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更有火炎衝過死煞之氣,落到了陰屍之上,將其直接給摧毀掉!

但是也有陰屍神的攻擊招呼到了姚躍身上!

這正是雙拳難敵四腿的原故!

好在姚躍肉身強悍,更有冥幽炎護體,才勉強將這些攻擊給阻擋住!

姚躍以快打快,只只拳頭落到了圍過來的陰屍神之上,將它們的身體都打爆掉!

姚躍身上也是多處挂彩,要是一般人早被這死煞之氣給腐蝕成渣了!

「哈哈,戰力果然不錯,居然在這短短數十年之間便走到這一步,你的天賦也算是妖孽了,可惜這裡是本閻王的地盤,就算你是頂級天神到此都是死路一條!」閻王十分得意地笑道。

姚躍沒有理會閻王,他已經是將劍戟都動用了,一劍一戟在手,左右開弓,以一敵百,簡直是戰力滔滔!

早在多年前姚躍便達到了下品天神巔峰,這些年過去,他雖然沒再做出突破,但是都達到了圓滿這一步,在戰鬥力之上更是只增不減,這也是他這麼多年來,一直勇闖過關的真正關鍵所在!

「擒賊先擒王,待我拿下他再說!」姚躍不想拖延下去,必須要儘快脫身,他暗付了一聲之後,全對著閻王所在的方向衝殺了過去。

「算盤打得不錯,但是本王真的這麼好欺負嗎?」閻王知道姚躍的意圖,臉上抹過了冷笑道。

就在姚躍攻擊來的一刻,他先一步出手了!

地獄劍技第三劍鐵樹地獄!

無盡恐怖的地獄場景乍現,諸多孤魂野鬼對著姚躍籠罩了過去,那殘酷的刑法簡直是慘不忍睹,讓人打心裡絕望!

閻王所使出來的地獄劍技,深得地獄劍技的精髓奧妙,真不愧稱之為「閻王!」。閻王之所以出現在這神之路,姚躍覺得是妖界星上開啟了神之門,然後他與黑玫瑰都是藉助這神之門而來到這裡的!

實則姚躍想錯了,閻王並非是因此而到這裡的!

閻王曾經入了妖界星上地獄門的禁地,那裡是通往第五層地獄的修鍊之地!

他也沒想過,那裡不僅具備了第五層地獄劍技的修鍊之法,還擁有著一個鬼詭的神陣,就是直接通往了陰屍族的死亡之星上。 喧囂的城市,川流不息的車流,正值正午,匆匆的行人沒人注意路邊頹廢的坐着的李興,事實上,在這個人口過百萬的城市裏,最不缺少的就是不修篇幅,面色枯黃的失敗者。

李興到現在都不相信,在昨天,自己還是一家主打魔獸電競的小工作室的老闆,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是農村走出來的李興,在畢業兩年的時間裏,由一個一文不值的大學生,從頭打拼到一個年收入幾十萬的工作室老闆,在這個工薪階層買房就是個神話的城市裏,貸款買了一套100多平二居室。

不得不說,在同屆畢業生還在爲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而奮鬥的時候,李興也算是小有成就。

就在李興志得意滿的暢想未來,準備擴大工作室規模的時候,厄運降臨了。

自古紅顏多禍水。李興的女朋友林雪,或許還算不上禍水,卻小巧可人,讓人看了有一種保護的慾望。

李興在大二迎新第一次看見林雪的時候,就一下子走不動道了“那是我一輩子要守護的女孩”李興也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爲什麼會冒出這麼個想法。農村來的李興,善良淳樸,爲人熱情,很快就俘獲啦林雪的芳心,從此成爲了校園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人人羨慕的小情侶。

畢業兩年,一直恩愛有加!直到謝安民的出現,一想到謝安民,李興眼裏閃過一絲恨意。

相比於白手起家的李興,謝安民無疑是一個蜜罐子長大的富二代,***。

“我給你五百萬,離開林雪,那種女孩不是你這種鄉下來的小子能佔有的”

那天中午,謝安民找到啦李興,一臉跋扈的說道。 同在一個學校,李興聽說過謝安民的傳聞,飛揚跋扈,禍害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類。

