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雖然該退位了,但我雷利還有女兒!不知道未來的獸界之主到底是粉晶銀龍、還是我金焰獅一族,萬古歲月中只出現過一次的赤炎獅皇!」

而這一刻,在血雨中,突然傳出一聲凄厲的獸吼,只見一條長過千米,身體足有幾十米粗,背上有著兩個肉翼,通體碧綠的巨蟒憑空鑽出。它扭動著身體,發出憤怒而痛苦的吼叫,這一變化就連附近七域之人也被吸引了過去。他們見到這一幕,紛紛發出一聲興奮的大吼,特別是七域中的獸族,他們更是身體顫抖,眼中露出崇拜的光芒,因為那是他們獸族的老祖,七域主宰之一,碧溟的本體,碧空莽!


只不過他們卻沒有思考,為什麼碧溟會在他們身後露出本體。仙境之創建元素

… 碧綠色的大蟒出現的那一刻,天空都被烏雲所覆蓋,雷電交加,大雨傾瀉而下,使得方圓百里都變得昏昏暗暗的。吉分塔眾人的心也隨著天氣一樣,變得沉了下去。當碧溟出現本體后,他們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強大,就像一座通天的大山擺在一群凡人面前,無法逾越。

本來以為脫離了生死危機的陰霾,又一次籠罩上了眾人,而他們能做到的,就是將目光匯聚在碧溟那龐大身體上方懸浮著的飯糰身上,那是一種願望,一種祈禱,至於小八那裡,則直接被眾人忽視了,因為他註定不會成為這一戰的主角。

而小八對此也自然不會在意,他手中攥著浩瀚,身上的氣息在一點點的提升著,雖然碧溟露出本體后那強大的波動,讓他有些吃驚,但他也有他的底牌。如果放在小八去光暗基地之前,見到碧溟的本體后,他只能選擇逃跑,甚至就連逃跑都不見得有把握。但在達納托斯燃靈灌輸,小八繼承了光暗基地后,此時的他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面對碧溟的本體,小八有自信與之一戰!

但他並沒有出手,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飯糰的變化。小八並不知道飯糰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他卻能感覺到此時的飯糰非常強大,並且小八隱約有一種感覺,他覺得飯糰需要一戰來釋放這份強大,當她能完全運用這股力量的時候,那麼她會發生變化。所以小八沒有動,他只是暗自運轉著力量,守在一邊,只要飯糰沒有危險,他就不會出手。

露出本體的碧溟再次發出一聲震天的嘶吼,下一刻,兩隻通紅的眼睛盯住了飯糰。那眼中閃著憤怒與瘋狂,龐大的身體徑直的沖向飯糰。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飯糰此時眼中已經恢復了靈動,只不過眼神依舊如小姑娘一般,不符合她身體上的變化。見到碧溟衝過來的龐大身體,飯糰不單沒有慌張,反而眼睛一亮,有些興奮,又有些小激動。

「好大的蛇,從來沒見過。把它抓起來,帶去給小葉子、小林子他們研究,一定能開發出好多種菜。」飯糰激動的開口說道,她的聲音並不大,但還是傳到了不少人耳朵里,當這些人聽到飯糰的話時,都是渾身一顫,反倒有些同情的看向了碧溟。

小八苦笑的搖了搖頭,就在這時,碧溟的第一次攻擊也已經來到了飯糰身前。

與碧溟相比,飯糰就像一隻螞蟻般渺小,此時的她還不如對方的眼睛大。面對這如山嶽般撞來的巨大蛇頭,飯糰身體猛地拔高數十米,向上飛去,避開了碧溟的衝擊。

巨大的蛇頭不單威力驚人,並且還異常靈活。這一擊被飯糰避開后,它巧妙的劃出一道弧線,緊追著向上飛去的飯糰而去,速度奇快,剎那間便追上了飯糰。

飯糰見狀嬌喝一聲:「討厭!追我幹嘛!」說完,她猛地止住了身子,抬起右腳,在空中向著下面猛地踏。一聲巨響傳出。隨著這一聲巨響,飯糰下方追上來的蛇頭,猛地一震,竟然止住了沖勢,而同一時刻,大地巨震,飯糰正下方方圓數十里的地面,轟然粉碎,出現了一個百餘米深的天坑。


