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像是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做過多的糾結,又像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一般,齊天飛也是如此問道。

「路?我不記得了。一路走來,都是奇沖帶著我強闖,再加上這裡四周,多是高大茂密的樹木,所以我根本認不到出去的路途了。」

搖了搖頭,黃鶯也是如此說道。

「啊,你不會是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吧?」

而後,像是後知後覺一般,她也是驚叫了一聲,瞪大雙眼如此問道。

對此,齊天飛自然也是只能夠無奈地點頭承認。

「這……這可怎麼辦?再有幾天,便是我成親的日子,想必,啊田他們,已經找我找得快要發瘋了吧!怎麼辦,天飛,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儘快走出這片叢林嗎?」

在得知,齊天飛也不知道出去的路途之後,黃鶯也是顯露出一副著急的神色道。

而至於她口中的「阿田」,自然便是她那過幾天,便要過門的夫家。

「有什麼辦法么?還不是只能夠走一步,算一步了。」

聽到黃鶯的問話,齊天飛也是苦笑著回應道。

他齊天飛雖然不是一個路痴,但在這樣一個陌生環境下,再加上四周還有高大的樹木,遮蔽視野,對此,他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如果我還擁有前世的實力,那麼我大可以直接施展飛天功法,脫離這片叢林,但眼下,我只有通玄境界的修為,如此一來,這個辦法當然不太適用於眼下了。」

放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齊天飛也是無奈地自語道。 若是在前世,齊天飛還是那個武道宗師,他自然擁有千百個方式,來脫離眼下的困境。

只不過可惜,時過境遷,如今重新轉世為人的他,只是一名小小的通玄境界修士。

他的修為,也是註定使得他無法使用高深的功法,來飛離這片叢林。

畢竟,一來這片叢林覆蓋範圍巨大,裡面擁有著各種不知名的妖獸。

他必須保存實力,以應對之前那諸如迅雷豹之類的妖獸襲擊。

這二來,則是因為齊天飛自身體內所擁有的元力,在他施展寂寞三轉身法之後,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寂寞三轉,身為地階身法,其品階極高。

但與高深品階相對應的,自然便是它對於元力的巨大消耗。

要知道,眼下以齊天飛不過堪堪通玄境界的修為,並不足以施展出寂寞三轉身法的全部威能,他只不過是勉強施展出一些這部身法的皮毛。

即便是皮毛,他也無法堅持太久。

所以,正是基於這兩個原因,使得他根本就不可能使用寂寞三轉身法,逃離此地。

而且,很有很重要的一點,他如今可不是一個人,他的身邊,還跟著黃鶯這麼一個黃花大閨女。


既然他從奇沖的手中,救下對方,沒有理由在眼下,又把對方一個人丟在這深山老林之中。

畢竟,他若是真的這麼做了,無異於是讓黃鶯,葬身在此地。

齊天飛還沒有能力做到如此絕情,所以這個想法,在他心中冒頭之後,也是很快便被他給否決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看來,眼下真的只能夠一步一個腳印,逃離這片地域了。」

在接二連三,否決掉自己的提議之後,齊天飛也是搖了搖頭,苦笑地自語道。

「走吧,我儘力在你婚期之前,走出這片叢林吧!」

而後,齊天飛也是將這樣無奈的情緒,表露在臉上,傳遞給了黃鶯。

「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對於齊天飛的說法,黃鶯縱使再怎麼心急,此刻也只能夠選擇接受。

「算了,儘力吧!如果之前,不是齊天飛的出現,我現在怕是已經被那奇沖,辣手摧花了。所以,能夠保住一條性命與那清白之身,已經是極為難能可貴的事情。至於其他,只能夠在走出這片叢林之後,再來思量了。」

像是認命了一般,黃鶯也是如此想到。


常言道,日出東西,日落為西。

齊天飛不知道,自己乃是從哪裡聽到這個說法的。

但眼下,因為辨認不到正確的路線,他也是只能夠遵從這句話里的指示,在攀爬到樹頂之上后,辨認了一下太陽的方位,而後繼續前行起來。

而時間,也正是在這樣不斷前行的過程里,過去了一天。

夜晚,如約而至!

