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動了。

他的手瞬間放輕,然後那支筆如同活了一樣在他的手中開始旋轉。

筆墨落下,如同龍躍九州,瘋狂而玄妙。

林羽此時此刻的作畫和那些大家根本不同,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毛筆在宣紙上不停的畫著,彷彿信手塗鴉!

他的一筆是那麼長,收的也是那麼的有力道。

他彷彿不需要去想一樣,更不需要去像那些畫家一樣一小筆一小筆的去畫,彷彿他就是掌握了整個畫的生命。

他是在締造!

蕭失在一旁一邊打鐵,一邊關注著林羽的狀況,雖然他是坐著,看不見林羽的畫,但是他的確能感到林羽散發出來的獨特的意境。

這和自己的意境並不完全相同,而是真的屬於這個孩子的意境!

他真的擁有自己的意境!

蕭失看著這個孩子,心中的震驚真的是難以平復!

僅僅過了三分鐘,林羽就已經畫完,接下來就是落款了。

林羽想了想,覺得這是自己目前為止最好的一幅畫了,任何多餘的落款都是多餘的,所以他不想寫過多的東西。

他只是在左下角的地方,輕輕的寫了一個字。

羽。

這是他的字。

他連落款都不願意寫下他的姓氏『秦』,這足以說明了他對自己家族的恨。

跟著,他滿意的將筆放在了一旁。

蕭失見狀,馬上放下了自己的鐵鎚,快步來到了林羽的身旁。

他想知道的已經足夠了,他的目的就是要知道這孩子是否真的進入過那種意境。

他對畫不在意,因為他從來不覺得畫畫有什麼好的,無非就是消遣而已。

嫁春色

連他也讚歎,這畫太美了。

就算是放在那個地方,也絕對算得上是佳作!

僅僅是一棵草而已,卻讓人感覺到萬物復甦的趨勢。

意境之作!

蕭失長呼出一口氣,轉頭,盡量平靜的看著這個孩子,他覺得,今天這個孩子給自己的震驚實在是太多了。

「你這畫——是跟誰學的?」蕭失對著林羽一臉震驚的問道。

「跟我自己。」林羽自豪的說道,「是我自己鑽研出來的!」

蕭失點點頭,並沒有不相信,意境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人能夠教導的。

他開始覺得,這個孩子真的是可以達到頂尖成就的人。

跟著,蕭失突然想到了一個東西,既然這孩子這麼聰明,那麼他的修為是多少?

剛剛自己就沒感覺到這孩子的波動,這孩子的修為到底多高深?

「林羽。」蕭失突然說道。

「在呢,叔叔。」 韓娛之單身爸爸 ,馬上說道。

「告訴我,你現在的修為是什麼?」蕭失一臉認真的問道。

「這個—–」,林羽聽到頓時有些泄氣,說道,「不瞞您說,我沒有任何的能量。」

「什麼?」蕭失一愣,似乎對自己聽到的東西感覺到懷疑。

「我說我沒有能量。」林羽有些鬱悶的重複道,「我三歲的時候去檢查,結果是一丁點能量都沒有。」

「哦。」蕭失專心在思考林羽的意境,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卻隨即跳了起來大吼道,「你沒有能量?」

「——」

林羽鬱悶了,自己沒能量,你也不用這麼大聲吧。

可是,蕭失所想的和林羽所想的可是完全不同,他一把將手放在了林羽的丹田處!

他徹徹底底的震驚了!

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跟著,他仰天大笑,像是一個蟄伏了千年的巨龍一樣怒吼。

「蒼天不負有心人!蒼天不負有心人啊!!!」

… 林羽看著蕭失,一臉的怪異。

怎麼,難道這位大叔的腦袋有毛病,自己可是一點能量都沒有啊。

隨即林羽便鬱悶的說道,「我知道自己是修行上的廢物,但是你也不用這麼打擊我吧。」

蕭失一怔,低頭看著林羽,隨即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廢物,誰說你是廢物了?」蕭失笑著問道。

「所有人都這麼說,」,林羽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那我可以這麼告訴你,所有說過你是廢物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廢物!」蕭失突然擲地有聲的說道!

林羽一愣,抬頭看著蕭失有些疑惑。

別說是林羽,就連凌夏也是很好奇,她可是親自檢查過林羽的身體,體內的確毫無能量,也沒聽說過什麼體質是這樣的。如果說這是千古難得一見的奇葩體質,不如說是千古難得一見的廢物體質。


通緝令,神秘總裁的新寵 還沒聽明白么?」蕭失笑著說道,「你這種體質根本不是什麼廢物,而是真真正正的絕無僅有的好體質!」


林羽聽后更加疑惑了,問道,「難道您的意思是,我的體質比他們都要好?」

「豈止是好,而是好了幾萬倍!」蕭失大笑著說道!