不管是吉分塔的人,還是七域的人看到這一幕,都感到頭皮一震發麻,他們當時幸虧沒有在那下方,否則這一腳下來,他們恐怕會變成一個個肉餅。這一刻,七域的人,迅速向著四周撤離開去,誰也不願意被這一戰波及。而吉分塔的人,在犬妖一族的保護下,也迅速向著遠方撤開,他們可不想沒被碧溟吃了,反倒被寄予希望的飯糰,給波及的灰飛煙滅。

小八苦笑著,浩瀚隨手一匹,在他身邊隱隱出現了一把長刀的虛影,這刀看樣子和浩瀚差不多,但卻是血色,有血光在上面流轉。但不管樣子如何,這虛影一出,一股鋒銳的氣息瞬間將小八護在了其中,四周的空間都在這把刀身邊出現了裂痕,這股鋒銳,會幫小八抵抗飯糰與碧溟交戰時產生的餘波。

碧溟只是身體頓了一下,但卻沒有受任何傷,接著他背上的那兩隻肉翼煽動起來,龐大的身體騰空而起衝天而起,一下沒入了天空中的烏雲之內。

碧綠的身體,在烏雲中若隱若現,人們抬頭望去,會錯認為那空中的不是碧空莽,而是那傳說中呼風喚雨,掌管秩序的神龍。

隨著碧空莽的身體在雲層中穿梭,整片雲層都被攪動了起來,雨水越下越大,並且傾瀉而下的雷霆也變得越發狂暴,每一道雷霆落在地面上,都會炸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使得飯糰與碧溟交戰的地方,形成了一片雷霆煉獄的景象。

飯糰抬起頭,微微撅起小嘴,雖然此時已經是成人面貌,但表情卻仍有不少孩子氣。她看著天空中的碧溟,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同時, 杠上天價首席︰丫頭,別想逃 ,死死的盯著飯糰,他同樣也在考慮怎麼攻擊飯糰,此時他早已恢復了冷靜,剛才飯糰那一腳,碧溟察覺到,那一腳時純粹的肉體力量,碧溟知道自己光比肉體力量的話,哪怕是恢複本體的他也不會是飯糰的對手。

二人短暫的停頓,也給了別人撤離的機會,不管是七域還是吉分塔和犬妖部落的人,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們還真怕飯糰和碧溟毫不停息的直接大戰起來,那麼他們這些人首當其衝,必受連累。

大雨灑落著,小八凝神看著碧溟與飯糰,二人已經對峙了一會了,特別是碧溟那裡,顯露本體后,又一直在空中攪動雲層,這讓小八隱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他之前沒有化作本體,此時才顯露,顯然用出本體后應該對他會產生一些負荷或者其他因素,否則他在一開始就直接用出了。可他現在既然顯露出本體,就不應該一直保持這種僵持的局面,否則這對他沒有絲毫好處。如此耗下去,原因恐怕只有兩個,一個是他在等或者他能預知飯糰會變回原樣…但飯糰此時的氣息,和給我的感覺十分穩定,這點不太像。那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在準備著什麼,可是他到底在準備著什麼…」

小八皺眉思考著,就在這時,一聲慘叫突然傳入了他的耳中,在戰場上,這種慘叫聲此起彼伏,很是尋常,但此時,這落入小八二中的慘叫,卻讓小八心中升起感應,他猛地扭頭,尋聲看去。只見在碧溟與飯糰交戰的下方,一名七域之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那裡,此人身體潰爛,失去了血肉的面孔顯得極為痛苦。小八隻是看了他三息,此人就化作了一灘血水,被大雨衝散。

