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錘一看是雷星峰,喜道:「好!」

小錘被揍得鼻青眼紫,好在雷星峰來的快,倒也沒有受到很重的創傷,他飛身而起,傻笑一聲道:「有點大意了,錘哥哥,我們跟著大人。」

錘依舊是一個字:「好!」

雷星峰扭頭問道:「師姐,辛師兄在哪裡?」

戚梅雲沉聲道:「我不知道,一開打,我們就被衝散了。」

雷星峰道:「注意找他!跟我沖!」他可不是向前沖,而是橫著沖,在雙方交戰的鋒線上沖。

「哎呀呀,你可真是粗魯……啊,沒打到啊……」

這聲音入耳,雷星峰就知道是誰了,白玉潤。

雷星峰扭頭看去,只見三個外族人圍著她狠殺,直殺得她嬌喘連連,嬌聲不斷,可惜對方是外族人,如果是修鍊者,還可能被她迷惑,可是外族人才不管這套,三個外族人圈住她,來回亂打。

白玉潤臉色蒼白,不停的驚叫一聲:「哇……你怎麼可以打人家這裡啊……哇,你,你太壞了……」

雷星峰忍不住要笑,這白玉潤也算是一個奇葩了,三個實力達到真君級的高手,竟然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她,這女人並不簡單。


轟!轟!


雷星峰兩巴掌出去,兩個外族人被抽飛,剩下一個外族人愣著了一下,就被白玉潤抓住了機會,她揚手一揮,一張銀色大網落下,直接罩住那個外族人,緊接著就白玉潤嬌聲道:「去死吧!粗魯的傢伙!」她手裡出現一根銀色的短矛,瞬間就刺入外族人的胸口,這短矛銀光閃閃,摧枯拉朽一般刺入,一點遲滯都沒有,一看就是件寶物。

一翻手,短矛消失,接著銀色的大網也消失不見,白玉潤向著雷星峰衝來,嘴裡還喊著:「哇,大人啦,你來救我了呀……」

雷星峰伸手抓住小錘的后脖領,抬手就扔了出去。

小錘莫名其妙被人扔了出去,瞬間就撞入白玉潤的懷裡,一股香氣撲鼻而來,小錘一把抱住,說道:「奇怪,好香。」


白玉潤掐住小錘的脖,一把就扔了出去,尖叫道:「什麼東西啊……啊……好可怕……」

可憐小錘被兩人扔來扔去,扔的是暈頭轉向,他走到錘面前,說道:「錘哥哥,他們欺負我。」

錘一挺胸,說道:「誰?哥哥幫你揍他!」

小錘看看雷星峰,又看看白玉潤,雷星峰是打不過,白玉潤是女的,不好意思打,期期艾艾了半天,他說道:「算了吧。」接著又道:「好香啊……」那神情非常的猥瑣。

白玉潤嬌聲道:「大人啦,他,他欺負我……」

雷星峰才不管這些,他喝道:「跟我來!」

一群人跟著他又沖向另外一群被圍著的人,一通狂打,衝散人群,也就是十來分鐘,雷星峰身後已經跟了三百多人,形成一股很大的勢力。

錘,小錘,白玉潤都跟著雷星峰去廝殺。

往往雷星峰將最強的牽制住,幾個真君就開始滅殺稍強的對手,其他人一涌而上,瞬息間,就可以湮滅剩下的外族人,而解救下來的真人也就越多,跟隨他的人也越多,彷彿滾雪球一般,身後的人越發龐大起來。

雙方死傷慘重,可修鍊者的數量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而且後續的人馬,源源不絕的趕來,生力軍不停的加入,就算外族人強悍也抵擋不住,終於,在重傷了兩個天君級高手之後,整個外族人的防線崩潰了。

外族人瘋狂逃竄,修鍊者在後面拚命狂追,一路殺戮過去,任何外族人落後,就意味著被數千修鍊者淹沒,根本就沒有活命的機會。

雷星峰帶著一大幫人跟著追殺,他身後足有上千的修鍊者,午陽和高野也在他身邊,然後十幾個真君,其他都是真人,以三人為箭頭,不時的從潰敗的外族人群,啃咬一塊下來,然後被身後的人集火攻擊,一路血淋淋的殺了過去。

酣暢淋漓的追殺,就連雷星峰也想不到對方竟然會崩潰,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這還是實力對比的問題,在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陰謀,沒有有效組織,那麼就只有絕對的實力對比,誰的人多,誰的拳頭大,誰就一定能贏,不可能出現意外。