“呵呵,你想都別想,林雪是不會跟你走的”李興毫不猶豫的拒絕啦謝安民。

李興還是高估了謝安民的人品,當天下午,工商局、消防隊以李興工作室偷稅漏稅,消防設備不過關的名頭查封了他的工作室,緊接着而來的是銀行來查收啦李興的房子,轉眼間李興變得一窮二白。走在去往林雪單位的路上,李興現在最想要的是林雪的安慰,然後換個城市重整旗鼓。

“你別來找我了,我們不是一路人!”在上謝安民的凱迪拉克之前,林雪這麼對李興說。一瞬間李興覺得自己一無所有啦…錢沒了可以再賺,事業垮了可以再幹,但是對於一個李興來說,最大的打擊,莫過於朝夕相處多年的女友的背叛。

此時的李興,頹廢的坐在馬路邊上,完全看不出來昔日朝氣蓬勃的樣子。

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只見一輛滿載的貨車,正在發出刺耳的聲響,在馬路的正中間,站着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女孩,正驚恐的站着不知所措。

李興此刻彷彿能看到貨車司機着急的表情,和路邊女孩媽媽驚恐的面孔。

李興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量,飛快的跑到馬路中間,一把推開了小女孩,正要跑開的時候“砰”的一聲響從李興的耳邊傳來,視野裏滿是紅色的鮮血,李興猶能看到小女孩媽媽的眼睛,包含着驚訝,還有擔憂


“或許這樣也挺好,終於解脫了,還拯救了一個小女孩”這是李興的最後一個念頭,接着眼前一黑…

“昨日中午11時許,我市XX大道,一青年爲救馬路中一女童,不幸被疾馳的貨車撞上,在送往醫院的途中,不治身亡,據悉該青年名爲李興…今晨,我市上千市民走上街頭,胸插白花,爲英勇救人而犧牲的青年送行,英雄!慢走!”

看着手上的報紙,林雪一邊流着眼淚,一邊魔障似的找出手機,一遍一遍打着李興的手機號碼“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毫無感情的電子迴音打破了林雪的幻想,林雪呆呆的坐在地上,手機跌落在地…一時抱膝痛哭…

一個月後,斷腸崖。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伊消得人憔悴。

林雪低吟着柳永的這句蝶戀花,這是李興以前給他念得詩,如今卻已物是人非…

“你要是想李興活着,就跟我走!我會留他一條生路”

一個月前,謝安民找到林雪,對她說道…爲了李興,;林雪無奈的對現實低下了頭。如今想來,林雪眼裏閃過了一絲悔意

“如果不是我,興哥就不會想不開吧”單純的林雪,把一切的過錯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想想這一個月來,自己虛以爲蛇,終於拿到了謝家的罪證,把謝安民一家送上了法庭,林雪眼裏閃過一絲快意。“興哥,我給你報仇了…等着我”在遊人詫異的目光中,一躍而下。

從此斷腸崖上,又多出了一段有情人的浪漫傳說,而我們的故事,纔剛剛開始… 鳳冠是鳳凰發揮了妖能天賦最強的部位,它能夠將冥幽之炎的火力提升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而且衝擊出來的力量同樣是爆漲得多!

增幅的冥幽炎衝擊在這些黃泉死水之上,將黃泉死水的力量抵擋了一瞬間!

姚躍也在藉助這瞬間的機會,瞬移躲避了開去。


姚躍當真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再慢半拍,這黃泉死水就將他腐化成渣了!

「你逃得了一次,逃得了第二次嗎?」閻王冷笑了一聲之後,接引的黃泉死水繼續往著姚躍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彷彿在這裡的黃泉死水都能夠為他所用,誰都不可以阻擋得了!

姚躍不再隱藏什麼,九星神劍被他取了出來,神劍狂斬而出!

轟隆轟隆!

姚躍越強,越能夠發揮出九星神劍之威,這般怒斬之下,幾道霸道的劍氣直接將這黃泉死水都斬得崩爆了起來。

閻王被嚇了一大跳,趕緊後退了開去,但是胸膛仍然被這劍氣所襲傷,顯現出了一道猙獰的傷痕!

