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該死!」黑衣男子割斷衣袍,那抹火光卻搖搖而上飛上了他的身上,如同有了神智一般。

火光溫度炙熱無比,身上的皮膚燒死的很快,右腳處已經開始變得枯萎,他目光一狠,舉劍便向右腳處砍去。

「啊!」他低吼一聲,痛苦的躺在地上,腳下的血跡熄滅了那抹火光。

眼裡閃過一道懼意,用真元凝住傷口,從懷中掏出了一道捲軸,咬牙打開,一道光芒過後,消失在桃花林中,唯餘地上那一灘漸漸乾裂的血跡。

………..

桃花林中。

一百多人在原地兜著圈子,大多數目光獃滯,看著一個地方,顯然是被桃障迷了心神。

何所惜也不知道是不是走了狗屎運,一出空間捲軸就遇見了越清轍,激動的難以自處,跟在女神後面,興奮無比。

「這裡怎麼走出去?」他欣賞了一會美景,開口問道。

「桃花夜半凋謝,到時候這裡的景色便會發生大變化,我們在夜半之前找到他們,趕緊離開。」

「發生什麼變化?」 大婚晚辰,天價小妻子

「白天這裡如何美,晚上就怎樣恐怖。」越清轍簡單回道。

何所惜似懂非懂,看著周圍的美景,還是想象不出來晚上桃花林會出現怎麼樣的景象。

「儒門在這裡,就是為了鎮壓桃花林中的東西。」

「……」何所惜乖乖的點頭。

雖然他聽不懂女神在說什麼,但….好厲害的樣子啊。

「如果察覺到不對,就刺自己一刀。」(未完待續。。)

… 「啊」何所惜驚訝的張大嘴,看著女神遞過來的刀子,有些無所適從。

怎麼….怎麼就聊到動刀子上了。

好可怕….他顫抖的接過刀子,說道,「給自己一刀…是為什麼呢?」

「痛感可以讓你更清醒。」越清轍召出天狐,放在肩頭,整個人愈發精緻嫵媚了。

何所惜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她身上,沒有再說什麼。

兩個人一路走過來,也沒有遇到特殊情況,據後來周浣分析,這兩人一個有天狐這種魅人心智的大殺器,桃花瘴不足以構成威脅,一個心愛的人的人就在身邊,也不會被桃花迷了眼,兩人配合的剛好。

何所惜握住手中的小刀,跟在越清轍後面,路上遇見許多獃滯的天啟院弟子,他有些猶疑的問道,「你看,要不要給他們來幾刀,清醒清醒?」

越清轍掃了一眼周圍的人,淡淡說道,「都不認識。」

「…..」不認識所以不用捅刀子么,公主大人喜歡殺熟啊。

何所惜收回了刀子,放進懷裡。

走了大約小半個時辰,終於遇到了組織里的第一個隊友,江雲醒。

小夥子已經徹底傻了,對著一株桃花哭的痛哭流涕,何所惜站在他面前看的目瞪口呆。

隨即在越清轍的示意下,拿出了刀子。

「我在哪兒下手?」他猶疑問道。

「隨意。」

何所惜狠了狠心,看著江雲醒抱住桃花的手臂。將刀鋒對準他的手腕,輕輕一劃。

手上的口子剛劃破皮,鮮血半天都冒不出來。

「娘。你怎麼….這麼狠心!」江雲醒目光倏的一愣,不敢置信的看著何所惜。

「啊?」

怎麼就成娘了呢,何所惜撇了撇嘴,學著趙區區平時的動作,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笑著說道,「兒子。打是親罵是愛,你不知道嗎?」

