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南宮梅兒將丹藥塞到了楚眉靈的手裡,同時又道:「我去給你們買些食物,他這重傷至少要休息好幾日!」

「那你自己要小心!」楚眉靈叮囑。南宮梅兒一離開,凌亦封就將楚眉靈扯入了懷,帶血的雙唇吻住了她,這個吻熱烈且憤怒,像是等待了千年在這一刻爆發。 楚眉靈根本沒料到他會這麼瘋狂,她用力推開,換回的卻是他將她強壓在地面,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凌亦封!」她大怒,雙眸變得碧綠幽深。

凌亦封頓時覺得腦袋發麻,他鬆開了她,緊接著臉頰傳來一陣疼痛,一記重重的耳光子將他徹底抽醒。

「凌亦封!你若再如此!我會殺了你!」楚眉靈的手中已幻化出驚梅劍,鳳目冷厲,周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凌亦封用手背擦去唇角被打出的鮮血,英眉微挑,輕笑道:「你這樣真像是個烈女子!」

楚眉靈聽出她話中的諷刺,有些不悅得問道:「你此話何意?」

「何意?」凌亦封冷笑一聲,黑眸迸發出一絲恨意:「洛宛靈,你對我如此抗拒,可你對他呢?明明知道他前世那麼對你,你還承歡在他的身下,不覺得噁心?」

楚眉靈雙眸微眯,緊緊盯著他臉上的表情。他方才那番話明明帶著譏誚帶著恨意,可為何他流淚了?

「你,你究竟是誰?」

楚眉靈覺得呼吸快要停止,未等凌亦封回答,她的眼眶已有些發酸,緩緩站起身子,雙唇發顫:「你,你是慕容,慕容允黎?」

凌亦封見她眼眶泛紅,終於開了口:「慕容允黎已經死了。」

「死了?」楚眉靈後退了一步,隨即搖頭,「不可能!他不會死……」

這番話落下,凌亦封再也剋制不住情緒,顫聲問道:「你還記得他?」

「他是我的親人!我怎麼可能會忘記?」

楚眉靈看著眼前的凌亦封,再早已顫不成聲:「他說過,就算洛宛靈被世上所有人敵視,他也會擋在她面前。」

她的腦海里浮現她和凌亦封相處的點點滴滴,想起他對她說過的話。他給她釀的果酒,他給她做的點心。哪樣不是洛宛靈最愛吃的?他就是慕容允黎啊!她竟然才明白過來!

凌亦封只是站在原地,靜靜得看著淚流滿面的女人,卻說不出一個字。割肉剔骨算什麼?他最心痛的是她恢復記憶以後再次回到那暴君身邊!


他慕容允黎割肉剔骨為了什麼?不就是替她報仇?她不需要親自去承受這種痛苦,他只要她躲在他的身後!他會為她擋去一切苦難!

「允黎,是不是你?」楚眉靈看著他,聲音有些發顫。

「是我!我回來了……」慕容允黎點頭並扯出了一抹笑容。

「你真的回來了?」楚眉靈重複得問了一遍。前世,她愛得粉身碎骨,愛得可笑至極,除去二哥和娘親,所有親人和朋友都唾罵她,厭惡她!但還有一個人一直守在她身邊,他就是眼前的人!

「嗯!我回來了!」慕容允黎點頭,他含著眼淚,一步步靠近她,「你答應過我,若有來世,你會嫁給我,可還作數?」

楚眉靈的身子微。

「靈兒?」慕容允黎已走到了她的身前,雙眸直直得看著她,再次問道:「告訴我,可還作數?」

「允黎,我會為你奪取江山!」楚眉靈微微閉上雙眸,不敢直視他逼視的目光。

「江山?你以為我在意的是江山?」慕容允黎笑了一聲,輕輕捏住她的臉頰抬起,低聲道:「睜開眼看著我!」

楚眉靈睜開清亮的鳳目,可目光卻依舊在躲避。她在躲避什麼?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還愛他?」他的唇輕靠在她耳側,聲音低暗。

楚眉靈清楚得回道:「我對他只有恨!」這種恨已滲透了靈魂,滲入了骨髓!至死不休!

