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爺爺,爸媽,這是知漪給你們帶的禮物。」蘇子安將兩手的禮物放到李媽手裡,和李媽交換一個感激的眼神。

「唉喲,小丫頭來了?」蘇爺爺雖然年事以高,但是身體仍是健碩。見著林知漪進門,開心極了。

他這個孫子終於給他帶了個對象回來,他都做好這孫子打一輩子光棍的準備了,結果,這猝不及防從他爸媽那裡得到了孫子已經找到女朋友的事,他這幾天是睡著都可以笑醒!

「知漪,說起來我都近十年沒見著你了,晃眼就成了大姑娘了。」蘇母也眉開眼笑地招呼著林知漪。

只有一旁蘇父沉默著,他本是一個話少的人。不過他看向林知漪的目光到也是溫柔,就差把誇讚說出來了。

「你們也少說點,這樣一人一句,知漪該怎麼回答啊?」蘇子安見著林知漪紅著一張小臉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緊張模樣,倒是對對面三人說道起來。

「子安說得對,你們兩個少說點。」蘇爺爺聽了蘇子安的話,也沒生氣,只是橫了一旁林父林母一眼,便又轉過身子來看著林知漪:「知漪啊,你和爺爺聊天就行!」

「沒,沒什麼的,就是我有點緊張……」林知漪忍不住拉住蘇子安的手,聲音也小小的。

「哎呀,知漪你小時候還在阿姨家裡玩過,你忘啦?」蘇母溫柔道,「你就當這裡是你家,不用拘束。」

蘇子安也握了握林知漪的手,悄悄湊到她的耳邊安慰著:「都說了我爸媽還有爺爺很喜歡你啦,你就別緊張了,就當回自己家吃飯就好了。」

林知漪這才看向蘇子安的眼,深呼吸了一口氣:「好!」

一整夜,從飯桌上到飯後聊天,林知漪徹底融入了蘇家這個小家庭。

沒有辦法,有一個活寶一樣的爺爺,一個溫柔體貼的蘇母,還有時不時為她說話,批判蘇子安的蘇爸,她想不融入都不行啊。

夜深了,眾人各自回房睡覺。

林知漪的客房在蘇子安房間對面,門對門的距離不超過兩米。

蘇子安將林知漪送回房裡,即將出房門的時候,林知漪卻是拉住了他的手 飛到半空中的威爾利用巨大的衝擊力朝著魔龍麗薩的頭部狠狠的劈了過去,威爾的這一招他已經使出了自己的全力。

可是這力量對於具有卡蘇魯力量的魔龍麗薩來說並不算什麼。在威爾劈到魔龍麗薩的頭部時,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將威爾自己的雙手震的渾身發麻。並且立刻魔龍麗薩便反應了過來,它立刻快速的仰起自己的頭,一股巨大的力量便將威爾給朝著魔龍麗薩的後方重重的甩了出去。