看到這一幕,小八腦袋嗡的一響,他終於想到自己忽視了什麼了,碧溟根本不是在等,而是在拖,在為自己最終的一擊做準備。仙境之創建元素

… 「轟隆隆~」一道格外粗壯的閃電劃過天空,使得這漆黑的大地剎時間變得明亮起來。–八零電子書/

小八緩緩的抬起手,他的手從那虛幻的刀影中伸出。沒有了刀影的保護,四周的雨水落在小八的手上,順著他的手向下低落。

小八的舉動落在其他人眼裡,看起來很怪,不知他為何在這種時候,還有心情玩弄雨水,引來一些人低聲議論。

小八沒有在意這些議論的聲音,他的雙眼始終沒有離開過自己伸出去的手,漸漸的,他的眼神越發的凝重起來。因為他那伸出去的手上竟然出現了褶皺,並且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枯萎著。

小八可以清晰的感受他那被雨水淋著的手上,力量在不斷流失,而帶走他力量的,正是那落下來的雨水。

「這雨果然有問題!」小八雙目一凝,心中暗道:「這碧溟果然不愧是活了萬年之久的老傢伙,與他對戰決不能有絲毫大意。這雨水看似尋常,我的護體氣勁也無法感受到任何異常,但如果讓它直接落在身上,竟然能吸走我的力量。尋常人,一般不會有人任由這暴雨淋濕自己,都會撐起護體氣勁,可沒想到,就是這點竟然被他利用了。」

說完,小八將伸出去的手撤了回來,在他手上還有一捧雨水。小八的手撤回來后,剎那間便恢復如初,有著永恆之心的他,要論恢復能力可以說冠絕當世,所以只要他想恢復,那麼那之前被帶走的一些力量與生機,眨眼間就可以得到填充。

小八將手放在面前,凝視著那手心中的一小捧水,他可以感受到那一小捧水還在吸收著他的力量與生機,並且隨著吸收的多了,那雨水中蘊含的力量也變得越發的強大,並且吸收起來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從最開始的十餘個呼吸時間才能將小八的手枯萎,到後來只是用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讓小八的手枯萎,甚至到最後那吸收速度已經不僅僅是小八的手,而連帶著他的小臂都開始有枯萎的徵兆。

永恆之心催動,迅速彌補著小八失去的力量,他可以感受到那一小捧雨水中的力量已經變得極其強大了。就在這時,那雨水突然停止了繼續吸收小八的力量,雖然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如若仔細觀察,可以看到那雨水中上有著淡淡的七彩霞芒閃動,並且小八可以感受到,就他手中的這一小捧水,就足以滅殺數名九階的強者。

「難道飽和了?」小八低語,然後他的眉頭再次皺起,他望向下方空無一人的大地,喃喃道:「可這下方沒有任何人,這雨水不接觸身體又無法削弱我們的力量,碧溟到底要用它做什麼?」

小八看著大地上匯聚的越來越多的雨水,思索著。突然,他瞳孔猛地一縮,猛然沖著飯糰大聲叫道:「飯糰,趕緊出手,他在利用雨水吸收這片大地的力量,不能拖下去了!」

聽到小八的話,飯糰一怔,她轉頭看了看小八,又看了地面,並沒有及時出手,而是重複了數遍這種動作,顯然是在思考小八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此時的她雖然已經不再迷茫,但除了做飯方面的事,其他東西飯糰懂得很少,所以才並沒有明白為什麼小八會讓自己趕緊出手。

「快啊,飯糰!」小八再次催促起來,同時手中的浩瀚越發的明亮起來,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飯糰還不出手,那麼他就將出手,決不能讓碧溟繼續下去,誰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

飯糰再次看了小八一眼,當看到他焦急的面容時,飯糰猛地抬頭看向了空中的碧溟,下一刻身體迅速向著天空衝去。雖然她並不明白原因,但對於小八,她卻有著一種本能的信任,在小八再次催促后,選擇了出手。

這時,雲層中的碧溟低罵一聲:「混蛋,竟然被他發現了。」他陰毒的眼神瞪了小八一眼后,冷聲道:「雖然還沒有達到極限,不過所差也不多了!」

「小子,你多管閑事,待我將她吞噬后,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雙蛇絞!」天空中傳來碧溟憤怒的吼聲!

