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剛剛才控制住那鯊魚,我怎麼做到的你不用管,就當是一種馴獸技巧就好了,現在把所有人都拴在一起。我再去找幾個鯊魚。」說著胡有理再次潛入水中。她已經感覺到藍調已經和鯊魚有接觸了,胡有理並不是自己過去的,她控制著剛才的那頭鯊魚去協助藍調,很快胡有理的坐騎就又多了一個。感覺兩頭鯊魚差不多了。胡有理讓兩頭鯊魚淺到了水底。

胡有理和藍調回來之後發現機長辦事效率還是蠻高的。所有的人通過各種方式都已經和臨時救生艇扎在一起了。

胡有理拿著兩條最結實的生意潛入水底送到兩頭鯊魚的嘴裡,另一端則是緊緊的系在臨時救生艇上。

準備好后胡有理浮出水面上了救生艇,抖了抖繩子救生艇拉著周圍的懸浮物開始向西南方移動。所有人都驚奇的看著四周,他們不知道臨時救生艇是靠什麼移動的,明明沒有任何動力。

在人們遇到不懂的事情時往往就會把它想的很神奇,看著胡有理和藍調的眼神就更加的崇拜狂熱了。

不論是臨時救生艇還是周圍的懸浮物上的人們身上都是濕漉漉的,雖然陽光很強但是海水並不多麼的溫暖,之前的逃亡加上一直泡在水裡,讓他們身體都很虛弱,相互依偎著取暖也是一種安慰。

現在缺淡水是個很嚴峻的問題,不能說是缺少,根本就是沒有,人們滿身濕漉漉的但是卻口乾舌燥,胡有理和藍調還要好一些,因為他們可以控制自身水分的流失。

胡有理坐在向永旁邊,用肩膀頂了頂他「感覺怎麼樣?」


向永睜開眼睛,有點睡眼朦朧「睡得還不錯。」

「你倒是清閑啊,不怕死了?還有閑心睡覺。」

向永撐起身子「我算是發現了,有你倆在啊我一般死不了,飛機從天上掉下來我都死不了,這都著陸了我還怕什麼。」

藍調也往這邊湊了湊「心態不錯。」要說這臨時救生艇上還是很擁擠的,但是大家還是盡量給他們多騰出來一些地方。

向永咂了咂嘴「有喝的沒?」

藍調聳了聳肩「我還想喝呢。」

胡有理手一揮,兩股帶著濃烈酒香的液體流進了二人的嘴裡,二人趕緊把嘴巴閉上咽了下去,向永再次咂了咂嘴「好酒,好酒。」然後直接暈了過去。靈酒對於向永來說還是得太濃烈了一些。

藍調挑了挑眉看著胡有理「還有沒有?」

胡有理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沒有了。」

「你是變戲法的吧?身上怎麼裝了那麼多東西?」

「要你管。」說完胡有理挪向了之前被鯊魚攻擊的那個人,現在那人已經陷入昏迷了,沒有任何藥物,胡有理也只能給他臨時止血,胡有理到了那人身邊看似不經意的往他的嘴裡滴了兩滴酒。

因為所有人身上都是水,胡有理的動作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

就這樣,四十多個人在兩頭鯊魚的牽引下一點點的向著小島靠近,期間血腥味又引來了一頭鯊魚,胡有理再次出手,大家的速度倒是又加快了一些。

要說這四十多人也是很重的,三頭鯊魚一直拉著也是受不了的,胡有理還潛入水下為了他們一點靈藥,總得算起來這三頭鯊魚絕對是賺了,大賺特賺的,當幾天的苦力換這些能讓他們脫胎換骨的靈草。

「到了,我們到了,是陸地。」「陸地……,終於到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時候人們感覺到自己不在移動,掙扎的看向四周他們看到了沙灘看到樹木,當即就有人解開了身上的繩索朝著小島游過去,不過大部分人是沒這個力氣的,相互攙扶著起身,這片水域已經很淺了,個子高的完全可以走過去。

胡有理也是把那個受傷的人放在一個懸浮物上拉著朝小島游過去,藍調努力的想要叫醒向永,不過最後他發現希望不大,只能也把他放在一個懸浮物上拉著走。(未完待續。。)

… 上了岸大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水喝,不過找水還是比較困難的,並且在這個充滿了未知的小島上瞎轉悠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最後大家還是理智的選擇了海水蒸餾的方法,雖然蒸餾出來的水兩比較少但是也算是最安全的方法了。