「可惡!」朝著後方飛過去的威爾氣憤的咒罵道。

威爾立刻回過神來,快速的扇動著自己的金色羽翼,這才使得自己在空中重新掌握了平衡沒有被麗薩的力量給甩出去。

「你們這群蟲子!」有些急躁的卡蘇魯憤怒的喊叫著。魔龍麗薩也隨著卡蘇魯的憤怒變得異常的暴怒起來,它抬起頭髮出了令人膽寒的嘶吼聲。

魔龍麗薩的嘶吼聲瞬間擴散到了遠方並且立刻就使躲藏起來的動物們立刻都飛了起來。這一聲怒吼甚至使他們所踩的土地都發出了劇烈的震動。

「怎麼了?」金詫異的說著。

「看上去,麗薩好像發怒了。」愛德華詫異的回答。

「什麼?剛才難道她沒有發怒嗎?」金吃驚的看著愛德華問道。

「啊,這個嘛,我也不知道,不過明顯現在是更加的憤怒了。」愛德華苦笑著說。

「嘁。虧你們兩個在這種時候還可以看玩笑啊。」好不容易才重新安全降落到地面上的威爾看著金和愛德華兩人說道。

「威爾,你沒事吧?」看著正他們跑過來的威爾,愛德華關切的問道。

「沒事,不過差一點我就被它的力量給甩出去了。」威爾依然還有些緊張的說著。

「怎麼樣。你的攻擊有用嗎?」金問道。

「現在還看不出效果。不過也許是我攻擊的次數太少了。畢竟現在是對付魔法之龍卡帝亞之子啊。」威爾說道。

「那怎麼辦?需要改變戰術嗎?」愛德華問。

「不!不用,你們繼續這樣做,你們做得很好。但是我的確是需要改變一點做法了。」威爾一邊嚴肅的說一邊快速的收起了杜蘭達。

「你……準備怎麼做?」金看著威爾收起了武器,十分詫異的問道。


「我準備和你一樣,用拳頭來和它戰鬥。」威爾扭過頭笑著對金說著。

緊接著,威爾渾身都爆發出紅色的氣體,然後他的身體外由紅色的氣體快速的形成了一套血紅色的血之鎧甲,然後威爾的身體中又立刻爆發出金色的氣體,而那紅色的血之鎧甲又立即變成了一身金色的鎧甲。

「就像這樣。」威爾看了看自己已經變成了利爪的雙手十分得意的說道。

「哼,看你得意成了什麼樣子。」金不屑的說著。接著他也立即爆發出了身體中的赤龍之氣。

「好了,我們準備開始第二輪的攻擊吧。」愛德華重新握緊了自己的雙劍對威爾和金說道。

「好!」金和威爾異口同聲的回答著。

金說完立刻又朝著魔龍麗薩沖了過去,他以極快的速度來到魔龍麗薩的身旁,並且十分果斷的就用雙手抓住它的一隻前爪,並且使勁的朝著自己的方向拉了過來。

魔龍麗薩立刻憤怒的咆哮了起來,於是它果斷的又用另外一隻前爪朝著金揮舞了過來。

「靈魂劍舞!」愛德華將釋靈者瞄準著魔龍麗薩的頭部,從釋靈者的劍身上飛出了大量的白色靈魂朝著魔龍麗薩快速的飛了過去。

白色的靈魂立刻變成了十分鋒利的利劍快速的朝著魔龍麗薩的頭部刺了過去。

雖然這些白色靈魂無法傷害到魔龍麗薩,但是依然可以擾亂它的視線。

「快逃!」愛德華立刻對金喊到。

「我知道了!」金立刻鬆開了魔龍麗薩的前爪並且快速的朝著後方撤了過去。

魔龍麗薩更加的憤怒了,它的兩條強而有勁的後腿朝後猛的一蹬,使它的整個身體立刻跳了起來,魔龍麗薩立即長大了嘴巴,朝著金和愛德華兩人猛的撕咬了過來。它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一條龍,此時的魔龍麗薩更像是一隻餓極了的野獸。

金和愛德華兩人立刻向後退著,極力的躲避著魔龍麗薩的攻擊。而魔龍麗薩則好像是發瘋了似的不停的追擊著金和愛德華,看上去甚至是喪失了理智一般。

「成功了,這傢伙已經盯上我們了。」金一邊後退一邊小聲的對愛德華說。

「是啊,就這樣繼續下去,為威爾爭取點時間。」愛德華小聲的回答著。

正如金和愛德華所說的,他們兩人所做的事情,完全就是為了替威爾爭取點時間。此時的威爾正悄悄的跟在魔龍麗薩的身後。

『讓我看看這傢伙有沒有什麼弱點。』威爾一邊跟著一邊在心中盤算著。

而就在威爾跟了幾步之後,魔龍麗薩突然好像是發了瘋似的,它突然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頭,並朝著自己前方的金和愛德華兩人噴發而出巨大的火柱。

『現在會是它身體最弱的時間嗎?』威爾看著正在噴發火柱的魔龍麗薩,心中想道。

緊接著,威爾終於開始行動了,他立刻衝到了魔龍麗薩的側面,來到了它的腹部附近。原本已經是全身金色鎧甲的威爾又一次的爆發出了身體中的神聖之力,這也使得他的力量更進一步的強化了。

「讓我試試你的護盾到底有多強。」威爾一臉自信的說著。

威爾的雙眼緊緊的盯著魔龍麗薩的腹部,接著威爾便舉起了自己冒著灼熱聖光的雙拳。

『之前就是靠這個解決泰瑞的護盾的。』威爾想道。


「啊!」威爾大吼了起來。

他開始不斷的用自己的雙拳來回擊打著魔龍麗薩的腹部。雖然魔龍麗薩的外面有一層護盾,但是在威爾不斷的攻擊之下,魔龍麗薩依然會有感覺。

魔龍麗薩立刻停止了釋放火柱,而是立刻轉過頭來看著正在攻擊著自己側面的威爾。

「狡猾的人類。」卡蘇魯不屑的聲音立刻從魔龍麗薩的身體中傳了過來。接著魔龍麗薩立刻用自己的前爪朝著威爾的方向揮了過去。但是威爾並沒有管它,而是繼續不斷的攻擊著魔龍麗薩的腹部。

