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有破綻?」修士猶自有幾分擔憂。

「絕不會有。動手殺那些人的,是真正的鐵甲大聖手下,我們只是傳遞消息,告訴他們那些半妖私藏靈玉而已。」

「不錯。就連那些靈玉,也是真實存在的。」

修士點了點頭,又問道:「那些被你們引去的什麼鐵甲大聖的手下,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被我們化作鐵甲大聖,斬草除根了。」

……

「阿公……」

鸀衣少女和少年來到了被毀滅的村寨,果然見到,屍橫遍野,滿村上下的族人都已經被殺光,茅寮屋燒成灰燼,破敗無比。

鸀衣少女忍不住心中的悲慟。又再一次痛哭起來。

少年陪在旁邊,等到她哭夠了,方才道:「姑娘還請節哀順變。」

他之前一直都是嘻嘻哈哈,此番安慰起人,卻有著幾分說不出的嚴肅,鸀衣少女正是迷茫無助的時候,不由得止住了眼淚,問道:「阿公他們都死了,我今後如何是好?」

少年道:「自然是冤有頭債有主,找那些兇手報仇。」

「報仇……」鸀衣少女迷惘無助的神情中。湧現一絲堅定之sè,「對,我還要報仇……可是,我只是一個半妖,怎麼可能打得過那些妖國之人。」說到這裡。又不由得迷惘起來。

「只要好好活下去,總會有希望的。」少年安慰道。

隨即。便是一番勉勵和安慰。

鸀衣少女麗兒,原本便是不諳世事的山中半妖,加之之前早已對這好看的少年心有好感,此刻正是無助之際,聞言也不由自主地信服起來,只感覺渀佛找到了依託一般,很是溫馨。

「轟隆」


天空中響起陣陣轟鳴之聲。

南明洞天,一座名為楓城的城池上空,晴朗的天空,突然湧現出巨大的漩渦黑雲,方圓千里的罡風都隨著瘋狂盤旋,深邃的黑sè洞窟,悄然浮現出來。

楓城是歷練城池,走南闖北的修士不少,但卻甚少有見過如此場景的,不由得都是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東西?」

「這……這好像是虛境修士打破虛空而來……」

「胡說八道,虛境修士降臨,哪有可能引動如此浩大的聲勢,這簡直就像是天劫降臨一般了啊」

眾人議論紛紛,但卻沒個准信。

不過,他們從這聲勢,大概也猜測到,是有強橫的修士要降臨此界了,此地風雲變sè,虛空扭曲,渀佛整個洞天都被一股強橫的力量所衝擊,正是強橫修士出現的最佳證明,極有可能,是先天十重的圓滿境大修士,甚至,是道境巨擘。

在這個偏遠的洞天,虛境以上的修士都堪稱頂尖高手,圓滿境大修士,簡直如同傳說一般。

鎮守楓城的幾個家族之人,聞訊也立刻趕來,不過他們都好似接到過通知一般,面對著如此的威勢,面sè凝重,卻沒有太多驚訝的意思。

「看,是水家,方家和花家的那幾位大長老。」

「這幾位大長老,可都是通玄境修士啊,怎麼都來了,難不成被說中了,是有傳門的大人物將要降臨?」

「是什麼人物,竟然能引得這三家的大長老同時迎候?」

眾人一看到這場面,更加驚訝。

卻見這時,天空中醞釀的風暴,越來越盛,到了最後,一個長達數十里的巨大裂縫撕扯開來,可怕的轟鳴之聲震動天地,渀佛怪獸的巨口,要將整座城市都吞噬。

眾人一陣心驚膽戰,修為定力稍弱些的,甚至連飛起在空中觀看也不能夠,面sè發白地留在地上觀看。

但沒有人離開,畢竟這裡是歷練城池。往來的修士。見識還是有的,大修士降臨,也不是見人就殺的怪物,他們看熱鬧的心思,更多於恐懼。

「看……出現了……」

突然,漩渦之中,探出了一艘飛天神梭。

帶著穿梭虛空的余勢,整艘飛天神梭都鑽了進來,正好停留在城中廣場,挪移法陣的上空。

水家。方家和花家的一眾長老,修士,連忙迎了上去。

「恭迎諸位仙長降臨南明。」

「咚咚咚」

震天的鼓聲作響,喧天的禮樂。煙花衝天而起。

在這幾家修士的迎候中,神梭上的諸人魚貫而下,湧出了無數的高手。


南明本土的修士們,可算是開了眼睛,只見這艘神梭上面下來的,竟是成千上萬的修士,一下便列滿了整個廣場。

中下乘修士,已經不算媳了,虛境以上的高手,個個深不可測之輩。亦是數不勝數。

這就好比,安詳寧靜的小山村,突然一下鐵蹄踏至,千軍萬馬呼嘯而來。

「准得是有大事發生了……」

「這麼多的高手」

一些見識稍廣的修士,馬上便意識到,南明可能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難道,會是下月將要開啟的仙王遺迹,摩訶城?」

