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黑沙堡中,那名眾星捧月的年輕施法者,周圍一些認識的法師,已經如數家珍般,說出了巴拉圖的一些事迹。

「巴拉圖法師這次一定能夠成功的挑戰奇迹之子,我黑沙堡才是南方施法者第一大施法者組織,哼,這個暗靈域的施法者,尤其是那什麼梅林,也就是沒有見識的鄉巴佬罷了,這次參加交流大會,也讓他開開眼界,他那點實力根本就不算什麼。若是能在交流會上碰到我黑沙堡的施法者,一定讓他慘敗而歸!」

剛才吃了梅林以及里奧法師一些暗虧的黑沙堡兩名施法者,眼神狠狠的盯著暗靈域的眾人,似乎看到巴拉圖后,他們身為黑沙堡的正式成員,也感到很自豪,似乎除了陰影之刺、奇迹之城等大型施法者組織而外,其他任何施法者組織,都不放在他們眼中。

梅林微微皺了皺眉頭,他自然能夠感受到那兩人的目光,對於這類人,梅林向來是不予理會,就算黑沙堡再強,那也不是他們區區兩名四級施法者自傲的資本。

「巴拉圖、貝拉赫,這些便是施法者世界中,最為頂尖的天才?」


梅林低聲喃喃著,他一直都在暗靈域,就算離開暗靈域,也沒機會接觸一些大型施法者組織。

最多也就接觸過奧斯姆中的一些施法者,但無論是藍雀還是維斯,他們都遠遠稱不上頂級天才。

而現在的巴拉圖和貝拉赫,卻都是大型施法者中的頂級天才,一旦成為四級施法者,都能夠抗衡甚至滅殺七級施法者,對比起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代中的那些頂級天才,也沒有遜色多少。

甚至於還有奇迹之城的奇迹之子,更是在**施法者時,就已經能夠滅殺七級施法者了,儘管只是最普通的七級施法者,但那也是非常恐怖了。

至少以現在梅林的實力,遇上七級施法者也只能施展瞬息之風逃之夭夭。

這些施法者世界中最頂級的天才,如今都一一的出現了,梅林也將有機會和這些天才施法者爭鋒,哪怕梅林十分鎮定,此時的心緒也忍不住微微的波動了起來。

「嘩啦」。

忽然,人群又搔動了起來,從大廳外,又進來了一群身穿白色法師長袍,前胸上印著一團漂浮的雲彩標誌,這是奇迹之城的施法者!

奇迹之城的施法者,也是由一些九級施法者帶領著,不過周圍的施法者卻都沒有將目光放在那些九級施法者身上,反而是一名相貌普通,褐色短髮,嘴角間一直掛著一絲笑容的年輕施法者。

「是奇迹之子!」

「奇迹之子果然來了,他沒有投靠奧斯姆,這次來到黑沙堡參加交流大會,嘖嘖,恐怕又有精彩的戰鬥了。」

「不錯,無論是巴拉圖還是貝拉赫,目標都是超過奇迹之子,成為南方施法者世界,年輕一輩施法者中的第一天才!」

那名看起來十分普通的年輕施法者,便是奇迹之城最為出色的天才,奇迹之子!

凡是能夠獲得奇迹之子稱號的施法者,無不是奇迹之城最為天才的施法者,在奇迹之城內,自然有著一個獨特的判定標準,在奇迹之城漫長的歷史中,加上現在的奇迹之子,也僅僅只出現過三名奇迹之子罷了。

奇迹之子目光看似平靜,不過當梅林接觸到奇迹之子的目光后,卻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

這種無形的壓力和威脅,梅林也僅僅只在里奧法師等一些十分強大的施法者身上感受過,哪怕是黑爾修斯這樣的七級施法者,梅林也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因此,梅林的神色也變的凝重了起來,表情肅穆。

