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龍雲舟被花團錦簇包裹其中,偌大的屋子裡,他身處在花的海洋之中!只是沒有了粉衣俏臉的天然美女軍團,他這次是真的被一大堆鮮花包裹住了!

百里天和莫三胖站在屋角的位置,嘖嘖稱讚:「師弟啊,你看你現在的樣子,多像衣錦還鄉的達官貴人啊!哎!只是有點不和諧,要是把這些白花換成紅色的就好多了!」

龍雲舟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周圍一圈都堆滿了美女軍團送來的白色鮮花!

本來,這些鮮花抓在美女們的手中是那麼的鮮艷美麗,甚至散發出一股迷人芬芳!


可現在沒有了美女們的襯托,龍雲舟獨自一人坐在中間,如果在來張他的單人畫像外加副輓聯,就真的像場盛大的葬禮了!只是葬禮的主人卻還坐在椅子上,還是有點不和諧!

「呸,呸,呸!」龍雲舟猛的站起身:「這都什麼玩意兒!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軒轅老大可不是一般的二百五,簡直是二到家了!」

軒轅宇一會兒盛大的歡迎會,一會兒又是美女軍團粉嫩簇擁,跟著宣布他是龍心會副會長,讓他少年得志成為天道學院所有年輕弟子心目中此僚必殺榜第一人!現在又給自己弄個像葬禮似的新屋子,這都二到無窮大了!

「得了吧!師弟,這麼好的待遇你還叫冤?看看吧,大房子,新傢具,多體面,多氣派!軒轅老大就是出手不凡,咱兄弟還是沾了你的光啊!」

百里天和莫三胖舒服的躺在柔軟的床上!這間屋子是軒轅宇大手一揮特意分撥給新任龍心會副會長龍雲舟的卧室!

獨佔一個院子的上等房子,就和盤龍城裡龍雲舟的卧室差不了多少!當然,百里天和莫三胖是不會放過這好機會,以龍雲舟最親密師兄弟的名義,他們也順理成章的搬了進來!

「這是要付出代價的啊!」龍雲舟苦惱的坐在床邊,兩手托腮:「你們剛才沒看見,南宮雲那傢伙也在樓下站著!看我那眼神,別提多恨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咱們有什麼仇啊,至於那麼恨我嗎?」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妹妹啦?」百里天猛地翻身坐起,嘴角帶著猥瑣的笑容!

「去去去,真是為老不尊,虧你還是師兄,胡說八道什麼呀?」龍雲舟沒好氣的翻眼!

「那你嘆什麼氣,好像跟欠了他似的?不過他妹妹長也也真不錯,水靈靈的!」百里天仰起頭,猥瑣笑容更加重了!

龍雲舟嘆口氣,無奈的說:「大家都是同窗的弟子,何必要那麼水火不相容呢!我只想身邊多一些朋友,可不想總有人用冷冷目光在背後看著我!」

他想起了從前在盤龍城時,做為一個廢柴,別人看待他的眼神不是冷漠就像南宮雲那樣,好像他欠了所有人的債一樣!那種感覺別提多難受了,他只想要一個知心的朋友罷了!

「那是當然了!」百里天雙手交叉,仰頭倒下:「南宮雲可是南宮世家最寄希望的天才,小小年紀便已經名動西疆!沒想到來了天道山一再被你壓下去,而且還當眾被一拳擊敗!他就和軒轅老大一樣,極要面子!你丟了他的臉,他能不恨你嗎?」

「那怎麼辦?師兄你有什麼好辦法嗎?」龍雲舟腆著臉央求!

