醒的她,卻是輕如鴻毛一般,zi就好像抱著一團棉花一樣。

飛速跑動之間,李青疑惑的目光,畢竟的落到身旁美少女的小腹之上。就見她有意無意的吸氣,試圖讓zi能夠更輕一些。似是不願意讓李青覺得她的身上有半點肥胖的感覺。

這一舉動落在眼裡,讓得李青下一刻不禁笑了出來,逃跑之餘也不忘打趣道:「怎麼啦,知道zi胖啊?哈哈哈哈」

見得李青無賴一般的狂笑不止,慕雪琪xuruo的臉龐霎時通紅一片,已是氣得不行。

「你再說,等恢復元氣之後,看我不把你的嘴封起來。」嘴上雖是凌厲的語氣,但她的眉宇間卻是隱約流露著一抹淡淡的嬌羞。先前的冰冷的形象在這一刻頓然全消。

斜望著一羞澀中帶著怒氣的美麗臉龐,李青的小心臟也是亂竄了起來。顯然忘卻了他們此時,正是在跑路當中。

身後一股強勁的獸元飛速追了上來。李青強忍的體內經脈的傷痛,斗轉一絲元氣入腳踝之處。下一刻,兩腳奔騰間,有了元氣的相助,速度又是突增了幾分。

帶著慕雪琪狂奔數里之遠,身後的沼澤幽靈依舊緊緊追趕。若再沒有什麼法子,過不了多久,定會被它逮住。

心頭一時焦慮,李青的目光很快移動至西側面一處幽暗的小洞之中。緊張之餘,便是帶著慕雪琪飛身鑽入了小洞之中。

洞口不大,只能容一隻小獸進出。李青將慕雪琪的身子輕輕前拋,憑藉她纖細的嬌身,倒是容易入內。但緊隨其後的李青卻被zi逐漸壯碩的身軀,狠狠的卡在了洞口之處。

洞內一片漆黑,慕雪琪身體探入,便回身去拉李青。一來一回,吃力的撕扯。終於是將李青拉了進來。

洞口雖小,但洞內明顯要寬敞的多。但即便再寬敞的洞穴,也實難容下兩個人。此時此刻,兩個身軀緊緊貼合。玉手輕輕觸碰間,慕雪琪的美眸頓然睜大,嗔道:「你的衣服呢?!」

由於一時情急,慕雪琪先前倒還沒有注意李青是光著膀子的。而李青卻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摸樣,zi怎麼說也是為了就她,這上衣的袍子才被沼澤幽靈撕碎的。

但,孤男寡女,小洞之中。且不說身體緊緊貼合,就連臉頰也僅有一指之隔。


楊羽先是一愣,旋即激情的回應美人。

Previous article

但是不管好賴,這也是一個溝通的開始,兩邊有了直接的溝通渠道,而在之後,絕地武士數次聯繫戰團,甚至有一名重傷的絕地武士還被helghan軍團救治收留了一段時間,當然就那名絕地武士自己的感官來說,他的遭遇更像是被拘留和軟禁,隨後也是被押解到一個荒蕪的星球上,一名毀滅戰士丟還給他的光束劍之後,一群helghan軍團的部隊大搖大擺的丟下他一個人,走了,連一個飛行器或者通訊儀都沒有留給他,不過好歹來救援的絕地武士還是靠著感應找到了這名同僚。絕世妖孽之天靈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