這一刻只見那些落在地面上的雨水,突然匯聚起來,瞬間形成了一條與碧溟相仿的巨蛇向著空中的飯糰追去,只不過這條巨蛇是土黃-色,一股厚重的氣息從它身上散發而出,那是屬於大地的力量。於此同時,天空中無數雷電匯聚,也化作了一跳雷電的大蛇,向著飯糰撲去。

飯糰見狀,抬手一拳轟出,首先迎上了天空中奔下的雷蛇。這一拳只是轟在了虛空,但那雷蛇仍舊像是遭受到了重擊,身體倒退著飛退,甚至整個身體都變得不穩當起來,似有要崩潰的跡象。

這時那衝上來的水蛇,也已經來到了飯糰前方,嘴角裂開,眼看就要張嘴去吞噬飯糰。可誰知,飯糰竟然向前跨出了一步,一下就來到了那蛇頭前面,猛地伸手向前一抓,五指一下摳進了那巨蛇的上下顎,就如一排釘子一樣,將它即將要打開的嘴死死的釘在了一起。

「滾開!」飯糰嬌喝一聲,手臂一用力,那長足有數千米的巨大水蛇,竟然被她一下掄了起來,直接砸向了那剛剛被自己一拳轟的倒卷的雷蛇。

水蛇與雷蛇碰撞在一起,那本就不穩定的雷蛇頓時炸開,化作無數雷霆,而那水蛇也發出了痛苦的咆哮。

雲層中的碧溟,見狀倒吸一口涼氣,但他眼中卻沒有絲毫退意,反而更多是瘋狂。只見碧溟那巨大的頭顱,突然噴出一口鮮血,這口鮮血立刻化作血霧,一部分融入了四周的雲層,而另一部分直奔那被雷電纏繞,發出痛苦之音的水蛇而去。

「雙龍絞!」碧溟近乎瘋狂的吼了出來。這一刻,四周的雲層突然滾動起來,在接觸到那血霧后,剎那間便被染成了紅色,成為了一片血雲,而這片血雲也在這一刻極速收縮,向著碧溟的身體涌去,轉眼間便融入了碧溟的身體,使得碧溟那龐大的身體上,出現了一道道血色紋路,並且在他的腹部,一、二…五隻爪子鑽出。一對若隱若現的龍角出現在了碧溟頭部。這一刻的它,看上去再也不是蛇,而是化作了龍!

於此同時,另一道血霧也已經沒入了那水蛇之中,在血霧進入后,水蛇停止了顫抖,但叫聲卻越發的響亮,只不過從原本的吼叫變成了龍吟。而那四周的雷霆,也猛的向著水蛇衝去,沒入水蛇身體之內,隨著一道刺目的光芒閃過,那水蛇已經大改模樣,化作了一條全身有著雷電遊走的血龍!

「死!」隨著碧溟瘋狂的吼聲,這血龍與碧溟同時沖向飯糰,兩條巨龍彼此交纏,形成絞殺之勢,那力量之強大,使得整個戰場上,那些還在交戰的人都停了下來,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飯糰那裡。

「飯糰躲開!」小八見狀大驚,那雙龍絞的威力,讓他心驚不已,他大吼的同時,立刻沖向飯糰,準備營救。可就在他剛衝出的時候,一個虛幻的身影出現在了他面前,向著小八一掌按去。

…仙境之創建元素

… 一掌襲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看到這突然出現攻擊自己的身影,小八一驚,但卻沒有避讓,手中的浩瀚向著那突然出現的身影劈去,浩瀚與對方的手掌接觸,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使得小八的身體被硬生生的急退了數百米,而那身影也在這一刀之下破碎。