「梅林,不用在意,他們都是施法者世界中,最為天才的施法者,如果他們能夠成長起來,是屬於一個時代的佼佼者!」

里奧法師也微微嘆息道,語氣中也露出了一絲羨慕之色,里奧法師擁有著黑暗之眼,如果沒有缺陷的話,也是屬於一個時代的佼佼者。

但,黑暗之眼卻是受到詛咒的力量,里奧法師永遠也無法成為七級施法者,潛力已經沒有多少了,就算黑暗之眼再強,也無法使里奧法師成為一個時代的傳說。

梅林也暗暗點了點頭,奇迹之子這樣的天才,現在的表現甚至比當初的尼古拉傳奇還要出色,即便在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代,也是佼佼者,屬於最巔峰的天才。

梅林雖然強,但與這樣的巔峰天才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特別是奇迹之子已經滅殺過七級施法者了。

七級施法者中也是有強有弱,像黑爾修斯這樣的三系、四系施法者,沒有魔能,是屬於最為普通、最弱小的施法者,奇迹之子斬殺的也就是這樣的施法者。

而一旦**了魔能,哪怕是一般的魔能,這樣的七級施法者也相當的可怕,遠比普通的七級施法者強大得多。

若是那些**了能夠融入到法術當中的魔能,而且還有多個融入法術的魔能,基本上都能**到最強的第三階段,這樣的七級施法者,算得上是最為頂尖的七級法術了,他們才是一些大型施法者組織中的中堅力量,是最有潛力的施法者。像這樣的施法者,基本上很難被斬殺,即便奇迹之子成為了四級施法者,也很難斬殺這樣的頂尖七級法師。

當然,還有一些最為強大的巔峰七級法師,他們都擁有著一些特殊魔能,像黑暗之眼這樣的特殊魔能,若是里奧法師能夠成為七級施法者,立刻就能成為巔峰七級法師,這樣的施法者太過強悍,已經超越了等級,一般的九級施法者也不是對手。

不過這樣的巔峰七級法師太過稀少,即便是在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代,能擁有特殊魔能的七級法師,也是少之又少,當初的尼古拉傳奇在成為七級施法者時,也僅僅只是頂尖的七級施法者,而無法成為巔峰七級施法者。

梅林現在所知道的特殊魔能,便只有里奧法師的黑暗之眼,不過黑暗之眼卻是受到過詛咒的力量,即便是特殊魔能,若要**,也要冒著很大的風險。

雖然奇迹之子與里奧法師都斬殺過七級施法者,但意義卻大不一樣,並不是說奇迹之子就能媲美里奧法師了。


或許一些小型勢力都不清楚,里奧法師僅僅只付出了一隻手臂的代價,便斬殺了奧斯姆中的七級施法者奧休斯。

看似好像里奧法師贏的很艱難,一個六級施法者斬殺七級施法者,在大型施法者組織看來,似乎根本就不算什麼,但唯獨對於里奧法師,這些大型施法者組織卻一點都不過小看。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奧修斯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七級施法者,而是**了能夠融入到法術中的魔能,屬於頂尖的七級施法者。

但即便是這樣頂尖的七級施法者,卻都被裡奧法師以付出一隻手臂的代價而斬殺,足見里奧法師有多麼的強大,或者說,是里奧法師的特殊魔能,黑暗之眼的強大!

梅林也是才知道里奧法師斬殺奧修斯的內幕,對於黑暗之眼也更感興趣了,不過若是里奧法師現在不肯傳授黑暗之眼,梅林也無可奈何,只能靜靜的等待著,等到他成為了四級施法者,里奧法師才會考慮傳授梅林黑暗之眼的**之法。


「梅林,呆會交流大會就要開始了,我會到裡面不開放的內堂中參加交流大會!這次交流大會的獎勵可是很豐厚的,能爭則爭,我相信,雖然奇迹之子,或許太過強大,但你也絕對可以稱得上,這次交流大會最為耀眼的施法者之一,絕不遜色於那些大型施法者組織的天才!」

里奧法師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他的意思很明白,這次交流大會,梅林要全力以赴!

