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算什麼東西,敢在老子面前撒野,如不是你背了天元宗的一個什麼狗屁監使的身份,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活剮了你!」馬炳彪脾氣暴烈,聞言再也按捺不住,頓時踏上一步,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在慕容沐風腳尖前,喝道:「慕容家什麼時候出了你這樣一個雜碎!滾一邊去,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你竟敢侮辱我,侮辱我慕容家族!」慕容沐風頓時勃然大怒,戾氣浮現在一張還算英俊的面上,回首沖閔天仁吼道:「閔城主,此人侮辱天元宗,侮辱慕容家族,我斷魂崖慕容家絕咽不下去這口惡氣,城主你看著辦,要麼交給我將其帶回天元宗發落,要麼便等著天元宗對天絕城的責罰!」

「城主,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跟著這狗崽子去天元宗就是,我就不信了,你慕容家還能操控了長老會不成!」馬炳彪見閔天仁不語,當即大聲道。

「混賬,你胡言亂語些什麼,不懂禮數!」閔天仁瞪了一眼馬炳彪,輕輕地呵斥了一句后隨即道:「還不向慕容行監使賠禮道歉,想要等到幾時?」

「不行,我不同意!」慕容沐風面色陰冷地冷冷道:「閔城主,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只是此人出言太無狀,必須得讓他付出代價。」

「你媽媽的個呸,慕容沐風你個小狗兔崽子,是你媽個什麼東西,還真把自己當一根了不得的蔥了!」馬炳彪哈哈大笑,「想要老子向你低頭,也不自己拉泡狗尿照照自己是你媽個什麼德行,我呸,一個二世祖,你奶奶的,也敢耍囂張,哈哈哈哈!」

「老子要殺了你!」慕容沐風此際眼露瘋狂,破口大罵,只見他揚手放出一道靈氣凝聚的靈氣刃,靈氣刃瞬間化為數柄,向著馬炳彪激射而去,將其閃避的退路瞬間悉數封死,竟然真是要置馬炳彪於死地!

「黃口豎子,老子今日便叫你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馬炳彪一見,頓時目中戰意大盛,哈哈大笑,身上靈氣一閃,一套黑色的護鎧立時罩在他高壯軀體上,視那疾飛而至的靈氣刃如無物一般,只見那數柄靈氣凝結的利刃迅猛地刺在馬炳彪的護鎧之上,頓時那護鎧上騰起圈圈烏芒,形成一道護盾,將那靈氣刃一一撞飛、飄散,絲毫未傷及馬炳彪。

「哼,那你再嘗嘗小爺的冰魄幽寒彈!」見靈氣刃無功,慕容沐風頓時面色極度難看,一張臉臊的通紅,目中一抹陰冷的殺意閃過,牙一咬便從儲物戒中拍出核桃大小的一枚通體幽藍的圓形物握在手中,冷笑數聲后便朝著馬炳彪扔了出去,「給小爺去死吧!」

「不知死活的東西!」馬炳彪目現輕視,不以為然鄙夷地冷冷一笑,雙拳一攥便有一道藍色電芒在其拳頭上驟現,電芒不斷閃爍,發出噼噼啪啪聲響,瞬間電芒聚成拳頭大的一團雷芒電球,散發著恐怖的氣息便朝慕容沐風傾力擊出。

「慕容行監使不可,馬炳彪住手!」閔天仁一見,面色為之瞬間一冷,破碎得不成樣子的雙袖猛然翻卷而出,兩道靈氣驟然間急速發出,一道靈氣將空中那雷芒電球和冰魄幽寒彈捲住遠遠丟了出去,直至千丈之外方落在黃沙之上,另一道靈氣將已紅眼相鬥的二人輕輕分開。

「馬炳彪,你鬧夠了沒有!」閔天仁面色一寒,沖馬炳彪厲聲呵斥道,倒不是他有意要呵斥馬炳彪,只是這慕容沐風背景深厚,真和他接下了不可和解的梁子,只恐馬炳彪日後會遭到對方的恐怖打擊和暗算,因此閔天仁打算暫時忍下這口惡氣,不欲將事情弄到不可開交的地步。