南明近來的盛事只有一件,要不然的話,這座歷練城池還真不會有這麼多的修戍來。所以,當即便有不少人往這個方向猜測。

「若真是為了摩訶城而來,裡面起碼也得有仙寶才行……難道,摩訶城裡面真的有仙寶,被某位巨擘看中了?這些修士究竟是哪一家的。仙門,還是魔門?」

眾人紛紛打探。

在場之人。也有不少是為著摩訶城中的寶物而來的,見狀是又喜又憂。

他們喜的是,連消息靈通的仙魔修士都知道了,摩訶城中有重寶,說明此城一定值得自己探尋,而憂的卻是,這麼多的修士一起爭奪,再另上,仙城中的守護機關,諸般禁制一定森嚴無比,自己能夠得到好處的機會,越發地渺茫了。

也有人不這麼想,因為他們看得出來,這些修士之中,仙魔兩道高手皆有,絕對不會是為了尋幽探秘那麼簡單,恐怕,另有要事。

……

「堂主,這位是水長老,這位是方長老,這位是花長老。」

外面修士猜測,議論間,本城勢力之中,最大的三個家族大長老,已然進入了神梭之中,拜見呂陽。

像水家、方家,花家這般的家族,守著歷練城池,亦是挪移法陣所在的大城,本身便是一處要地,因此,各家都有一位大長老,得到了仙門的冊封,成為仙門的長老。

當然他們這種長老既不是地位尋常,只相當於一般管事,統領的執事長老,也不是位高權重,手掌仙門重權的實權長老,而是類似於掛個虛名,只有長老之名,而無長老之實的名譽身份。

而且他們的根基也不在仙門,而是在各自的洞天世界,守著一方挪移法陣,過rì子,是以,平常只是與仙門保持往來,干係並不太深。

不過到了此時,呂陽率著盪魔堂,千機堂,誅邪堂,誅魔堂……諸多勢力前來此地,抵達之前已經派人通知了此地的本土世家,向他們尋求幫助,而這些本土世家,亦不敢得罪仙門,唯有前來聽候差遣。

這一事,仙門是下發了正式的密函過來的,甚至還許諾了諸多的好處,清楚仙門一貫做事風格的三家,也深知自己根本無法拒絕。

三家大長老頗有些忐忑不安的意思,依次見禮之後,退到一旁,看著坐在玉榻上的呂陽。

呂陽此時已經換了一襲紫袍,頭戴玉冠,端的是仙門高人的風範,靜靜地等著他們參見完了之後,方才言道:「三位,請。」

「多謝呂尊。」

其實直到此時,三人還不知曉呂陽的姓名,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得知對方的身份,先行告示的仙門中人,早已將呂陽所奉的差使明明白白地告訴了這些人,因此這一次,他們都是有備而來。

等到這三人坐了,呂陽開門見山道:「我等奉命而來。捕殺盤尊轉世的靈童葉天。此間諸事,還要多多叨擾三位和貴家子弟,希望三位海涵。」

「不敢。」

「呂尊言重了。」

三人連稱不敢。


「諸位不必氣,本座這次召你們前來,也不是為了說這些氣話的。」

呂陽微微一笑,卻是對身邊侍立的時封示意了一眼。

時封會意地拍了拍掌,當即,便有六名盪魔堂執事,抬著三口大箱,走進堂中來。

偌大的箱子。正是靈需之中裝載靈玉的那種乾坤寶箱,每一口,都是特製的堅固空間法器,可以容納不少的物品。

呂陽取出九把通體金黃的鑰匙。讓六名盪魔堂執事各自將它們插入寶箱之中的鎖孔,然後輕輕轉動。

隨著一陣機栝之聲響起,寶箱被打了開來。

滿目琳琅,晶瑩耀目,而且,還是那種品質最好的玉jīng,一塊一塊,壘在那裡。

「這面里是仙門許諾的三十億靈玉,請三位清點一下。」

三位長老,頓時眼中放光。

說實在話。若不是仙門素有信譽,本身亦是富裕無比,門中高手輩出,誰願意依附?

這諸天各地豪強無數,從來就沒有人無緣無故聽命於別人的,支使別人去做事,總得讓人有利可圖,又或者能夠震懾住別人才行。

仙門兩者兼有,可謂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因此。這些小型的世家豪強,莫敢不從。

這一次,呂陽帶了仙門許下的花紅而來,亦是給予這些家族,作為撫恤弟子。安置族人之用,對於這些各大家族而言。哪怕是為了仙門之事,與盤尊轉世戰至家族傾覆,都已是極大的優待了。

只要家族的根基沒有倒下,嫡親血脈能夠流傳,其他的一切失去,都是值得的,而且倘若真的如此,此後數百年間,家族也完全可以得到仙門的庇蔭,從而再度興旺起來,也沒有太多的後顧之憂。

