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慎敖一把將七枚靈源液拿走,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唉……大哥,你是不是也太酷了?」秦烈肉痛地看著七枚靈源液被拿走,無語地說道,「你是不是基於禮貌也得跟我說聲謝謝啊?那可是七枚靈源液啊,還個個都是皇級的啊!那些都是我血與淚奮鬥得來的,不容易,不容易啊!」

慎敖還真的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他說道,「我從來不欠人情,賣你個消息,當作兩清。」

秦烈無力地看著他手上的靈源液,無精打采地說道,「什麼消息還能讓我拿七枚皇級靈源液來賠?」

「正北方向三公裡外,有人處境很危險。」

「我管他誰呢!」

「你妹。」

「我擦,你妹呢!好好的幹嘛罵人?」秦烈叉著腰憤怒地吼道,而這時候慎敖再也不理他,只是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唉……我這輩子真的就是勞碌命啊!

秦烈無語望天,感嘆一番之後,抱著黑妹繼續往前走,對於慎敖的消息,他還真沒有放在心上,你妹,還他妹呢!突然秦烈心裡警覺乍起!

妹妹?


難道是秦菲?她怎麼會來破虜山脈?

「慎敖,尼瑪你話能不能說全!」秦烈憤怒的聲音在山谷里回蕩,但是久久沒有回應,微微一思索之後,秦烈再也不敢遲疑,飛奔著向正北方向奔去。

正北方向,三公里處。

安陸風等人正陷入苦戰之中,經歷了五天的磨練,他們已經沒有了初來之時的膽怯與懦弱,這一路上不只重創幾隻西商搜查小分隊,有一次還全滅了對方一個探險隊伍。只是他們畢竟太過年幼,實戰經驗又極為不豐富,得到勝利之後就有些得意忘形,以至於今天被西商國的一隻精英隊伍鎖定,對他們實施了包圍堵截。

他們小分隊一共二十人,一路上都在狼狽奔逃,沒想到竟然逃到了一處死路,旁邊就是懸崖峭壁,背後就上百兇殘的西商軍隊。

枉他們一直認為自己是精英,沒想到卻落得這般狼狽的下場。

他們所面對的敵人,都是在戰場上刀口舔血過來的兵將,沒有華麗的武技,只有刁鑽而又精準的刀法,刀刀致命。若是論起狠辣與毒決,遠不是安陸風他們一行人可以比擬的。

「將他們隊伍沖開,分成四小部分,慢慢折磨至死!」

西商小分隊的領隊,輕鬆地站在一旁,嘴裡勾起一抹陰冷的笑意,看著安陸風等人做著最後的掙扎。

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而已。

「男的全殺,女的留活口!」領隊掃了一眼秦菲玲瓏的身段,笑著說道。

「哈哈,老大,你這是要給我們開葷啊!」

「這些世家大小姐,一向都眼高於頂,壓根都看不上我們!想到能把她們壓在身子底下,那才叫夠勁!」

「不只是夠勁,還夠爽!」

「哈哈!!」

多餘出來的兵匪們,如狼似虎的眼光掃在柳如嫣還有秦菲幾個少女身上,那模樣就像是要將她們活生生給剝光了一般。

「這樣的極品,一會大傢伙好好享受。」那領隊眼裡放著精光,笑著說道。

一眾兵匪們,全都哈哈一笑,對著戰場上的同伴們大聲說道,「老大說了,男的全殺了,女的留活口!」

「弟兄們,你們懂的啊!哈哈!」

「行,收到!」

戰場上正在廝殺的五十餘兵匪全都大笑一聲,手下的攻勢也就更猛了。

這一群人按照領隊的意思,將他們二十人衝散成四部分,拉開他們彼此的距離,然後準備各個擊破。

這樣的作戰方式,他們早就駕輕就熟,操縱起來已經十分的熟練。

安陸風等人咬牙死戰,他們知道自己這次陷入了極大的危機之中,若是不能突圍出去,這一次,必死無疑!

