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打不過賀方山,在人家手底下他走不過十招,不過衝天也很強,兩強相爭必有一傷。

他利用賀方山的自負,略施小計,果然賀方山就上當了,把衝天推到他一方了。

接下來就是要和衝天聯手了,光頭成文哥相信,面對一個神通境五重衝天會同意和他聯手的。 聯手!

當光頭成文提出提議的時候,他以為以衝天的判斷,必然會和他聯合到一起對抗強大的賀方山,然而他得到的,卻是衝天的一聲冷笑,讓他十分驚愕,此時還不合作不就是要找死嗎?

「哈,小子還挺橫,聽他的話,你們兩個聯手吧!這樣還有一點生還的機會。」賀方山竟然一點也不介意兩人聯手,顯然對自己有充分的信心,上次光頭成文壞他的好事,要不是他被另一隻強大的妖獸纏住了,成文一伙人早就被他滅了。

對自身的實力有強大的自信,所以他對衝天兩個人是否聯手,真的是一點都不介意。

揮刀,連揮四道劍氣,除光頭成文和衝天,四個傷號全部斃命,看的光頭成文眼睛都冒火了。

殺!

光頭成文一聲怒吼,竭盡全力,數十道劍氣就像是疾風驟雨一般,向賀方山砸過去。

他的攻擊覆蓋面積非常大,如果多必會非常吃力,更何況還有一張法器大網隨後也發出去了。

然而賀方山一點躲避的意思都沒有,靜靜看著攻擊到來,然後飛劍在面前凌亂舞動,看似毫無規律,卻組成一張十分凌厲的攻擊網,面對光頭成文發出的攻擊,竟然採用硬碰硬的方式。

轟!

兩人的攻擊交匯,強大的爆炸衝擊波席捲而來,衝天連忙元力護體。

就在此時一個人影激射而出,竟然是光頭成文,他根本就沒有心思戀戰,他知道打不過賀方山,剛才竭盡全力發出攻擊,也只是為他離開作掩護,所以才不看結果,直接轉身就跑了。

然而他剛起身的時候,強勁的爆炸衝擊波中衝出一道銀光,擊中光頭成文的後背。

是一把銀色長刀,從光頭成文的背後射進去,胸前竄出去整個一個透心涼,前後通透的傷口。

是賀方山的法器,竟然把光頭成文的大網法器穿出一個裂口,然後又殺死光頭成文。

「你居然沒趁機逃跑,不怕死嗎?」殺死光頭成文,賀方山一伸手,把五個人的空間戒指、空間袋凌空抓來,顯然不把衝天放在心上,一個神通二重而已,如果再加兩重、三重或許他能忌憚一點。

「死的還不一定是誰。」衝天並沒有阻止賀方山,因為最後的勝利者,會拿走所有的戰利品,此時收起戰利品的人,只是一個中轉而已,要是不能獲得最後勝利,就是為別人做嫁衣了。

「好小子,有骨氣,我會盡量給你留一個全屍,你先出手,要是我先出手你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了。」賀方山很是自負,飛劍在面前盤旋飛舞,化成一道道銀光,處在隨時可以出手的狀態。

哼!

衝天眼中寒光一閃,知道賀方山也不是好東西,於是他一出手就毫不客氣,千幻指。

憑空出現的一根巨人手指,嚇賀方山一大跳,等他認清是千幻指,額頭上頓時湧出一頭冷汗。

千幻指是光明學院的獨門秘技,雖然修鍊的人不少,可也不是誰都能修鍊的,需要極其優異的資質,還要經過一些考驗,每年都有極少數資質優異的人,被選中允許修鍊秘技千幻指。

然而最終能夠煉成的,始終是極少數,不過歷來能學會千幻指的,都會成為很強大的人。

千幻指,在光明學院就是一個標誌,是一個資質、潛力高達一定程度,得到學院承認的標誌,僅憑對方施展千幻指,賀方山就知道他看走眼了,眼前的人不是綿羊,是一頭狼披著綿羊皮,偏偏他就被騙了。

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再也不遵守剛才許下的諾言,來不及動用法器飛劍凌空射出。

轟!

