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聽到陳汐罵自己為老東西,羿聞頓時怒極而笑,鬚髮飛揚,道:「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兒,既然你邀戰,老夫若不答應,可就顯得太窩囊了!」

轟隆!

說話時,他一步跨出,周身祖神氣息轟震,宛如一尊大魔神復甦,氣勢驚擾八方,可怖之極。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峭弧度,夷然不懼。

眼見就要有一場大戰一觸即發,忽然一道清冽悅耳的聲音響起——「胡鬧!」

寥寥兩個字,卻宛如一道颶風,橫掃大殿,令得所有人都心中一顫,感受到一股窒息般的壓抑。

而原本對峙的陳汐和羿聞也是呼吸一窒,周身氣機受到一股絕對壓制,令得他們甚至寸步難行!

然後,在一眾震驚目光的注視下,羽澈女帝雙手負背,踱步走至陳汐和羿聞之前,清眸如電,蒸騰青色神輝。

她一襲火紅鳳袍飄曳,修長綽約的身影愈發出塵,宛如一尊真真正正的女帝君般,有一種迫人的睥睨之威。

「此事,休要再提。」

她目光一掃陳汐,便落在了羿聞身上,顯然,是在警告對方莫要再過火。

「都散了,此次宴會進行至今,也該結束了,陳尋和鐵韻娉,你們隨我一起來。」


清冷低沉的聲音中,羽澈女帝轉身返回。

陳汐眼眸眯了眯,最終還是應承下來。

眼見陳汐就要和羽澈女帝一起消失在大殿,那羿聞臉色一陣掙扎,忽然道:「女帝大人,可是……」

羽澈女帝驀地佇足,頭也不回,僅僅袖袍一揮,輕描淡寫。

轟!

一股無形力量倏然擴散,竟在一剎那間,將羿聞這尊洞宇祖神嘭的一聲震飛出去,慘叫倒地,渾身一陣抽搐,竟是再無法站起!

眾人震駭,皆都倒吸涼氣,這也太可怖,一尊祖神竟在一剎那間被鎮壓。

陳汐心中也是狠狠一震,羽澈女帝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匪夷所思的高度?

「我說了,此事休要再提,你卻不聽,既然如此,你便留下,什麼時候大羿氏之主前來主動道歉,我或許考慮會放你離開,若是等我親自找上大羿氏……後果可不會如此簡單了。」

羽澈女帝清冽低沉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宛如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可看著那地上兀自掙扎慘叫的羿聞,再聽著這種警告,眾人心中皆都發寒,毛骨悚然。 沒有可以逃離的地方,有沒任何提示的機會,似乎忘記了自己是否還在呼吸。掙扎過後,千雪靜靜躺在深藍色的海洋中—-這一切似乎塵埃落定了,還以爲自己一定會贏,還傻傻的讓茉雪離去,還認真的讓他現實一點。原來最傻的,竟是自己!一夜之後,夜市裏啤酒的泡沫永遠消失,近在咫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現在散落在世界各處。原來,一切都回不去了,聖夜也是,這裏也是。迷茫的她不禁問自己“爲什麼,自己越想要抓住的東西,卻離自己越遠?”

冰冷的海水無情的衝擊着千雪的心。那顆原本還溫熱的心,一下涼了一半。

“千雪?”

沒有回答……

“……千雪……”那聲音柔和起來。

疲憊的睜開眼睛,突然讓她的眼睛雪亮“爲什麼,你會在這裏?”

“我怎麼不會在這裏呢”帥氣的男孩對她笑着,冰冷的海水變成了溫暖的春風。自己正站在草地中。花朵競相開放。

“千雪”他拉起她的手,靜靜向前走。

“……”千雪看着逍遙,有些疑惑,也有些安心。

“如果你高興,可以永遠留在這裏。”他微笑。

“啊?”千雪擡頭,詫異。

逍遙沒有說話,只是笑着將她抱起,而千雪也沒有反抗。

花叢裏,千雪能感覺到那跳躍的生命,正在抱着她飛躍一般前行。“如果我喜歡,可以留在這裏,什麼也不想……如果我喜歡,一切可以重來,就會沒有悲傷和痛苦,也就沒有仇恨……”千雪的內心一直有這樣的聲音問自己“沒有仇恨,沒有仇恨……沒有仇恨!?”

“你是誰?”突然,她開口問道。

“恩?”少年突然停了下來

“你,到底是誰?”她看着他的眼睛,感到自己的心跳沒有那樣厲害。

“我?”少年一如既往的笑着

“你不是他。”

“哦?是麼……”他還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給我力量,我到這裏是爲了力量”

“但是,你可以永遠留……”

“我要力量!”千雪不知哪裏的勇氣,提高了聲音,打斷他“我要的是力量,保護我想保護的人!”

那人將她放下,低聲“但是,你想得到的,越來越遠了吧?”