「菲兒,你躲在我身後,小心!」秦坤浴血奮戰,沒有絲毫的退步。

秦菲始終咬牙苦撐,但是她的實力本來就不強,這一番苦戰下來,已經隱隱有些撐不住了。

「秦坤,你的眼裡就只有你妹妹嗎?」同在一個戰鬥圈裡的趙成墨大聲怒吼道。

「團結,合作!若是只顧自己,很快就會分崩離析!我們只要堅持下去,堅持才能看到希望!」不遠處的安陸風大聲鼓著勁,希望他們可以堅持下去,不要陷入絕望之中。

秦坤冷著臉一直抵抗著攻擊,他慢慢與趙成墨會和,開始一併抵擋四周的攻擊,但是他更多的還是將注意力放在秦菲身上,在這樣的關鍵時候,他可不會完全相信趙成墨,以他們的心性,隨時都可能將秦菲扔出去當擋箭牌!

從兩年前玄天城一戰以來,各大世家之間的關係也起了變化,那些城府極深的長輩們還能保持著面子上的客氣,但是這些新生代之間卻明顯有了隔閡,也不再如以前那般團結了。

雖然說明面上沒有鬧開,私底下陰招倒是真的層出不窮。

「還懂團結啊?真是小看你們了。」領隊在一旁冷冷一揮手說道,「弓箭手上,我倒要看看,他們究竟能團結到什麼地步!」

「好好享受吧!」

四十名弓箭手駕上弓弩,目標冷冷地鎖定安陸風等人。

「哈哈!放箭!」原本還在攻擊安陸風等人的士兵全都飛快地撤離,動作整齊一致,沒有絲毫的拖拉。之後那箭雨就瘋狂地奔襲而來。

「快跑!」

眾人瞬間臉色一變,安陸風大喝一聲,同時朝著箭雨奔了過去,護體金身瞬間啟動,化作七八米高的金光,硬是將那密密麻麻的弓箭給擋了一大半,柳如嫣幻影迷蹤飛快地閃動,身影在整個戰場四處游移,將箭飛快地接下來,惟獨沒有照顧到離她不遠的秦菲與秦坤。

轟轟轟!

那箭的力道極為強勁,很快安陸風就整個人被沖飛,柳如嫣等人也受到波及,這一輪箭雨下來,已經有五人命喪箭下!在這關鍵時刻,秦坤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秦菲面前,硬生生地抗下了三隻冷箭,幸虧他的實力已經是武王,否則這些箭就足以將他整個人震成碎片。

「哥!你怎麼樣了!」


秦菲大叫一聲,看著秦坤背後三隻血淋淋的長箭,那長箭直穿過他的身體,箭尖抵在胸口上,散發著冷光,鮮血滴答滴答地往下掉,看起來無比恐怖。

「你要小心,一定不能完全相信他們。」秦坤忍著痛,在秦菲耳邊低聲說道。

「喲!還有點實力嗎?竟然只死了五個,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堅持多久!」領隊一揮手,那些士兵再次沖了上來,這次他們的攻擊更為凌厲,而且還新加入了五個武王級強者,讓本就已經受傷絕望的眾人壓力無比巨大。

秦烈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慘烈的場面,他差一點就直接沖了過去,只不過理智生生拉住了他幾欲奔出去的身體。

這些人是……西商國皇家護衛隊?那熟悉的衣服,印證了他們的身體,秦烈眉頭一挑,沒想到這些人竟然也進了破虜山脈。

看著眼前的混戰,秦烈腦海飛快地運轉起來,如果他現在現身,必然就是一場死戰,自己的武技很鮮明,若是暴露之後,他們必然會認出自己。到時候他也別想再留在西商國了,甚至皇室會藉此向姚家開刀,要知道這時候,私通敵國,足以讓姚家被西商皇族給滅滿門。

「黑妹,去保護秦菲,其他人都不用理。我回來之前,一定要護她周全。」

思前想後,秦烈還是把黑妹放了出去,之後他就迅速離開了。

黑妹死死地趴在樹林之後,跟了秦烈這麼久,它當然也學到了他半分的聰明,不到關鍵時候,它自然是不會現身的,畢竟以它這樣巨大的體型,若是真的露面,一定會受到所有人的圍攻,到時候它想保護自己都難,又如何保護秦菲呢?

秦烈全力施展迷影幻蹤,在附近的山頂不斷閃現,搜索數次之後,終於找到了合適的目標。

胡亂將臉上的偽裝抹去,他一把抽出古戰刀往前一衝。

千米之外,猛虎軍正在那裡潛行。

突然一道身影劃過,秦烈直接現身,古戰刀一揮,大聲說道,「嘿各位!你們是在找小爺嗎?小爺現在就在這裡,有本事,只管來殺?」

「秦烈?」眾人一時之間還真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四處尋找的人,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他們的面前,還這麼趾高氣昂的樣子,找死也不是這樣的啊?