胡有理還有藍調並沒有參與其中,坐在一邊,旁邊向永還睡著呢,藍調此時的形象可以說就是沒有任何形象可言,身上除了水就是沙子,頭髮也是濕漉漉的。

藍調有些好奇的問著胡有理「你衣服怎麼是乾的?」

「運轉元氣增加體表溫度。」

藍調眼前一亮,雖然他和胡有理修鍊的功法不一樣,但是最基本的還是一樣的「真聰明。」

兩個人坐在那裡,看著人們忙著有的人在撿干樹枝,有的人在調試設備嘗試發射求救信號,也有人癱軟的躺在地上,不得不說活下來的人-大多都是青壯年男人,因為在體力方面他們占著優勢。

其實三人除了胡有理他們三個只有六個女人,期中有兩個是空姐,六個女同志都是直接癱軟在地上要麼坐著要麼躺著。

胡有理起身對藍調說了一聲「我去看看地形。」然後回身跑進了樹林深處,她要找這個小島的最高點。

島不大,很快胡有理就到達了最高點,爬上一棵樹胡有理朝著周圍看去,真的是望花叢中一點綠啊,也不知道這小島怎麼冒出來的。周圍全都是海水,只不過有些地方有漏出海面的的礁石。

「水水,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倒霉?」

「你還是很幸運的,墜機都沒死,要知道如果飛機在空中爆炸你的存活率不足百分之十。」

「好吧。」沒什麼收穫,正好胡有理看見不遠處有一些果樹,跑過去摘了不少果子,不過過去之後胡有理總覺得這裡貌似是有人類活動的,並且感覺周圍有人看著自己。

「水水,你能不能幫我掃描一下周圍有沒有人。我怎麼感覺怪怪的。」

「不用掃描。我發現了地下確實有人類活動跡象,不過這些人感覺和你們不太像。」


「什麼叫不太像?」

「他們的智慧明顯不是很高,感覺像是野人土著食人族之類的。」

聽水水這麼一說胡有理就有點瘮的慌了,摘了一些水果用樹枝簡單的編了個筐就回去了。回去之後發現大家火已經點起來了。大家都拿著貝殼在旁邊等著。機長安排先讓女人還有一些身體弱的先喝,有的人就不平衡了,渴了兩天了那滋味真是太難受了。有人開始鬧事了,不過鬧事的人很快就被機長帶著倖存下來的一個飛行員一個空乘控制住了,他們的身體素質還是比正常人高很多的。

胡有理回來之後就看見一個黑人男子被綁在樹上嘴裡還罵罵咧咧的,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惹事了,拿著不知名的果子胡有理走到人群中間「這水果沒毒,兩人一個不許搶。」

見到吃的周圍的人瞬間圍了過來,人們最本能的渴望這不是能控制的住的,所有人不管是坐著的躺著的還是站著的全都瘋了一樣圍了過來。

一些身強體壯的自然就搶到了先機,簡直就是明搶,不過胡有理能慣著他們啦,直接拿著果籃武力衝撞出了包圍圈「都給我老實點誰在搶,一口都別想吃。」

好在眾人還沒餓瘋,對於胡有理他們還是感激和畏懼的,當然畏懼可能要多一些。

這個時候機長也走了過來「先把水果分給弱者吧。」這話聽起來很對也沒什麼問題,但是胡有理卻並不認同「兩人一個,不需要什麼先後,弱者確實需要同情但是也不應該什麼都可著他們來,接下來的時間不都是要靠強者撐著么,之前出力多的可以得到一個水果,你分發一下吧。」

「這。」

「體力好必然消耗大,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到了島上就安全了,救援來之前還不一定發生什麼事呢。」

水果是胡有理帶回來的機長也不好說什麼,而是按照胡有理的吩咐去分水果了,這時候向永也醒了,胡有理從功德簿里兌換了幾個靈果分給藍調和向永。

向永現在真是精神飽滿,咬了一口靈果「這是什麼水果,味道真是不錯。」

藍調也點了點頭「這荒山野嶺的竟然有這麼好吃的水果真不容易。」他們都以為這就是胡有理採回來的野果子呢,胡有理也沒怎麼解釋。

不過很快就有人發現胡有理他們吃的水果和自己的不一樣了「為什麼你們吃的和我們不一樣?」說話的是個年輕的大男孩,從他那身皺皺巴巴的衣服可以看出來家裡條件應該是相當不錯的。

那人一說話其他人也看了過來,發現胡有理吃的和他們的確實不一樣,當胡有理無私的為他們提供食物的時候他們是感激的,但是發現胡有理把好的留給了自己人他們就不平衡了,他們忘了的是胡有理並沒有給他們提供任何東西的責任和義務。