「有啊,你去當眾給他打成豬頭,或許他氣順了也就好了!順便去跪求軒轅老大,把你的副會長讓給他,說不定你們還能成為好朋友!」

「你這是什麼餿主意?」龍雲舟想捂臉:「副會長不當就算了,可被他暴打一頓?這就是你老兄為師弟想出來的好主意?」

百里天聳聳肩:「你們現在就好比皇甫影和軒轅宇的關係!當年軒轅老大就是輸給了皇甫師兄所以才勢成水火!要是把你們倆的位置和軒轅老大他們調換一下,你認為軒轅老大和皇甫師兄會一見如故,摒棄前嫌,然後喝著酒拉著手一起唱哥倆好,從此天下太平無事嗎?」

「大概軒轅老大直接當場吐血了吧?」龍雲舟捂臉,他實在想象不出以後面對南宮雲要用怎樣的態度!總不能一直這麼仇視下去吧?


「放心,這種問題就別擔心了!」百里天像是個眼神狠毒的八婆,一眼就看穿了龍雲舟的心事:「現在你是老大,南宮雲這種小弟就算再怎麼不服氣,也得聽你的不是!在龍心會,權利至上,老大的話就是一切!所以不必擔心,他是敢怒不敢言啊!」

「老大的話至上?」龍雲舟詫異的問:「那我這個副會長的話你這個低級會員會服從嗎?」

「赴湯蹈火,上刀山下油鍋,十八層地獄也要去啊!」百里天擺出了個萬死不辭的壯烈姿勢!

「好吧,去給我打盆洗腳水,順便給我捶捶腿!哎,這一天累的啊!」說著直接躺倒!

「………..報復來的未免太快了吧!」百里天苦著臉,屋裡很快傳來了鼾聲!

花都之妖孽狂少 ,房門便被一腳踹開!

古風雲風風火火的從屋外走了進來,滿臉堆著笑:「小子可真行啊!居然能讓軒轅太子爺給你辦這麼風光的入會儀式,果然給師父漲臉啊!」

龍雲舟睡眼惺忪的坐了起來,看著神經大條的師父哈哈大笑,無奈的嘆了口氣!自己的人生實在太悲催,怎麼遇到的都是這些人啊!

「我說師父你老人家不會是專門為這事來的吧?」百里天打著哈欠坐了起來,一臉促狹的說:「好歹也帶些禮物來恭賀你徒弟榮登副會長之位吧?我看山腳下有家茶樓的早餐不錯,不如師父你就今天買單吧?」

「好啊好啊!師父最棒了!」莫三胖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直接蹦了下來,穿衣服的速度只能用飛快形容!

古風雲呵呵笑著說:「我確實有禮物要送,吃東西只是小事啦,相對於我要送的東西,那隻能是小巫見大巫!」

「什麼東西這麼神秘?」三個人都好奇的湊過頭!

古風雲是執行院的長老,經常會滿世界到處跑執行一些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手底下殺的惡人更是不計其數!當然,惡人們的法寶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他的私人藏品!

那些可都是好東西,什麼靈丹妙藥,修鍊法門,甚至神兵利器都不算新鮮玩意兒。隨便給個一兩件便可以縱橫學院了!

「御風飛行!」古風雲眨著眼睛,仔細看著三個徒弟的神情!

「師父!你確定你早上沒有吃錯東西?來跟我們說胡話吧?」

三個人都瞪大眼睛,一向憊懶的師父居然主動要教他們這項幾乎天道學院內人人都會的功法?吃錯藥了吧?

「怎麼說話呢!」古風雲擺出一副為人師表的高大形象:「只要是幻真六重境界的弟子都可以選擇一樣法寶御風飛行,你們都已經超過了這個境界!而且我看雲舟好像已經突破了幻影境界到了幻靈境了吧?」

龍雲舟老實的點點頭:「是啊,自學成才!」

「……….!」古風雲!

「咳咳!好了,不說那些往事了!今天我開始教你們御風飛行!哼,我古風雲的弟子,一定不比別人的差!」他驕傲的抬起頭,瞬間高大上了不少!

百里天翻著白眼小聲嘀咕:「早幹嘛去了,我都比人家低了八年了!」

又回到了斷崖邊,身後的屋子已經是人去樓空!古風雲站在斷崖盡頭,狂風吹來,衣衫飄舞,讓人不由得擔心,只要一陣大風就會把他吹下懸崖!


