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嗖…!

方天血戟凱旋而歸,蕭月身形一閃轉身將手中長戟射殺出去。

他縱身一躍,如靈龍般的身姿在虛空畫下一條漆黑弧線,大手一揮,血戟再度握於手中,對著那狂暴的妖獸頭顱力劈而下。

吼…吼…!


妖獸發出悲鳴的嘶吼,瘋狂前行的身軀變得有些步履蹣跚,迷離的像一頭失去方向的羔羊。

它已無法再進寸步,脖頸上的血水不斷噴射而出染紅了古戰場,片刻后便轟然倒地不起。

就在這時,妖王大吼一聲,一柄黃金戰刀橫穿古戰場轟然斬向蕭月,速度之快簡直超越世俗常理,唯有兩旁飛速倒轉時空來驗證著妖王霸絕天地的一刀。

「糟糕!該死!」

蕭月心生所應,回眸看向那霸絕天地的一刀,內心頓時充滿了難言的壓抑感,他有種直覺若是無法接下這一刀,那麼他將滅絕於此刀之下。

「糟糕!混蛋有危險了!」易薇頓時驚恐道。

這一次她不在那麼嬉笑,表情難看的有些令人害怕,這也是她首次露出這樣不安的臉色。

轟隆!

一聲巨響,整個古戰場爆發出一團強光,宛若太陽親臨,大地綻放出可怕的傷痕。

毀滅的強光如同漣漪般無所忌憚擴散開來,橫掃著一方時空,且透出恐怖的死亡氣息。

這一刀震驚了所有人,妖族那些妖獸以及人族那些修士,繃緊了身體大氣不敢出。

這般無敵手段他們這一輩子無法企及,只能瞻仰,以慰那顆顫抖的心。

這似乎是一種絕望,一種不甘心,更有滔天恨意不絕,這三種因素此刻就充滿了易薇心中。

她像是一隻受傷雀鳥,只能仰望那團透露出死亡強光,喃喃低聲自語。

嬌女謀 ,更絕望。

「叫什麼呢?大爺我還活著呢!」強光內傳來蕭月不滿的輕喝聲。

他的臉色很奇怪,有詫異,還有那麼一絲不解包含在當中。

只見他稍顯蹣跚的身影從那毀滅光暈內緩緩走出,像是被強絕的光暈衝擊所造成的。

但他身軀上卻並沒有露出與強光相符的可怕傷痕,此刻就連他自己都感到奇怪,本以為必死的他,卻毫髮無傷的從中走出來。

這是個不可思議的奇迹。

蕭月看了看全身,活動了一下四肢,不由看向雙手,表情怪異,而後神情喜悅。

「哈哈!他娘的我居然沒死,連老天爺都不收我,我的命可真硬啊!想來日後必然成為不世高手!」

易薇跳了起來,高呼:「哇喔!混蛋果然厲害, 你的愛如星光 !」

蕭月得意的揚了揚拳頭,一臉驕傲:「那是肯定,像哥這樣的高手怎麼可能受傷呢!」

冷雙顏忽然嘆了一口氣,心中隱隱作痛:「你肯定不會受傷,因為有人替你接下了那一刀!」

對於玄琴的為人她很了解,他不願身邊的人受傷,哪怕拼盡全力也在所不惜。

蕭月的毫髮無損,並非完全沒有理由。

一顆石子激起十層lang,所有人震驚之極,連妖王也不例外。

原來蕭月的相安無事不是沒有道理,可那又是誰替蕭月接下那恐怖一刀呢?

眾人帶著心中的疑問不由看向那強光耀眼之處。

那是一道白色消瘦的身影,在那毀滅的神光內部下更是顯得單薄,像是被所噬了一半,身影扭曲著走了出來。

可他消瘦的身影依然顯得那麼高大那麼偉岸,彷彿有著擎天般不可想象得偉力。

「果然是他!天啊!這還是人嗎?」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那樣霸絕天地的一刀他居然徒手相接,實在是令人太震撼了!」

「這般無敵氣勢,他日當為人中之皇!」

玄琴面色平靜,修長的手掌滿是血痕,止不住的血在流。

龍劍天尊 ,他也是極具震驚,但他已經無法揮劍阻止了。

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只能徒手抗衡那黃金戰刀,他對他自己的速度是有著無以倫比的自信。