千幻指和飛劍正面相撞,頓時嗖的一聲,在賀方山大驚失色中飛劍被打飛了。

有點不真實的感覺,畢竟他是神通四重,而面對的只是一個神通二重,竟然把他的飛劍打飛了。

「我真是小看了你,不過你今天一定會死!」既然已經得罪了,賀方山知道必須殺死衝天,否則一旦來日衝天更強大了,到時候炸他的麻煩,他就死定了,必須趁他未強大起來的時候斬殺。

強行拉回被打飛的飛劍,賀方山搶先出手,飛劍陡然膨脹到二十多米長。

飛劍劈出來的時候,一分為三,竟然射出三道劍氣,呈品字形向衝天劈頭蓋臉的殺將下來。

出手就是全力,賀方山已經打定主意,決不能給衝天任何機會,否則倒霉的就是他了。

凌厲的劍氣縱橫,飛過的時候,散逸出來的刺骨鋒芒,竟然在地上刻畫出三道深深的痕迹。

「死的一定是你!」衝天一點都不擔心,千幻指再次發出,凌厲的殺機已經鎖定賀方山了。

連續點出三指,三道強勁的指力,和賀方山發出的三道劍氣,恰好一對一的迎面發射過去,讓賀方山的臉色一一陣陣看,千幻指的威力他很清楚,甚至不止一次看到過,所以才會心悸。

轟轟轟!

三聲劇烈爆炸幾乎同時響起,強勁的力量讓衝天連連後退,爆炸的力量衝擊太強了。

煙塵散去,賀方山的臉色有點蒼白,不過眼神中充滿更強的震驚,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的衝天。

他本以為衝天只是資質好,能修鍊千幻指就是最好的證明,然而剛才的交鋒中,他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強大力量,即使千幻指的增幅能力再強,也不會產生如此強大的力量,唯一的解釋,就是衝天的力量達到如此水平了,是一個妖孽式的天才,不能以常理判斷。

神通二重的力量,竟然超過他神通四重,他知道今天麻煩了,別說殺人,自保都是大問題了。

殺!

賀方山猛然一咬牙,主動進攻,竭盡全力的發出近百道劍氣,組成一面劍氣的浪潮向前推進,浩蕩的劍氣浪潮,就像是山崩地裂一般,驚天動地的向前推進,地面都被硬生生的刮掉一層。

儘管前所未有,超越他以往最強攻擊的強度,賀方山卻一點高興的意思都沒有。

因為他知道,即使做出突破了,他也很難戰勝面前的敵人,能打個平手都已經十分了不起了。

想到剛才他是貓戲老鼠的心態,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剛才他自以為是貓,別人都是小老鼠,可實際上他才是老鼠,在貓鼻子下不知死活的亂竄亂跳,結果貓一發威他就麻爪了,心悸了。

嗖!

劍氣剛剛發出,他的法器長刀就發出去了,同時發出兩招,可是他最引以為傲的。

剛才,他就是藉助這個能力,僅僅是一個照面,就把光頭成文射死了,乾淨利落十分漂亮。

「大力金剛指,隻手遮天!」衝天一揚手,空中出現一隻金色的巴掌,就像是一朵金色雲朵。

巴掌拍下來,頓時勁風狂舞,就像是一場風暴到來了,吹得人衣衫裂咧咧作響。

賀方山已經沒心情驚訝了,儘管他已經認出來了,是大成的大力金剛指,另一門厲害的武技。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切進展順利,按照他的計劃進行,他就能活下來,會安全的。

然而令他絕望的是,一枚青銅色印章出現了,上面還有九條青龍,看起來必然是高級法器。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兩人的攻擊碰撞,緊接著是兩種法器碰撞,而且是正面碰撞。

嗖!

一把長刀急射出來,是被強大的力量撞飛了,甚至長刀的尖端,竟然被強大的力量折斷了。

賀方山臉色頓時慘白,長刀是他的法器,地級下品法器,已經很高級了,然而碰到上古法器九龍印,就有點相形見絀了,尤其是在全力正面碰撞的時候,非常強大的壓力集中在刀尖上,綳斷了。

法器和心神相連,法器受損了,賀方山的心神也遭受重創,一陣十分難受的感覺。

轉身,賀方山根本不管交鋒的結果如何,他的計劃就是利用強大的攻擊,拖住衝天的手腳,為他逃走創造機會,這還是在光頭成文的身上學到的,只不過光頭成文碰到他逃走失敗了。

想到光頭成文的失敗,賀方山心裡有一層陰影,會不會重蹈賀方山的覆轍呢?

