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照這麼說的話,剛才我這一擊,會造成風火骷髏異獸這種重傷的效果,那就可以解釋得通了!」葉飛說道,「來,一起把它解決掉!」

「小輩!想解決掉我?哈哈,做夢吧!」那風火骷髏異獸,明顯也聽得懂葉飛和哈米麗絲的語言,聽說葉飛約著哈米麗絲一起要滅掉自己,風火骷髏異獸頓時咧嘴猙獰地笑。

「老夫化為白骨三百年,好不容易等來了你們這對大好的肉身,老夫想做男就做男,想變女就變女,你們都是老夫手上的血肉,老夫會怕你們?」

風火骷髏異獸惡狠狠地說道。

「等等!」

葉飛突然大叫一聲,喝問道,「老前輩,這可能是個誤會!且聽我一言,如何?」

「什麼,誤會?」風火骷髏異獸倒是一怔,不過隨即就惡狠狠地說道,「這有什麼誤會?老夫不是要和你切磋,不是要教訓你,而是要殺你,要借用你的血肉,要重生!」

這位風火骷髏異獸,說的話就像真理一樣,一字字震動山河,彷彿不容更改一般。

而在他說話的同時,他身後的那個黑乎乎的血洞,也仍然在不斷地蔓延著,現在已經變得像水缸口那麼大,連接著他的後腦和小腿。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的話,就算是再強大的修士,肉身受到這麼重大的創傷,那也保不定要死亡,就算精神不死,肉身也算是破敗了,需要重新置換肉身。

而這風火骷髏異獸,卻依然可以對人發狠,貌似並沒有受到什麼威脅似的。

「不!」

葉飛立刻擺手,說道,「聽前輩的意思,好像是三百年前殞落的高人?殞落後化成了白骨,在這兒寂寞了三百年,由於太寂寞,你的精神就衍生出一種意志,而你現在就是以意志的形態存在的!所以,你想等到有人來這裡時,殺了別人,掠奪對方的血肉,重生到三百年之前的模樣?是不是這樣呢?」

「呵呵,小子!我是真看上你了,看來,你不但擁有不錯的外表,你的頭腦也是很好的,非常適合做我血肉衍生的對象!」

風火骷髏異獸一臉的壞笑,就像打量自己心愛的寶物似的,看向葉飛的表情中,居然流露出垂涎之意。

這麼說來,葉飛好像是必死之人了,風火骷髏異獸越是表示喜歡他,越會殺死葉飛,借用葉飛的肉身,進行衍生。

「不對!前輩,你想重生的意願,我做為小輩,自然是很理解的。」葉飛說道,「不過,我和這位女修士,怎麼也是火炎部落的人,算起來很可能還是你的後輩呢,你忍心殺害自己的後輩么?」

葉飛十分認真地問道。

「哈哈,笑話!」

風火骷髏異獸大笑起來,說道,「莫說你未必是火炎部落的人,就算你是,老夫也是照殺不誤!老夫並不是火炎部落的人,老夫是外來探險的,恰恰是被你們火炎部落的帶頭人給坑了,老夫才悲慘的殞落在了這裡!」

「換句話說,你如果不說你是火炎部落的人,老夫還不一定殺你!既然你自己承認是此惡毒部落的人,哈哈,老夫不但要殺你,而且要將你虐殺,以報老夫三百年前的深仇大恨!」

風火骷髏異獸恨得牙痒痒的樣子。

「前輩,既然這樣的話,那晚輩也實在無話可說。去死!」

葉飛正說到這裡,突然出手,重劍帶著一道火氣,直接轟擊風火骷髏異獸的後背處,也就是那個血洞生出的源點上。

葉飛知道,這個血洞雖然大,但大了未必是好事,很可能真正對這風火骷髏異獸有威脅的,是那個針眼大小的小點!

