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真的?我要進去檢查一下。」

「這可不行。」林天依舊擋在門口,說道:「本少爺的房間,是你能夠隨隨便便進入的嘛?」

鄭婉如伸出雙手,猛地向林天的胸膛推去,林天沒有被推倒,她倒是被反彈了回去,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喲,我的屁股。」鄭婉如吃痛的大喊一聲。

林天苦笑,還是走過去扶起了鄭婉如,關心的問道:「你屁股沒事吧?」

「怎麼會沒事?」鄭婉如揉著自己的屁股,氣呼呼的說道:「真是個小氣鬼,讓我去你房間看一下都不行。」

越是不讓她進去,就說明林天心裡有鬼,或許,那個女殺手已經被林天給扒光了,或許早就被叉叉哦哦了也說不定……(未完待續)

… 林天知道這是鄭婉如的激將法,但他還是一臉的無所謂,笑道:「不管你怎麼說,我就是不讓你進入我的房間,再說,我的房間里有女人,和你有半毛錢關係嗎?」

「你……」鄭婉如氣的小臉漲紅,沒想到林天居然這樣的無恥,「我這是在關心你,擔心你被那個女殺手給暗害了……真是狗咬呂洞賓……」

林天笑道:「完全不需要你擔心,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別狗拿耗子了。」

「你敢罵我是狗?」鄭婉如沖著林天瞪著大眼睛。

「是你先罵我的,我只是以牙還牙罷了。」林天很平靜的說道。

鄭婉如無言以對,本來她覺得林天是個很不錯的男人,現在看來,真是一個無賴,真是搞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喜歡上這種男人?

可就是這種無賴的樣子,透著一種讓人又喜又氣的捉急感,喜歡和生氣並駕齊驅……這或許就是方玉瑤嘴中說的男女之間的打情罵俏吧。

天哪!

如果真的是打情罵俏,是不是意味著林天開始對她有意思了?

鄭婉如出身於古武世家,對都市男人之間的感情十分的缺乏理解,她也是來了都市之後,才明白,原來男女之間要先談戀愛才可以成親的。

難怪在無量山,她讓林天做她的老公,林天那麼的不情願,原來是少了談戀愛這個步驟。

可怎麼談戀愛,鄭婉如卻是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該如何開始,怎麼樣才算是談戀愛。

現在林天對她打情罵俏了,是不是意味著談戀愛開始了?

「你怎麼了?」看到鄭婉如愣神。林天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幾下,問道。

「啊……」鄭婉如這才回過神,笑道:「沒什麼,既然你不讓我進你的房間,我就不進去了。」

林天愕然,剛才還是態度決絕的樣子,怎麼現在就一下子變臉了?難道有詐?

「你找我有事嗎?」林天問道。

鄭婉如想了一下。突然啊了一聲,急忙說道:「我差點把正事給忘記了……我來燕京是為了查找我哥哥的下落的,你沒有有找到線索?」

林天的臉色突然一變。嘆了口氣,點頭說道:「線索還是有的。」

「真的嗎?」鄭婉如欣喜若狂,急忙拉住林天的手臂,激動的問道:「那我哥哥現在在哪?他過得好不好?有沒有給我找個大嫂……」

林天卻是一直的搖頭。最後又是嘆了口氣。說道:「我的確找到了你哥哥的下落,只可惜,他已經不再這個世上了。」

鄭婉如臉上的笑容僵硬下來,淚水瞬間從眼眶滾落而下,沾濕了她白皙的臉頰,最後在尖尖的下巴匯合,滴落在地上。

「怎麼會這樣?」鄭婉如捂著自己的嘴巴,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她朝思暮想的大哥,怎麼會死掉?