三個人老老實實的站在古風雲面前,他們想看看,古風雲到底要怎麼教他們御風飛行!

罡風凜冽,古風雲一動不動,像是釘在了懸崖上一般!面色肅然,再也沒有平時的嬉笑,大聲對三人吼道:「御風,乃人類所創超越自身極限之法術!」

「人不像鳥類,受於身體限制,並不能飛翔!但我修真之人,以氣御風,灌注法寶,扶搖而上九天!修為高深者,甚至可以摒棄法寶,以自身之力踏風而行,日行九萬里!」

古風雲鋒利的眼神掃視三個徒弟:「雲舟和三胖體質不同,你們是龍族血脈!龍本御風!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與宇宙,隱則潛伏于波濤!所以你們根本就不用藉助於寶物,只要自身修為達到,單靠本體就可以御風而行!」

百里天羨慕的看著龍雲舟和莫三胖:「這就是拼爹的時代啊!哎,混的好不如生的好啊!」

「小天!」古風雲像便魔術似的從長袍里抽出一把長劍遞給百里天:「一直沒送你什麼禮物,這是為師的錯!這把血飲劍是我斬殺魔族赤血堂主時偶得寶物!正是水屬真氣修鍊之人的法寶,今天送給你!」

「師父!」百里天感激涕零的接下長劍!

他是真的激動了,今天古風雲跟發了瘋似的狂送寶物,百里天甚至懷疑是不是古風雲得了什麼絕症,這是在交代遺囑!

古風雲微微一笑,突然向後跳去!在三個人差點以為他真的是想不開要跳崖自盡時,古風雲卻穩穩的站在了崖外雲端!好似一隻閑雲野鶴,愜意無比!

「能不能給個心理提示!」龍雲舟擦著滿頭冷汗!

古風雲哈哈大笑:「以氣御風其實非常簡單,你們只要把真氣凝聚成形,匯聚於腳底或者法寶之上!便可輕鬆飛行!」

「就,這麼簡單?」三個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古風雲!他一向不可靠,誰知道他們照做了以後會不會一頭栽下崖去!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古風雲的臉色更是詫異,好像全世界最冤枉的就是他!

百里天一把握住龍雲舟和三胖的手,悲痛的說:「二位師弟,多多保重,想想師父以前的那些徒弟,說不定今天咱們就是最後一天相見,醒來已經和眾位師兄在地下喝酒了!」

「少廢話!快點過來,照我教你們的方法,快!」古風雲站在雲端大聲呵斥!

龍雲舟當先走出!百里天在身後大聲吼道:「師弟,夠義氣,來年今天,師兄一定給你多燒些紙錢!」

「烏鴉嘴!」龍雲舟狠狠咒罵一聲,他的內心其實已經忐忑到了極點!

體內真氣積聚,像是滾滾洪水流過奇經八脈,最後匯於腳底!

狠狠一咬牙,他一步踏向虛空!

真氣遊動,他竟然穩穩站在了雲端!前方是含著笑容的古風雲,後面是張大嘴的兩個死黨!

龍雲舟猛的仰天長嘯:「我飛起來啦!真是太爽啦!」

… 「百里天,你能不能不要把你的氣像是放屁一樣一下子就卸掉,聚起來,聚起來!聚在你的劍上!」古風雲儼然成了最嚴厲的老師,坐在懸崖邊一個勁兒的哀嘆!

砰!百里天重重從血飲劍上掉落,砸的屁股生疼!

古風雲恨鐵不成鋼的仰起頭,哀聲嘆息:「你就不能聰明點嗎?看看三胖,他都能御風了,你這個師兄能不能不要這麼窩囊?」

「沒辦法,咱們都不在一個起跑線上!」百里天撇著嘴:「要是你早兩年教我,說不定我已經御劍天下,早已是一代大俠了!」

「你要是不搞你的高利貸,你或許早就是天才了!」古風雲翻著白眼,百里天做的那些事他可是都知道!