梅林深吸了口氣,看了一眼陰影之刺的貝拉赫、黑沙堡的巴拉圖,以及一臉平靜的奇迹之子,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道:「里奧導師放心,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也想看看,如今我的實力與那些頂級天才之間,到底還有多少差距?」

只有與真正的天才交鋒,梅林才會知道自己的不足,這次的交流大會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梅林自然不會輕易放棄。

里奧法師點了點頭,隨後便和另外幾名七級施法者,進入了黑沙堡的內堂,在外面的大廳里,只留下梅林帶著恩威亞法師等人,靜靜的等待著交流大會的開始。

【很不爽,被人爆了又爆,求月票!】(未完待續。)實在很不爽,雙倍剛開始,就被一爆再爆,這是雙倍月票,刺刀見紅,大家把票都投出來啊,老月不相信,咱們法師才這點力量?當初沒有雙倍,一天都能有兩百張月票!!!

老月現在還在機場等待登機,在這段時間裡,都能碼出一章,夠努力了吧,大家有目共睹,在機場碼字為的是什麼?當然是月票,雙倍月票落後一點,那就是很大的差距!

大家再檢查檢查賬號里,還有沒有月票,現在是雙倍期間,都投出來,助法師爆菊上去!老月拜謝!晚上回家后,老月看看,能否再碼出第三章,要是月票給力,老月的激情就夠多,即便疲倦了,也會立馬激情萬丈,碼出一章來。

求大家給力!(未完待續。) 昏黃的天空,偶爾閃過一絲電光,看樣子會下起傾盆大雨。

「轟隆隆」。

沒過一會兒,天空中開始電閃雷鳴,雨水直接傾泄而下,果然下起了傾盆大雨,茂密的山林中,都漸漸的升騰起了一絲雨霧,朦朦朧朧的,看起來充滿了神秘感。

在朦朧的雨霧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座座低矮、奢華的建築,在密林中居然有著這麼隱蔽的建築,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在一處四方院落內,一頭粟色長發,腰間還配著一柄精美的銀質短劍的瘦長男子,靜靜的站在院內的走廊內。

這個奇怪的男子,一身鎧甲,一副元素劍士的打扮,但身上卻隱隱閃爍著一些元素的波動,展現出了其施法者的身份。

「滴答滴答」。

屋檐下,滴落的雨點,掉落在地上,發出一聲聲「滴答」的聲音,不過瘦長男子卻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猛的轉過身來,目光向著院子外望去。

從院子外,漸漸又走來了一個身材矮小,身上套著黑袍,鼻子上戴著兩枚黑色鼻環,年輕蒼老的施法者,其身上有一層薄薄的藍色光幕,雨點落到上面,居然會激蕩出一絲漣漪,隨後雨點便融入到了光幕中,似乎又增強了光幕的威力。

這是一種十分高明的法術,而且控制法術的手法,也非常的嫻熟,這是一名非常強大的施法者!

黑袍矮小的施法者,抬頭看了一眼瘦長男子,隨後來到了走廊上,將頭上的帽兜揭開。

「想不到,堂堂的銀劍華萊爾,居然會為別人守門了。」

矮小法師的聲音有些沙啞,聽起來非常刺耳。

瘦長男子便是銀劍華萊爾,聽到矮小法師略帶諷刺的話,也沒有生氣,反倒是微眯著眼睛,有些忌憚的盯著眼前的矮小法師道:「多安法師,克萊斯還在修鍊魔能,而且正處在緊要關頭,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和我說!」

「你?」

多安法師冷笑了一聲,隨後繼續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了銀劍華萊爾的面前,冷冷說道:「華萊爾,我是來通知克萊斯的,最近奧斯姆有大動作,儘管讓他醒來,可能這個地方都要拋棄了。」