林天將鄭婉如給扶起來。將她擁入自己的懷裡,這個時候,她需要一個堅實的懷抱,讓她痛哭一場。

鄭婉如依偎在林天的懷中,放肆的大哭起來,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小時候哥哥和她一起玩耍的情形,每次她被人欺負了,哥哥都擋在她的面前保護她……

可這一次,大哥鄭修遠卻永遠的離開了她。

……

漸漸地,鄭婉如停止了哭泣,似乎是苦累了,最後竟然在林天的懷裡睡著了。

林天輕輕的嘆息一聲,將鄭婉如給抱起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將鄭婉如放在床上,又給她蓋上被子,林天這才鬆了口氣。

艾薇兒好奇的看著床上躺著的女孩兒,問道:「她為什麼要哭?」

「她的哥哥死了。」林天淡淡的說道,「失去親人的滋味,可不是很好受的。」

「是嗎?」艾薇兒歪了歪嘴,說道:「我從小就沒有親人,真的無法理解她的這種感受。」

她是一個殺手,從五歲開始,她就被灌輸了這樣一種思想,這個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你的敵人,你不可以相信他們,如果有必要,你還必須殺了他們,不然你自己就會死。

所以,艾薇兒完全無法理解什麼是親情。

林天白了艾薇兒一眼,說道:「別拿你那種冷酷無情的思想,用在正常人的身上。」

「是,老闆。」艾薇兒見林天生氣,便不再多言,而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好了,早點休息吧。」林天淡淡的說道。

「怎麼休息?」艾薇兒看著床上的鄭婉如,無奈的說道:「只有一張床,難道要我們三個人睡在一起?」

林天笑道:「怎麼可能一起睡?我可不會讓你占我的便宜的,你和她睡一張床,我就睡地上。」

女殺手雖然是女人,但卻是一種十分危險的女人,林天現在還不知道艾薇兒是否真的歸順了他,還是要保持距離的,免得一時大意被反殺了。

艾薇兒愕然,不過她倒是對林天睡地上沒有過多的意見,隨即直接脫光了身上全部的衣服,鑽入了被窩裡。

看到一絲不掛的艾薇兒,林天笑道:「沒想到你還有.裸.睡的習慣。」

「這是種健康的睡覺方式,我自然很喜歡。」艾薇兒說道。

林天笑笑,其實他也有.裸.睡的習慣,只不過今晚沒有脫光的機會了,蹲在地上盤腿打坐,林天便進入冥想狀態,這樣可以一邊修鍊一邊睡覺……


艾薇兒躺在床上一直看著坐在地上的林天,當她聽到林天均勻的呼吸聲時,十分的吃驚,沒想到這樣的狀態都可以睡著,真是強悍。

……

啊……

一聲尖叫將林天給吵醒,立即從地上站起身,扭頭便看到鄭婉如拉著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嘴巴張的比鴨蛋還大。

「別吵了,又沒有把你怎麼樣。」林天鬱悶的喊道,「耳朵都快被你震壞了。」


鄭婉如看到林天衣衫整齊的站在她的面前,瞬間就不喊了,揭開被子看了看,頓時鬆了口氣,原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也不少,可還是用手指著睡在她身邊的艾薇兒,問道:「她是誰?」

「她就是你昨晚看到的女殺手啊。」林天打著哈氣說道。(未完待續……)

… 「女殺手?」鄭婉如想了一下,終於響起了昨晚的事情,淚水再一次滑落而下,哭喊道:「哥哥,你怎麼死了…….以後沒有人疼我了……」

這一次,林天可沒有上去抱住鄭婉如,他是個很小氣的人,昨晚肩膀已經給鄭婉如免費用過一次了,若是她還要用,可就要收費了。

而且這一次鄭婉如的懷裡有被子,她完全可以抱著被子痛哭。

哭了一會兒后,鄭婉如的哭聲便小了起來,看著站在一旁什麼都不問的林天,問道:「你怎麼不過來安慰我一下?」

「這種事情,我不擅長。」林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說道:「人死不能敷,你就節哀順變吧。」

鄭婉如倒是微微的點點頭,又問道:「我哥哥是怎麼死的?」

林天說道:「事情倒不是很複雜,你哥哥本來打算在燕京開辦工廠的,可見建工廠的時候,遇到了一群小混混,他們非要向你哥哥收保護費,可你哥.哥是一個很正直的人,無論那群小混混如何的威嚇,他就是不給保護費……結果,那群小混混在一個雨夜,將你哥哥給綁架了,最後沉屍在燕京大學的大明.湖中……」

對於鄭修遠的遭遇,林天也是十分的同情的,可他就不明白了,鄭修遠怎麼是那麼死心眼的人?不就是幾個小混混要保護費嗎?你給了錢不就平安了嗎?

