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魔王轉過頭對著冰血微微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應該猜到了吧,其實人間那個所謂的光明神殿是那個叛軍在人間的據點。但是為了兩個時空的平衡,魔軍是無法穿越位面去毀了哪裡的,所以我知道讓你用自己的實力去剷除那裡。」

冰血靜靜的聽著魔王講述當年的事情,聽到最後輕聲嘆了一口氣。魔王說的這件事,她在毀了光明神殿總宮殿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原來這個老人早就已經為了她的將來設想了這麼多。

冰血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這個老人,他的心疼應該不小於奶奶吧。但是卻為了讓自己可以等到更好的成長,讓那些叛軍再也沒有機會傷害自己,所以才會忍著吧。

其實這麼多年,最為痛苦的應該是這個人才對。

「爺爺,我們快些去找奶奶。我回來了,奶奶也該回家了!」

魔王原本擔憂的心,在看到寶貝孫女那一臉燦爛笑容之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語。整整幾十年了,這可是他在踏入這片山林后首次出現的輕鬆心情。

當冰血和魔王來到山林最深處的之上,原本陰暗的感覺瞬間豁然開朗。這是一片小山谷,與外界那片林子不同,這裡充滿了陽光和綠油油的景色,地上充滿了色彩鮮艷的花朵,但是如若不是其中內行,定然會覺得這是一片世外桃源,雖然對於喜愛煉毒的人來說這裡確實可以稱作世外桃源了,但是對於正常人來說,那些花朵,青藤都是致命的毒物,隨便一株或者是一片葉子都會讓人瞬間斃命。

而冰血來到這裡的第一感覺就是歡喜。

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她熱愛而熟悉的。

「哇,這裡還真不錯。」冰血剛剛落到地面,收起魔翼之後,便是一番愉悅的感概。

魔王看著滿眼冒星的寶貝孫女,一陣汗顏。全家上下,估計只有這丫頭和裡面那個老太婆覺得這裡是世外桃源了。

「齊齊。」魔王無語的喚了一聲。

「啊!」被拉回神識的冰血轉過頭看著魔王那一張便秘臉,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說道:「知道,知道。嘿嘿,我這就奶奶!」

知道如若是魔王去喚的話,得到的不是沉默就是驅趕,冰血連忙自覺的閃身來到了前方的山洞,對著裡面輕聲喚道:「奶奶,我是魔心齊,我來接您回家了。」

沒有絲毫的婉轉,直接將目的說出了口,嚇得魔王一身冷汗:「丫頭,你這麼說,那老太婆不會……」

然而還未等魔王的話說完,一陣帶著清新香味的清風吹過,只見一位長相嬌媚,一身落紗長裙,外面看上去只有三十幾歲,帶著幾分成熟韻味的美麗女子出現在了冰血面前。

女子停在冰血前方三步遠的地方,滿臉緊張的看著冰血,神情異常的激動,那雙帶著幾分嫵媚與慵懶的深藍色眼眸緊緊的盯著冰血,眼裡泛著點點淚光。

「乖孫,真的是我的……乖孫。」

即使見慣了俊男美女,哪怕是墨島的奶奶,也是外表看起是不過是三十多歲的樣子,歲月的痕迹完全在她的臉上或者是身上看不出來。

但是當冰血看到眼前這位自己的血親奶奶,依然忍不住的驚艷了一番。響起父親和叔伯那張各有特色卻同樣絕美非凡的臉,冰血好像突然找到了笑點。這真是什麼樣根長出什麼樣的果啊,基因這種東西還真的是不需要科學依舊的。

可是,魔王爺爺還好,外表看起來確實依舊俊朗,但是卻也帶著一些歲月的痕迹,看起是也有四十多歲的樣子了,出去說是自己爺爺還好說。原本墨島就有一位寶貝奶奶讓她怎麼也無法當著外人的面喚奶奶了。沒想到家裡這位血親奶奶,同樣讓人無法在外人面前喊一聲奶奶。她都覺得這麼一喊有些對不起這位看起是也就三十齣頭的美女。


冰血愣聲之際,直接導致了那位美女奶奶誤以為冰血在怪她,頓時兩橫清淚再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眶,這一哭不要緊,反倒嚇壞了冰血以及後面那位始終不敢上前一步的魔王大人。

「唉唉唉唉,你……你別哭啊!」當冰血從驚艷中回過神來之時,看到的便是眼前這位大美女的梨花帶雨,素來對於自己人的眼淚最沒辦法的冰血,頓時慌了手腳。

要說……冰血還真是有做男人的強大潛質,這種事情貌似……只有某些男人才會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吧。

汗!

