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有沒有興趣,聽我講一個故事?”

我也沒敢說什麼,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很久以前,有一個人,叫洪無敵,他很勤奮,很努力,在武學一道上,有着驚人的天賦,他不斷的戰鬥,終於讓他的名字實至名歸,做到了天下無敵,他感覺很幸福,那是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任何人看到他,都會顫抖,可也正是因爲這樣,他也得罪了不少人,那些人看到洪無敵太強,找他報仇無望,就報復到了他的家人身上!”

說道這裏,洪鬼帝開始了輕微的顫抖。

“那是一場血腥的報復,他的妻子死了,還帶着肚子裏的孩子,洪鬼帝當場就瘋了,他一路癡迷武學,攀登巔峯但卻連身邊一直默默無聞,相濡以沫的妻子都保護不了,他非常的憤怒,後來,他聽說,人死了會變成鬼,日後會在地府想見,於是他爲了尋找亡妻,以最兇殘的方式自盡,來到了地府。”

說到這裏,洪鬼帝頓了頓,似乎是心情有些激動。

“這個洪無敵,就是您吧?”

“沒錯,就是我,後來,我聽說亡妻的魂魄在地府,而地府是不會把死人的魂魄給交出去的,於是我就決定,自己去搶,終於在修煉的一年以後,我達到了鬼王的層次,從地府裏面,把亡妻的魂魄給搶了出來!”

一年修煉成成鬼王,這尼瑪是逆天的存在啊!

怪不得之前,蘇小魅的師傅說,也不是不可能,我面前現在就站着這樣一位牛逼哄哄的人物呢!

聽起來,故事到現在應該是比較圓滿了,但我知道,遠遠不會這麼簡單,因爲洪鬼帝的這個克妻命,那可是相當的硬的,從他的面相就可以看出來。

“那後來?”

“搶出來以後我才發現,亡妻神志不清,原來,當年那幫狗日的,居然對她下了最狠的毒,是一種灼燒靈魂的毒,我訪遍了地府地區,都沒有人知道,後來我聽說,混亂鬼域有一座自由城,這是一個創造奇蹟的地方,到這邊來,也許會有解決的辦法!我問遍了自由城,還是沒有人知道,後來,我找到了方法,把亡妻封印起來,而我自己,則是拼命的提升實力,我知道,也許是我的境界不夠。”

果然,每一個鬼帝強者,都有自己的故事,聞着傷心,見者流淚。

“後來,我提升到了鬼帝,再一次走向了巔峯,就在這個時候,我居然真的碰到了一個人,他說,他有辦法救我的妻子。”

“他只是個真人,可面對我鬼帝強者,他巍然不動,這個人行爲猥瑣,但說起話來,卻是頭頭是道,連我都忍不住去相信了,他給我看相,也說出了同樣的話,有帝王命,無天子相,之前我也曾找人看過相,但是從來沒人能夠說出來,我到底是什麼命,我立刻就求他,讓他幫我救亡妻,可他卻說,他的命太賤,能看出我的面相已經是萬幸,根本沒資格爲我卜卦,我必須前行修行,在這裏等待我命中的貴人,而且,他還叫我鑽研煉藥之道,說想要救回我的妻子,唯有一味藥,叫做,鬼帝護心丹。”

鬼帝護心丹!

聽到這裏,我整個人都震住了。

這不正是我需要煉的丹藥麼?

突然,我感覺一陣不對勁,但又不知道具體是哪裏,我總覺得,洪鬼帝描述的那個真人,帶給我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洪鬼帝前輩,我可以請問一下麼?那個給你算命的人,他叫什麼名字麼?”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當時他在自由城裏面,推演一道十分強大,大家都

叫他沈道子!”

沈道子,臥槽,我這纔是徹底的震驚了。

我感覺無形之中,有一股線,似乎把我和這一切串聯到了一起。

“我在這裏等了這麼久了,我終於碰到另外一個能夠說出我面相的人了,我的貴人,一定就是你,你快幫幫我,要我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可以!”