可惜,鄭修遠沒有那麼做。或許是身為古武世家的那種傲氣,害死了他吧。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鄭婉如聽完哥哥鄭修遠的不幸遭遇,問道。

「三個月前的事情了。」林天說道:「我還有另外一個事情要對你說……就是大世家齊家得知你哥哥被害之後。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你們鄭家,而是採取一切手段來隱瞞這件事,他們擔心你們鄭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會將怒火牽引到他們的頭上。」

鄭婉如冷冷一笑,說道:「這齊家還真是考慮周到,難道他們打算將這件事隱瞞一輩子嗎?」

「這我可不知道了。」林天搖頭說道。

鄭婉如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這或許就是我哥哥的命不好。本以為是個古武天才,能夠成為家族的一顆最閃耀的星星,可卻被未婚妻給拋棄了。之後又修鍊走火入魔,徹底變成了廢人……來燕京經商,卻遭到了不幸,這一切都是命啊……」

「死者已逝、生者如斯。」

鄭婉如點點頭。問道:「可以找到我哥哥的骨灰嗎?我想把他給帶回去。放在無量山的宗祠里。」

「你哥哥的善後是齊家處理的,要骨灰也只能問他們要了。」林天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去。」鄭婉如急忙從床上跳下來,拉著林天的手臂說道。

林天卻是一臉的愛莫能助,搖頭道:「現在可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恐怕不能陪你去齊家了。」

「什麼重要的事情?」鄭婉如問道。

「這是個秘密。」林天說完,用腳踢了踢床沿,沖著還在熟睡的艾薇兒喊道:「起床了。我們要出發了。」

「怎麼這麼早?」艾薇兒翻了一下身體,然後一大片白花花的雪肉暴露在空氣中。

鄭婉如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隨後驚詫無比的喊道:「這……她怎麼沒穿衣服?」

林天打趣的笑道:「睡覺嘛,當然要脫衣服咯。」

「可這也脫得太徹底了。」鄭婉如轉過身看著林天,問道:「你昨晚是不是和她那個什麼了?」

「哪個啊?」林天不明白的問道。

「就是哪個啊?」

「到底是哪個啊?」林天的嘴角劃出一絲苦笑,說道:「你是不是想說我和她行了周公之禮?」

恩,鄭婉如這才重重的點了點頭,她就是這個意思。

林天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笑道:「你想多了,我對她沒興趣,再說了,你比她漂亮多了,我都沒有動你一根手指頭,我為什麼要動她這個醜八怪?」

林天這樣說,鄭婉如倒是有些開心,但還是不放心的問道:「可她怎麼一絲不掛?」

「她喜歡不穿衣服睡覺。」林天說道。

「天啊,真是一個大變.態。」鄭婉如很嫌棄的看了艾薇兒一眼,現在的女人真是一點羞恥心都沒有,居然還有這種惡俗的嗜好,有傷風化啊。

林天從衣架上取下外套穿上,然後看著鄭婉如說道:「好了,我現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就待在我們林家,你哥哥的事情等我回來再處理。」

雖然很希望快點處理掉哥哥鄭修遠的事情,但沒有了林天,鄭婉如在這燕京市一個可以相信的人都沒有,只能將哥哥的事情往後拖一拖。


「好,我等你回來。」鄭婉如微微的點點頭。

林天似乎看出了鄭婉如的心思,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囑咐道:「記住,在我沒有回來之前,你千萬不要去見齊家的人,那樣可是很危險的……還有,這林家大院中,你唯一相信的人只有于思怡,其他的人都不可以相信。」

