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寧遙給蘭科的感覺很……詭異,看起來是性格頑皮的少女,但身上帶着無數摸不透的謎團。

不過蘭科現在可沒時間去琢磨寧遙,在自己面前有着更大的問題。

這十條巨龍被寧遙的十位聖徒分散在了王之殿裏,而蘭科需要做的,就是去殺死他們。

……蘭科問了寧遙爲什麼不自己殺,寧遙表示在西納普斯殺掉,會被龍族裏那些老傢伙感應到。

至於爲什麼不在這裏殺……當然是要看蘭科的表現啊。

這是一場爲蘭科設計的遊戲,那十條傳奇階巨龍都只是陪襯的犧牲品而已。

蘭科最強大的戰力是王階,面對十條傳奇階巨龍似乎完全可以一對十碾壓過去。

但事實上,蘭科屬於王階裏面的西貝貨,面對一兩個傳奇階的時候,是可以呈現出王階的碾壓姿態,顯露出王階的霸氣。

而真的面對同等級的王階的時候,蘭科就是被碾壓的了。

而這十條傳奇階巨龍都是龍族中比較高層的人物(龍物?),比如說幾位大長老的後代,紅龍族族長的兒子……也就是說,全部都是傳奇階的強者。

這種情況就造成蘭科一個王階,很可能,非常可能,打不過十個傳奇階。

不光如此,蘭科在殺掉十條傳奇階巨龍的同時,還要完成寧遙不斷下達的命令。

寧遙的任務是針對全部巨龍的。

在明面上是寧遙對所有人下達命令,不服從或沒完成的巨龍,會受到懲罰。

而蘭科則是存在於參加者中的內奸,在完成命令的同時,需要殺掉其他參加者。

這完全就是龍族生存遊戲吧?!

寧遙她老爸到底教了什麼啊?這種東西就不要教了吧?

而且寧遙還說明了,如果蘭科無法完成寧遙的命令,真的會被殺掉的哦。

“連這種考驗都無法通過的傢伙,是不能成爲我的寵物的喲。”

誰要成爲你的寵物啊!

就算再想殺人的蘭科,在這種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也只能遵從遊戲規則了。

沒有力量打破規則,就只能遵守規則。

蘭科看着夜色迷濛的天空,身體在一陣光芒中變成了龐大無比的上古紅龍形態。

全是傳奇階龍族的情況下,蘭科自然也需要變成傳奇階的龍族。 1490湯 (感謝‘rose橋’打賞100、‘泓卷之憶’打賞5888起點幣!)

(真的卡文,正在想這一卷要怎麼展開……出現寧遙這種角色,肯定是要被逆襲的。)

在西納普斯的某個半位面,黑暗的城堡裏。

全身生長這尖銳倒刺的高大生物深深對着王座上嬌小的人影彎下腰,聲音尊敬的報告道:

“生命原液和復甦材料都準備完畢,靈魂也已經收容好,隨時可以舉行儀式。”

王座上的人影站了起來,一頭及腰的黑色長髮順滑光亮,嬌媚的容顏白皙的肌膚,還有墨綠色的雙眼,正是魔王寧雪。

寧雪看着手下雙手舉起的黑色水晶球,嘴角帶起冷冽的弧度。

在黑色的水晶球裏,似乎有一條透明的龍影在遊動,嘶吼咆哮着想要掙脫。

“雖然還不是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但是也要給我的妹妹一點麻煩啊。”

……

半個月時間,蘭科用了半個月時間,就獵殺了九位傳奇階的龍族。

事實上這其中大半不是蘭科親手殺死的,而是死於寧遙制定的規則。

至少在這個固化半位面,寧遙的究極暗示術締造的規則是至高無上的,無人能夠反抗。

最初寧遙說不允許飛行,偏偏就有脾氣暴躁的紅龍不信邪,之後在半空中巨大的龍身就自己四散成了無數碎肉和骨頭。

簡直就像是憑空爆炸了一樣。

之後經過各種思想鬥爭終於認命的幾條傳奇巨龍,開始執行寧遙的命令。

蘭科前前後後,趁着落單的時候變成地龍王形態,殺死了三條巨龍,剩下的傳奇巨龍都是蘭科利用規則幹掉的。

比如有一天不知道寧遙吃什麼吃撐了,就要看某條傳奇黑龍和黃金龍族長的千金交尾。

黑龍和黃金龍可謂是世仇啊,寧遙這完全就是折磨虐待龍啊。

傳奇黑龍自然百般願意,但是黃金龍族長的千金開始各種糾結,什麼爲了種族的榮耀啊,以後怎麼面對父親。

最後在另一條銀龍的勸說下,總算是決定以性命爲重。

夫人捂緊你的小馬甲 這時候蘭科跳出來了。

擺出一副正義使者的嘴臉,堅決要守護這位黃金龍小姐,還讓黃金龍快跑……之後自然是時間到了,兩條龍都爆體而亡。

不知道爲什麼,這種殺人方式意外的有快感。

隨着寧遙扭曲的命令,還存活的龍數量自然而然的減少。

蘭科覺得這半個月最大的困難不是殺死這些傳奇龍,而是要在寧遙手下活着。

幾乎好幾次蘭科都是險死環生。

不過還好,總算到最後了。

就在蘭科看着僅存的那條藍龍,考慮要不要動手的時候,一陣恐怖的氣勢讓蘭科臉色驟變。

藍龍薩丕爾,只是靜靜的盯着蘭科,低沉的聲音從血盆大口中傳出:

