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龍的呢喃聲沒有引起龍貓的注意,此刻它正用龍語在勸說海龍魂,一邊還警惕的望著姜龍。

剛剛姜龍已經惱羞成怒,它害怕姜龍一時間忍受不住殺機,朝著海龍魂下殺手!

它還未成長,青翼雷龍還未完全恢復,不能現身,如果姜龍鐵了心要滅掉海龍魂,絕對無法阻止!

「什麼,吾族死傷殆盡!」

另外一邊,海龍魂聽清九尾龍貓的話后,整個魂體出現了一絲劇烈的顫動。

它萬萬想不到,苦苦支撐數萬載,今日遇到了同族,換來的居然是這樣一個消息。

龍族的存在是它支撐這麼久的信念,當年海龍一族與神獸一戰,遭遇滅頂之災,它這數萬年一直都在等待著陸地龍族,這是他的信念,現在這份信念崩潰了!

信念崩潰后,海龍魂肉眼可見的發生了崩潰,魂體越來越透明,大量的魂力開始流逝。

它存在數萬載沒有消散的龍魂,在這一刻全部換了回來!

而在海龍魂崩潰時,它的領域也在這一刻擴散開來,那些被排擠出去的海水在這一刻重新聚集!


姜龍重新取得了與戰龍鼎的聯繫!

「姜龍趕緊收取它的龍魂,不能讓它就此散去!」

與戰龍鼎重獲聯繫后,九尾龍貓遁入其眉心,同時青翼雷龍焦急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了起來。

正如之前九尾龍貓所言,現在他們龍族死傷殆盡,急需要力量補充,他們不能失去海龍魂,要盡量讓其復活。

而這些前提都需要姜龍的幫助,沒有姜龍的指令,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進入戰龍鼎!

「前輩所言自當遵從!」

感應到青翼雷龍傳來的意念,姜龍沒有太多猶豫,真氣一動,一指點向了前方,眉心紅光閃爍間,將這頭海龍魂收入了戰龍鼎內。

剩下的,不需要姜龍再操心了,這海龍魂之前那般嘲諷於他,姜龍沒有宰掉它,就已經是看在青翼雷龍的面子上了。

等待一切平息后,姜龍從一旁抱起了尋龍獸,身軀一動沖入深坑內,憑藉自身龐大的力量,將整整五輛飛翼車舉起來朝著海面上方衝去。

至於尋龍獸則是不管不顧的把玩著那座金塔,不時的將金塔放入腰間,放進去之後又拿出來,愛不釋手!

以前姜龍就在疑惑,尋龍獸的腰間到底有一個怎樣的儲物空間,現在更加疑惑起來。

要知道這金塔自帶守護能量,很可能是海龍生前留下的能量,就連姜龍都不可能將其收入儲物袋,而尋龍獸卻可以,這讓他有些匪夷所思。

甚至於有些懷疑,這傢伙是不是跟他一樣,擁有一件極道神器!

在這樣的思緒下,姜龍很快就洞穿了海面鑽了出去。

懸浮於空,姜龍托著飛翼車一步步的踏向遠方,朝著之前留下印記的孤島飛去。

現在飛翼車已經取出,他需要去與眾弟子會合。

不過就在他離開時,他之前停留的海面上出現了一道人影,他目光幽深的看了姜龍許久。

「饕餮化石骨,絕不會交予你們仙辰宗,絕對不會,宗主老糊塗了,竟然想借你們仙辰宗弟子的手,清理宗門,那兩個小兔崽子的主意絕對不會得逞!」

「藉助海龍魂沒能留下你們,那我便引動麒麟殘魂反噬,以土麒麟之魂來要你們的命!」

等到姜龍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外后,此人低聲呢喃了一句,隨後反身離開了此地。

一個陰謀詭局,在無形中已經布下,而姜龍還毫無所覺。

孤島的北邊,火山邊緣,一行五十名弟子正在焦急的等待著,在他們前方,已經恢復的仙雲與墨風正在仰望著天空。

「不知飛翼車是否找到了,他們說姜龍已經恢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真希望,我們等來的是曾經熟悉的姜龍!」

「袁影,你離開了,換來了姜龍的回歸,唉……」

兩人仰望著天際,目光眺望著遠方的海平線,不斷的呢喃著。

此刻他們期盼與哀傷交織,期盼完美的姜龍,哀傷袁影的死亡。

墨風想過眾弟子全部死絕,但是從未想過他,袁影,姜龍三人會出現死傷,當現實降臨時,他所表現的是驚恐與無奈。 等待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伴隨著一縷祥雲吹拂而過,姜龍舉著飛翼車踏雲而來。