不過背後強大的衝擊波,儘管讓他有些難受,卻大大增加他的速度,猶如離弦之箭射出去。

就在他竭力狂奔的時候,面前猛然出現一面青銅牆壁,不記得這裡有一面牆壁啊?

不過他馬上就認出來,根本不是牆壁,而是法器,九龍印放大之後,擋住賀方山逃跑的路線。

「打不過就想跑嗎?」剛停下來,身後就響起一個聲音,令賀方山手腳冰涼,心沉到谷底。

他更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機,已經牢牢鎖定他的身體,只要他稍有異動讓對方感覺到威脅,致命的狂暴打擊就會降臨,無奈之下只能慢慢的迴轉身體,看到衝天帶著冷笑站在他身後。

賀方山十分感慨,都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然而他的角色轉換,從獵殺者轉換成被獵殺的人,僅僅不過三十秒鐘而已,太快了,快得他有點不適應身份的轉換,就要考慮著如何逃命。

「什麼條件才肯放我一命,說吧!」賀方山勉強維持鎮定,他不想死,想要和衝天談條件,不過暗中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元力,悄悄在經脈中運轉起來,按著一個十分詭異的路線。 要你死!

衝天不會為以後留下隱患,對於已經結下愁怨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毀滅不留任何後患。


衝天剛否決,賀方山就動了,他剛才就已經在緩慢蓄勢,強大的遠超出他力量水準的攻擊,滔天巨浪一般向正面爆發,孤注一擲拚命了,臉上顯現出瘋狂而猙獰的面容,眼睛布滿血絲。

暴風身法!

六倍力量超負荷!

超級三倍半超速度!

衝天早就堤防了,他深知臨死反撲的兇猛和危險,所以時刻警惕,在賀方山的反擊剛剛發動的時候,人影一閃,身影緩緩消失,竟然是殘影,生死危機之下躲避的速度太快了,產生殘影。

一道銀光閃耀,剛發出絕命一擊的賀方山,被銀光斬中脖子,頭顱衝天而起。

衝天迅速把六個人的儲物袋、空間戒指和兵器,能拿走的全部拿走,然後閃身離開戰鬥現場,直到有一段距離之後,才檢查一下六個人身上得來的戰利品,看看一番激戰之後的收穫。

妖丹,竟然有五十多顆,大的,小的,各種顏色的,不同屬性的妖丹不同顏色大小。

五十多顆妖丹,都是神通境的妖獸的,其中五分之一是窺天境的妖獸的,價值要更高不少。

收好意外的收穫,衝天繼續在地宮第二層遊走,在一個又一個洞穴中穿梭。

整個地宮的地下部分,就是一個巨大的洞穴體系,洞穴高大的地方,可以高達數十米的寬闊,窄小的地方,僅能容一人通過,縱橫交錯,像是迷宮一般,不過經過長期以來的不斷探索,前六層的洞穴網路,已經被完全摸清了。


不過,洞穴網路雖然摸清了,妖獸的分佈,卻在不停變化中,誰也不能預期出現的妖獸種類。

不過從第七層開始,就沒有明確的洞穴網路體系地圖了,危險係數也大幅度增加。

衝天直接從第二層下到第三層,地宮的地下部分,越向下空間越大,相應的洞穴體系就越複雜,妖獸的等級就越高,危險就越大,當然伴隨危險係數的提升,能得到的妖丹等級也就越高。

吼!