「嗚嗚嗚嗚,乖……乖孫,都怪……都怪奶奶不好!」聽到冰血開口第一句話不是叫奶奶,我們素來在別人面前都是標準女漢子的魔后大人頓時哭的跟個小孩子一般。

「啊?」冰血滿臉迷茫的看著美女奶奶,慌手慌腳的大步向前邁了過去,一把摟住此時看起是十分較弱的美女奶奶,滿臉換亂的轉過頭看向身後那個突然變成木頭樁子的魔王爺爺,無助的喊了一聲:「爺爺,你愣在那裡幹嘛呢,快過來了。怎麼……怎麼辦啊?」

「啊!」突然變得愣頭愣腦的魔王滿臉驚慌的看向冰血,啊了一句,再也沒有了聲音,好像完全丟了魂一般。

冰血嘴角狠狠一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瞪了一眼魔王。

無奈之下,只好輕柔的扶著奶奶,語氣也盡量放到最輕最柔的輕哄道:「奶奶,您別哭啊。有花好好說,還有……心齊也沒有怪您的意思。」

「你……你叫我……奶奶!」聽到冰血的話,魔后瞬間停止了哭泣,雖然臉色依舊帶著點點淚痕,雙眼紅彤彤的,但是原本滿眼的憂傷依舊被激動和驚喜所代替,讓冰血懸著的一顆心算是放了下來。

冰血溫柔的一笑,扶著魔后做到了一旁的大石頭上,單手一揮,一塊潔白的手帕出現在了手中。拿著手帕輕柔的擦乾魔后臉上的淚水:「老爸是您和爺爺的親生兒子,心齊又是老爸和媽媽的親生女兒。那麼心齊當然是喚[讀小說請進入「熱-門@小#說&網」]您奶奶了。」

「你……真的認我這個奶奶!」魔后小心翼翼的看著冰血,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這般小心翼翼的樣子讓冰血感覺到了心疼。

為了她和爸爸,奶奶跟爺爺慪氣離家,獨自生活在一起。可是她知道,奶奶是真心愛爺爺的。但是這份愛卻因為她對爸爸和自己的愛給強制下去了。

這樣的奶奶,如何不讓自己心疼的。

「您是心齊的奶奶,心齊又怎麼會不忍呢。」冰血輕柔的攬過魔后的肩膀,頭親密的靠在魔后的肩膀上,嘴角露出溫柔的笑容。

是她疏忽了,是她被怨念給迷惑了,是她的錯。來到魔界這麼久, 重生後唐依又虐渣了

「乖孫,我的乖孫。以後奶奶絕對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以後誰敢欺負你,奶奶就殺他全家。」一瞬間的殺氣從魔后的體內溢出,然而也瞬間消失。

不過就那麼一瞬間,冰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魔后的決心。微微一愣過後,是滿滿的暖心和好笑。

果然……這脾氣也是可以遺傳的,她算是真正的同意這個說法了。

溫馨的畫面讓遠處站在一動不敢動的魔王心中充滿的溫暖,原本僵硬的嘴角緩緩露出了一個寵溺的笑容。

可惜……他還是不敢動。

冰血餘光憋了一眼魔王,在心底無語的嘆了一口氣。

這妻奴的性質……應該……也是遺傳吧。

「奶奶,我都回來了。跟我和爺爺回家吧!」冰血抱著魔后的胳膊,原本雌雄難辨的聲音突然變得嬌柔的起來,語氣中帶著幾分撒嬌的感覺,滿臉希夷的看著魔后。

魔后掙扎的看著冰血,隨即抬起頭在看向魔王的一瞬間,臉色突然一變,原本還滿臉慈愛溫柔的嬌顏瞬間變得陰冷帶著幾分怒氣,狠狠的瞪了一眼魔王。

冰血很清楚的感到那個魔族的偉大領袖很沒出息的抖了一下。

冰血忍不住嘴角一抽,還真是難為爺爺當初是如何壯著膽子反抗奶奶的威嚴的,想到這裡冰血心裡那唯一僅剩的怨念也消失不見了。

爺爺和奶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和爸爸啊。只是其中所發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而已,世事無常,所以的意外此時都變成了可以理解的。