馬炳彪聞言一愣,瞬即便明白了閔天仁的良苦用心,當即便怒視了慕容沐風一眼,沖閔天仁一躬身,一言不發轉身便要退到一邊。

「你,下賤的混賬東西,老子定讓你為今天的無禮舉動付出慘重代價,你這是在向慕容家族挑釁!」慕容沐風面色鐵青,氣極而笑,「閔城主,今日不給我一個交代,你和天絕城恐怕要遭到連累!」

「哼,慕容行監使想要老夫給你一個什麼交待?老夫自會管教屬下,會對你斷魂崖慕容家族一個交代,不需旁人指手畫腳,此間事一了,老夫自會到天元宗將此事講個明白,就不勞行監使費心了!」面對慕容沐風赤裸裸的威脅,閔天仁頓時心下生怒,一抹厭惡之色隨即浮現在閔天仁面上。

閔天仁說完便不再理會那慕容沐風,對左右喝道:「即刻起革除馬炳彪現任之職,將那東方墨玄和馬炳彪押回城中,給予最高等級的監禁,沒有老夫玉符手令,任何人不得為難馬炳彪和提走重犯,膽敢有為之者,一律滅殺無赦。」

「現在都給我回天絕城去,誰他媽再敢就此事亂嚼舌頭生事端,天絕城的黃泉死魂淵便有他的一席之地!」閔天仁森然喝道,反威脅更是赤裸,隨後便含怒一拂衣袖,絕塵而去。

呼啦一下,天絕城一干人便緊隨閔天仁而開,空曠的天蠍大漠中便只剩下了慕容沐風和他的數名隨從。

「閔天仁,老匹夫,包庇屬下,為敵我慕容家,你給老子等著!」慕容沐風面色鐵青,對著遠去的閔天仁一行咬牙切齒,目中露出凶光,猙獰而張狂,「天絕城不是鐵皮一塊,也不是你姓閔的私產,老子不讓你為今日之舉後悔,老子便不姓慕容!」

若您覺得本書尚可,請您支持秀才,您的書評、建議和支持,便是秀才努力碼字的動力。

本書建有書群:論道戮天378234835,恭候您的加入!

以後本書更新每天第一更將會在上午9點左右,第二更會在晚上7左右,若給您帶來了不便,敬請諒解

本書源自看書王

… 慕容沐風含怒悻悻然隨後回到天絕城,心頭對閔天仁和馬炳彪恨之入骨,暗自合計著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東方墨玄弄出天絕城,但他心知閔天仁和那馬炳彪不是善茬兒,雖然自己背著一個行監使的身份,但自己只要稍有不慎,如果真把他們惹毛了而動了殺心,那閔天仁真有可能滅殺無赦!

「哼,老子就不信老虎還沒有一個打盹的時候,一旦讓老子瞅准了機會,一定會讓你們翻不了身!」在天絕城的下榻寓館中,兩條精赤的軀體緊緊糾纏在一起,房中彌散著靡靡之氣。


「公子,還在為那閔老狗一事心煩!」那美貌女修一邊努力應和慕容沐風的進攻,一邊撒嬌似地問道:「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城主,以公子的勢力難道還拿不下他嗎,小倩可是望著公子能很快成為城主,咱們也好天天在一起……」

「你個小蹄子貨,知道個屁!」慕容沐風抬起手掌狠狠一掌扇在那叫小倩的女修的屁股上,喝道,「那閔天仁修為太恐怖了,五行院的飛舟法器差點兒都被他毀了,他連五行院都毫不忌憚,你叫老子明目張胆和他硬來,是不是想讓老子去找死,嗯?」

良久,二人起身,慕容沐風一邊由那小倩服侍穿上衣衫,一面陰沉沉道:「你去好好探聽一下,閔天仁將那小子關押在何處,咱們再看看能不能想法子下手,實在不行,咱們就只能兵行險著,冒險弄死閔天仁!」

「行,小倩會探到對公子有利的消息,公子等著就是!」小倩咯咯嬌笑數聲道:「只要小倩出馬,沒有探不到的消息!」

「那也要當心些,別讓閔老狗和那馬炳彪察覺,總之無論你用什麼法子,哪怕是陪他們就寢,也要一探出詳實訊息來!」慕容沐風猙獰著咆哮道。

「是,小倩明白!」那小倩聞言目中滑過一道失落之色,但她卻未多言,隨後轉身風擺楊柳般地出了居所內室。

而此刻,在閔天仁的處所,一尊滅魂冥缶表面上的符文正緩緩放出亮光,那尊滅魂冥缶鑄有三足,,兩耳分別是模仿一頭黃泉幽冥厲獸的頭顱,而在滅魂冥缶缶體正中,鐫刻著黃泉冥界的吞魂獸,那吞魂獸神態猙獰,散發著死亡氣息,和陣陣陰氣。

