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所求,必有所失。

成年男女的婚姻,將一切都怪罪到對方頭上顯然是不厚道的。

「晚了,回去睡吧!」耳畔,是這人低低喃喃的話語聲。

安隅沒有回應。


徐紹寒欲要俯身將人抱起,往卧室而去。

安隅腦海中猛然蹦出周讓那句傷的很嚴重,如此,伸手推開了徐紹寒的臂彎,自顧自起身,欲要自己去卧室。


久坐,雙腿已然麻木,起來時,整個人又栽了下去,摔的一生悶響。

徐紹寒伸出去的手未能及時將人拉回來,許是受傷影響了他的行動。

這日深夜,安隅整個人看起來,異常恍惚。

像失了生氣的洋娃娃。

她扶著沙發起身,未待徐紹寒詢問摔哪兒了,自顧自的赤著腳往卧室而去。

凌晨三點,萬物具靜

連日來的鬥爭在這日得以喘息,

眼見安隅乖巧躺在床上,徐紹寒伸手帶上卧室門,往外間洗手間而去,伸手,褪下身上衣物。

入目的是從胸膛順延到臂彎的血漬,這人,不知是不知疼還是如何,自己清理過程中未吭一聲。

晨間五點,卧室里的手機震動聲將本就淺眠的二人吵醒。

不同的是,徐紹寒翻身接電話,而安隅閉眼假眠。

冬日的五點,尚早,

且天色尚未明亮。

一劍傾城 ,鄧易池淡淡話語傳來,似是在做再三確認:「想清楚了?」

眼前的照片與資料讓他不敢確定。

「去辦就是,」男人言語著,往餐廳而去,提起桌面上的水壺,給自己倒了杯水。

冬日清晨,半杯冷水下肚,整個人都清醒了。

「可是——,」鄧易池顯然尚有話語要言。

而徐紹寒顯然不想給他過多言語的機會,嗓音堪比手中那杯涼水,直接道:「那有那麼多可是?」

鄧易池一哽,默了半晌,才道:「明白。」

清晨,天色要亮不亮,城市裡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開啟了新的一天。

你從來不知曉那些為了工作凌晨五點起來去趕飛機的人是何種心態。

也不知曉道路環衛工人是否真的生活艱難。

更加不知曉這個世界的一切,存在的價值。

徐紹寒立於窗邊,看著底下逐漸熱鬧起來的車水馬龍,等著天亮,等著這個城市徹底慶幸過來。

清晨五點三十,徐紹寒在客廳,安隅在卧室。

五點四十,徐先生收了電話站在落地窗旁,安隅撐著身子起身靠坐在床頭。

六點整,徐黛起身,開始準備早餐。

徐紹寒在書房,安隅依舊保持姿勢不動。

六點三十五分,天色漸亮,徐先生從書桌前起身往卧室而去。

安隅掀被起身往衛生間而去。

六點四十,徐先生在衣帽間翻出冬日衣物,安隅在衛生間。

六點五十,徐先生端著一杯溫水進卧室,安隅依舊在衛生間。

七點整,徐先生在外間衛生間洗漱完,安隅依舊在衛生間。

七點過兩分,徐先生敲響了衛生間木門,安隅未回應。

他在門口輕喚。

七點過三分,徐紹寒放在書房電話響起,見安隅未回應,這人擰眉,臉面上擔憂盡顯,但手機鈴聲大作,怕是鄧易池的電話。

往書房去,伸手接起電話,那側,周讓急切的嗓音在那側猛然響起:「老闆,安律師呢?」

「在家,怎麼了?」

「安律師割腕自殺了,她都發到社交網路里了。」

哐當、徐紹寒來不及掛電話,隨手將手機扔掉,狂奔往浴室而去。

2008年十一月26日,徐紹寒踹開衛生間門,入目的是滿浴缸的猩紅,安隅躺在血水中,眼帘微闔,寡白的面色給人一種已經不在人世的感覺。

這日清晨,徐紹寒近乎心痛到癲狂。


安隅清晨在衛生間割腕自殺,且還發了博客,配文:【一入豪門深似海】

就這短短的七個字足以令人浮想連篇,短短半小時,滿城風雨。

狂風暴雨席捲而來時無須你去帶動什麼,只要坐等結果就好了。

何為置之死地而後生?

何為自損一千也要傷敵八百?

安隅這招以命去搏,實在是高超,佔領主權便等於得到了一切。

饒是徐啟政再堤防,也沒想到安隅會不要命。

他妄以為控住安南便等於控住了一切,便能將安隅控與掌心,多想,實在是多想。

既然鬥智斗勇,必須全力以赴,

她何時輸過?

滿城風雨,席捲而來。

砸到徐啟政跟前時,這人氣的砸了書房。

一入豪門深似海,這是在暗指什麼?