自己和爸爸媽媽曾經所承擔忍受的一切,是任何人都無法預料的意外,又怎麼能把這些一味的怪罪到為他們著想爺爺身上的,身為一個種族的領袖,他也有著他的無奈啊。

「奶奶,別怪爺爺了。世事無常,爺爺也不想我和爸爸媽媽受到任何傷害。整個魔族都要靠著爺爺去支撐,他是魔族的領袖,而我和爸爸是魔族王室的子孫,守護魔族,剷除魔族危害我們也是有責任的啊。所以奶奶別怪爺爺了。」

「寶貝孫女!」魔王愣愣的看著冰血,他完全沒有想到,受傷最大的孫女竟然是最理解他的那個。

魔后心疼的看著身邊的冰血,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長發,溫柔的笑了笑:「好,我們回家。」

之後冰血將自己需要附魂草的事情告知給自己奶奶之後,沒想到原本在她面前溫柔嫻淑的奶奶瞬間變得滿臉興奮拉著自己,將她收藏的所有毒草以及一推附魂草收了之後,興奮的向著魔宮快速飛去。

而依舊沒有得到自己妻子大人一個正眼的苦逼魔王,只有委屈且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向著他們的家飛去。 「你應該猜到了吧,其實人間那個所謂的光明神殿是那個叛軍在人間的據點。但是為了兩個時空的平衡,魔軍是無法穿越位面去毀了哪裡的,所以我知道讓你用自己的實力去剷除那裡。」

冰血靜靜的聽著魔王講述當年的事情,聽到最後輕聲嘆了一口氣。魔王說的這件事,她在毀了光明神殿總宮殿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原來這個老人早就已經為了她的將來設想了這麼多。

冰血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這個老人,他的心疼應該不小於奶奶吧。但是卻為了讓自己可以等到更好的成長,讓那些叛軍再也沒有機會傷害自己,所以才會忍著吧。

其實這麼多年,最為痛苦的應該是這個人才對。

「爺爺,我們快些去找奶奶。我回來了,奶奶也該回家了!」

魔王原本擔憂的心,在看到寶貝孫女那一臉燦爛笑容之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語。整整幾十年了,這可是他在踏入這片山林后首次出現的輕鬆心情。

當冰血和魔王來到山林最深處的之上,原本陰暗的感覺瞬間豁然開朗。這是一片小山谷,與外界那片林子不同,這裡充滿了陽光和綠油油的景色,地上充滿了色彩鮮艷的花朵,但是如若不是其中內行,定然會覺得這是一片世外桃源,雖然對於喜愛煉毒的人來說這裡確實可以稱作世外桃源了,但是對於正常人來說,那些花朵,青藤都是致命的毒物,隨便一株或者是一片葉子都會讓人瞬間斃命。

而冰血來到這裡的第一感覺就是歡喜。

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她熱愛而熟悉的。

「哇,這裡還真不錯。」冰血剛剛落到地面,收起魔翼之後,便是一番愉悅的感概。

魔王看著滿眼冒星的寶貝孫女,一陣汗顏。全家上下,估計只有這丫頭和裡面那個老太婆覺得這裡是世外桃源了。

「齊齊。」魔王無語的喚了一聲。

「啊!」被拉回神識的冰血轉過頭看著魔王那一張便[讀小說請進入「熱-門@小#說&網」]秘臉,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說道:「知道,知道。嘿嘿,我這就奶奶!」

知道如若是魔王去喚的話,得到的不是沉默就是驅趕,冰血連忙自覺的閃身來到了前方的山洞,對著裡面輕聲喚道:「奶奶,我是魔心齊,我來接您回家了。」

沒有絲毫的婉轉,直接將目的說出了口,嚇得魔王一身冷汗:「丫頭,你這麼說,那老太婆不會……」

然而還未等魔王的話說完,一陣帶著清新香味的清風吹過,只見一位長相嬌媚,一身落紗長裙,外面看上去只有三十幾歲,帶著幾分成熟韻味的美麗女子出現在了冰血面前。

女子停在冰血前方三步遠的地方,滿臉緊張的看著冰血,神情異常的激動,那雙帶著幾分嫵媚與慵懶的深藍色眼眸緊緊的盯著冰血,眼裡泛著點點淚光。

「乖孫,真的是我的……乖孫。」

即使見慣了俊男美女,哪怕是墨島的奶奶,也是外表看起是不過是三十多歲的樣子,歲月的痕迹完全在她的臉上或者是身上看不出來。

但是當冰血看到眼前這位自己的血親奶奶,依然忍不住的驚艷了一番。響起父親和叔伯那張各有特色卻同樣絕美非凡的臉,冰血好像突然找到了笑點。這真是什麼樣根長出什麼樣的果啊,基因這種東西還真的是不需要科學依舊的。