閔天仁面色冷厲,撲地一掌輕輕拍出,一道靈氣瞬間注入滅魂冥缶,頓時那滅魂冥缶大震,發出嗡嗡震鳴。

缶中中頓時響起炸響的雷鳴,伴有冥界陰獸的怒吼、咆哮,而那缶體身上的吞魂獸圖案立時便如活了一般,雙目怒張,氣勢洶洶。

「哼!」驀然間一直不曾出聲的閔天仁忽地一聲輕斥,雙手忽地接連劃出,頓時一道道陰風憑空而生,繞著那滅魂冥缶急速旋轉,發出尖利的咻咻聲響。

數桿漆黑的陣旗無聲射向那滅魂冥缶四周,以滅魂冥缶為中心,一個大陣緩緩形成,而那滅魂冥缶便是大陣的陣心。

大陣剛成,便陰森恐怖氣息陡生,那滅魂冥缶竟然慢慢從大陣中消失了,只是在缶的位置上,卻現出了一個緩緩旋轉的黑色漩渦,深不可測,透著詭異和神秘,而那漩渦,便是由那冥界吞魂獸所化。

「不管你是離天宮,還是宗門的五行院,到了老子手中的寶貝,豈會輕易拱讓,更何況是這樣難得的逆天之物!」閔天仁忽地一揮手在空中一劃,頓時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中忽地一下破開一道裂口,在裂口之內,東方墨玄渾身上下被黑色的奇怪鏈子緊緊纏繞,赫然便在其中。

「小子,算你命不好,按理說你能夠得到刑戮骨矛,已經算是福緣深厚之人,不過從眼下看來你還是福緣淺薄了些,你就認命吧!」閔天仁獰笑著,一把將東方墨玄從裂開之中提溜出來。

「閔天仁,你真無恥,堂堂天絕城的城主,鍊氣的大能修士,竟然會是鬼修、冥修一道,就不怕修道不成永墮暗黑無輪迴嗎?」東方墨玄雖然無法鍊氣,但看著這室內的布置和架勢,他不會不知道閔天仁接下來想要幹什麼,更何況他還在青雲門的器符堂專修了數年的符篆和煉器一道。

「哈哈哈哈哈,黃口小兒,老夫修鍊鬼修一途,已然上千年,卻是一直被卡在關口不能突破,否則老夫在就飛升至了冥界,成了鬼仙!」閔天仁聞言,忽地怪笑數聲,看向東方墨玄的眼神極其熱切。

「我呸,就你這樣的鬼魅一般的東西,也想成為鬼仙,簡直是異想天開!」東方墨玄聞言一愣,隨即發出一陣鄙夷的冷笑。

「沒想到就在老夫以為此生飛升無望之時,嘿嘿,這歸元大陸竟出了你這樣一個怪胎,不但是被煉成了僵煞,而且還擁有了太古冥尊的本命之器,你說說,老夫若是將你的僵煞之聲煉化為我用,還不能飛升冥界嗎?哈哈哈哈哈,此乃天助我也,老夫然後手持刑戮骨矛,冥界誰敢不從,此後老夫便是冥界至尊了,你呀,真是我的好機緣大造化呀!」閔天仁聽了東方墨玄的譏笑,絲毫不惱怒,也不再理睬東方墨玄,反而一門心思專心地繼續布置他的大陣來。

「哼,你就痴心妄想吧,小爺豈能讓你如意!」東方墨玄聞言,直到此刻才明白自己身擁的那截斷骨竟然有如此大的來頭,居然是一件一統冥界幽土的太古大殺器,自己竟然能夠擁有它,當真是天不滅我,同時東方墨玄此際也才恍然大悟,難怪自己一直被人追殺,除了因為自己是半僵煞自體外,更主要的原因恐怕就在於此了。