然後,雷星峰就看到一道城牆,極其高大的城牆。

外族人猶如被驅趕的兔一樣,竄進城牆下的門洞,雷星峰他們也僅僅來得及將其尾巴部分的人截留下來。

…………………………………………

繼續求票。 城牆上布滿了外族人,然後,雷星峰就看到城牆後面的高塔,他急忙下令道:「我們退!」掉頭就跑,然後就看到高塔閃爍,一大團火焰落下,片刻,密集的火球呼嘯而來,不過,雷星峰他們已經退到遠處,看著城牆前燃起一片大火。

一股黑煙升騰而起,很快就有一股奇怪的肉香味飄了過來。

這是死在城牆前的外族人,還有沒有來得及撤退的真人,被活活燒死在那裡。

所有修鍊者都退到遠處,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城牆,也可以看到城牆前的大火,雷星峰知道這火應該不是普通的火,而是含有某種能量和特性的火焰,以至於真人無法抵擋。

午陽道:「阿峰,你怎麼看?」

雷星峰道:「很簡單,讓老祖出面,直接毀掉高塔和城牆,不然的話,就會死傷慘重,還未必能夠攻陷下來。」他可是深知,守城比攻城,佔了太大的便宜,尤其是還擁有高塔,就算用命去填,也未必能夠填滿。

高野冷笑一聲,說道:「道君老祖肯出面?」

雷星峰道:「必須出面,我們的人,死一個少一個,他們損失不起的。」


午陽道:「就這場接觸戰,我算計了一下,我們最少損失了上千人。」

雷星峰道:「沒有那麼多,很多是受傷,如果有好點的藥劑的話,很快就會恢復,死掉的也不過四五百吧。」

午陽嘆口氣說道:「這也很多了,相當於一個小秘門了。」

雷星峰有點奇怪道:「外族人的高手很少啊,大都和我們這裡的真人差不多,這次死傷比我們慘多了,最少也有一千到一千五百的死亡,受傷另算。」

午陽點點頭,說道:「我一開始也把他們看得太強大了,一旦打起來,就明白了,他們不是我們的對手。」

雷星峰道:「好了,下面就不是我們可以操心的了,現在的狀況,一定有天君彙報上去,很快應該有老祖過來。」

一大幫人依舊站在雷星峰等三人邊上,雷星峰招呼了一聲,說道:「你們組織小隊,去森林狩獵,留下一半人等著,架鍋燒水。」他很自然的成為這群人的首領,至於他們自己的隊伍,早就散了,現在是隊員找不到隊長,隊長也不管隊員。

好在雷星峰是天君,而且這裡有三個天君,這些人當然就聽從他們的命令。

一場戰鬥的消耗是極大的,很多人經過激烈的戰鬥,肚開始餓了,所以雷星峰的命令也沒有人抵觸,立即有一批人散入森林去狩獵,這片森林,有無數的野獸動物,想要尋找吃的,實在是太方便了。

八個秘門,八個方位,有幸運的修鍊者,一路過來,連一個毛影都沒有見到,還順手打了不少獵物,苦命的就兩路人馬,雷星峰這一路,還有另外一路,不過最終都來到城牆邊。

這是一道環形城牆,將山脈的缺口完全遮住,長約十五公里,城池的後面,就是那條奇怪筆直的路。

一共有十座高塔,沿著城牆內建立,都是尖塔,和大禁地的高塔有所不同,這應該有外族人特有的技術。

最先從森林出來的是錘和小錘,兩人手裡拖著鐵鏈,嘩啦啦的走出森林,鐵鏈後面系著十幾鈴鹿,這鈴鹿不大,和大狗差不多,也不知道這兩人是怎麼打的,一口氣竟然獵到了十幾隻,就這麼系在鐵鏈上,一路拖拽過來。

錘瓮聲瓮氣道:「餓了,先打點小食,才有勁去獵大傢伙。」

雷星峰說道:「自己剝皮,放到鍋里煮。」

午陽道:「走,我們也去林里。」

雷星峰聞言就知道祖師爺要幹什麼,他打算回鏡之界,說道:「好,一起去。」說著一拉高野,三人快速進入森林。

………………

回到鏡之界家的院,雷星峰大叫道:「胖,老肥,快來!」

有人立即通知金大胖,很快,金大胖就跑了過來,說道:「回來吃飯?」

雷星峰點頭道:「速度快點,不要複雜,簡單就好,我們還要趕回去。」外面的食物,他和午陽都不想吃,那就是豬食,所以偷偷溜了回來,金大胖的菜,才是人吃的。

金大胖說道:「有,有現成的。」立即吩咐手下,端菜飯上來。

鏡之界就是他們休息和喘口氣的地方,這裡和氣安詳,只要回來,眾人的心就不由自主的平靜下來,這一路狠殺,雖然殺的是外族人,可是修鍊者一樣死傷慘重,他們心裡也不是滋味,能夠回來平靜一下,就是最大的安慰,都知道下面一步更加殘酷。

