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文嫣:詩意啊,想轉行?我覺得吧,憑咱的外在條件轉行當明星絕對沒毛病,可是你這個性格嘛……

陌生號碼:您好,請問是何詩意小姐嗎?我是衛川頭條的記者XX,方便接受我們的採訪嗎?

這都是些什麼鬼?

丈二何詩意摸不著頭腦。 那魔宗終於明白了,大聲吼道:「這冰晶異獸是那人凝聚出來的,我們只要先殺了他,冰晶異獸自然就消失了。」

其他的魔宗和僅剩的兩位元師也明白了,蘇萬山此刻就是一個普通人,一身修為都化作了眼前這頭可怕的異獸身上。

一名元師初階強者,眼中精光閃過,陰聲道:「大家一起纏著那頭冰晶異獸,我去擊殺那人!」

聞言,蘇萬山那淡定的眼神變了,變得焦急起來。


凝聚出冰翼妖龍,就已經動用了他所有的元氣,他此刻就像一個普通人一般孱弱,別說一個元師強者了,就算一個元宗就能擊殺他。

他和冰翼妖龍心神相連,冰翼妖龍動用了他全部的力量,他就不能再動用了,除非快速抽回冰翼妖龍身上的能量,但是那樣會造成冰翼妖龍大損,日後再不能凝聚出如此強悍的冰翼妖龍。

但是眼前的情況,不得不這樣做了,若是讓那個魔師脫離冰翼妖龍的糾纏,來到他的身邊,他就完了。

蘇萬山狠下心來,閉上眼睛,心中默念口訣,冰翼妖龍的力量開始回他的體內。

「嘭嘭……」

兩個魔師的頭顱炸開,那強者的衝擊能量出現,驚動了蘇萬山,他睜開眸子,看到那個青年已經歸來,心中大定,也放棄了抽取冰翼妖龍身上的力量。

楊羽連續打爆了三個初階和中階的魔宗,順手把他們的屍體收緊神秘空間,再次出手擊殺下一個目標。

但凡那些初階魔宗,在他的手裡撐不過一招,頭顱就會爆裂。

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十數位魔宗隕滅在他的拳頭下。而那些隕滅的魔宗屍體也被他收了起來。

銀都手下一共有四位元師,數十位元宗,康舵已經被冰翼妖龍吞吃,就在楊羽追殺銀都的空擋,又有十數位魔宗被吞吃的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現在。僅剩下兩位初階的魔師,十餘位魔宗,戰場情況急轉直下。立刻成為了一面倒,幾乎被他們屠殺殆盡。

「剩餘的魔宗交給你,兩位魔師就交給我了!」楊羽朝著蘇萬山輕笑,淡然道。

蘇萬山見到楊羽歸來,心中大定,把冰翼妖龍交到了自己身邊,大肆殺戮那剩下的十數位魔宗。

楊羽看向那兩位魔宗的眼光。就像看待兩隻獵物一般。帶著戲謔的神色。

兩位魔師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今天不可能活命了,竟然不約而同的向著楊羽的方向衝殺過去。

很好!老子要的就是你們衝過來!

楊羽心中暗暗叫好,身體也朝著那兩位魔師掠了過去,雙手伸直,經過元氣的加持,透著晶晶光亮,鋒利如刀。宛若能劃破世間的一切存在。

「噗!噗!」


那兩位魔師的護體元氣被楊羽一抓而破,身體先是顫了顫,接著一口黑血噴出,臉色瞬間變的蒼白。

楊羽嘿嘿一笑,戲謔的看著兩位魔師,手掌宛如死神的鐮刀,硬生生的削在兩人的脖子上。

蘇萬山身體和冰翼妖龍距離很近,他一邊指揮冰翼妖龍擊殺剩餘的魔宗,眼睛不時的向著楊羽的方向瞟上兩眼。

魔師的頭顱竟然被楊羽一下切掉,看到這一幕,蘇萬山徹底驚呆了,眼睛瞪的老大。

兩招,僅僅兩招!楊羽只是簡單的兩招,就擊殺了兩位元師初階的魔師,而且快速乾淨,不拖泥帶水。

蘇萬山修為在元師中階,他有把握在五招只能擊殺一位在元師初階的強者,卻是萬萬做不到如同楊羽這般乾淨利落。

若是在他打敗枯林的時候,蘇萬山眼中是忌憚的話,那麼現在他心中就滿是尊敬和震撼了。

他不知道,這還是方楊羽沒有動用任何大殺招的情況下,若是動用了弒神劍和流火訣的話,銀都和這些手下在他手裡簡直和螻蟻沒有太大的區別。

最多一分鐘的時間,就能全部擊殺。

全場都愣住了。

唯獨楊羽,一拳一個,把剩餘的十餘位魔宗的腦袋轟碎,在他們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去了地府找閻王報道去了。