可是,魔王爺爺還好,外表看起來確實依舊俊朗,但是卻也帶著一些歲月的痕迹,看起是也有四十多歲的樣子了,出去說是自己爺爺還好說。原本墨島就有一位寶貝奶奶讓她怎麼也無法當著外人的面喚奶奶了。沒想到家裡這位血親奶奶,同樣讓人無法在外人面前喊一聲奶奶。她都覺得這麼一喊有些對不起這位看起是也就三十齣頭的美女。


冰血愣聲之際,直接導致了那位美女奶奶誤以為冰血在怪她,頓時兩橫清淚再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眶,這一哭不要緊,反倒嚇壞了冰血以及後面那位始終不敢上前一步的魔王大人。

「唉唉唉唉,你……你別哭啊!」當冰血從驚艷中回過神來之時,看到的便是眼前這位大美女的梨花帶雨,素來對於自己人的眼淚最沒辦法的冰血,頓時慌了手腳。

要說……冰血還真是有做男人的強大潛質,這種事情貌似……只有某些男人才會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吧。

汗!

「嗚嗚嗚嗚,乖……乖孫,都怪……都怪奶奶不好!」聽到冰血開口第一句話不是叫奶奶,我們素來在別人面前都是標準女漢子的魔后大人頓時哭的跟個小孩子一般。

「啊?」冰血滿臉迷茫的看著美女奶奶,慌手慌腳的大步向前邁了過去,一把摟住此時看起是十分較弱的美女奶奶,滿臉換亂的轉過頭看向身後那個突然變成木頭樁子的魔王爺爺,無助的喊了一聲:「爺爺,你愣在那裡幹嘛呢,快過來了。怎麼……怎麼辦啊?」

「啊!」突然變得愣頭愣腦的魔王滿臉驚慌的看向冰血,啊了一句,再也沒有了聲音,好像完全丟了魂一般。

冰血嘴角狠狠一抽,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瞪了一眼魔王。

無奈之下,只好輕柔的扶著奶奶,語氣也盡量放到最輕最柔的輕哄道:「奶奶,您別哭啊。有花好好說,還有……心齊也沒有怪您的意思。」

「你……你叫我……奶奶!」聽到冰血的話,魔后瞬間停止了哭泣,雖然臉色依舊帶著點點淚痕,雙眼紅彤彤的,但是原本滿眼的憂傷依舊被激動和驚喜所代替,讓冰血懸著的一顆心算是放了下來。

冰血溫柔的一笑,扶著魔后做到了一旁的大石頭上,單手一揮,一塊潔白的手帕出現在了手中。拿著手帕輕柔的擦乾魔后臉上的淚水:「老爸是您和爺爺的親生兒子,心齊又是老爸和媽媽的親生女兒。那麼心齊當然是喚您奶奶了。」

「你……真的認我這個奶奶!」魔后小心翼翼的看著冰血,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這般小心翼翼的樣子讓冰血感覺到了心疼。

為了她和爸爸,奶奶跟爺爺慪氣離家,獨自生活在一起。可是她知道,奶奶是真心愛爺爺的。但是這份愛卻因為她對爸爸和自己的愛給強制下去了。

這樣的奶奶,如何不讓自己心疼的。

「您是心齊的奶奶,心齊又怎麼會不忍呢。」冰血輕柔的攬過魔后的肩膀,頭親密的靠在魔后的肩膀上,嘴角露出溫柔的笑容。

是她疏忽了,是她被怨念給迷惑了,是她的錯。來到魔界這麼久,竟然才來到這個地方見這個讓人心疼的奶奶。

「乖孫,我的乖孫。以後奶奶絕對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以後誰敢欺負你,奶奶就殺他全家。」一瞬間的殺氣從魔后的體內溢出,然而也瞬間消失。


不過就那麼一瞬間,冰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魔后的決心。微微一愣過後,是滿滿的暖心和好笑。

