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哥,你今天可要小心一點。高大豪很有可能對你出手。」在車上,還未達到目的地,張虎就緊張的說道。

「恩。」林天點了點頭,道:「我聽監獄里的人說,好些人無緣無故的死掉,都是外出干農活后,回來幾天就死了。」

「對啊,我還看過一個人死的時候呢,全身的發黑,慘不忍睹。」銅鑼說道。

全身發黑?林天一愣,看來高大豪應該是使用某些藥物來毒死和他作對的人的,在監獄里自然沒有毒藥,但在外面,特別是在山上,若是對中藥材有些認識的,或許可以利用這些中藥來毒殺別人。

車裡剛停下,獄警就吆喝著犯人拿著工具下車,林天他們被帶到了一座山腳下,山不高,上面也沒有什麼樹林,而是一層層的梯田,而四處都被安排了看守的軍人,手裡都拿著槍,防止犯人逃獄。

犯人的工作就是在梯田裡除草,而田裡種的是紅薯,雖然還未到收穫的季節,但林天的神識掃到,土地下面的紅薯完全可以吃了。

「全體休息。」

三個小時后,獄警讓犯人休息,而這時,高大豪卻跑了過來,一臉的賊笑,似乎懷裡揣著什麼東西。

「豪哥,好久不見了。」見高大豪走過來,林天笑道。

「林老弟見外了。」高大豪看了看不遠處看守的獄警,笑道:「來,我給你好東西吃。」

說完,高大豪從懷裡掏出了幾個剛從地里挖出來的紅薯。

「豪哥,私自挖紅薯,要是被發現了,可是要加刑的。」張虎說道。

高子豪瞪大眼睛,罵道:「狗屁,老子還有一年就要被槍斃了,加刑怎麼了?再加刑我也是死路一條,再說,我都要被槍斃了,吃幾個紅薯怎麼了?」

看著高大豪手中的幾個紅薯,林天的嘴角劃出一絲笑意,這些裡面確有紅薯,不過有的卻不是,而是一種和紅薯長得很像的中藥坯豆,而且這坯豆擁有劇毒。

吃了坯豆的人,一開始會肚子疼,並沒有其他的癥狀,但幾天後,毒素從人的胃部開始感染,最後整個人變成一具充滿惡臭的屍體。

看來,高子豪開始對他出手了。

「對不起,我不吃這個東西,你是沒辦法出去了,但我還有兩個月就出獄了,我要是吃了,豈不是被加刑,要多待在監獄里幾個月?」林天笑著拒絕了高子豪的好意。

高子豪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林老弟,你是不是不給我面子啊?我們之間的確有些過節,我今天可是特意挖了點紅薯來給你賠禮道歉的,你難道不給面子?」

「我大哥憑什麼給你面子啊?你什麼東西?」張虎也知道這個高子豪設下的陷阱,都這麼長時間了,高子豪突然說來賠禮道歉?誰信啊?

絕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他手裡的毒紅薯。

砰!

高子豪就蹲在地上,可他的腳卻踢了出去,直接把張虎給踢翻在地,罵道:「信不信老子現在弄死你?你是什麼東西?敢和我這樣說話?」

張虎怒視著高子豪,卻不敢說話,他知道zi不是高子豪的對手,另外他也不知道大哥林天能不能對付高子豪。

林天還有兩個月就出獄了,到時候他還是大哥,要是和高子豪結仇,他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但林天畢竟把他當做兄弟,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林天吃下那個毒紅薯,沖著林天一直在搖頭。

林天卻淡淡一笑,拍著高子豪的肩膀,笑道:「豪哥,我小弟不懂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和他一番見識,不就是一個紅薯嘛,我吃。」(未完待續……) 聽說有雙倍月票,小弟求哥哥姐姐們投幾張,感謝!

