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怎麼了?”

“九爺,左總管,你們想想看,如果若冰真的就是九爺您的女兒,馬慶芝爲何要騙若冰,告訴她她全家都遭滅門了呢?”

左玉慈怔怔地問道:“肖大師,您……您這話什麼意思?”

“我只是在想,有沒有一種可能,馬慶芝早就知道,若冰是九爺您的女兒,但卻一直沒將真相告訴您,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其中,恐怕有什麼陰謀。”

聽了肖遙所說,溫鴻九皺緊了眉頭。

在思索了片刻之後,他忽然握緊拳頭,憤然一拳砸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這個馬慶芝,究竟意欲何爲!”

左玉慈忙開口勸道:“九爺息怒,這畢竟只是肖大師的猜測而已,也許馬慶芝並不知曉真相。”

肖遙點了點頭:“左總管說得對,九爺,您先別動怒,目前一切只是猜測,尚無定論。也不知馬慶芝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所以還是先別聲張爲好,容我暗中調查清楚了再說。”

溫鴻九拄着手杖來回踱了幾步,轉頭對肖遙說:“肖遙兄弟,那這件事就拜託你了。”

“請九爺放心,這事,我一定幫您辦妥。”

“我真是沒看錯人。”

溫鴻九說着,從身上摸出一張支票,遞到肖遙面前,

“這張支票你拿着,算是你救我一命的報酬。”

肖遙接過支票一看,頓覺心臟突突一陣狂跳。

臥槽!

8後面跟着好多個零!

他瞪大眼睛,在心裏默默數了好幾遍,竟然是800萬!

沒想到溫鴻九一出手,就是這麼多錢。

肖遙興奮地差點沒跳起來,不過當着溫鴻九與左玉慈的面,他儘量讓自己保持淡定,而且,總還是得客氣幾句不是。

他並沒有立刻將支票收起來,而是故作鎮定地將支票遞還給溫鴻九,說:“九爺,上回左總管已經給過我報酬了,您就不用再破費了。”

溫鴻九微笑着說:“怎麼?難道你覺得我這把老骨頭不值這幾百萬?”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就收着。”

肖遙正求之不得,咧嘴一笑,“嘿嘿,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趕緊將支票揣進兜裏,打算明天上午就去銀行把支票兌現。

溫鴻九又道:“肖遙兄弟,錢對我來說,不過是身外之物,我最在乎的,就是我的女兒苒雅,區區千兒八百萬,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如果你真能幫我找到了苒雅,我定重金酬謝。”

(求推薦票!) 聽了溫鴻九所說,肖遙愈加激動。

臥槽!

千兒八百萬還不算什麼,那如果確定了冷若冰就是溫苒雅,這老頭會給我多少錢!?

肖遙心裏正盤算着,左玉慈在一旁笑着說:

“肖大師,有句話我不知當問不當問?”

肖遙回過神來,忙說:“左總管有什麼話只管問便是。”

“我記得那日在東城大酒店,您和冷若冰之間還鬧了些不愉快,但剛纔您對她的稱呼,卻是若冰,顯得十分親切。莫非這些日子,你和她之間……”

瑪了個蛋!

這個老太監心思可真夠縝密的,這都被他看出來了。

總不能說冷若冰是我小老婆吧,這話開開玩笑可以,要是跟溫鴻九這麼說,他不得弄死我。

肖遙定了定神,乾咳道:

“咳咳……,事情是這樣,那天從東城大酒店出來,馬慶芝讓若冰跟着我,一塊去找那吸血鬼的下落……”

他將自己和冷若冰一同冒險對付吸血鬼以及黑翼鬼王的經歷告訴了溫鴻九與左玉慈,當然,沒敢提他倆曾經脫光衣服抱在一塊,並且差一點點發生實質性關係。

他說這些,無非就是想向溫鴻九與左玉慈說明,他和冷若冰曾經同生共死。

聽他說完,左玉慈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立刻衝肖遙追問道:

“肖大師,您說的爛尾樓,可是距離東城大酒店沒多遠,那棟豐都大廈?”