「喂!走了,回去了!」楊羽沖著蘇萬山擺擺手,很隨意的說道。

蘇萬山反應過來,念動口訣,冰翼妖龍慢慢的化作一團精純元氣,灌入他的身體,而他身上的力量也漸漸的恢復過來。

……

黑魔東城大殿。

魔師逍遙不停的翻閱著桌子上的摺子,這些摺子都是最近手下呈報上來,關於最近戰況和魔人的製造情況。

他剛剛拿起一本摺子,翻了幾頁,突然間眉頭緊皺起來。

隨意的把摺子扔到了桌子上,白皙的手輕輕的在幻靈戒上劃過,一抹白光出現,延伸到桌子上。

白光過後,一堆四分五裂的白色玉牌,出現在桌子上。

黑魔中,修為達到元師境,就會在逍遙這裡留下一絲靈魂力量,製作成魂牌,以便逍遙隨時掌控他們的動向。

而此刻,竟然碎了五塊魂牌,那就說明有五位魔師隕落了。

逍遙眼睛盯著桌上那些破碎的魂牌,心中大為驚憾,竟然有五位元師同時隕落,就連銀都、康舵等人竟然隕落了,他們遇到了什麼人。

難道是西甲大陸請來了援兵嗎?可是都這時候了,還有何人願意援助西甲大陸?

思慮許久,逍遙掏出一塊傳音石,注入一絲魔氣,低聲說了幾句,又把傳音石收進了幻靈戒。

一刻鐘后,晨風、黑風、藍火三人風風火火的到來,臉上帶著隱約的著急。


逍遙沒有通知杜宇和陽於二人,正是因為逍遙壓根沒有把杜宇二人當做自己人,就算有事也不會告訴,他們除非那他們來頂缸的時候。

逍遙、晨風、黑風、藍火四人,乃正宗的黑魔,而陽於和杜宇雖然和四人同在魔主手下,但他們的關係並不融洽。

原因很簡單,陽於和杜宇是被魔主收留,根本不算是自己人,如果不是魔主的吩咐,陽於和杜宇的地位就連一個普通的魔師都不如。

陽於、杜宇二人,雖然算是半人半魔,修為也僅在逍遙四人之下,但是大多的黑魔從骨子裡面,都瞧不起杜宇二人。

三人來到黑魔東城,見逍遙面色不善,一個個的站在逍遙身前。

「逍遙兄,如此著急喚我們來,究竟所為何事?」晨風口氣中急不可耐。

藍火無奈的白了晨風一眼,冷聲道:「晨風,你還是急脾氣,逍遙兄叫我們來會沒有事嗎?」

黑風大大咧咧的在逍遙身邊坐了下來,瞥了一眼深皺眉頭的逍遙,才沉聲道:「逍遙兄,究竟所為何事?」

「你們都坐吧!此事需要我們細細商議一番。」逍遙眉頭舒展了一下,伸手值指了一指另外的兩張椅子。

晨風、黑風二人也不再客氣,重重的如同賭氣一般,坐在椅子上,等待著逍遙發話。

逍遙伸手指著桌上一堆碎裂的魂牌,臉色陰沉,冷聲道:「你們自己看吧!」

「這都是碎裂的魂牌?難道我們有元師強者隕落了?」晨風目光落到了那些破碎的魂牌上面,臉色同樣變的難看。

數百年來,他們從聽聞黑魔中有元師境的強者隕落,而今天一下隕落五位,定然有大事發生。

此刻,他們也收起了心中的急躁,如同一個謙卑的晚輩一般,靜靜的聆聽著。

逍遙見到他們急躁的心情有所收斂,才緩緩說道:「這五人是此次攻打西甲大陸的後手,現在在沒有動手的情況下,竟然被人殺了,而且是同時被殺,這其中透露著古怪。」

晨風驚愕。

他們也知道,銀都修為是在元師中階,並且手下手下有一位元師中階,三位元師初階的手下,更有數十位元宗境手下。

若是這麼一股強悍的力量,竟然被人全部擊殺,而且沒有一人逃出生天,這意味著什麼?