「這個我明白。」來到林家這幾天,鄭婉如也發現了,方玉瑤和唐悅對她充滿的敵意,三番五次的想暗算她,幸好有于思怡在,可以鎮住這兩個胡作非為的小妞,不然她可真的慘了。

隨後,林天向老爺子告別,又和于思怡她們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這才帶著艾薇兒離開了林家大院。

可他們剛出林家大門,便被人給盯上了。

一輛黑色的無牌轎車中,一個男子摸出了手機,撥打了老闆傑斯的電話。

「boss,我們看到林天和艾薇兒在一起,現在該怎麼辦?」男子問道。

「這個臭.婊.子,居然敢背叛組織?」傑斯冷冷的聲音在話筒中響起,「背叛組織有什麼下場,你們應該知道的,把她和林天給做了。」

「明白。」男子掛斷電話之後,便開車悄悄跟在了林天的車后。

「我們被人跟蹤了。」艾薇兒看到車後跟著一輛無牌的黑色轎車,驚訝的喊出聲。(未完待續……)

… 「冷靜,只是一個人而已,沒什麼可害怕的。」林天淡淡一笑,看著坐在一旁的艾薇兒,打趣的笑道:「你好歹也是個職業殺手,怎麼突然怕死了?」

艾薇兒臉色一變,她明白林天這是才嘲笑她,一個殺手怎麼可以怕死呢?對,她的確不怕死,可這一次的情況和以往不一樣。

這一次她面對的可是龐大的殺手組織,傑斯已經警告過她了,只要沒有幹掉林天,他就會派人殺了她,也就是說,無論她走到哪裡,都可能會有殺手來追殺她,而且是永遠這樣,她一輩子也無法得到片刻的喘息。

「我沒有害怕。」艾薇兒心虛的說道。

「沒有就好。」林天點點頭,腳下猛地一踩油門,車子飛快的在路上奔跑著。

跟蹤的殺手微微一怔,難道自己被他們給發現了?急忙也踩著油門追了上去,老闆傑斯已經下了抹殺令,今天必須幹掉林天和艾薇兒。

可他的車技比林天要遜色多—了,儘管在拚命的追趕,他還是追不上林天的車子,更別說找機會動手幹掉林天了。

殺手氣的鼻子都歪了,無奈之下,只要摸出手機撥打老闆傑斯的電話。

「boss,你讓我幹掉林天和艾薇兒,恐怕完不成了。」殺手鬱悶的說道。

「為什麼?難道他們長了翅膀飛了不成?」傑斯很生氣的說道:「你在我們組織里也算是排名前幾的殺手,實力可是十分的強悍。就算你不是林天的對手,也應該能夠幹掉艾薇兒這個賤人吧?」

殺手苦悶的乾笑一聲,說道:「他們並沒有長翅膀飛掉。但林天開車的速度太快,我追不上……」

從那種飄逸輕盈的駕車技術來看,林天絕對是個飆車黨,而且還是飆車黨中的王者。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傑斯才說道:「既然這樣,暫時取消計劃,讓他們多活兩天……但你悄悄的跟在後面。看看林天他們要去什麼地方。」

「是。」殺手掛斷電話之後,便繼續追趕林天的車子,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跟在林天的後面。

林天自然知道後面有車子跟蹤,但這是他故意做的。

剛才艾薇兒也說了,車子中是殺手組織的殺手,既然如此。只要他接下來有所行動。殺手組織的人一定會全部知道,而這正是林天所希望看到的。


神秘玉佩的療傷之效只對胡高自己有用,無法幫助胡彩飄,丹藥和空間戒指又被那朗爭毀了去,除了就地取材,胡高實在找不到第二個辦法了。

Previous article

看到黑沙堡中,那名眾星捧月的年輕施法者,周圍一些認識的法師,已經如數家珍般,說出了巴拉圖的一些事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