「正是小爺我!怎麼著,看到小爺就萎了?」秦烈不屑地掃了眾人一眼。

「還真是你個死小子!正想著要怎麼把你逮出來呢,你膽子也真大,還敢自己送上門!」猛虎軍的領隊大聲吼道。

「小爺我一直在你們四周活動,等了半天都沒見你們找到我,真是笨也要有個限度,還非得小爺我親自現身才能讓你們找到,暗夜國養了你們這群笨蛋,我還真為皇室未來擔憂啊!」

秦烈叉著腰,一臉鄙夷地說道。

「臭小子,找死你就直說!」

「無膽匪類,抓不到我你就直說,別在那裡嘴皮子橫!」秦烈用力呸了一口,之後就轉身瘋狂地朝著遠處奔去。

「這小子難道腦子進水了不成?」

「八成是備好了什麼陷阱,想要我們跳呢!」

「不管是什麼陷阱,王爺的命令,我們一定要達成!」

作為猛虎軍的精英,這隻百人隊的警惕性也非常強,當下並沒有不顧一切地衝上去,而是微微調整之後,在領隊的示意之下,分成五個小分隊,二十人一組,彼此保持著絕對的安全距離,之後就全速衝上前去。

秦烈一路狂奔,還不時停下來挑釁一番,為了把他們激怒,所有惡毒的詞語他全都一句一句的跟著往外冒。

一開始猛虎軍的人還能保持平靜,但是後來秦烈越罵越難聽,這群人再也按捺不住,怒火整個被撩了起來,而且跑了半天,也沒有看到有什麼陷阱的痕迹,之後追起來也更加肆無忌憚了。 秦烈領著猛虎軍的人,一路朝著秦菲所在戰場瘋狂地靠近,遠遠地聽到那邊傳來的喊殺聲,他當即心裡一凜,速度也更加翭了。

在秦烈衝過來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卻讓他的怒火瞬間爆起。

秦坤等人再次被衝散,各自兩三人的分在一個角落,陷入苦戰之中,這時候趙成墨與秦菲困在了一起,兩人的實力只是武靈境,圍攻的一個兵匪落下一記重招之後,大刀一揮,就要朝著趙成墨砍去,趙成墨心驚之下,抬刀一招,鏗地一聲,兵劍相接,發出一道火花,但是趙成墨卻受不住那兵匪強悍的力道,整個人都倒了下去。

「不要啊!!」

趙成墨仰面倒地,眼看那兵匪對著他又是一刀劈了下來,他這次想的竟然不是反擊也不是逃,而是一腿將一旁正苦苦支撐的秦菲踹倒!

秦菲失去平衡,驚呼一聲整個人就倒了下來,趙成墨順勢一拉,秦菲整個後背就擋在了他的面前。

「對不起了!」

趙成墨冷冷地說道,手壓著秦菲讓她無法逃開,現在那兩個士兵正朝著他刺來,若是秦菲被刺中,他就可以將她的身體推向他們,自己再藉機離開,與其他人會和,這樣一來,就增加了自己逃生的機率。

秦菲渾身冰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那冰冷的少年。

秦坤就離兩人不過十米,不過他已經被其他士兵給纏上,自顧不暇,根本沒有辦法趕過去將秦菲給救下來。

嗤地一聲……


眼看著那把大刀就要穿過秦菲的身體,卻只見一道身影飛快地閃現,手裡戰刀一出,將那把大刀鏗地一聲給打開。

之後秦菲被人一把拉起,正好落入那人的懷裡。

那戰刀一招即過,再次揮動兩刀,嗤嗤兩聲,那前來攻擊的士兵,竟然各自胸口上被深深劃出一道傷痕,血飛四濺。

黑妹同時閃現,巨大的前掌,一把拍向其中一個士兵,啪地一聲,將他的頭骨給拍了個粉碎,之後它一落地,轉身冷冷地看著另外一個存活的士兵,身上黑色雷電瞬間閃動,將那個士兵籠罩於其中。

啊啊啊!