「可惡!」小八罵了一聲,因為這反震之力,他被推開,已經來不及去救援飯糰了。

此時,戰場後方的一處,雷利看了一眼身前的霸王,嗤笑道:「被一個小輩擊潰化身的感覺如何。」

那霸王此時臉上紅光一閃,但緊接著就恢復了,他看著雷利,輕哼一聲道:「說好的獸界人要一對一,怎麼有人插手你不去管?難道我出手幫你維護獸界的公正,你還說起風涼話了?」

雷利聞言哈哈一笑,但卻沒有言語,只不過他的目光則變得犀利了起來,同時身上的氣息也開始迅速攀升,只要他發現飯糰那裡接不下碧溟的雙龍絞,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他才不會管什麼公平公正,因為飯糰或者說粉晶銀龍是他們獸界的神祗!

而霸王那邊也在這一刻將氣息外放出去,他緊緊的盯著雷利,一旦對方有什麼舉動,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將其阻攔!他只在乎碧溟擊敗飯糰,至於碧溟會不會被飯糰反殺,霸王沒有想過。不是他對碧溟有信心,而是他根本不在乎碧溟的死活。甚至碧溟即便成功,他也會不顧代價的突破雷利的封鎖,在碧溟擊敗飯糰的一剎那,將碧溟擊殺,奪走飯糰!

碧溟在霸王眼中,實際上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這時,碧溟已經帶著瘋狂,沖向了飯糰。最新章節全文閱讀雙龍絞是他最強的神通,也是他用來決定勝負的一擊,更是他不惜代價的最後一擊,如果這一擊不能擊敗飯糰,那麼後面他將無力再戰,生死任由對方掌控。

在碧溟瘋狂的目光中,隱約有著一抹堅定。

「我碧溟從當初犯錯就一直在躲,躲著獸界的勘察,逃避雷利的追殺,只能寄人籬下活在七域,遠離家鄉。這些年,我一直活在別人的陰影下,現在,我不想再躲了,如果不能登上巔峰,那死又何妨!」

帶著這種想法,這一瞬的碧溟,氣息再次增長,並且伴隨著這份將定,他施展的雙龍絞有了一種特殊的感覺,不再是最早的瘋狂,而是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

雙龍已經來到了飯糰身前,巨大的龍軀向著飯糰絞殺而去。

「死!」

「飯糰!」小八急叫,可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兩條龐大的血龍將飯糰籠罩在其中,雙龍旋轉,強大的絞殺之力在外面也能清楚的感覺到。

另一邊,雷利雙目一凝,一步邁出就要去幫飯糰解圍。於此同時,霸王身體一閃,也在剎那間掠出,二人幾乎是同時沖向了飯糰和碧溟。

「滾開!」雷利怒喝一聲,向著霸王一拳轟去,飯糰那邊雖然危險,但雷利還保佑僥倖,他心裡有了權衡,就算粉晶銀龍真的落敗,被碧溟吞噬,那至少碧溟還是獸界的一員,這從他當初沒有傷害自己的女兒就可以看得出來。而霸王如果前去,那麼不管是碧溟,還是粉晶銀龍,都難以倖免,所以他必須要先阻止霸王。

這時候,其他獸界的強者也和七域的剩餘五名主宰交戰在了一起,這或許很奇怪,雙方明明是聯軍,但卻先交戰了起來。而這一切,只是因為飯糰的出現。

雙方頂尖勢力的交戰,雖然人數只有十餘人,但聲勢卻十分浩大,這些都是當世的最頂級強者,他們一出手,大有毀天滅地的氣勢。而他們的這裡的波動,自然讓三方聯軍以及天宮的所有人看在了眼裡,一時間獸界和七域的強者迅速分離,如同水火,甚至一些人直接放棄了眼前天宮的對手,與自己前一刻的戰友大打出手,這是信仰的驅使。