可喜的是,他果然做到了這一切。

「啊!可恨!可恨啊!居然被你給阻止了!」妖王大吼道,「就算如此,你們所有人今日也難逃一死!」

「死?我想你有點高估自己了,今日我將屠盡第四層妖獸!」玄琴打量著緩緩癒合的傷口殘酷道,「沒有人可以阻止我,記住了是沒有人可以阻止我。」

「啊!統統給我死去吧!」

妖王狂吼,大手四周輾壓人族修者,大手遮蓋之處皆為一片碎肉血泥,強而有力如同鋼鐵般的尾巴橫掃虛空,四處追擊著玄琴身影。

「你在憤怒嗎?可惜一切已經太晚了。」玄琴那虛無的聲音斷續傳入妖王耳中,透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冷冽的有些可怕。

「少在那裡嚇唬人!給我死去吧!」

妖王龐大的身軀像一座移動鐵塔般,整個古戰場隨著他腳步轟鳴起來。

大手一揮像是要盡握一切契機,企圖阻斷這方時空,不給強敵絲毫絕地反擊的機會。

「啊!」

玄琴大吼,攤開五指激射出五道金色神光,強橫的神光引起整個天地共鳴。

遠空神罰之劍發出一道清脆的鳴響,再度回歸玄琴手中,一人一劍頓時綻放恐怖的神輝,將神靈的氣息演繹到極致。


嗖…!

長達千丈的恐怖劍芒,對著如鐵塔般的妖王再度狂斬而下,霎那間古戰場瀰漫了強絕的神性之輝,不少妖族修士觸之即化為膿血了,濃郁的嗜血氣息簡直令人髮指。

這一刻的玄琴可謂如魔,殺氣之重震驚所有人,可謂驚世駭俗。

「吼…!」

尖銳的咆哮聲響起,血水傾盡而下,如同霧氣般染紅了虛空,碎骨亦灑滿了古戰場,處處流淌著作嘔的血腥味。

「啊!小子夠狠!居然能夠將我傷成這樣,不可饒恕!不可饒恕!」妖王仰天嘶吼道,那蓋世一劍將他整個右臂斬斷,可怕的傷勢讓他難以復甦。

玄琴冷眸如電,滿頭長發飛舞,立身虛空下,一襲白衣如雪,手中長劍遙指妖王。

「這只是開始,難道你就開始畏懼了?我收回的不過是你對我的一點利息。」

妖王大吼:「休要狂妄!當真以為自己無敵了嗎?」

「難道你沒有發現眼前的局勢對你不利嗎?」玄琴看向妖王冷笑道,「有我師兄的加入,你那些所謂的妖獸似乎有些不夠看!」

妖王沉聲不語,那雙巨大的眼眸中跳動著奇異的黑色火焰,像是地獄的勾魂使者,閃耀著噬魂奪魄的恐怖眸光。

那樣子似乎要將整個古戰場帶入茫茫地獄,讓死亡回饋著對世人的憎恨。

「比我還自負,這是個很可怕的事實!」玄琴冷酷道:「來吧!最後一擊!勢必斬你!」

妖王大吼:「今日便徹底的毀滅你,讓你永世沉淪無法自拔!」

… 絕滅一指

「冷姐姐,你這是在擔心他嗎?」易薇壞笑,宛如慧黠的狐狸。

她很想知道,冷雙顏會怎樣的回答,怎樣回答才是她的風格。

「他不會輸,他從來就沒有輸過。」冷雙顏沉吟著,說出了這麼一句。


可是她失望了,非常的失望,因為她根本就看不透冷雙顏,更加猜不透。

易薇已不再開口,轉眼目視著蒼穹上的大戰。

遠處,蕭月血戟指天,肆無忌憚狂笑,滿頭火發張揚而醒目,像是入駐人間的神祗。

大吼一聲后,蕭月一頭扎進已為數不多的妖獸中,開始了他無所忌憚的殺戮之旅。

他像是沖入了羊群的虎狼,揮戟酣戰八方,血殺四方戰場,整個過程無人能阻,無可抵擋。


每走幾步都會有強大的妖獸倒在他腳下,他也像是地獄回歸的死神,四處收割著踐踏著卑微的生命。

玄琴不語,那雙極為漂亮的眸子緊盯著妖王,閃耀著滔天戰意,宛如一尊金色戰神般,全身燃燒著金色火焰,帶動著整個虛空無法言喻的壓抑感。

嗖!