「威爾,小心!」金大喊著。

這時威爾他才扭過頭來,看到快要接近自己的龍爪時,威爾雖然有些不甘,但還是立刻停止了攻擊向後閃避開去,而魔龍麗薩的龍爪也沒用攻擊到任何人。

「可惡!麗薩的注意力又被引開了。」金有些急躁的說道。

「不要擔心,我們在把麗薩給引過來。」愛德華安撫著。

愛德華說完又舉起了手中的釋靈者,他依然將釋靈者對準了魔龍麗薩的頭部。

「靈魂爆裂!」愛德華大喊著。緊接著大量的白色靈魂從釋靈者的劍身中快速的飛了出來。白色的靈魂快速的來到魔龍麗薩的頭部附近,並且這些靈魂立刻就發生了不小的靈魂爆炸,雖然這些靈魂爆炸的傷害沒有多少,但是依然可以對魔龍麗薩的視線造成影響。

「啊!可惡的人類!」卡蘇魯憤怒的聲音又一次的傳了過來。

「好了,它已經注意到我們了,快逃!」愛德華說完便準備繼續逃跑。

但是,魔龍麗薩並沒有立刻就發起攻擊,魔龍麗薩的雙眼突然就發出了耀眼的紫色光芒,而緊接著從愛德華和金的腳下突然衝出了幾雙紫色的手,立刻抓住了金和愛德華的雙腳使他們無法逃跑。

「什麼?」正準備逃跑的愛德華低下頭驚訝的叫起來。

「弱小的人類,你們已經逃不了了。哼哈哈哈。」卡蘇魯猙獰的說道。

接著魔龍麗薩又抬起了自己的頭,金和愛德華知道,魔龍麗薩是又準備朝著他們噴發出火焰了。

「糟了!現在怎麼辦?」無法動彈的金驚恐的說。

「可惡的傢伙。」愛德華咒罵著。

瞬間之後,魔龍麗薩果然朝著金和愛德華噴出了巨大的火柱。

「靈魂之盾!」愛德華將釋靈者對準著正在朝著他們飛來的火柱大聲的叫喊著。

白色的靈魂立刻迎著火柱飛了過來,並且在他和金兩人的前面快速的形成了一個圓形的護盾,幫助金和愛德華擋住了火柱的攻擊。

「太厲害了!」金激動的叫了起來。

「別……別高興的太早,靈魂們可堅持不了多久。」愛德華神情凝重的說著。

「那可怎麼辦?」金詫異的說。

「現在只能讓威爾幫助我們了。」愛德華嚴肅的說著。

這時,威爾已經發現了金和愛德華所面臨的困境。威爾立刻扇動起背後的金色羽翼飛到了魔龍麗薩的背上,接著威爾立刻衝到了魔龍麗薩的頭部,他沒有對魔龍麗薩發起攻擊,而是立刻環抱住魔龍麗薩的頸部,然後猛然用力將它的頭部往上拉了起來。

而原本對著金和愛德華噴發的火柱也立刻改變了方向,而是朝著天空中噴發了過去。

「趁現在!」威爾大聲的叫喊著。

愛德華立刻停止了施放護盾,而是將釋靈者指向了地上抓住他們雙腳的紫色的手。白色的靈魂立刻沖向這些紫色的手並且迅速發生了爆炸,而那些紫色的手則立刻就被炸成了粉碎。

「好了!」愛德華對威爾大聲的叫了一聲。

而威爾也立刻就鬆開了魔龍麗薩的頸部,他立刻扇動著金色的羽翼離開了魔龍麗薩的身體。 「叮」

消息鈴聲忽而響起,喬楚惜劃開手機屏幕一看,是張震飛的來信。


「和方氏集團的合作已經取消,總部把候選的幾家新合作商的資料發到郵箱里了,你提前準備下,安排好明天的行程。」

取消了?看來這一次,張震飛是真的失去了背後的靠山,這應該算是他工作史上的第一次失敗吧。

喬楚惜暗自想著,剛回復完消息,這時一通熟悉的號碼響起。

「老大,嵐家的資料我們查到了,不過都是一些官方消息,若想知道其它具體的消息,可能還需要派人調查一陣子。」

「OK,先發給我吧。」

「好的,老大!」

手下接到命令后,第一時間將有關嵐家的資料發給了喬楚惜,緊接著,喬楚惜將放在行李箱里的手提電腦拿出來,打開郵箱查看,雖然是一些很官方的資料,她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嵐氏家族並不算什麼名門望族,是靠近一代白手起家富起來的,嵐家的產業主要在S國,旗下有做酒店和服務等等不同行業,在企業中還算有些名氣,而現在的當家人是年僅26歲的嵐家二小姐嵐羽田。