一想到此,東方墨玄不禁又驚又喜,驚得是自己恐怕以後無寧日,喜的是自己掌控了這樣一件讓三界動容的至尊之器,日後尋找雙親、報家仇便又多了幾分把握。

難怪在和那巨力、烈山等人交手時,自己總覺有些詭異,總覺冥冥中擊出的拳頭帶有一股嗜血的殺戮氣息,甚至隱隱能夠看見一柄骨矛,原來原因便在於此。

「哈哈哈哈哈,豎子,能不能如老夫意不是你說了算,而是得看老夫的幽冥陣能不能禁控得了你的魂魄,只要拘出你的魂魄,你的一切都將是老夫的!」閔天仁驀然間看著東方墨玄狂笑道:「看看吧,這是什麼?」

閔天仁說罷,抬手一抓,一具巴掌大的玉棺和一隻小玉瓶霍然出現在他的掌中,閔天仁獰笑道:「這裡面可是裝的你那相好丫頭的血肉和三魂七魄,老夫便將她煉化進這幽冥陣中,你們也好做一對同命鴛鴦,讓刑戮骨矛的器魂吞噬,壯大它,哈哈哈哈!」

唰地一下,閔天仁便將玉棺材和玉瓶徑直投入那黑色的漩渦中,轉瞬便不見了蹤影。

「老鬼,敢爾!」東方墨玄頓時目眥皆裂,雙目一派赤紅,狂聲怒吼,「你敢壞了溪兒的血肉和魂魄,小爺發誓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哈哈哈哈哈,豎子,你簡直是在夢話,別說你現在無力反抗老夫,便是你能夠反抗,你又能反抗得了嗎?」閔天仁指著東方墨玄大笑,極為瘋狂。

「哈哈哈哈哈哈,閔天仁,原來你竟是一名鬼修,居然瞞過了這麼多的人,此際居然還敢幹這傷天害理之事,當著不可饒恕!」忽然一道如同夜梟嚎叫之聲的怪笑聲驀然在外響起,那怪笑聲彷彿如同一道極細的細線般,直接無視了閔天仁布置在室外的禁制而穿透進來。

閔天仁面色倏然一變,忽地一把便將東方墨玄提起擲入那緩緩旋轉的黑色漩渦之中,瞬間東方墨玄的身影便被那黑色漩渦吞沒。

「找死!」閔天仁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殺意暴漲,只見他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便發出一道神識,循著那笑聲的方向,凌厲地攻擊而出,爾後他的身形亦隨之化為一道烏黑的流芒,一晃便射了出去。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東方墨玄一沉入那黑色的漩渦之中,便感到自己的神魂遭到了一道詭異的力量的牽扯,神魂立時震動不穩起來,隱隱有要脫離自己意念的空中。

東方墨玄明白,一旦自己的神魂脫離了意念的控制,那等著自己的便是自己被徹底滅殺,繼而是被煉化的恐怖結局,那麼自己身擁的刑戮骨矛、僵煞之軀、兩枚金眸珠以及腹中那黑乎乎的殘片,毫無疑問便會被閔天仁得去,這是東方墨玄絕對不能容許的。

「想要煉化我,奪我的寶貝,你這老匹夫也太痴心妄想了!」東方墨玄雖然如此想,但他更為著急的卻是被封在玉棺材和玉瓶中雲若溪的血肉及魂魄,若是血肉不存、魂魄消散,恐怕雲若溪便要此地消亡,連輪迴都不能。

「溪兒,溪兒,你在哪裡?」東方墨玄一念至此,頓時心下大急,根本不管自己渾身上下被那詭異的黑色漩渦釋放出的力量絞殺、撕扯,更顧不上自己的神魂此刻在激烈地震蕩。

在他的心中,雲若溪便是一切,重要性遠遠超過了他自己,他只知道,決不能讓溪兒的血肉和魂魄被煉化,否則自己終生都將不安和內疚。

黑色的漩渦很大,巨大的吸力讓東方墨玄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被那吸力卷得四下翻滾,黑色漩渦中處處都是兇惡的冥界之獸,一個個散發著滔天的死亡味道和陰森的死亡氣息,那些陰森的氣息帶有濃濃的腐蝕性,遍及之處,處處被腐蝕,發出嗤嗤的響聲,生出縷縷黑霧。