答案呼之欲出。

西甲大陸定來了援手,而且實力不會太低,起碼在元師高階,加上蘇萬山、枯林兩個元師中階強者,才有可能做到把銀都他們全部擊殺,一個不留。

究竟發生了何事?藍火面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低呼一聲,「怎麼可能?」

黑風大驚,呆在原地沒有說話,逍遙臉都變了,變得陰沉了,「不過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我們不信。」

一次死了五位魔師,外加數十位魔宗,就連身為目前領導者的逍遙,都不好向魔主鐵荒交代。

晨風一向大咧,如今得知死了五位魔師,數十位魔宗,臉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每個魔師的培養都十分的不易,據魔主透露,每次用魔氣灌頂,製造出一位魔師,就要消耗數萬人類的精血。

魔氣並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那是魔主通過血祭,才能從諸神大陸第一魔域換得魔氣,就算是魔主大人自己,製造一位魔師也要消耗不少的力量。

要不然黑魔有數千萬百姓,全部殺了,血祭換取魔氣,那不是能製造數千位魔師了嗎? 莫非我的手機號被盜用了?還是有人貼小廣告把號碼打錯了?何詩意滿腹疑惑,不得要領。只好拔掉充電線,輕手輕腳地走到陽台打電話。

第一個先打給文嫣。

「您好,我是接線員葛*優,您呼叫的用戶已經超出了地球服務區……接入村村通廣播大喇叭系統,黃河流域進行播放,中間不插播廣告…」彩鈴里葛大爺繪聲繪色地貧嘴,何詩意聽得差點沒了耐性,文嫣的聲音才懶洋洋地傳出來,「詩意寶貝兒啊,你這電話太難打了。我從昨晚打到現在,不是無法接通,就是正在通話,比市*長熱線還熱呢。」

何詩意:「……,嫣兒,現在好像是我打過來的。」

「……哦,是的。說吧,有什麼事需要姐給你排憂解難?網紅的感覺怎麼樣?」

「什麼鬼?你知道我是誰嗎?什麼網紅?」何詩意越發雲里霧裡。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你是詩意大寶貝兒啊。看來你還不知道啊,你現在是咱們衛川當地最紅的小姐姐了。你先上網去看看吧,搜衛川直接就出來了……呃,對,叫直雲天使。寶貝兒,你要是決定娛樂圈發展了,姐給你當經紀人哈,姐保管讓你三個月紅遍全省,五個月聞名全國,一兩年咱爭取把你捧成國際何……」

「行行行,越說越不著調。你當養豬呢,四五個月出欄。明星那麼好當,不都去做明星了?」

「明星好不好當,關鍵看經紀人啊。你別說,姐還真想試試經紀人,想想就刺激……」

「我有毛病啊,跟你討論這個幹嗎?掛了,掛了,想當經紀人叫你家高嶺給你買幾個小明星去。」何詩意也不管電話那頭的文嫣嘖嘖亂叫,直接掛了電話。

不是號碼被盜,是真的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何詩意沒來由地憂心忡忡,很想上網一探究竟,又想做個鴕鳥愛咋咋地。

最終還是忍不住點開搜索欄。

網頁、微博、微信,隨處都是,熱得燙手。

起因是有位自稱在福利院當義工的人,前幾天在個人微博發了幾張圖。此人有V認證,在衛川當地大小也算個咖,微博內容也沒什麼,不過區區九個字,「又遇天使,人美心更美。」下面配圖是何詩意在福利院里關愛照顧智障兒童的照片,幾張今年的,還有兩張是往年的。

美女,一個盤靚條順的美女,不圖名利屢次關愛智障兒童,本身已經自帶話題性,何況還有博主的力挺和讚美,這等正能量太需要傳播和弘揚了。

因為這條微博,衛川當地新聞紅紅火火積極向上了起來,眾人大量關注並轉發,評論欄一溜對美女的讚美,稱讚她是上帝遺落人間的天使,稱讚她至善至美至真,甚至大有將之推向全省乃至全國之意,從而達到藉此女提高衛川知名度的目的。

接著,竟有眼尖網友認出美女是當地一家IT公司的員工,姓甚名誰,芳齡幾何,等個人信息被曝,還有福利院的工作人員也來湊熱鬧,力證信息屬實,美女確實名喚何詩意,確實經常到院里來,還捐款捐物。

直雲、何詩意就這樣悄然地紅了,大家都親切的稱呼她是直雲天使。何詩意不知道自己現在出名到哪個地步了,但是知道目前真如大家所說,她最近在衛川是真的風頭很勁。她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算不算明星,她覺得自己更像一頭豬。豬怕出名更怕壯,出名之時就是出欄之日。