「嗯?你說什麼?奧斯姆要拋棄這個地方?這怎麼可能,奧斯姆在這裡經營了數百年,怎麼可能拋棄這裡?」

銀劍華萊爾臉色微微一變,他們這些背叛了施法者組織的法師,根本就無法想像,強大的奧斯姆,會拋棄經營了幾百年的地方,這裡也算得上是奧斯姆的根基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奧斯姆中也出了叛徒,這裡已經被黑沙堡發現了,最近他們還搞了個什麼交流大會,實際上就是聯合在一起,準備對我奧斯姆進行攻擊了。嘖嘖,不得不說,黑沙堡還真有些手段,派出的人居然能騙過奧斯姆,從而暴露了這裡。」

「嘿嘿,不過要想毀掉奧斯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高層已經決定,就在黑沙堡他們的交流會上,先下手為強,給他們一個最深刻的教訓!」

多安法師輕輕撫摸著手指上碩大的紅色寶石戒指,臉上露出了一絲陰森森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銀劍華萊爾對多安法師也非常忌憚,作為奧斯姆中的六級施法者,多安曾經周旋於幾名七級施法者中間,甚至還重傷了一名七級施法者,非常強大。

而且,那還僅僅是多安法師加入到奧斯姆之前,現在的多安法師,實力究竟有多麼恐怖,誰也不知道,甚至這麼多年來,多安法師從來沒有外面活動過。

不過,奧斯姆的人卻深深的知道多安法師的強大,儘管銀劍華萊爾在奧斯姆中,也是天才,但面對多安法師,還是差了很多。

多安法師深深的看了一眼華萊爾身後的屋子,隨後似笑非笑的轉身,準備離開。

「吱呀」。

就在這時,房間大門從裡面被推開,平靜的聲音響了起來:「多安法師,高層的大動作,我也很有興趣,不過還有一件事,需要想多安法師請教。」

「克萊斯,你成功了?」

銀劍華萊爾看到從屋子裡漸漸走出來的人,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眼前的人,赫然便是克萊斯!

「唰」。

多安法師猛的轉過身來,眼睛微微一眯,目光盯著克萊斯,上下的打量著。

「克萊斯,聽說你是奧斯姆中,唯一一個構建了空間法術的施法者,這次更是在修鍊特殊魔能,空間之刃!多麼罕見的法術啊,多麼強大的魔能啊,奧斯姆中天才很多,但能構建空間法術的,只有你一個!」

多安法師的目光漸漸凝重了起來。

克萊斯輕輕抬起了手,向著院落內輕輕一指。

「嘩」。

原本淅淅瀝瀝的大雨,瞬間好似被一股神秘力量給震動了一般,雨點瞬間成了水霧,凝結成了一片水幕,看起來十分神奇。

一生錯愛 ,良久后,才緩緩開口道:「問吧,克萊斯,你想問什麼?」

「暗靈域的梅林,去參加黑沙堡的交流會沒有?」

克萊斯的語氣十分平靜。

「梅林?就是暗靈域中的六系施法者?黑沙堡的交流大會是南方施法者的盛會,暗靈域雖然只是小型施法者組織,但也被邀請前去了,其中就有梅林以及修鍊了特殊魔能黑暗之眼的里奧法師。怎麼,你想為藍雀報仇?」

多安法師倒是知道一些關於克萊斯的事。

「藍雀畢竟因我而死!華萊爾,走吧!」

克萊斯的語氣沒有一絲波動,很平靜,不過就是這麼平靜的語氣,卻讓多安法師心中都感到一些心悸。

克萊斯很快便離開了院落,多安法師隨後便輕輕的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一幾根柱子前,他用手輕輕撫摸著,目光仔細的查看起了柱子。

最後,多安法師終於看到,這些柱子上,有一道細小如髮絲的切口,從柱子中間攔腰切斷,若不仔細看,根本就不會發現,而且這些切口,印記都很新,就是剛剛克萊斯那輕輕一指所留下的。