好鋼要使在刀刃上,而力量也要攻擊到風火骷髏異獸的最痛處。

「啊!」

一道火光泛起,火氣重重轟擊在風火骷髏異獸身上的同時,風火骷髏異獸再一次發出凄厲之極的慘叫聲。

這一聲慘叫,真可謂是驚心動魄,葉飛光聽這凄厲之極的叫聲,也無法想象,這風火骷髏異獸在這一刻,究竟是承受了多麼大的痛苦。

貌似,把人挫骨揚灰也用不了發出這麼恐怖的吼叫吧。

而隨著這一聲慘叫,這猙獰可怖的風火骷髏異獸,身軀居然迅速地粉化了。

所謂的粉化,也是能量耗盡的一種表現形式,就像那巨石傀儡似的,在巨石傀儡退場的時候,就是以粉化的形式消退的,自身完全變成一堆砂粉的形態。

「怎麼回事?這是死了么?」

看到風火骷髏異獸突然變成一堆石粉,哈米麗絲當然很高興,不過,心裡的疑問也是同樣大。

「是啊,這該死的風火骷髏異獸,可算是徹底死了!」

葉飛笑著說道,「剛才,我攻擊了它的精神要害,也就是它後背上的那個創點,三百前年殞落的時候,形成致使傷的那個創點!」

「嗯,我也看到了。可是,為什麼之前這風火骷髏異獸後背的創口,都已經像水缸那樣大了,它也沒死,而剛才你只是一劍,就斬殺了它呢?」哈米麗絲十分不解地問道。

按照常理來說,那麼巨大的一個傷口,都沒有讓風火骷髏異獸如何痛苦,反倒是後來葉飛補上的這一劍,要了風火骷髏異獸的命,這一點確實讓人想不明白。

「這個嘛,道理其實很簡單的。」

葉飛頓了一頓,說道,「首先,之前我給風火骷髏異獸留下的大創口,雖然看起來很大,其實都是無關緊要的,真正對它有威脅的,也就是那一個痛點,致使之傷。而我剛才故意拿話哄住風火骷髏異獸,趁它精神力渙散的時候,一擊致命!」

「哦,原來是這樣!」

哈米麗絲點了點頭,看向葉飛的目光中,可謂是充滿了崇拜之情,說道,「葉飛哥哥,你可真是了不起啊!跟在你身邊,不管什麼困難,什麼危險,總是能夠化險為夷!這次如果不是你的話,我肯定又沒轍的!」

「呵呵,小意思而已!」

葉飛也沒有太敢託大,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稍微休息一下,再繼續向里深入吧!接下來,不知道要遇到什麼變態的危險呢!」

「嗯,是啊!」哈米麗絲深有同感。

兩人就在這陡峭而酷熱的巨坑岩壁上,像鳥兒一樣休息了片刻,調節了一xiati內有些紊亂的氣息,準備接下來的行程。

不知道是葉飛和哈米麗絲的運氣不錯,還是正巧趕上了好時候,本來,接下來要面對的火山熔岩問題,特別是由大量熔岩而導致形成的火流風暴,現在看來也不是那麼令人頭痛了。

那看起來火和煙交融的一片黑雲,現在漸漸的靜止,冷卻了下來,看起來這火流風暴的狂暴運動,比之剛才明顯減弱了很多,這對葉飛和哈米麗絲來說,自然是個極好的消息。

「哈米麗絲,看出來沒有,這火流風暴,好像力度減小了很多!」葉飛說道,目光也是緊緊盯著下方的風暴漩渦之處。

「嗯,說的沒錯,我也看出來了。」哈米麗絲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事情很可能真的像我說的那樣,這火流風暴的特性,也是階段性的攻擊。只要咱們在一定的時間點內,不經過這個風暴空間,咱們就安然無恙。」