“一直在偷偷殺戮的龍,就是你吧。”

“……”蘭科沒有回答,只是龐大的上古紅龍之軀在散發着淡淡的光芒。

因爲這條藍龍身上,出現了屬於王階的氣勢。

薩丕爾居然一直隱藏在傳奇階裏,而本身擁有王階的實力。

藍龍看着蘭科一言不發,渾身同樣漸漸散發出王階的氣場,恍然大悟的說道:

“難怪你每次都能那麼快的殺掉他們……我早就感覺到內部有一個傢伙在殘殺同夥,只不過想知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蘭科還是保持沉默。

萬域大能 藍龍薩丕爾笑了笑:

“不說我也知道,你一定掌握着比其他人更多的信息……你知道,該怎麼離開吧?”

蘭科仍然閉口不言,只是心裏呵呵一笑,這傢伙明顯想多了。

不過這位藍龍明顯對自己很有信心,事實上確實如此,藍龍本身就是龍族裏出了名的能近戰能打,而蘭科又是王階裏的水貨,實力差距不言而喻。

薩丕爾只是繼續的跟蘭科說着,直到蘭科一直不回答讓王階藍龍感到了不耐煩,蘭科才終於開口。

儘管那張地龍王的龍頭看不出太多表情,不過蘭科的語氣裏仍然充滿了嘲諷:

“真不愧是無腦的白癡藍龍,讓我準備了這麼久。”

“什麼?”薩丕爾一愣,隨後笑了起來,“不要虛張聲勢了,還是告訴我離開這裏的方法吧!”

蘭科眼中滿是鄙夷,口中說道:

“離開這裏的方法我不知道,但是你怎麼死掉的我可以告訴你。”

看着將信將疑的藍龍薩丕爾,蘭科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到現在爲止,蘭科終於明白寧遙爲什麼要自己參加這個毫無意義的殺戮行動了。

這些巨龍,就算裏面有薩丕爾這種王階強者,在寧遙面前也都是被屠殺的命運,但是寧遙希望蘭科殺掉這些人。

就是想要蘭科近距離的瞭解究極暗示術。

這半個月親身體會到究極暗示術的作用,並且親眼見證了究極暗示術,蘭科對於究極暗示術已經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

事實上,大部分時間寧遙新一輪的指令都是通過聲音傳達。

也就是說寧遙在宣佈下一輪指令的同時,究極暗示術就通過聲音控制了所有龍的細胞*,如果不完成指令,那就會爆體而亡。

當然也有巨龍自作聰明的不去聽寧遙的指令,代價就是直接從內部自己炸成碎片。

這也就說明,寧遙在一開始就通過究極暗示術制定了規則,如果不聽到寧遙的指令,就算是出局。

還有種種細節,讓蘭科明白了究極暗示術的各方面用法。

這一切的意義就是……讓蘭科學會如何使用究極暗示術。

究極暗示術對於寧遙現在的實力來說,只是一種玩具的用法,也可以當做規避西納普斯世界之力反抗的方法。

畢竟究極暗示術更多的屬於境界之外的力量,西納普斯的世界之力對這個並沒有防範。

但是對於蘭科來說,究極暗示術幾乎可以讓擁有一張‘翻開就可以碾壓全場’的底牌……不過很可惜,寧遙只是讓蘭科瞭解用法,並沒有讓蘭科真正學會究極暗示術。

只是蘭科不明白,寧遙爲什麼要這樣做?

還是自己想多了?

蘭科實在是摸不透寧遙這個……人?

腦子亂轉的蘭科,看着滿臉懷疑的薩丕爾,開口說道:

“你知道,當初地龍王成名的招數嗎?”

就算蘭科是王階裏的水貨,但是地龍王可不是王階裏的弱者。

蘭科只是並不懂得如何運用王階的力量,但給蘭科足夠的時間,一樣可以爆發出地龍王正常的戰鬥力。 (感謝‘與你不搭’打賞500起點幣!)

藍龍薩丕爾的命運,也一樣是被炸成碎肉片。

就算是王階,一樣逃不過。

隨後蘭科跟隨者來接自己的一對龍和龍使,離開了這個固定半位面,回到了西納普斯。

重回西納普斯,蘭科出現在了一個不認識的地帶,至少蘭科沒有來過這裏。

不過生活了幾日之後,蘭科通過太陽的偏轉程度,知道這是西納普斯的西大陸

那又怎麼樣?還是要過着被寧遙包/養的日子。

開始幾天,寧遙沒有給蘭科安排任務。

雖然不瞭解寧遙的舉動暗藏的深意,但是蘭科在這半個月,是真真正正的瞭解了,所謂的究極暗示術。

究極暗示術看似霸道,但其中的限制也很多。

比如寧遙每次使用究極暗示術,都需要通過聲音傳導命令,如果不完成命令就會爆體而亡。

但是如果對方堵住耳朵不停這個命令怎麼辦?