一堆篝火,一隻不知名野獸的殘軀,也是被擺放在了篝火之上,任由火舌,在它身上,不斷地燒灼著。

並且,伴隨著滴滴油水的落下,頓時,便有陣陣沁人心脾的香味,在這片地域之上飄蕩。

升起這堆篝火,在這裡燒烤野獸之人,不用多問,自然便是齊天飛與黃鶯二人。

「咕嚕嚕……」

像是嗅到了獸肉燒烤的香味一般,一陣腹部飢餓的聲音,也是從黃鶯的肚子上,響了起來。

「天飛大哥,我餓了……」

聽到自己腹部的叫聲,黃鶯也是極為不好意思地紅著臉說道。

之前,在天色尚且光明之際,二人為了趕路,也是馬不停蹄,絲毫沒有休息。

眼見天色變黑,為了保證安全,齊天飛這才決定,在這裡休息一晚。

如果說,白天的黃鶯,也是一個不驕不躁的女漢子的話,那麼這些白天趕路的疲乏,在這夜晚上休息下,也是如同潮水般,盡數朝她襲擊而來。

感受到身體之上的疲乏,黃鶯卻是依舊沒有吭聲。

她知道,說起來,她與齊天飛,乃是萍水相逢,更甚者,對方還是她的救命恩人。

在如此情況之下,她並不好意思,再去麻煩齊天飛更多。

所以,即便在身體疲乏難忍的情況下,她卻依舊是咬著牙關,獨自支撐著。

如果說,黃鶯此刻身體疲乏難耐的話,那麼齊天飛,則是對於這樣的生活,習以為常了。

早在之前,跟隨著乘風商隊眾人,一同上路之際,他們便是沒有少在荒郊野林外露營。

那時候的生活,與眼下相比,充其量,只不過是多了一個馬車廂,可以為他們遮風擋雨罷了。

而之後,與迅雷豹較勁的這些日子,他同樣是在這片叢林里,風餐露宿了兩日。

有了這兩次野外生存的經驗,這一次對與齊天飛而言,不正是習以為常了嗎?

「既然餓了,就吃吧!這獸肉應該熟透了。小心燙。」

將獸肉,從火堆上拿下,而後在遞給黃鶯之際,齊天飛也是如此說道。

「怎麼,天飛大哥,你不吃嗎?」

接過獸肉,黃鶯沒有絲毫的客氣,張開嘴巴,也是狠狠地撕扯了一塊獸肉,放進嘴中,狠狠咀嚼起來。

而後在吃了數口之後,她這才像是突然想起來,齊天飛沒有進食一般,臉頰通紅地問道。

當然,她之所以會流露出這樣一股嬌羞的女兒姿態,自然還是因為她感到不好意思。

身為商賈之女,這黃鶯自認為自己也算得上是大家閨秀。

為此,她從小,也是受到了眾多關於禮儀的訓練。

而今,在種種意外之下,她卻是將這些禮儀,全然拋諸腦後。


像是眼下這樣,拿著獸肉,大口撕扯,這根本是她以前所不敢相信的舉動。

而今,她卻是這麼做了。

並且,在她的心中,還覺得自己能夠這麼去做,無比的舒服與開心。

「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怎麼舒服就怎麼做吧!我乃是武者,體魄要比你來得更加強健,所以,這等凡物,對我而言,可有可無。相對於獸肉,我更喜歡丹藥。」

像是猜出了黃鶯此刻的心思一般,齊天飛也是輕笑著出言說道。

一邊說著,他一邊也是將一枚辟穀丹,塞到了嘴巴之中。

黃鶯吃肉食,他吃辟穀丹,這看起來,似乎是齊天飛有些小氣,不願意將自己身上的丹藥,拿出來,與黃鶯一同分享。

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早在今天的趕路之中,為了能夠節約時間,齊天飛也是不曾駐足。