「等到這火流風暴停息之後,咱們再深入進去,那時空間對我們的威脅就會大大地減少了。」

「呵呵,還真是讓你說中了!」葉飛點點頭,表示認同哈米麗絲的觀點,說道,「這火流風暴,並不像咱們之前所想的那樣,是無時無刻都在運動,永遠沒有停息的。看來,這火流風暴就像雲捲雲舒,就像長河落日,也是有能量停息的那一刻!」

「是啊!」

哈米麗絲大喜,說道,「等一會兒,等這火流風暴徹底停息下來之後,咱們就向地心莊園的深處前進!」

「對!」


葉飛毫無異議,答應下來。

正如葉飛和哈米麗絲所想的這樣,這空間中的火流風暴,確實是像夏天的雷雨天氣一樣,來的時候氣勢洶洶,十分震人,不過來的快,去的也快。

很快,這可怖的火流風暴就完全平息了下來,一切都平靜了,好像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看來,這恐怖的火流風暴,可以說是專門給那些自以為是,恃才放曠之人設置的,如果是急性子,或者說是自以為自己法力通天之人,肯定沒有耐心等在這兒,一定會像暴風雨中的雨燕一樣迎上去。

而這樣的結果,必然是被這火流風暴絞殺成虛無,後果可想而知。

葉飛是有勇有謀之人,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也算是用自己的忍耐,躲過了這火流風暴的一劫。

在等待的同時,葉飛和哈米麗絲也都觀察到,剛才慘死的那風火骷髏異獸,已經完全沒有了生機,如同從未出現一般。

「葉飛哥哥,這風火骷髏異獸,你說還會再次出現么?」哈米麗絲一臉憂慮地問道,「按照風火骷髏異獸所說,它們都是之前來這裡探險的前輩修士,慘死在這裡之後,由含怨的靈魂凝聚而成的,這裡怨魂極多,會不會還有怨魂,想打血肉衍生的主意?」

「這個還真難說,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呢!」葉飛說道,「應該是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

「哦?這話怎麼說的?」

哈米麗絲知道,葉飛的一言一語,必定很有道理,不是想到哪就說到哪的。

「我也沒有很有力的證據證明我的猜想,不過,我認為這所謂的怨靈,應該是所有怨靈中,最強大的那一位,對於血肉衍生這個意念最執著的那一位,才有可能像剛才的風火骷髏異獸那樣,突然出現,想掠奪我們的骨血。」

葉飛說道,「至於其他的怨靈,靈魂被這最大的怨靈壓迫著,也沒有成長到可以化形的境界,所以不太可能出現了!」

「說的有道理!」

哈米麗絲深深地點頭,表示認同,說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算不錯了。好了,葉飛哥哥,我們繼續前進吧?」

「好!」

葉飛也沒有二話,休息了這一會兒,兩人的氣息已經調節好了,而經過這一番的觀察,對周圍環境也算是比較有數了,再這樣走下去,勝算總歸是大了一些。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隨著兩人的不斷深入,直接進入地下足有百丈之遙。

在這近百丈之遙的前進道路中,葉飛和哈米麗絲都是繃緊了神經,小心防範著每一個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和殺機,不過,這地心莊園好像是故意和哈米麗絲和葉飛開玩笑似的,兩人越是小心防備了,還越是沒有任何危險可言。

哧!

突然,一聲怪響。

「嗯?」葉飛聽到了這一聲響,立刻用真元傳音,向哈米麗絲說道,「哈米麗絲,剛才聽到了沒有?一聲怪響!」

「嗯,好像聽到了,那是什麼聲音?」


哈米麗絲十分緊張地問道。

這裡,距離這深坑的入口處,已經足有數百丈之遙,之前在深坑的入口處,遭遇那恐怖的巨石傀儡時,如果感覺不敵,好歹還可以爭取退出深坑,求個自保。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想退出此百丈深坑,沒那麼容易。

如果是在陸地上的話,以葉飛和哈米麗絲的修為,想要實現一遁百丈之遙,那是很輕鬆的事兒,但是,這個深坑中多少有些引力,專門克制修士逃逸的能量,所以要想離開這裡,比在陸地上要艱難得多。

「不要緊張。」葉飛立刻說道,「還是那句話,如果有遭遇的話,咱們別無選擇,那就奮力迎戰好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嘛!」

「對!」

哈米麗絲點了點頭,說道,「葉飛哥哥,咱們太過緊張的話,只會自亂陣腳,還是放輕鬆些的好!」

想明白了這一點,哈米麗絲也就不那麼緊張兮兮的了。

呼!