「可是….你為什麼要殺我?我不想死的….」江雲醒落寞的低下頭,眼裡蘊含著淚水。沉聲說道,「我不想死的!」

何所惜一愣,有些不忍心再騙他,看向越清轍問道。「怎麼辦?」

越清轍接過刀柄。隨手向他小臂一紮。


刀尖沒入肌膚,鮮血浸透衣衫,江雲醒目光看向手臂,漸漸醒轉過來。

「別發獃了,走吧。」何所惜嘆著氣,拍了拍他的肩膀,「剛才都是幻覺,不要多想。」

江雲醒一言未發。皺著眉頭,將手上的傷口包紮起來。

「最好死死捏著傷口。免得又入幻境。」越清轍對江雲醒的態度冷淡至極,比之前還要淡漠不少,何所惜看的有些奇怪,但也沒有發問。


江雲醒跟在後面,眼神陰森森的,看的何所惜有些發毛。

「你剛才都聽見什麼了?」江雲醒輕聲問道。

「沒聽見什麼….就你抱著你娘哭…」何所惜隨意說道。

江雲醒腳步一頓,渾身僵硬,臉色驟然發白,看著何所惜,如同鬼魅。

「喂喂,我什麼都不知道,你這樣看著我幹嘛?!」

江雲醒明顯不相信他的話,目光依舊透著寒冷的殺氣。

「他的確什麼都不知道。」越清轍站定,靜靜的望著他,「你的故事沒人要聽,也沒人要知道,不必用這樣的眼神對著我們,如果有問題,你可以選擇離開,我們的隊伍不需要內訌。」

「…..」江雲醒目光一閃,沉默了一會,終於在唇角擠出了一個沒有笑意的微笑。

難看死了

何所惜默默吐槽。

越清轍沒有再理會他,徑直往前走去。

「哎,等一下!」何所惜忽然站直了身體,回身看著江雲醒,大聲問道,「你不是真的江雲醒吧!」

「……」

「……」

「快說,我們的暗語是什麼?!」


江雲醒嘴角一僵,淡淡說道,「十塊錢。」

何所惜瞭然的點了點頭,「嗯,不錯,回答正確。」

珍珠奶茶多少錢一杯。

十塊錢。

這就是趙區區定下的暗號,眾人雖然不懂什麼意思,但還是覺得挺稀奇。

江雲醒證明了自己的身份,大家因為這十塊錢的關係氣氛緩和了不少。

……….

很快,在十餘米處,他們發現了周浣。

這個清秀乾淨的男子對自己也挺狠,整個大腿上一片鮮紅,面上卻帶著笑意迎著他們的視線打了個招呼。

「暗號!」何所惜樂此不疲的問著問題。

周浣微微一笑,拿出了留聲貝證明身份。

…….

趙區區躺在地上,看著迷離的天空,桃花瓣在她臉上黏的一片片的,擋住了她的面容。眉間的鮮血流在地上已經快將土地染得黑沉了。

整個桃花林一直在吸收著血液,她靜靜聆聽者周圍的風聲,總感覺地下深處有一個心跳在顫動,它在興奮,再歡呼。

趙區區閉上了眼睛,用真元護住心脈。

等著周浣的救援。

事實證明,她的運氣還是很好的,周浣與越清轍她們逛了大半個桃花林,終於在傍晚時分找到了她。

「快,天要黑了,趕緊找到人!」耳畔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她睜開眼睛,望著桃花深處奔襲過來的身影,嘴角揚起笑意。

天不絕我!

周浣目光一驚,直直的看向桃樹旁邊的趙區區。

「怎麼回事?」

周浣運起橫漁,想也不想的就幫她療傷,額間的毒素已經蔓延到全身,周浣皺著眉頭,說道,「眉間砂,中毒者血流不止,直至死亡!」

「幸好…..撐住了。」她慘淡一笑。

周浣眼底又氣又怒,終是沉沉嘆了口氣,將她臉上的桃花瓣盡數拂去,乾淨的手掌沾滿的鮮血,他渾然不顧,將手心死死抵住傷口,運起念力,將毒素全部吸了出來。

「謝…謝。」

…………

天色驟然黑暗下來。


桃花林中驚呼聲連連,深陷桃花障的人依次醒過來,視線一片漆黑。

周浣背著趙區區走過一株桃花身側,臉色一變,「糟糕!」

越清轍也如臨大敵。

四周吹過冷風,陰森無比,底下傳來一道震動,似乎有什麼要破土而出。

「磁磁」天狐渾身毛髮直立,目光散著幽深的光芒,死死的盯著腳下。

「怎麼回事?」

「還沒有到夜半!」

「它要出來了。」(未完待續。。)