「好吧好吧!」百里天立馬求饒的抬手:「師父,咱們能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現在咱們在修行,不要老是岔到其他地方去嗎!」


「那你就好好的練啊,好好一把寶劍,怎麼到你手裡就成廢物使不上萬分之一的靈氣呢?」古風雲終於知道,當一個受人尊敬的好師父是有多麼不容易!

因為你的弟子里,總有那麼一兩個頭腦不靈光身體還不協調的傢伙,並且你還只能每天笑臉相迎,千萬不能挫敗他的積極性!

「不過話說回來!師父,這把劍是不是又在騙我啊?」

百里天一臉狐疑的看著古風云:「就像以前一樣,這把劍該不會是你從廢物堆里挑選出來準備扔掉的東西吧?順手送給我就當廢物利用了?」

古風雲感覺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血液再暴高一個節點他就要上去狠狠賞百里天兩個大嘴巴!

「我說,你能不能用點心!」古風雲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可凸出的眼睛像能吃人:「給我好好練,行不行!」

「行行行,立馬練!」百里天非常識趣的轉身繼續修鍊,師父的臉都快變形了,傻子才會再去刺激他!能忍則忍,這才是百里天的為人之道!

呼!龍雲舟猛的從高空落地,滿臉都是抑制不住的興奮!有了靈氣貫穿全身真氣,他的修為已經突破了幻靈第四重,已經可以算得上一個高手了!

此時御風飛行對於他簡直是小意思,短暫的生澀和恐懼后,他漸漸愛上了御風的感覺!自由自在如同鳥兒一般翱翔在天際,就像在父母的靈位前,把所有的心事都給釋放出來!

「雲舟很不錯!哎,你真是個天才,沒想到才一天的光景就可以獨自御風,別人可是都要三個月以上的修行才可以勉強掌握!」古風雲讚歎的說!

「師父,別人三個月,為什麼你非要我今天學會?」百里天在一邊不滿的抗議!

「閉嘴!」古風雲怒喝一聲:「你可是入學院八年的弟子了,到現在不會御風,說出去真丟我人!」

「你早就丟了八年人了,還在乎這一天?」

「說什麼呢?」古風雲冷厲的目光電射而來!百里天立馬抓起劍妝模作樣起來!

古風雲轉過頭,欣慰的笑道:「雲舟,看來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再遇到你這麼好的徒弟了!給我看看,游龍掌,你練到幾重了?」

「是,師父!」龍雲舟轉身來到斷崖邊,極其瀟洒的擺出了游龍掌的起手式!像是撥開雲霧,雙掌輕柔的在撫摸空氣!

只是空氣里的水分發出了如同豆子爆裂的聲音,一顆顆小小的冰珠凝於手心!突然,掌勢加快,一條長長的冰鏈自然形成!如蛟龍騰空,如鳳舞九天!隨著龍雲舟騰挪之際,手中冰鏈破開雲霧,形體竟是越來越粗!

龍雲舟長嘯一聲,運氣足下,整個人騰空而起!游龍掌被他隨意舞動,操控自如!兩條冰鏈隨身舞動,像是兩條北海冰龍怒吼震天!

「破!」

兩條冰鏈猛的砸向前方雲霧,瞬間!十丈之內所有雲霧變成冰塊,轟然砸向崖底!冰鏈其勢不減,又砸斷了斷崖邊一塊巨石才消散在空氣之中!

龍雲舟安然落地,臉上紅光流動,隱隱還有后力!

懸崖之上一片歡舞之聲,古風雲的讚歎,莫三胖的恭維,還有百里天不和諧的唏噓!

遠處,一塊巨石后!冰冷的眼睛直直射向斷崖之上!南宮雲冷視了好半天,最終嘆了口氣,轉身向自己住出行去!

戒律院的一所小院子里,空空蕩蕩!師兄弟們都在學院里執勤,戒律院就像是專門負責緝盜的捕快一樣,滿學院亂轉,任何違反學院戒律的事情他們都要管!所以一般除了晚間,這裡是沒有人的!

