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是我的助理。」

瞪了蘇志浩一眼,知道千說萬說,只要蘇志浩拋了這句話出來,自己就是非起身不可了,她放下懷裡的小橘,走到電話旁。

接起電話,那頭傳來林瑞的聲音。

「真兒啊,你們今天到前院了嗎?」


「沒有啊,怎麼了?」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黃真兒滿腦子疑問,她說:「今天早上都還在屋子裡,前院發生什麼了?對了……林醫師,你今天不是要過來接貓的嗎?」

林瑞苦笑兩聲。「我正在你家附近,現在這樣子我沒膽量開過去……哎,你去拉開窗帘看看就知道了。」

掛上電話,蘇志浩扭過頭看著黃真兒一頭霧水的表情,也跟著站起來,黃真兒則走到了靠近大門的窗戶邊,悄悄拉開窗帘一角。

「林瑞打來的?該不是不來接我這幾個女兒了吧?」


「沒,他在附近了。」一邊回答,黃真兒一邊對外面一大批的粉絲陣仗發楞,來了好些天,她還沒看到這麼多人一起出現堵蘇志浩的樣子。

「你在看什麼?」

蘇志浩也走到了窗帘旁邊,不過要靠近時,卻被黃真兒打了個手勢,讓他退後幾步。

「今天怎麼這麼多人?「黃真兒納悶。

「有多少個?「

「不知道,好幾十個……」

蘇志浩聽到這裡也跟著變臉了,他一向注重隱-私,雖然明星跟「隱-私「這兩字本身就很難共存,不過在他搬到這裡來后,一直沒有受到太多的打擾,零零星星一兩個還能夠接受,同時好幾十個人涌到了家門口來,這並不是他所樂見的,而且也很突兀。

「你家地址在網路上查得到嗎?」

「查的到,不過因為偏僻,來的人一直不多……你剛才說好幾十個不是誇飾嗎?」

「不是誇飾,恐怕還說少了……」黃真兒說著說著,也跟林瑞一樣,覺得這事情哪裡不對頭。

突然間,窗外飄起了小雨,黃真兒看看天空,一片灰壓壓的大塊烏雲飄來,看樣子這小雨只是前兆,待會就要下大了。

我的環法自行車夢


一個穿著青色連身運動衫的女孩,更是被這雨一逼,開始對著大門起了念頭,擠著身子看有沒有辦法穿過。

這不怪她,今天清晨在微.博看到了有人組團來見男神,立即報名了,趕著搭第一班車過來,在這外面待了一個早上連個人影都沒見到,自然不甘心。

蘇志浩隔了一點距離同看著窗外,他對那群粉絲冒著雨等著自己感到幾分心疼,自己何德何能讓這些小女孩在外頭淋雨,大家人生父母養的,萬一感冒著涼了,那醫藥費還不是要找父母拿錢開銷的,不過也不可能招待這些人到家裡坐坐,這事情如果有了第一起,那接下來就會跟著有第二批,第三批,最後只好鬧到搬家,以前這等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我出去跟她們說說話,讓她們回去吧。」蘇志浩說,接著就要出門。

一直盯著窗外的黃真兒卻開口,聲音帶著份不容得質疑。「等等,別去。」

「去讓她們看個幾眼就回來了,讓那些小女孩淋雨,到時候人家以為我耍大牌了,而且對待粉絲也不能用這種方式。」

「我說不能去就是不能去。」黃真兒把看向窗外的視線移到了蘇志浩身上,說:「那些人有點問題,你不要過去,我怕會有什麼事端發生,我過去看看,順道勸她們趕快回家。」

摸不著黃真兒在想什麼,不就是粉絲嗎?能起什麼事端?

「記得還有些預備的海報,我拿去發吧。」

她此刻沒有要對蘇志浩解釋的意思,離開窗邊就往後方儲備紀念品的櫥櫃走去,抱了幾捆簽了名的海報出來,另一手撐起了桌上的小粉傘,打開大門,自顧自的出去了。

她要做什麼?看著黃真兒的背影,蘇志浩忍不住歪了下腦袋。。

… 88_88045等了這麼久,終於屋內有人出來了,粉絲群里開始有了不小的騷動,她們「大多數」人都跟那個運動衫女孩一樣,是貨真價實的粉絲。


眼尖的人立刻認出來走出來的是蘇志浩的助理,經過金素緣記者會加上過去跟蘇志浩的傳聞,黃真兒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真兒姐姐!我們要見志浩哥哥!」大家開始瘋狂的叫嚷起來。