三位長老尚還有些矜持,不過,在巨額的靈玉面前,當下也顧不上合適不合適,真就便檢查起來,確認數量無誤之後,當場收下。


不過在收下的時候,這三人也不由得各自對視了一眼。

一些規矩,他們還是懂得的,當即向呂陽表述衷腸,聲言心向仙門,有事但憑差遣云云。

呂陽心知這些本土修士的重要xìng,有些不耐應付,但卻還是一一照會,把仙門的意思表露。

又過了大半個時辰,時封奉命送這些人出去,回來的時候,手中已經多了三個jīng制的錦盒。

「堂主,這些人倒是捨得,一口氣各自送了一億靈玉回來,說是仙門的各位辛苦了,有勞尊者代為犒勞。」

呂陽道:「只怕你也沒有少收他們靈玉吧。」

時封訕笑:「是收了一些,不過,他們貌似不大看得起我這中乘修士,每人只得十萬。」

時封雖然是中乘修士,但在盪魔堂中擔任統領,見識比一般的虛境修士還廣,執掌的部屬,靈玉丹藥,也遠比尋常修士多,自然看不上這區區十萬。

「給你你便收著吧,就才跑腿這麼幾步,傳一句話,給你三十萬也不算辱沒了。不過從這事可以看出,這些偏安一隅的世家之人,還當真是jīng於世故,而且,有舍有得,心xìng也很是果決。」

呂陽不動聲sè地收起三億靈玉,相比這些,他更在意的是這些人在此事之中表現出來的心情。

如果對方心安理得,收下所有靈玉,而不曉得做人,籠絡一下自己這些仙門來的上仙們,大概便可推斷其心xìng木訥,或者死要錢財,各自都有可用之法。

而若是給予孝敬,也有各自不同的表現。


呂陽想了想,對時封道:「你去讓文先生來此見我。」

仙門的靈玉一出,要差遣這些人,大概是差遣得動了,不過,具體到如何差遣,恐怕還得與諸位謀士參詳才行。

文青山很快便聞訊而來,見過呂陽之後,又聽聞了他一番對三家之人的見解,當即斷定道:「方在我也在外看了一遍,這三家之人將楓城治理得很好,三家各家一隅,很是和諧,應是識大體,知進退之輩。」

「文先生的意思是,這些人可用?」呂陽心中略帶有一絲隱憂,「據我所知,盤尊轉世應不是孤身一人,他早已在轉世之前,布置下了不少人手。」

「那也不會剛好就在這些家族之中,諸天之中的修士那麼多,剛才被我們遇見,並且成功瞞過我們,是極為困難的,而且,用人與用人,也各有不同,對這些世家,當作引路者和外圍勢力利用一番即可,真正的機密之事,還是要堂主可以信任的堂中執事。」

「也有道理。」呂陽道,「那先生便制定詳略,令三家之人帶路封鎖南明洞天吧。還有,其他各家之人應該也已經趕到了,派出信使,確保每一堂口之人都已就位。」

「請堂主放心,此事一定儘快辦妥。」文青山道。

呂陽點頭道:「現在大網已經撒下,就等著魚兒落網了,只不過,盤尊轉世絕不是普通的魚,我們這張網,能不能抓住他,還得另看機緣。」

聽到這一句,文青山只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嗯?」

就在這時,呂陽突然神情微動,卻是神梭之中,有人突然通過神識傳音,向他密傳了一個情報。

「文先生,還當真讓給說對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布置在南明洞天之中的密探,竟然就在不久之前,又一次探知了葉天的行蹤。」

「哦?」文青山一怔,「他在哪兒?」

「伏牛山外八百里」 伏牛山,是南明洞天之中,一個靈氣積鬱之所,經年累積而成的洞天福地。

群山之中,萬物生長,生機盎然,連綿萬餘里,等閑凡人進入其中,便如進入了茫茫的林海,峰林,層巒疊翠,無比遼闊。

即使修士進入其中,先天中下乘者,首先也要被茫茫的生靈之氣沖刷神識,花草樹木,珍禽異獸,百蟲萬豸,迷亂感知。

先天上乘的修士到了這種地方,神識的感知能力也要受到大幅的削弱,尋人覓物,遠比空曠的平原或者荒蕪的沙漠更加困難。

文青山奉命制定追緝葉天的大略,對於南明洞天的諸般風土人情,地理環境,也是瞭然於胸,聞言不禁說道:「躲在伏牛山中,還真不容易尋找。」

「追緝葉天,最大的難處在於,普通的修士難以制止他四處逃逸,而巨擘,高手們,葉天又似乎擁有一種高明的感應,神行機圓,覺險而避。」呂陽說道。

文青山贊同道:「此人時而像是一條滑不留手的泥鰍,時而又像是兇悍的毒蛇,無論高手,低手,都會覺得頗難對付,不過不要緊,我們有的是人手,便讓盪魔堂中的執事們先行趕往伏牛山,拉網搜查吧,無論他躲得再深,天網面前,終會露出蛛絲馬跡。」

此時,眾人這一方的而優勢便在於,擁有可用的人手不計其數,可以漫天撒網。遍處追查。而且一時的失敗並不要緊,持續地張開大網,總還會有機會。

呂陽道:「也好,那便傳令下去,搜查伏牛山。」




緊接著,飛獅,畢方,饕餮,虯夔四大元嬰妖獸,也屈服在這威壓。

Previous article

「我雖然該退位了,但我雷利還有女兒!不知道未來的獸界之主到底是粉晶銀龍、還是我金焰獅一族,萬古歲月中只出現過一次的赤炎獅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