“……”千雪看了看眼前熟悉的面孔,忽然上前一步,輕輕握住他的手,向他微笑“不會……我相信不會。他說過,他會等我,一直等我。我的朋友說過,無論在哪裏,他們與我同在。我想要的,已經在我身邊,我要做的,只是用我的方式努力保護它。”千雪感到他握緊了自己的手,於是繼續道“它從未離我遠去,它一直在我身邊。我會努力,學會駕馭這樣的力量,冰與火,黑與白。既有海洋般的冰冷絕望,也有太陽一般的溫暖美麗……”

“是啊……真是個好主人呢”千雪緊緊抓住的手,消失了。眼前的一切,原來都是幻影,化成了一縷煙,飄向遠方。

“啊……”眼前的一切,彷彿都模糊了“胚胎……”

“姐姐,姐姐?”遠方,隱隱飄來了急切的呼喚“醒醒啊,快醒醒啊!”

“啊?……”冰冷的雨點打在千雪臉上,好像被搖醒了

“茉雪,你力氣好大啊”千雪笑着問“看到,胚胎了麼?”

“咔~”突然地,守護蛋裂開了,在一瞬間閃現出千萬光影,照亮了整個黑暗的琉璃祭。

“好漂亮啊”藍雪向天空看去

“千雪,恭喜”冰雨似乎也很高興“表現優秀”

“快看!”大家隨着雨緔指去的方向看,一個散發着若有若無的光芒的守護甜心出現了“你好,我叫夜蝶,請多多指教”

眼前的一切,如此美麗。千雪終於靠自己,擁有了那樣強大的力量! 直至這一刻,陳汐才徹底體會到,神威雪墨域三千宙宇的主宰,羽澈女帝的威勢有何等之可怕。↖,

像這羿聞,也算是頂尖大勢力大羿氏中的一位長老,權柄滔天,可僅僅因為一句話,就被羽澈女帝抬手鎮壓,更說出要求大羿氏之主主動上門道歉的話,有此便可見,羽澈女帝的威嚴何等之崇高。

不止是陳汐,就連其他大人物和子弟們皆都受到震撼,再不敢開口,生恐觸犯了羽澈女帝的尊威。

就這樣,陳汐和鐵韻娉跟隨在羽澈女帝身後,在一眾複雜目光的注視下,離開了大殿。

「羿聞長老!」

直至此時,那些大羿氏族人才敢上前,欲要將癱坐在地上的羿聞扶起來。

可還不到他們靠近,就被一人阻攔。


「從此刻開始,若大羿氏之主不前來向女帝大人道歉,那這位道友就只能留在此地了。」

阻攔之人是雲擎,他蒼老的容顏上毫無表情,淡漠撂下一句話,就袖袍一揮,將那羿聞給帶走,自始至終,竟是無人敢阻攔。

一眾大羿氏子弟神色難看,陰晴不定。

而羿天更是呆住,欲哭無淚,完全無法想象,事情怎會發展到這般地步。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明明揭穿了那傢伙的身份,但卻沒有收到任何效果,反而令羿聞長老被擒下?

甚至,還因此而得罪了羽澈女帝,令得族長也受到牽累?

這究竟是為什麼?

羿天想不通,惘然而無助。

大殿眾人見此,皆都禁不住有些心有戚戚然,他們已是看出,羽澈女帝明顯是在偏幫那個陳尋!

而不惜得罪大羿氏也要這麼做,羽澈女帝她究竟是為了什麼?那陳尋又究竟是誰,憑什麼值得羽澈女帝如此做?

眾人也想不通。

但不管如何,對於陳汐的來歷,他們愈發感到神秘了,誰也說不清楚,他究竟是否來自下界,又究竟是否擁有落寶銅錢和大羅天網。

但他們卻已確定,陳汐的來歷非同尋常,他不止擁有神靈至尊的潛質,更憑藉一人之力幫鐵韻娉取得星狩大會第一名,並一舉擊敗勾陳帝君之子荀陽平。

這般人物,本就不簡單了。

……

波光瀲灧,湖水澄碧,曠遠縹緲的蒼穹上,神禽翩躚,灑下一串清亮的啼鳴,宛如天籟。

湖水中央,有一方平台,其上神霧氤氳,附近栽種著一株株金燦燦的神蓮,在風中搖曳,瀰漫出一縷縷沁人心脾的幽冷香氣。

這是一處秘境,乃是羽澈女帝靜修之地。

此刻,陳汐盤膝坐在案牘前,案牘上盛放著一杯熱氣裊裊的神茶,芬香撲鼻。

這茶水明顯也是一種罕見神珍,僅僅嗅上一口,就令陳汐神魂一陣舒適,渾身每一寸毛孔開張,氣機活潑運轉,奇妙之極。

羽澈女帝盤膝坐在另一處案牘前,她此刻已摘掉頭頂鳳冠,一頭濃密如瀑的情絲披散而下,映襯得她氣質中平添一份婉約淑靜,少了一份孤傲冷清。

唯獨那一張紅紗依舊遮掩其面容,令人難窺其真容,唯獨留下一對似湖水般明凈幽邃的清眸。

不過即便如此,她整個人依舊有一種獨特而神秘的美感,驚心動魄,宛如從畫中走出,不似世間能擁有。

陳汐有時就好奇,若自己施展「神諦之眼」究竟能否看見其真容了,這個想法令他怦然心動,可卻沒膽這麼做了,否則萬一被察覺,那絕對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這上古神域中,精通符道的不乏其數,可能夠在符道上達到一定造詣的,卻寥寥無幾。」