原本已經開始節節敗退的天宮大軍,自然抓住了這個機會,趁著三方聯軍亂作一團,大舉反撲,一時間戰場亂作一團,而天宮也因此看到了獲勝的那一縷曙光。

雙龍不停的絞殺著其中的飯糰,外人看不到雙龍之間的飯糰,但碧溟自然能感覺到。

「她還沒死!她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還不死!」碧溟心裡在咆哮,眼看數千米的龍軀即將全部絞殺過飯糰的身體,可碧溟知道這樣就結束的話,自己輸定了。

「雙龍絞!」幾乎是用吼得,碧溟再次吼出這三個字。雙龍的龍頭同時迴轉,首尾相接,當尾尖掠過後,又是一次雙龍絞的開始,並且這一次比第一還要狂暴許多,大片的虛空坍塌,雷霆爆破,龍吟長鳴。

雙龍無情的絞殺著其中的「獵物」於此同時,碧溟所化的巨龍已經口鼻噴血,身上大片的鱗片碎裂脫落,而另一頭水雷所形成的巨龍,也比之前小了一圈,並且其中的血水就像沸騰了一般,大有崩潰分離之意。

「死吧,死吧!!雙龍絞!!!」第三次雙龍絞被碧溟吼了出來,他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極限,這將是他最後一次雙龍絞,真真正正的最後一次,如果不能絞殺飯糰,那麼根本不用別人理會,他自己就會在用出這一擊后崩潰,死亡。

龍尾掠過,可以從那縫隙間看到飯糰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摧毀,好在有一層銀色略帶粉光的鱗片保護,否則將春光乍泄。她低著頭,粉色的長發垂落,包裹著嬌軀,她露出的身上有著血跡,更有一些鱗片碎裂,看到飯糰的模樣,不說小八與魯魯等於飯糰關係密切的人,就算是外人,在看到飯糰的模樣,也充滿了心疼。

而這時,兩個巨大的龍獸再次絞殺向飯糰,這時,一個略帶嗔怒的聲音傳出,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傳遍了戰場的每一個角落。

「煩人,有完沒完!」說完,只見飯糰的兩隻手,猛地伸出,分別抓在了兩條巨龍的頭上。接著她手臂猛的張開,碧溟和那條雷水所化的巨龍頓時,被向兩側甩開。

巨龍被甩到自己身體兩側后,飯糰並沒有鬆手,反而大力的向著身前掄去,只見兩條長數千米的巨龍,被飯糰倫的撞在了一起,其中碧溟所化的巨龍全身鱗片碎裂,鮮血噴出。而另一條水雷所化的巨龍直接崩潰,無數雷霆向著四周散去,一時間血雨再次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

這一幕讓小八等人眼睛一亮,興奮的攥了一下拳頭。雷利先是一怔,隨即大笑的一拳轟退了臉色陰沉的霸王,至於其他人也都停下了與別人的交戰,怔怔的望著這震撼的一幕。

此時碧溟眼中的瘋狂盡數退去,有的只是苦澀同時也有一些解脫。與此同時,他的聲音也傳了出去:「獸界罪人碧溟,一生犯了兩大錯事」

「其一,擄走少主,雖無親手加害,但也滋生謀害之心,導致獸界因此大亂,使少主幼時坎坷。」

「其二,對神祗粉晶銀龍出手,以私心妄圖吞食,增強自身。」

「兩罪任意一條,罪人碧溟都當死千回,吾願意服罪。」

「碧溟所剩時間不多,一命不可抵二罪,唯有用最後的殘軀,為獸界的復興盡最後一點微薄之力。」

…仙境之創建元素

… 碧溟最後的話已經十分微弱,微弱到只有幾人可以聽到。————網———碧溟有野心,不願寄人籬下,這是事實,但他野心的一切緣由都是為了振興獸界,使得獸界萬獸君臨大地,取代當世的天宮。這點,很少有人知道,但想必雷利是知道的,否則在當初見到碧溟時,雷利也不會只逼出它一口精血作為懲罰。