推開大門,一個貓步,黃真兒到了大門外,大門瞬即關上,不讓有任何人進入的機會。

臉上堆著笑容,黃真兒對大家用著歉意十足的口吻說:「你們也知道這裡是蘇志浩的家,不能這樣輕易的讓大家參觀的。」

「可是……可是,我們大老遠來了,還在這裡等這麼久。」其中一個女孩楚楚可憐的說道。

「是啊!都下雨了,真兒姐姐,你讓我們進去一下吧,躲個雨!」

有人開口自然就有人幫腔,誰都想要見男神,哪怕一面也好。

不是不能體諒她們的心情,以前如果是黃真兒有這等機會或者這個時間,她大概也會像這些少女一般吧,不過她忙著顧肚子的溫飽,倒也沒有真的做過追星族,不過想看自己喜歡的人一眼,這種感覺她是懂得。

就像她得知自己患了重病,心裡想的一般樣。

黃真兒眼神快速掃視了一下這些粉絲,都還是小女孩,忍住了心疼,一一的把海報親自發給大家。

「我真的沒辦法讓你們進去,不過如果你們有什麼東西要交給志浩哥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轉交。」

又是一片哀鴻遍野聲。

「這些海報上面都有親筆簽名,你們拿了后趕緊回家,天氣也不好,下山的時候小心點。」

手裡發著海報,黃真兒沒有停下說話, 我家娘子已黑化 ,話又說的極死,也就乖乖的不再吵了,而且黃真兒也說了,這海報上有親筆簽名,這樣至少不枉此行。

幾個小女孩開始把手上的禮物跟信交給黃真兒,黃真兒一一收下,並用蘇志浩的名義向對方道謝。

隔著窗戶一直在看黃真兒舉動的蘇志浩越來越不明白黃真兒在想什麼了,雖然收信收禮物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不過明顯的,剛才黃真兒離開時的表情很嚴肅,並不像是單純的要去應付這些粉絲那麼簡單,可是現在看起來又不像是有什麼問題,到底她剛才打了什麼算盤?又或者發現了什麼?

海報發光了,剩下兩個站在最後面的女孩沒拿到,黃真兒瞥了一眼,嘴角微微勾起,她們的打扮看起來是十來歲,頂多二十齣頭的少女,不過臉上的妝卻有一種風塵味,特別的濃,那眼睫毛不知道粘了幾層,嘴上的口紅也是鮮艷的很,不是一般少女們用的顏色。

雖然女孩們愛美的年紀越來越提前,但是這絕對不是理由,尤其是她們看到黃真兒的熱情,也有種說不出的詭異,簡單的形容,可以用「虛情假意」來說。

黃真兒盯著她們兩個看,臉上仍是笑,不過眼神卻已經變得凌厲,

「海報發完了,怎麼辦?」黃真兒故意對這兩人說,旁邊其他的女孩一聽,立刻把剛才拿到的海報護得緊緊的,就怕是等一下被這兩人搶走。

「沒關係,只要真兒姐姐替我們把禮物交給志浩哥就好了。」其中一個手裡抱著花,一身牛仔短裙洋裝的長發女孩說。

另一個襯衫褲裝的捲髮女孩則是拿著封信,想要塞到黃真兒手裡。「對啊對啊,我們可以下次再來,只要志浩哥可以看到我們的誠意就好。」

誠意?黃真兒忍不住翻白眼,剛才在屋內就是看到這兩個女孩身上冒著紅光,她驚覺不對才出來的,紅光代表著危險,她們想要自己帶禮物進去蘇志浩家,那這危險恐怕就在禮物里。

「做不到!」

她沒有接過花跟信,反而退了一步,隔著一段距離看著那束花。

其他的粉絲感到奇怪,黃真兒剛才還好聲好氣的,怎麼對這兩個人特別凶,他們也沒做什麼啊,可能有誤會吧。

其他粉絲想要打圓場,對黃真兒說:「真兒姐姐,你為什麼生氣,她們可是今天組團讓我們一起來的人呢!我們還要感謝她們。」

「感謝?」黃真兒嗤笑,冷冷對剛才那想要打圓場的粉絲說:「幫我報警,其他人拿起手機錄影,我要你們當目擊證人!」

這話一說,不止那兩個女孩,其他粉絲也都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來看偶像就要報警嗎?」牛仔裙女孩強裝鎮定,另一個則明顯不安了。