洪鬼帝一陣激動的抓住我。

我感覺我的兩個肩膀,都要炸開了,一個鬼帝的力道是多麼的大,誰也沒法想象啊!

“疼,疼啊,鬼帝大人!”

我冷汗都要冒出來了。

“鬼帝大人,恕我直言,您這是克妻之命,就算您得到了鬼帝護心丹,救了你的妻子,可你若是命格不改的話,您的妻子還是會被您所克的啊!”

“什麼?”

昏嫁總裁 洪鬼帝聽到我這話,簡直要瘋了。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麼?”

“不瞞您說,這個沈道子,其實是我宗門長輩,要不您看這樣可以麼?我先回去跟他請示一下,看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行,你速去速回!”

洪鬼帝看着我提到沈道子,似乎是很放心的樣子。

原來是惡魔啊 到這裏,我也是有些疑惑了,趕緊回到了自由城。

我一會去,蘇小魅就過來詢問我情況,由於是造訪一位脾氣古怪的鬼帝強者,所以自然是人越少越好,我之前就沒帶蘇小魅去。

聽了我的話,她也是一頭霧水,最後我們一起到了太皇宗在自由城的分部。

這次我倒是沒有借用傳送陣回去,傳送陣的消耗太大,我只是申請了和沈道子通話,等了差不多十幾分鍾吧,一塊傳訊玉石裏面,終於傳來了沈道子的聲音。

“喂,林星啊,你找我什麼事?”

我把洪鬼帝的事情跟沈道子說了一遍,可沈道子的回答,卻讓我整個人都嚇尿。

“怎麼,你也那麼倒黴,碰到洪鬼帝那傢伙了,我跟你說,他簡直就是個瘋子,你趕緊找個理由,忽悠了他快跑吧,省的他給你纏住了,我當時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忽悠脫身的。”

“那你當年說的話,都是假的?”

我感覺三觀盡毀。

“那倒不是,他的面相你也能看出來,他就是那個命,但是給一位鬼帝改命,我可是真的不敢啊,我的命可沒那麼硬,我是賤命,我還想多活兩年,我玩不起啊!”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給他改命麼?我有事情必須要求他啊!”

“給他改命,那就得命比他好,比他硬,除非…..”

(本章完) “除非什麼?”

紅樓多嬌 我趕緊對着沈道子問道。

沈道子沉默了半天,卻好像突然醒悟過來了一樣,驚奇的叫道。

“除非你親自給他改命!”

“我?”

我有些疑惑。

“沒錯,你的命夠硬,區區一個鬼帝,克不死你!”

命?我的命?不知道爲何,我莫名其妙的就是一陣火大,只要是命這個詞和我出現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會相當的不淡定。

“我到底是什麼命?”

“你想要幫他,就親自給他改命,如果不想幫他,我相信你也有辦法達到你的目的。”

沈道子說完這句話,任憑我再怎麼對着玉佩裏面吼,對面都麼看有聲音了。

臥槽,每次,每個人都是這樣,每當要說到我的命的時候,就突然不知道爲什麼,所有的人就像被封口了一樣,說不出來。

傳訊掛斷了,我有些意冷,看來我想搞清楚我的命,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容易,不過沒關係,我也不是特別在意這個,只要能夠救蘇小魅,對我來說就夠了。

誠然,我確實是有辦法達到我的目的,我需要鬼帝護心丹,洪鬼帝也需要,反正一爐也不止出一個,我完全可以不告訴他命格的事情,然後我們兩個拿了丹藥,各自救人,各奔東西。

但若是如此的話,我實在良心不安,洪鬼帝已經受了這麼多年的折磨了,我實在不忍心他繼續這樣下去。

瞭解了洪鬼帝的事情以後,我便不是那麼緊張了,再次拜訪的時候,我是帶着蘇小魅一起去的。

洪鬼帝也並沒有什麼意見,得知了蘇小魅是我的夫人之後,他居然還略微帶着幾絲的客氣。

對洪鬼帝,我自然是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我把鬼帝護心丹的事情和盤托出,就從那一刻起,洪鬼帝看着我的眼神,就徹底的變了。

“這是鬼帝護心丹的材料,這是配發,還請洪鬼帝幫忙煉製,煉製成功以後,您請自取一顆。”

“我命中的貴人果然就是你,林星小兄弟,今天不是你請我幫忙,是我請你幫忙,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和我老洪說,上刀山下油鍋,一點問題都沒有!”