南宮雲獃獃的坐在院子中一棵蒼松下!松樹也不知道長了多少年,幾乎佔據了院子三分之一的地方!夏天時戒律院的弟子都喜歡坐在松樹下修鍊,既可以遮陽又有微風吹過!

一根細長的松針掉落在南宮雲手心,枯萎的松針前後都已經磨平!就好比他一樣,本來是個天才,卻被人無視,最後像這根松針一樣老到沒有任何生命,掉落在沒有人理睬的角落!

砰!南宮雲狠狠一掌擊向地面!幻真第八重境界,一掌便在地上拍出了一個大洞!堅硬的花崗岩碎成了粉末,一陣冷風吹來,像是煙塵一般四散而開!

「有心事嗎?」

南宮雲渾身一震,抬起頭,長長的走道盡頭,吳松面無表情的慢慢走來!他的語氣就和他面色一樣冷!

「師父!」南宮雲躬身而立!在戒律院,吳松便是天!誰都知道吳鬆手段強硬,眼裡揉不得沙子!對手下弟子也是要求極其嚴厲,不允許出任何差錯!

吳松慢慢走到南宮雲身邊,低頭瞅了瞅被砸出來的深洞:「力道不錯,就是真氣渙散!如果能凝氣聚力,剛才這一掌可以擊穿三丈地面!」

「是!師父教訓的是,徒兒領教了!」 盛唐女帝

「有什麼心事嗎?平時看你總是悶悶不樂,今天是想發泄發泄吧?」

吳松面容變得緩和了些!他是有名的冷麵長老,向來賞罰分明,學院里的弟子看見他就像看見鬼似的!

「徒兒只是有些心事不順心,這才………..!」南宮雲吞吞吐吐,他不好意思把自己內心深處的秘密告訴吳松!

「是為了龍雲舟那個小子吧?」

南宮雲渾身一震,抬起頭,眼神木然的看著吳松!

「不必否認,你是我的徒弟,如果這點心思都看不出來,我還能做你師傅嗎?你本是天資聰穎的世家子弟,被所有人看好!結果被半路殺出的龍雲舟搶盡了風頭,不但輸了比武,還被軒轅宇輕視!所以你心中對龍雲舟有氣,是不是!」吳松臉色漠然的說著!

「徒兒,徒兒心裡不服!」

南宮雲面色慘淡,被師父當面說出自己的心事,他是又羞愧又不甘:「難道身懷龍血的人就必定要比咱們普通人強嗎?難道我們人類就不能戰勝他嗎?」

南宮雲大聲吼了出來!他是個心性要強之人,本來已經心灰意冷,可當他得知龍雲舟是龍族血統之後,心裡那股沉寂的火焰再一次燃燒起來!

為什麼龍族就一定要凌駕於凡人之上,就因為他們優越的血統嗎?如果是這樣,南宮雲發誓,要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凡人一樣可以戰勝高高在上的龍族!

吳松冷冷看著自己的徒弟,眼神像是銳利的刀鋒,所到之處冰封瓦解,山石崩裂!

可南宮雲這一次沒有退讓,他直視自己的老師,在這一刻,他把心中所有的不甘統統發泄出來!

「你是個人才,可惜,生不逢時!」吳松嘆了口氣:「你說的沒錯,龍族確實是很強大的存在,就連我們腳下的土地都是神龍死後身軀所化!」

「但是!」吳松眼內突然射出灼熱的光芒:「神龍已經死了,那些偉大的神話早就被埋葬!龍魂大陸不是魔族的天下,也不該受龍族統治!我們人類,該是這個大陸的主宰!」

南宮雲感覺身體里的血在沸騰,激動的看著吳松:「師父,你也是這麼想嗎?」

「可惜啊可惜,擁有龍族血統的人依然很強大!他們可以不受身體約束修習所有屬性真氣!風雷水火土,只要他們想掌握,我們便無法阻擋!」



(1)有3個人去投宿,

Previous article

「嗯,照這麼說的話,剛才我這一擊,會造成風火骷髏異獸這種重傷的效果,那就可以解釋得通了!」葉飛說道,「來,一起把它解決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