被姜龍重新放出來的夢魘飛在前方,尋龍獸則是待在姜龍的肩膀上,一直重複著一個動作,拿出金塔,然後放進去,再拿出來,玩的不亦樂乎。

「姜龍!」

「是大師兄,是大師兄!」

一看到姜龍,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


其他弟子都知道姜龍消除的魔性,而仙雲與墨風在看到夢魘,尋龍獸之後,也知道姜龍恢復了正常,自然無比欣喜,因為被魔性侵蝕的姜龍絕對不會去主動尋找它們。

「刷!」

「你們兩個傷勢怎麼樣了?」

在眾弟子激動不已時,姜龍身軀騰空而至,很快就來到了這些人的面前。

姜龍沒有理會其他弟子,而是直接飛到了墨風與仙雲的身旁,滿臉的關切的問道。

他可不希望兩人留下什麼暗傷,對於袁影的死,他至今都處在愧疚中,此刻的心緒可想而知。

「我們沒事,倒是你,魔性應該已經清除了吧。」

「袁影死了,我…」

看到姜龍臉上的關切,墨風面容顯得有些哀傷。

對於經歷了之前姜龍魔性爆發的墨風來說,姜龍現在的模樣,熟悉而又陌生。

袁影的死,飛翼車的丟失,眾多弟子的死亡,與姜龍都逃不開干係。

只不過面對現在恢復了理智的姜龍,墨風根本無法生出恨意。

「我知道袁影的死與我有直接關係,我想要補償,等完成這次任務,回到宗門,我自當接受懲戒!」

看著墨風的模樣,姜龍臉色也化為哀愁。

欣喜,期盼,仇恨,這些錯綜複雜的情緒,讓姜龍無言以對。

死了一百多名弟子,全部受他所害,袁影更是為了救他而死,以德報怨,無怨無悔。

死了的人永眠,悔與怨留給了活著的人。

自姜龍說出這番話后,墨風沒有再開口,仙雲沉默,眾弟子也沉默,所有人都無言以對。

「休整一日,明日啟程,三人一組,護持飛翼車,輪流交替。」

「墨風,仙雲,你們兩個尋找風岩,可以前往岩漿湖中找尋。」

「記住,所有人不得越過火山!」

沉默持續了大約十息時間,最後姜龍面無表情的看了眾弟子一眼,說完這番話后,轉身走向另外一面,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他要再探耀目朽木妖!

凡大兇險之地必有大造化,這是武道界的規則,現在姜龍便是如此,雖然現在他還沒有能力誅殺朽木妖,但是至少能夠探尋一番,有些至寶總是在不經意間獲得的。

越過火山,來到火山岩地的邊緣,一道風霜飄蕩而過,在其前方,一座冰封山脈圍繞!

「以冰封防止火山,這朽木妖對這火山非常忌憚啊,不知我毀滅了這座冰封山脈,它會有什麼反應!」

「麒麟水霧,給我衝垮它!」

站在這道冰封山脈前方,姜龍冷笑著將雙指點向了眉心。

伴隨著麒麟殘魂的涌動,數道水柱從天而降,隨著他手指變化位置,在真氣的調動下,所有的水柱化作一條條水龍沖向眼前的這座冰封山脈!

「轟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衝擊波四散而飛,無盡的火山灰燼被吹拂而起!

冰封山脈的範圍很大,姜龍無法將其完全摧毀,但是只要攻破一點,山脈崩潰的連鎖反應便會爆發!

水柱衝破了冰封山脈的三個節點,滔天的水浪侵襲下,這座冰封山脈開始大面積的崩塌!

山脈的另外一側,是耀目朽木妖形成的叢林,在山脈崩潰之後,火山灰侵襲而入,叢林被炎熱的火山灰覆蓋,隨後開始被引燃。

在短短的一炷香內,整片叢林燃起了滔天大火。

「嗷!」

隨著大火的蔓延,整片叢林傳來一陣陣凄厲的慘嚎之音!