“叫什麼大廈我不知道,不過距離東城大酒店確實沒多遠,那天我是根據羅盤指引找到那兒,東繞西繞,走過去也就二十來分鐘。”

“看來就是豐都大廈。”

左玉慈立刻轉頭對溫鴻九說:“九爺,豐都大廈是S市有名的邪地,但實際上那塊地剛好處於黃金地段,既然肖大師已經驅除了那塊地的邪氣,咱們不妨趁機將那塊地低價收過來開發,您看如何?”

肖遙一聽,心裏暗想:

“這左玉慈可真會做生意,也難怪溫鴻九幾乎將什麼事情都交給他搭理。”

溫鴻九點了點頭,

“這件事你去安排好了。”

“是!九爺。”

左玉慈又笑着對肖遙說:“肖大師,到時候那塊地,可能還得煩勞您再去看看。”

“沒問題,既然是九爺要開發那塊地,我義不容辭。”

“嘿嘿,肖大師您放心,不會讓您白乾,這件事要是成了,一定不會虧待了您。”

“那就多謝左總管了。”

兩人正說着,溫鴻九輕咳兩聲,道:“咱們先不說豐都大廈的事,肖遙兄弟,既然你跟那位冷姑娘很熟,能不能安排她跟我見一面?”

他現在的興趣都放在了冷若冰身上,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跟她見面了。

肖遙理解他的心情,點頭道:

“這事我可以安排,但得想一個合適的理由,如果現在直接告訴若冰,我怕她一時半會無法接受,反而適得其反。”

“還是肖遙兄弟想得周全,那你覺得找什麼理由比較合適?”

“我想想。”

肖遙沉吟片刻,忽然有了主意,一拍腦門,道:“有了!”

溫鴻九立刻說:“你說說看!”

“九爺,安世軒安老爺子是不是您拜把子兄弟?”

“那是我安大哥,是我最敬重的人,肖遙兄弟,你怎麼忽然提到他呢?”

“是這樣,我最近碰到了一件棘手的事,那天若冰跟我說,安老爺子或許能幫我,她還跟我說,馬慶芝告訴她,安老爺子跟您是拜把子兄弟,讓我找您引見。您看能不能這樣,您引見我跟安老爺子認識,到時候我讓她陪我一塊去,這樣,也不至於顯得太過唐突。”

“誒!這主意不錯,行!正好我也打算這幾日去找一趟安大哥,到時候我跟他約個時間,定下來後告訴你。”

“行!就這麼說定了。”

……

半小時,肖遙從溫鴻九休息的房間出來,回到了會所的宴會大廳,酒會尚未結束,不過已經陸續有人離開,肖遙四下瞧了瞧,看到張咪正和翟博光在一塊。

他朝他倆走了過去。

見到肖遙,翟博光與張咪立刻迎上前來。

翟博光笑着衝肖遙問道:“肖大師,和九爺聊得如何?”

“挺好的!”

肖遙一邊回答,一邊扭頭張望,他是在找林沐曦,

張咪立刻明白他的心思,笑着說:“你的心上人已經回去啦。”

“這麼快就走了?”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現在天已經黑了,用不了多久林沐曦應該就會昏迷過去,然後再甦醒過來,就變成林沐雨了。

她父母肯定不會讓這事兒在大庭廣衆之下發生,所以帶她先行離開。

肖遙不免有些失落,都沒來得及跟她說一聲。

這時張咪湊近他耳旁,小聲說道:“我跟你說,那位東少,之前可是一直陪着你心上人身邊哦。”

肖遙一聽,心裏頓時咯噔一下。

他立刻默唸咒語,不一會兒,碧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當然,在場也只有他才能看得見碧柔。

他不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問碧柔剛纔的情況,於是衝碧柔使了個眼色,轉頭對張咪說:“咪姐,我們走吧。”

翟博光有些驚訝,

“肖大師,這麼快就走?您可是今天的主角啊!”

“什麼主角,我就是來打個醬油而已。”

肖遙說到這,又想到了一件事,

“對了,翟總,您也是做房地產開發的吧?”