忽然,羽澈女帝抬起清眸,靜靜看向陳汐,「而能夠將符道御用於戰鬥中,在同一境界中爆發出像你這般威能的,更是屈指可數。」

陳汐怔了怔,端起案牘上的茶水抿了一口,並未多言。

「再加上大羿氏那小傢伙說出的一番話,你的來歷我已大致猜出。」

羽澈女帝清眸中忽然泛起一抹虛幻似的奇異光澤,「小傢伙,你承認么?」

陳汐放下茶杯,道:「女帝大人慧眼如炬,晚輩的確來自神衍山,之前隱瞞,也是不願多生事端,還望女帝大人海涵。」

回答的毫不猶豫,坦坦蕩蕩,倒是令羽澈女帝一怔,不禁啞然道:「我原以為你會像剛才在水雲宮那樣死不認賬呢。」


陳汐聳肩苦笑道:「我若這樣做, 仙狐之戀 ?」

羽澈女帝點頭:「不錯,你若敢這樣做,我就敢現在把你交給大羿氏處置。」

陳汐神色一滯。

羽澈女帝清眸中泛起一絲罕見的笑意,一閃即逝,道:「其實早在星狩大會進行時,我便大致猜出了你來歷,甚至當時,太上教一些門徒找到我,欲要借我之手去抓捕一個人。」

陳汐心中一震,眼眸驟然眯起,這太上教還真是無孔不入,陰魂不散啊!

「不過,我並未答應。」羽澈女帝淡然道,「不止是為了你,也為了維繫星狩大會的秩序,無論是誰要破壞我的規矩,都得掂量掂量觸怒我的後果。」

陳汐不僅訝然望了羽澈女帝一眼,心中清楚,無形之中,對方已幫自己化解了一場來自太上教的危難。

其實陳汐很早就清楚,當太上教葉琰逃遁走的那一刻,就註定自己遲早還會面臨來自太上教的威脅。

所以他根本不會懷疑羽澈女帝的話了,以對方的身份,也根本不必那此來矇騙自己。

「不管如何,這次還要多謝女帝大人維護之恩。」陳汐拱手,認真道。

羽澈女帝擺了擺手,話鋒一轉,道:「這次既然你幫那小丫頭獲得了星狩大會第一的名次,必然要對你進行獎勵,說,你在修行方面有什麼疑惑,皆可以提出來,若是我能夠回答的,必不會令你失望了。」

陳汐略一思索,道:「晚輩在修行方面暫時並未遇到滯澀,倒是有一事一直困惑於心,想要藉此機會從女帝大人您那裡得到答案。」

「說。」羽澈女帝道。

「晚輩想知道,神衍山和女媧道宮在上古神域的山門,究竟在哪裡。」陳汐深吸一口氣,緩緩問道,目光中已是帶上一抹期待。

羽澈女帝聞言,怔了怔,便陷入沉默。

許久之後,她似有些啼笑皆非,打趣道:「你來自神衍山,卻不知山門在何方,若非我已確定你的身份,都懷疑你是不是真正的神衍山傳人。」

陳汐頓時有些尷尬,道:「當初師兄師姐他們離開三界時太過匆忙,並未告之我一切。」

羽澈女帝點頭,表示瞭然,旋即便忽然道:「我知道答案,不過想要讓我告訴你也很簡單,你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陳汐頓時怔住,還要答應一個條件?

「畢竟,我只答應指點你修行上的迷津,可從未答應過要回答其他問題。」

羽澈女帝聲音中帶上一絲笑意,似很樂意看見陳汐吃癟,她感覺這小傢伙太沉靜了,處世不驚,仿似天塌了都無法動搖其心魄一般,這份定力讓她也不禁驚訝不已。

「敢問女帝大人,能否先把條件說出來,容我思量思量?」陳汐凝眉開口。

「當然可以,其實你即便不答應,我也會告訴你這個條件是什麼。」羽澈女帝答應的很爽快。

她抬起清眸,遙遙望著遠處,也不知想起什麼往事,目光中沒來由地多出了一絲冷冽,旋即便消失無蹤,重新恢復波瀾不驚。

與此同時,她那清悅低沉的聲音裊裊響起在這一方平台上,「就在前不久,在中央帝域中傳出一個驚人消息,在那【莽古荒墟】中誕生出了新的祖源道根,品相達到了曠世罕見的九品帝級,引起了一眾大勢力的轟動。」

「據我所知,不少帝域大勢力所培養的神靈至尊強者,都已出發,前往【莽古荒墟】中行去,欲要奪得這一株九品帝級道源祖根,據說,排名在封神榜靈神境前十之列的幾個蓋世人物,都已參與其中。」

「而我要你答應的條件其實很簡單,便是參與到這一次行動中,是否能夠奪得這一株祖源道根不要緊,重要的是,絕對不能讓那個來自公冶氏的小傢伙得到了。」


一畝地約莫需要80-90斤化肥,鄭硯買了10000斤的肥料和1000卷的地膜。

Previous article

「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