所以,在這過程里,為了讓黃鶯,補充自己體內所消耗的能量,他便是拿出一枚這樣的丹藥,給對方果腹。

然而,黃鶯最後,雖然聽從他的話語,將那枚辟穀丹服食下去,可從她那皺巴的眉眼,不難看出,她其實特別討厭吃這種丹藥。

對此,齊天飛雖然沒有發表任何看法,但是卻將這件事情,記在心中。

晚上,眼見他們停下來休息,齊天飛當即也是去狩獵,抓來了這樣一隻外形如豬的野獸,烘烤之後,讓黃鶯補充能量。

「相比較於沒有味道的辟穀丹,這經過烘烤之後的肉食,確實要比丹藥,更能夠幫助人放鬆心情。」

看著大快朵頤的黃鶯,齊天飛也是在心中如此想到。

進食完畢,所剩下的時間,自然是屬於休息之用。

很快,黃鶯也是進入到了夢鄉之中。

顯然,因為趕路,她今天確實無比的勞累。

所以在吃飽之後,也是很快便睡著了。

並且,在這寂靜無聲的叢林里,不時地,從她的鼻翼之中,還有鼾聲傳出。

黃鶯雖然睡覺了,但是齊天飛卻是依舊保持著清醒的神態。

眼下二人,乃是置身於深山老林之中。

在這裡,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有危險發生。

所以自然,身為男人的齊天飛,只能夠自覺地去守夜,免得到時候,平白無故地遭受襲擊。

所幸,不知道是否是因為二人的運氣不錯,這一夜,居然就這般相安無事的過去了。

而經過一夜休息的黃鶯,其精神也是得到了極大的補充。

為此,那熠熠神采,再度從她的臉上,煥發出來。

在經過採摘露水,簡單的清洗之後,二人也是再度奔赴上路。

「天飛大哥,外界都說,你們齊家的規矩甚嚴,稍有事情做不好或者是做不對,便會受到打罵責罰,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或許是因為經過一晚上的休息,黃鶯的精神要比前一日更好的緣故,再度趕路,她口中的話語,也是要變得更加多了起來。

對於這類更像是八卦的談話,齊天飛雖然面上苦笑連連,但終究,也是有一說一,並不曾敷衍答覆。

並且,猶如為了排解路上的尷尬氣氛,甚至於最後,齊天飛還主動談及,有關於他前世冒險的故事,有關於齊家裡的一些秘辛。

甚至於,他還向黃鶯,捅露出齊成棟的一些趣事。

自然,這一路上,黃鶯也是被他口中的故事,逗得「哈哈」大笑。

而時間,也正是在這般良好的氛圍里,再度度過了半日。

半日之後,他們卻是不得不尋覓到一顆大樹下,並且將樹冠,鑿開一個大洞,躲避其中。

他們之所以需要如此行事,乃是因為此刻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傾盆大雨來。

「好大的雨啊!這下,因為這些雨水,我們的行程,卻是又不得不耽擱一些時日。」

看著樹洞外,不斷滴落的雨滴,黃鶯黛眉輕皺,也是如此說道。

「怎麼,一刻都不願意耽擱,你就這麼著急地想要去見你的小情郎?」

聽到黃鶯略帶抱怨的聲音,齊天飛難得出言,開玩笑地對對方說道。

齊天飛的調笑,自然也是令黃鶯的面龐,再度顯露出羞射之意。

「什麼小情郎不小情郎的,我跟阿田,可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的絕配。」

經過短暫的羞澀之後,在想明白齊天飛乃是故意戲耍於她,這才如此說道之後,那黃鶯,也是舞了舞拳頭,絲毫不甘示弱地反擊道。

「你……」

對此,齊天飛張嘴,似乎還想要再戲耍對方几句。

但他這才剛剛張開嘴,其臉色卻是一下子狠狠一變。

「你呆在這,別動,我出去一下就回來。不管發生什麼,你千萬記得,不要出聲!」

只留下這麼一句話,不待黃鶯有所回應,齊天飛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大雨之中。

而這個時候,黃鶯這才感覺到,一陣劇烈的顫抖之感。

感受到這股震顫之意,與之前的齊天飛一樣,黃鶯的臉色,也是在這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更有火炎衝過死煞之氣,落到了陰屍之上,將其直接給摧毀掉!

Previous article

蘇峰知道他是嫌訓練枯燥,這個羅昊啊,就是定不下來,不過也好,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他明白明白即便擁有出色的身體,沒有艱苦的訓練,同樣也會落到下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