才開始吃,就看到宇寇,辛兆侖和戚梅雲冒了出來,他們三人竟然也偷偷溜了回來,戚梅雲大叫道:「哇,祖師爺,阿峰,你們太不地道了呀,回來吃也不叫我們一聲。」說著就衝進木棚,一點淑女形象也沒有,抓起肉就吃。

宇寇和辛兆侖更是連話也沒有說,直接上桌開吃。

雷星峰笑道:「那邊安排好了嗎?」

宇寇道:「安排個屁啊,都亂成一團了,搶吃的,管不了啦,先回來透口氣。」

雷星峰同樣也懶得管,反正不是自家秘門的人,搶就搶吧,有了食物的來源,就算亂也亂不到哪裡去,修鍊者都是狩獵的好手,只要可以狩獵,就不愁吃的,先前的斷糧,只是因為局限在峽谷,不得外出造成的。

雷星峰道:「我們快點吃,早點回去,免得有道君來,我們不在。」

午陽點頭道:「好,吃完就走。」

………………

重新回到森林,雷星峰等五人走出林,外面依舊亂糟糟的,雷星峰苦笑道:「這種狀態,怎麼打仗啊。」

午陽笑道:「不是打的很好嘛。」

一頓飯早就吃完了,還有不少人在烤肉,這不是現在吃的,他們都在準備乾糧,在峽谷的時候,他們都被嚇住了,這才明白糧食儲備的重要性,所以有空他們都在製作乾糧,主要就是烤肉,烤熟后,直接放入輪藏空間,吃的時候拿出來就行了。

午陽說道:「我去探聽消息,你們在這裡等我。」他的門路最廣,所以消息大都是他去探聽。

錘和小錘走了過來,錘手裡拿著一隻烤好的鈴鹿,來到雷星峰面前,他說道:「大人,這是給你的。」

雷星峰笑著接過來,說道:「謝了,錘。」

看著雷星峰接過烤鈴鹿,錘和小錘都露出笑容,老實人拍馬屁不容易,雷星峰一句謝謝,就讓兩人很是高興。

白玉潤也提著一隻烤牛腿過來,嬌滴滴道:「大人啦,這是一隻烤牛腿,大人還沒有吃吧……」

雷星峰心裡苦笑,他一點也不想招惹這個女人,說道:「好,也謝謝你。」

白玉潤嬌聲道:「大人啦……為什麼要說也啊,嘻嘻,大人啦,不用謝哦……」

錘和小錘就瞪著她,一副不開心的模樣。

接著有不少真君和真人都提著食物過來,送給雷星峰,生的熟的都有,看的高野,辛兆侖和戚梅雲真的是目瞪口呆,什麼時候,阿峰這麼受歡迎了?

這些都是雷星峰救下的人,總有一些感激在裡面,送些食物,也就是表示一下,雷星峰沒有拒絕,一一收下,放入輪藏空間。

忙亂一陣,眾人才安靜下來,一個個都坐在地上等待。

雷星峰等人也坐著,等待下一步行動。

很快,有人傳達命令。

就地建造木柵欄,搭建臨時木棚,攻擊暫時停止,讓所有的人等候。

過了一會兒,午陽回來,他說道:「暫時不會打了,聽說道君去談判了,要對方讓出一條路來。」

雷星峰道:「能不打最好了,我們本來就是要一條通路。」

高野道:「很難談成的,穿城而過,誰知道我們會不會暴起傷人,如果對方沒有太多道君級高手,就更不敢開城了,原本還有城牆依託,一旦打開城門,嘿嘿,你們懂的。」

午陽想了想,說道:「嗯,的確很難談成,如果外族人有足夠多的道君級高手,也許還能同意,如果不多,還真是很難談成。」


雷星峰道:「不管了,讓那些道君老祖操心吧,我們先建立營地。」

這時幾個真君進來,其包括錘,小錘,白玉潤等人,過來商量如何建立營地。

以雷星峰的眼光,這裡的指揮全亂了,都是各自為政,雷星峰自己的手下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他說道:「就在這邊搭建木棚,木柵欄我們負責一段就行了,其他就別管,一起行動。」