「可是,我現在的修為一點也沒有啊,怎麼會呢?」林羽有些納悶的問道。

「那是你不會用,或者你沒遇到我!」蕭失認真的說道,「現在,我幫你感應你的能量,記住,將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丹田處!」

林羽聽後點點頭,雖然他不認為自己能感應到什麼,因為他自己已經嘗試過無數次了。

多少個日日夜夜,他多想自己每次一覺醒來,就會有奇迹出現。

可惜,事實證明沒有。

所以,哪怕是現在蕭失說他自己的體質這麼好,他也是一笑而過—-這是有些落寞的淡然。

蕭失不知道現在林羽在想什麼,他將手放在了林羽的丹田處,然後猛的將自己的大地之力匯入林羽的體內。

瞬間,一股極為浩蕩的能量如同洪水般襲來!

林羽一驚,這種浩瀚的能量,是他從未在任何人身上體驗過的!

以前也有人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讓他築基,可是都毫無作為。

「別走神,努力去感受自己的丹田!」蕭失低喝道!

林羽馬上收斂心神,然後努力的去感受著自己的丹田!

林羽一直都感覺自己的丹田是一個黑洞,所有想幫助他的人的能量進來,都像是一條溪流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這個大叔的能量卻像是浩蕩的江河一樣,更或者是汪洋大海,一下子就涌了進來!


這種能量強度,前所未聞!

所以,林羽駭然的看著這個大叔,知道這個大叔絕對是隱世的強者,頓時有了信心!

可林羽畢竟從小就很少接觸修行之事,凌夏卻不同,她身邊的強者如雲,但她卻依然為蕭失的實力所震驚!

她並不相信,這個大陸真的有這種境界的人存在!

他開始專心的去關注自己的丹田。

「現在開始,和我念!」蕭失突然說道,「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啊?」林羽有些沒反應過來。

「我讓你念!」蕭失大吼道!

「是!」林羽嚇了一跳,馬上說道,「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大點聲!」蕭失說道,「就像你作畫一樣那麼有底氣!」

「好!」林羽馬上說道,「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繼續念!我沒讓你停下來就別停!」蕭失再次喝道。

「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信手拈來生與死,不屑一顧做天王!」

念著念著,不知道為什麼,林羽就感覺到一股極為自信的感覺從自己的心裡發怵。

天王是什麼人?那可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個人,是最頂尖的人才是天王!

不屑一顧做天王?這要多麼豪爽?

林羽覺得,這句話簡直是狂妄的沒邊了!

也驕傲的沒邊了!

更加自信的沒邊了!

可是——他林羽喜歡!

跟著,他更加大聲的去喊著,就像是這句話就是他說的一樣!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到了一點變化。

那是一個如同火星一樣的小光芒,突然出現在了那茫茫的黑洞之中!

雖然只有那麼一丁點,卻依然清晰可見!

然後,這個小光點只存在了一秒,就消失了!


就是丹田處的一丁點變化!

雖然只有那麼一丁點,但是足以讓林羽樂上無數天了!

十二年了,林羽一直都夢想著讓自己的丹田有那麼一丁點的知覺,卻始終無功而返,可是現在,卻竟然有了!。

這說明了,他的丹田並不是死的,而是真的存在,他的體質是真的那麼好!

蕭失也感覺到了這個狀態,所以他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笑了。

他甚至笑得比林羽還要開心!

他的笑聲直接蓋過了林羽的笑聲,他的笑聲是那麼的洪亮,彷彿傳遍了整個帝都一樣!

林羽也不笑了,他只是疑惑的看著蕭失,這個大叔怎麼比自己還要開心?

可是,林羽也沒插嘴,這個大叔平時實在是太冷冰冰了,讓他笑笑也好。

過了好一會,蕭失才停止了自己的笑聲,低頭,看著林羽說道,「你知道么?你的體質真的是那種體質。」

「那種傳說中的體質!」蕭失極為認真的說道,「這種體質不叫別的,就叫做天王體質!」

「天王體質?」林羽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錯,就是天王體質!」蕭失找到了一個凳子,坐了下來,也示意林羽坐下來。


「天王體質,就是像你這種最開始並沒有任何的能量存在,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蕭失問道。

林羽搖搖頭,他對這些真的不了解。

「每個人在出生的時候,都會被這個世界所污染。」蕭失輕輕的說道。

「污染?」林羽一愣,有些不理解。

「沒錯。」蕭失說道,「而污染的東西,就是天地間的能量。」

「能量越多的人,他的被污染程度就是越多,而那些能量少的人,才是被污染少的。」蕭失靜靜的說道。




於是沐少卿便帶著瀾漪跟在兩者中間,如果這後面的人有什麼壞事的異動,那就毫不手軟的殺掉,如果說也是來找碴生事的,那留著他們狗咬狗也未嘗不可。

Previous article

劍老點點頭,幾位長老升上高空,疏導弟子們散開,柳銘幾人當即對著柳銘原本的居所掠去,櫻楓等和柳銘關係不錯的弟子也跟在了後面,目光複雜的望著前方柳銘的背影,幾人突然有一種莫名感覺,三年前柳銘剛入閣時比自己還差了很多,如今看來,櫻楓等人都有一種被柳銘越拉越遠的感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