突然,一道黑風刮過,葉飛和哈米麗絲的視線頓時一黑,甚至靈魂感知力都為之一滯。

雖然只是一道黑風刮過而已,但是,這種讓人神魂一滯的感覺,可以說太令人恐慌了,如果世俗之人,暫時的昏厥一般。

「葉飛哥哥,剛才你有沒有什麼異樣?」

哈米麗絲突然真元傳音,問道。

「我還好,你呢?」葉飛也用真元傳音對答,說道,「我剛才神魂一滯,感知力也阻了一阻!」

「我也是啊!」

哈米麗絲點頭,低聲說道,「好像是有什麼危險?」

「我們停止前進,小心些!」葉飛立刻做出了行止。

兩人十分緊張,在這種情況下,要說不緊張那可是假的,畢竟這是嚴重影響到小命的地心莊園,如果小心,或許可以撿半條命。

而如果大意的話,恐怕連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接下來,兩人又在這一片呆了片刻,不過,並沒有什麼危險降臨,周圍一切還都是空空靜靜的樣子。

好像剛才的黑暗,和那讓人神魂一滯的感覺,都只是錯覺而已。

「怎麼可能會這樣的?這可不是錯覺!」

葉飛低聲說道。

「葉飛哥哥,要不,先不管這個情況了,咱們繼續深入?」哈米麗絲提議道,「也許,再走下去,就會有答案了呢?」

「說的也是!」

葉飛點了點頭,哈米麗絲說的確實不假,修士來到這種地方,遇上有危險發生的情況時,固然應該是停下來觀察一下動靜,不過,如果想不明白還繼續琢磨的話,那就不是修士所為了。

修士,應該是迎難而上的!

兩人繼續往下走,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不過周圍的情況卻是越來越熱。

讓葉飛和哈米麗絲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的行走,卻並沒有深到不可想象的程度,葉飛和哈米麗絲只走了約有三五十丈遠,居然就著陸了。

之前兩人的行走方向,與其說是走,倒不如說是溜壁更合適,因為兩人都是緊緊貼著峭壁,用類似凡人所用的壁虎游牆功的手法,沿著懸崖峭壁向下面行進的。

而現在,卻是腳踏實地了。

腳下是十分堅硬,同樣也十分火熱的岩石!沒有任何砂土,直接就是岩石的土地。

「葉飛哥哥,我們這算是落到這百丈深坑的底了嗎?」哈米麗絲問道。

「沒錯,應該是這樣的!」

葉飛十分振奮地回答道。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完全不見得安全,不過,與其讓身子緊貼著峭壁,沒有一點安全感,還不如腳踏實地,這樣起碼可以施展的本事多了一些。

葉飛和哈米麗絲在這石地上走了一會兒,突然,眼前呈現出一個看起來十分巨大的圓壇。

「嗯?那是什麼建築?會不會是地心莊園的入口呢?」

葉飛立刻指著前方所呈現的圓壇,問道。

「好像不是吧?」


… 龍雲舟被花團錦簇包裹其中,偌大的屋子裡,他身處在花的海洋之中!只是沒有了粉衣俏臉的天然美女軍團,他這次是真的被一大堆鮮花包裹住了!

Previous article

並且之前卿秀衣和甄流晴的對話,已快把他折磨得憋出內火來,他甚至巴不得陳汐早早離開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