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辦法了…下次見到你,我會殺了你!!」加隆死死盯著面前有些模糊的人影,心裡越發平靜,將那張陰冷俊美的面孔記在心底。

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強過他這麼多,簡直就是毫無反抗之力!從頭到尾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碰到對方沒有。沒有弄清楚對方是敵是友,還有雙方之間實力的差距,這是他的失誤。

仙弗蘭..這個名字被他深深刻在心底。

很古怪,他本應該憤怒,但僅僅有的只是平靜。他隱約能夠感覺到,對方似乎並沒有真正殺掉他的意思。

「賭一把吧….」他緩緩閉上眼。反正眼睛已經看不清楚東西了。全身肌肉開始緩緩的顫抖著,縮小著。很快便從龐大的體型恢復到正常的身材。

曾經在武館藏書室里看到過的一門簡單龜息假死法門被他緩緩運用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使用這個法門,很簡單的一個法門,甚至只能說是一個小技巧。隸屬於巨象密武應用技巧中的一個,是前邊的前輩實驗出來的一個保命小技巧。

當時看到,也被他記下來當做不時之需,說不定什麼時候也能用來保命。反正簡單,只是一個調整呼吸的小竅門。沒想到現在居然真的可能用到了。

想象著全身僅存的力量血液緩緩鬆散,全部慢慢流轉到腦部和心臟處沉寂下來。

然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仙弗蘭踩著加隆的腦袋,仰頭望著剛剛衝出積雲的彎月。

「這就死了?」他一臉無趣的又踢了加隆一腳。「生命真是脆弱…」

從加隆脖子上取下永夜星辰項鏈,輕輕揣進自己懷裡。仙弗蘭重新披上斗篷,將自己全身隱藏在漆黑的布料下。

一陣風吹過,帶起斗篷下擺微微揚起。

他最後看了眼地上的加隆。眼裡閃過一絲複雜。轉身腳下一點,如同夜鳥般沒入林中,消失不見。

就在他剛剛離開的瞬間,一個模糊的黑影緩緩走到加隆身邊。

「仙弗蘭…嘿嘿…以為這樣可以騙過所有人?」

; 不知道過了多久,加隆緩緩醒轉過來,眼前一片模糊,似乎視力除了什麼問題,只有一隻右眼勉強能感覺到淡淡的月光。

頭髮似乎被人抓住了,他感覺自己正被人從後面抓著頭髮拖著走。

他的視野已經看不清東西了,只有一片模糊,後腦被狠狠一下后,彷彿頭部和身體失去了聯繫,根本動彈不得。

沙….

他隱約看到面前黃土地在慢慢移動。移動了一會兒后。

啪!

自己似乎被丟到一個深深的土坑裡。

「全身神經損壞,骨頭斷掉百分之八十,心臟破裂,內臟大出血。可憐的傢伙,惹誰不好非要惹仙宮的人。仙宮那些瘋子,哪個不是神經兮兮的,偏偏實力又強大得不是人。」一個年老的嗓音在土坑邊傳來。「年輕人,下輩子安安分分做個普通人吧,別再攙和這些事了。」

這人感慨了幾句后,拿起鏟子開始一下下的埋土進坑裡。

加隆靜靜躺在土坑裡,感覺著自己慢慢的被埋掉。他不需要呼吸,除了頭部隱約有點感覺外,其餘地方全然沒有半點知覺。

「居然成功了….我瞞過那傢伙了。」他等待著自己被埋掉,然後地面上的人的腳步聲漸漸離開。隱約還能聽到深夜貓頭鷹的咕咕叫聲。

稍微等了一會兒后,加隆緩緩調整解除假死法門的訣竅。

呼…

肺部的一股廢氣猛地被他噴出來。


全身依舊無力。

「先前預留的屬姓點也該使用了。」

加隆還剩下一個屬姓點沒用,就是為了防備這種情況的發生。

他視線落在體質一欄上,停留三秒后,最後一個屬姓點緩緩加了上去。

體質從1.88緩緩變成了2.08.

轟!!

只是一瞬間,加隆感覺到大腦里猛地湧出一股熱流,從脊柱往下衝去,衝到背心處轟然擴散,如同爆炸一般瞬間瀰漫到身體四肢的所有角落。原本無力的身體剎那間又多了一股力量。渾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他猛地抬腳往上一蹬。

嘩!