高大豪的心裡都樂開了花,林天還是年輕了些,連他精心安排的毒紅薯都不知道,這坯豆雖然和紅薯長得一樣,卻是一種很厲害的毒藥,他在家鄉是都是用這個坯豆來毒死亂吃莊家的黃牛的。

現在林天居然要吃,必死無疑,這樣一來,他心裡的惡氣也消除了。以後林天不會在他的面前晃悠了。

林天看了看高大豪手中,他手裡有紅薯也有坯豆,林天毫不猶豫的拿起一個坯豆,用衣服擦了擦,就要準備吃下去。


張虎和銅鑼臉色一陣變化,真不知道林天是怎麼想的,明明知道高大豪這裡有詐,卻要往裡面跳。

「等等。」這時,羅伯特卻走了過來,一把奪過林天手中坯豆,直接往嘴裡塞,一邊吃邊吃笑道:「恩,這個真甜,比我們吃的土豆好吃多了。」

林天微微一怔,其他是吃了坯豆不會有事的,因為他可以用真氣把毒素給逼出來,可這羅伯特是不是腦殘片吃多了?竟然和他搶毒紅薯吃?

其他的人都是鬆了口氣,這樣一來,高大豪的計劃就破產了,林天也逃過了一劫。

而最生氣的卻是高大豪,這坯豆可不是漫山遍野都有的,他花了一個小時才找到了,沒想到,林天還沒吃,卻被這個老外給吃了。

「豪哥,真不好意思。我的小弟不懂事,把你的心意給吃了,不過沒關係。你這裡有很多啊。」林天伸手從高大豪的手裡拿起一個真正的紅薯,擦了擦,放進了嘴裡,笑道:「恩,的確很甜,你們也吃一點。」

林天一直嚷嚷著張虎他們吃,可誰也不敢下肚。深怕被毒死。

高大豪氣的臉色漲紅,臉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但還是忍了下來。現在他要gandiao的目標又多了一個人,就是這個米國佬羅伯特。

「沒關係,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高大豪笑著站起身。狠狠的瞪了羅伯特一眼。不過他也不用擔心,因為羅伯特吃了坯豆是必死無疑。

沒有毒死林天,卻殺了一個羅伯特,這也對林天起到一個震懾的作用,警告他以後在監獄里不要囂張,畢竟這燕京監獄里,他才是最大的大哥。

高大豪走後,張虎緊張的說道:「大哥。你幹嘛要吃那個紅薯?」

「吃了又怎麼了?我又沒有吃那個有毒的。」林天笑道:「有毒的是被羅伯特給吃了。」

「這麼說你meishi了?」張虎笑呵呵的說道。

林天點點頭,說道:「我們林家可是醫藥世家。這種雕蟲小計我能看不出來?剛才我拿的不是紅薯,而是一種有毒的中草藥坯豆,就算被我吃了,我也可以找到解藥,不過……」

林天沒有把話說完,抬頭看了看羅伯特,發現他已經把那個坯豆給吃完了。

張虎頓時鬆了口氣,只要林天meishi就好,轉過頭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羅伯特,笑道:「羅比特,坯豆好吃么?」

羅伯特完全沒有聽懂他們在說什麼,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們華夏的食物蠻好吃的,下次我來華夏,一定買幾噸回去。」