「那對我呢?」慕容允黎又問。

楚眉靈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對視他的黑眸,回道:「我配不上你,我臟!」

「哈哈!」慕容允黎笑出聲,聲音凄涼。「我為你付出了那麼多,會在乎這些?」慕容允黎鬆開了她的下頜,閉上了絕望且痛苦的雙眸,與她唇瓣相抵,輕聲道:「無論你願不願意,我都會等著。等著你徹底忘了他,但是現在答應我,不要再回去了

,好嗎?」

楚眉靈並沒有推開他,而是回道:「我謀劃了三千年!經歷了無數生生死死,不可能輕易放棄!」

「謀劃了三千年?」慕容允黎愣了片刻,抬頭看著她的眼,有些不解:「你策劃了什麼?」

楚眉靈靠在石壁后坐下,然後將所有發生的事和計劃簡單扼要的告訴了他。

慕容允黎怔住了,呆愣得看著她,好半天都沒回過神。

「你,你……」他完全不敢相信她竟有如此深的心思。這不僅讓他覺得震撼,甚至讓他覺得背脊發涼!原來他根本沒有認識過真正的她!

「所以計劃已到了這一步,我不可能回頭!」楚眉靈深吸了一口氣,拳頭捏得緊緊。只差最後一步!只要再跨過去,她就能徹底摧毀他!

慕容允黎沉默,將她緊握著的拳頭裹在了他寬厚的掌心,許久后他輕聲道:「我陪你完成這個計劃!」

楚眉靈掙脫開他的手,回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你不用插手。」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慕容允黎見她掙脫了手,直接將她摟到身側,低聲說道:「我就是冥爺,手邊有十萬神族兵馬。你逼宮那日我會命他們圍住神都。你的妖兵若不是到了萬不得已就先不要動!」

「十萬兵馬?」楚眉靈不可思議得抬頭。她沒想到他有這麼多兵力。

「還有,就算他的神元被封住,他依舊是強者!這一點我們比誰都清楚!」慕容允黎的眉心微蹙,在沉默了半響后,他問道:「你確定在那日沒有解開媚蠱嗎?」

「日子應該不會算錯!」楚眉靈回答。

「那我們就用心靈戰術!」慕容允黎再次握住她的手,輕聲道:「至於具體辦法,我再好好想想。」

「好。」楚眉靈再次掙脫開他的手,身子不自覺得往旁邊靠去。

她排斥他的觸碰,這是她控制不住的動作。

慕容允黎被她的動作一怔,心口處被撕裂,在深吸了一口氣后就轉移了話題:「等你報了仇,得到了神族天下以後打算怎麼辦?是留下還是離開?你會不會嫁給我?」她沉默了很久,而他等得焦慮,害怕等不到想要的答案! 「允黎,這天下必須要有人來守。南宮烈畢竟不是慕容氏的人,若是可以,你……」楚眉靈的話音停頓,看著他表情的變化。

「可以什麼?你想要我來守這神族天下?」慕容允黎問她,他覺得心空落落的。彷彿他追逐了那麼多年,都沒有得到他最想要的東西!

「來!我給你上藥,我們只顧著聊天!」

楚眉靈轉移話題,她從鳳霄寶鐲中取出凝華丹,又水溶解后給他傷口上藥。

「我可以為蒼生守神界,但我需要你留在我身邊,你願意嗎?」慕容允黎再次重複這個問題。他等了太久了,他愛得太深了!沒了她,要天下又有何用?

楚眉靈一心為他上藥,不過當她給他手背上藥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問道:「允黎!告訴我,為何你的掌紋會變?」

「你想知道?」慕容允黎深深得看著她,並且收回了手掌。

楚眉靈皺眉,漂亮的鳳目閃過一絲難言的色彩,顫聲問道:「你,你該不是……」

她突然想起前世他對她說過的話,他說,若是誰傷害了她,他即便割肉剔骨,隻身入魔也要替她報仇!」

楚眉靈雙手緊緊攥著,這才想起為何他的掌紋會變。割肉剔骨!難道他真的割肉剔骨?重新塑造了肉身?

