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沈泠鳳現在也是疑惑著,沈雨婷突然出現,肯定是又想出什麼幺蛾子了,可是,為什麼卻說出這麼一番話來?等等,剛才,她好像看到沈雨婷胸口處發出一陣紅光,儘管很淡,她還是看到了。難道,有人在幫她,是誰在幫她?

沈泠鳳不著痕迹的掃視著四周,猛然想起一個人,君凌天。是他嗎?如果是,那就幫了個大忙了。沈泠鳳嘴角一勾,笑得很腹黑。

「四姐,你……你說的可都是真的?」沈泠鳳眼睛紅紅的,雙手捂著嘴巴,像是要哭出來一樣。

「怎麼可能是……」

「當然是真的。」東方睿話沒說完,就被沈雨婷打斷了,她的頭依然是低著的。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欺騙我?三皇子,既然你已經有四姐了,而且你們……你們還有了孩子,那就請皇上擬好廢婚聖旨,我成全你與四姐便是了。」沈泠鳳一下子坐在椅子上,用衣袖掩著臉,「嗚嗚」的哭得更厲害了。

「不可以,父皇,我不要娶她,她說的都是假的。我不要廢婚。」東方睿看著沈泠鳳,聽到她的哭聲,竟是一陣的心疼,卻又有些欣喜,這樣算不算是你還在乎我?

「混帳,你跟沈家四小姐孩子都有了,難道還要委屈泠兒與她姐姐共事一夫嗎?」太后怒極。

然後又轉身跟東方崇文說道:「皇上,既然真相是這樣的,那你就蓋上玉璽,把這門婚事廢了吧!」

東方崇文聞言,深深地看了一眼低著頭的沈雨婷,然後視線掃過東方睿和沈泠鳳,只好蓋上玉璽,把聖旨交給了沈泠鳳。

「孩子,老三不懂得珍惜你,是我們皇家欠了你,你母親當年救了朕的母后,朕沒有好好感謝她,本想給你一個好的歸宿,誰料到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你別難過,朕一定替你另找一個好夫君。」東方崇文把聖旨交到她手裡,安慰她道。

「泠鳳明白,至於婚事,自是不敢再奢望了。」沈泠鳳用袖子擦了擦那本來就不存在的眼淚。

「丫頭別這麼說,你是個好孩子,今日之事,你也累了,朕讓人送你回府休息吧。」看到現在的結局,東方崇文想起了那個溫文爾雅的女子,又是那麼的倔強。

「是,那泠鳳先告退,改日再來看太后奶奶。」沈泠鳳含淚,不舍的看了太后一眼。

「好,泠兒回去好好休息。」

「泠鳳告退。」

眾人見她走後,皆是冷冷的看著跪在地上的沈雨婷。

「哼,哀家也累了,你們都回去吧,把她給哀家帶走,哀家不想看到她,把事情問明白。」太后怒指著沈雨婷說道。

「是,那兒臣先回宮處理一下。母后好好休息吧。」

東方崇文說完,邁步走了。後面的侍衛,架起沈雨婷,東方睿幾人也都跟了上去。 馬車裡

沈泠鳳正在閉目養神,過了一會,她感覺已經出了皇宮,一個閃身,消失在了馬車裡。

「剛才是你吧?」一進空間,就感應到某妖孽躺在樹上。

「小鳳鳳真聰明,爺可是幫了你大忙了,有沒有什麼獎勵?」君凌天回頭,笑得邪魅。

「主人主人,你總算回來了。他欺負我們。」

小蓮感應到沈泠鳳的氣息,馬上飛了過來,撲進沈泠鳳的懷裡,雙眼淚汪汪的看著沈泠鳳,好不可憐。

「你怎麼搞得這麼臟。」單手提起她問道,這貨平時可是很愛乾淨的,一天跳聖靈水裡洗白白n次,今天怎麼搞得這麼臟?