「哈哈,你小子都要死了,還想買東西?」銅鑼笑道。

羅伯特滿臉疑惑的問道:「死?我為什麼要死?」

「因為你剛才吃的紅薯是有毒的。」銅鑼拍了拍羅伯特的肩膀,笑道:「看來你沒機會走出這個監獄了,更別想活著回你的米國了。」

「oh,mygod!」羅伯特驚訝的喊了起來,然後就把zi的手指伸進嘴裡,使勁的扣,想把剛才吃進肚子里的坯豆吐出來。

林天淡淡的笑道:「別費勁了,毒素已經到了你的血液中,若是找不到解藥,你必死無疑。」

羅伯特的臉色由白變紅,由紅變黑,由黑變紫,很快整個人的皮膚都變成了黑紫色。

「林,你救救我吧。」羅伯特被嚇得直接撲到了林天的腳下,哭著喊道:「我不想死,我可是克利夫蘭家族的長子,可是家族財產的第一繼承人。」


「我救你有什麼haochu?」林天微微的笑道。

羅伯特明白林天的意思,立即說道:「你放心,如果我沒有死,我一定讓你參與我們家族的生意,給你百分之五的分紅。」

雖然只有百分之五的分紅,但對於軍火家族如此龐大的生意來說,這個分紅完全可以讓林天獲得每年好幾億的利益。

林天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救你,但你之前答應我的一億美元可不許賴賬。」

「這是當然,你是我的好朋友,只要你救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羅伯特保證到。

林天站起身,用神識掃了一下這個小山,淡淡的說道:「行,給我等著。」

既然高大豪可以在這座山上找到坯豆,那麼一定還有其他的坯豆存在,因為坯豆的根是有毒的,而他的葉子卻是解藥,只要再找到坯豆,就可以救羅伯特。

而對於擁有神識的林天,找一顆中草藥還是挺容易的。

不一會兒,林天就採到一顆坯豆,把葉子摘下,送到羅伯特的面前,說道:「吃了它,然後你就不用死了。」

羅伯特遵命的點了點頭,然後把葉子給吞了下去,雖然很苦,但還是強行的咽下,雖然對華夏不了解,但他還是知道『苦口良藥』四個字。

很快,羅伯特的臉色恢復了過來,其他的小弟都翹起大拇指,讚歎林天的醫術。

林天扭頭看著遠處的高大豪,感覺此人十分的陰險,而是手段毒辣,雖然被判了死刑,也快要被槍斃了,但繼續把他留在監獄里,不知有多少犯人給他虐殺。

所以,林天決定代表那些死去的犯人,滅了他。

而且林天也想好了除掉高大豪的辦法,現在他的儲物戒指里就有剛才採到的坯豆,既然高大豪如此的熱情請他吃坯豆,他自然也要回禮。

林天走到羅伯特的身邊,湊到他的耳邊說了一些話,羅伯特眼中頓時閃出一絲惡毒的神色,看來林天是準備為他報仇了。(未完待續……) 「哎喲,我的肚子好疼啊。」聽完林天的話,羅伯特立即躺在地上喊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米國人的演技就是好,一點也看不出來是裝的。

「怎麼回事?」兩個獄警跑了過來,問道。

林天也配合著演戲,焦急的說道:「剛才高大豪送給我們幾個紅薯,可羅伯特吃下后就肚子疼了。」

獄警的臉色一沉,這私自挖紅薯可是要被加罪的,可對方是高大豪,他們也沒有辦法。

「趕緊送醫院去。」隨即,兩個獄警把羅伯特給抬上車,呼嘯而去。

看著盤旋在山路上的車輛,林天一臉的笑意,接著,這抹笑意變得凝重起來,宛如死神裁決靈魂時的表情。

腳下一挑,一把干農活的鋤頭從地上飛起,落在他的手中,林天拿著鋤頭徑直的向高大豪走去。

高大豪是背著林天的,所以他完全不知道林天的意圖,而他的小弟卻看到了林天拿著傢伙走過來,但卻不以為然,他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打不過一個林天?

之前在操場上,若不是大哥高大豪阻攔,他們早就把林天收拾一頓了。

砰!

林天走到高大豪的身後,直接掄起手中的鋤頭,敲在高大豪的後腦勺上。

嗷嗚……


一聲凄慘的叫聲,高大豪直接躺在了地上,在看到是林天偷襲他時,氣怒的罵道:「小子。你敢打我?」

「媽.的,老子打的就是你。」林天一副氣沖沖的樣子,吼道:「我的小弟羅伯特吃了你的紅薯后。就一直喊著肚子疼,老子不找你報仇找誰去?」

高大豪摸了摸zi的後腦勺,一看,滿手的鮮血,臉上的怒意更加的濃郁,對著小弟吼道:「給我gandiao這個小東西。」

話音一落,高大豪幾十個小弟都揮拳沖了上去。有的更是抄起農具向林天砍去。

「兄弟們,給讓大哥受傷了。」張虎一直注意林天的動作,見高大豪的小弟出手。他也帶著手下跑了過去,加入了廝鬥。

頓時,山間梯田上,chuxian異常激烈的囚犯鬥毆。場面十分的混亂。傍邊的獄警依然無法控制局勢。

砰!