在慘嚎聲中,數根從地底衝出,凝聚出一縷縷黑煙,待到這些黑煙接觸到煙霧后,幻化出一陣七彩之光。

這是朽木妖的毒液,火焰是任何植物類妖物的剋星,它沒有合適的方式來對付火焰,只能用自己的毒液來抗衡。

這些火焰不是鳳凰真火,它需要藉助四周的天地能量才能燃燒,隨著毒霧屏蔽掉了四周的天地能量,使得火焰開始自然消逝。

「如此懼怕火焰,如果能夠用一次重生換來鳳凰真火,不知是否能夠徹底毀掉朽木妖。」

懸浮在虛空中,看著下方朽木妖的反應,姜龍目光微眯的呢喃道。


朽木妖如此懼怕火焰,是姜龍沒有想到的。

殺掉朽木妖必然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只不過姜龍想了一會兒後放棄了這個念頭。

只有兩次重生機會,而且一旦重生,鳳凰真火就會徹底消失,沒有太大作用。

而且在他獲得的水麒麟記憶中,朽木妖這樣的上古異種,一般都擁有魂魄攻擊力,這對於姜龍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重生時,姜龍必須先將魂魄置於火焰中,才能重凝肉身,如果朽木妖此時發動攻擊,那他就必死無疑!


「時候未到,不過你的死亡終究是逃不過的。」

想了一會兒,姜龍盤坐於虛空中,閉上雙目入定修行。

這一次連續擊殺海獸,獲得龍屍,金塔,姜龍的消耗很大,現在需要恢復。

待姜龍入定之後,一根朽木藤從地底竄出,騰出數十丈后,頂端露出了一隻妖目,閃爍著寒芒的妖目望著上方的姜龍。

姜龍的一縷倒影融入了這隻妖目中,姜龍的模樣它已經記住了,等到下次姜龍到來,它要讓姜龍知道,它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一天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晨陽升起,能量交替,日落黃昏,黑夜永恆。

直到第二天晨陽升起,姜龍才幽幽醒轉過來。

妖異的雙目眺望前方,冰封的山脈已經重新凝結,這一次上方還點綴著一絲絲綠色光芒,防禦體系已經全面提升。

「如果不是有任務在身,我保證會在這兒耗死你,不敢接近火山之地,懼怕火焰,找到了你這樣的弱點,你還能有什麼能耐?」

看著前方的冰封山脈,姜龍低聲沉吟了一句。

這句話落下后,姜龍身軀一動轉而飛向了另外一面。

眾弟子已經早早在此等待,一個個精力充沛,一天的補充已經讓他們的消耗全部恢復。

等到姜龍到來時,他們一個個都是滿臉欣喜的望著姜龍。

只不過面對這些弟子的臉龐,姜龍有種說不出的厭惡,上一次如果他們願意跟著袁影下去,想必袁影也不會死,而且在他們衝出海面時,沒有得到任何救援。

對於這些人,姜龍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真誠。

姜龍冷目掃了一眼其他弟子,隨後看向墨風與仙雲,此刻他們正站在一艘醜陋不堪的船上,不時的用海水澆築在上面。

當初有袁影在,他懂得制器之道,再加上姜龍尋到的風岩,造出的浮遊船非常精美,而現在,墨風,仙雲根本就不懂制器之道,而且尋找到的材料基本上都是未成形的岩漿。

結果等到最後便弄成了如此模樣。

「這就是你們所造的浮遊船?」

看著這醜陋不堪的「船」姜龍嘴角抽搐。

這樣的船,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浮起來。

「對,沒找到風岩,我們只能找岩漿,我們試過了,能浮起來,全站上去都沒事。」

聽到姜龍的話,仙雲沒有注意姜龍抽搐的嘴角,隨即滿臉真誠的說道。

墨風在一旁滿臉尷尬,聽到仙雲這傻乎乎的一番話后,更是嘴角抽搐,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他們造的這艘船,僅僅只是能夠浮起來,再沒有其他作用,甚至於連能量陣都沒有,到時候只能他們輪流來推動。

「恩,能浮起來就好啊,時候差不多了,都走吧!」

看了看仙雲,再看看墨風通紅的臉頰,姜龍輕聲一笑,隨後緩步走到了船上。

這船確實沒有任何可取之處,真的僅僅能浮起來,就連飛翼車都沒地方放,踩在上面如果不附加任何真氣的話,還有些擱腳。

在姜龍走上船后,其他弟子急忙走了上來,他們可沒有姜龍那樣的心思,能夠有地方落腳,不至於因為真氣耗盡,跌入海中就夠了,至於飛翼車,他們可以輪流托舉。

在所有弟子都走上了船后,墨風不情不願的走了上來,而仙雲則滿是興奮,因為這是他與墨風做的船,幫助了所有人,這怎麼會有什麼不好的。

等到墨風也來到了船上后,姜龍安排了數人到達船尾,以真氣驅動船體前行。



「我雖然該退位了,但我雷利還有女兒!不知道未來的獸界之主到底是粉晶銀龍、還是我金焰獅一族,萬古歲月中只出現過一次的赤炎獅皇!」

Previous article

「因此,本裁判決定判楚泣雲輸!」最後裁判朗聲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