鬆軟的土層一下被踹開。

三兩下將壓在身上的泥土撐開,加隆雖然身受重傷,氣力變弱,但這點力氣也足夠對付這些泥土了。

從泥土裡拱出來,坐在草地上。加隆掃視了眼周圍環境。

淡淡的白色月光灑在草地上,周圍黑乎乎的樹影一重接一重,密密麻麻。夜風吹過不斷帶出嘩嘩的樹葉聲。

加隆正坐在一顆樹下的草地土坑中,他感覺鼻孔耳朵里痒痒的,使勁噴了幾口氣,居然噴出幾隻黑螞蟻。

「該死!」

他趕緊找了根小樹枝將兩個耳朵掏乾淨,居然從左耳掏出一根肥肥的像蛆一樣的肉蟲。這條肉蟲還咬在他的耳壁上,想要吃他的肉,但是因為爆裂拳法得到的強悍皮膚,這蟲連表層皮膚都咬不動。被加隆掏出來一下捏死。

坐在地上休息了下,加隆慢慢恢復全身的正常感覺。忽然他發現有些不對勁。身體的各個部位不斷傳來陣陣麻癢感。

他明明記得自己昏迷前,身上骨頭斷掉大部分了的。沒有屬姓點的輔助,居然自然而然的恢復了大部分。還只剩下幾根肋骨沒有完全連好。

他伸手在身上骨頭處摸了摸。

「居然全部接好了?!難道是老師給我吃的那塊藥膏的作用?」

雖然全部接好了,但還有一些地方沒對準就長好了,加隆忍痛重新將其扳斷,然後屬姓點的熱流很快又將骨頭斷裂處黏合起來。

詭異的是,原本屬姓點的恢復能力沒這麼強,但此時此刻居然不知道為什麼,變得比以前強出太多了,剛剛扳斷的骨頭,坐了不過二十分鐘居然就重新生長連接起來。

「看來是那個葯的成分了…」加隆越發肯定就是吃的那個藥膏的作用。「看來師傅把什麼了不得的東西給我吃了啊….」

坐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骨頭的生長基本上全部痊癒了。至於神經,那是最先就被修復好的部分。加隆站起身,全身皮膚都滲透出一層黑紅色的血汗。那是體內內臟出血的淤血,止住血后被全部排出來了。

「仙弗蘭….」他低聲喃喃念出這個名字。這是他第一次失敗,也是一次慘敗,如果沒有藥膏和屬姓點,估計他現在還處於重傷狀態,說不定只能活活憋死在土坑裡。

回憶起埋他的老頭說的話。

就在這時,視野下方的技能欄里,巨象密武的一欄里,爆裂字樣終於凝結清晰,徹底凝實了。

一股怪異的感覺瀰漫上加隆心底。就像是身體中心緩緩凝結出一個灼熱的血球,血球緩緩朝著身體四肢輻射出絲絲熱流,滋養著全身上下。一股全新的力量從全身被滋養的部位湧出來。傷勢恢復速度此時也漸漸恢復正常,雖然沒有好完,但已經恢復大半了。

「仙宮嗎…」加隆低頭握了握拳頭。「我會找到你….」

他重新將土坑填好,大步朝著樹林深處離開。

****************

剛一回到自己房間,夜深人靜下,加隆直接進了沐浴間沖了個澡,換了身白色勁裝。

奇怪的是其他幾個學員都不在。

坐在沙發上喝了杯水,加隆鬆弛下全身肌肉,仙弗蘭的事不是他現在能夠應付的,只能暫時先拋開,等提升自己足夠強大之後再去找他,雖然現在又有了新的提升,但是加隆回想起那種詭異的招數,還是沒有把握擊敗對方,那是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能力,還需要仔細試探才行。

「不過好歹是知道老頭死亡的真相了….」他摸了摸胸口,那個項鏈居然還在,是上邊的字跡徹底消失了。

回過神來,他忽然有些疑惑。

「這麼晚了柯靈那幾個傢伙都跑哪去了?」

忽然一陣腳步聲匆匆忙忙的迅速接近,似乎有好幾人衝過來。

砰砰砰!砰砰砰!!

「大師兄在嗎?還沒回來嗎?」

「我剛才聽到關門聲了,說不定大師兄回來了!」

加隆神色一凜,趕緊起身走過去開門。

喀嚓一聲房門剛一開。門口站著柯靈和加麗兩人。


柯靈正舉著拳頭做出敲門的姿勢,一看到加隆真的開門了,頓時呆了一下,隨即淚水再也忍不住從眼眶裡湧出來。

「大…大師兄…師傅被人打傷了!!」

柯靈邊哭邊說,加麗也在一邊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什麼!!」加隆雙眼一怔,「師傅現在在哪!?!」

「在白天的比武總賽場!!」

「走!!」加隆門也不關,直接衝出去,拉著兩人就跑。

***********************

喀嚓!!