胡有理慢悠悠的吃完了手裡的靈果「你們想吃什麼自己去找,別在這和我嘰嘰歪歪的。」

胡有理說完她在眾人心裡的形象再次打了折扣,有的人覺得她也不過如此,有的人決定自己進樹林尋找吃的,機長攔都攔不住。

沒辦法機長又找到了胡有理「樹林里有沒有危險?」

其實胡有理並不怎麼喜歡這機長,感覺做事死板還有點聖母病「不清楚,他們願意去找吃的就去唄,不然你養他們啊?救援怎麼樣了聯繫到了么?」

「目前聯繫不上,不過我們正在努力,我的副手已經帶著設備去找制高點了,那樣應該容易一些。」

「哦。」

胡有理其實是算得到的,這些人四五天左右就會被救出去,所以她一點都不擔心「機長,你應該勸那些人找點吃的,其他人回來絕對不會吧食物白給他們的,要不然就讓他們弄點蒸餾水什麼的換食物。」

機長也意識到這種情況一般人是不會把食物分給別人的,所以又領著那些弱者撿點干樹枝貝殼,飛機殘骸之類的去弄蒸餾水。

藍調碰了碰胡有理「我說你真奇怪,你在海上費了那麼大勁救他們,到了島上就不管他們死活了?」(未完待續。。)

… 「在海上救他們是因為那時候他們沒有能力自救,但是並不意味著我留了他們就要一直照顧他們,有手有腳的自己還喂不飽自己啊,還有他們那態度,我想幫誰就幫誰和我心情有關,等著吧就當度假了,過幾天就能出去了。」

就這樣三個人一字排開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沒過多久就有人回來喊到「有人中毒了,快有人中毒了。」

一個男人被人背了回來面色青紫,背著他的那個人喊著「有沒有醫生?救人啊,有沒有醫生……。」

胡有理起身走了過去,不過還沒走到那人身邊就停住了腳步,因為她感覺的出來這人已經沒有氣息了「這人沒救了,挖個坑埋了吧。」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背著人的人直接坐在了地上,胡有理看得出來這是一對父子,中毒身亡的那個人是兒子。

「兒子,你醒醒啊,你醒醒啊。」這父親直接癱坐在地上抱著兒子的屍體失聲痛哭,周圍的人不免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胡有理還沒走兩步突然聽見身後有人喊「是你,都是你,你還我兒子。」

胡有理回頭看見那父親瘋了一樣的指著自己「我?你說是我害了你兒子?」

「是你就是你……。」顯然這父親有點失去理智了,周圍有人說道「管人家什麼事啊,還不是自己不知道吃了什麼不能吃的。」

胡有理不再理會這人回身走回了原來的位置,藍調撐起身子「不生氣?」

胡有理一屁股坐了下來「有什麼好生氣的。他的死完全因為他自己,如果他把找到的東西拿回來讓人辨認之後在吃就不會有問題了,至於他父親,可憐天下父母心吧。」

漸漸的天色暗了下來,出去找食物的人也陸續回來了,大部分人都是找了些野果,也有采了點蘑菇之類的,一堆堆的篝火,有的人用臨時鼓搗出來的鍋煮著胡有理辨認過的蘑菇。

而胡有理他們三個在幹嘛?他們簡直就是令人髮指,胡有理他們三個人在鬥地主。鬥地主啊有木有。

三個人正玩的開心機長又過來了「胡小姐。到現在還有五個人沒回來呢。」

「三代一,沒回來怎麼了?」

「我怕他們是遇到危險了或者是迷路了。」


「哈哈,要不起了吧,四五六七八。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你看………。」

「又贏了又贏了。你們兩個行不行啊。機長啊。你說我又不是人民警察。也不是國際刑警不要什麼事都找我好不好。」

胡有理這樣有些人就不高興了「你這人怎麼這樣啊,什麼態度啊。」

胡有理扔下手中的撲克看著機長身後那個貌美的空姐「我應該什麼態度?你這又是什麼態度,願意找你去找啊。你歲數比我大吧,你們也好意思什麼都讓我一個弱女子去做,我欠你們的啊?」

「你……。」

那空姐還要說什麼不過機長攔住了她「小何,不要再說了。」然後又很有禮貌的對胡有理說道「這裡大部分人都是你救的,我也知道你沒有一直照顧這些人的義務,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共同努力度過這個難關。」