「都過去了!」慕容允黎抬手擦去她瞬間流下的眼淚,一時間手足無措:「你哭什麼?現在又不疼了!」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瘋了嗎?瘋了嗎?」楚眉靈抬手揪住他的衣領,整個人都在顫抖。

慕容允黎輕聲回道:「他是我哥,我與他有骨肉親情……」

「所以,你為了,為了報仇就……」楚眉靈再也說不下去,早已泣不成聲:「你怎麼這麼傻!你有病!你腦子有病!」

「我是有病!」慕容允黎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嘆息道:「只要為你報仇,別說割肉剔骨,無論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他的話音停頓,再次牽住了她冰涼的手,輕聲問道:「靈兒,嫁給我,好不好?

楚眉靈再度沉默,要嫁給他嗎?她清楚得知道自己並不愛他!她對他就如同對二哥的感情!是親人!可而他竟為她割肉剔骨!她不能再辜負他,絕對不能!

「答應我,好不好?」慕容允黎的聲音接近懇求。

「好!我答應你!」楚眉靈點頭。

慕容允黎聽了這回答,激動得渾身發顫,他將她再次摟到身側,低聲道:「我慕容允黎對天發誓!此生絕對不會負你!定會親手取下那暴君的人頭雙手給你奉上!」

「允黎,我們不能殺他,他……」

「啊!」

一個驚呼讓凌亦封從方才的狂喜中回過神來,也讓楚眉靈止住了接下去要說的話。


只見南宮梅兒已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她抬手遮住雙眼,「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

「怎麼慌慌張張?發生了什麼事嗎?」楚眉靈從他的懷抱里起身,顯得有些尷尬。


「沒,沒什麼。我給你們帶了好吃的!」南宮梅兒笑著從空間首飾中取出了三壺酒和幾隻烤雞,「我爹總說,面對險境時心情需要尤其的好!哪!我們三人現在就對酒當歌,就算暴君進來也不用停!」

言畢,她將酒遞給了凌亦封,雙眸閃過一道複雜之色。似憐惜,似崇敬,又似心疼……

「不對,你的眼睛怎麼有些發紅?」楚眉靈低頭看她的雙眼,怎麼都覺得她現在狀態有些奇怪。

「有嗎?有嗎?」南宮梅兒慌亂得揮手,笑得唇角抽搐。

她死也不會告訴他們,她這是因為剛剛哭過!哭的原因竟然是她被眼前的男人感動了!她從不知道這世上居然有這樣的痴情種!為了替心愛的女人報仇竟割肉剔骨!

看著他蒼白的臉頰,她竟萌生出想保護他的想法!同時也要保護好他所愛之人,小洛姐!而且她還打消了給爹追小洛姐的想法!

「真的沒哭過?」楚眉靈挑眉,並取出手絹替她擦了擦眼角,自言道:「這分明就是眼淚!」

「你煩不煩?」南宮梅兒打開她的手,抽搐了下唇角道:「簡直比我爹還要煩人!」

「吼吼吼!」

洞穴里部突然傳來一陣陣可怕的吼聲,三人同時保持警惕。

「這到底是什麼洞穴?你來過嗎?」楚眉靈問她,同時手中已握驚梅劍,準備隨時出擊。

南宮梅兒搖頭,並清楚得回道:「我是神界的人,怎麼會來過?我家小白也沒來過!他隨便找的地方……」


「誰說我沒來過!」白鷹的聲音從南宮梅兒的空間首飾中傳出來。

「那這是什麼地方?」楚眉靈突然想起方才周邊的環境和她的地圖倒是有些相似。心中一震,難不成就是她要去的血菩提所在處?胡家的祖廟?

「我曾經在這裡撒過尿!」白鷹理直氣壯的回答。

南宮梅兒抽搐了一下唇,挑眉問道:「小白,你想不想出來讓我拔毛?」

「南宮梅兒,你不要欺人太甚!方才她只問我有沒有來過,可沒有問我認不認識!」白鷹不服得反駁,氣勢洶洶。

楚眉靈被他的態度又怔了一下,做靈寵能做得這麼囂張也是有能耐!想她剛成為慕容驚瀾的靈寵時,那可是連反駁都不敢!

「你的小白叫什麼名字?」楚眉靈好奇得問她。黑澤鷹不苟言笑,沒想到他弟弟居然是個逗逼……

南宮梅兒回道:「他大名叫白影,小名叫小白!其實長得很英俊,就是脾氣暴躁了點!