翟博光立刻點頭:“對!對!不過,生意做得不大,今後可還得請肖大師多多關照吶。”

這傢伙當初介紹肖遙幫溫鴻九治療邪症,就是爲了巴結上溫鴻九,而現在既然肖遙已經成了溫鴻九的異性兄弟,那他直接巴結肖遙就好了。

翟博光心裏那點兒小心思,肖遙自然明白,不過,翟博光也算是他命裏的貴人,他一向知恩圖報,決定幫翟博光一把,當然,順便自己也可以賺上一筆。

他笑了笑,說:“翟總,九爺他們接下來會有個項目,您有沒有興趣參與?”

翟博光一聽,立刻表示:“有興趣!當然有興趣!”

“那行,回頭我跟左總管說說。”

“謝謝!太謝謝了!”翟博光心裏一陣激動,在他看來,總算是攀上九爺這根高枝了。

(QQ瀏覽器不知爲何110章和111章內容重複,在此先說聲抱歉,下週一再聯繫編輯處理。請各位見諒。) 回家路上,肖遙對張咪說:“咪姐,我得召喚一個鬼靈出來,問她點事情,你別害怕,只管開車就好。”

張咪一聽,心裏一陣緊張,不過在這方面,她對肖遙可以說是無條件信任,點了點頭,說:“那……那你可別讓我看到她,我害怕。”

“放心好了,你看不到的啦。只是待會我自言自語,你別覺得意外就好。”

肖遙說着,立刻將碧柔召喚了出來,

“碧柔,把你探聽到情況跟我說說,撿重點說。”

“是,主人,小柔方纔偷聽到,王旭東約了林沐曦明晚一塊吃飯。”

“那林沐曦答應了?”

“她有點猶豫,但她父母替她答應了。”

“臥槽!這尼瑪不等於是把自己女兒往狼嘴裏塞嘛!”

肖遙追問道:“他們定了在哪裏吃飯?”

“在皇廷大酒店。”

“皇廷大酒店?”

肖遙微微一怔,這酒店他可是記憶深刻,上回他就是用遁匿之術,在這家酒店欣賞了一場活春/宮表演。

王旭東那傢伙爲什麼約林沐曦在這家酒店吃飯呢?

肖遙沉吟片刻,衝張咪問道:“咪姐,皇廷大酒店,和王氏集團是不是有啥關係啊?”

張咪回答:“皇廷大酒店好像就是王氏集團的產業。”

“我說呢!”

“怎麼了?”

“王旭東那傢伙,明晚上約林沐曦去那兒吃飯。”

“這位東少行動夠快的啊,不過你別擔心,也就吃頓飯而已,應該沒什麼。”

“那可不行!我一定得把這事攪黃了。”

“你打算怎麼攪黃?”

“我自有辦法。”

張咪幽幽地說:“看來你是真喜歡林沐曦呢。”

“呃……,咪姐你不會吃醋了吧。”

“有一點哦。”

張咪說着,微微一笑:“不過,今晚你反正是我的。”

兩人正說着,肖遙忽然瞥見,車窗外有一團黑影,正緊隨着他們的車往前飛。

他立刻運用第三隻眼技能盯着那團黑影仔細一看,

瑪了個蛋!

是一隻鷯哥!

這尼瑪什麼情況?

難道這隻鷯哥一直在跟蹤老子?

肖遙立刻對張咪說:“咪姐,把車靠邊停一下。”

“啊!怎麼了?”

“好像有東西在跟蹤我們,我得確認一下。”

張咪一聽,立刻將車靠路邊停了下來。

肖遙隔着車窗暗中觀察,發現那隻鷯哥也停在了路邊的路燈杆上。

這尼瑪已經很明顯了,這隻鷯哥,就是在跟蹤他。

肖遙氣不打一處來。

他想將鷯哥打下來,可鷯哥在六七米高的路燈杆上停着,想打也打不着啊!

張咪扭頭看了看,有些緊張的衝肖遙問道:“跟蹤我們的人在哪?”

“不是人,是那隻鳥。”

肖遙朝着路燈杆上的鷯哥努了努嘴。

看到路燈杆上的鷯哥,張咪有些納悶,

“不會吧,不就一隻鳥麼?”

“它可不是一隻普通的鳥,之前我親眼看到它放毒鏢殺人,而且在青山觀我也曾見過它。”

“它……它還會放毒鏢!?”

張咪一臉震驚。

“繼續睡吧!”秦巖倒頭就睡。

Previous article

“你有沒有興趣,聽我講一個故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