「溪兒,溪兒,你在哪裡呀?」此時纏繞他的黑色煉繩上緩緩生出黑色的死芒,黑色煉繩幻化為一個個詭異的黑色死亡符紋,死亡符紋正漸漸地朝著東方墨玄的肌肉、血液中滲入,東方墨玄的皮膚上漸漸被腐蝕出了一個個漆黑的死亡符紋之痕迹,那痕迹處亦漸漸生出黑霧,疼痛難當。

「啊—-」

一聲狂吼,宛如霹靂、驚雷震響,黑色符文的強行進入身體,讓東方墨玄瞬間猶如萬箭穿心般地疼痛,又宛如墮進了地獄冰窟,一陣陣要凍裂神魂的寒意讓他幾乎差一點便心神失守。

一聲狂吼,東方墨玄雙目之中轟然幻起一片血紅,體中的龍元之力瞬間便自行流轉,游遍了全身各處,便是毛髮之巔,也是迸射、散發著一股股兇悍的威力和殺戮氣息。

而就在此時,一具瑩白的玉棺材和一隻白色的玉瓶在黑色漩渦中隱隱出現在遠處,被那黑色的死亡漩渦捲動四下亂撞、飛舞,發出蓬蓬的撞擊之聲。

一隻山嶽般大小的冥獸忽地從黑霧中衝出,狂吼一聲,地動山搖,那冥獸看著正漂浮在黑霧之中打轉、亂撞的玉棺材和玉瓶,撲地從口中噴出一團黑色的冥焰,將玉棺材和玉瓶一下便包圍在了其間,須臾間那黑焰頓時洶洶,便要開始煉化和吞噬玉棺和玉瓶。

「畜生,你敢!」東方墨玄怒氣頓時勃發,暴叫一聲,頓時一股殺戮之意轟然迸射,直欲滅天。

喀嚓!

東方墨玄抓住那黑色的煉繩,頓時體中的龍元元力化為暴怒的蒼龍,迸出如山的狂暴之力,東方墨玄大喝一聲,雙手拽住煉繩猛然發力狠狠一扯,頓時那黑色的煉繩發出喀嚓聲脆響,被他生生拽斷為數段,而那被扯斷的黑色的煉繩瞬即便在黑色的漩渦中化為一簇簇黑色的冥火,倏燃倏滅。

伴隨著簇簇冥火的熄滅,東方墨玄身上的黑色符文也轟然消散,但他的身軀上卻是流出了道道烏黑的黑血和一個個黑色的疤痕。

一步跨出,疾如閃電,一聲暴喝,宛若霹靂,身在半空,狠厲搗出一拳,那一拳之勢似乎要氣吞山河,頓時讓那黑色漩渦旋轉之勢亦為之稍稍一滯。

一柄讓三界寒顫的骨矛隨著東方墨玄的拳頭擊出之勢,轟然幻化而出,恐怖的殺戮之聲頓時響徹這片黑色的煉魂世界,金色的拳頭上金芒咋射,唰地一下便撕開了黑霧漩渦,無數的怨魂、冥獸紛紛驚叫躲避。

咻!一矛穿透那龐大如山的冥獸之軀,帶出射出數千丈遠的骯髒的腐蝕性黑色血液。

吼!

撲通!

一聲凄厲長吼,頓時黑色世界震蕩,那冥獸奔跑數步之後,轟然倒地,繼而身軀發出蓬的一聲悶響,被那刑戮骨矛的殺氣生生震碎了龐大的身軀,化為漫天黑色血雨。


骨矛懸浮在黑色世界中,如同凌天的帝君,所有的冥獸盡皆跪伏,漫天的黑色死亡之氣頓時被骨矛吸取,瞬間那刑戮骨矛上一小點兒符文發出了恐怖的殺氣和威壓,爾後忽地化為一道烏芒隱回東方墨玄體中,而東方墨玄在這含恨一擊之下,體中龍元力亦達到乾涸之狀,咕咚一聲倒地。

「表少爺果然了得,嘖嘖嘖嘖!」黑色煉魂世界中忽地響起了一道驚詫的聲音,隨即東方墨玄便感到一道靈氣輕輕拂過自己的身軀,隨即便失去了意識而昏迷過去。

「這女子顯然是表少爺極為看重的人,表少爺是個重情義的人,倒不可將這女子魂魄丟在此處,索性一併救出,也好叫表少爺日後放懸空城一條生路,唉!」那聲音一聲長長嘆息,忽地一指大手出現,憑空一撈,便將昏迷的東方墨玄和玉棺材、玉瓶一把抓住帶出了黑色世界。