藍調把地上的撲克收了收放在手裡捋順「共同渡過難關?你怎麼不讓他們進去找啊?怕他們遇到危險?弱小不是軟弱自私的借口。」

胡有理接過藍調手裡的撲克對機長說道「我勸你們最好不要晚上進入樹林,因為這裡很有可能有猛獸毒蛇,還有些未知的危險,白天我們這邊人多他們不敢靠近晚上就說不準了。」

「不救人也不要在這裡說風涼話。」

最近胡有理的脾氣是越來越不好了,情緒也時好時壞捉摸不定,這可能是藥液的副作用「不要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

胡有理說話的同時瞪了那空姐一眼,那空姐腿一軟後退了兩步,機長皺了皺眉頭「你確實做的夠多了,不過我希望如果我出了什麼事你可以帶領這些人等待救援。」

胡有理沒說話,機長走開了,帶著幾個他說動了人進了樹林,胡有理看著他們的背影若有所思,藍調站在胡有理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覺得他們能活著出來么?」

「能活著,但是出不來。」說完胡有理抱著腿坐在地上心裡默默的問水水「我是怎麼了,要是以前我一定會進去幫忙的吧。」

「你可以把這當成是藥物的副作用讓你的情緒波動比較大,並且我不得不說你這樣做也為什麼不對的,你本來就沒有義務照顧他們,並且他們四天後會得救在此之間也不會發生什麼大事,這你都算到了,四十三個人過來最後二十九個人離開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改變不了么?命運到底是誰定的?我現在是否也是行走在命運的軌跡上?」

「想什麼呢?」

胡有理回頭看著藍調「你相信命運么?」

「怎麼?要給我算命?」

胡有理眼神有些空洞「你的命我算不出來。」

「哦?還有你算不出來的?」

「我算不出來的有三個人,你,我,還有辛子堯,都說醫不自治,就連我的家人都可以算出一些可是對於你們二人我是一無所知。」

藍調眼神也有點放空「我們兩個么。」

「你們兩個,都很神秘,也都很讓我苦惱,我看透了一切卻看不透你們,看不透所以傷心看不透所以不知道該那你怎麼辦,一個若即若離一個熱情似火,一個被迫愛我一個不能愛我。」

藍調攔住了胡有理的肩膀「我不是被迫的。」

胡有理並沒有掙脫,只是繼續說到「那你敢不敢把我身上的血紋身解除了?」

「我說了我不想解除,也沒辦法解除,愛一個人惦記一個人其實挺好的。」

胡有理轉頭正對著藍調「我不喜歡別人強迫我做事,你在我身上的葯我自己會解除,我怕到時候我會恨死你,到時候血紋身也會同時解除,我想你也會恨死我。」

藍調頭微微的低下「你就這麼討厭我么?」(未完待續。。)

… 「現在不討厭你,並不代表以後不討厭你。」

接下來一夜無話,而機長和臨時組織的搜救小隊也沒有出來,今天除了少數幾個人沒人敢再進入樹林。

而今天胡有理一早起來就隻身進了樹林,差不多過了兩個小時拿出來一筐蘑菇一筐水果扔給那些不敢進樹林的人,然後又返回了樹林。

向永看著胡有理的背影問藍調「她這是什麼情況?」

「良心發現,救人去了。」

「啊?」

胡有理確實是去救人了,不過不能說是良心發現,她就是情緒波動太大有點精神病狀態了,現在她覺得自己應該救人。

藍調和向永都屬於那種性情特別冷漠的人,他們的成長環境註定了他們的性格,除非為了最重要的人否則他們永遠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對於胡有理之前冷漠的表現他們覺得是再正常不過的。

胡有理進入樹林就是有方向有目的的尋找,其實昨天那機長找她的時候她就在機長身上留下來一絲元氣,靠著這個她是很容易找到他們的。

讓胡有理奇怪的是,她能感覺到機長在地下很深的地方,之前水水和她說地下有人,但是沒想到會在那麼深的地方,這種海上小島那麼深的地方不應該都是水么。

找了半天入口無果,胡有理只能求助水水「水水,怎麼下去?」

「一百功德點。」


其實沈泠鳳現在也是疑惑著,沈雨婷突然出現,肯定是又想出什麼幺蛾子了,可是,為什麼卻說出這麼一番話來?等等,剛才,她好像看到沈雨婷胸口處發出一陣紅光,儘管很淡,她還是看到了。難道,有人在幫她,是誰在幫她?

Previous article

張蘭猶豫了一下,便看著店長問道,她在京城呆了這麼就,也知道像是這附近的一個地上樓層的單間,一般一個月都是在一千五六左右。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