黃真兒一個箭步,搶過了牛仔裙女孩手上的花,上下看著,簡直就要把花給折騰散了,好一會兒終於在那花束中找到了問題。

這也好在她之前接過一個社會類型的電視劇,雖然是寫手,不過資料查得很全,對於一些毒.品在製造前的樣子可是一清二楚。

她撕下了一片包裝紙,從花束底下看似是陪襯的綠葉中抽出了幾片綠色的葉子,舉高到了眾人面前。

「這是什麼?」

「這……這是葉子啊,花店給配的。」依舊不鬆口,不過從她的臉色可以看出來,黃真兒確實猜中了。

「葉子嗎?要不要我讓人來查查這是什麼的葉子?」黃真兒把花束丟回給牛仔女孩,又搶下了另一人的信封,打開來,確實有一張信紙,不過底下卻有著不明的白色粉末。

她把粉末倒到地上,被雨水一點一點的融化掉,濕漉漉的空氣中,有著些微的酸味。

「先不問這粉末是什麼,我還不知道哪家花店包裝花束會放大/麻葉的。」沉著聲音,黃真兒對那兩個女孩說。

每個人的眼睛都瞪的如銅鈴大,什麼?她們居然拿了這樣的東西要送給蘇志浩?一個帶大/麻葉,另個白色粉末還能是啥?蘇志浩之前從來跟這些東西都沒有沾上邊過,而且現在說要嚴打,這樣不是在陷害人的嗎?算什麼粉絲!


粉絲們的眼睛開始冒著怒火,比黃真兒更兇狠的看著這兩個人。

「我不知道是誰指使你們來的,不過回去告訴他,只要有我這個助理在,我就不會讓我的老闆中招!」黃真兒又說:「看你們年紀都小,今天我不報警,不過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們想做這些不幹凈的事情,絕對移送法辦,還有這些妹妹們的錄影可以當證據!聽到沒有!」

東窗事發,兩個女孩什麼也不管了,她們互相使了個眼色,沒了魂一樣的開始往下山的方向跑去。

「哼,電視劇看多了嗎?」看著她們逃竄的樣子,黃真兒冷哼,直到被其他粉絲的聲音喊過神。

看在其他粉絲眼裡,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現的,不過黃真兒這真是神一般的預測啊,如果這兩樣東西進了蘇志浩家,到時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蘇志浩的演藝生涯大概就在這裡畫上了終點。

救了自己的偶像就等於是自己的恩人,接下來就是黃真兒沒有預料到的了,那些女孩把海報攤開,繞著黃真兒也要她在上面簽名。

「這……」

「真兒姐姐,你剛才真的是太帥了!」

盛情難卻,硬著頭皮,黃真兒居然也展開了人生第一次的簽名會。。

… 88_88045簽完名后,又跟那些粉絲說了些話,黃真兒才準備要進屋去。

一個看起來比較像是有話語權的女孩喊住了她。「真兒姐姐!」

頓下腳步,雨勢開始有些變大,黃真兒擔憂這些女孩兒再不離開,恐怕等下要下山就不方便了。

「怎麼了?你們要趕快回去,否則這山路不好走的,之前還有過落石呢!」

女孩笑了笑,說:「這個不用擔心,我們包了車在山腰,司機會等我們的。只是……」

「只是?」該不會是還抱持著小希望吧?黃真兒趕緊打斷她們的念頭,開口說:「如果是想要進屋見蘇志浩,我是真的沒辦法答應阿。」

大家都搖搖頭,女孩看著眾人的反應,知道不是只有她一個人這麼想,於是鼓起勇氣問了。「剛才那兩個人為什麼要害志浩哥哥阿?而且你就這樣放她們走了嗎?萬一她們再來怎麼辦?」

原來是擔心蘇志浩的安危,黃真兒鬆了口氣,她摸了摸那女孩的頭,露出笑臉。「人紅是非多,我也不知道她們為什麼會做這種事情,不過……你說的也很對,我也擔心她們再來……對了,這樣吧剛才你們拍的影片能不能發一份給我,然後大家把聯絡方式留下吧,當然我也會給你們我的聯絡方式,我相信你們真的都是志浩哥的支持者,所以想請你們幫忙。」

「我們能幫上什麼忙?」好多雙眼睛都亮起來了,有興奮的,也有疑惑的。

「我相信你們都希望志浩哥平平安安,所以麻煩你們今天的事情不要張揚出去,你們也知道現在記者的素質,到時候平白無故被扣上帽子就不好了……然後多在網路上替我留意,如果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先通知我一聲。」說完以後,黃真兒又加了一句。「當然,以後他有什麼公開活動,我會先通知你們,要門票就找我。」

「真的?」這下,沒有一個人的嘴是合的攏的。

「當然是真的。」

一陣歡呼聲,接下來黃真兒拿出手機,開始備份視頻以及留下在場所有粉絲的資料。

等送走了大家,已經又是半個小時后的事,黃真兒覺得自己好像打了場大仗,不過心中還是有點小得意的,至少她又做了件值得說嘴的事,但這得意並沒有持續很久,剛才那粉絲的話提醒了她,對阿,趕跑了兩個人,可是她們背後操控的人又是誰呢?蘇志浩是跟誰結了那麼大的梁子才讓人去做這等下三流的事情陷害,今天雖然沒有成功,但是一定還有下次。