這時,一柄泯滅時空的黃金戰刀再次延伸至高天,霸道的氣息引起大地一陣轟鳴。

如那碧落黃泉般勾起高天強烈的死亡危機,整個天地開始動蕩不已,像是要將整個小世界帶入地獄沉淪之海。

諸多修者頭皮發麻,妖王不可想象的蓋世一擊,攜帶著一股滔天氣焰。

似翻手間就能讓虛空泯滅,覆手間就能令大地沉淪,強勢強橫的簡直無以加復。

那是屬於王者獨有的神通偉力,旁人是無法復刻的。

那麼玄琴呢?玄琴又該如何面對這一刀?

玄琴沒有動,時間彷彿停止了,霸道無比的黃金戰刀也停止了。

逼人的刀氣凝聚在玄琴頭頂久久不能斬下,難以突破他強絕的護體神光。

他冷眼視之,雙手開始緩緩張開,像是神靈在呼喚亘古前封藏。

他要幹什麼?

每個人心中充滿了期待,對人族修者而言,這是一劑強心劑,期盼玄琴絕殺十方。

冷雙顏冷眸緊盯著妖王全力一擊,眉頭有些輕皺,表情更是顯得有些差異。

很久過後,她嘆了一口氣,大乘期妖族果然不凡,遠超人族修者,若是這一刀斬向她,她根本無法抵禦。

「我也該出手了,能為他分擔一點壓力,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冷雙顏身姿如同仙女,輕舞在古戰場上空,各式各樣的神通法術不斷打擊著地面那些強大的妖獸。

絕美如她,出手也是絲毫不遜色近乎冷血的蕭月,神光之下也是各種妖獸頃刻間斃命。

至於古靈精怪的易薇則是撇了撇嘴,專挑那些沖向她的弱小妖獸。

只具備元嬰後期的她也只能如此,若有強大妖獸靠近她蕭月也是第一時間會出手擊斃。

妖王不能鎮定了,戰刀被困住,根本不能殺敵。

他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就好像生命已到了盡頭,世間萬物如同水流般流失,這當中似也包涵了他的生命。

虛空中,一陣陰風呼呼刮來,來自遠古不甘的生靈發出怒號聲。

古樸蒼涼以及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息,席捲了整個蒼穹。

玄琴未動,他的人似已高逾萬丈,他伸出的手指更像是可撼天的魔柱。

天地已搖搖欲墜,惶惶不安,已不堪這種滔天威壓。

「怎麼可能!這般禁忌**!怎麼可能有人打破千古傳說,不可能!不可能!」

妖王滿臉露出極度驚恐之色,似乎不願相信眼前的事實,強勢如他在這一刻也是近乎於歇斯底里。

這種蓋世神訣,他根本就聞所未聞。

玄琴雙眸中激射出兩束熾熱神光,毫不費力擊穿那密集妖雲,掃射在妖王那百丈妖軀中。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能夠死在這一指下,你足以自傲!」

「不!我命由我,豈是他人可以更改的!」妖王望向那一指點來的通天手指,頓時巨大眸子閃過一道魔火,喚醒了他強大求生能力。

他瘋狂探出遮天的巨爪,宛若五柄利刃般撕裂蒼穹,橫拍向化身為神靈的玄琴。

與此同時,虛空中的黃金戰刀距離抖動著,欲吸取蒼生血魄,以此抗衡玄琴那絕滅一指。

轟隆!

蒼天在怒,大地亦在不安的抖動著,無盡的血水染紅了高天。

那是來自古戰場的生靈之血,他們無法抗拒那般毀滅氣息,身體不由自主捲入了那逆天之刃中。

「快!他瘋了!他這是要屠盡整個戰場生靈,快團結一致,方能抵過那毀滅戰刀!」

蕭月大吼,不安的因素寫滿了他極為英俊面容上,露出了極為罕見的神色。

古戰場內,冷雙顏與易薇等人快速相聚一起,盤坐在地上。

耀眼的神光從他們身軀中不斷溢出,形成一片難以攻破的天幕,憑藉幾人的強大修為,瞬間隔絕了一切恐怖氣息。

至於戰場內那些妖獸早已化為殘魂,成為了黃金戰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因此,本裁判決定判楚泣雲輸!」最後裁判朗聲說道。

Previous article

輕喝一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