而此時閔天仁含怒追擊那發出詭異笑聲的人,已經來到了天絕城外城僻靜處,那前面的人彷彿貓戲老鼠般地走走停停,一步便跨越數百丈之遠,不時回身發出一道靈氣凝聚的風刀,激怒閔天仁,好幾次差點兒便擊中了閔天仁。

「鼠輩,這般藏頭露尾、鬼鬼祟祟,閣下既然敢來我天絕城地挑釁,何必還要逃跑?」閔天仁氣急敗壞,在自家的地界上被人如此無視,當真是讓他怒氣難抑,根本沒有考慮別的,憋足了勁追趕:「你們是離天宮還是天元宗的?」

「呵呵呵呵,你還真是個傻帽,老子會告訴你么?」前面那人霍地一下停下,轉身看著殺意濃烈的閔天仁,似笑非笑,譏諷道。

「你—-」閔天仁立時一愣,瞬間暴喝道:「說不說沒關係,老夫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哼!」

「是嗎?我本想直接弄死你這個邪-惡鬼修,不過這天絕城馬上就會成為大殺場,離天宮、天元宗、斷魂崖慕容家族,歸元大陸十二主城的各大勢力都會前來殺你,我倒沒必要弄髒了手!」

對面那人呵呵大笑,對那暴怒中就要出手的閔天仁根本不放在心上,漫不經心道:「別以為你把天絕城變成了一個殺戮之城就得了不得,嘿嘿,在我眼裡也不過是紙糊的一般,玄冥洞府下的遠古遺迹,你能瞞得過隱界,哈哈哈啊哈哈,你就等著被抽筋剝皮吧,鬼修!」

「你如何知道這些?」閔天仁聞言不禁大駭,失語驚問道:「你是隱界的人?」

「哈哈哈哈哈,小爺會告訴你么?傻帽!」對面那人哈哈大笑,忽地一揚手衝天絕城輕輕一揮。

頓時一個大手印赫然幻化在半空,爾後便見那大手印朝下狠狠一按,天絕城某一處立時被那一掌抹平,煙塵瀰漫,那一處竟然被這人一掌就破去了。

閔天仁大駭,身形倏然倒飛千丈,看著那緩緩消失的身影,只覺後背發涼。

「遭了,中了調虎離山計!」猛然間閔天仁怒吼一聲,轉身如電芒激射,朝著城中的居所飛射而回。

若您覺得本書尚可,請您支持秀才,您的書評、建議和支持,便是秀才努力碼字的動力。

本書建有書群:論道戮天378234835,恭候您的到來!

以後本書更新每天第一更將會在上午9點左右,第二更會在晚上7左右,敬請品鑒!


本書源自看書罔

… 「這倒是個不錯的玩意兒,嘿嘿,老夫就坦然受之了!」嘿嘿怪笑數聲,那人探手將閔天仁的那尊滅魂冥缶上的神識一把抹去,轉眼間那尊滅魂冥缶便成為了無主之物,爾後那人將自己的神識烙上,徹底煉化為自己的一件寶貝收取進儲物戒。

爾後輕輕提著昏迷的東方墨玄出了閔天仁的居所,便身化一道流芒,急速朝天絕城外掠去,一步便是上千丈之遙,只數十步,便遠遠離開了閔天仁的住處。

然而尚未等他停下來喘氣時,一股讓他寒毛倒豎的氣息忽地在他周圍生出,頓時那人-大驚,簡直不敢相信在這靈氣如此貧瘠的歸元大陸上,竟然還有如此恐怖的大能修士,能夠不聲不響在自己毫不覺察的情況下出現在自己的身畔,這等修為,只怕不是元嬰後期,便是煉虛之上的高修。

大驚之下,這人唰地展開身形,化為一道更加急速的流芒,快逾閃電般地向前急掠,想要一口氣甩掉身後的那尾巴。

然而讓他更加驚駭的是,無論自己多快,身後那尾巴總是不疾不徐地跟著自己,一點兒也沒被他落下,反而自己居然能夠隱隱聽到對方的呼吸之聲。

那人一咬牙,霍地停身,猛地迴轉過身來,看向身後那緊跟自己的人喝道:「道友一路緊跟在下,意欲何為?」

「不何為,將我的朋友交出來便成!」來人聞言后哈哈大笑了數聲,聽聲音是一個老者。

「嘿嘿,他是你的朋友,你這話說出去誰信呢,既然是你的朋友,為何此前不出手相救?」那救東方墨玄的人嘿嘿冷笑道:「實話告訴你,此人是我家表少爺,我如何會將他交予你,我看你是居心叵測有所圖吧!」