就這麼一會的時間,洪鬼帝看着我的眼神和稱呼,完全就變了。

洪鬼帝說着,就開始煉製鬼帝護心丹了。

我真是沒想打,當初沈道子隨隨便便忽悠他的話,到現在居然成爲了我救蘇小魅最重要的一環,這可不就是他們說的命麼?

洪鬼帝也是個勤快人,說幹就幹,拿起傢伙

,就開始煉丹了,鬼王護心丹的煉製過程,其實並不難,但是手法比較複雜,而且配方已經基本上失傳了。

洪鬼帝的手法是已經夠了,再有了配方,自然是如虎添翼,洪鬼帝在裏面忙活着,我和蘇小魅卻是在外面,想破了腦袋。

我們想的,自然是怎麼幫洪鬼帝破解他的這個命的問題了,我們左思右想,但硬是沒有一個可行的辦法想出來,經過了無數次的總結,得到的結論就是,我們沒有辦法幫洪鬼帝改命。

也許你會想,不就是一個面相的問題麼?給他做個整容不就行了?

但若是你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面相只是命的表現因素之一,就好像咳嗽是感冒的表現一樣,不咳嗽了,不代表感冒就好了,我們不光是要治標,還要治本。

一般改命都是通過平衡命裏五行的方法,來調整一個人的命的,可面對一個鬼帝,特別是這樣修爲精深的鬼帝。

常用的改命方法,我們都已經想過了,但基本不可能啊,不光是修爲的問題,還涉及到材料。

就比如說,命裏缺火,那麼一般的鬼兵,我們只需要佩戴簡單火屬性的物品,鬼將就需要吃火屬性珍貴藥材,比如說火參,這都還有解,鬼王改命,一般都需要天地奇珍,比如說我吃的火神果一類,但如果要是到了鬼帝的級別,那就要最頂級的天材地寶。

到了這種層次的天材地寶,就算是鬼尊都會出手搶奪了,僅僅用它來改個命,和你顯然不大實際啊。

就在我們都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前方傳來了洪鬼帝的聲音。

“鬼帝護心丹,我已經煉好了,你們過來看看!”

我和蘇小魅趕緊進到屋子裏面去,整個屋子裏面,有一股濃濃的藥香味,拿出來一看,果然就是鬼帝護心丹。

雖然我們並沒有見過真正的鬼帝護心丹,但是鬼王護心丹,我們還是見過的。

“我已經自取了一顆了,還剩下三顆!”

說完,洪鬼帝把它裝在一個瓶子裏面,遞給了我。

我拿給蘇小魅,吩咐她把東西裝好。

“改命的事情,你們有頭緒了麼?”

“並沒有!”

我嘆了口氣,對洪鬼帝把我們剛纔想的事情說了一遍。

其實這就愛你事情我也覺得挺蹊蹺的,既然沈道子說了有辦法,那就肯定是有辦法,他是絕對不會忽悠我的,可我怎麼會想不到辦法呢?

“你們是說,必須要極品的天材地寶?”

“沒錯,而且平衡您的五行,可能不只需要一樣。”

洪鬼帝跟我們做了一定的瞭解以後,也幫着一起想辦法,正所謂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我們也只能把希望寄託到這個身上了。

就在這個時候,洪鬼帝突然站了起來。

“我想到辦法了?”

“什麼辦法?”

我和蘇小魅都是一臉好奇的看着她,我們這麼多內行人都沒有辦法,難道洪鬼帝真的一想就有辦法了?

“按你們的說法,無非就是因爲,我是個鬼帝,所以你們沒辦法,那隻要我變成鬼王,你們是不是就有辦法給我改名了?”

這…..我和蘇小魅面面相覷。

“這確實是個辦法,不過您就算把實力壓制到鬼王的階段,也是沒有用的啊!”