衝天到第三層還沒多長時間,就聽到一聲怒吼,是妖獸,閃電一般爆射過去。

兩分鐘之後,在一個小水塘邊,他發現一隻高達十米的巨大妖獸,是神通境後期的烈焰妖熊。

烈焰妖熊滿嘴是血,在他旁邊還有一隻一米多高的,已經分辨不出種類的妖獸屍體。

顯然是烈焰妖熊剛剛完成一次大餐,不,是即將完成的時候,衝天出現了,烈焰妖熊暴怒。

妖獸在進餐的時候,除非是家庭成員,其他闖入者,都將視為入侵者而遭到反擊。

看到衝天的進入,暴怒的烈焰妖熊直接扔下血淋淋的骨架,直奔衝天大步轟轟轟的走過來。

怒吼一聲,巨大的爪子摟頭蓋臉的盤下來,嘶嘶的風聲攝人心叵。

妖獸最強大最直接的,還是他們的肉體力量,越是低級的妖獸就越明顯,直接肉體進行攻擊。

衝天一閃身,讓巨大的熊掌在他身邊落地,轟然一聲大地震顫中,留下一個十分巨大的掌印。

各種熊類妖獸,多數都是以強大的力量出名的,烈焰妖熊也不例外,防禦強大,力量強大,巨大的熊掌看起來肉乎乎的,實際上堅硬程度堪比鋼鐵,神通境強者也扛不住三兩下拍擊。

而它們的一身皮毛,更是天然的堅硬鎧甲,就是用飛劍進攻,也不容易造成大的傷害。

嗚!

衝天剛躲開右側熊掌的拍擊,左側的熊掌帶著嗚嗚的風聲,又拍下來。

烈焰妖熊,看起來胖墩墩的一個龐然大物,可是行動起來的時候,卻顯得十分敏捷而迅速。

不一會兒,地面上就留下十多個熊掌形狀的大坑,都是被烈焰妖熊拍出來的,即使是堅硬的岩石,一掌拍下去,也會留下一個清晰的形狀,伴隨著蜘蛛網一般的裂痕,還有碎石激射。

久戰不下,烈焰妖熊暴怒!

猛然仰起頭,吸氣,胸腔頓時像氣球一樣,膨大了一倍有餘,顯得有點滑稽。

然而衝天一點笑意都沒有,緊盯烈焰妖熊的腦袋,已經做好一切準備,身體早已蓄勢待發。

烈焰妖熊低頭,然後就是一股紅色激流,從它的嘴裡噴射出來,赫然是高溫的火焰。

烈焰妖熊相比其他熊類妖獸,有一個十分顯著的特點,就是可以掌控火焰的力量,使用火焰。

不過它最擅長的,還是肉體攻擊,只有在肉體攻擊效果不明顯的時候,才會動用火焰。

紅艷艷的火焰噴射下,頓時數十米方圓化成一片火海,炙熱的火焰,讓周圍的岩石都紅熱了。

頭部擺動,火焰隨之移動,雖然火焰只持續了三秒鐘,強大的熱力卻讓周圍溫度迅速提升,甚至火焰掃射下的地面,地毯式攻擊,岩石都融化了很大一部分,變成紅色的液體……岩漿!

不過等烈焰妖熊停止火焰噴射的時候,火焰掃射的區域,並沒有衝天的影子。


在進入地宮之前,衝天也曾經借閱過地宮妖獸的資料,當然清楚烈焰妖熊的特性。

在它噴火之前,就已經做好準備,等它張嘴露出紅色光亮的時候,衝天就已經遠遠避開了,所以烈焰妖熊張牙舞爪的一頓火焰噴射,卻實實在在的做了無用功,連衝天的一根頭髮都沒燒到。

就在烈焰妖熊結束火焰噴射的時候,頭頂一暗,一座小山轟然一聲砸下來。

在地宮奇特的發光礦石造就的,比外面略暗的光線下,九龍印就像是一片奇特的烏雲罩下來。

烈焰妖熊暴怒,竟然一點都不躲避,兩隻強有力的熊掌狠狠向上轟過去。

它竟然想憑藉強大的力量,轟開九龍印的轟擊。

人類,能藉助法器的力量,而妖獸多數都沒有法器,它們最多利用的就是自身的爪牙之利。

烈焰妖熊的兩隻熊掌,就是它最強大的武器,甚至一般的法器,在兩隻強有力的熊掌之下,也會被硬生生的摧毀,尤其是熊掌末端,還有尖銳鋒利的指甲,一點也不比飛劍的鋒利程度差,而且也十分堅固。

轟隆一聲悶響,九龍印和兩隻熊掌相遇,沉悶的聲音彷彿天崩地裂一般震撼人心。

九龍印竟然被硬生生的擋住了,停止了,沒有砸下來。


「你算什麼東西,敢在老子面前撒野,如不是你背了天元宗的一個什麼狗屁監使的身份,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活剮了你!」馬炳彪脾氣暴烈,聞言再也按捺不住,頓時踏上一步,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在慕容沐風腳尖前,喝道:「慕容家什麼時候出了你這樣一個雜碎!滾一邊去,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