「呵呵呵呵,我說他是我的朋友便是,如何要與你多說,趕快交出來,老夫不為難你便是!」對面那人也不生氣,呵呵一笑,緩緩道。

「不行,茲事體大!」那人想都不想地一口回絕了,少不得以威脅的口氣道:「你最好識相一些,小靈域懸空城姬家,你可要掂量掂量分量!」

「喝,抬出背後的人來了,可惜老夫不吃你那一套,姬家很不得了么?」沒想到對面那人卻是毫不驚慌,反而冷笑著道:「若不是看在你救了他的份兒上,老夫早就一指頭滅殺了你,還有那什麼姬家,老夫日後會代替我朋友前去好好拜訪的,哈哈哈哈!」

「哼,不知死活,竟敢大言不慚!」那人聞言亦呵呵冷笑,驀然間發出一枚傳訊符,那傳訊符唰地一下射入虛空,瞬間消失不見。

「叫幫手是吧,呵呵呵呵,有意思!」對面那老者不以為然,呵呵一笑道:「你是想叫他來幫你吧?」

那老者說吧,忽地一揮手,頓時虛空一陣微微顫抖,瞬即一道人影跌了出來,撲地一下跌到在地。


「少爺,你怎麼了?」那人忽地發出一聲驚駭之聲,這一刻他的聲音里充滿了驚駭,同時也充滿了憤怒!

「老匹夫,你敢傷害我家少爺!」那人一身大吼,驀然間渾身上下散發出淡青色的微茫,整個人的身軀忽地急速擴張增高,瞬間便增高到百丈之高,成為了一個參天的巨人,同時生出了三頭六臂,宛如一個天神。

那參天巨人一聲咆哮,宛如霹靂震響,六臂各抓一件法器,向那老者撲殺而下。

「哼,好好的太古秘術竟然被你們如此糟踐,你們姬家真是沒落得沒救了,就這般模樣還敢出來丟人現眼!」那老者卻未驚慌,反而發出一聲冷笑,渾沒將那參天巨人的凌厲撲殺當一回事。

「給老夫定!」只見那老者冷喝一聲,抬手在身前一劃,頓時整個虛空急劇震顫,似乎要崩塌一般,一道道空間裂縫隨他手勢而出,發出轟隆隆的連綿震響,那情形便如世界末日來臨。

而那參天巨人在這一瞬間猛然發覺自己竟然被禁錮了,這一方空間在瞬間被那老者隨意一揮便禁錮了,能夠在舉手之間禁錮空間,只有那些超級恐怖的大能才能夠做到,至少必須是大乘及大乘以上的修士才有這般的本事,因為這需要領悟到空間之道。

「滾吧!」老者猛然一聲冷叱,聲如驚雷、巨濤,盪卷而出,瞬間便將那兩人毫髮無損地推送到數百里之外。


「老夫知道你們的意思,東方墨玄乃是老夫好友,你們倆不必擔憂!」瞬間在那兩人的耳邊傳來老者清晰的話語聲,「此子不錘鍊不會成器,天絕地下是一個殺場,也是一個大機緣之地,他能否活下來,就看他的命了,一切都要看天意!」

「少主,咱們真要看著那前輩將表少爺放如天絕地地下?」數個時辰之後,在夜色中,兩道人影並肩而立,其中一個人猶豫了半響,還是問了出來。

「嗯!」另一人沉吟良久,方輕輕吐出一字,但卻伴隨著一聲長長嘆息,「眼下看也只能如此了!」

「可那下邊太過兇險,我怕表少爺萬一……,咱們可沒法子向姑老爺和姑奶奶交代!」那名恭謹的僕人依舊有些擔憂道。




他打不過賀方山,在人家手底下他走不過十招,不過衝天也很強,兩強相爭必有一傷。

Previous article

「沒辦法了…下次見到你,我會殺了你!!」加隆死死盯著面前有些模糊的人影,心裡越發平靜,將那張陰冷俊美的面孔記在心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