隨著碧溟的聲音落下,他龐大的身軀開始崩潰,化作無數光點四散而去。這些光點落在那些獸界珍獸身上,他們因為交戰而受到的創傷立刻好了大半,那些瀕死的珍獸,雖無法復原,也多了一抹生機,只要及時治療,便可保住性命。

在這些光點中,有兩顆碧色的光球,比其他光點要大很多。這兩顆光球分別向著飯糰,以及遠處山峰上的美喵飛去。

飯糰看到光球來臨,想要閃躲,卻聽小八說道:「不用躲,沒事。」

飯糰略微一怔,而光球也在這個時候沒入了她的身體,一道碧綠色宛如水波般的光芒在她身上流轉而過,飯糰身上那龐大的力量隨著這綠波的閃爍,開始漸漸消失。這並不是飯糰的力量被減弱,而是幫助飯糰把四散的力量收縮,凝實。

飯糰剛剛覺醒,力量過於強大,已經超出了她原本能掌控的極限,所以很難控制,否則與碧溟早已分出勝負,根本不會讓對方可以用雙龍絞傷害到自己,這點碧溟也知道,因此他才去賭自己能不能藉機擊敗飯糰,將她吞噬。

事實證明,碧溟賭輸了,對於獸界的愧疚,使得他將自己所剩不多的本源力量凝聚起來,分出了一部分給予了飯糰。(800)小說/這一部分雖然不能幫飯糰提升多麼強大的力量,但卻可以幫助飯糰去掌控她自身的力量,讓她可以嫻熟的運用。此時飯糰外散的能量開始內斂,就是一種掌控的表現,當她可以將所有外散的力量都收於體內時,那麼飯糰也就具備了掌控獸界,替代雷利的資格。

另一邊,那綠色的光球直奔美喵而去,看著這綠色的光球,小白的母親伸手用自己的力量將那光球禁錮起來,她負責守護美喵,自然不敢貿然讓美喵吸收。直到經過她用神識探查,確保無害后,才將這光球,從美喵的後背處按了進去。於此同時,小白母親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傷感,這傷感是對碧溟的,那是為曾經的同伴身隕時的惋惜。


美喵在被這綠色光球按入身體后,身體晃了晃,接著腦袋一歪,就倒在了地上,均勻的呼吸聲從它嘴中傳出。她不同於飯糰,她還是幼年,而碧溟的這股力量雖然不多,但卻推動了她的成長,使得她血脈的力量得以升華,所以美喵陷入了沉睡。但可以預見,當她再次醒來時,她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切似乎已碧溟的隕落而畫上了句號,隨著雷利和霸王的傳聲,原本交戰的七域與獸界眾人也停止了攻擊,再次一致對天宮發起攻擊,只不過他們卻不如開始那般齊心,雙方不再混在一起,而是各自為戰,並且彼此都有了一絲警惕,而這也使得天宮得到了喘息,雙方一時間僵持不下,使得戰場達到了一種平衡。

飯糰緩緩飄落, 我的微信連三界 ,大眼睛怔怔的看著小八,時而皺皺眉,時而撅撅嘴,看的小八一陣不自在,下意識的乾咳兩聲問道:「飯糰,你在看什麼呢?」

飯糰思索了片刻,嘟囔道:「八哥,你怎麼矮了好多。」說完了還伸出手放在小八頭頂與自己比了比,一看小八也只不過到自己的嘴角,就在小八頭上輕敲了一下。

這對飯糰來說確實是輕輕的一敲,可她本身就對自己的力量控制的還不嫻熟,所以這一下落在小八腦袋上,小八隻覺得腦袋一懵,像是被人敲了一記悶棍一樣,險些暈過去。好在他身體還算強橫,再加上永恆之心的保護,他也只是身體晃了晃,只不過頭上卻漸漸鼓起了一個大包。