想到小蓮的話,挑眉,掃了某腹黑妖孽一眼,帶著無聲的質問。

「咳咳,不就是讓你們給黑影練練手嘛!哪有那麼誇張?再說了,爺也是為你們好,看看你,不修鍊,整天就知道吃了。」君妖孽風輕雲淡的說。

「你這哪是為我們好?簡直是要我們的命。」不遠處,藍溟飛奔而來,遠遠看去,他一身狼狽,還能看到他後面,有一個黑影追著他。

沈泠鳳忍不住的嘴角抽搐,藍溟這貨,平時那麼騷包,居然也有今天。真的是……好狼狽。

「別過來。」看著就要撲過來的藍溟,沈泠鳳立馬喝道。

藍溟看了看她懷裡的小蓮,嘴角直抽。尼瑪不公平啊不公平!!!再回頭看看就要追上來的黑影,藍溟內牛滿面,可憐的看著她,「主人救救我。」

沈泠鳳點點頭,示意他別靠近,回過頭讓君凌天把黑影收進獸寵空間。

收到她的眼神,君凌天摸摸鼻子,叫了一聲:「黑影。」

黑影聽到自己的主人在叫,立刻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

蹭了蹭君凌天的手,黑影撒嬌的不想回獸寵空間,討厭,整天把人家關進空間。

「你這是什麼東西?」沈泠鳳看著黑影撒嬌,感覺有一群烏鴉從頭頂飛過,她沒看錯吧?這隻……長著角的狗,還是……?居然在撒嬌……

「這是爺的獸寵,黑影。」君凌天齜牙道。

「……,」小蓮和藍溟無語。他們知道是獸。

」廢話,我當然知道是獸寵,我是問,這是什麼獸?「沈泠鳳翻了翻白眼。

「吼吼……」

黑影見她態度那麼凶,不滿的吼了兩聲。

君凌天冷眼一掃:「說人話。」

「主人,人家不要回獸寵空間。」黑影一聽,兩隻耳朵就耷聾了下來。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

沈泠鳳三人頓時目瞪口呆,這這這,會說話?那最低也是聖獸了。只有升級到聖獸了才會說話。

「少啰嗦。」黑影的話迎來君凌天的一腳。

被一腳踹飛出去,沈泠鳳看到它落地前變成一個黑衣美少年。

沈泠鳳瞪大了雙眼,這是神獸?

黑影落地后,又快速的沖了回來,「主人你重色輕友,不對,是重色輕獸。有了美人就這樣對我,人家太桑心了。」

沈泠鳳無語,這是奇葩啊奇葩!看著挺帥的一美少年,這話一出口,簡直毀了他陽光帥氣的形象。 小蓮和藍溟看見這個奇葩,齊齊的無語。然後轉身,去洗白白了。

「嗨!美人兒!我叫黑影。」黑影笑嘻嘻的跟沈泠鳳打著招呼。

「你作死啊?她是爺的女人。要調戲人滾外面去調戲。」君凌天大掌一揮,黑影再次倒地。

沈泠鳳有點忍俊不禁。美人兒?這個傢伙還真逗。

「……,」黑影欲哭無淚,他不就打個招呼嗎?主人你至於嗎?


「行了,你們自己玩吧!快到了,我先跟爺爺交代一下。」沈泠鳳站起來,看著黑影耍寶,心情還不錯。

出了空間,沈泠鳳坐在馬車裡,想起剛才的事,如果太后是趕回來幫她的,那麼,沈雨婷的出現就破壞了菀貴妃她們的計劃。

可是,沈雨婷不會無故出現,她又有什麼陰謀?這點,她怎麼也想不通。

「你那個四姐知道了你的全系魔法屬性。」

腦海里傳來君凌天的聲音,沈泠鳳一聽,大驚。她居然知道了。什麼時候聽到的?太大意了,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那把她留在皇宮,不是太危險了嗎?」沈泠鳳腦海中閃過那一幕,有了猜測,試探的問了句。

「小鳳鳳不是已經猜到了嘛!」

「你當時對她做了什麼?」這個男人,居然做得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動了手腳。實力到底有多深不可測?

「也沒幹什麼,就是對她施了一個幻咒,能讓她的身體變得像有了身孕。」

君凌天突然從空間出來,靠近沈泠鳳說道。

「……,」沈泠鳳眼角抽了抽,這貨真是……,她還以為那只是沈雨婷故意搗亂才這麼說的。

「那你施的咒術能持續多久?」這才是最關鍵的,如果沈雨婷恢復了神智,她還是會說出一切。

君凌天知道她在擔心什麼,「放心吧,她開不了這個口了。」

「她會死?」沈泠鳳定定的看著他問。

「當然還不會,爺知道,她的命,是你的,為死去的沈泠鳳,我想,你也會把她欠沈泠鳳的都討回來。」

某妖孽慵懶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卻是一語中的。



到了現在,沈泠鳳早以接受了他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也已經消化了。所以再聽到,已經很平靜了。