她捧著手機,心亂如麻,不知道是不是感冒的原因,腦袋裡正唱著一台鑼鼓喧天的大戲,乒令哐啷,咋咋呼呼,你方唱罷我方登場,亂糟糟地靜不下來。

「詩意,詩意!幹嗎呢,喊你幾遍都沒反應。杵這做什麼,思考人生呢?」徐雋來到陽台,看到她魂不守舍的發著呆。 逍遙面色沉重,細細的思考了片刻,沉吟道:「此事事關重大,我們必須的抓到兇手,才能向魔主交代。」

「逍遙兄說的極是,不過魔主大人並不允許我們動手,這可如何是好?」黑風面帶擔憂。

「無妨,魔主大人說了,沒有特殊事情不要插手,可現在是突發情況。」晨風微微擺了擺手,冷聲說道:「再說了,我們總不能讓兇手繼續逍遙法外吧?若是這樣的話,更不好向魔主大人交代,倒不如將功補過。」

逍遙面色一動,誠如晨風所言,現在錯已鑄成,倒不如將功補過,這樣也好想魔主大人交代。

「這樣也好,不過我們要先好好的計劃一番,千萬不能讓兇手逃之夭夭,最好抓個活的,獻給魔主大人,我們也好有個交代。」藍火略微沉吟,凝聲說道。

「也好!」逍遙點點頭,默默嘆息一聲,「現在也只有將功補過了,希望能抓到兇手,也好給魔主大人一個交代。」

黑風也點點頭,現在,除了抓到兇手將功補過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了。

晨風奸佞的笑了兩聲,陰森森道:「其實我們不必親自出手,不是還有兩個炮灰嗎?何不好好利用一番,成功了功勞是我們的,失敗了全部推到他們身上,豈不妙哉?」

逍遙雙眼一亮,從陽於、杜宇二人加入他們之後,逍遙四人就看他們二人不順眼。

六人雖然並稱黑魔六大魔師,他們面和心不合,逍遙、晨風、藍火、和風四人一個派系,他們本為黑魔,同氣連枝。

陽於、杜宇原本是人類。杜宇是被魔師擄來的,陽於是投靠過來的。

魔主看中了杜宇的心狠手辣,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從而成為魔主的一大助臂。陽於在投靠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元師中階,魔主只是把他魔化一遍,並且把他的修為提升一階。並且給了他一個虛位。

魔主會想到把普通的人類,通過魔氣灌頂,成為暴戾嗜殺的魔人,正是杜宇出的歹毒主意。

杜宇本是龍神帝國大元帥杜啟然的獨子,若是不是楊羽的阻攔,他父親已經是龍神帝國的皇帝了。

而他杜宇則是龍神帝國的皇子,一人下萬人上。這是何等的驕傲?

可是這一切都被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楊羽攪和了。不但皇子沒當成。還差點死掉,最後變成了人不人、魔不魔的鬼樣子。

這一切都是拜楊羽所賜,杜宇不甘心,他要通過魔主奪回這本該屬於他的一切,這也是杜宇願意做魔主的手下的原因,為的就是得到極致的力量,手刃楊羽為父親報仇。

若是通過普通的方式修鍊的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擁有擊殺楊羽的實力。

因為他當時才元宗高階,要想擊殺楊羽,那是千難萬難,而現在他成為了六大魔師之一,雖然是墊底的,但畢竟是一位元師境的存在。

不過這一切都不是逍遙能知道的,但是這並不妨礙逍遙排擠他二人。

黑風、藍火眼中驟然一亮。

逍遙急問道:「晨風,你有什麼好計策?說來聽聽。」

「我一直看杜宇和陽於二人不順眼,魔主若不是為了統一人界大業,根本不會用到他們二人。」晨風侃侃而談,眼中無限鄙夷,「就他們那種貨色,最多也就是成為祭品,不過他二人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得到了魔主的賞識,我很氣不過。」

藍火不耐,「晨風,你別廢話了,快說說你的計劃吧!」

恐怕也只有他們四人才能如此的隨意,要是換了別人,晨風早就大耳瓜子甩到臉上了。


「爺爺,爸媽,這是知漪給你們帶的禮物。」蘇子安將兩手的禮物放到李媽手裡,和李媽交換一個感激的眼神。

Previous article

其實沈泠鳳現在也是疑惑著,沈雨婷突然出現,肯定是又想出什麼幺蛾子了,可是,為什麼卻說出這麼一番話來?等等,剛才,她好像看到沈雨婷胸口處發出一陣紅光,儘管很淡,她還是看到了。難道,有人在幫她,是誰在幫她?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