小八苦笑著咧了咧嘴,看著身前近乎兩米高的飯糰,無奈的道:「飯糰,你已經是大姑娘了,不能緶動手動腳…」

飯糰好像也發現自己力量掌控的不對,看著小八頭頂的大包,立刻擔憂的伸出手,想要幫小八揉揉。

「八哥,你疼不疼?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揉揉。」

小八見狀,就像遇見鬼一樣,身體猛地向後退去,一下就跟飯糰拉開了數十米,雙手慌張的在身前擺動,驚叫道:「不用!不用!我不疼,我沒事!」

這時,魯魯已經來到飯糰身邊,他看著小八的模樣,沒心沒肺的大笑起來:「飯糰,不用為八哥擔心,他沒事。你不懂,這個是人中之龍的象徵,有一句古話叫做頭頂崢嶸,就是形容他的。」

調教仙子 ,差點笑出來,夏鈺更是忍得滿臉通紅,還頻頻點頭贊同魯魯說的頭頂崢嶸。


聽著魯魯的話,再看看其他人的表現,小八沒好氣的瞪了魯魯一眼,同時催動永恆之心,將自己頭頂的那鼓包消融下去。相比於現在的魯魯,小八突然發現他更喜歡那段時間沉默寡言的他,眼前這傢伙實在太可氣了,怪不得之前碧溟會大怒。就連小八都想找個機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傢伙了。

魯魯的話,自然引起了飯糰的注意,她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過頭看向魯魯,這一看飯糰又是一怔,隨即說道:「魯魯,你怎麼也矮了?」

魯魯化作人形,身高足有一米九,已經很高了,但比之現在的飯糰,還是略矮了那麼幾分。就在魯魯思考要怎麼解釋,告訴飯糰是她自己長高了的時候,飯糰的手已經在他腦袋上落下了。

「咚」的一聲,魯魯全身一震,兩隻牛眼都差點從眼眶裡噴出,剛要張開的嘴被砸的頓時閉在了一起,差點咬到舌頭,嘴巴大大的裂開,從嘴角處流出了透明無色液體…

「好奇怪哦。」飯糰一邊說著,一邊抬起了手,在她抬起手的同時,魯魯那光禿禿的腦袋上,也漸漸鼓起了一個包。

飯糰看著魯魯頭頂的大包,喜道:「魯魯,你也有耶,頭頂崢嶸,大富大貴?」

看到這一幕,小八一愣,接著捂著肚子大笑起來「沒錯,頭頂崢嶸,大富大貴。」

魯魯渾身顫抖,沒有永恆之心的幫助,他那一刻差點直接昏過去,要就算他的體質還算不錯,也是過了許久才恢復過來。當他聽到小八的笑聲時,特別是下面吉分塔的一眾人都已經快要笑斷了氣的時候,魯魯哭喪著臉對飯糰說:「飯糰,這個是包,不是什麼崢嶸。」

「啊!」飯糰聽后驚叫一聲,知道原來是自己下手重了,臉上露出歉意,問道:「對不起,那你疼不疼?」

魯魯看到飯糰委屈的表情,心裡有些心疼,強忍著頭頂的疼痛,露出一副不太自然的笑容道:「不疼,不疼,這算得了什麼,沒事的。」

飯糰聽后鬆了一口氣,看了看魯魯,這讓魯魯心中還有些小激動。可就在這時,飯糰突然伸出了手,一下按到了魯魯頭頂的那鼓包上,同時開口道:「魯魯,我幫你揉揉。」

這一下,魯魯那雙牛目再次欲脫離眼眶,臉上的面孔都扭曲了起來,他全身抽搐著,裂開的嘴角再次流出液體,只不過這次是白色的泡沫。



「可有破綻?」修士猶自有幾分擔憂。

Previous article

姜龍的呢喃聲沒有引起龍貓的注意,此刻它正用龍語在勸說海龍魂,一邊還警惕的望著姜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