一聲槍響,把所有人都給震住了,而他們的動作似乎也靜止了一般,宛如一尊尊姿態各異的雕像。

下一秒,原來還在遠處看守的軍人已經趕了過來,何舉著槍,喝令所有人蹲下,若有不從的。直接用槍托毆打。

緊緊二十秒的時間,兩撥人就被制服了。

看著不遠處躺在地上嗷嗷大叫的高大豪。林天的嘴角勾起一絲笑意,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隨即幾名獄警把受傷的高大豪給抬了下去,至於這件事情的起因,林天卻主動交代了,不過,獄警們也沒有責罰林天,畢竟這件事的起因是高大豪私自挖紅薯造成的,若是懲罰林天,高大豪也要一併懲罰。

但高大豪卻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另外他們這些天也看得出,林天是一些犯人的大哥,若是林天被罰,犯人可就要鬧事了。

在返回的車上,張虎疑惑的問道:「大哥,你為什麼要替羅伯特報仇?有必要這樣嗎?高大豪可不是我們能夠惹的起的,他的傷還是好了,一定會來找我們的麻煩的。」

張虎不得不擔心,高大豪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他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林天這次算是捅了馬蜂窩了。

而且,他還有一點不懂,羅伯特的毒都解掉了,林天為何多此一舉,去找高大豪的麻煩呢?

林天知道張虎是為了他好,拍了拍張虎的肩膀說道:「你放心,高大豪再也回不來了。」

銅鑼急忙說道:「大哥,高大豪頭上的傷並不是致命傷,遲早會回來的,你就別anwei我們了。」

他也知道這次要倒霉了,高大豪手下一百多個兄弟,若是真的發生衝突,這邊的二三十個兄弟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

林天笑道:「放心吧,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

但林天並沒有說出他這個計劃,不然若是兄弟裡面有叛徒,把這個計劃告訴高大豪,可就前功盡棄了。

第二天早上,林天來到廚房準備早飯,而他依舊負責醫院傷員的飯菜,自然高大豪的早餐也在他的負責之內,他之所以讓高大豪受傷,也是這個原因。

今天早上的早餐,林天做了小米粥,還特別為高大豪做了芹菜炒肉絲。

另外,林天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昨天採到的坯豆,把這個像番薯一樣的中藥洗凈去皮,然後剁成了醬狀。

林天覺得,高大豪既然知道坯豆有毒,應該對中藥材有一定的了解,摻和在食物里,說不定會被他給察覺。

所以,林天把坯豆入鍋加油會炒,這樣就把坯豆的中藥味給去除了。

最後,把坯豆混入了小米粥里……

推著小車來到醫院,林天先進入了羅伯特的房間。

「林,你來了。」羅伯特滿臉笑意的問道:「那個高大豪有沒有解決掉?」

林天搖頭笑道:「沒有,我先來給你送早餐,然後再去他那裡。」

「你真是個大好人。」羅伯特揉了揉zi的肚子,說道:「昨天吃了那個爛東西后,我就開始害怕,連昨晚的晚飯都不敢吃,就像你們華夏人說的那樣,『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林天把飯菜放到羅伯特的桌子上,說道:「我們華夏還有一句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過,你的仇不用等十年,待會我就給你報仇。」

當然,這個報仇不僅僅是為了羅伯特,而是為了那些死在高大豪手下的冤魂。

「林,你真的有把握gandiao他?」羅伯特看了看門外,低聲的說道:「我們還有一個多月就出去了,要是被調查到殺了人,我們可就別想活著出去了。」

林天說道:「我們若是不下殺手,等高大豪回到監獄,他會放過我們嘛?你是想他死,還是想他把我們打死?」

這次,羅伯特沒有絲毫的猶豫,冷著臉,狠狠的咬著牙說道:「我再也不準別人欺負我,我是克利夫蘭家族的繼承人,軍火家族的驕傲……」(未完待續……) 今天五更!第一更送上! 神棍大佬駕到 !恩,那個東西,好像是叫月票來著!

林天一拳打在了羅伯特的臉上,最討厭這種整天把zi家族掛在嘴邊的人,你的家族那麼牛掰,怎麼你還被抓緊監獄了?真不要臉。

羅伯特迷茫的看著林天遠去的背影,他又說錯什麼話了?為什麼要打他?

林天推著小車走進高大豪的病房,一眼就看到高大豪病怏怏的躺在病床上,由於頭部受傷,高大豪的頭上被纏了好幾圈繃帶。

「豪哥,開飯啦。」林天笑眯眯的來到病床前,關心的問道:「傷的怎麼樣?」


「怎麼競拍……」

Previous article

片刻后,一個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轉眼間飛到了姚思雨身前百米處,此人正是聖宗宗主的心腹之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