「七小姐,到沈府了。」

這時,車外傳來趕車的車夫的聲音。

沈泠鳳抬頭一看,某妖孽已經進了空間,下車,進了沈府,一路來到沈重陽的書房外。一路上,下人看見她手裡拿著的聖旨,各種猜測。

「七小姐。家主讓您來了就直接進去,家主一直在等著。」沈重陽的貼身侍衛看到她來,恭敬的說道。

點了點頭,沈泠鳳推門進去。就看到沈重陽站在窗邊,眉頭緊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知道他在為自己擔心,沈泠鳳不由得心裡一暖。親情真的很奇怪,有時候,不經意間就感動了。

「爺爺。」沈泠鳳走上前開口道。

「泠鳳,你回來了,事情怎麼樣?太後有沒有怪罪於你?」正在沉思中的沈重陽聽到她的叫聲,立刻回過神來。 說了半天,沈重陽也知道了個大概。

只是,他也詫異太后對沈泠鳳偏愛到了這樣的地步。居然不顧皇家顏面。

「對了,爺爺,四姐在我請旨要廢婚的時候,出現在曦和宮……」沈泠鳳再三思量,還是決定把這個消息也告訴他。

「什麼?我不是禁了她的足嗎?」沈重陽驚訝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看到東方琦帶她進曦和宮的。」

「她說了什麼沒有?」沈重陽就怕她出現說些什麼不該說的話。

「她說,她懷了三皇子的孩子,說三皇子要退婚是為娶她。」沈泠鳳面不改色的說。

「怎麼會這樣?真是家門不幸,來人,去把大姨娘叫來。」沈重陽怒道。

「泠鳳,既然你的事已經解決了,那就先回學院去吧!」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沈泠鳳知道,他是怕一會劉瑛來了,會遷怒於她。

————

出了沈家大門,她突然想走走,喚了一聲「小蓮。」

下一秒,小蓮就出現在沈泠鳳的懷裡。

「主人,你真是太偉大了。」小蓮兩眼水汪汪的看著她,賣萌的說道。

天知道,她多想出來玩,整天在空間,無聊死了。

後面一起跟出來的藍溟也點頭同意,他也不喜歡悶在空間,沒意思。

「走吧!」聽著小蓮軟軟的聲音,她不自覺了也變得心情很好。

一路上,小蓮到處看,顯得格外開心。

「快看啊!那不是沈家的那個廢物七小姐嗎?」


「還真是呢!長得這麼美,可惜了是個廢物。」

「哎哎,你們還不知道啊?」

「知道什麼啊?」

「我聽我兒子說啊!她靈根覺醒了,昨天就去東陽學院學習魔法了。」

「真的假的啊?」

「當然是真的,我還能騙你們不成。」

聽到這些話,沈泠鳳輕著蹙眉。這些人太恬噪了。

這時候。

「閃開,快閃開……」

沈泠鳳聞言,抬頭看去,只見一輛馬車失控一般的從街道的另一頭飛馳而來。

馬路中間,還站著一個小女孩,她驚慌失措的看著飛馳而來的馬車,嚇得直哭。

沈泠鳳掃了一眼,隨即,立刻沖了上去,在馬車即將撞上小女孩的那千鈞一髮之際,抱起小女孩,往一旁閃去。

放下驚魂未定的小女孩,沈泠鳳凝聚起魔法,朝馬車的車輪打去。

「嘩啦啦……」

「吁……」

隨著車輪被擊毀,整架馬車翻了下來。

沈泠鳳卻在馬車翻倒的時候,飛身而上,拉住脫了韁的馬,翻身騎在馬背上。制住了它,這才避免了一場悲劇。

「誰那麼大膽,敢毀了本小姐的馬車。」

「小姐,您沒事吧?」

沈泠鳳拉住韁繩,調轉馬頭,看到的就是一個白衣女子,站在馬車那邊。


「原來是將軍大人的千金回來了!」

「難怪這麼囂張。」




文嫣:詩意啊,想轉行?我覺得吧,憑咱的外在條件轉行當明星絕對沒毛病,可是你這個性格嘛……

Previous article

「我剛剛才控制住那鯊魚,我怎麼做到的你不用管,就當是一種馴獸技巧就好了,現在把所有人都拴在一起。我再去找幾個鯊魚。」說著胡有理再次潛入水中。她已經感覺到藍調已經和鯊魚有接觸了,胡有理並不是自己過去的,她控制著剛才的那頭鯊魚去協助藍調,很快胡有理的坐騎就又多了一個。感覺兩頭鯊魚差不多了。胡有理讓兩頭鯊魚淺到了水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