果然……這脾氣也是可以遺傳的,她算是真正的同意這個說法了。

溫馨的畫面讓遠處站在一動不敢動的魔王心中充滿的溫暖,原本僵硬的嘴角緩緩露出了一個寵溺的笑容。

可惜……他還是不敢動。

冰血餘光憋了一眼魔王,在心底無語的嘆了一口氣。

這妻奴的性質……應該……也是遺傳吧。

「奶奶,我都回來了。跟我和爺爺回家吧!」冰血抱著魔后的胳膊,原本雌雄難辨的聲音突然變得嬌柔的起來,語氣中帶著幾分撒嬌的感覺,滿臉希夷的看著魔后。

魔后掙扎的看著冰血,隨即抬起頭在看向魔王的一瞬間,臉色突然一變,原本還滿臉慈愛溫柔的嬌顏瞬間變得陰冷帶著幾分怒氣,狠狠的瞪了一眼魔王。

冰血很清楚的感到那個魔族的偉大領袖很沒出息的抖了一下。

冰血忍不住嘴角一抽,還真是難為爺爺當初是如何壯著膽子反抗奶奶的威嚴的,想到這裡冰血心裡那唯一僅剩的怨念也消失不見了。

爺爺和奶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和爸爸啊。只是其中所發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而已,世事無常,所以的意外此時都變成了可以理解的。

自己和爸爸媽媽曾經所承擔忍受的一切,是任何人都無法預料的意外,又怎麼能把這些一味的怪罪到為他們著想爺爺身上的,身為一個種族的領袖,他也有著他的無奈啊。

「奶奶,別怪爺爺了。世事無常,爺爺也不想我和爸爸媽媽受到任何傷害。整個魔族都要靠著爺爺去支撐,他是魔族的領袖,而我和爸爸是魔族王室的子孫,守護魔族,剷除魔族危害我們也是有責任的啊。所以奶奶別怪爺爺了。」

「寶貝孫女!」魔王愣愣的看著冰血,他完全沒有想到,受傷最大的孫女竟然是最理解他的那個。

魔后心疼的看著身邊的冰血,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長發,溫柔的笑了笑:「好,我們回家。」

之後冰血將自己需要附魂草的事情告知給自己奶奶之後,沒想到原本在她面前溫柔嫻淑的奶奶瞬間變得滿臉興奮拉著自己,將她收藏的所有毒草以及一推附魂草收了之後,興奮的向著魔宮快速飛去。

而依舊沒有得到自己妻子大人一個正眼的苦逼魔王,只有委屈且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向著他們的家飛去。 魔后的回歸著實讓整個魔宮狠狠的震動了一把,打從魔后正式回歸的那天,整個魔宮都處於一種十分輕鬆爽朗的氣氛當中。

要知道,自從魔后與魔王大吵一架負氣離開之後,整個魔宮就陷入了一種水深火熱當中。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經常會出現在魔王面前的那幾個悲催魔臣們。

原因無他,無非就是因為魔王心中有氣加上對於魔后的思念在發現魔后真的是打算一去不回之後,更加陷入到了一個瘋狂的狀態,自己沒辦法去找魔后,最後只能將所有的怨念轉移到了那些悲催的魔臣身上,那日子……那叫一個苦不堪言啊。

現在好了,長公主不僅僅回來了,就連他們的魔后大人也回來了,那麼就表示他們那個時常抽風的魔王也正常了,也就說他們的苦日子終於到頭了,什麼叫做苦盡甘來,這絕逼就是啊。

「哇,怎麼多!」當玄、紫冥、暗夜、怪妖等人接到冰血的傳音紛紛趕回來之後,剛剛進入院子便到了院子內的一角正曬著的附魂草,那可是整整一推啊,跟座小山的,頓時讓所有人的頭上掛滿了黑線。

「你們回來了!」聽到聲音從裡面走出來的冰血,在看到多日不見的一群人,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血,這些都是奶奶送的!」紫冥閃身來到冰血的身邊,手臂很自然的攬過冰血的腰,原本傲世群也的高姿態瞬間消失不見,剩下的是滿滿的寵溺。

冰血笑著看向身邊的男子,點了點頭,隨即腳尖輕輕點起,很自然的在紫冥那光潔白皙的臉頰上落上一吻:「辛苦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只要分開,當再次見面之時,冰血都會輕輕吻一下紫冥的臉頰,連表示自己的思念與歡喜。

紫冥滿是愛戀的看著懷裡的人兒,輕輕說出了最為簡單,卻最讓人感動的兩個字:「甘願。」

冰血雙眸中充滿了溫柔的笑意,這雙眼睛因為有他們的存在,眼中的笑意再也不是那不達眼底的冷笑,而是發自內心的笑。

輕輕轉過頭,看向面前那些敢敢趕回來,一個個還帶著一身風塵僕僕的感覺的一群人,輕聲說道:「歡迎回家,大家辛苦了。」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Previous article

慎敖一把將七枚靈源液拿走,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