… 空氣中腥風大作,地下凹凸不平,一些粗壯的枝節露出土來,帶著些許粘稠的墨汁,奇臭,腳上每走一步,都要費許大的力氣。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何所惜捂著鼻子說道,聲音在風中飄忽不定。

「它沒有確切的名字,你可以叫它花怪。」越清轍回身拉住他的手,認真說道,「你跟我走在一起。」

何所惜身體一僵,不可置信的感受著手中溫涼的觸覺。

「快走!」

「很厲害嗎?」他心內有些緊張,拉著她的手,都要出汗了。

「這一片桃花林存在數萬年之久,花怪一開始不過一隻小小的桃花精,後來入了情障,墮入妖道,以吸取血液精氣為生,白天儒門的浩然正氣還壓得住,晚上,特別是夜半,它便趁著陰氣凝重之際沖了出來,四處為害。」

何所惜聽得迷迷糊糊,卻也知道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隨著大部隊在漆黑的夜晚四處狂奔,腳下的粘稠扯出黑色長絲,他噁心的直想吐。

「啊!」慘叫聲忽然響起,眾人心裡一驚,怕是第一個遇害者已經出現了,就不知道附近的儒門有沒有察覺到桃林的怪異,希望儘早派人前來。

周浣在身旁布置了一道屏障,腳步增快許多,若不是越清轍眼神好,怕早就跟丟了。

江雲醒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清秀的面容泛著一股老氣。眼底淡漠無比,腳步走得異常穩健, 我又不是你的誰

五個人兩兩協助。倒也跑出了一段路程,眼見著前方便是一片荒蕪的沙丘,心裡一喜,腳下突然出現一陣劇烈的震動,數萬道黑色的枝條張牙舞爪的破土而出,迅速長長,在前行的道路上設置了重重障礙。且枝條上也帶著粘稠的汁液,手輕輕一抹,就火辣辣的痛。

許多白天在身上扎了刀子的人這時候遭殃了。那些粘稠的汁液似乎有神智一般,一旦找到傷口就使勁往裡面鑽去,如吸血的螞蝗一般。被汁液鑽入體內之後,血管里有無數個突起。血液瞬間被吸空。一具具屍體倒在了地上。地上新生黑色枝條鑽透屍體,如果做個比喻的話,那些屍體如同花盆一般,承載著這些恐怖的觸手在夜空生長。

何所惜看的觸目驚心,緊緊的握住了越清轍的手,呼吸都變的急促起來。

如果…..如果今天也給自己一刀,會不會也死的這麼慘?

他腦海中閃過一道亮光,迅速回頭看向江雲醒。

「啊。你?」江雲醒走的異常輕鬆,如同漫步田園。他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直覺這人有些危險,腳下開始顛簸不已,他沒來得及多想,就回過頭,跟著越清轍繼續狂奔。

……..

「嘿,還撐的住嗎?」趙區區的毒素已經排出體外,整個人也精神起來,看著周浣臉色發白,就知道情況不妙。

「沒事。」周浣笑的生硬,一滴汗水從他下顎滴下,趙區區一愣,往下一看。


他的腳邊已經纏滿了枝條,如同海藻一般死死的向他腳腕勾去。

「我來吧。」她笑的溫婉,隨手向下斬去,淡淡的光線化作火焰向枝條燒去。

「吼——」

一道低吼聲從腳下響起,眾人心底一顫。

「快跑,趁它還未出來之前趕緊離開!」越清轍抿著嘴,像一個堅定的女戰士,天狐佇立在她的肩部,豆子般大的眼睛時刻充滿著警惕。




「沒辦法了…下次見到你,我會殺了你!!」加隆死死盯著面前有些模糊的人影,心裡越發平靜,將那張陰冷俊美的面孔記在心底。

Previous article

「哥,你去哪了,總算是回來了,你沒什麼事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