伐樹挖坑,修鍊者比普通人不知道強多少,幾百個修鍊者一起行動,很快木柵欄就豎了起來,然後就是搭建木棚,木棚不是用來抵禦夜晚寒冷的,而是用來遮擋雨水和陽光暴晒的。

忙碌到天黑,營地總算有點樣,不過,今天都必須露宿了。

有人來通知,所有的天君都去老祖那裡開會。

雷星峰聽到開會,就有一種很荒誕的念頭,前世的時候,開會的頻率極高,以至於他聽到開會兩字就頭痛。

………………

求票。 十幾個道君坐在椅上,一幫天君席地而坐,這裡很簡陋,幾個火把照耀著,給雷星峰的感覺就像是鬼火一般。

淮誠老祖說道:「現在正在談判,所以暫時停止攻擊,讓大家來,就是為了吩咐下面,盡量不要靠近城牆,最近可以去狩獵,但是要保持絕大多數人在營地,防止偷襲。」

另外一個道君老祖道:「借著這次談判,讓下面的人好好休整一下,另外就是準備自己的糧食儲備,有一段時間的狩獵,應該夠他們儲備了,告訴他們,秘門現在也存糧不多,別指望秘門會有多少補貼。」

………………

雷星峰等人回到駐地,已經是深夜時分,也沒有多說,都找地方,各自休息。

第二天,一幫真人開始搭建木棚,一塊塊木板被解出來,由於這裡都是古樹,合抱粗的大樹無數,基本上兩棵大樹就可以湊齊一個大木棚的頂,層層疊疊的壓在木棚的架上,然後鋪上大量的枝,就成了一個可以遮雨擋陽的大木棚,雷星峰走進木棚里,頓時感覺一片清涼,微風習習,那感覺非常的舒服。

隨手放出一張椅,雷星峰一屁股坐下,對於一個擁有輪藏空間的修鍊者而言,就等於攜帶一個家出來,那些經常外出的人,不但會攜帶整套餐具和鍋碗瓢盆,同樣也會攜帶床鋪帳篷,至於桌椅板凳,更是不會缺少,這些東西佔不了多大空間,卻能讓人生活的不那麼辛苦。

除非有現成的,不然大家都是拿出自己的椅,甚至還有人放出一張桌,雷星峰面前就放了一張桌,這是戚梅雲拿出來的。

午陽將老祖的命令下達,反正也不用他們操心,都是真君忙碌,宇寇,辛兆侖忙的腳不沾地,唯一逃過去的就是戚梅雲,借口她是女人,所以就和雷星峰他們湊成一桌,喝著雷星峰提供的魚人酒,還有各種零食,比如蜜餞肉脯之類的小零食,都是金大胖沒事的時候,製作的美味小品。

這裡幾乎不產糖,甜食就來自蜜蜂,雷星峰在鏡之界在放養了不少蜂群,其還有珍貴的紫蜂,所以金大胖手裡藏了不少,他又是一個超級喜歡甜食的人,蜜餞就是他的最愛,蜜餞的作法,還是雷星峰提供給他的,所以別人沒有,雷星峰卻一定有蜜餞。

花花綠綠一盤蜜餞,這世界有無數可以吃的水果,原則上,任何水果都可以製作成蜜餞,所以蜜餞品種之多,比雷星峰上一世還要誇張的多。

戚梅雲之所以拿出桌來,並且賴著不走,就是因為這盤蜜餞,女人只要嘗過,沒有不喜歡的,可是金大胖這方面小氣的很,別的都無所謂,但是想要他的蜜餞就比較困難了。

雷星峰對蜜餞倒是一般,前世甜食太多了,早就吃的不想吃為止,這一世,偶然吃吃還行,多吃他也受不了。

錘和小錘忙完后回來,看到雷星峰他們在吃東西,立即就湊上來,雷星峰笑道:「坐,吃吧。」說著倒了兩杯魚人酒。

錘對酒沒有感覺,倒是小錘非常喜歡,他說道:「極品魚人酒?」

雷星峰笑著點頭,小錘歡呼一聲說道:「這可是好東西!」

錘好奇的看著花花綠綠的蜜餞,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好吃嗎?」

戚梅雲道:「不好吃!」說著就將盤拖到身前,兩手護著,她可知道錘的食量,這盤蜜餞,估計還不夠他一口吃的。

錘眼巴巴的看著,半晌,他伸出蒲扇般大手,說道:「嘗嘗!」

雷星峰好笑,看著戚梅雲。




那幾人也是各自搖了搖頭,略顯無奈的拿出了各自的手牌,拋給了嚴明和南宮瑾。柳銘看了看對方手牌上的積分,二百,看樣子開賽以來,這支隊伍還並沒有搶奪到別人的積分啊。不過柳銘可不會在這時候顯出什麼菩薩心腸,將這道手牌上的積分直接劃到了自己的手牌中,兩個一模一樣的金色手牌,一個上面浮現著一千二百的數字,另一個則是孤零零的數字零。

Previous article

因寶劍被楚皓右手緊握,所以他自身也遭受到強大力量反彈,整個身子飛起,撞擊在石壁之上,骨骼骨折聲清晰可見,嘴角邊溢流出絲絲鮮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