「啊!!!」賽門手臂被一個綠色短髮青年輕輕一折,頓時徹底骨折往後背在背上。

綠髮青年往前一推,將賽門順勢一腳踹倒在地。



夜晚的白色石台上,周圍密密麻麻的圍滿了各個門派的人,星環門和紅沙劍兩排門主端坐在一起,都是微微皺眉看著台上的比試。

周圍人群隱約傳出細微的議論聲。

「白雲門今天算是栽了。」星環門門主羅列西亞淡淡道。「博武會長和白雲門主之間的仇怨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沒想到會突然在今天申請了結門派恩怨。有點趁人之危啊。」

「自然是有原因的。」紅沙劍門主是個紅髮披肩的俊美男子,端著杯紅葡萄酒不喝,似乎是在透過水晶杯欣賞酒水純凈的紅色。他嘴角帶著一絲微笑,彷彿對什麼事都毫不在意一般。「白雲門的大弟子洛西塔叛門了,二弟子法拉克外出追殺不知所蹤。要是我是博武會長,我也會選擇消息到達的第一時間挑戰白雲門主,更何況突然冒出一個挑戰南十二門聯盟的傢伙打傷費白雲了呢?」

「確實,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狀態就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再加上遇到挑戰者,博武會長確實是個人物。」星環門主點點頭贊同。「現在白雲門門主被挑戰失敗受傷,兩大支柱中,最強的大弟子叛門,二弟子失蹤估計也凶多吉少,看來白雲門是完了。而且聽說那個洛西塔好像和魔象門有關聯。」

「不清楚,不過這次不只是白雲門,南十二門估計都會元氣大傷。」紅沙劍門主搖頭道。

此時台上的綠髮青年負手而立,看著被人扶下去賽門。

「南十二門不過如此。一群門主打不過師傅,弟子也全都是廢物!」

周圍頓時一陣搔動嘈雜聲,南十二門的弟子全部聚在一起,圍住費白雲在內的一眾十二名門主,這些門主有的昏迷,有的嘴角溢血,有的雙臂折斷,傷勢各有不同。

這些門主弟子現在聽到台上青年的說話,頓時都敢怒不敢言。一些見機不妙的門派已經悄悄遠離南十二門周圍。

「你!」

台下的一名紅髮青年剛要衝上台,馬上就被同伴拉住。

「別去!你不是他對手!!」

費白雲臉如白紙,半躺在一張椅子上,一邊是斷了一臂的賽門疼得滿臉冷汗的照看他。

「賽….賽門..去!找你大師兄…讓他趕緊帶所有人離開!離開這裡!」他頭部天靈蓋被打傷,強撐著意識不昏迷,艱難的說出交代。

「師傅!!大師兄來肯定能打敗那傢伙的!!」賽門咬牙切齒的低聲叫道。

「那兩個挑戰者..不是重點…他們沒有下重手,回去可以治好…真正危險的是我們本身的死對頭!」費白雲顫抖的抬起手推了推賽門。「南十二門對頭太多,這裡不是我們的地盤,必須…馬上回去!!」

; 「是啊賽門師兄,我們必須馬上回去!分散離開!」一邊的一個南十二門的弟子臉色難看道,「我師傅讓我帶給你們一句話。」

「什麼話?」賽門抬頭看向他急促道。

「有人可能要動用非常手段!師傅讓費門主你們小心,這個時間只能各顧各的了。」這名弟子說完急匆匆的轉身離開,賽門這才注意到他手上居然已經提了一個黑色行李背包。

賽門一時間心頭一片混亂。

大師姐洛西塔叛門,二師兄生死未知,現在師傅也受傷動彈不得,帶隊的加隆師兄也不見蹤影。

「要是加隆師兄在就好了!!」他狠狠吼了句。

忽然不遠處出入口走出來幾個人影,前邊帶頭的是個身材強壯高大的年輕男子,一身白色勁裝,雙眼呈現出深沉的酒紅色。

「是加隆師兄!!」

「加隆師兄來了!」

「加隆師兄!」

南十二門的所有弟子如同見到主心骨一般,驚喜的聲音從遠傳到近,迅速擴散到整個南十二門群體中。

「師傅!!」加隆一入場,馬上就看到半躺在椅子上的費白雲,頓時臉色一變,急匆匆跑過來蹲在費白雲身邊。

「師傅!你怎麼樣?傷到哪兒了?!」

「快走!帶所有人離開這裡!」費白雲看到加隆,終於氣一松,臉色放鬆下來。

加隆檢查了下費白雲的呼吸脈搏,還算正常,傷勢不重,只是因為腦袋被震動到才暫時說話艱難,頓時鬆了口氣。

「來的可是南十二門號稱最強的加隆師兄?」台上的綠髮青年忽然大聲喊道。「看來所有南十二門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呢,敢上來一戰?」

加隆站起身,掃眼一看周圍全場。

整個南十二門其餘的弟子全部都眼睜睜的看著他,包括被他擊敗的那個木根特,還有一些沒有昏迷的門主。

冷哼一聲,加隆雙肩活動了下,翻身跳上擂台。



「你算什麼東西,敢在老子面前撒野,如不是你背了天元宗的一個什麼狗屁監使的身份,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活剮了你!」馬炳彪脾氣暴烈,聞言再也按捺不住,頓時踏上一步,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在慕容沐風腳尖前,喝道:「慕容家什麼時候出了你這樣一個雜碎!滾一邊去,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