所以寧遙在最開始,就下達了‘每隔多久不聽到暗示就會死亡’的暗示,以防有人鑽空子。

究極暗示術並沒有那麼智能,對*直接下達暗示術,細胞所能執行的也只是簡單的命令,所以就需要寧遙用無數簡單的命令,來組成一個完美無缺的命令。

究極暗示術或許無孔不入,而且無法防備,但卻需要使用者進行復雜的規則構造。

每一次使用究極暗示術,就是在構造一個小型卻完整的規則。

只要究極暗示術被找出漏洞,從而被某種方法防禦住,那幾乎就變成了廢物。

或許這種看似強力的技能,對武力值沒有要求,對智力的要求也只是中等水平,但卻需要足夠細膩的心思和縝密的思維。

如果被人發現漏洞,那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究極暗示術就會報廢。

畢竟人家已經有防備了,肯定就能找到方法。

使用究極暗示術對敵,就好像提前織好一張網,把這些簡單的命令用究極暗示術一個一個下達給對方的身體,最後纔會讓對方無法動彈,任人魚肉。

而如果這裏有一條線是空的,又恰巧被對方發現了……那整張網都會瞬間崩潰。

大概就是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不過蘭科實在是不明白,寧遙爲什麼會把這麼重要的規則透露給自己。

要知道就算是蘭科第一次瞭解究極暗示術的時候,也認爲這是一種無解的技能。

直到寧遙通過這半個月,讓蘭科瞭解了究極暗示術,蘭科纔會分析出這些信息。

當然這也因爲蘭科自身就受制於究極暗示術,不然他哪有閒心去研究這玩意。

瞭解了究極暗示術的弱點,蘭科當然會想辦法逃出魔爪了!

在寧遙安排的地方,確實還算不錯。

但是被一個女人當成寵物養,實在是不能忍,我大魚人要叫你做大人啊。

雖然蘭科現在還沒實力和勇氣讓寧遙知道什麼是大人的世界,還有大人的美妙……但是那也不能忍啊。

救贖者是龍使中影響力最大的組織,龍使如今會變成這麼墮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救贖者的風氣,而救贖者的風氣很明顯都是寧遙帶來的。

蘭科當初就是龍使墮落的受害者,並且多次受害,自然對寧遙這種把龍族當成玩具的傢伙沒有好感。

誠然,寧遙賜予了蘭科最初的力量,是蘭科的恩人。

……但恩人也不能拿我當寵物養吧?

這完全不是報恩的範疇了。

現在蘭科還沒有什麼淨化龍使,對龍使進行逆養成的宏達志遠,所以暫時跟寧遙沒有更多的衝突。

蘭科現在思考的,就是如何逃跑。

瞭解了究極暗示術,知道究極暗示術需要龐大的思維流動,所以蘭科知道寧遙輕易是不會添加規則的。

想想蘭科現在擁有的能力:龍化。

說得簡單,但真的要按照蘭科的需求進行類型龍化,那需要的規則要多麼龐大?

這其中可能有數百上千次的進行究極暗示術,每次下達一個簡單的指令,之後編織成一個繁複龐大的究極暗示術。

在這種情況下,一條規則的添加,可能就需要從數十個方面來考慮,對其他無數條規則進行配合修改……不然很可能出現問題。

就比如當初寧遙用人類進行試驗,用究極暗示術下達了‘吃飯’這樣簡單的命令,但身體機械性的進行的同時,內部器官卻沒有配合,導致這個人被嗆死。

用巨龍也是一樣,下達‘不能使用翅膀’的命令,巨龍身後的龍翼居然在第五天出現了細胞壞死,開始進行自毀。

如果寧遙真的想要蘭科活着,那就需要對一個命令進行反反覆覆的斟酌。

這也就導致了,寧遙絕對不敢在蘭科身上隨便添加規則。

而蘭科從一開始就很規矩,所以寧遙應該沒有下達‘禁止逃跑’一類的規則,蘭科想要跑是可以的。

但不能這麼隨便的就跑,蘭科現在實力沒有寧遙強,真的被寧遙抓住,那寧遙絕對會在究極暗示術裏添加禁止逃跑的規則。

所以說,蘭科跑掉的機會只有一次。

這麼想着,蘭科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

就好像最初蘭科剛剛能夠變成銀龍,卻又不想被那些龍使當成榨汁機和練功房一樣使用,只能開動大腦與自己的龍使鬥智鬥勇,不斷的在附近的地圖上捉迷藏。

那時候蘭科覺得自己已經在人生的智商巔峯了。

利用九級魔法師的魔法塔干擾靈魂信號,在人羣中易容混淆視聽,加入山賊隱藏身形。

想到這裏,蘭科突然笑了。

墨九狸這才滿意的轉身跟著妖皇,雪封和陰芝獸一起往外走,出去比下來的時候要快了很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陰芝獸帶著妖皇,墨九狸和雪封幾個人就出來了……

Previous article

也許這個聲音對其它人來說,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能的男聲,但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