暗指他徐家是狼窩虎穴,暗指他徐家看似風光無限,實則波濤洶湧。

再壓,也晚了。

清晨,徐黛站在廚房做早餐,只聽自家先生在浴室撕心裂肺的痛喊自家太太的名字。

她心中焦急,擔憂出事,便跟去看了看,哪曾想,入眼的是自家先生伸手將徐太太從血水撈出來的景象,

霎時,她只覺天旋地轉。

難以呼吸。

這個冬日,太過漫長。

漫長到每一天都及其難行。

徐家兒媳婦兒割腕自殺的消息席捲了整個上層圈子,徐啟政氣的渾身發抖,徐紹寒痛到險些失聲痛哭。

徐君珩看著新聞久未言語。

葉知秋端著花茶的手一個不穩,將整個報紙版面都打濕了。

說到底,徐啟政低估了這個女人的狠心,她不僅可以拿著刀子捅別人,也能將刀刃指向自己。


安和律所安律師割腕自殺的消息席捲了整個律政圈,有人喜有人憂,有人信有人不信。

她放棄了自己臉面與尊嚴也要與徐啟政博到底。

無關其他,只想讓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曉哪些人該惹,哪些人不該惹。

臉面?

不重要。

她的臉面,怎能抵得過徐啟政的?

隔山打牛?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先發制人,將他的苗頭嗯殺在搖籃里,讓他沒有反擊的機會。

讓他吃啞巴虧。

想搞垮安和,有本事你就在輿論的風口上動手,讓大家看看嫁進天家的好處。

讓何家人看看。

一時間,網路上眾說紛紜,猜疑聲越來越濃厚,漸漸的、更甚是有人往出軌上帶。

只要徐啟政手中的東西沒被爆出來,那於安隅而言是這場戰役,她是最終贏家。

八點,關於安隅自殺的新聞悉數被壓了下去。

好似那一個小時只是大家做了一場夢罷了。

事關安隅的消息下去,被抬上來的是徐家大少與何家小姐濃情蜜意約會的信息,新聞媒體描繪徐君珩與簡兮時,不像描繪安隅那般隱晦,相反的,異常大膽,更甚是猜測這二人好事將近。

滿篇的猜測與聯想甚至是恨不得讓這二人原地結婚。

新聞被爆出來時,徐君珩的幕僚團整個驚呆了。

似是沒想到鍋從天上來,

當幕僚團的成員都在猜想安隅割腕自殺的原因時,徐君珩與何莞的新聞來的猝不及防,打的大家一個措手不及。

眾人驚恐的將新聞從頭翻到尾,而後,滿面驚恐的望著徐君珩。

後者,只給了一句話:「將計就計吧!」

這句將計就計,讓眾人緘默,而緘默的同時且還暗森森的將目光落向坐在一旁的簡兮身上,見後者低垂眸望著眼前電腦,並無異樣。

旁人不知,徐君珩知曉,這一切都是徐紹寒的手筆。

從昨夜詢問他與何莞何時訂婚時,徐君珩知曉,那個素來支持自己追求幸福的弟弟在此刻放棄了自己。

他放棄自己去成全自己與安隅的婚姻。

徐君珩知曉自己是自私的,自私的一拖再拖,自私的以為這場算計還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可事實證明,拖得越久,付出的代價越慘重。

所有人在這條大統之路上受盡了傷害,均是因為他的自私。

祁宗望了眼簡兮,旁人看不見,可他看見了。看見了簡兮臉面上那嘲諷的淺笑。

最為痛心的大抵是親眼看著你愛的男人與別的女人一點點的邁入婚姻的殿堂。

她不言,是因沒資格。

會議結束,簡兮與幕僚團成員一起起身離開,徐君珩張了張嘴,想喚住人家,卻發現,已經沒了這個資格。

簡兮呢?

出了這間辦公室,平靜的面容下隱著的痛惜才漸漸爬上來。

公寓內,安隅面色寡白躺在床上,手背上掛著點滴,徐紹寒坐在床沿,雙手捂面,痛心難言。

安隅從睡夢中醒來,已是下午的光景。

近戰狂兵

她微動,這人便感覺到了。

「安安,」一聲小心翼翼的輕喚從這人嗓間冒出來,帶著些許沙啞,猩紅的眼眸里沒了往日的光彩,儘是疲倦之意。

她眨了眨眼,虛弱無力。

徐紹寒緩緩俯身,伸手將人擁進懷裡, 諸天娘化溫泉 ,話語低喃,略顯哀傷:「你若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這輩子怎麼過?」

倘若今日安隅有個三長兩短,真就這麼去了,徐紹寒只怕是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安隅睜眼望著天花板,許久未言,淡淡的視線沒有絲毫感情可言。

徐紹寒心顫難耐,抱著她,一寸寸的親吻她的面龐,似是準備以此來寬慰自己顫抖的心靈。

安隅呢?




黑須尊者面無表情,斟酌著她的目的,竟沒有先顧慮她妖獸的身份,直道:「你膽量不小,口氣也不小。本理事倒要聽聽你『憑什麼』讓學院後悔未收你。」

Previous article

衛衍想也不想,猛點了點頭,可悲的是,一個大男人,點頭也能點出幾分楚楚的風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