楚眉靈點了點頭,隨即恢復了嚴肅和冷靜,偏頭對他們道:「你們先留在這裡,我出去查看一下地形。」

未等慕容允黎拒絕,她已快速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

慕容允黎想追出去,卻被南宮梅兒扯住了手臂:「你急什麼?小洛姐又不會跑了!她都答應嫁給你了!她是個說話算話的人,放心!你先坐下休息!」

楚眉靈出了洞門,此時快已天亮,她從寶鐲中取出地圖查看,果然如她所料,她真的到了胡家的祖廟,也就是藏血菩提的地方。她再仔細看了看地圖,原來地圖所標的洞穴就是她們所處之位。 一股強大的意念在她丹田處爆發,她試圖啟動冰封許久的妖元與這外來的力量抗衡!冷汗已從她的額間流淌而下,她的手緊緊握成拳頭!

撐下去!一定要撐下去!她不僅要報仇!還要君臨天下!重振妖族!打敗魔族!她從來不是弱者!

終於,那股陌生的力量敵不過妖元所震發出的妖力,在又一陣劇痛中,這股力量在她體內爆裂,好似化成了一股股清流滲透她的全身,同時也讓她狂亂跳動的心臟漸漸平復了下來。

她總算鬆了一口氣,無力得趴在地面,過去了嗎?是她突破了嗎?

一個呼吸,兩個呼吸,三個呼吸……

她抬手輕輕捂住心口,就在她準備起身時,她的氣海處再次傳來一陣劇痛。這種痛比方才更要厲害百倍,千倍。她痛苦的叫出了聲,長發四散,一雙清澈的鳳目竟變成了一雙紫紅色的雙瞳,妖嬈勾魂,深邃如墨海。她的身後長出了四條巨尾,尾巴高聳入雲,就如同四條白色巨龍

,爆發出無法想象的龐大力量,渾身上下散發出振威天下的王者之氣!

「轟隆隆!」

一聲劇烈的聲響,這裡的空間開始崩塌,天地間一片混沌,而她卻徹底陷入了暈迷。

等她再清醒時,居然發現已躺在了床榻,慕容驚瀾正守在她身邊,手掌與她十指相扣,他的面色蒼白,清眸布滿血絲。

「阿瀾?」她低喚了一聲,聲音有些沙啞。

慕容驚瀾見她清醒過來,一時間雙唇微顫,將她緊緊擁入懷裡。

楚眉靈拍了拍腦袋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我們不是在山洞裡嗎?我記得,我好像正在……」

她到底是真的吞下了血菩提還是做了一個夢?為何身體一點都不疼了?反而覺得渾身輕鬆?還有,她到底有沒有長出四條尾巴?

一想到尾巴,她立馬來了精神,想要試著甩出尾巴,看看到底有幾條。

可這一甩,不小心甩到了慕容驚瀾的臉上,讓他打了一個噴嚏。

「不,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動了……」楚眉靈抽搐了下唇。

她此刻不是激動,而是絕望!說好的四條尾巴呢?怎麼還是一條?看來那應該是個夢……

慕容驚瀾見她一臉的傻氣,忍不住笑出聲,向上提了提棉被又對門外下令:「讓御廚將燉的葯膳端來!皇后醒了!」

楚眉靈突然想到了什麼,強撐著坐起身子,用一種異樣的眼光打量他:「阿瀾,你將凌亦封和南宮梅兒怎麼樣了?殺了他們?」

這個問題讓慕容驚瀾輕吸了一口氣,低聲回道:「沒有,我們各自分開了。」

當他見到靈兒在那塊圓形空地暈過去后,他和凌亦封都沖了過去,他比凌亦封快了一步抱住了她。

那一刻他真的想殺了凌亦封!但轉念一想,若他殺了,靈兒必定會生氣,甚至會恨他!



蘇峰知道他是嫌訓練枯燥,這個羅昊啊,就是定不下來,不過也好,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他明白明白即便擁有出色的身體,沒有艱苦的訓練,同樣也會落到下風。

Previous article

一次次被打擊著,慢慢的也就習慣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