“誰說我要壓制了,你們就說,行不行吧?”

“理論上來說,只要您是真正的鬼王,那就是可以的!”

我對着洪鬼帝說道。

“能夠爲鬼王改命的天材地寶,我這裏也能夠湊一湊!”

“好!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變成鬼王又如何,你們兩位小傢伙,今天我就送你們一場大造化!”

豪門囚愛 說着,洪鬼帝的兩手一抓伸,我和蘇小魅兩個,就像抓西瓜一樣的,被他給抓了過來。

蘇小魅看到我們被抓過去,瞬間就着急了,剛準備反抗,然而又一瞬間被佔壓了下來。

“洪鬼帝大人,你別傷害他,有什麼衝我來!”

洪鬼帝看着蘇小魅,笑了笑,並沒有敵意。

“洪鬼帝大人,您這是!”

我看到蘇小魅被抓過來,也有些慌神。

“都說了,叫我老洪就行,我這是要送你們造化!”

他這句話說完之後,我突然感覺到,一股精純的鬼氣,從我的背後進入到我的身體裏面,這是!鬼帝級別的鬼氣!

我終於明白,洪鬼帝說的大造化,還有要到鬼王等級是什麼意思了,原來,他居然是要把鬼氣給灌輸到我們兩個人的身上來,硬生生的破階。

他要從鬼帝,掉到鬼王階段來。

“老洪,修行不易,你這麼做值得麼?”

“沒什麼值得不值得的,我等了這麼多年,就是爲了這一天,別說是掉到鬼王了,就算是變成鬼物,都值得!你們兩個,專心吸收鬼氣,有吸鬼氣的功法,也可以大方的拿出來。”

洪鬼帝給我們的灌輸鬼氣,使用的是灌頂的形式,這種鬼氣一旦灌入我們的體內,那就會永遠從他的身體裏消失。

看來他是真的下定決心了。

(本章完) “吸麼?”

蘇小魅對着我問道。

“吸!”

我也是拼了,就當是自己做好事,幫洪鬼帝實現一個願望吧。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我這是在佔便宜呢?

蘇小魅那邊,首先就突破了,她的實力開始了飛速的提升,居然硬生生的跨過了鬼將,直接來到了鬼王的階段。

“把鬼帝護心丹吃下去!”

我趕緊給蘇小魅傳音。

之前蘇小魅的師傅已經說過了,這個鬼帝護心丹是可以提前吃的,只要在一年內找到一位鬼王級別的強者雙修就行。

蘇小魅聽了我的話,趕緊把丹藥拿出來吃了。

吃下丹藥以後,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鬼王四階的氣勢,直接爆棚,並且有繼續提升的趨勢。

“好,好,好!”

洪鬼帝一臉說了三個好!

“我本來以爲你們會吸不掉我的功力的,不過有這個小丫頭在,我倒不是那麼擔心了。”

說着,他加大了輸出,我們這邊《化鬼大法》也開始運行起來。

就在蘇小魅吃下丹藥過後的一會,我這邊就已經達到了二階鬼將的極限了,晉升,勢不可擋。

完美晉升的三階鬼將,《化鬼大法》沒有停下來,我的修爲一路飆升到了三階鬼將的頂峯,然後我開始繼續壓縮鬼氣。

而蘇小魅那邊,藉着鬼帝護心丹的藥力,再加上洪鬼帝的真氣,她居然衝破了五階鬼王的大關。

“哈哈,過癮,過癮!”

洪鬼帝的氣勢,開始下降,他從鬼帝五階,掉到了鬼帝四階。

“不過,你們這麼吸,要什麼時候才能把我給吸到鬼王,既然如此,我再送你們異常造化!”

他的話音剛落,整個人的氣勢,居然開始了急劇的衰弱,磅礴的鬼氣,猶如洶涌的大河一般,朝着我的身體裏面涌過來。

我感覺我的氣勢開始直線上升,不行啊,這根基還沒穩呢,該不會洪鬼帝是要讓我衝擊鬼將四階吧?

“怎麼了?”

Previous article

是在心痛那符籙嗎?”我好奇的問着六子道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