私寵媽咪:拐個御姐入豪門 這是什麼劍,威力如此霸道!」閻王駭然道。

這次閻王沒有再親自出手,他要諸多陰屍神對著姚躍圍殺了過去。

他目的是要直接將姚躍拖死,並且在侍機偷襲姚躍,不給姚躍半點機會!

他這麼做也是極其緊謹的做法,他對那把散發著九彩之力的神劍帶著濃烈的忌憚之色。

姚躍手持著九星神戰,再配合著九星戰紋,戰力如天,殺得陰屍神一具具地毀滅掉了!

只是這裡也有強大的陰屍神,他們的攻擊力也是讓姚躍招架得狼狽不堪,身上多處受傷,消耗力也是極驟下降!

最重要的是,姚躍要防範閻王的偷襲,生怕對方再用黃泉死水來對付他!

「看來討不了好了,先殺出再說!」姚躍暗忖了一聲之後,鳳翅伸展了出來,加快了速度,想要闖出這裡再說!

姚躍揮舞著九星神劍,劍氣襲卷四方,不停地朝著出口位置逼近過去。

「想逃,沒有這麼容易!」閻王發現了姚躍的意圖,咆哮了一聲之後,再度對著姚躍轟殺了過來。

閻王再度發揮,諸多黃泉死飛從幾個不同的方向,化為了滾滾氣浪對著姚躍衝擊了過去。

只要這些黃泉死水衝到了姚躍身上,姚躍下場可想而知了!

姚躍以九星神劍回身旋斬,將這些黃泉死水都統統地斬得崩潰掉,身上冥幽炎更是激發到極點,以防被黃泉死水的殘渣沾到!

姚躍全力突圍,而閻王又不敢拚命,最後只能夠讓姚躍破了這裡逃走了。

姚躍雖是殺出了重圍,但是也不好過,身上諸多死煞之氣纏身,將他的肉身腐蝕得生機大失!

「姚躍你怎麼樣!」鳳揚等人見姚躍出來,立即趕了過來驚叫道。

「我沒事,先離開這裡再說!」姚躍對著鳳凰他們喝道。

緊接著,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暫時離開這裡。

閻王倒是沒有追出來,他那一對充滿了死氣之氣的眼神緊盯著姚躍冷笑道「用不了多久,本閻王必收你做陰屍神將!」。

姚躍與鳳揚等人遠離了此處夾谷之後,便停了下來。

鳳揚等人替姚躍護法,姚躍必須要將這些死煞之氣煉化,恢復傷勢和力量才行!

這些死煞之氣濃度極高,比以前姚躍所藉助的還要恐怖不少!

幸好姚躍能夠煉化死氣,要是換了別的天神,不死也損了大半壽元,實力難以再寸進了!

現在這種邪惡之氣不僅沒對姚躍造成太大的傷害,便成為了姚躍的補充力量,要是讓人給發現了,當真是駭然得不得了!

經此一戰之後,姚躍收穫也極大,他妖核與元海力量都有突破的跡象,只差那臨門的一腳,便可以跨過去了。

姚躍並不著急這個時候突破,必須要等他狀態恢復到最佳再說!

姚躍恢復了之後,鳳揚等人便聚了過來,都想要弄清楚姚躍闖進裡面看到了什麼。

姚躍如實地說了出來,這就使得鳳揚等人神色為之大變!

「沒想到地獄門再現,看來真是亂世啊!」鳳揚輕嘆道。

「太叔爺也聽說過地獄門?」姚躍問道。

「地獄門是一個古老的勢力,它們也正是陰屍族的始源,據記載它們就是來自地獄的閻王和使者,經常活動在世間,勾魂壓魄,實際上是讓更多的活人成為它們的陰屍,這個門派極其邪惡,在遠古之時就留下了諸多恐怖的史記,後來這勢力慘遭諸族的圍攻,才變得消聲彌跡,後來便出現了陰屍族,而少了地獄門!」鳳揚說道,頓了一下他又說「傳聞每一代閻王出現都代表著死亡,他也被稱之為死亡煞星!誰沾上誰死,你能夠從他手中逃生,也算是命格強硬了!我們還是趕快遠離這裡,千萬別被他給纏著了!」。

「閻王是死亡煞星!」姚躍失聲地輕呼道。

有關於各種星座的代表,姚躍從玄德口中了解過一些!