抱著滿肚子問號,她在大門的玄關口把雨水甩開,收攏了傘,抬頭看去,剛好對上蘇志浩的視線。

「你出去的也未免太久,剛才那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好像跟人吵起來了。」蘇志浩抽了幾張面紙,走到黃真兒面前遞上。「是瘋狂粉絲嗎?這種也不需要跟她們太計較,有時候就是沒拿捏好分寸而已。」

在娛樂圈裡也不短的日子,什麼瘋狂的粉絲他沒見過,黑粉更是手指也數不清,人只要紅,什麼樣的對象都會跟著湊過來,無論是特別瘋狂的,或者是特別討厭自己的,但這也算是另一種人氣的象徵。

擦著自己被雨水打濕的額頭,黃真兒撇撇嘴,「如果是黑粉那也算了。」

「喔?要不然還能是什麼?有什麼比黑粉還難對付?」

看來這男神還是真太單純了阿,連自己差一點就要去吃牢飯都不知道,要不是她,現在蘇志浩恐怕正被人下套,接受盤查了呢。

走到客廳,她看到桌上有熱茶,呼嚕嚕的喝了一杯,休息了幾分鐘,才把剛才的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了蘇志浩,而正如她預期的,蘇志浩越聽越是生氣,而那怒氣之中,還帶著驚恐的神色。

對方是想要毀掉他的名聲跟整個大好前途。

「這……」結結巴巴,他實在有些不知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

「你放心,剛才處理的很好,不會有事,只是你要想想有誰會這樣害你,這不是什麼小冤小仇的,剛才那事情如果弄的不好,唆使的人自己也會出事,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如用筆畫出來般的臉龐低下了,蘇志浩不發一語,但從他的態度上黃真兒可以確定,他心裡已經有了個底。

過了不久,林瑞也來了,他提著三個小貓籠進門,小金看到他跳過去在腳邊蹭著撒嬌,他笑吟吟的蹲下逗著小金玩,起身就見到蘇志浩跟黃真兒兩人嚴肅的模樣,也覺得莫名其妙,剛才打電話給黃真兒還好好的,該不是那些粉絲讓蘇志浩生氣了吧?不太可能,他一向對粉絲都很暖的,而且黃真兒的臉色也難看,不知原因到底是什麼。

「幹嘛兩個人都陰著臉?嫌外面天氣不夠差阿?」

蘇志浩挑眉,說:「你先坐著,我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你,看你臉色會比我好看到哪裡去。」

依言坐下,蘇志浩則轉述了黃真兒跟那兩個女孩間發生的事情,提到了大.麻葉跟白色粉末時,林瑞的表情已經僵硬住了,不過在蘇志浩沒有把話說完之前,他一聲都沒開口。

雙手十隻交叉放在膝上,林瑞說:「你覺得是誰會這樣找你麻煩?」

一個名字從薄唇中冷冷的擠出來。

「河南鎮。」

林瑞好像不意外,倒是黃真兒心中突地一下,河南鎮?那個羽鎮集團的少爺嗎?在殺青酒會上才見過他,他雖然身上有著富家子弟的氣息,讓人不太舒服,可是怎麼樣也很難把他跟這卑鄙事情扯在一塊兒。

「我也這麼想。」林瑞點頭。

「可是……可是他為什麼要害你?我不覺得他會是這種人阿。」黃真兒脫口而出。

關於兩人的勾心鬥角,這塊黃真兒的記憶也是不太全的,她真心不懂,為什麼一個什麼都有的大少爺要去找一個明星麻煩,就算蘇志浩當紅,河南鎮也擁有大批的粉絲,還有個大集團做靠山,何必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紅顏怒,佳人戲才子 ,神色飄忽不定。

「因為金素緣。」他說。。

… 88_88045「如果是這樣那還說的通了。」林瑞顯然也同意蘇志浩的理由,只是這人的心胸也實在太過於狹小了,他羽鎮集團的少爺要多少女明星沒有?為了一個金素緣,有必要這樣跟蘇志浩勞師動眾的嗎?

不過想到河南鎮的嘴臉,林瑞也自己又有了答案。那傢伙就是生的太好,以為全天下都他的,除了家裡有錢外,人氣上比不上蘇志浩,真心喜歡的女人又整天纏著蘇志浩轉,難怪他會有這種偏激想法。




這些內容可不是胡亂不編造,而是根據歷史改變,所以伯恩大法師在聽了之後,至少相信七分。

Previous article

「滾回來!」向凝惱了,朝著劉航發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