看完資料后,喬楚惜提了幾個疑問。

「嵐家只有二小姐?」

「不是,除了二小姐以外,嵐家還有大少爺和三少爺。」

「他們的父母呢?」

「好像常年出去遊玩,長一輩的人很早就都不再打理公司的事務了。」

喬楚惜思慮了一會兒,總覺得哪不對勁,從昨天初次見到嵐家二小姐的感覺來看,她應該不是個簡單的人,如果只是普通的企業家,為何還要在住所內聘請這麼多保鏢?而且從張震飛的反應上看,他似乎很怕這個女人。

「先把他們的內部關係調查清楚,越詳細越好,其餘的你們自己看著辦。」

「是!」

掛斷電話后,喬楚惜倒了杯水喝,休息片刻再回到座位上,開始進入工作狀態。

打開公司郵箱,第一封就是由總部發來的新合作商資料,從公司名,規模,行業,項目內容一些基本的信息到總部對該合作商的評價和期望,每一份資料都很詳細,以至於喬楚惜看了好半天,才看完一半的資料,照這個速度,恐怕她真要整理一天才能完成了。

一想到今天要被工作佔滿自己的時間,喬楚惜就有些絕望的嘆了一聲,唉,要不是看在她接的這個任務傭金高,她早就甩手走人了,忍,她忍。

就在喬楚惜煩躁之時,手機接連不斷的響了好幾聲,看到是洪睿琪的來電顯示,喬楚惜頓時雙眼放光,得救了!

「喬小默,聽說總部已經將新的合作商資料發給你了,在這裡我有個建議,既然你和張總監現在在南風市,這兩天不如就先拜訪當地最有知名度最具實力的兩家公司,盡量保持效率高成交可能性大,其它一些不入流的公司可以先PASS掉,另外,等你把一些好的新合作商資料整理出來后,不必著急,等我們團建完回來,再派公司的其他同事去洽談,如何?」


聽完建議,喬楚惜恨不得給洪睿琪來一陣熱烈的掌聲,不愧是他們最厲害的洪大副總監,respect啊!

「好的,洪總監,我覺得你這個建議非常好。」

聽到喬楚惜的誇讚,電話里的洪睿琪忍不住輕笑,說道,「辛苦你了,那就這麼辦吧,方氏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其實這事我們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你們千萬別灰心,沒了方氏,我們匯耀照樣正常運轉,你說是吧?」

「嗯。」

洪睿琪接著說,「哦,對了,我昨晚和總部高層開過會議,關於新合作商的候選事宜,我也略知一二,在南風市最有知名度最具潛力的實力公司,好像是列宇集團和幻域平方集團,你待會查下這兩家公司的具體資料,目前只要把重心放在這兩家公司上就萬無一失了,喬小默,加油,好好乾,我相信你。」

列宇集團和幻域平方?喬楚惜一愣,沒想到還能這麼巧撞上自家公司,這下尷尬了。

靜默了幾秒,喬楚惜盡量讓自己的話語顯得很中肯,微笑言道,「呵呵,洪總監,據我所知,這個列宇集團的實力甩了方氏集團好幾條街,想必對方應該看不上我們小小的匯耀,而這個幻域平方,這幾年的實力也不容小覷,恐怕,我們會吃閉門羹。」

「你說的情況,我們怎麼會不知,沒關係,總要嘗試過,才能從中吸取經驗嘛,唉,列宇集團,我是不抱多少希望了,的確,人家列宇可能不會給你們多少時間,但是幻域平方這個新興起的公司,倒是很有可能,聽聞幻域平方旗下的合作公司有不少是不知名的小公司,只要對方有潛力,幻域平方都有可能看上。」

「……」



這種疼痛是值得的,此次服下妖獸內丹,沒有出現意外,而且小楚昊得到了一想不到的好處,雖然沒有給小楚昊帶來太大的傷害,但經脈也損傷不少,如果換做他人,會被強大的能量撐爆。

Previous article

文嫣:詩意啊,想轉行?我覺得吧,憑咱的外在條件轉行當明星絕對沒毛病,可是你這個性格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