慘叫聲瞬間響起,但是又很快嘎然而止,那黑色雷電猶如中利針將他們的身體穿插得千瘡百孔,已經沒有了聲息。

「秦烈?怎麼是你!」趙成墨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完全不敢相信竟然會是秦烈在這裡出現,還救了他們。

「哥?」

秦菲驚魂未定,傻傻地看著面前熟悉的面孔。

「我是活著,但是你……活不了了!」秦烈面若冰霜,當即一個揮手,沒有任何遲疑,生生地將趙成墨的腦袋給轟掉了。

整個過程也不過三秒,所有人聽到趙成墨的慘叫聲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就是他頭被轟掉的樣子,沒等他們看清楚,秦烈直接扛著秦菲跑入密林之中,趁亂消失了,黑妹則是叼著趙成墨的屍體跟上前去。

「成墨!」趙成澤大聲地慘叫一聲,整個人差點都暈了過去。

「混賬!把菲兒還給我!」秦坤氣急之下正想要追上前去,卻因為體力不支,直接倒在了地上,背上又被那兵匪給刺中了一刀。

「集合!」

這時候最先回過神來的是安陸風,他們沒時間去管究竟是誰抓走了秦菲又殺了趙成墨,現在他們還有巨大危機在前,只有團結在一起,才有可能衝出這圍攻。

「哈哈……果真是冤家路窄啊!」

一道大笑聲響起,正是猛虎軍的領隊趕到了,只見他雙眼陰冷地掃過全場,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弧度,「西商國皇家護衛隊?」

嗖嗖嗖!!

數道身影在林間奔躥,沒多久猛虎軍的人就將西商皇家護衛隊給包圍起來,鏗鏗鏗地拔劍聲跟著響起。

是秦烈把他們引到這裡來的,他想做什麼?

為的就是要兩軍相爭,他想要漁翁得利?不管他想做什麼,這場仗他們都必須要打,要知道面前的人可是西商皇家護衛隊,若是能把他們全滅了,那可是不小的功勞!

猛虎軍的很快集結起來,他們的架勢也讓西商皇家護衛隊感覺到了威脅,他們也放棄了對安陸風等人的劫殺,轉而看向面前這個極具有危險性的敵國部隊。

「暗夜國猛虎軍?還真的是冤家路窄!」

「廢話不多說,你們身為皇家護衛隊,卻對一群孩子出手,真是無恥至極!」猛虎軍的領隊也看到了安陸風等人的狼狽,還有地下躺著的血淋淋的屍體,怒氣沖沖地罵道。

「戰場上不分年齡,看不下去,你來為他們找回場子啊?也讓我們見識見識下猛虎軍的風采!」西商國的皇家護衛隊,看到猛虎軍的出現,也是躍躍欲試,若是將他們殺了,那功勞可就大了!

兩軍相接,對戰無言!

沒有過多的廢話,一聲厲吼之下,兩隻隊伍狠狠地撞到了一起,直接爆發起了最為慘烈的激戰。

安陸風等人警惕地向著一旁移動,現在兩軍戰得正是火熱,根本沒有時間理會他們,於是他們轉身奔進密林之中。

「秦坤,你往哪走!」

安陸風看到秦坤竟然朝著剛剛擄走秦菲的人所奔跑的方向跑去,趕緊出聲叫住他,他可不覺得現在他隻身去救人會是個好主意。

「你說我現在該往哪走?作為小分隊的領隊,隊員被人擄走了,你真要坐視不理?」秦坤一身的傷口,血淋淋的模樣,看起來也確實駭人。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覺得我們現在的狀態能把她救出來嗎?我覺得現在更好的辦法,是找到長輩,之後再一起去找秦菲!」安陸風說道。

「我贊成安陸風的意見,秦坤,你現在就算衝過去,也只是送死而已,你想死可以,別拖上我們!」柳如嫣的話比安陸風還要直接,她此話一出,其他人也點頭應允,只有趙成澤顯得有些猶豫,畢竟趙成墨的屍體也被帶走了,沉默半晌之後,他還是沒有開口,默認了柳如嫣的說法,他們現在體力已經嚴重透支,根本不適合任何戰鬥。

「丟的不是你的家人,你們當然可以若無其事!」秦坤冷冷地說道。


魔王轉過頭對著冰血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應該猜到了吧,其實人間那個所謂的光明神殿是那個叛軍在人間的據點。但是為了兩個時空的平衡,魔軍是無法穿越位面去毀了哪裡的,所以我知道讓你用自己的實力去剷除那裡。」

Previous article

不過,聽著他的讚美,李海艷的心裡還是非常受用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