像他是紫星,又稱之為帝皇之星,天生便是屬於皇者,慕香雅則是紫鸞星,可以輔助紫星,另外又有一些將星、貪狼煞星……

特殊的星座都代表著非凡的能力,就如這閻王的死亡煞星,確實就代表了死亡,遇上這種煞星,誰都得遠見遠避,沾之必是難有活路!

「是啊!這次你大難不死,也算是命硬了!我們還是別呆在這一關了,趕向三十七關去吧!」鳳揚應道。

姚躍沉吟了一下道「太叔爺這個你不用擔心,就算他是死亡煞星,遇上我都要退避三舍!」。

他是紫星,代表著至高無尚的存在,只有比他強的紫星才能夠讓他退避,這死亡煞星也不能夠要了他的命!

這就是屬於他帝皇的強硬命格!

鳳揚見姚躍不聽勸,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是下定決心要保持好姚躍,不能夠讓他出事!

幾日之後,姚躍徹底地恢復了狀態,他取出了一顆獸妖吞入腹中,打算先讓妖核的力量先一步突破至中品天妖境界再說!

等到了這一步,他便可以與閻王正面對戰不在話下了!

然而,這個時候神族的筏超強卻是找上門來了!

「天殺的人族姚躍你給我滾出來,我保證不將你的給幹掉!」筏超強爆怒的聲音蕩漾在這片地方之上,一直回蕩不休著。

自從被姚躍耍了之後,筏超強可是對人族恨透了,這一路來他可是打傷了不少人族,最後得到了姚躍出沒在這附近便趕了過來。

姚躍聽到了筏超強的聲音之後,抹現了冷笑道「這傢伙來得真好!」。

緊接著,他便對著筏超強的位置飛掠了過去,並傳音讓鳳揚等人不需要出來相助。

相公栽了 是誰在找本少啊!」姚躍懶洋洋的聲音驚響了起來道。


筏超強看到了姚躍,英俊的臉龐變得扭曲了起來,他驚吼了一聲道「姚躍你敢耍我,今天我要你好看!」。


說罷,他便凝聚了一隻神拳對著姚躍轟打了過來。

筏超強可是中品天神,又是神之子,他的戰力自然是非比尋常,出手的力量何其磅礴,拳勁打裂了空間直落到了姚躍的身前。

姚躍直接以掌力將這拳力給化解掉,但是虎口仍然被這一拳給震得發麻!

也在這一刻,筏超強連續地追擊了過來,那雙臂眨眼間幻化出了諸多臂影,密集的拳頭轟出,從四面八方對著姚躍籠罩了過去!

每一拳都充滿了最純粹的力量,讓人難以招架得了!

這是神族絕學之一千手神拳!

姚躍倒是沒料到還有這種古怪的拳法,他居然都應接不過來,身上便被筏超強超呼了數十上百下,打得他都疼痛不已!

要不是他肉身強悍,筏超強這神拳就可以直接將他給打爆了!

「姚躍今天你是死定了!」筏超強發狠道。

「誰死還不一定呢!」姚躍咆哮了一聲之後,鳳翅伸展了出來,一道道鳳翎的攻擊反擊了回去。

這是以多打多的辦法,先避免被筏超強繼續對他虐轟!

就在筏超強要加大攻擊之時,姚躍卻是迅速地煉化體內的獸核力量,並將妖核極速吸納,選擇在這時候突破了!

轟隆轟隆!

驀然間,天地為之變化,一道道如龍一般的雷電狂轟而下!

也在這雷電下來之際,在姚躍腰間的小龍早已經是提前一步竄掠了出去,他可不想與姚躍一起渡這天妖劫!

「這什麼情況!」筏超強驚呼了起來。

他想要收招退逃,可是這天雷已經是鎖定了他對著他轟擊而下。



「稀奇古怪的古董?你倒是和我認識的一位老先生喜歡的一樣,他也是喜歡收集莫爾塔帝國時期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古董,你若是有時間,我現在就帶你去看一看,興許能找到你喜歡的古董。」

Previous article

像是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做過多的糾結,又像是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一般,齊天飛也是如此問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