「嘶」。

看到這裡,多安法師也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心中更是顯得無比的駭然。

「空間之刃,這是特殊魔能空間之刃啊!克萊斯……難怪奧斯姆願意拿出空間之刃了,特殊魔能,即便是奧斯姆也是非常珍貴!克萊斯,隱藏的可真深啊,在暗靈域呆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暴露出他真正的身份,克萊斯是真正的六系施法者啊,而且還是傳說中,最難構建的空間系法師!」

多安法師的聲音,飄蕩在空蕩蕩的院落內……

*****

黑沙堡的大廳內,交流大會已經正式開始了,許多施法者已經在開始準備,躍躍欲試了。

交流大會,就是為了看看整個南方施法者世界中,到底又出現了哪些有潛力的施法者,因此,這樣一個表現的機會,年輕施法者基本都不會放過。

現在還沒有輪到梅林,因此,他依舊靜靜的坐在位置上。

「第一輪,暗靈域恩威亞法師和灰暗之城莫林法師!」

隨著主持法師的話音落下,眾人的目光立刻就落到了一座空曠的七號擂台上。

在大廳里,一共有十座擂台,都在不斷的進行著戰鬥,都快一個小時了,都還在進行第一輪的篩選,這也足以說明這次來到黑沙堡參加交流大會的施法者組織或者施法者家族,數量有多麼恐怖了。

恩威亞法師立刻就站了起來,對梅林輕聲說道:「梅林法師,我先上去了。」

梅林也點了點頭道:「小心!」

里奧法師等人都去內堂了,因此,梅林就得負責帶著恩威亞法師等人,不讓他們出什麼事。

「嗖」。

恩威亞法師立刻就跳上了擂台,目光望向了他的對手,灰暗之城的莫林法師。

灰暗之林也是一個小型施法者組織,與暗靈域相隔很遠,相互之間也都不是很熟悉,不過恩威亞法師的對手,莫林法師也是三級施法者。

能夠來參加交流大會的施法者組織或者施法者家族,都是做了一定的準備,因此參加交流會的施法者,個個都算得上是各自施法者組織或者施法者家族的佼佼者了。

就像恩威亞法師等人,也都是暗靈域中出類拔萃的施法者,精通著符文,他們算得上是暗靈域最為正統的天才法師了,畢竟暗靈域就是最擅長符文的。

只是,以前有克萊斯,現在有梅林,兩人的光芒都太過耀眼,掩蓋住了恩威亞法師等人的光芒,但實際上,他們的實力也很強,並不弱。

尤其是配合上符文,若是再加上符文法盤,恩威亞法師的實力也是相當強大。

擂台上,恩威亞法師率先出手,一出手便是兇猛的三級法術,而且伴隨著三級法術的釋放,還有著一個個的神秘符文也被其刻了出來,融進了法術當中,使法術的威力大增。

那熊熊的火焰,瞬間化為了一片火海,將莫林法師包圍在了裡面。

莫林法師臉色一變,他所釋放的法術,根本就無法抵擋住恩威亞法師的符文,於是立刻機警的認輸了,神色顯得十分狼狽。

「暗靈域的符文,果然厲害,我認輸!」

莫林法師的實力並不算強,因此認輸也很乾脆,恩威亞法師也沒費什麼力,順利的進入到了第二輪。

等到恩威亞法師回來后,梅林也笑著說道:「不錯,恩威亞法師,你的符文法盤還沒動用,若是結合符文法盤,你能在這次交流大會上走的更遠!」

恩威亞法師也很高興,為了這次交流大會,他也準備了很久,也自然希望能夠在交流大會上,出一些成績。


「真的?我要進去檢查一下。」

Previous article

一畝地約莫需要80-90斤化肥,鄭硯買了10000斤的肥料和1000卷的地膜。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